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26節

  金澤愣了一下,失笑道:“那麽明顯?”

  許澄夜點頭,整體來看心情還不錯,金澤心裏思索了一下,模棱兩可道:“其實也沒什麽,就是想到等你的腳徹底好了,江城舞團這樣的地方其實也可以不去了,你是我心裏最好的舞者,有機會的話,回到巴黎跳舞更能體現你的價值。”

  一提到“巴黎”兩個字,許澄夜放鬆的表情明顯一變,金澤觀察到,遲疑幾秒,繼續笑著說:“我可以每天打飛的去看你,跟你那些朋友還有同事認識一下……我的意思是說,你在那邊和他們的關係還不錯吧?”

  他沒有特指什麽“男人”,隻是籠統地說了一下這個概念,但許澄夜的反應已經有些異常了。

  她幾乎是毫不猶豫地說:“不錯,很好的,我們關係很好。”

  她笑了笑,隻是那笑敷衍性質太強,金澤又不傻,怎麽會看不出來。

  他突然覺得繞圈子不適合他們這樣的性格,於是沉吟片刻,還是直來直去了。

  “許澄夜,你從國外回來就是因為腳受傷了嗎?是個意外?沒別的事?”

  王慕周給出的信息很模糊,金澤也隻能用疑問句來求解,他問得很溫柔,看著她的目光信任又鼓勵,給了她很大的勇氣,可盡管如此,她依舊情緒複雜,望向他那雙仿佛可以融化冰雪的眼睛時,還是給出了否認的答案。

  “沒有啊,沒有別的事。”許澄夜笑著,視線轉移到車窗外,紅唇輕抿,努力逃避,“你為什麽要這樣問,左右就是那些事,現在又發生了一次,你不是也知道。”她說完,也不希望金澤繼續追問,直接趕人,“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你下車吧。”

  金澤很失望。

  他覺得自己表現得已經很明顯了,他希望不管過去有過什麽,哪怕是她深深地喜歡過別的男人,隻要她坦白說,隻要她已經忘記對方,現在心裏是他,那他就全都不在意。

  可是她什麽都沒說,隱瞞的原因無非就兩個,一個是沒對他敞開心扉,他們的感情遠遠不夠,另一個就是,她還沒忘記那個人。

  不管是哪個原因,都讓金澤心涼。

  她甚至都不願意多和他待一秒,急於離開他。

  他沒再說什麽,不想打破他們表麵的和諧,她讓他走,他就起身調好了車座開門離開。

  一出門,就撞見了衝過來要趕人的保安,電棍差點捅到自己身上,金澤緊蹙眉頭躲開,比孫悟空動作都敏捷,把保安嚇了一跳。

  “金、金總?怎麽是您呀?這不是許家的車嗎?”保安語無倫次。

  金澤沒理會,側頭看向身邊,許澄夜開著車快速離開,甚至都沒和他最後道別。

  她走得那樣快,也不知道是在逃避他還是在逃避她的心魔。

  金澤從口袋取出煙盒,抽出一根,卻怎麽都摸不到身上的打火機,還是保安在一邊遞了上來,替他點燃了煙。

  看著彌漫起來的煙霧,他不得不承認,相較於蘇明娜,王慕周聰明多了,今晚他招架了前者的招數,卻被後者成功抓到了命脈所在。這麽說可能有點矯情和娘兮兮,但他現在就是覺得特別孤獨,偌大的房子,身邊一群人關切地圍繞著他,但他就是覺得孤獨。

  大約,孤獨的真正定義並不是沒有人關懷你,而是你心愛的那個人走得最決絕,對你最冷漠。

  “媽的。”金澤掐了煙低咒一句,“愛情真麻煩。”

第37章

  自從那天晚上不歡而散後,許澄夜一直沒和金澤聯係。

  金澤忙於世嘉的官司,白天吃個飯都爭分奪秒,本該沒心思去想那些兒女情長,可每當腦子開那麽幾秒鍾小差的時候,就會不自覺想到她。

  她穿著黑色吊帶連衣裙的樣子,她靠在牆上笑語晏晏的樣子,她冷冷清清的樣子,她高高在上的樣子,她塗著正紅色口紅,站在煙霧中婀娜多姿的樣子,她穿著芭蕾舞裙在舞台上被萬眾矚目的樣子……畫麵一個個轉換,金澤不自覺閉起眼按了按額角,坐在會議室其他位置上的員工們麵麵相覷,最後還是周岩開了口。

  “金總,您不舒服麽?要不然我陪您去趟醫院,晚點我們再開會。”

  他的語氣帶著十二萬分的關心,事實上,他的關心也比較有必要,因為金澤最近一直睡不太好,黑眼圈很嚴重,工作也繁忙,他們真的擔心他扛不住。

  “不必。”金澤慢慢睜開眼,盯著自己麵前的文件說,“如果按照法院那邊的意思賠給那些人,我們手頭的周轉資金還剩下多少?”

