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40節

  就在許澄夜思考這些的時候,司機師傅開口說:“小姐啊,我們換條路走怎麽樣?那條路雖然遠了點,但不堵車啊,走得順暢,我保證比走這條路到的時間早。”

  許澄夜蹙眉道:“既然這樣為什麽不一早就走那條路?”

  司機無辜道:“我這不是怕你說我給你繞路嘛!”

  許澄夜沒說什麽,隻是點了點頭。

  司機笑了笑,在紅燈過後調頭,轉走順暢的道路。

  如他所說,這條路看似遠,但走起來可快得多,本來她出發的地方就離訓練館不算遠,車子行駛了沒多久,她便到達了目的地。

  金澤開車拐彎進路的時候,正看見她從出租車上下來,他踩了踩油門,加快速度,在她進入訓練館之後,快速停車,緊隨其後地跑了進去。

  今天江城舞團訓練館不太正常,門衛和保安都不在門口,不曉得去了哪裏。

  走進館內,門口也安靜得出奇,以前來,訓練館前麵的房間都會有人辦公,但今天人全都不見了,都去哪去了?

  金澤麵露思索,加快腳步朝一號訓練室走去,前麵還有一個彎,轉過去就能看見那邊的情景,他這麽想著,身體加快速度,很快拐了彎。

  就在這時,一張彩頁隨風飄到了他腳下,他本無心關注這些,但彩頁上的照片吸引了他的視線。

  他愣了一下,蹲下身撿起來,彩頁上是許澄夜的照片,那麽熟悉的照片,是他最開始對她產生興趣的源頭,它也印在了江城舞團資料的首頁上。

  如果隻是照片倒也沒什麽,在她所在的訓練館內撿到印有她照片的彩頁,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隻可惜不僅僅是照片那麽簡單。

  金澤忽然想起王慕周跟他提起過的事,那個在國外曾和她有過什麽關係的男人,那個她萬分躲避怎麽都不願意提及的男人,在這上麵,似乎找到了答案。

  叫X……那字母怎麽念?算了不管了,怎麽念不重要,但應該就是這個人,照片上是個挺英俊的白人男子,穿著舞者的衣裳,摟著許澄夜,在舞台上留下了剪影。

  金澤慢慢站起來,視線始終凝在彩頁上無法移開,他有猜想過許澄夜可能戀愛過,後來受了傷才分手回國。但事情似乎並不是那麽簡單,這上麵的每一字都反駁了他的猜測,他心目中高貴的女神,在這上麵寫的來看,似乎是個不擇手段,最後還自食惡果的賤人。

  怎麽可能。

  金澤深呼吸了一下,抬眼望向前方,一群人正站在那看著他,他竟然都沒有發覺。

  在人群的最前方,是許澄夜,她之前應該是無懈可擊的狀態吧,隻是在看見他的那一瞬間產生了慌亂和不自然,當他看過去的時候,她倉促地低下頭,緊握著拳,似有不甘。

  金澤一點點將手中的彩頁團成一團,攥在掌心裏,好像攥著垃圾一樣,慢步走過去。

  林團長和孫老師都在,舞團的大部分團員也都在,大家人手一份傳單,牆上都還貼著放大版的彩頁,保安跟門衛在後麵立著,正在撕掉這些東西,這樣就可以解釋他們為什麽不在門口看門了。

  低下頭看看自己掌心的紙團,上麵寫的東西好像有聲音一樣,一直縈繞在他耳畔,許澄夜會是那種為了女一號去和有身份地位的男一號的女孩嗎?她會是那種被人占了便宜,又得不到角色,最後懷恨在心,在訓練館做手腳傷害別的女孩,最後卻自己撞上去的人嗎?

  可能不僅僅是金澤,應該是知道許澄夜的所有人,都覺得她是自己主動要回國的,他們絕對沒想到,她是被開除的。

  金澤忽然覺得手裏的東西很燙手,下意識就扔了出去,紙團隨著力道落在地上,彈跳著滾了幾圈,慢慢停穩,這樣的舉動本屬無意,卻讓本來還算平靜的許澄夜有些激動。

  她剛到這裏,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在看到金澤扔掉紙團之後就馬上離開了,她全程都克製著不去看金澤,走得速度非常快,金澤回眸睨了一眼她的背影,按照常理他是該追出去的,但現在這種場合,他不能馬上就走。

  他心裏當然也有很多想法,當然也想馬上和許澄夜談一談,但目前最重要的不是這個。

  回過頭,單手抄著口袋朝眾人走過去,金澤在大家迥異的注視下皺眉說道:“怎麽貴團今天不需要訓練嗎?還是年前你們也會懶惰,不怎麽用心?”

