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8節

  許澄夜慢慢收起手機,遞給金澤,金澤接過去,觀察了一下她,隨後歎氣道:“反應這麽平淡?就算沒有敬佩,至少要有一點欣賞吧。”他遺憾地收起手機道,“其實給你看這些,就是想你用崇拜的眼神看看我,不要老是由我那麽仰慕地看著你,可目前看來,我還要繼續努力。”他不無失望地聳了聳肩,關閉了車窗,發動車子,準備回家。

  天色已經暗下來了,雲城的天黑得比江城早,可能他們一會到家的時候,天就徹底黑了。

  許澄夜耳邊回蕩著他剛才的話,她跟他說:“我覺得你有點傻。”

  金澤驚訝地瞥了瞥她,好像聽到了什麽好玩的笑話:“許澄夜小姐,你說我傻?搞錯了吧,我要還傻就沒有聰明人了,我這麽聰明的人可能全世界都找不出幾個了。”

  不是說知識文化多就是聰明,能學以致用,熟練地生存在社會,創造出真正效益的,那才是真聰明。金澤覺得自己完全符合這個標準,不謙虛地說一句,他覺得自己是個天才。

  可是天才金總這種說法並不被許澄夜認可。

  她聽了他說話就悅耳地笑了起來,笑得時候嫵媚又秀氣,素手掩唇,真是美不勝收。

  金澤眼巴巴地看了看,在心裏歎了口氣說:“算了,你說傻就傻吧,我拿你沒辦法。”

  許澄夜聞言笑得更開心了,等他再次歎氣的時候她才開口說:“我的意思是說,你剛才那些話說得有些傻。為什麽你會覺得我沒有仰慕地看過你?你可以讓我笑,讓我開心,你可能不曉得,這是很難的事,單單是這一點,就足夠我崇拜你了。”

  沒有男人會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崇拜自己,金澤也不能免俗,金總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大俗人,聽到許澄夜這樣說之後,他晚上高興地吃了三碗飯。

  金父被兒子的飯量嚇到了,心裏琢磨著他是不是在江城挨餓了,是不是沒人給他做飯,怎麽一回家飯量如此之大?轉念想想也不應該啊,他賺了那麽多錢,雖然他從未去兒子在江城的住處看過,但也聽妻子說過那裏有傭人,肯定不會讓他挨餓的。

  真是奇怪。

  金父是真想不通。

  尤其是吃完了飯,金澤似乎還是很餓,拉著許澄夜上二樓房間,仿佛要去偷吃什麽東西。

  其實金父也沒猜錯。

  這會是晚上,吃完飯都快九點了,他們回到房間裏,要吃什麽,不言而喻。

  許澄夜是先進房間的,她以為金澤隻是送她上來,所以在他跟著進來還關了門時,臉就開始發紅了。

  這反映有些過度吧,或許人家根本沒胡思亂想,隻是上來倆人一起坐坐聊聊天呢?

  許澄夜這樣告訴自己,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平穩一點,可當她與金澤麵對麵,看到他眉眼如畫的臉時,腦海中立馬就浮現出他們每次牽手、擁抱和接吻的畫麵,一場一場來回轉變,許澄夜根本沒辦法好好思考,隻好轉開臉不看他,回身坐到了床邊,垂頭擺弄自己的手指。

  金澤原本真的沒胡思亂想,他隻是覺得時間還早,在這陪她說說話,免得她猛地換個地方休息睡不著覺,不習慣。

  他這本來是體貼的行為,卻在看見許澄夜的模樣之後,忽然覺得自己像個有不良企圖的混蛋。

  “我其實……”金澤覺得嗓子有些,說話時沙啞又斷斷續續,“我其實沒別的意思。”他輕咳一聲,但嗓子還是不舒服,隻好壓低音量說,“就是怕你不習慣,陪你坐一會。”

