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41節

  他用很平靜的語氣說著給她很大震撼的話,“至於那些印在彩頁上的話,我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相信,我不信你會是做出那種事的人,但很遺憾我沒辦法參與到你的過去裏,不能幫你把在巴黎那些子虛烏有的罪名也洗清。”

  他慢慢站起來,完全忠犬形象地彎下腰,很紳士地伸出手放在胸口,彬彬有禮道,“我說了這麽多,要表達的意思其實很簡單,你不要對那些事有壓力,我會永遠站在你前麵,替你擋住一切子彈,你隻要好好地追求你的夢想,在舞台上完成你的使命就好了。”

  突發事件沒有讓許澄夜哭。

  糾結抑鬱沒有讓許澄夜哭。

  但金澤的一番話卻成功地說哭了她。

  她起身抱住他,要早知道會是這樣,她一早就把一切告訴他了,他們早就不用因為這些事而猜忌煩惱。

  原來在她看來好像大山一樣翻不過去的障礙,對他來說就跟羽毛一樣輕得幾乎沒有重量。

  金澤回抱著她,感受著她的依賴,這種時刻很難得,她總是好像很堅強,什麽都很難打倒她,所以他身為男朋友,他展示男友威武高大的時刻就少之又少。

  難得遇見,真是想拍照外加攝像,永留紀念。

  感慨了一下,金澤就低頭親了一下她的發頂,許澄夜慢吞吞地從他懷裏出來,抓這他的襯衫,手指透過襯衫的縫隙滑進裏側,輕撫著他的腹肌低聲說:“其實我早就想告訴你了,可又怕你不信我,所以一直糾結。”她仰起頭睨著他,“我不會做那種事,是他用女一號的位置我就範,被我拒絕之後懷恨在心故意抹黑我。那種地方隻有我一個華人,他又資曆最久,說什麽大家自然信什麽。他跟另外一個人,也就是最終出演了女一號的舞者,她們合起來設計了一個陷阱,我在訓練的時候一不小心……”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金澤的手擋住了,這樣的隻言片語,聽起來沒什麽浮動,可如果代入進去,感受到那種孤立無援的絕望,眾人的汙蔑和輿論的打擊,你就能體會到那些壓力。

  也可能是因為金澤太愛她了,所以即便隻是她言語簡要地複述他都覺得冰冷刺骨。

  見金澤麵目凝重,似乎很擔心她,許澄夜笑著安慰他說:“那些事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想想,我自己一個在國外生活,雖然有過一些波折,但沒什麽大問題,現在健健康康,過得幸福安穩,已經非常厲害了。”她微抬下巴,略驕傲道,“其實你也應該感謝他們,要不是他們,我現在還在巴黎,你還見不到我,我們也遇不見,你這隻忠犬……”眨巴眨巴眼,笑眯眯道,“也找不到主人。”

  金澤順勢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狗耳朵,晃了晃腦袋斜睨她說:“你這主人不合格。”

  許澄夜瞪大眼睛:“我還不合格?哪裏不合格?”

  金澤一攤手:“狗糧呢?”

  許澄夜心裏想到一些邪惡的東西,為了保持自己的純潔,她下了床就往外走,念念有詞道“我這就去幫你買,買名牌的。”

  金澤直接把她撈回來,說:“不用了。”

  他一字一頓,眼神充滿了侵略性,“我就喜歡吃你這個牌子的。”

  語畢,拉起的被子,將兩個人全都罩住。

  不多時,整個屋子都被歡聲笑語所占據,遠在遊樂場的金父金母坐在過山車上,同樣也尖叫和歡笑著。

  從過山車上下來之後,金母問丈夫:“你說他們約會完了嗎?咱們什麽時候才能回家?”

  金父道:“就算他們約會結束我們也不回去。”

  金母看了看去泡妹子的金滿倉,疑惑地看丈夫:“為什麽啊?外麵怪冷的。”

  金父望向妻子輕聲說:“我從沒帶你出來玩過,今天是這輩子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所以我想,今天我們盡可能晚一點回去,拋開一切,孩子、家庭、責任,都不去管,趁著還不算太老,做一回自己。”

  金母怔住,為“做一回自己”這幾個字而感慨。

  人生中能有幾個人真的完全是在做自己?這很難,如果有機會的話當然不能錯過。

  金母看向那邊的摩天輪,抬手指著說:“那我要去坐那個,電視劇裏小年輕都坐,你也帶我試試。”

