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43節

  護衛心想,那可不像嗎?長成您這樣子的不是紅顏禍水的女子,那必定就是惹得女子出牆的紅杏啊,但這些想法護衛也就敢在心裏想想,麵上還是十分恭敬地否認,並且上前扶住了想要爬牆卻半點功夫都沒有的金澤,誠懇道:“公子,我覺得您還是得想想別的法子,您也不會輕功,丞相府這麽高的院牆,戒備也十分森嚴,您是進不去的。”

  這意思,就是得循正道兒進去了,可這話說得容易,他如今麵上隻是一介商人,哪怕是和皇家沾親帶故的皇商,這丞相府也不是想進就能進的,士農工商,商人的地位最低,最是惹人看不起,有錢也沒用處。

  “罷了,回府。”

  金澤最後看了一眼高牆,轉身便回到了轎子上,轎夫看了看護衛,在護衛的安排下抬著金澤離開。

  院牆內,許澄夜疑惑地看著那處高牆,等菡萏端著荔枝汁回來,便詢問道:“外麵為何如此熱鬧,可是有什麽人過來了?”

  菡萏疑惑道:“沒有呀,小姐聽見什麽了嗎?”

  許澄夜又看了一眼那麵牆,屏息靜聽了一下什麽也沒聽見,便搖了搖頭說:“總覺得似乎有耳熟的聲音,或許是聽錯了吧。”

  菡萏也沒再說什麽,伺候她休憩,許澄夜雖人在深閨,卻並沒想過就這麽消沉下去,在京城名貴中銷聲匿跡,她絕對不會讓陷害過她,負了她的人就這麽安安穩穩地過後半輩子。

  “你小心著點,別驚動別人,去給我準備幾套男裝。”

  間隙時,她如此對菡萏說。

  菡萏欲言又止,在她的眼神示意下到底是什麽也沒說,照例去做了。

  是夜。

  金府依然燈火通明。

  數十名江湖人士打扮的人站滿了院子,正吃香喝辣。

  金澤坐在高台的主位上,端起酒杯朝眾人一敬:“今次各位好漢光臨蔽舍是金某的榮幸,金某先敬各位一杯。”

  這些江湖人士風餐露宿慣了幸得金澤如此招待和賞識也非常高興,豪邁地飲上了幾杯便說:“金公子,您為人大方,我等甚是歡喜,今日您有話不妨直說,隻要是我等能辦得到的,一定不負所托!”

  金澤等的就是這句話。

  他重新站起來,輕撫過肩側垂下的長發,微微一笑,金冠生輝,麵若珠玉:“那金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他微微一頓,折扇頓開,沉澈說道,“金某不才,府上的護衛門身手都不算上佳,如今金某也算小有家底,便想著是否能跟諸位學上幾招功夫,將來在場麵上行走,也安全一些。將自己的性命放在別人手中,總歸不會太自在,諸位說是不是?”

  站在他麵前的護衛眼觀鼻鼻觀心,他算是明白了,公子這是嫌棄他們武功低微,又想學點功夫好自由出入丞相府,這才出此下策,廣宴群俠……這為了爬牆如此費盡心機的,千古以來,金公子怕真是第一人。

第60章 番外篇古代生活三

  京城首富府邸。

  金府的匾額以及府內之奢華令京城人士趨之若鶩。

  此時此刻,金府內熱鬧的不得了。

  “金公子,您這馬步紮得實在不標準,灑家再給您是示範一遍。”

  一個大和尚模樣的人扶正了歪歪扭扭的金澤,騰出手來就紮了一個漂亮的馬步出來。

  “金公子瞧見了嗎?如此這般才是對的。您那馬步,腰不穩,腿也不穩,莫說是什麽高手殺手,便是你這府邸裏的丫鬟們一腳也能把你踹到。”

  這話直接說得金府丫鬟掩麵輕笑,一個個丫鬟嬌滴滴如花兒一般豔麗,當真是看得大和尚目瞪口呆,外加一眾江湖人士心中一蕩。

  金澤淡淡地站直了身子,稍稍一捋垂在肩側的長發到身後,和風麗日下,他嘴角掛著慚愧又訕訕的笑,側臉垂眸的模樣倒是讓美貌的丫鬟看得癡癡。

  “看來金某的確不是練武的料子。”他接過婢女遞上來的幹淨絲帕,輕輕擦拭過額角的細微汗珠,那等舉止做派,又豈是傳聞中大字不識的土財主能有的模樣?