  異地,陌生的房間,熟悉的男人,你們之間存有深刻的感情,這樣的搭配怎麽會讓人想到隻是“陪伴”那麽簡單的事呢。

  慢慢的,房間裏開始充斥著曖昧的氣息,金澤莫名渾身,呼吸短促,隻好襯衫領口的紐扣舒緩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將手抄進了褲子口袋。

  或許擔心繼續沉默會發酵出更進一步的事情,金澤口幹舌燥地拉了個話題出來:“這是我每次回來時住的房間,我小時候的東西都在這兒。”他故作輕鬆地走到書架邊,“其實你別看我老說自己沒文化,我可拿過很多獎狀,但那時候家裏條件不好,隻能供一個人讀書,所以我……”

  “所以你把機會讓給了你弟弟。”

  許澄夜接過話茬,起身走到他身邊,看著他取下來的那些獎狀說。

  她怎麽突然離他這麽近?

  金澤渾身僵硬起來,捏著獎狀的手也緊了緊,他訕訕笑,沒言語,許澄夜就繼續在他耳邊輕聲說:“你還挺無私的,那樣機會讓給你弟弟,當時做決定也考慮了很久吧。”

  考慮了什麽?有點聽不太清她說話,金澤也不好回答,隻能匆忙點頭,抬手想把那些獎狀放回書架,可好巧不巧,因為他這會兒心有所想,放獎狀時一不小心碰掉了兩本別的書,那書還特別巧合的是包了書皮的,仔細看看打開的書頁,不是什麽學習書籍,都是漫畫啊之類的,而且那漫畫……

  許澄夜好奇地扭頭看了看,等看清楚上麵是什麽的時候立馬轉頭離他遠遠的,臉上滿是緋色,紅得不行。

  金澤慌張地收起那些漫畫雜誌,一臉尷尬地咳了一聲說:“那什麽,你別亂想啊,這不是我的,是滿倉的。”

  許澄夜從牙縫裏幾個字:“是麽?”

  金澤特別認真道:“真的是。”他跑過來,急於解釋,“我哪有時間看這些啊,他怕爸媽發現才藏在我這裏的,他們不會動我房間的東西,放這裏最保險。”

  許澄夜稍稍抬起眼皮睨他:“真的?”

  金澤豎起三根手指:“當然是真的了,你要不信我可以發誓,我有你了為什麽還要看那些東西?不對,就算沒你我也不看,我是個非常純潔的人。”

  看他努力為自己正名的樣子,許澄夜忍不住笑了起來,隨後就在金澤驚訝的注視下攬住了他的頸項,貼近他的耳垂輕聲說:“你真的很純潔嗎?我不信你身為男人,就沒想過那些事。”

  少兒不宜的漫畫雜事,藏在書架上,就算不是金澤的,也讓本來就曖昧的氣氛越發起來。

  金澤忽然覺得空氣稀薄,呼吸困難,他感覺到緊挨著他身體的女孩,喉結慢慢滑動,視線漸漸下移,落在她身上,他一眨眼,將她橫抱起來,放到了。

  天旋地轉,許澄夜看著她身上的男人,勾起嘴角笑了笑,甜蜜得開了一朵花。

第53章

  世界末日的時候空氣應該就是現在這樣稀少的狀態吧,人也是現在這樣,會覺得窒息,腦子迷迷糊糊,眼前忽然一片黑暗又一片光明?

  許澄夜揚著頭,金澤的唇落在她白皙的頸項上,一點點上移,來到她的耳垂,她地吸了口氣,渾身開始蜷縮,他她身上,他們身體的每一寸都緊緊貼合,本來還挺寬敞的屋子裏好像突然變小了,到處都彌漫著一股熱切而奪人神智的氣息,許澄夜努力睜開眼睛,望著天花板上漂亮的燈具,緊緊抓住了金澤身上的西裝外套。

  或許是這個動作提醒了金澤,衣物成了他們之間最礙事的東西,他慢慢撐起身子,富有魅力的丹鳳眼裏倒映著她美麗冷豔的模樣,他就這樣緊緊盯著她,快速外套,接著開始一顆一顆地解襯衫的紐扣。

  他的襯衫其實是很普通的款式,白色的,剪裁得體,是藏起紐扣的設計,看上去質感通透,卻不會透出肌膚,這樣的衣服如她一開始所想那樣是很普通的,沒什麽出挑的地方,可現在它仿佛成了最的東西,他這樣半撐著身,單手慢慢紐扣的樣子,讓她快要流鼻血了。

  還好她現在是躺著的,就算流鼻血了也不會直接流出來那麽丟臉,但最不好的也是她現在是躺著的,這種狀態加上他現在的動作,這代表著……

  終於要來了麽?