  金父笑笑,立馬拉著她去買票,旁邊賣氣球的小醜揮舞著手裏一大串氣球,天上是蔚藍的顏色,賣棉花糖的正在努力地卷著甜蜜的棉花糖,孩子的歡聲笑語和年輕情侶的打情罵俏充斥在周圍,遊樂場,真是一個生產快樂的地方。

第57章

  金澤突然的致電讓許藏鈞意識到發生了不尋常的事。

  他忽然發現自己作為父親對女兒的了解還是不足,於是特別派了人去女兒工作的舞團打聽情況,收到訊息後勃然大怒。

  許藏鈞是湖了,連許澄夜這樣的年輕人都能猜到一個不相幹的人能知道巴黎的事,定是某個人透露的,更別提他了。

  他不但找到了王慕周,還讓人找到了躲起來的蘇明娜,把來人放在一個房間裏等他。

  王慕周進屋的時候,正瞧見蘇明娜緊張的渾身發抖,她聽見動靜也看了過來,瞧見王慕周,就明白自己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又即將麵臨什麽了。

  “你怎麽在這?”王慕周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猜測,他還幻想著這次和許伯伯見麵隻是例行對許澄夜的傷有個了解,但蘇明娜的回應讓他無法再自欺欺人。

  “我為什麽在這裏沒人比你更清楚了吧。”蘇明娜絕望到極點反而笑了起來,“你發短信威脅我的時候不就該知道會有這麽一天嗎?既然你不給我活路,那大家就都玩完好了,就算我要毀滅,也要拉個墊背的。”略頓,她諷刺道,“不過也遺憾,沒能毀掉許澄夜,她真幸運,有個好男人,還有個好父親,現在估計正被噓寒問暖,而我呢?”她仰起頭,不讓眼淚掉下來,緊握著拳道,“出身果然就是那麽重要,沒生在一個平等富有的家裏,是我的錯。”

  王慕周冷漠地站在那裏問她:“你對澄夜做了什麽?”

  蘇明娜斜睨過來道:“多容易猜到啊,無非就是把你告訴我的那些事全都印出來,貼得到處都是——怎麽樣,厲不厲害?”

  王慕周震驚地看著她,當時便上前把她從沙發上扯了起來,就在他想動手的時候,房間的門開了,許藏鈞走進來,揮退了身後的助理,漫不經心地瞥了他們一眼道:“要打出去打,別髒了我的地方。”

  王慕周尷尬地收回手,與蘇明娜拉開距離,對許藏鈞說:“許伯伯,這件事裏有誤會,我和這個女人根本就不認識,我對一切事情都不知情!”

  蘇明娜很瞧不起地望了望王慕周,連反駁都不屑了,這男人活該輸給金澤,他簡直每一處都沒辦法和金澤比。

  許藏鈞坐到他們對麵,自己給自己倒了杯水,淡淡說道:“我今天找你們來不是想聽你們為自己的行為辯解的。”他壓了壓手,示意他們坐下,兩人愣了愣,還是落座了。

  靠到沙發背上,許藏鈞一邊喝水一邊道:“先說這位蘇小姐,你害我女兒受傷,差點不能跳舞,還去破壞她的名聲,每件事都足夠你死一萬次了,但我不會對你怎麽樣。”他笑笑說,“我是個合法公民,是講法律的,我已經請了律師,準備起訴你,請你注意傳票。”

  蘇明娜從印彩頁的時候就想到自己不會有好下場,這個時候也已經不會激動和流淚了。她麵如死灰地坐在那,倒是出奇冷靜,與身邊的王慕周形成鮮明對比。

  “許伯伯。”王慕周緊張道,“您聽我解釋,我真是無辜的,我沒想到這個女人會做出那種事,我多喜歡澄夜您也知道,我怎麽舍得傷害她?”

  許藏鈞漫不經心道:“慕周,我以前覺得你是個好孩子,對澄夜也不錯,還真考慮過讓你做我的女婿。可惜你不爭氣,甚至比不上金澤那小子理智,你千不該萬不該透露那些本就不屬實的事情給外人。”許藏鈞看看表,再次抬眼對他說,“我已經跟你爸媽聯係過了,從今往後我們兩家不會再有任何聯絡,你以後不要再來煩我,也不要去打攪澄澄,念在你是我看著長大的,我不會對你怎麽樣,你好自為之。”

  語畢,許藏鈞起身便走,任憑王慕周如何解釋哭喊都沒用,事已至此,不會再有任何改變。

  從房間出來之後,助理看了看日程表對他說:“董事長,夫人打來電話說下午兩點有跟澤蒼的金總一家吃飯的安排,問您要不要過去。”

  許藏鈞思索了一下道:“下午兩點有別的安排嗎?”

