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5節

  有點猶豫,許澄夜放輕聲問:“很難受嗎?”

  金澤紅著眼圈不斷點頭,仿佛在控訴她的不體貼,許澄夜立刻說:“那我去幫你叫大夫。”

  她說完又要離開,金澤趕緊拉住她的手,艱難地說:“不用了,誰知道你會不會趁著叫大夫跑掉,你這麽一走我下次要見你可就難了,我不能讓你走。”

  低頭看看他緊緊握著自己的手,許澄夜長長地歎了口氣:“可是金澤,你不能一輩子這麽攔著我,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們遲早是要分開的。”

  她說的是事實,如果不能真正在一起,結婚,永遠過下去,那他現在不管多努力地用言語挽留她,他們也遲早是要分開的。

  金澤慢慢低下頭,手上卻還是緊緊握著她不肯放開,良久才低聲說了一句:“就不能不分手麽。”

  在對手和員工麵前,金澤是位非常厲害的老板,有這樣的領頭人,他們不愁賺不到錢。

  然而在許澄夜麵前,他似乎總是幼稚的代表,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在彰顯著他有多不成熟,但其實在喜歡上她之前金澤並不是這樣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大約當你愛上一個人,這份愛就會暴露你所有的弱點。

  許澄夜沒有回答金澤的問題,他們就這麽牽著手沉默著,直到金澤慢慢放開她,重新抬起頭,訕笑著看她。

  “我知道了。”他坐正身體,仿佛變回了過去那個無懈可擊的金總,雖然很多人都不服氣地說他隻是運氣好趕上了好時候才賺到錢,就是個死土豪罷了,但他們內心裏還是不自覺地想要得到這位死土豪的青睞。

  “你要走就先回去吧,時間也不早了,你再不回去的話許總可能又要在家裏咒罵我了。”金澤半真半假地開著玩笑,等許澄夜真的站起來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忽然提高聲音跟她說,“那塊湖地我不要了,現在已經不能撤標,我會等投標結果出來之後自動放棄,你父親那邊,等我出院會親自登門道歉,不管他要我下跪也好,要我給他股份也行,我都答應他,隻要他高興,不再排斥我,我做什麽都行。”

  許澄夜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麽,她錯愕地回頭看下他,傻乎乎地問了一句:“你說什麽?”

  聽著她求證般並且明顯不相信的語氣,金澤直接摸出手機,一邊垂眸播著數字一邊說:“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周岩讓他準備好,明早我就出院,去做我上麵說的每一件事。”

  話音剛落,電話免提就開始播放通話音,眼看著周岩那邊就要接聽了,許澄夜趕緊上去搶過他的手機掛斷了。

  “你在幹嘛啊。”許澄夜緊緊攥著他的手機,神色複雜地睨著他。

  金澤靠到枕頭上,修長的眸子裏倒映著她美麗的身影,她有些委屈的神色令他內心動容,他此刻在想,其實做出這些退讓決定也沒什麽難的,一旦說出口之後會發現其實挺簡單,不就是認慫嗎,不就是重頭在來嗎,他才三十歲,這些都不是問題,他可以這麽短的時間創建澤蒼,就可以在更短的時間重新站起來,到那時候,就算是許藏鈞,也會對他刮目相看。

  他遲早可以讓許澄夜安安穩穩地待在自己身邊,做那個無憂無慮、不需要考慮一切,隻要努力跳舞實現夢想的公主,這太容易了,他以前到底在糾結什麽。

  “我在做什麽你不是都看見了。”金澤伸出手,稍微比劃了一下道,“勾勒一下未來的美好藍圖,想一想是不是該轉行不再做房地產,這門生意我也做夠了,換個行業也沒什麽難的,你爸那邊我會好好孝順他,絕不再跟他爭鋒吃醋,總體來講,我就是這個意思,按照你在劇院外麵跟我說的那個要求做,所以……你現在可以不生氣了,回到我身邊了嗎?”

  他居然真的同意了。

  其實在劇院門口時,許澄夜之所以說出這個要求就是因為知道他絕不可能答應。

  他那樣的人,看起來很沒原則,一切都可以妥協,但也有他自己的底線。

  現在為了她,他可以拋棄他的一切底線,甚至是他引以為傲的事業,不僅是許澄夜驚訝,連金澤自己都驚訝。

  原來愛情是這樣可怕的東西,當你真的陷入其中,哪怕是很短暫的時間,也足夠讓你放棄一切曾經最為重要的東西。

  許澄夜望著金澤的眼神不無矛盾,金澤唉聲歎氣地爬起來,為難地半跪在,摸著腦袋說:“那再加上這樣呢?我都跪下來求你了,你就勉為其難原諒我吧?”