  許澄夜臉紅心跳,不敢再直視他,紅著臉轉開視線,用枕頭擋住自己,不去看一切,仿佛這樣就很安全。

  金澤一邊解著紐扣一邊瞧她這副模樣,他低沉地笑了笑,伸手想把她擋著臉的枕頭拿開,但是她死死地捏著就是不撒手。

  於是,他隻好彎下腰,朝一邊側著去看她的臉,她見此便立馬扭頭到另一邊,金澤也跟著她轉過去,然後她再轉過來,他再轉過去,來來回回這麽幾次,許澄夜最後直接用枕頭捂住自己的臉,選擇不呼吸了。

  “你這樣會悶壞的。”

  金澤柔和的聲音響起來,帶著些暗啞和複雜的欲念與無奈,他的手指那麽好看,骨節分明,白皙修長,輕輕推開她臉上的枕頭時,她感覺到他的手指溫度那樣裏微涼舒適,這其實是不對的,他的手指本該是幹燥溫暖的,屋子裏空調那麽高,怎麽會是涼的呢?

  隻有一種可能,那是因為……她身上實在太熱了。

  許澄夜有些招架不住地捧住了自己的臉,果然是她身上太熱了,她自己捧著根本沒一點涼爽感。

  有點緊張和煎熬地看金澤,許澄夜突然覺得很委屈,為什麽他似乎很冷靜,她就這樣好像燒起來了?難道他對這種事很熟練嗎?

  一想起可能他和別人做過,許澄夜就難過得不行,直起身就想走,還有點要掉眼淚,金澤看著方才還很好,她忽然就很不高興,不免有些擔心,順手摟住她不允許她下去。

  “怎麽突然不高興了?”

  他慢慢低頭,貼著她的臉,還是微涼的,她身體覺得舒適,心裏卻越發酸了。

  “我沒有不高興。”許澄夜倔強地不肯定承認,可委屈的語調暴露了她的想法。

  金澤歎了口氣,抬手摸了摸她的頭,溫聲問她:“是我哪裏做錯了嗎?你要是不喜歡我們可以不做,我可以等的,等到你願意為止。”

  無可挑剔的完美態度,本該是被她欣賞的言詞,可許澄夜就很奇怪地更生氣了。

  她緊緊握拳,呼吸都急促起來,恨不得掐死金澤,看向他的時候也是瞪大眼睛,恨恨的。

  金澤有些意外,也很摸不著頭腦,他隻得又問了一句:“澄夜,你到底為什麽不高興?你不告訴我,我猜不出來的。這樣我們會一直矛盾下去,大家都不高興。”

  是啊,誤會已經讓他們之間受過很多傷和煎熬,難道還要繼續有誤會嗎?

  許澄夜緘默地咬了咬唇,半晌才低著頭說:“你好像……做這些事很熟練,一點都不激動和緊張,我這麽熱,你那麽……涼,這不對。”

  聽聽,那麽酸的語調,那麽委屈的哽咽,這是覺得不公平吧,他是她第一個男人,可自己不是她的第一個女人就罷了,他似乎還對這些事習以為常,很淡然平靜,作為女生怎麽能不糾結呢?

  金澤一下子有些哭笑不得。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他還是苦笑著說:“你不要胡思亂想了。”他抿抿唇,伸出手比劃了一個數字,“你是我第一個女人,不管是戀愛還是這件事都是第一個,我的生命裏除了你,唯一一個有過長期來往的女性就是我媽。”

  許澄夜揉揉眼睛問他:“真的嗎?你沒騙我?”

