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7節

  “你瞧,知道我們要回來,都在歡迎我們呢。”

  許澄夜依稀記得,他們還沒在一起你的時候,在訓練館外麵的花園裏,兩人那次對話。

  他那個時候說,給老家的人都蓋了大房子,他每次回去他們都要拉起橫幅來歡迎。

  當時她還覺得很誇張,但現在看看外麵,可真是一點都不誇張,還謙虛了呢。

  不但有橫幅和她已經聽到的鞭炮,甚至還有紅旗,那麽多麵,人手一個,不知道還以為開奧運會了呢。

  “太誇張了吧。”許澄夜情不自禁地說了這麽一句。

  金澤琢磨了一下說:“會嗎?還好吧。我們下車,你再深入體會體會什麽叫民意。”

  說著,他就拉開車門自己先下去了,也不管那些想要圍上來的鄉親們,直接繞到車子另一邊幫許澄夜打開車門,很有紳士風度地替她遮住車頂,讓她下車。

  許澄夜一下來,剛才還在歡呼的眾人便愣住了,他們隻是得到消息金澤要回家鄉,往常他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最多也就帶個助理,沒想到這次身邊多了一個女孩。

  要說許澄夜這樣的姑娘,在雲城真是不多見,人們瞧見難免要耳語議論一番,尤其是躲在人群之中不太起眼的張蓉一家。

  張家就住在金家隔壁,金澤要回來的消息他們比誰都靈通,上次張蓉被送回來之後大哭了一場,一直很不服氣,這次知道他要回來,還想著或許是自己的機會,非常著急,張母也特別安排了一下,送女兒去鎮上做了個造型,換了一身漂亮但有點冷的衣裳,本以為萬事俱備,隻欠東風,誰知道金澤會帶著那樣一個哪怕不施脂粉,自己女兒也比不了的女孩。

  “老張家的,你家閨女不是要說給金家嗎?怎麽人家帶女孩回來了啊?”

  有街裏街坊的開始提起這個話題,張蓉羞憤極了,金澤可不知道,她在老家早就被父母吹成了金家的準兒媳,現在他帶著許澄夜回來,簡直是忽閃忽閃地在她臉上抽耳光。

  張母趕緊拉著女兒走了,免得成為話題焦點,而金澤這邊,甚至都不知道有那麽個人出現過,他滿心滿眼裏都隻有許澄夜。

  “怎麽樣。”站在眾人麵前,金澤一副“你看,這是朕為你打下的天下”的氣勢,得意洋洋道,“我沒說謊吧?我是真的很受歡迎,做了好事的人就該被這樣對待。”

  是了,這樣的對待可真是比在江城事那些業主指著他的腦袋罵吸血鬼好,主要是前者是他出於出身免費改建房子,後者是收了高額的費用賺錢蓋房子,怎麽能一樣呢?

  許澄夜也不戳穿他,任他驕傲,好像個寵孩子的母親一樣,一路瞧著金澤笑吟吟地和人打招呼,那些人看著他的模樣也是欣賞和羨慕的,這都很好,除了一些加諸在她身上的猜測之外。

  金澤這樣的人,在老家人看來是成功而又想要攀上親的那種,他之前單身,全村的人都能幻想一下自己家的孩子是不是有機會,跑去找他母親說媒,也是因為這樣,金母才覺得他們實在沒必要高攀許澄夜,過那樣提心吊膽的日子,在家裏找一個老實聽話的不是好很多嗎?

  可也是許澄夜的出現,讓全部想要攀親的人歇了心思,金澤已經不是過去的金滿堂了,要站在他身邊的女孩,就得像許澄夜這樣才行。

  金家在村子的中央位置,很好找,建得很樸實,四四方方兩層別墅,外麵刷的顏色和周圍的房屋都一致。

  他們到的時候,一個頭發花白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門口等他們,他們一露麵,他就笑著走了過來,拉住金澤的手,卻也不冷落他身邊的許澄夜,和藹可親地說道:“這就是澄夜了吧,滿堂專門打電話來跟我提過你的事,很高興你能一起來接我,不嫌棄的話,到屋子裏坐坐吧。”

  當然不會嫌棄,這地方真沒什麽可嫌棄的,建得一點都比城市差,金澤那句話說得對,要是沒誰說這裏是農村,她還真以為這隻是江城的某個小區。

  不過,許澄夜關注的點並不在這裏,而在於金澤爸爸口中的“滿堂”兩個字。

  思索了一下,在往屋子裏走的時候,許澄夜戳了一下金澤說:“金滿堂?”

