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1節

  蘇明娜明顯被打擊到了。

  盡管她已經猜到會是這樣,但還是有點接受不能。

  她深呼吸了一下,讓自己露出一個稍微自信點的笑容,緊張說道:“想法不錯。”她加重後半句,“但可惜不能實現了。”

  許澄夜稍稍意外,側眼瞧她,發出疑問:“哦?”

  蘇明娜再次深呼吸,放開拳頭,笑著說道:“許澄夜,我一直都覺得你什麽都比我好,比我身材好,比我漂亮,比我有錢,比我跳舞好,但我這陣子才發現,其實你有一樣比不了我。”

  許澄夜目光加深,眼底蘊藏某些猜測,蘇明娜知道時候到了,直接說道:“你那麽熱愛芭蕾,怎麽會肯從最好的巴黎舞團轉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舞團呢?我們都知道那是有原因的。”

  她話說到這,成功讓許澄夜臉上的笑意消失了,她冷冰冰地注視她,蘇明娜繼續笑道:“許澄夜,其實我也能理解你,澤維爾肯定比楚洛好多了吧?這樣的男舞者,世界頂級,有哪個女人能抗拒得了?更不要說,隻要得到他的青睞你就可以拿到女一號了,那可是殿堂級的芭蕾舞表演,你會做那些事,我也可以理解的。其實說到底我們都是一路人,誰比誰高貴呢?”

  蘇明娜知道了許澄夜在巴黎的事情。

  她居然知道了那件事,甚至連澤維爾的事都知道。

  許澄夜眯起眸子,盯著蘇明娜:“是誰告訴你的?”

  蘇明娜一直保持著笑容,已經不那麽緊張和無措了,因為她發現自己的底牌真的可以威懾到許澄夜。

  “誰告訴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別人知道了這件事會怎麽樣?我相信大家都會很不可思議,貞節聖女一樣的許澄夜居然會做出那樣下三濫的事,為了得到女一號甘心被男首席占便宜,丟臉的是便宜還被人家白占了,最後也沒能拿到女一號。”蘇明娜笑出聲來,不無嘲諷道,“這也就算了,居然還懷恨在心想要陷害真正的女一號,哪料自食其果,被自己的陷阱傷到,直接骨折被開除,滾回了國內,這樣精彩的過去,我真是沒辦法和你比。”

  聽著自己最肮髒和難熬的那段過去被人這樣裸地說出來,許澄夜的臉色相當蒼白。

  她抬手握住方向盤,將全部的力量加諸在上麵,方向盤幾乎都要被她捏碎。

  蘇明娜見此越發得意了,繼續說道:“許澄夜,其實這些事我也可以不說出去,至於怎麽才能讓我不說出去,我想以你的心機,不需要我說就能猜到了吧。”

  以她的心機?她能有什麽心機?蘇明娜可真是太抬舉她了,不過也沒關係,她隻是不相幹的人,誤會和不信任也沒關係,她才不會感覺到受傷。

  慢慢放下握著方向盤的手,許澄夜平靜下來,淡淡說道:“你不說是誰告訴你的也沒有關係,我可以自己找出這個人。”她斜睨蘇明娜,“重要的是你現在在做的事,你是在威脅我嗎?”

  蘇明娜沒想到她會這麽快平靜下來,還有些反應不過來,被她這麽問就強撐著道:“什麽威脅不威脅的,不要說得那麽難聽,我隻是為自己的未來努一努力而已,我想金澤也不知道這件事吧?如果你不想他也知道,最靠好仔細考慮一下是不是要跟我撕破臉。”

  她的目的無非就是繼續留在舞團,讓許澄夜自己跟舞團表示不追究受傷的事罷了。

  可許澄夜終究不是年輕的許澄夜了,比起巴黎舞團那些人的手段,蘇明娜還差得太遠。

  “蘇明娜。”她漫不經心地看車外景色,輕聲道,“你知不知道為什麽那麽大的事,我回國至今,連孫老師和林團長都不知道,在各個渠道,也沒任何人提起?”