  這樣的姿勢的確算是跪著了,但單膝跪地不都是用來求婚的嗎?

  許澄夜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緊緊攥著背包帶子,半晌才說:“我要走了。”

  金澤愣住,似乎沒想到自己這樣表示之後,得到的還是她如此無情地回答。

  他沉默了下來,眼神略顯茫然和受傷地轉開,許澄夜見此,慢慢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時,回過身來關門,一邊關門一邊說:“明天早上再來看你。”

  語畢,門關上,高跟鞋的聲音漸行漸遠。

  金澤還愣在,好半天才想清楚她剛才說了什麽,頓時從蹦了下去,還沒來得及高興地歡呼,就被碎了一地的玻璃給紮到了腳心,急忙坐回了,捧著腳心看了看流著的血,哭笑不得地低咒了一句:“真是樂極生悲。”

  許澄夜在晚上十點鍾將將回到了家裏。

  一進屋,燈火明亮,父母都在客廳裏坐著看電視,電視卻靜音著,明顯是在等她。

  許澄慢慢走進去,關好門說:“我回來了,怎麽還沒睡?”

  許媽媽趕緊站起來說:“怎麽這麽晚回來?到底和誰吃飯去了?”

  許澄夜沒有很快回答,許藏鈞側頭看她一眼,瞧她那神色就知道她根本不是去吃飯了,絕對是有事瞞著他們,她是他養出來的女兒,撒謊的模樣一眼他就能看出來。

  “其實我沒去吃飯。”

  令人意外的是,她竟然說了實話,許藏鈞皺皺眉,問她:“那你做什麽去了?別告訴我你又和那個金澤摻和到一起了,我可是答應了你的要求,把那塊地給他了,你要是違背了自己的承諾,可別怪你爸我不近人情,我既然可以把那塊地給他,就有辦法奪回來。”

  聽了丈夫咄咄逼人的話,許媽媽就皺眉道:“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一家人說話老像仇人一樣,又是威脅又是嚇唬的,你再這樣就閉上嘴不要講話了。”

  許藏鈞老大不願意被妻子這麽說,但看妻子難得認真的表情,最終隻是哼了一聲,沒有反駁。

  他這樣的反應許媽媽還算滿意,走上前幾步拉過許澄夜說:“澄澄,和媽媽說說,到底去做什麽了?”

  許澄夜坐到沙發上,看了一眼母親和父親,抿唇說:“爸,對不起,讓你猜對了,我可能要食言了。”

  許藏鈞頓時瞪大眼睛,都要吹起來了,許媽媽也有點意外,在他們眼裏,女兒總是言而有信很誠實很乖的姑娘,怎麽現在不但學會了撒謊,還學會了違背諾言?

  許媽媽十分失望地看著女兒,許澄夜握住母親的手低著頭說:“我今天見到金澤了,他生病了,很可憐,我本來是鐵了心要和他分開的,但他跟我說……他願意不要那塊湖地,不要他的公司,一切從頭再來,願意跟我爸道歉,以後好好孝順我爸,隻要我不離開他,他做什麽都可以。”

  在許藏鈞印象裏,金澤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主兒,你越是逼著他,他越是要給你點顏色看看。

  這個臭小子還算有點本事,自己建立了公司,還賺到不少錢,就是小人得誌的模樣令人討厭。

  一直以來,他都和自己作對,自己也總想著讓他收斂一點,好好打擊打擊他。在他的印象裏,金澤這樣的人,是不可能為了一份感情而放棄事業,放棄他那些錢的。

  更不要說,他會主動來找他道歉,甚至說,以後唯他是從。

  許藏鈞當時就說:“不可能,他肯定做不到,我認識他這些年我還不了解他?他就是在騙你,你可別被他的花言巧語蒙蔽了!”