  金澤渾身別扭地轉過身瞪她:“別亂叫。”

  許澄夜笑靨如花:“金滿堂。”

  金澤耳根發紅,放慢腳步低聲強調道:“那是小時候家裏起的,對我賦予厚望,我現在成功了當然就可以改掉了,請叫我金澤,Jin,ze,謝謝。”

  許澄夜故作驚訝:“呀,想不到你還會拚音呢。”

  金澤這下連臉都紅了:“我隻是沒念完高中,不代表我沒念過小學。”

  說話的功夫,他們已經到了屋子裏麵,屋子裏裝修得也很樸實,以舒適為主,比金澤在江城的住所要低調多了,見她看得認真,金澤還發表言論說:“這是我爸看著裝的,是不是灰突突的?還是咱們家好吧?”

  許澄夜嘴角抽了一下,卻又因為那句“咱們家”而感到莫名甜蜜,又仔細打量了一番誠實地跟他說:“我覺得這裏的裝修風格才是比較好的,你在家弄得那些東西……我老是覺得自己進了KTV。”

  金澤頓時麵如死灰,懨懨地坐到了沙發上,不說話了。

  金父去倒了水回來,正聽見他們說起這個,於是笑著說道:“我不喜歡太鋪張,所以隻是簡單地裝修了一下,澄夜你覺得順眼就好了。”

  金澤的爸爸和他母親風格真是相差很多,到了這個年紀,渾身都是儒雅的學者氣息,戴著一副眼鏡,斯斯文文的,也難怪能生出金澤這麽英俊的美男兒子。

  他說話便是三分笑,讓人覺得自己被尊重著,並且認同著,相處起來很舒服。

  看見他,許澄夜就對未來母親和金澤父母的見麵充滿了信心,她相信有這樣的未來公公,可以很好地搞定婆婆。

  看女朋友嘴角帶笑,就知道她想到了什麽,心情很好,金澤笑眯眯地拉住她的手,娓娓說道:“我爸人不錯吧?他之前是雲城學校的老師,你別看我沒什麽文化,我爸可是很有文化的。”

  他一說這話,金父臉上露出慚愧和自責的神色,有些緊張的雙手交握道:“這是我的錯,當時家裏實在太窮了,滿堂是哥哥,又有責任感,自願把上學的機會讓給弟弟,自己出去打工賺錢,他退學的時候,學校老師都很可惜,我真的是……”金父說到這眼眶就紅了,看得出他對於金澤沒受到好教育非常內疚,要是換做是許澄夜,估計也會這樣。

  “爸,你又這樣。”金澤滿不在乎道,“你看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要是我當初繼續念書,說不定還沒今天的成就呢,你說對吧?”

  最後半句是問許澄夜,問的時候還拋媚眼,示意她慎重回答。

  許澄夜忍笑道:“對,滿堂說的對。”

  這一句滿堂,可是叫得屋子裏充滿歡聲笑語,這歡聲笑語主要來自許澄夜和金父,金澤就賭氣不搭理他們倆,扭過頭自顧自地生悶氣了。

  但他這生氣也就持續了五秒鍾,很快又扭過頭說:“我們中午吃什麽?”

  許澄夜特別想摸摸他的頭,金澤有時候很討厭,有時候又很不要臉,更多時候卻很可愛。

  不過礙於金父在場,她也隻能忍了躍躍欲試的手,等金父去準備晚飯的時候,她才偷瞄了一下對方的背影,確定不會突然折返後,才大刺刺地伸手放在金澤腦袋上摸一摸。

  他一愣,驚訝地回頭看她,許澄夜彎起眸子笑笑,金澤順手解開西裝外套的紐扣,直接撲到了她身上把她壓倒,廚房恰好在沙發的另一邊,沙發背很好地遮擋了他們的行為。

  “你要做什麽。”許澄夜緊張地看著他,心跳得她耳朵都快聽不見別的聲音了。

  金澤挑挑嘴角,幽深的眸子格外高深莫測道:“這種場合也做不了什麽,頂多先占點小便宜,等適合的時候再把你——正、法。”

  說到最後,他幾乎咬牙切齒,隱忍地低下頭吻上她的嘴唇,許久都不肯遠離。

第52章

  適合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呢?

