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29節

  金澤皺著眉,抬起完好的手按了按額角,有些頭疼地問:“我這是怎麽了?”

  周岩趕緊替他把枕頭弄好,讓老板靠得舒服點,隨後盡職盡責地解釋道:“金總,您昨晚喝多了,胃出了點問題。”

  這是非常婉約的說法了,其實哪裏隻是出了“一點”問題?是出了不小的問題。

  金澤最近吃飯時間很不固定,想起來就吃點,想不起來就算了,常常晚上都餓著肚子,昨晚直接把紅酒當啤酒喝,紅酒後勁大,直接把他給弄得胃出血了。

  周岩沒直說,但金澤自己也感覺得出來不舒服,聽他簡單說了一下就靠著枕頭保持沉默了。

  周岩見此,起身去拿買回來的早餐,放輕聲說:“金總,您喝點粥吧,大夫說您可以吃東西了,但不能吃刺激性的東西,像煙酒咖啡之類的,這段時間可是都不能碰了。”

  金澤側過頭,看著清粥上麵撒的那幾片菜葉,著實讓人沒胃口,直接揮手表示拒絕吃。

  周岩正想再勸一下,就聽見手機震動的聲音,他放下粥,從桌上取來金澤的手機看了一眼,遞過去說:“是夫人的電話。”

  金澤皺皺眉道:“什麽夫人不夫人,說伯母就行了,不用那麽文縐縐,搞得我老誤解成是我娶老婆了。”

  周岩撓撓頭,他這麽一說,喊“夫人”還真是容易誤解成是金澤的妻子,其實來電話的人是金澤的母親。

  電話一接通,那邊就傳來有些喧鬧的聲音,金媽媽的聲音隨之而來:“滿堂,你在哪呢?怎麽昨晚都不接電話啊?”

  金澤看了周岩一眼,周岩趕緊出去了,還體貼地帶上了門。

  等他走了,金澤才開口說:“媽,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以前的名字。”

  金媽媽不以為然:“以前的名字哪裏不好了?我和你爸給你取那個名字,就是希望你能賺大錢,現在你果然賺了不是嗎?”

  是啊,滿堂,金滿堂,想不賺個盆缽滿體都不行,可這名字卻不適合混現在的社會。

  金澤不再談論這個話題,直截了當道:“你打電話找我有事嗎?”

  太過直接,就會顯得有些傷感情,金媽媽有點難過道:“必須要有事才能找你嗎?我也沒什麽大事兒,就是我剛才打麻將,聽到你張阿姨家的姑娘念完大學回來了,現在正找工作呢,我見了一麵,長得可漂亮了,又乖巧,你老大不小了,我尋思著,你回來和人家見見?”

  鋪墊了那麽久,話說了那麽長,裏外裏就一件事,給他介紹對象。

  金澤現在的年紀,在農村,孩子都該上學了,但他現在根本沒心思談這個,許澄夜讓他連事業都無心關照了,他是真的沒精力再去應付其他的。

  “媽,你不要操心這件事了,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金澤交代得很清楚,但可惜金母根本不信。

  “得了吧,你覺得我還會信嗎?你每次都跟我說有了,哪次是真有了?滿堂啊,你都三十好幾了,這件事不能能再拖了!而且,前陣子我聽你弟弟說,新聞上提到你,好像有什麽官司?你到底在忙些什麽,有事可千萬要告訴家裏啊!”

  父母和弟弟都是擔心他,金澤知道,涼薄的心也暖了一些,至少在這個世界上,也不是沒有人支持他的,所有人都在說你不可能,但家人還是知道你可以的。

  金澤又說了幾句便掛了電話,對母親的突然致電也沒當回事,誰知道後來卻成了隱患。

  他現在忙的,是趕緊出院,把世嘉的事做個完結,要賠錢就抓緊賠,賠完了換開發商,拿到地皮的錢之後就去投湖地,湖地的招標馬上開始,時間不容耽誤。

  “金總,您現在的狀態還不適合出院,我看要不再住幾天吧,公司有我和杜副總在呢。”

  周岩一路都在勸金澤,可金澤根本不聽,一個勁兒地催他去辦出院手續,本人已經直接離開了醫院。

  看著老板的背影,周岩歎了口氣,認命地去辦手續,並沒發覺遠處有人注視著他們。

  王慕周剛好來上班,他今天來得晚一點,沒想到在走廊碰到了熟悉的人。

  周岩不怎麽記得他,但他卻記得在金澤身邊見過的任何人,他大概猜到這是金澤的助理。

  等周岩辦完手續走了,王慕周就走到辦手續的地方,壓低聲音詢問道:“剛才那個人在辦出院手續?”