  周岩怔了怔,看向杜曼青,杜曼青不舍地說:“金總,我們周轉資金算多的,但……也沒剩下多少。現在好幾個項目都暫時停工了,就是怕到時候錢不夠。”

  項目停工,這四個字看上去簡簡單單,卻讓人心情鬱結。一個大公司,在準備和進行的項目都不會少,個別停工還好,好幾個都停了,就代表著錢要壓在項目裏的時間加長了,要拿到回報的時間更遙遠了,他們眼前能靠的就是這些周轉資金和其他行業的收入,但那個數字麵對他們要做的事,實在不算可觀。

  金澤端起水杯抿了一口,另一手握著鋼筆慢慢轉著,他誰也沒看,也不說話,下屬們猜不透老板的心思,也都保持沉默,擔心這個時候說錯話引起老板不悅。

  許久,等到大家都心裏發毛了,金澤才輕聲慢調道:“既然好幾個都停了,那就幹脆除了有合作商的全部都停掉吧。”

  合作開發的項目,不用獨自承擔投資,可以繼續開展。

  獨資的項目,全部都停掉,那不等於公司癱瘓了麽。

  周岩一眾下屬有些驚訝,金澤繼續慢條斯理地說:“從今天開始,把全部重心都放到湖地那個項目上去,已經到手的項目先暫停,度過資金危機再說。等世嘉的事解決之後,把那塊地皮賣掉,用那筆錢來建湖地。”

  湖地那個項目,也難怪金澤一直牽掛在心,實在是塊肥肉。過去一直沒人想起開發,是因為那塊地在環保區內,今年才剛剛劃出來,風景可謂秀美之極,又難得距離城市近,空氣還非常不錯,不用日夜都吸霧霾,要是真的建好了,銷售和推廣都不成問題。

  周岩了解老板的良苦用心,那塊地拿來翻身是個好選擇,但是……他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金總,湖地那個項目,許氏集團那邊已經拒絕了我們合作開發的建議,並且,通過許藏鈞的助理我了解到,對方是絕對不會放棄那塊地的。”

  許藏鈞。

  真是個麻煩的家夥。

  這家夥不但和他一樣有實力有眼光,現在形象也比他好得多,要拿那塊地建的還是環保項目,如果他不肯放手,那金澤能投標成功的可能性會縮減。

  但是,輕易言敗又不是金澤的風格,所以盡管如此,金澤還是站了起來,合上麵前的文件說:“放不放棄是他的事,要不要努力弄到手是我們的事,盡力最好自己的工作即可,結果是什麽,誰又能完全料得到呢?”

  周岩若有所思,杜曼青見老板這麽有信心,心裏也生出幾分好勝心來,跟著站起來道:“您放心吧金總,我們肯定會把事情做好,絕對不讓您失望。”

  金澤朝杜曼青報以欣賞的目光,其他下屬也紛紛表露出他們的信心,可周岩卻一直麵帶糾結,等他跟著金澤回到總裁辦公室,終究是忍不住說出了心聲。

  “金總,您要爭湖地那個項目的事,許小姐知道嗎?”

  是了,許澄夜,除了周岩之外,其他人還不知道金澤和許澄夜的關係,自然不會從這個角度來考慮,然而這卻是重中之重的一點,畢竟有時候感情可以左右很多板上釘釘的事。

  周岩的話讓金澤握著筆的動作頓了一下,他正準備簽署關於湖地項目的文件,看著上麵需要自己寫下名字的地方,金澤遲疑了幾秒,最終還是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周岩看到,也知道這是一種回答了。

  合上文件,金澤將它遞給周岩,望向一邊道:“她是她,她父親是她父親,不要混為一談。”

  周岩苦笑,其實估計老板自己也知道,父親和女兒怎麽可能不混為一談呢?他隻是自欺欺人罷了,一個好女兒,是絕對不可能嫁給搶了父親N個項目,站在自己父親腦袋上撒尿的人的。

