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2節

  “伯母,我去給您倒點水喝吧。”

  張蓉想表現好點,就自告奮勇要去燒熱水,金母很滿意,笑著點頭,也就在這時,門鈴響了。

  “來人了?我先去開門。”

  張蓉笑吟吟地拐了個彎,從去廚房的方向改變成門口,金澤的傭人麵麵相覷,都覺得這姑娘好像有點太勤快了,相較於她,他們覺得許小姐那樣的更好,要是主人都像她一樣,他們這些傭人還不失業?

  令他們意外的是,門打開之後,外麵站著的,居然正是他們想到的許小姐。

  許澄夜站在門口,個子要比張蓉高不少,所以和她對視時,是俯視的角度。

  張蓉意外地望著許澄夜,她從沒見過氣質這麽好這麽漂亮的女人,麵對這樣的人,她會忍不住有些自卑,就和念大學時一樣。更不要說,許澄夜麵容冷肅,看人三分冰,搞得別人都覺得自己被輕視了一樣,張蓉更不會對她產生好感了。

  想起自己的身份,張蓉挺了挺胸,一副女主人架勢地說:“你好,請問你找誰?”

  許澄夜腦海中瞬間浮現出母親在她走之前那句話。

  她父母不喜歡金澤,金澤的父母也不見得喜歡她,他們一分開,他父母說不定就會立刻介紹新的女人給他。

  現在看看,眼前的女孩年紀應該沒她大,一臉強裝出來的華貴和傲慢,這是在告訴她什麽?告訴她,她的身份麽?

  許澄夜勾起嘴角,冷冷清清地笑了笑,也不回答張蓉的問題,直接推開門越過她走了進去。

  恰好這時,金澤和弟弟一起走下樓,聽見響動望過來,正對上許澄夜麵無表情的臉。

  金澤忽然就覺得,自己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完他媽的蛋了。

第45章

  許澄夜這樣一聲不吭地闖進來,著實沒什麽禮貌,尤其是她態度高傲,似乎一點多不覺得失禮。

  張蓉覺得受到了冒犯,但初來乍到,不確定許澄夜的來頭,也隻能委委屈屈地看向金母。

  金母護犢子,包括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她已經認定了張蓉,就很護著,上前攬著她肩膀,皺眉望著許澄夜道:“你是什麽人,闖到我們家裏做什麽?”

  金母是金澤的媽媽,稱這裏是自己的家無可厚非,許澄夜看她的模樣,再看看她身後的金澤,還有金澤身邊和他長得有點像的年輕男人,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似乎還真應了母親的猜測,他們隻要分開,金澤的母親就會馬上給他找到新的女友。

  而且,現在看看,似乎他母親連她這個存在都不知道。

  “您好。”良好的家教和心裏仍然未泯的對於金澤的可憐指望,讓許澄夜壓製情緒,耐著性子與金母寒暄,“初次見麵,失禮了。至於我是誰,我想,讓他來告訴您比較好。”語畢,她抬起手指了指金澤,金澤下意識訕笑了一下,心裏十分不安。

  金母望向兒子,正巧看見他那副弱勢的樣子,她不喜歡看兒子對這個施舍般跟自己講話的高傲女人那麽謙卑,一臉不滿道:“兒子,我不管她是誰,這麽沒禮貌的人我們金家不歡迎,馬上讓她走。”

  金澤以前看電視劇,沒少看什麽家庭倫理劇,他一直以為那些東西離自己很遠,全當笑話看,沒想到自己也有經曆這些的一天。

  看看許澄夜的神色,他就知道自己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如果選擇錯了方向,很可能什麽都保不住。

  他快步下樓,越過母親走到許澄夜身邊,放緩聲音說:“你怎麽過來了?我晚點再跟你解釋,先送你回家。”

  他不希望許澄夜被母親不好的態度傷害到,所以想先送走她再跟母親說這件事,隨後把張蓉也送走,一切就萬事大吉了。

  母親隻是希望他結婚,在金家,現在說了算的是他金澤,他不會讓許澄夜像自己一樣被戀人的長輩為難。

  可是許澄夜到底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也不是表現出來的那麽堅強無敵,她也有脆弱敏感的一麵,也有小女人的任性和憂慮。