  助理說:“有的,和林氏集團有一個合同要簽,大約需要一個小時,您看?”

  要是換以前,簽合同可比見金澤和他的家人重要多了,許藏鈞肯定毫不猶豫。

  但轉念想想下屬遞上來的消息,金澤為了保護許澄夜付出果那麽多,似乎從一開始他就誤解了他,金澤並不是為了和自己賭氣、威脅自己才追求他的女兒,他從頭到尾都是真感情,是自己這位老人沒有看清楚,還給他們增添了那麽多阻攔。

  沉思片刻,許藏鈞說:“推遲一天,幫我安排車子,到飯店去。”

  酒店包間裏。

  許澄夜和金澤並排坐著,金澤的父母坐在對麵,許媽媽則坐在左側的主位上,長桌桌麵上擺著琳琅滿目的餐點,西式糕點一直都做得很漂亮,漂亮得人都不舍得吃。

  “初次見麵,也沒什麽好招待你們的,這家酒店的甜點還不錯,我先讓他們上了點,我們聊一聊,晚點上正餐。”許媽媽優雅說道,“你們覺得呢?”

  後麵這句是詢問金澤父母的。

  這樣高貴典雅的夫人,麵對他們時沒有任何架子,態度和善親近,還會關注他們的意見,表現出了十成的尊重,讓金母來時忐忑的心情平靜許多,彎起嘴角回應了一個微笑。

  金母是很樸實的家庭主婦,今天特意打扮過,也挺體麵,笑起來誠懇善良,許媽媽看了一眼,心裏踏實了不少。

  再說金澤的父親,溫文爾雅,衣著行為都很得體,對許澄夜也很照顧,嫁到這樣的家裏,約莫不會差的。而且就算金澤的父母並不是每天都像今天這樣,孩子結婚後也不會和長輩生活在一起,所以隻要對方願意表現出麵上的和諧,就已經足夠了。

  金母正這樣想著,包間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了,許藏鈞派頭十足地走進來,不苟言笑地坐到了妻子身邊的位置,解開風衣交給助理,稍稍一笑道:“來遲了,真是抱歉,今天公司有點事情占用了一些時間。”他本已坐下,說到這又站了起來,朝金父伸出手道,“我是許藏鈞,許澄夜的父親,你好。”

  金澤很意外許藏鈞會來,許澄夜給他打招呼時隻說她母親會來,在他的構想裏,要打動許藏鈞需要持久戰,可能結婚後都還不能完全讓嶽父大人滿意,未來任重而道遠。

  今天許藏鈞能來,真是出乎金澤的意料。

  他側頭看向身邊,許澄夜同樣很驚訝,微微啟唇,好像有話要說。

  她今天很美。穿著黑色的長裙,戴著細致又內斂的項鏈,一頭長發鬆散地垂在肩後,感覺到他的注視,她轉過頭來與他對視,鼻尖上一顆不大的痣為她的五官更添氣質與美感,視線交匯的那一刻,讓他想起自己初初見到她的時候。

  那時候她也是像現在這樣,穿著一條黑色的裙子,散著一頭黑發,冷清而慵懶地站著,不語不動,便奪走了他全部的視線。他當時就覺得完了,他墜入了,無可救藥,這輩子都出不來。

  他想起自己今天的準備,紙條上的詞好像還沒有背熟,但他忍不住了,他現在就想說出來。

  許藏鈞和金澤的父親聊了一會,就發現底下兩個年輕人眉來眼去,很影響他們長輩談話。

  於是,談吐不凡的許董事長就開口說:“你們兩個出去點下菜,這裏都是西餐,如果不合金先生和金太太的口味,可以去隔壁讓他們送中餐過來。”

  許董非常周到,考慮到金澤的父母可能吃不好西餐,就讓他們準備中餐,許媽媽一笑,暗道自己真是沒想全麵,還是丈夫考慮周全,也催促著金澤和許澄夜去安排。

  金澤求之不得,趕緊拉著許澄夜出去了,臨關門時,他看向父親,父親朝他投來放心的眼神,他又望向許媽媽,許媽媽暗自點頭,他知道,萬事大吉了。

  心情不錯地關門出來,他深呼吸了一下,拉住許澄夜的手說:“你先跟我來一個地方。”

  許澄夜有點懵的跟上去道:“你要帶我去哪?”