  男人在做那件事之前說的話沒幾個是可以相信的,但金澤說得那樣認真,就差舉手發誓,他更是從不曾騙過自己,所以一切都是她的胡思亂想患得患失吧。

  女人真是誰都逃不掉這些,不管是傻白甜的姑娘,還是她這樣冷清涼薄的姑娘,隻要一陷入愛情,就會變得而脆弱。

  “這在男人看來不是什麽值得炫耀的事。”金澤嚴肅地說,“我都不怕在你麵前丟臉,你還有什麽可懷疑的?”略頓,他換了個語調,接近她說,“而,男人在這種事上激不激動,不能根據他的體溫來決定,你這樣給我判死刑實在太草率了。”

  許澄夜是真的不懂,所以她很有求知欲地問了他:“不根據體溫,那根據什麽?”

  金澤二話不說,直接拉住她的手,當她的手觸碰到某個起了變化的東西之火,他才麵不改色道:“根據這個。”

  許澄夜感覺手很燙,恨不得馬上抽回來,可是他不放開,她根本拿不回來。

  她緊張又驚訝地注視著他的眼睛,金澤慢慢低頭,印上她的唇,一場有點可愛又無奈的對話結束之後,真正的熱愛與才初初開場。

  金澤很開心。

  不,應該說是非常開心,因為許澄夜除了中途的委屈之外,不曾有過什麽抗拒他的行為。

  其實他本已經做好了等待結婚最後一刻的決定,在他心目中,許澄夜是不可褻瀆的女神,即便他已經在心裏褻瀆了一百遍也依然那麽認為。

  她那樣疏遠又高貴,他這樣低賤卑微,碰她一點感覺都是八輩子的福氣,能夠這樣擁抱她、占有她,就更不用說了。

  他一直以為這樣美好的時刻還很遠,但看來他其實也不用太妄自菲薄,她是愛著他的,從她的不曾拒絕上就可以看出來。

  這是幸福而漫長的,燈光刺目,漸漸的,許澄夜甚至感覺自己什麽都看不見了,視覺的變弱導致聽覺變得更好,耳邊彌漫著的那些低沉的與愛慕的言語,讓她渾身酥麻,深陷其中,初次的痛苦過後,便是永恒的幸福。

  最後的時候,金澤跟她說什麽?

  這好像還是他第一次完整地說出這三個字。

  記得他表白的時候,她完全當做玩笑話,一點都不放在心上,根本沒任何感覺。

  那時候他也不是說的這三個字,雖然意義相同,但給人的感覺卻不同。

  在最後一刻,她腦海一片空白,極致的感受之中,響起他那句話,她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他說:“……澄夜,我愛你。”

  次日。

  許澄夜在溫暖的被窩裏醒過來,身上搭著屬於金澤的手臂,想不到的是,他在衣料下的肌膚竟然這樣好,搭在她身上竟分毫不覺得有差距。

  許澄夜懵懵懂懂地看著兩人交叉的肌膚,意識回籠之後,昨晚的一切又浮現在眼前,她猛地坐了起來,驚醒了身邊的金澤。

  “你醒了?”

  金澤慢慢坐起來,赤著上身,許澄夜回眸,她方才就枕在那樣炙熱的胸膛裏,隨手一動就能摸到他線條完美的腹肌,現在想想,起來太著急居然沒摸一下,真是太可惜了。

  等等,這是什麽想法,太羞恥了。

  無法理解自己,許澄夜趕緊拉過了床頭的衣服,隨便一套就下了床,她下了床沒著急去洗漱,而是回頭盯著金澤看了一會,然後就在他不解地注視下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腹肌,接著故作冷靜地去屋子的套間裏洗漱。

  金澤默默地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腰,回想起剛才那一幕,心裏在想,他這是一大早的就被了?

  真是有點,怎麽說呢,挺爽的。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