  此時此刻,金澤選擇做的是先送她走,而不是解釋清楚這是怎麽回事,在他母親麵前說明她的身份,這讓許澄夜非常受傷。

  不被承認的感覺很難受,金澤感受過,許澄夜現在也感受到了。

  “你放開我。”許澄夜紅著眼圈抽回自己的手,睨向金澤道,“要我走也可以,可你先得回答我一個問題。你都沒告訴你母親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嗎?為什麽我到自己男朋友家裏來,還要被別的女人問我是誰?”

  張蓉錯愕地看著許澄夜,其實她已經猜到一點了,但她不願意接受,因為許澄夜看起來太美太好了,看衣著打扮,家世也不會差,這樣的競爭對手太強大,一旦接受了這個設定,會讓她更無地自容。

  可事實現在擺在這了,她不接受都不行,一時間,張蓉也不知道該怎麽辦,隻能抱住金母就哭,金母心疼地拍了拍張蓉的背,生氣地看著金澤道:“到底是怎麽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金滿倉下了樓,一路走到哥哥身邊,看了許澄夜一眼,壓低聲音道:“哥,這到底怎麽回事啊,你什麽時候有女朋友了,怎麽也不和家裏說一聲?”

  許澄夜站的位置距離金澤很近,也就意味著離金滿倉很近,後者說的話她聽得很清楚。

  聽完了她就心涼了,男人終究是男人,追求你的時候表現得再好,得到之後也不過如此。你將你們的感情完全擺在第一位,可到頭來,在他那裏,甚至都不曾向父母提起過你。

  許澄夜不想再聽什麽回答了,連他是否答應了父親的要求也不想知道了,直接轉身就走,仿佛再留在這裏一秒鍾,也是賴上了人家金家,遭人嫌棄。

  金澤慌了,也顧不得那麽多,拉住她的手腕就語帶自責道:“澄夜,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別誤會,我和我媽說過了,可是她不相信,我本來想等事情安穩一點再帶你回去見他們,我沒想到她會帶人過來,你別生氣,是我錯了,我跟你道歉,你千萬別生氣。”

  在金滿倉麵前,他的哥哥一直都是偉大而無可取代的,他有那麽大的企業,還供他讀書,供他吃穿用度,家裏的一切都是哥哥添置的,哥哥甚至很早就給他準備好了在大城市的婚房。

  可是,他心裏麵無所不能的哥哥現在卻那麽卑微地祈求一個女人的原諒,那樣低的姿態,落差大到讓他根本沒辦法接受。

  同樣無法接受的還有金母,她和小兒子想法一樣,看不得兒子這麽沒尊嚴地去求許澄夜,在金母眼中,兒子是高高在上,值得一眾女人簇擁的,什麽時候輪到別人這樣對待自己的兒子?

  金母生氣地推開張蓉走上去,使勁拉住金澤把他拉回到自己身邊,生氣地說:“你不許求她,你求她做什麽?我是你媽,我都沒見過你這麽低聲下氣地和我說話,女人有的是,就算真是你女朋友又怎麽了,這樣沒家教又無理取鬧的人,我不會讓她進金家門的!”

  金澤非常煩躁。

  工作上的事加上許藏鈞那邊已經足夠他焦頭爛額了,現在母親又這樣,他真是有點煩了。

  “夠了!”金澤音量提高,成功讓在場的人都閉了嘴,“不要再煩我了好嗎?我的事我自己處理,不要來幹涉我,你們要在這裏住就住,不願意住就回家去。”

  說完這些話,金澤拉起許澄夜就走,頭也沒回過一次,真是傷透了金母的心,她捧著心,差點摔倒,幸好張蓉扶住了。

  出了金家,許澄夜一路被金澤拉到門口車子邊,他打開副駕駛的門讓她上車,她卻根本不動。

  金澤注視她,她不甘示弱地看回來,這一來一去,金澤頭疼地按按額角,想想澤蒼的爛攤子,再想想感情上的爛攤子,他真的覺得自己快被壓死了。

  “別鬧了行麽?”許久,他沙啞說道,“我都已經為了你把我媽給扔在那了,這還不夠嗎?你還不能消消氣嗎?”