  大家都以為他走過來會說一說彩頁上的事,萬萬沒想到會扯到訓練的事,反應各自不同。

  楚洛笑了笑,走進了訓練室,頭一個對此事表示了態度,其他人麵麵相覷,最後還是被八卦占領了內心,守在這不肯走。

  金澤微微一笑,看向林團長和孫老師,他們是核心,他們不進去,其他人自然也不會進去。

  “我都不知道貴團還有能做出這種汙蔑事情的人在。”他瞥了一眼牆上的彩頁說,“信口開河的事誰都會說,大家要不要到法庭上去對質一下,如果這件事是子虛烏有,還在張貼這種彩頁的貴團是不是也要對我女朋友的名譽負責?”

  金澤的每一句話都將黑鍋扣在了舞團身上,林團長趕緊說:“金總你誤會了,這可不是我們貼的,我們今天一早來訓練,都在室內沒出來,剛才準備下班一出門就瞧見這些,我們也不知道是誰貼的。”

  金澤本來還麵帶笑容,聽了他這話就馬上冷了臉,陰沉沉道:“那還不趕緊讓讓人撕下來丟進碎紙機毀掉?這東西對你們舞團的名譽也沒好處吧?你們的安保是怎麽回事,沒有監控嗎?有人進來亂貼東西都不知道嗎?我真的很懷疑投資你們的選擇是否正確。”

  林團長黑了臉,喊人去撕掉那些彩頁,金澤看那些內容看得心煩,幹脆連餘光都不施舍給那邊了,直接對林團長說:“這些東西明顯是有人刻意為之,我想你們也明白有誰會這麽做。”他微抬下巴,對圍觀的所有人說,“你們還不知道吧,這陣子消失的蘇明娜就是害你們的首席女舞者受傷住院的罪魁禍首。她現在被舞團開除,懷恨在心,印了一些子虛烏有的事來抹黑受害者,這樣的人我勸你們今後離她遠一點,免得自己也遭殃。”

  他這麽一解釋,大家多少有些明白了,也覺得很說得通,尤其是小李,這個之前差點為蘇明娜頂罪的人,特別勇敢地站了出來,義正言辭道:“沒錯,肯定是這樣的,之前蘇明娜因為嫉妒澄澄姐一直是女一號,覺得她搶了她的位置,放針害了澄澄姐,導致她差點不能跳舞,她為了留下來還要給我一筆錢讓我去給她頂罪,說我根本不是跳舞的料,沒天賦,留在這也沒用……”

  小李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其他人見此更加深信不疑,趕緊上來安慰她。

  其實他們之前對蘇明娜消失還沒什麽特別的感覺,對她離開的原因也隻停留在猜測階段。上麵一直不證實,他們就一直不能得出定論。

  而如今,事情真相大白,不免令人唏噓不已,本來是很有前途的舞者,卻被嫉妒和利益做出那種事,差點毀了別人的夢想,這樣的人,再做出汙蔑他人,潛入訓練館張貼彩頁的事,也不令人意外。

  事情說開,大家一哄而散,議論之間全是對蘇明娜的指責與惋惜,金澤滿意地看著這一幕,最後將視線轉回到林團長和孫老師身上,冷而威嚴道:“年後你們可以搬進新的訓練館,如果你們沒錢雇保安,我可以免費提供,至少這樣可以讓我未來老婆在你們這跳舞安心一點。”

  金澤意有所指的加強語氣,林團長歎了口氣說:“我知道了金總,我會注意的,最近會讓保安小心點,這件事是我們處理不周,誰能想到蘇明娜還會回來報複呢?我們都沒公開開除她的原因,就是想給她一條生路,她自己不要,以後也不能怪我們了。”