  金澤沒回答,隻是帶著她穿過走廊,來到酒店一處很美的休息區,這裏明顯被人精心裝扮過,到處都是白色的、美麗的羽毛,台階之上鋪著漂亮的地毯,地毯周圍有水流潺潺,在水流的中央,是一張放大的她演出時的照片,就是金澤第一次在投資方案上看見的那張。

  “你肯定不知道,我就是從這張照片開始認識你的。”

  金澤放開她的手,走上台階,一身黑色杜嘉班納的西裝,搭著質感極好的黑襯衫,站在滿是白色羽毛的地方,他好像森林裏走出來的王子一樣。

  “要是有兩條鹿在我身邊就更完美了,策劃是這麽說的。”金澤看看周圍遺憾道,“但鹿是保護動物,我不能亂來,所以我用這個代替。”

  他變魔術似的從身後取出一隻公仔小鹿放在腳變,然後站直身子清了清嗓子,從口袋取出一張紙,望向許澄夜說,“許小姐,我下麵要對你說的話都很重要,請你認真聽,不要笑,不要打斷我。”略頓,小聲補充道,“因為我對文字不敏感,這張紙上的字還沒完全背下來,所以要照著念,但你別擔心,這都是我自己寫的,全是肺腑之言。”

  他說得那麽懇切,她又怎麽會懷疑?她紅著臉看看周圍,好像提前打過招呼一樣,這裏什麽人都沒有,隻有他們兩個,如果不被圍觀,做這些事似乎也就不那麽羞恥了。

  “注意,看我這裏。”

  被忽視的感覺不太好,金澤揮揮手吸引許澄夜的視線,許澄夜望過去,金澤又清清嗓子,拿起紙條,認認真真開始發言。

  “許澄夜小姐,此刻我想認真對你說,我願意做那個在你難過時陪伴你的人,在你生病時照顧你的人,在你煩惱時為你解決一切麻煩的人。我願意陪你去任何地方,願意支持你的一切事業和夢想,願意將你的所有擺在我最重要的地方。”他放下紙條,勾著嘴角凝視她,“我願意陪你哭,陪你笑,和你一起感受這輩子所有的悲歡離合。你年輕漂亮的時候,我珍重欣賞,等你老了,我也不離不棄。我會讓自己變得更好,足以配得上你的高貴,所以——這是我的求婚詞,我想要你成為我的妻子,每天一睜開眼就能看見你,你願意嫁給我嗎?”

  說完最後一句話,金澤從西裝裏側取出一個首飾盒,打開之後,碩大的鴿子蛋刺得人幾乎睜不開眼,許澄夜恍惚地看著,這時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麵。

  她微微啟唇,凝著台上的男人,他慢慢走下來,在她麵前單膝跪下,舉著戒指專注看她,問她:“我可以給你戴上嗎?”

  許澄夜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唇,不想讓自己的哽咽破壞此刻美好的氣氛,但淚水縈滿眸子,讓她幾乎看不清眼前的男人。

  很久,她才稍稍平複,放下手啞著嗓子問他:“你是真的……真的想和我結婚嗎?”

  金澤已經跪的有點膝蓋疼了,稍微有些撐不住,但許澄夜的問題他還是認真回答了。

  “當然,不然我費盡心思,和你母親裏應外合安排今天這場求婚是為什麽?”金澤認真又無奈地看許澄夜,臉上流露出幾分招架不住這個姿勢的神色,看得許澄夜笑靨如花。

  見她不言語,隻是笑,金澤有點緊張地催促道:“所以你的意思呢?光我想沒用啊,你到底想不想跟我結婚啊?”

  她到底想不想和他結婚?

  這還用問嗎?

  許澄夜直接抓著他的手給自己戴上戒指,金澤微微一怔,反應過來就驚喜地抱住了她。

  當兩人相擁時,本來安靜的周圍忽然喧鬧起來,彩色的絲帶飄了漫天,一切都金燦燦的。

  許澄夜把臉從金澤懷裏露出來,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父母,許媽媽感動地抱著許藏鈞,許藏鈞萬分感慨表情複雜地睨著女兒,他可能是現場唯一不知道這場求婚的人,但也因為不知道,才最震撼。

  許澄夜十分了解自己的父親,從他的眼中,她能看出自己的婚姻最終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她曾以為自己這樣的過去與性格,也許會孤獨一生,也早已做好了這樣的準備,是金澤的出現讓她知道自己還可以,她還能行。

  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想法,在某個時刻覺得這一生也就這樣了,不會有愛情出現在你的生命裏,你不會再遇見喜歡的人了,也不會為任何人踏入被譽為墳墓的婚姻。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