  不能消消氣嗎?

  其實許澄夜哪裏又真的生了他的氣。

  她隻是不甘,這段時間以來積蓄的關於“冷戰”也好,“冷靜”也好的壓抑和寂寞,在那一刻全都釋放了出來,她也說不清自己是想怎樣,大約是想急於證明自己的身份,證明自己的重要性,她無可避免的和很多陷入愛情的女人一樣,糊塗,任性,肆意妄為。

  這樣的她,也真是有些失敗。

  許澄夜緘默不語,也不看他,這讓金澤愈發心慌意亂。

  他誤以為她還不滿意,有些費解地看著她說:“究竟我怎麽做你才會高興呢?那是我媽,她辛辛苦苦把我養大,千裏迢迢地來看我,為了你,我吼了她,這還不夠有誠意嗎?你還要我怎樣?你什麽時候才能為我想想?”

  一個個問題拋過來,許澄夜直接被他問懵了。

  她眼圈濕熱,但強迫自己不能哭,仰起頭讓眼淚流會去,好長一段時間,才重新擺正了頭,凝視金澤道:“我還不夠為你著想嗎?”

  她走近金澤,“為了你,我整天跟我爸吵架,我去求他讓他把那塊地給你,我為你妥協的事難道要每一件都拿到你麵前來邀功嗎?”她指著自己,哽咽說道,“你是不是還覺得我很自私,隻想著享受愛情不願意付出?那你呢?你又有沒有想過,你一直跟我爸作對,不肯退步緩和關係,這樣遲早會讓我們分開?自私的是我一個人嗎?”

  她吸了口氣,到底還是掉了眼淚,有些頹喪道,“金澤,兩個在一起,不是隻要有愛就可以的,以前是我糊塗,妄想自己能行,現在看來,我們還是不合適。”

  金澤被她難得很長的話驚到了,她每一個字都戳在他的心窩上,疼得不行。

  “你什麽意思?”他赤紅雙眼,抓緊了她的手臂,好像很擔心她下一秒就會消失。

  許澄夜還沒回答,金母就從後麵跑了過來,身後跟著金滿倉還有仍在哭的張蓉蓉。

  她一把拉住金澤,想讓金澤放開許澄夜的手,可金澤站在那,好像一顆樹一樣,怎麽都拉不過來,金母著急又心慌,好像兒子就要這麽被壞女人騙走了,頓時眼前一黑,徹底暈倒了。

  張蓉蓉驚呼一聲,金滿倉上前一步緊張喊道:“媽!”

  金澤轉頭看去,見母親倒在弟弟懷裏,愣了一下,手上鬆了力氣,抬腳走到母親身邊查看。

  許澄夜安靜地看了他們一會,確定金澤母親沒有大礙,隻是氣暈了之後,才悄無聲息地離開。

  周岩站在眾人最後,是唯一一個將這一幕幕看完整的人。這樣一大家子的矛盾,換做是他,可能早就懦弱地退縮了,哪怕再喜歡,也會選擇要那塊地,和許澄夜分開,按照父母的意思,找一個賢妻良母結婚。

  大多數男人可能都會選擇這個明顯平順和難度係數低的道路,周岩會這麽想,許澄夜也會。

  開車回去的路上她就在想,為什麽當初明知道不會有好結果還要和金澤在一起?好像是感情和短暫的幸福感給了她盲目的自信,讓她自以為這樣的愛能夠克服一切。

  現在看來,結果並不怎麽樂觀,能預想到的最壞的事都發生了,他們走到一條分叉路口前,繼續走目前這條路隻會讓雙方持續痛苦,這樣還要堅持下去嗎?

