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6節

  “哎。”他長歎一聲,略顯失落,“你笑我也應該,這東西的確是會得不多,以前我不思進取,以後可能要麻煩一下許小姐,多多指點我。”至此,傾身靠近她,唇瓣幾乎貼著她的臉頰,曖昧地低聲問,“如何?”

  許澄夜耳根泛紅,垂著眼笑盈盈道:“依我看,沒有必要了。”

  金澤挑眉,富有魅力的丹鳳眼若有所思地看她,英俊極了:“為什麽?”

  許澄夜很傲嬌地轉過身,裝模作樣地收拾著櫃子上的東西,似不經意道:“因為一家人,不需要兩個人都會英語。”

第50章

  江城舞團的人都發覺了舞團最近的不尋常。

  一直以來都備受關注的首席舞者之一蘇明娜不見了,在卡珊德拉的演出當天消失的,一點痕跡都沒有,孫老師和團長也沒做任何回應,仿佛不知道她不見了一樣。

  人們耐著性子等待結果的宣布,不少人也猜到了她為什麽會走。

  本來快要成為替罪羊的小李每天高高興興地來訓練,看許澄夜的眼神就跟看菩薩一樣,要知道不是因為她,自己早就被以“反正也沒天賦不如拿錢走人”的理由給逼走了。

  然而,她的菩薩在演出結束後沒幾天就請了長假,今後一個月他們暫時沒有演出安排,最快一次演出也是有春節後正月末尾了,日子還早,許澄夜自身條件又好,請假一段時間再回來參與訓練也不會跟不上進度。

  好奇的是,她才剛休假結束回來加入他們,怎麽又要請假了呢?

  討論八卦的時候,畢夏就和大夥說:“我也是聽來的,澄澄姐好像戀愛了,請假是和男朋友回老家見他爸媽。”

  小李驚訝道:“她有男朋友了?怎麽一點痕跡都沒有啊?都沒見她男朋友來舞團接過她。”

  畢夏笑笑說:“怎麽沒有啊,是你們不知道罷了。”

  其他人也疑惑:“來過嗎?怎麽我們都沒印象啊。”

  畢夏神秘兮兮道:“其實她男朋友你們都見過了。”

  “哦?”楚洛也加入了話題,不遠不近地笑著問,“讓我猜猜,不會是澤蒼的金總吧?”

  畢夏一怔,回眸去看楚洛,紅著臉頰說:“讓楚洛哥猜對了,就是澤蒼的金總,這也是我偷聽來的,澄澄姐跟孫老師請假的時候這麽說的。”

  原來是金澤,這麽看來,會不會之前澤蒼要來投資舞團,也是為了博美人一笑?

  眾人開始將金澤塑造成一擲千金的金主形象,沒了蘇明娜在一邊唱反調,金澤在舞團的名譽比以前好多了,至少不會再有人巴著他是“土豪”不放,人家頂多也就說了一句男“財”產女貌。

  楚洛在一邊聽著,雖不發表意見,卻也有些酸,要知道沒有金澤之前,他是團裏最為耀眼的王子,姑娘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他身上,哪像現在,金澤這名字三句她們是三句不離口,連他站在一邊都不那麽關注了。這麽想想,也有些可以理解許澄夜來了之後蘇明娜是什麽感受,但他可不會像她那麽衝突和糊塗,他比她更秦楚什麽才是最重要的。

  搖搖頭,楚洛安靜地走人,站到訓練室的窗邊朝外看,訓練室對麵在施工的樓盤已經停工一段時間了,看橫幅上澤蒼集團的字樣就知道為什麽會停工,算算時間,澤蒼現在應該已經快要度過危機了,還好他明智,及早示好,否則說不定會和蘇明娜一個下場。

  是了,蘇明娜,提起這個人,心裏感情就略複雜。

  楚洛歎了口氣,準備收回視線離開窗邊,但就在他抬腳走之前,在樓下的街道上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有些憔悴,短短幾天時間就消瘦了很多,那是蘇明娜,曾和他同床共枕的女人,他不會認不出來。

  蘇明娜恍惚地走在街上,看見江城舞團的匾額時,心情複雜極了。

  她下意識抬眼看向上方,正好對上窗戶內望著她的楚洛,她瞬間轉身就跑,很快消失在街道拐角,楚洛凝視著她消失的方向,轉動著小手指上的尾戒,抿了一下唇,眼神沉沉。

  同一時間,許澄夜和金澤正在機場過安檢,因為臨近過年,趕上春運,飛機場人也不少,排隊過安檢的不要太多,哪怕是VIP安檢通道,人也難得的多,他們卡在中間的位置,空氣都有點稀薄。

  “早知道自己開車回去。”

  金澤後悔地說了一句,筆直地立在許澄夜身後,用身體遮擋其他人堆她的窺探。

  她這樣的女孩,無論走到哪裏都是焦點,誰都會想要多看兩眼,關注芭蕾舞劇的人可能還會認出她來,不關注的也會覺得她長得這樣好,肯定是明星,所以躍躍欲試地想要來偷拍。

  每到這種時候,金澤都會冷著臉看回去,他戴著墨鏡,係著深灰色圍巾,臉龐露出來的部分實在不多,分辨不出相貌與表情,但被他看的人就是能體會到那種冷冰冰的刺骨感,立馬什麽都不敢做了,佯裝自拍,轉開視線。