  許澄夜萬分好奇,這種感覺很難用語言形容,有那麽點害羞和害怕,更多的卻是期待與興奮。

  由此看來,每個人都是有的吧,當你愛上一個人,你的願望會不僅僅止步於和他牽手甚至是和他接吻,你會想要更多,想要一個日夜不斷的擁抱,想要肌膚之親的。

  許澄夜以前以為隻有男人會這樣,現在發覺女人其實也有。

  午飯是金父親自下廚,他做了一桌子菜,香味飄了老遠,許澄夜正高高興興地打算動筷子,就有人按下了門鈴。

  “你們吃,我去開門。”金父笑著摘掉圍裙,起身去開門。

  許澄夜回眸看了看,撂下筷子問金澤:“誰會在吃飯的時候來?”

  金澤不在意道:“我回來了,許多人總會想來見一麵,不過這次我特地吩咐過不要來人打攪我們,所以應該隻是送快遞的,或者……”歪著頭想了想,猜測,“收水電費的?”

  不管是哪一種猜想都正常又不錯,但可惜每一種都不是,來的人不是快遞員也不是收費員,而是……

  “嘁。”許澄夜瞧了一眼,懶懶地收回視線,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盯著一邊不想看門口。

  金澤也睨了睨,然後做了和許澄夜一樣的動作。

  見他如此,許澄夜用餘光瞥他,眼神揶揄,金澤幹脆直接背對過門口,拒絕看一切。

  “老金啊。”張母站在門口,身邊跟著張蓉,門開了她就和金父打招呼,然後快速看了一眼裏麵,見許澄夜果然在,神情一為難,不過還是說,“聽說滿堂回來了,我特地過來打個招呼,你們吃飯呢?”

  金父愣了一下,覺得這場合不太適合外人來,但人家都這麽說了,他也就客氣了一下說:“是的,要不在這吃點?”金父真的隻是客氣,一般人看到人家正在一家人吃飯都會自覺離開吧,張家人平時也挺有眼力見,但今天卻不是了。

  “好啊。”張母完全無視金父驚訝的眼神,拉著閨女走進來,張蓉覺得很丟臉,可心裏的期盼又讓她即便尷尬也還是跟著進來了。

  金父無奈,隻能朗聲道:“滿堂,你張嬸來了,過來打個招呼吧。”

  金澤本來想無視的,不給任何反應,可父親都這麽說了,他隻能轉過身來,很不情願地站起來,走過去打招呼。

  如果僅僅是這樣,張家人可能還很高興,至少金澤還算尊重他們。但可惜的是,金澤來之前拉上了許澄夜,許小姐氣質優雅,身材婀娜,跟著金澤一起走來,兩人當真是一對璧人,天作之合。

  “你好。”金澤招呼打得非常冷淡,連稱呼都沒一個,如玉的臉上半點笑意都沒有,餘光都不願意施舍給張蓉。

  張蓉低頭看看自己的打扮,再看看許澄夜,頓時覺得低賤到塵埃裏,拉著母親的手就要走,張母不甘心,強笑道:“誒,好長時間沒見了,你媽在江城那邊呢?過年還回來嗎?對了……”先寒暄了一下,張母切入正題,望著許澄夜,“這位是?”

  甚至都不需要金澤來回答這個,金父就直接道:“這是我兒媳婦,姓許,叫澄夜,是芭蕾舞演員,特別厲害,從巴黎回來的。”

  金父是讀過書的文化人,形容起來就跟金母不一樣,這麽一介紹,張蓉算是半點希望都沒有了,不單是外貌,連性格與成就都不能比,看來金澤她是必須要放棄了。

  張母思索了一下,憨厚一笑說:“真是了不起,配得上滿堂。滿倉呢?怎麽不見他跟著一起回來?”

  沒了一個哥哥,不是還有弟弟嗎?弟弟雖然不如哥哥有本事,但有這樣一個哥哥,弟弟也不會差到哪裏去。張母的心思,昭然若揭。

  金父也聽出對方的意思了,說實話他不太喜歡這樣的人,這都是金母在外麵交的朋友,許給人家的身份,搞得他現在都不好出麵說什麽。

  金澤見父親遲遲不語,便抬手看了看表,疏疏淡淡道:“他在江城,今年會去那邊過年,時間不早了,您可以回家去不要耽誤我們吃飯了嗎?”