  她的存在不能給金澤帶來什麽好處,他也不願意為了她而和父親妥協,他現在就已經開始覺得累了,以後漫長的人生,豈不是更難熬。

  等她回到家裏時,時間已經有些晚了,許藏鈞已經回來,正在客廳和母親說話。

  瞧見女兒,許藏鈞關切道:“怎麽眼睛那麽紅?哭過了?是不是金澤那小子又欺負你了?”

  聽著父親的話,許澄夜笑了笑,抬手抹掉眼淚,溫聲道:“爸,那塊地,你給金澤吧。”

  許藏鈞沒料到時至此刻女兒還在糾結這件事,他有點生氣,正要責備,就聽見許澄夜說:“我知道你見過他了,告訴他隻要和我分開就會給他那塊地,但我也相信,他沒有答應你,這點我還是能肯定的。不過雖然是這樣,你還是給他吧,因為……”她嘴角笑意加深,略有些茫然,反而更加讓人擔心她,“因為,我要和他分手了,我想好了。”

  此話一出,許父許母,錯愕震驚,完全愣了。

  許澄夜也並不在意,自顧自地喃喃道:“對大家都不好的感情,要來有什麽用呢,就當做一段回憶來看,初戀總要有點傷痛才會刻骨銘心,不是麽。”

第46章

  湖地投標正式開始,所有人的方案都遞了上去,一切塵封,無可更改。

  許氏最終還是退出了投標,這樣一來,即便還要等待一段時間才能宣布結果,但結果是什麽,業內人士已經可以預估出來了。

  孫局長還特地發了簡訊祝賀金澤,說是沒想到許藏鈞曾那麽肯定要拿到那塊地,最後卻突然退出。總體來說,一切都朝著對澤蒼有利的方向發展,希望他以後在用人和做事方麵更謹慎小心,不要再陷入類似世嘉那樣的漩渦裏。

  看完簡訊,關閉手機,扔到桌上,金澤坐在辦公室裏,仰頭看著天花板,回想著連日來發生的事情,一個煩惱暫時結束,另外一個更大的煩惱卻又走到了他麵前。

  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響,金澤扣了三下桌麵,外麵的人推門進來,杜曼青站在那,滿臉為難道:“金總,我實在攔不住了。”

  金澤扭頭看去,杜曼青臉上的為難不是假的,事實上,如果你的老板讓你攔著他的母親不讓對方進來,你恐怕也會這樣為難。那可是老板的媽,你要是真攔得過分了,老板會不高興,你要是攔不住,老板也會不高興,這就是一份裏外不是人的活,杜曼青真是不想做。

  “你給我讓開,讓我進去。”

  金母在門口嚷嚷,引來不少注意,金澤皺皺眉,隻能點了一下頭,讓杜曼青放金母進來,免得被來往的客戶看到,丟臉丟到外麵去。

  杜曼青看見他點頭立刻鬆了一口氣,讓開身形把衝撞的金母放了進來,對方不是一個人來的,金澤的弟弟金滿倉還跟在後麵,瞧見哥哥摸了一下頭說:“哥,我實在勸不動媽了,還是你和媽見麵談談吧。”

  弟弟一向不善言辭,對母親更是親密順從,他很年輕就出來打工,時常不在家,是弟弟一直幫自己照顧和陪伴母親,他和母親的關係自然比自己更親近,拿母親沒辦法也是理所應當的。

  金澤擺擺手,金滿倉便逃似的出門去了,臨走還幫他們把門關好了。

  金母幾步走到金澤的辦公桌邊,十分生氣道:“你為什麽要讓周岩送蓉蓉走?我告訴你,我不答應,我已經攔住周岩了,蓉蓉必須留下來,這件事沒得商量。”

  金澤從抽屜取出精致的煙盒,漫不經心地點了一根,煙霧彌漫開來,讓他此刻的模樣顯得頹廢又強硬。

  “她必須走。”他一字一頓道,“這件事也沒得商量。”

  金母想過金澤會拒絕,卻沒料到他會拒絕的這麽不容置喙。

  兒子從來都是孝順的,剛出來打工的時候,每個月都把三分之二的工資寄回來,自己隻留一點足夠吃喝。他還常常給他們老兩口添置新衣,自己一直穿著舊衣服,洗得都褪色了。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