  大和尚聽他那麽說話便哈哈一笑道:“那金公子這是要放棄了?”他摸了摸光頭說,“我倒也沒什麽意見,金公子一點練家子底都沒有,想要幾日內修煉成武林高手是不可能的,一些三腳貓的功夫拿出去也是給人笑話,放棄是最明智的選擇了。您也別嫌灑家說話難聽,大和尚也不白癡你這一餐好飯,你若是擔心安危,日後隻要用得著灑家的地方,盡管開口便是了!”

  他話音方落,其他人便開始應和,顯然都對他的話比較認同,金澤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什麽事都不能急於求成,練武之事更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隻是有些心急,才糊塗上頭罷了。

  看金澤不言語,其他人麵麵相覷,他們是粗人,不懂這些有錢人家的門道,心裏麵琢磨著是不是哪句話得罪了人家,若真是如此,倒是不美了。

  索性,金澤到最後什麽也沒說,隻是揮了揮手略一實例便離開了,護衛見此,趕緊上前驅散了這些江湖人士,這些天他們在金府吃喝玩樂,此地雖是京城首富宅邸,卻也有些撐不住這般煩惱,這些人可不跟你講什麽禮數,若再待下去,怕是丫鬟們都要被拐跑了。

  內宅。

  金澤正兀自飲茶,一萌麵黑衣人忽然現身,來之非常突然,卻並未引起他多大驚訝。

  “金公子有禮。”黑衣人拱手道。

  金澤波瀾不驚地掩著杯蓋,輕輕吹過熱茶尿尿升起的霧氣,淡淡道:“你家主子難道沒跟你說過,白天穿黑衣出門,更加惹人注目麽。”

  即便蒙著臉,依然可以感覺到黑衣人表情僵了一下,半晌才道:“屬下今天來是來傳遞我家主人的消息。”

  金澤放下茶杯,雙腿交疊,月色長袍一看便是價值不菲的料子,腰間佩著的玉帶、發頂束發玉冠上的珍珠,無一處不昭示著他的身份,倒也算附和他京城首富的麵子。

  “自然。你到這裏來除了做這件事,也無他事了。”他輕一抬手,“說吧。”

  黑衣人被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見他切入正題便立刻說道:“主人約您晌午在醉仙樓一聚。”

  簡短的一句話,說完馬上就神奇地消失在了原地,金澤目光專注地盯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地方,好半晌都沒說話,等了許久許久,茶都要涼了,他才不無可惜地歎息道:“功夫倒是不錯……”語調之中,不乏豔羨之意。

  晌午。

  雖已過午膳的時間,但醉仙樓裏依然賓客絡繹不絕。

  作為京城裏名號最響、朝中權貴最愛去的地方,理應這般繁華。

  金澤的轎子一落地,醉仙樓的掌櫃便滿臉恭敬地走了出來,彎腰站在門口輕聲道:“公子,您來了。”

  這醉仙樓,恰好就是金澤的產業。

  “客人可到了?”金澤看都沒看掌櫃一眼,無視來往人士或友善或惡意的眼神,長臂一伸,展開折扇便走進了酒樓。

  “客人已到了。”掌櫃跟在身邊回答道。

  金澤微微蹙眉:“到了多久?”

