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9節

  可千萬不能讓許澄夜知道自己在想什麽,不然又要罵他不要臉了,金澤這樣想著,拉來襯衫套上,也不係紐扣,就那麽隻穿著一件敞懷的襯衫下了地,許澄夜洗漱出來瞧見這一幕,指著他憤憤不平地說了一句:“不要臉。”

  ……阿西吧,就算不知道也要被罵不要臉嗎?為什麽要這樣?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尊重呢?好吧,難不成是因為他真的不要臉嗎?

第54章

  有過肌膚之親之後,兩人的感情好像理所應當的更進一步了。

  過去不常有的親密動作現在越發頻繁。

  從運城回江城這一路,車子和飛機換成,金父算是看他們秀了一路恩愛。

  金父是過來人,當然知道在家裏停留了一夜,兩個小年輕在一個房間會做什麽。

  當然了,作為父母這種事還是不能戳穿,你就當什麽都沒聽見就行了,可是他也想啊,但你們倆別老這麽當麵發狗糧行嗎?

  金父為難地拿出一本書擋在自己麵前,裝作認真看書的模樣,可那小兩口在車上吃東西,你一口來我一口,笑眯眯甜滋滋的,渾身都冒泡了,他這書是一頁也翻不過去了。

  好在江城機場到金澤住處的距離不算太遠,他也沒熬多久就到了目的地,金澤先下了車,隨後就是金父,金父下去之後本想幫許澄夜拿著東西讓她下來,可許澄夜在車上沒動。

  “澄夜不下來嗎?”金父奇怪地問。

  許澄夜微微笑笑,瞥了一眼外麵的別墅,簡短說道:“不了,我先回家,改天再來看您。”

  金父疑惑地看向金澤,金澤點點頭說:“一會我單獨跟您解釋,讓她先回去。”

  兒子都這麽說了,金父隻能作罷。江城下過雪,路上不好走,不過這裏是豪華小區,裏麵的雪早就清掃幹淨了,所以不用擔心出行問題。

  金父和金澤一起站著目送車子遠去,等車子消失在拐角處,金父才側過頭問金澤:“是怎麽回事?都到家門口了不進去坐一坐,該不會是……”

  金澤回眸看了一眼道:“您沒猜錯,是因為我媽。我都告訴她我有女朋友了,她還非要帶著個陌生女人來這裏給我搗亂,害得我差點跟澄夜分手。”

  金父皺皺眉說:“她要帶蓉蓉來這裏的事我也知道,但她可沒告訴我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否則我絕對不會讓她帶張蓉過來。”

  金澤微微頷首,緊了緊圍巾道:“我當然知道,所以呆會還得拜托您。”

  金父指著自己表達疑惑,金澤笑了笑說:“我媽現在因為我把張蓉送走的事堅決不跟我講話,還把澄夜當做第三者狐狸精,我是沒法說通她,所以一會還得靠您。”

  這算解釋得很清楚了,金父也明白了。

  說起來,金父和金母的結合就是家裏的意思,要是按個人意願,金父還真是不喜歡金母那種類型,沒有讀過書,話多,家長裏短的,這麽多年下來,兩人也沒什麽共同語言。

  年輕時金母還想著要學習奮進,好跟丈夫拉短差距,但隨著金父退休,兩人年紀越來越大,金母就完全忘記了那些事,一了百了了。

  有上麵這些前提條件在,當金父進了門,金母從沙發上起來看見丈夫之後,很自然地就放下了遙控器,有些弱弱地笑了一下說:“老金,你來了啊。”

  金父隻是點點頭,沒和金母對話,更多注意力放在金澤的房子上,看了一圈下來眉頭就皺得不行,金澤瞧見,脫掉大衣道:“成了,你們這些文化人,肯定都覺得我這地方像KTV,回頭結婚時我會再收拾收拾,肯定合您的意。”

  金父聞言頓表滿意,朝兒子豎起大拇指,金母有些緊張地說:“什麽結婚?和誰結婚?”