  孫老師點點頭,附和丈夫的話,金澤見他們都將這件事拎清了,便離開了訓練館。

  回去的時候他開車很慢,即便外麵很冷,他還是開著車窗,一邊打電話一邊觀察著車窗外是否有許澄夜的身影,很可惜,他沒有在附近找到她,

  不多會,寒風就已經吹透了他單薄的西裝,但他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繼續這樣尋找著。

  耳邊的電話始終處於忙音狀態,一直無人接聽,但也無人掛斷,他猜測她大概正看著電話發呆吧,這麽冷的天,路邊的積雪都還沒融化,她穿得那麽少肯定要凍壞了。

  直至此刻金澤才發現,其實她過去不管發生過什麽,對他來說都不重要的。之前因為王慕周的話緊張和詢問,也是因為無法確定她現在是否愛的是他。但現在不一樣了,他可以確定她今後都能安穩地待在他身邊,將心放在他身上,所以不管過去有什麽,他都沒問題。

  一路開車直到回了家,金澤都沒找到許澄夜。望著那棟熟悉又冰冷的建築,他萬分不想進去,可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去許家?她不會回家的,現在是她最脆弱的時候,回家再被父母詢問,免不得要他們擔心,她現在……應該在某個酒店房間?

  這是最大可能。

  這樣想著,金澤下車進了屋,臨近過年,保安都放假了,傭人也因為金母和金滿倉在都放假回去了,他輸入密碼,一路上二樓進入自己的臥室,正想打電話給周岩,讓他想辦法查查江城不錯的酒店入住記錄,就瞧見了臥室窗簾的不正常。

  金澤一怔,快步走過去,撩開絲絨的厚重窗簾,在後麵看見了雙臂抱膝靠窗坐著的許澄夜。

  她慢慢抬起頭望向他,眼圈很紅,眼底充滿了不安,完全不像他平時見到的那個總是從容和優雅的舞者。

  在他驚訝的注視之下,許澄夜鼻音很重地說:“你該不會以為,那些彩頁上寫的東西都是真的吧?”

  聽見她這樣的語調,金澤這一顆心瞬間軟得一塌糊塗,他無奈又心疼地柔聲說:“我怎麽以為,對你這麽重要嗎?”

  許澄夜直接站起來撲向了他,緊緊抱著他,無聲回答著他的問題。

  金澤側頭親了親她的臉頰,環住她的腰,用力地回抱她,給她盡可能多的安全感。

  我愛你,你愛我。

  誰都不願對方誤會自己,誰都不願對方難過傷心。

  兩情相悅,大約如此。

第56章

  一張床。

  躺著許澄夜。

  她靠在床頭,手裏端著杯子,杯子裏是金澤測好了溫度的溫水,她一口一口地喝著,金澤坐在一邊拿紙巾認認真真地給她擦著其實挺幹燥的眼角,饒是許澄夜本來還挺忐忑,這會兒也無奈得有些想笑了。

  “我沒有殘疾,可以自己做,而且我也沒有哭。”許澄夜強調著說。

  其實她真的沒哭,隻是眼睛紅了而已,她知道這件事上自己沒錯,所以不想再白白流眼淚,便宜了那些想讓她傷心難過的人。

  金澤雙眸凝視她,滿眼滿心都是她,一本正經道:“我知道,我這不是給你打預防針嗎?這樣你就不好意思哭了,不然我白擦了。”

  這是什麽理論?許澄夜哭笑不得,本來正在喝水,這麽一弄有點腔到,咳了好半天才好。

  “你看,你這不是掉眼淚了嗎?”金澤接過水杯,給她擦了擦因為咳嗽飛得到處都是的水漬。

  許澄夜嚴肅地說:“這明明是因為嗆到了咳嗽了才來的,我沒有掉眼淚。”

  金澤瞧她那副據理力爭的模樣,就知道她情緒好多了,彎著嘴角笑了一下說:“好,你說得對,你說的全對。”

  許澄夜怔了怔,慢慢低下頭說:“其實你不用這麽努力地轉移我的注意力,我也沒什麽大事兒,隻是……”她偷瞄了他一眼,好半天才說,“我隻是擔心你有事。”

  是啊,過了這麽久了,這些事即便還可以讓許澄夜傷腦筋,卻也無法深刻地傷害到她了。她最在意的還是金澤的態度,她怕金澤不相信自己,怕他們因此鬧矛盾甚至分手,他們如今發展到這樣親密無間的程度,他離開的話,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承受。

  金澤默默地看著許澄夜,兩人對視片刻,他突然轉身走到了衣櫃前,將櫃門打開,蹲下來在底下的抽屜裏翻找著什麽。

  許澄夜奇怪道:“你找什麽呢?”