  看父親苦口婆心的模樣,許澄夜雙眸堅定道:“爸,你可能覺得他是在騙我,但我願意相信他,至少在我認識他這段日子以來,他從來沒騙過我任何事。”

  許藏鈞皺眉:“所以呢?你的意思是你要繼續和他在一起?既然你那麽相信他不會騙你,那你呢?你就希望他除了你一無所有嗎?”

  這個問題倒是把許澄夜問住了,金澤做的承諾可不就是那個意思嗎,隻要她一個,別的什麽都不要了,裏子麵子全丟掉,一切重新開始……這樣的結果,又是不是她所希望的?

  許媽媽看女兒糾結的神情,心裏矛盾極了,要說女兒也老大不小了,是該找個男朋友談一談結婚了,但金澤那樣的,他本人的那些問題就不提了,他的家庭呢?她不希望女兒以後被婆婆為難,她可不指望金澤的母親多有文化多懂事。但看看女兒的樣子,這陣子以來因為這份感情總是魂不守舍的,好像變了一個人,再繼續為難他們,兩個人搞不好都要脫層皮。

  許久的沉默之後,是許媽媽先開了口,她放緩聲,雖然說得很輕,卻很堅決:“算了,爸爸媽媽年紀都大了,你們年輕人的事也不該摻和太多。這個金澤,我雖然不太滿意,但也不算太討厭,至少他不缺錢,不會委屈了我女兒。你要是真那麽喜歡,就在一起試試吧。”

  妻子這話說出來,許藏鈞立馬就說“我不同意”,可話音才落,就被妻子的眼神瞪了回去,懨懨地不說話了。

  許澄夜意外又驚喜地看著母親,許媽媽繼續說:“但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讓我和他父母見個麵,好好了解一下對方。至於那塊湖地,你爸都退出招標了,他再不要的話,豈不是白白便宜了外人?讓他留著吧,我可不希望未來的女婿是個窮光蛋。”

  在許家,看似做主的都是許藏鈞,他是家裏說一不二的人,但那都是因為許夫人從不言語,也不反對。但凡許夫人出來做主的事,許藏鈞極少反對。

  此刻也不例外。

  他覺得自己是真老了,跟年輕人轉了這麽久頭都疼了,也不言語,直接起身上樓了。

  許媽媽看了丈夫一眼,壓低聲音對女兒說:“回頭讓金澤安排一下,盡快讓我和他的父母見麵,其他問題等見完麵再說,我去勸勸你爸,你早點休息。”

  許澄夜點頭,目送母親遠去,看她消失在二樓轉角處,心裏既高興又擔憂。

  高興是因為她和金澤的感情終於開始明朗,不需要避著人了,擔憂的是金澤的父母。

  金澤的母親她見過了,給人留下的印象大約不算好,也不知如果對方知道是要見自己的父母,是否會願意。

  正苦惱著,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看了看,來自金澤。

  【你走了,我的心都碎了,外麵下雪呢,你看見了嗎?

  這是我拍的雪花,給你看——像你一樣美心】

  看著短信最末尾的雪花圖片和那畫在雪花旁邊的心,許澄夜不由自主地笑了笑,其實也沒什麽需要煩惱的了,金澤可以把那個突然出現的女人送走,自然也可以說服他的父母,他別的方麵暫且不提,那張嘴,可真能把黑說成白。

  站起來走到窗邊,打開窗戶,果然,外麵開始下雪了,雪花很大,一片一片地飄下來,接住一片,離近一點可以看到清晰地六個角。

  不記得聽誰說過,六角雪花和四葉草一樣都代表著幸運,那她現在是把幸運捧在手心了吧。

  仰頭看看夜空,月亮掛在那,很漂亮,新的一年到來了,她也會有新的開始。

  一切都很好。

第49章

  金澤一大早就醒了,護士來給他換了點滴,他拖著點滴站到窗邊朝外看,下了一晚上的雪,整個江城都被白色覆蓋了,毛爺爺那句詩怎麽說得來著,千裏冰封,萬裏雪飄,是這八個字吧?用來形容現在的場景還是蠻好的,白茫茫的一片,一塵不染,看得人心情都好了。

  他正想收回視線,回到病床上老老實實地掛點滴,就看見住院部樓下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麽大片的白色裏,她穿著寶藍色的外套,撐著黑色的傘慢慢走著,那麽顯眼,即便樓層很高,距離很遙遠,甚至看不見她傘下的容顏,但他卻可以從她的步伐與身姿上輕易判斷出來那是她。