  大家都是同事,這事兒也不用隱瞞,辦手續的姑娘笑眯眯道:“是呀王醫生,是澤蒼的金總,昨晚胃出血住院了,剛才走了。”

  王慕周挑挑眉:“胃出血?”

  小姑娘說:“嗯,喝多了。”

  原來是這樣。

  謝過同事,王慕周回了自己的科室,他看了看日程表,今天下午許澄夜會來做檢查,距離一個月的時間沒剩下多少,她的腳傷恢複得還可以,回去跳舞也不是不行,但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希望她再多調養一段時間。

  然而,不用去試就知道許澄夜會是什麽回答了。

  她已經等了一個月,要她再等一個月,怕是還不如殺了她。

  說起來,他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害她至此,自從她到江城舞團,很多事情他就不是最了解的了,以前作為青梅竹馬,他還總能從她父母或者她本人那裏得到一些消息,但是現在……

  或許,他可以主動去了解一下?

  王慕周轉了轉筆,打定了主意。

  江城舞團。

  卡珊德拉演出在即,團員們進行著非常緊張的訓練。

  蘇明娜活躍在一線,作為女主演來練習,楚洛出演男一號阿波羅神。

  兩人在配合上緊密契合,如往常一樣,但對彼此的心思卻大不如前。

  楚洛感覺到蘇明娜的變化,也察覺到孫老師的矛盾,猜想到自己漏算了什麽事,他開始重新對蘇明娜好,給她買早餐和飲料,約她出去,可蘇明娜全都拒絕。

  “抱歉,晚上訓練結束我有別的約會了,真不好意思,楚先生。”

  蘇明娜特別客氣地說完,就笑著去換衣服了。

  看著她的背影,楚洛微微皺眉,先一步離開訓練室,去了孫老師的辦公室。

  孫老師正準備下班,換了衣服在鎖門,瞧見楚洛,不用他說,她就知道他來的目的。

  看看他身後,孫老師再次打開門道:“進來說吧。”

  楚洛點點頭,進了屋也沒坐下,等孫老師關上門就開門見山道:“孫老師,蘇明娜還要在舞團呆多久?結束卡珊德拉的演出是不是就該走了?”

  孫老師聞言沉默了一會,許久才說:“楚洛,我今天和上麵商量過了,我們打算讓小李離開舞團。”

  楚洛愣住,詫異地看著她道:“什麽?小李?不是蘇明娜嗎?”

  孫老師無奈道:“是的,不是蘇明娜,這也是我們深思熟慮的結果。舞團需要一個好的舞者來帶動團體,蘇明娜不管是技術和名氣都過關,其他人沒辦法和她比。”

  楚洛急切道:“不是還有許澄夜嗎?她隻是請了一個月的假,馬上就可以回來了,她可比蘇明娜優秀的多。”

  孫老師道:“我們之前也是這樣想,讓蘇明娜跳完卡珊德拉就離開,但是……你不知道吧,許澄夜的腳,不能再跳舞了。”

  楚洛震驚地愣在原地,他千算萬算,愣是沒算到那樣的傷會直接結束許澄夜的舞蹈生涯。

  “怎麽會?我記得隻是外傷,養好了就沒事了啊,怎麽會不能跳了?”