  這話說得太直接了,最起碼的麵子都不給了,張母愣住,不可思議道:“你這孩子……”

  金父歎氣,隻得拉著張母到一邊去緩和氣氛,好半天才把對方勸走。

  許澄夜朝金澤翻了個白眼,暗恨這人真是招蜂引蝶,話說她以前還不覺得他哪裏好,會多麽吸引女孩子,現在卻怎麽看都覺得好,充滿危機感,這大概也是因為心態的轉變吧。

  吃了午飯,金父就把空間和時間留給了兩個年輕人,金澤開車帶著許澄夜在雲城下麵這個小村子裏轉了轉。

  怎麽說呢,完整的建築工程有設計師和建築師把關,設計出來的東西是很好的,每一幢二層小樓連接起來,遠遠望去也是漂亮的風景。

  “隻是遺憾,少了那些我跟你說過的東西。”將車停在金家附近的一塊空地上,看著鵝卵石地麵和綠化,金澤趴在車窗上說,“你之前和我說的話我一直都記得,當時我還沒覺得怎麽樣,現在想想,家鄉是變好了沒錯,可我以前那些記憶都找不到了,的確挺遺憾的。”

  許澄夜側頭看著他微微側身的背影,雲城的天氣比江城冷,金澤穿得還和在江城一樣多,白襯衫因為身體的動作而有些的褶皺,西裝外套鬆散地開著,隨意又自然,他沒係領帶,也沒披大衣,這樣單薄的衣著,讓寒風吹進來的時候她都替他覺得冷。

  她四處尋找了一下,在車後座找到了他的大衣,稍稍起身伸長胳膊拿來大衣,然後傾身披到了他身上。

  金澤一怔,回眸看過去,正對上許澄夜垂著眼眸在給他整理披在身上的大衣,那樣溫柔的眉眼和歲月安好的氣氛,令他不僅僅是身體暖了,心也暖了。

  有時候覺得之前和她經曆的種種非常煎熬和艱難,現在卻又覺得那些是是非非坎坎坷坷都是值得的,畢竟他收獲到了如此美好的她。

  美好得讓人想要完全占有的她。

  腦子裏不受控製地出現少兒不宜的畫麵,金澤匆忙地強迫自己將視線從她身上挪開,繼續看著窗外冰冷的植物和建築,寒風拂過他的額頭,方才還想著有些冷還是關窗吧,現在卻慶幸有這寒風,才讓他冷靜清醒了許多。

  “你們之前的村子是什麽樣的?”許澄夜並不知道他在糾結什麽,隻是凝視著他的背影很純真地詢問著自己想知道的事。看到眼前這和大城市小區沒區別的村子,她是真的很好奇曾經的村子是什麽模樣。

  金澤的注意力被轉開了一些,雖然還有些心跳加速,但多少好了一些。

  他轉回身,從西裝裏側口袋取出手機,解鎖後點了幾下,就把屏幕挪到了她麵前。

  他微眯眸子,語調低沉而富有磁性:“我一直留著這幾張照片,為的就是某一天遇見這樣的問題,好讓別人看看我到底做了多麽偉大的貢獻,你說這世界上怎麽會有人喜歡做好事不留名呢?我覺得那是不對的,做好事就該得到讚賞,這樣才會有更多人去做好事。”

  許澄夜瞥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句“謬論”,可臉上的笑容卻又仿佛在違背自己的言論,無聲地讚同他的話。

  當她接過手機,翻看完上麵的幾張照片時,不得不說,連她此刻再麵對金澤時的心情都變了。

  許澄夜是天之驕女,從小生活在富有而優渥的環境裏,她從未煩惱過吃穿用度,也沒煩惱過學費或者平日裏的消費。她從小到大的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學校也是最好的,後來還有了最好的職業,她一直都過的順風順水,直到在巴黎那一次遭受打擊,黯然回國,從此對人都是三分戒備,害怕悲劇再重演,那實在太難熬,她絕不允許再有第二次。

  在許澄夜的印象裏,是沒有過這樣貧窮的場景的,幾張照片的畫麵都充斥著黑灰色,陳舊且岌岌可危的房屋,感覺磚塊隨時會掉下來。道路也都是泥土的,人們穿著簡單殘破的衣物坐在家門口,有的還在勞動,唯一有色彩的東西就是家門口的幾棵樹木和田園。

  怎麽說呢,或許是她見得少,所以覺得特別震撼,她拿起手機,對照著窗外的畫麵來看,看到的不僅僅是錢財的力量那麽簡單,還夾雜著很多心血與感情。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