  許澄夜瞧他那副樣子,無奈地搖了搖頭,也還算好,前麵的安檢進度加快了,VIP安檢通道的人數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他們沒多久就過了安檢,前往頭等艙候機室。

  在候機的時候,金澤借口去衛生間短暫離開了一會,其實是去給周岩打電話了。

  電話一接通,不等周岩開口,金澤就快速問道:“都安排好了嗎?跟老家那邊的人說了沒?讓他們來的人多一點,最好夾道歡迎拉起橫幅什麽的,有句話怎麽說來著,紅旗招展,人山人海,達到這個效果那就最好了。”

  周岩在電話這邊無奈地笑了一下,對金澤說:“金總,我已經打過招呼了,您放心好了。不過我覺得其實沒必要這樣吧,許小姐不見得在意這些虛禮,她那樣的人,可能也不喜歡這種熱鬧。”

  金澤心說你小子知道什麽,他很早之前就在許澄夜麵前吹過牛,說自己多受父老鄉親愛戴,一回去多少人來歡迎自己,所以這次肯定不能砸了場子。

  千言萬語,在回複周岩時,隻化作了一句:“她不在意是她的事,我不要麵子啊?”

  周岩無言以對,弱弱地“哦”了一聲,金澤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等他快步回到頭等艙候機室的時候,就看見本來該他坐的位置坐了別人,那人還膽大包天地在試圖和許澄夜打招呼,一手握著筆,另一手拿著本子。

  這是要幹嘛?

  金澤氣勢洶洶地走過去,直接嚇得人家把手裏的筆掉在了桌上。

  那人約莫四十來歲,地中海,咳了一聲後撿起筆尷尬道:“那個,這位是?”

  許澄夜沒戴墨鏡,安靜地靠在沙發上看書,聽他提問就看向身邊,仰頭瞄了一眼說:“哦,我男朋友,你的位置是他在坐的。”

  男人聞言馬上站了起來,特別緊張地說:“抱歉啊!我隻是許小姐的舞迷,特地來要個簽名而已,沒有別的意思,拿到簽名就準備離開的。”

  許澄夜溫婉一笑:“沒關係,我來給你簽。”

  她對待舞迷倒是挺溫柔和善的,而且你看她笑得多美多柔啊,一點都不像他最初認識她時那樣冷冷清清的,她現在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難以形容的親近感,等地中海拿到簽名畏懼兮兮地離開之後,金澤就從口袋取出手帕,認認真真地擦了擦被別人坐過的位置,冷著臉非常不悅地坐下了。

  許澄夜從背包裏取出眼鏡戴上,看書時她喜歡戴副眼鏡,這樣更舒服一點。戴好之後,她抬手撐著頭淡淡地看向金澤,疑惑地問他:“我怎麽不記得你有潔癖?”

  金澤摘掉墨鏡仔仔細細地凝視她,好一會才說:“我也不記得你以前這麽好脾氣。”

  許澄夜思索了幾秒說:“沒有人一開始就滿身是刺,拒人於千裏之外的。”

  金澤幫她開了飲料,推過去之後就那麽傾身看著她勾唇笑道:“我同意你這個說法,你現在的樣子很好,我希望你以後也這樣,而且我知道你現在變得越來越好脾氣,是因為你有了我。”

  很自戀的話,都有點到不要臉的程度了,可許澄夜不想反駁,其實在某種程度上,金澤的厚臉皮都是她給慣出來的,偏生她還喜歡這麽做,她喜歡的人,慣著點又怎麽了。

  飛機到達時間很準,登機也順利,他們是頭等艙,上機早,座位所在的地方也避開了其他乘客登機的地方,所以非常安靜。

  跟空姐要了毯子,金澤小心翼翼地給許澄夜蓋好,她擋了一下說:“我不冷。”

  金澤頭也不抬地拿開她的手說:“有一種冷叫你男朋友覺得你冷。”

  許澄夜莞爾,垂眼凝視著他認真的側臉,那些曾經存在於他們之間的問題全都解決掉之後,這種輕鬆的、得到承認的戀愛真是讓她舒服極了。

  她想,這才是一份好的愛情該有的樣子,還好她熬過來了,大約幸福總要在一些風雨之後到來才顯得珍貴吧。不管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那些風雨,都希望就此不要再來了。

  金澤的老家在距離江城有些距離的偏遠城市,名字叫做雲城,挺美的名字。

  一下飛機,許澄夜就看見了漫天漂亮的雲,這裏的天空很藍,沒有霧霾,也沒陰雨,空氣很新鮮,除了氣溫比江城冷一些之外,其他都不錯。

  雲城的機場不大,很好找到出口,金澤要回來,自然早就安排好了接機,他們拿了行李前往出口,金澤全程都牽著她的手,不管她怎麽試著掙脫他都不肯鬆開,好像怕她跑掉一樣。

  “這地方我哪都不認識,跑不掉的,你不用那麽緊張。”許澄夜有些無奈地勸說道。

  金澤目視前方,嚴肅地回答她說:“正因為你哪都不認識我才要緊緊拉著你,防止你走丟。”說到這,他用另一手指著前麵的牌子說,“看見沒,人家機場都提示讓乘客注意好隨身的重要物品,我隻是照辦而已。”

  許澄夜還真的跟著他看了一眼那個警示牌,看完就指著自己說:“所以我是物品嗎?”