  “左右不過一刻鍾。”

  那位爺身份尊貴,他已經推掉了對方多次的會麵,如今若是再遲到,便實在有些失禮,走進酒樓雅間的時候,金澤心中還在想著這件事,剛一進去,便被人打消了這個念頭。

  “是本王來早了,你不必皺著眉頭了。”

  劉昭靠在雅間的軟榻上,百無聊賴地擺弄著眼前的期盼,金澤走過去準備行禮,劉昭抬抬手道:“你我之間不必多禮,本王自邊關回來已有數日之久,你忙於……私事,不便與本王相見,本王也隻有耐心等待了。也幸好,沒讓本王等得太久。”

  這話聽得慚愧,金澤卻也不臉紅,坐在劉昭對麵,掃了一眼桌麵上的棋局,抬手按著額角道:“王爺一貫知道在下不善這琴棋書畫等風雅之事,您擺一盤棋放在這,可是為難在下了。”

  在當今次及受寵的王爺麵前,身為一介百姓,不自稱草民,而自稱在下,這需要何等的自信與膽量?偏偏也就是鎮南王劉昭給了他這樣的膽量和自信。

  “此次邊關一役,多虧了你為本王提供的糧草與休整之地,本王竟還不知你本為京城首富,遠在邊關,竟也有你的產業,還那般繁盛。”

  當朝太子是眼裏容不得沙子的人,帝後感情一直和睦,他的地位本來就很穩固了,但還是容不下鎮南王這個眼中釘,這次使勁了法子讓鎮南王親子率軍前往邊關與蠻人一戰,本欲借著戰事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他除掉,故意在軍中調配與糧草上做了手腳,若不是有金澤的暗中相助,劉昭怕是已經糟了太子的毒手,他如今肯容著金澤幾次三番的冒犯,也有此原因。

  比起太子劉慕,劉昭更講道義,這是作為儲君之位爭奪者不可多得的優點。

  “在下一介商人,也沒什麽事做得好,唯一會做的便是做點生意,賺些銀兩維持奢靡無度的生計罷了,王爺實在取笑在下了。”金澤仿佛萬般不甘承受,但那臉上卻半點惶恐都無,言語回複也不卑不亢,倒讓劉昭頗為欣賞。

  “也罷,本王滿飲此杯,算做謝過你站在本王這邊。”

  爭奪儲君之位,除了朝中大臣的輔佐、帝王的賞識之外,銀子和民間的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

  不僅是劉昭,便是劉慕也曾刻意來過醉仙樓一探究竟,卻從未真正與金澤有正麵接觸,也不知後者是有心還是無意,總能巧妙的避開,倒是跟劉昭,來往頗多。

  劉昭將杯中清酒一飲而盡,金澤看看自己手邊的酒杯,雖有些不勝酒力,但還是端起來跟著滿飲一杯,看得對麵豪邁喝下的劉昭嘴角帶笑,頗為惱怒。

  “王爺何必如此為難在下。”他麵上很快浮上幾絲薄紅色,倒是襯得他越發麵如冠玉,英俊不凡,那一雙精致的丹鳳眼,瞧得劉昭都心頭一跳。

  這金澤是男子,也幸得是男子,若是個女子,不知道要惹得多少人夜不能寐了。

  “本王你個大忙,自然要先拿點報酬回來,之前在邊關的算是一筆,方才的出醜也算是一筆了。”劉昭清朗一笑。

  對於這個“大忙”,金澤還挺在意,折扇輕揮,微風拂麵,發絲幾絲飄散,眼神專注道:“不知王爺在下什麽大忙?”

  劉昭既然開口了,自然不會是什麽小事,否則也不必勞煩他鎮南王出手了。

  既然是大事,那肯定是對他非常有利的,金澤不可能不感興趣。

  劉昭見他很有興趣,故意賣了個關子,單手靠在靠背上淡淡笑道:“你最近千方百計想要得到的是什麽?”