  蘇明娜一怔,這個她倒是沒想那麽多,也沒辦法回答,隻能保持沉默。

  許澄夜也不需要她回答,徑自說道:“你記住了,因為我姓許,我是許氏集團的董事長許藏鈞的女兒。”她再次看向蘇明娜,眼神明亮銳利,令後者無地自容,“你應該不陌生吧,你既然知道澤蒼和金澤,也該知道許氏才對。”

  蘇明娜當然知道。

  她對總部設在江城的大公司信息幾乎倒背如流,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但她萬萬沒想到,許澄夜會是許藏鈞的女兒,要知道,許氏集團和澤蒼可是眾周所知的死對頭。

  看蘇明娜慌張起來,許澄夜不緊不慢地繼續道:“你知道嗎,其實隻要我想,我就能連麵都不用見就解決你。你可能要說,大不了我們玉石俱焚,但大家都清楚你不是那種人,你怕的,你還想在這有一席之地,所以你不會。”

  她的話完全正確,蘇明娜徹底無言以對。

  她最後的底牌已經拋出,可這也無法對許澄夜造成太大威脅,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麽樣。

  見她眼露絕望,許澄夜嘲諷地笑了笑,開了車鎖說:“你走吧,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蘇明娜看了看車門,輕輕打開,下車,站在外麵,卻不關門。

  等許澄夜望過去,她才抿唇道:“你要把我怎麽樣?真的不能給我個機會?我知道我做錯了,我以後都不會再給你添麻煩,你就把我當個屁,放我一馬行麽?”

  她說著說著就哭了,許澄夜擰眉看她:“你這副表情還是去給男人看吧,我看了實在不覺得憐惜。你覺得我是聖母瑪利亞嗎?你害我差點不能跳舞,你現在要我放你一馬,憑什麽?”

  是啊,憑什麽?

  她在醫院痛苦難過的時候,她在跟著舞團到處巡演,占著她的位置,現在又憑什麽來求她高抬貴手?

  蘇明娜淚流滿麵道:“我隻是不希望回到老家去,我爸媽有好幾個孩子,我是最不起眼的那個,我回去之後隻能被我媽安排一個人隨隨便便嫁了給我哥哥弟弟掙房子,我這麽工於心計隻是為了讓自己有個好的未來,我已經知道我錯了,你就不能給我一條生路嗎?”

  許澄夜安靜地看了她一會,伸出胳膊自己關了車門,掛檔踩油門,揚長而去。

  蘇明娜站在原地,委屈和絕望席卷了她,她蹲在地上,抱頭痛哭。

  從後視鏡,許澄夜看見了蘇明娜的模樣,竟然讓她想起在國外時孤立無援不被信任的自己。

  嗬,真是胡思亂想,蘇明娜怎麽能和她比呢,前者是真真正正做了那些事,但她沒做過。

  是的,沒做過,所以不必受那些影響,不必。

  握緊方向盤,許澄夜不斷地在心裏這樣告訴自己。

第44章

  第一天重回舞團訓練,回來之後許澄夜的情緒就很壓抑,悶悶不樂,似乎陷入什麽為難的選擇之中。

  許藏鈞還沒回來,忙著工作的事,隻有她和母親吃飯。

  吃飯的時候,許媽媽看許澄夜心不在焉,就主動找話題說:“飯菜還合胃口麽?今天訓練順不順利?聽說你們舞團要去歌劇院演出?給我弄張票,我也去看。”

  這場演出是真要去的,拿張票也沒什麽,許澄夜點頭答應,但卻不開口回答,隻是悶頭吃飯。

  許媽媽為難,又想起金澤,猜測或許和那小子有關係?她實在為女兒不值,她閨女長這麽大從來沒見喜歡過誰,怎麽第一次喜歡的人是這樣讓她辛苦的家夥。

  可是許澄夜又一向獨立,這樣的私事許媽媽也不好說什麽,隻能期望明天早上女兒可以好一點,然而,第二天早上起來再和女兒一起吃早飯,她的情況還是和昨晚一樣。

  許澄夜不言不語的,不管是父親還是母親都不怎麽關注,吃完了就說去訓練,拿了背包就走。

  許媽媽看許藏鈞,許藏鈞哼了一聲指著自己說:“又關我的事?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好嗎?”