  金澤抱了她一下,也不管別人怎麽圍觀他們,低頭親了一下她的耳垂說:“你不要隻看後麵兩個字,你要看前麵兩個,你是我的‘重要’物品。”

  許澄夜輕哼一聲調侃道:“你最近是不是老上網?幾百年前的陳詞濫調現在拿出來用在我身上,你不覺得很老套嗎?”

  金澤目視前方,長腿邁開步子,走得又快又堅定,說出來的話也充滿了令人信服的力量。

  “真實並且好用就行,多老套都沒事。”

  許澄夜彎了彎唇,正要說什麽,口袋裏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她停住腳步取出來看,是個陌生號碼,不認識,她隨即便掛斷了,金澤低頭詢問,她簡單解釋了一下,兩人便直接上了來接機的車。

  她不知道的是,打來電話的號碼她雖然不熟悉,但打來電話的人她卻認識。

  蘇明娜握著手機,眼圈紅腫地反複聽著“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這個回應,等提示音中斷,手機畫麵恢複到鎖屏時,上麵一條未讀短信占據了她的視線。

  短信來自王慕周,他本想利用蘇明娜來破壞金澤和許澄夜,沒想到卻毀掉了自己苦心經營多年的感情,對於這件事,他無非怪罪在許澄夜身上,隻能把所有罪責都壓在蘇明娜身上。

  蘇明娜是有錯,可告訴她這些事的人是他,她隻是為了自保說出來罷了,又沒四處宣揚,要真論罪,他們是同罪,王慕周現在發這些想要將她生吞活剝般的指責與威脅到底算什麽?

  許澄夜。

  一切都是因為許澄夜。

  雖然到此為止,許澄夜都隻是讓她離開了舞團,沒有做別的事,讓她徹底在江城混不下去,可在王慕周這邊,她也已經快要收到這樣的結果了。

  一切都是因為她!!

  “既然你不肯放我一條生路,那就別怪我了。”

  蘇明娜深吸一口氣,把手機關閉,顫顫巍巍地站起來,走到窗邊看著被雪覆蓋的江城。

  這座城市有多美好,就有多可恨,既然她無論如何都已經無法繼續留在這個地方,既然已經隻剩下一條絕路,那她就拉一個人來陪她走絕路好了。

第51章

  雲城是個市區,金澤的老家不在市區,在縣裏的農村,從機場出來之後還要坐一段時間的車才能到。

  畢竟是金總,有錢,車子都很舒適,許澄夜可以在飛機上睡完了再挪到車子上睡,等睡醒了睜開眼看看,呃……還沒到。

  “我睡了多久?”

  她揉了揉眼睛,看到身上披著金澤的大衣,他就穿著件針織衫坐在那,裏麵是灰色的襯衫。

  他正在看合同,聽見她詢問便提起手腕看了看表,隨後順手摸了摸她的頭說:“不到一個小時,你可以再睡一會,我們可能還要有一個小時才能到。”

  許澄夜微微頷首,呢喃了一句:“那麽遠?”

  金澤側眼望著她笑,丹鳳眼裏縈繞著溫柔的顏色,他輕聲對她說:“是啊,所以你要體會一下有多難得,我從這麽遠的地方跑到江城找到你,又把你帶回家,其中艱辛,簡直感動中國。”

  許澄夜嘟囔了一句:“你才不是專門去找我的,你是去賺錢的。”

  金澤並不反駁她的說法,他朝一邊靠了靠,讓她把頭壓在他肩上,然後拉住她的手,修長白皙的手指擺弄著她柔軟的小手,語調刻意壓低,避免被司機聽到。

  “你說得也沒錯,但隻有我賺到了足夠的錢才能找到你,我要是沒錢,還是個窮小子,跑到你麵前說,許澄夜你好,我是你未來的男朋友,請你和我交往吧,你會理我嗎?”

  金澤問完就扭頭看她,看得許澄夜臉紅紅的。

  她思索很久,才搖搖頭說:“我會覺得你神經病。”

  金澤笑出聲,司機透過後視鏡看著恩愛的老板和女朋友,也不由自主地跟著笑了笑,大約是因為人的快樂和幸福感真的會傳染吧。

  後來車子又像金澤說得那樣行駛了大約一個小時,他們是早上的飛機,落地時快到中午,等他們真正到達金澤的老家時,差不多剛好是午飯時間。

  許澄夜本來正在睡,被鞭炮的聲音驚醒了,她睜開眼睛望向身邊,金澤正看著窗外,英俊的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朝她看過來的時候有點孩子氣的得瑟。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