  許澄夜來了,她那麽守信用,說明天來看他就真的來了,還來得這麽早,金澤開始回想自己是否洗漱幹淨了,昨晚沒洗澡,發型會不會很糟糕,可是現在掛著點滴,要去照鏡子都不方便了,該死的周岩這會兒還去處理公事了,他自己一個病人在這根本搞不定。

  麵如死灰地回到床上,盯著紮著針的手,金澤覺得自己這次是沒形象可言了,算了,反正他在她麵前早就沒形象了,又何必在乎這一次兩次。

  然而,雖然是這樣安慰自己,在她真正推門走進來時,金澤還是下意識用枕頭擋住了自己的臉。

  許澄夜放下傘,上麵的雪花融化,水漬慢慢落下來,怕髒了病房,她拐進了衛生間,放好雨傘才走出來,一出來就看見金澤從枕頭後麵偷瞄自己。

  他盤腿坐著,一手在掛點滴,另一手捏著枕頭,穿著藍色條紋的病號服,頭發有些微的亂,雖比不上平時無懈可擊的樣子,卻也還算整齊了。

  看看他偷瞄自己的模樣,許澄夜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塵,問他:“看什麽呢?擋著自己做什麽?”

  被她這麽一問,金澤稍稍多露出了一丁點自己的臉,應該剛睡醒沒多久,嗓子還帶著惺忪的沙啞感:“太醜了,沒收拾自己,不能讓你看。”

  許澄夜意外地瞄了瞄他,嘴角有趣地勾了勾,她來的時候除了拿著雨傘,還提著一個餐盒,這會兒她就走到病床邊,坐在椅子上,打開餐盒,把隔層分開,一邊是熱乎乎的皮蛋瘦弱粥,一邊是水煮青菜,明明是過去金澤總是嫌棄的清湯寡水,可現在看來卻萬分誘人。

  “你給我買的?”

  金澤顧不上形象了,直接丟掉枕頭接過了筷子和餐盒,特別滿足地準備開動。

  就在蔬菜要進他的嘴巴裏之前,金澤聽見許澄夜回答說:“我自己做的,六點鍾起來,研究了很久菜譜,做了好幾遍,我在家嚐過了,這一遍是最好吃的,你試試。”

  簡簡單單的話語,明明每個字單單看都特別普通,可放在一起卻讓金澤有些心情複雜。

  原來她為了給自己做這頓飯六點鍾就起來了?六點鍾,冬天,天還黑得很呢,一個千金大小姐為了你想吃的皮蛋瘦弱粥離開了藍色的大衣襯得她膚色美麗極了,她就這麽保持著迷人的笑容,從大衣口袋取出一盒膠水遞給他,金澤疑惑地接過來,俊秀的眉稍稍皺起,問她:“給我這個做什麽?”

  許澄夜的笑容依舊和過去那樣冷清而高貴,但眼睛裏卻蘊含著亮晶晶的調侃:“你昨天晚上不是發短信跟我說你心碎了嗎?拿著吧,送給你,粘起來。”

  金澤一怔,回想起昨晚那個羞恥矯情的短信,再次捂住了臉,扭過去沒臉見人了。

  許澄夜見此,又從口袋裏取出一張碟,封麵是非常典雅的歐洲畫,她捏著在金澤眼圈晃了晃,金澤跟著轉回視線,清了清嗓子問:“這又是什麽?”

  許澄夜解釋說:“你要住院,會無聊,之前我住院的時候你買了很多碟給我看,我也給你帶了一張。”翻過碟的正麵,是英文標題,她念給他聽,然後翻譯說,“雨中曲,歌舞片,veryfamous。”

  金澤坦坦蕩蕩道:“聽不懂,什麽意思。”

  許澄夜先一愣,然後嘴角彎彎道:“就是……非常有名的意思。”

  金澤挑眉看她:“你是不是在心裏麵笑話我不懂英文?我也會一些。”

  許澄夜眨眨眼:“是嗎?你會哪一些?”

  金澤:“比方說‘這是什麽?’、‘多少錢’、‘我要了’,大概就是這類。”

  ……怎麽說呢,真是特別符合他身份和性格的語言,折換成英文說得居然還挺標準,許澄夜聽得全程都在笑,笑得人怪不自在,金澤本來還坦坦蕩蕩,這會兒又有點自我懷疑了。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