  金澤一怔,眯眼瞧著劉昭,劉昭一笑,指著不遠處道:“你不妨去那兒看看,約莫著時辰應該差不多了。”

  金澤不疑有他,起身便繞過桌椅和屏風,走到了雅間的邊沿,透過開房的圍欄朝下望去,正瞧見帶著丫鬟走進來的,一看便是女扮男裝的某個人。

  時值晌午,太陽有些烈,許澄夜一身男裝,多日來頭一次出門,還是背著父母,心裏難免有些犯怵。但想到自己要去見的人和複仇的目的,她還是微微吸氣,強忍著退縮的心情,以折扇遮著陽光,下意識抬眼一望便準備進酒樓,卻正好對上了另一人的眸子。

  亭台樓閣上,目光如水,君子如玉,日光灑在他身上,像是虛幻出來的人。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女扮男裝的許澄夜,要扳倒太子,懲治負心人,毀掉陷害自己的太子良娣葉萱,便隻有聯合對方最強有力的對手,那個人就是鎮南王。

  她今日本想來見的人是劉昭,卻在門口偶然抬頭時,見到了垂目望來的金澤。

  這不是許澄夜第一次見金澤。

  遠在多日之前,他們便有過一麵之緣。

  若不是金澤,她如今怕是真的已經徹底毀了。

  那日在京城西巷,在她被劫持之後,麵臨這輩子最大的災難時,是金澤救了她。

  轎子裏走下來的男人猶如神祗,麵對那些歹人的威脅不為所動,指揮護衛將他們趕走,救下了衣衫不整的她。

  直到今日,她的衣櫃裏,還留著那日他為她披上的外衫。

  那日他們從從相遇,誰也不曾留下名諱,她原以為自己這輩子恐怕是沒機會再遇見他了,也沒心思再去思考兒女情長,可現如今透過陽光望見樓閣之上的男人,他的眼神沉澈,接著越發深沉,後來……更多的她也看不懂了。

  也不知道是怎麽走進雅間的。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坐在了椅子上。

  鎮南王劉昭的目光在金澤與許澄夜身上流轉半晌,才不疾不徐道:“許小姐,你主要見本王,還以那般的方法傳信,本王實在驚訝。”

  許澄夜不卑不亢道:“如今臣女剛與太子解除婚約,正在風口浪尖上,想來太子殿下也會擔心臣女的行動,必然嚴加看守,所以臣女不得不以秘密的方式傳信給王爺,還望王爺見諒。”

  劉昭一笑,轉頭看向金澤說:“阿澤,你可知許小姐用的什麽法子傳信給我?”

  金澤坐在椅子上,麵前放著上好的碧螺春,盡管與他一同在場的另一位是位高權重的鎮南王,但他坐在那卻絲毫不顯得怯場,亦不會讓人就這麽忽視了他的存在,在劉昭的影響下,他不但沒有弱勢,反而同劉昭一般惹人心懾,對於沒有官位在身的人來說,實在難得。

  “在下愚鈍,想不出許小姐用的是什麽法子。”

  他開口說話,語調優柔而悅耳,帶著一股許澄夜這前半生都沒有聽到過的平和與善。

  往常接觸的那些人,或是像劉昭這樣帶著威嚴,或是像奴才那般卑微,亦或是像太子劉慕那樣帶著謊言般虛假的溫柔與刻意,從來沒人是這樣,幹淨的善意和平等的語氣,讓一隻內心忐忑,欲以女子之力顛覆太子地位的許澄夜忽然平靜了下來。

  劉昭在這時慢慢說道:“許小姐許是聽人說過本王喜歡釣魚,竟讓人潛入水中,將塞了密信的魚掛在了本王的魚餌上,當真是讓本王有些哭笑不得。”

  ……這方法聽起來有點可笑,令人忍俊不禁,劉昭的反應也很平常。

  但以許澄夜的身份處境,讓府裏最不起眼的夥夫去做如此風馬牛不相及的事,饒是劉慕那般心思縝密的人,怕也想不到。

  也隻有他想不到,才是最安全的。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