  金澤不言語,金父直接道:“當然是和澄夜那姑娘,還能有別人嗎?”

  金母一聽見許澄夜的名字就很生氣地說:“不行,我不同意,那就是個狐狸精,要是娶進家門還不得翻了天去?我就看蓉蓉好,就算滿堂不娶蓉蓉,也不能娶那個狐狸精!”

  金澤本來心情還不錯,但聽到母親拿那三個字稱呼許澄夜,立馬就冷了臉。

  見兒子這麽看自己,金母心裏有些遲疑,卻也更加生氣,暴躁道:“真是厲害了,現在年紀大了,翅膀硬了,就完全不把媽的話放在眼裏了,你行,我不管你,你要是和她結婚,你就當沒我這個媽,我們以後別見麵,我也不用你贍養。”

  金澤什麽也沒說,直接轉身上樓,選擇避而不見。

  金母更生氣了,上去要找金澤理論,直接被金父喊住了。

  “你還沒鬧夠嗎?”

  一句簡簡單單的話,就讓金母在金澤麵前的耀武揚威全沒了,她愣了半晌不說話,金父讓發呆的小兒子去給他倒水,金滿倉趕緊去了,客廳裏就隻剩下了他們夫妻兩個。

  “事情的經過我已經都知道了。”金父坐到沙發上淡淡說道,“滿堂早就有女朋友,他告訴你了,你還帶著張蓉過來,這不是窮攪和麽?我一直跟你說兒女的事不要管得太多,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管得太多,反而讓他們過得不好。”

  金母委屈地看著丈夫說:“我這也是為他好啊,那個許澄夜和滿堂根本就不般配,他們在一起滿堂肯定是要受苦的,在家裏一點地位都沒有!”

  金父沉默了一會,眼神複雜地看著妻子說:“我覺得你不是不喜歡許澄夜。”他語調放輕,“你是不喜歡我。”

  金母愣住,忙解釋說:“我怎麽會不喜歡你呢?你不要亂說。”

  金父直接說:“在你看來,你就是滿堂的位置,我就是許澄夜的位置,你怕滿堂步你的後塵,在澄夜麵前像你一樣沒有自我,委曲求全。你不用著急否認,我們都清楚是這樣。”

  金母無言以對。

  其實,孩子們可能看不出來,但金父卻非常清楚,金母就是這樣的心情。

  金父是老師,有文化,長相又好,是這一雙優秀英俊兒子的基因來源。而金母呢,就是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沒讀過幾年書,除了幹農活和做家務,沒任何興趣愛好和擅長的東西。

  年輕的時候,金父和她聊天,提起蘇聯的,金母完全不知道,甚至金父有時候說到一些成語,金母也不曉得什麽意思。

  他們就這樣交流困難,頗為艱辛地過了一輩子。

  一直以來,金母都很自卑,因為金父那麽優秀,自己那麽差勁,所以她總是極盡所能地滿足丈夫的要求,從不敢忤逆什麽。

  她就是怕自己的狀態成為兒子未來的狀態,所以才一直反對金澤和許澄夜在一起。

  金母有些茫然地站在那,金父看了她一會,起身走過去,拉著她的手,讓她坐到自己身邊,輕輕摩挲著她粗糙的手背,扯起嘴角苦笑了一下說:“其實這些年,我一直想跟你說,是你一直不給我機會。我們之間從來沒有誰更高貴誰更低賤,你為這個家付出的不比我少,甚至比我更多。”他抬起頭,直視妻子道,“人家都說百無一用是書生,是你一直支持我,即便我賺不到什麽錢。供兒子上學也是你出的錢多,你整日整夜的幹活,就是為了孩子和這個家,你老覺得在我麵前沒有才能和尊嚴,不敢大聲言語,其實我才應該是不敢的那個人,我對你,心懷有愧。”