  許媽媽瞪他:“你不知道才有鬼了,女孩子這樣能因為什麽?還不是戀愛受阻!你說,你是不是和澤蒼那個老板又鬧什麽矛盾了?”

  許藏鈞直接飯都不吃了,抗議般得也跟著走人,丟下許媽媽一個人在餐廳,孤零零的。

  歎了口氣,許媽媽真是對這個久未謀麵的金澤又恨又沒辦法,討厭他吧,是因為他害自己女兒魂不守舍,家裏也不和諧,可真要做點什麽,又束手無策,似乎隻能妥協,讓他們在一起。

  等中午,許澄夜回家吃午飯的時候,許媽媽見她還是老樣子,實在忍不住了,便決定透露一些秘密,輕聲和她說:“澄澄,我和你說件事,你可別跟你爸說是我告訴你的。”

  提起父親,許澄夜稍稍有了些興趣,抬眼問道:“什麽事?”

  許媽媽看了一眼門口,確定丈夫不會突然回來,才神神秘秘道:“我這也是聽公司的人說的,你爸爸前陣子見了金澤。”

  金澤,多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這麽久不聯係,再次聽見,真是稀奇得很。

  “是嗎。”

  許澄夜反應好像依然很平淡,但許媽媽從她眼底看出了矛盾。

  許媽媽歎了口氣說:“是啊,你爸爸和他見麵,說是……”觀察了一下女兒的神色,許媽媽慎重用詞道,“說是願意給他那塊湖地,隻要他不再傷害你,不再打攪你。孩子,你要知道爸爸媽媽都很愛你,金澤仗著你喜歡他,才那麽囂張地跟你爸對峙,不見利益不罷休。”

  許澄夜聞言,手裏的筷子直接掉在了桌上,她擰眉問道:“您的意思是,我爸答應給他那塊地,但條件是他和我分手?”

  分手?居然已經在一起了?這麽快?!

  許媽媽膛目結舌,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幹巴巴說道:“澄澄,不是我說你,你怎麽那麽草率呢,就算真想和他在一起,也先和媽媽商量一下啊。”

  許澄夜根本沒心思聽這個,她滿腦子都在想著金澤有沒有答應,自己實在得不出答案,就隻能問母親:“他答應我爸的要求了嗎?”

  許媽媽其實不知道結果是如何,許藏鈞沒告訴任何人,她隻是如實說:“答應沒答應我不好直接說,我隻知道招標馬上就要開始了,你爸卻在籌劃退出招標。”

  許藏鈞不會輕易退讓,他現在要退出,很大可能是代表著金澤答應了他的要求。

  許澄夜沒說話,許媽媽擔心道:“澄澄,你也不要太難過了,那樣的男人沒了就沒了,媽媽再給你介紹更好的,也不是我看不起他,他那樣的家庭,不說我和你爸不願意,他爸媽估計也不會喜歡你,你太好了,他們會擔心自己的兒子駕馭不住,說不定你前腳和金澤分手,後腳他們就要介紹別的女孩子給他,搞不好還會閃婚。”

  瞬間的,許澄夜連飯都不吃了,丟下一句“我不信”就直接拿車鑰匙走人。

  許媽媽追了幾步,到底是沒追上,無奈地自語道:“這丫頭,跑那麽快,看來是動了真心了,這可怎麽辦?”

  怎麽辦?

  金澤也想知道現在該怎麽辦。

  這到底是什麽鬼情況?

  他開著會接到母親電話,說是和弟弟到了機場,讓他接機,他草草結束會議,趕到機場,接到的卻不僅僅是母親和弟弟。

  “滿堂,你來,這是你張阿姨的女兒蓉蓉,知道我要來看你,特地幫我拿點東西過來,這一路上都是她幫我帶行李,特別孝順。”