  金澤頭也不回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他神神秘秘的,搞得許澄夜都顧不上擔心了,撩開被子坐到床邊,想看看他到底搞什麽名堂。

  她正伸著脖子偷窺時,金澤猛地回過頭來把她抓了個正著,嚇了她一跳。

  拍著胸脯,許澄夜心虛地笑笑說:“我就是呼吸點新鮮空氣,沒有偷看你。”

  金澤挑挑眉說:“是嗎?那你轉過去呼吸,呆會我讓你轉過來你再轉過來。”

  許澄夜擰眉道:“不能不轉過去嗎?你到底在找什麽,我可以幫你找。”

  金澤就是不允許:“不行,你轉過去,快點,你不是擔心我有沒有事嗎?你轉過去,一會就讓你知道。”

  他都這麽說了,許澄夜實在沒辦法回絕,隻能轉過身去盤腿坐在,等著他允許她轉過去的那一刻。

  這期間,她可以清楚地聽見他在後麵鼓搗什麽,有動靜,卻分辨不出是什麽發出的聲音。

  許澄夜等得有些心焦,忍不住催促說:“還沒好嗎?”

  金澤敷衍說道:“就快了就快了,你別著急,你急什麽,我每次等你都很有耐心的,我會想我在等我老婆,一會她出來我們去哪裏做什麽,甜甜蜜蜜的,光想想都覺得很滿足,根本不會著急,你也試試。”

  該怎麽形容此刻的心情呢?

  如果說,一開始接道畢夏的電話,再到在訓練館裏見到金澤撿起那彩頁時,她心情都處於極度緊張和害怕狀態的話,現在無疑放鬆了許多。

  她不是瞎子,她看見了金澤臉上的情緒,那不是裝出來的,他沒有煩惱,也沒有質疑,甚至連當初因為她在巴黎的未知而追問的情況都沒出現,他好像變了,徹底不在意她的過去,這讓她很安心,她覺得沒有哪一刻比現在更適合說出真相了吧。

  這樣想著,身後就傳來金澤的聲音,他神秘兮兮地說:“好了,你可以轉過來了。”

  可以了嗎?好像被允許之後,她反而不著急轉過去了,她一點點挪動身子,慢慢扭回頭去,當看見眼前這一幕的時候,登時愣住了。

  ……搞什麽鬼?

  他頭上戴的那是什麽,好像狗耳朵一樣,做得還很逼真,搖搖晃晃的,好像小狗在表達善意和開心。

  再看看他鼻子上,嗯,確實是狗鼻子,做得也很逼真,他戴上尤其合適,連發色都和狗耳朵的顏色很搭配。視線下移的話,還能看見他腰上係著什麽,後麵垂著一條長長的、毛茸茸的尾巴,他整個人這樣蹲著,就好像一條巨型金毛犬蹲在床邊,正吐著舌頭看她。

  許澄夜懵逼了。

  這是搞什麽。

  金澤看她錯愕又呆滯的模樣,晃了晃戴著的狗耳朵說:“不覺得很萌嗎?我跟你說,我最近學了一個詞兒,叫忠犬,就是一心一意隻為主人著想,完全相信主人。這是我親自上網買的,本來想等著我們倆在一起的時候當,沒想到這麽快就派上用場了。”

  許澄夜還有些回不過神來,她扯扯嘴角,想笑又笑不出來:“你親自買的?”……也對,這種東西讓周岩去買的話,人家不知道要怎麽想他們。

  怎麽辦,覺得好丟臉又好開心。

  金澤好像並不在意她的潛台詞,半跪在床下拉著她的胳膊說:“我給你看這個是希望你開心,不要胡思亂想,對於今天發生的事,其實我並不在意,我之所以回來這麽遲,是因為我在舞團已經幫你處理好了,你可以重新回去訓練,他們都直到那是蘇明娜在報複你,你不用有任何煩惱,我都會替你掃清的。等過完年,你們就搬到新的訓練館,我親自安排保安,所有你不喜歡的人都不會被放進去。”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