  金母從未想過丈夫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一時間,幾十年來的委屈和哀怨全都湧現出來,化作眼淚流下來。她泣不成聲地看著丈夫,金父麵色複雜,如果說一開始娶這個妻子是因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後來在一起生活又諸多不和諧,他也曾後後悔過的話,那在之後的日子裏,便是日久生情,最終成為了親密無間的家人。

  人的一生難免會遇見一些不如意,可能也會因為這樣那樣的條件,跟一些你開始並不滿意的人結合。如果你一直用厭棄和較勁的態度走下去,那永遠都不會有好結果。如果你願意換個心態看看身邊的人,或許還會有不一樣的收獲。

  要麽,你就不要選擇妥協,追尋理想的未來,要麽,你既然選擇了妥協,就好好地繼續下去,不要既耽誤了自己,也耽誤了別人。

  樓梯上,還有廚房門口,金澤和弟弟各自站在那,他們都沒想到父母之間會有這樣的問題,在他們眼中,父母一直都是恩愛的,他們很少吵架,意見總是相同,如今算算,恐怕都是母親在退讓,事事依著父親。

  這其中,感觸最深的還是金澤。

  他原以為母親隻是胡攪蠻纏,隻是看不起自己,覺得自己不能配上許澄夜那樣的女孩,現在細想想,這裏麵,母親也用心良苦。

  一步步走下樓梯,腳步聲引起金母注意,她回頭看去,驚訝地看見金澤站在自己身後,與她對視些許,輕聲說了句:“媽,對不起,是我不理解你。”

  金母本來都快要止住的眼淚再次傾瀉,她起身抱住兒子哭了好一會,才斷斷續續地說:“媽哪裏是想勉強你找個自己不喜歡的,媽隻是……隻是……”

  金母說到這裏就說不下去了,其實即便她不說,大家也明白她真正的心意了。

  今後,金母也不會再反對許澄夜的存在了,其實她覺得丈夫有一點說的很對,兒孫總是有他們自己的路要走,你幹涉太多,給他們分出太多的岔路,不見得就是對他們好。

  再看看自己,不也這麽過來了麽,這些年,聽丈夫說,自己似乎受盡委屈,可在某些方麵,因為丈夫這樣優秀英俊,金母也總是麵上有光,內心滿足的。

  夜裏。

  金澤發短信告訴了許澄夜母親同意他們的好消息,並且詢問了許媽媽什麽時間方便,準備安排兩家人見麵吃飯。

  許澄夜看到短信的時候,正跟母親一起練瑜伽,她滿頭是汗地翻出短信,喜笑顏開。

  那片六角雪花果然是幸運的象征,她最近總是收到好消息,幸福似乎已經在觸手可及的地方。

  隻是,也就過了不到兩天,意外就發生了。

  電話是畢夏打來的,她說話慌慌張張,組織不好語言,許澄夜聽到幾個關鍵詞,穩定心情跟她說:“你不要緊張,重新說一遍,慢慢來。”

  畢夏聞言,深呼吸了一下說:“澄澄姐,你快來訓練館看看吧,也不知道是誰在這裏貼滿了你的大字報,上麵全是你在巴黎的照片還有一些……”

  她說到這就說不下去了,背景嘈雜起來,許澄夜也聽不清什麽了。

  其實就算聽不清她也知道是怎麽回事,估計是蘇明娜做的吧,她已經足夠仁慈了,沒有趕盡殺絕,沒有讓孫老師公布讓她走的原因,讓她可以在別的舞團找到一份工作,她居然還要這麽做,看來她根本就不該心軟。

  收好手機,許澄夜直接起身要走,金澤正好從廚房出來,今天說好了讓她來吃午飯,他親自下廚,他還特地讓弟弟帶著父母出去了,好讓他們二人世界,怎麽突然就要走了?