  金母攬著身邊女孩的肩膀,笑眯眯地給金澤介紹,完全不關心金澤冷冰冰的臉和抗拒的神色。

  而她身邊的女孩呢?也就二十歲出頭,剛大學畢業,身材微胖,屬於好生養那種,至於長相……怎麽說呢,就是那種一看就是賢妻良母的類型,簡直是金母眼中的完美兒媳。

  “你怎麽不說話呀?”看金澤板著臉,金母有點著急地催促,瞪著眼道,“好了好了,金澤,叫你金澤行了吧。好好打招呼,別怠慢了蓉蓉,要不然我不認你這個兒子。”

  金母顯然已經把張蓉當做心裏的準兒媳了,走哪都要拉著手,金澤冷冰冰地瞥了張蓉一眼,對方估計也是年輕,又喜歡挑戰,居然不覺得害怕,反而還熱情地望了回來,金澤直接收回視線頭也不回就走,金母被弄得一頭霧水,還是周岩緩和了一下場麵。

  “那個,伯母,我們還是先回家再說吧,機場不是說話的地方。”周岩接過張蓉手裏的行李,又四周看了看道,“怎麽沒見金總的弟弟?”

  金母趕緊說:“哦,你說滿倉啊,他去幫我買飲料了,下了飛機有點渴。”

  周岩微微頷首,跟著金母還有張蓉在原地等金澤的弟弟,等人齊了,才領著他們去停車場。

  金澤這會兒早就回到了車上,他通常都坐在車後座,但想起有外人,就把後座讓給了他們,自己坐到了前麵。

  等周岩拉開副駕駛的門想上去的時候,就對上了老板不悅的視線。

  “呃……金總,您坐這啊?”周岩看看後麵,其實還有位置,正巧要挨著張蓉,他思索了一下,也不勞煩金澤開口,直接關上車門,自覺地上了後座。

  張蓉還是第一次坐這麽貴的車,念大學的時候因為家裏條件一般,室友用什麽好東西她都羨慕得不行,後來畢業,回到家裏,看到家鄉變化那麽大,全都是一個鄰居家小時候見過的哥哥貢獻的,都沒跟人要錢,瞬間對金澤肅然起敬,產生巨大幻想,於是就有了後麵金母介紹對象那一幕,金澤現在無比後悔自己當時為什麽沒有拒絕得更狠一點,否則也不會有這些麻煩。

  透過後視鏡看看,也隻能先這樣了,總不能把張蓉丟在機場。等到了家,安頓好他們,再單獨找母親說清楚,抽個時間讓人把張蓉送走吧。

  有了決定,金澤便不理會一切,在副駕駛上閉目養神。

  他根本沒發現,坐在後座的張蓉全程都花癡臉在偷看他,她沒想到自己能接觸到那樣有本事的男人,那個男人還長得那麽英俊,不過看看金滿倉也知道了,他長得就不差,他哥哥又怎麽會差呢?

  張蓉這顆心啊,此刻是萬分激動和欣喜的,不僅僅是金母,連她都開始以金太太自居了,在腦海中構想著未來的美好生活,如何在同學會時炫耀一下丈夫和家產,根本沒想過金澤會不會喜歡她,因為金母太喜歡她,也給了她太多信心。

  也就是在他們前往金澤家的路上,許澄夜同時也在過去。

  她先去了澤蒼,在那得到的消息是金澤不在,周岩也不在,她不想跟金澤在電話裏說這些會事,便想去他家裏看看,她猜他應該回家吃飯了,一路開車過去,等到他家門口時,正好也看見了門口停著的車。

  是金澤的車,司機在駕駛座上,正準備開車離開。

  許澄夜停好車下來,走過去敲了敲車窗,司機趕緊把車窗拉下來,一瞧來人,恭恭敬敬道:“許小姐,您來了?”

  許澄夜很意外連金澤的司機都認識她,也沒說什麽,隻是問他:“金澤在家?”

  司機點頭說:“在的,金總剛進去。”

  許澄夜聽到這裏就走,司機下麵的話她根本沒工夫再等了,所以也不知道,金澤的家裏,這會兒可是熱鬧非凡。

  金母帶了很多特產來,張羅著讓人放好,她對傭人不放心,不想假人之手,便讓金澤和他弟弟一起去做事,周岩在樓上安排他們一家人的房間,下麵大廳裏就隻剩下金母和張蓉。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