  一連串的問題拋出來,孫老師也隻能一一為他解釋,起先她也不完全相信蘇明娜的話,但她後來又去了當初送許澄夜去的醫院,經過一番勸說,那裏的大夫和她說了實話,的確是不能再跳舞了,因為許澄夜本來就有舊傷。

  說完這些,孫老師就看見楚洛臉色不太好,但她也沒辦法,這就是現實社會,舞團需要這樣一個人,既然不能是許澄夜,就隻能是蘇明娜了。

  蘇明娜猜到楚洛會去見孫老師,但她已經不關心他的反應了,他已經不再是她的威脅,她又可以變回原來那樣了。

  開開心心地離開訓練館,因為心裏有事情,走路不小心撞到了人,蘇明娜趕緊抬頭道歉,一眼就望見了麵目英俊,風度翩翩的男人,這樣的臉龐讓她微微一愣,還是對方先反應了過來。

  “抱歉,不小心撞到了你,沒事吧?”

  男人體貼地先承認錯誤,給蘇明娜台階下,後者立馬紅了臉。

  “我沒事,其實是我撞到了您,您不怪我就好。”

  蘇明娜覺得自己心裏小鹿亂撞,握著背包帶子燦爛地笑著。

  男人看她一眼,又看看她身後,輕聲問道:“小姐,請問你是江城芭蕾舞團的人嗎?舞團訓練結束了嗎?”

  蘇明娜抬起臉,十分驕傲道:“是呀,我是的,今天訓練剛結束,您有什麽事兒嗎?”

  男人微微眯眼觀察了她一下,忽然笑道:“看我,真是眼拙,你抬起頭才認出來,你是蘇明娜小姐,對嗎?卸了妝比在舞台上更美了,我竟然一時沒認出來。”

  蘇明娜沒料到對方還認識她,指著自己說:“你認識我?”

  對方回答說:“是的,我就是來找你的。”

  蘇明娜不解道:“您是?”

  男人彬彬有禮地自我介紹:“你好,我姓王,叫王慕周。”

  另一邊。

  下午六點鍾,金澤從法院出來,周岩跟在後麵,判決書在他手裏。

  結果總結一下就是倆字兒,賠錢。隻是賠的數額是經過審判和核定,不會讓業主漫天要價。然而盡管如此,這筆錢加起來,也夠金澤受的了。

  使勁掐了掐眼窩,金澤跨上了車,看著司機,金澤都覺得給的薪水是不是太高了,要不每個人都降點薪水,這樣每個月就可以省下不少錢了吧。

  再轉念想想,不行,你缺錢了,誰還會給你用心做事呢?別說是下麵的人了,就你高層這些人,不說多了,少給個一兩千,也得給你出點亂子。

  人,都是看錢的。

  都是看錢的。

  金澤仰頭靠到車椅背上,壓力山大到他不想說話。

  周岩坐在他身邊,接了個電話之後,有點興奮地說:“金總,有機會了。”

  金澤蹙眉扭頭:“什麽機會?”他可不喜歡空歡喜。

  周岩說:“我剛接到電話,是許藏鈞助理打來的,他說,許總要跟您見麵。”

  金澤臉上的表情頓時一片空白。

  現在提起許藏鈞,他想起的都不是那個討厭的老頭了,而是……好久不見了,許澄夜,你在幹什麽呢,為什麽你對我那麽不好,我還是那麽想你呢。

第42章

  許藏鈞約金澤見麵的地方,就在許氏集團。

  這不是金澤第一次來許氏集團,但也是許久都沒來了。

  他還記得第一次來的時候,懷揣著滿心的美好期待,帶著他自認為完美的企劃案,想要得到許藏鈞的認可。

  可惜,他連許藏鈞的人都沒見到,就見了一個小項目經理,對方那眼光,這輩子也隻能做小項目了,上不了大台麵,直接讓金澤走了。

  再後來,他在許氏集團外麵攔了許藏鈞的車,終於把他的企劃案送到了他手中,可對方隻是看了三兩眼,就丟下一句“幼稚”走掉了。

  金澤在許藏鈞這裏碰的壁,遠不止上麵提到這些。

  所以此刻再次來到這裏,他的心情可謂十分複雜。

  許氏集團的會客室,不大,裝修也一般,就是普通的會客室模樣,比不得澤蒼,差得很遠。

  金澤坐到椅子上,許藏鈞的秘書過來給他倒水,姿態高傲,不怎麽誠懇,也不討人喜歡。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