  “你這是要去哪?”金澤係著圍裙追了幾步,正好追到門口。

  許澄夜拉開門,低著頭換鞋,也不抬頭看他,隻是敷衍道:“家裏突然有點事,我要過去一趟,我們改天再吃飯。”

  金澤皺眉:“可是我都快做好了,我做了那麽多……”

  他話都沒說完,許澄夜就離開了,看她匆忙焦急的背影,金澤擔心是不是許家二老身體出了問題?雖說之前他和許藏鈞不對付,對他們印象也不怎麽樣,但現在他都要和許澄夜修成正果了,未來他們也是他的父母,他自然要轉變心態。

  略微沉思,金澤拿出手機直接把電話撥給了許藏鈞,其實他們都知道對方的電話,隻是身份擺在那,總要裝模作樣地用助理相互聯係,但今天事出緊急,金澤也顧不了那麽多了。

  許藏鈞看到金澤的電話號碼就覺得辣眼睛,可電話一直響,他掛斷他就再次打過來,搞得許夫人都在旁邊催促說:“誰的電話啊,吵死了,還讓不讓吃飯了。”

  妻子這麽一說,許藏鈞不得不接起電話,防止金澤再打過來煩人,主要是不接的話,他又不能關機,那會耽誤生意聯係,所以隻能接了,這小子可真是會選時機。

  “喂?”威嚴地說了一聲,許藏鈞還沒開始嘲諷金澤,金澤就在電話那邊快速問:“許總,您沒事吧?”

  許藏鈞頓時不高興了:“我能有什麽事?你是不是盼著我有什麽事?該不會在家裏紮小人害我呢吧?”

  金澤嘴角抽搐了一下,想到這是未來嶽父,自己不能擠兌他,所以閉上眼睛在心裏默念了三句“莫生氣莫生氣莫生氣”,感覺心態好了點才繼續問:“那許夫人呢?許夫人也沒事吧?”

  許藏鈞隔著電話都想打金澤一頓,生氣地說:“你到底想怎麽樣?我們都好得很,長命百歲,就為給你添堵,你別想著要我們早死!”

  許夫人聽丈夫這麽說話就知道對麵是金澤了,她皺眉道:“這孩子怎麽了?你這麽生氣做什麽?”

  許藏鈞直接掛了電話,莫名其妙道:“誰知道,問我是不是有事,這還不算,又問你是不是有事,存心想我們出事?”

  許夫人思考了一會,放下筷子道:“不對,事情應該沒那麽簡單。澄澄中午走的時候說了是去他那裏吃飯,他現在突然打電話來問你這個,該不會是……”

  許藏鈞剛才是被金澤氣糊塗了,倆人一見麵就懟,理智總是回不來。

  現在妻子一提醒,他也發覺到不對勁。

  其實何止他們,金澤也知道不對勁了。

  他摘掉了圍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在沙發邊站了一會,再次撥了一個號碼。

  這次電話很快接通了,周岩恭敬問道:“金總,有什麽吩咐嗎?”

  金澤俊美的臉難得暗沉沉的,整個人都好像鍍上了一層冷氣,他對周岩說:“讓司機把車送來,我有事要出去。”

第55章

  作為金澤的司機,住處本身就離他住的地方不能太遠,方便他隨時用車。

  金澤打電話給周岩的時候,司機也正在附近待命,所以送車過來還是很快的。

  許澄夜來這裏時沒開車,是金澤接來的,離開後要去哪裏都得打車,這會兒又正值午高峰,所以不會走得太快。

  金澤拿到車,就抄近道往一個地方去,這條路不算好走,但比堵在大路上強得多。

  算算車程和時間,隻要他猜到的地方是對的,那他就可以和許澄夜一起到達那裏。

  許澄夜這會兒正坐在出租車上,司機師傅煩躁地按著喇叭,催促前麵的車子走快一些,要不然又得等下一個紅燈。

  許澄夜本來就心裏有事,又被周圍的喇叭聲吵到,恨不得現在就拉開車門下去步行,這條路這個時間最堵了,恐怕走到訓練館都比出租車快。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