  但老板都這麽說了,周岩這個做助理的又能怎麽講呢,隻期望他能堅持到最後,畢竟澤蒼現在的狀態,真要開打這背水一戰,要是再半途而廢,就徹底要陷入死循環了。

  其實周岩有些多慮了,努力了那麽多年,從最低端走到最高峰的金澤,是絕對不會允許失敗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夜裏八點鍾。

  金澤終於走出了辦公大樓,冬日的天空黑漆漆一片,一顆星星都看不見,霧霾在街上飄來飄去,他拉了拉口罩,呼吸時會有霧氣彌漫在眼鏡片上,他很快就覺得視線被阻擋,周圍一片白茫茫,仿佛身處於什麽幻鏡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他放在大衣口袋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私人電話,除了周岩之外,也就家人和許澄夜會打過來,他漫不經心地取出手機,本以為是周岩,誰知上麵卻出現了許澄夜的名字。

  真是非常意外。

  這麽多天了,她好像消失了一樣,沒跟他有過任何聯係,他也逼著自己不要主動聯係,不要那麽丟臉的每次都主動求和,沒想到堅持了這麽久,她居然真的給他打電話了。

  是的,她居然給他打電話了,看來心裏還是關心他的……

  啊,不對,怎麽可以這樣想,這樣想明顯還是他很丟臉啊,不過算了,丟臉就丟臉吧,她能主動給他打電話,他是真的非常非常高興。

  人一高興,就容易激動,金澤接起電話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聲音都在顫抖。

  “喂。”他吸著氣說,“那個,你怎麽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外麵天挺冷的,凍得我人有些哆嗦,嗬嗬。”是的,是因為冷才抖,不是因為緊張和激動才抖的!

  許澄夜在電話那一頭聽著金澤的聲音,一直安安靜靜,一個字都不說話。

  她坐在窗戶邊,靠著窗簾,拉開一個縫隙,凝望著外麵那棵樹,回想著金澤站在上麵時的樣子,嘴角揚起,卻又顯得十分澀然。

  “怎麽不說話?”

  他說了一長串,那邊卻一點聲音都沒有,這讓金澤開始懷疑她是不是不小心碰到手機打錯了,心裏的高興銳減許多,也不那麽激動了。

  他問了一遍之後,那邊還是沒有回應,金澤心灰意冷,準備掛斷電話,也就在那一刻,電話那頭傳來有些沙啞的聲音。

  “我們見個麵吧。”許澄夜低低說道,“我還沒吃飯,你請我吃飯吧,我想吃……芒果千層。”

  金澤上一次說要買這個給許澄夜,她拒絕了,卻一直記到今天,剛才聽到他的聲音,就特別特別想吃。

  金澤根本沒辦法拒絕她。

  雖然對於她的隱瞞和不看重有些心冷,卻還是願意為了她奔波和等待。

  他將車子停在許家小區外有段距離的路邊,許澄夜披著大衣從小區裏出來,遠遠地就看見了站在車邊的他。

  他穿了長到膝蓋的黑色大衣,係著灰色的圍巾,戴著口罩,整個人幾乎融入夜色。

  他回眸看過來的時候,像畫報上的模特一樣英俊挺拔。

  許澄夜一步步走過去,感覺這些天的矛盾和糾結全都消失了,她上一秒還在遲疑自己是不是不該打這個電話,不該約他出來,但這一秒就覺得自己真是做了一生最正確的選擇。

  金澤好久沒見到她了,雖然每天滿腦子都是她的模樣,但真人和幻想還是有很大區別。

  和她說話時,他甚至都有些拘謹了。

  “冷麽?”他簡短地問了一下,拉開副駕駛的門,側開頭咳了一聲說,“上車吧。”

  很有紳士風度,會給她開門,車裏也很暖和,進去之後,外麵的寒意頓時消散幹淨了。

  很快,金澤從另一邊上了車,許澄夜側頭看著他,他回望過來,她不但沒轉開視線,看著他的眼神還複雜了許多。

  金澤忽然開始捫心自問,你為什麽這麽多天不和她聯絡呢?你憑什麽要自己的麵子呢?她那麽好,你沒看見她傷心了嗎?你好不容易才讓她成你的女朋友,現在這麽做不是把她推遠嗎?簡直是無理取鬧。

  人啊,果然還是不能太貪,一旦你開始貪,在你愛的人麵前,就總會不自覺地犯錯。

  “我帶你去吃芒果千層。”金澤傾身到副駕駛,在許澄夜涼涼的臉蛋上親了一下,抬手給她緊了緊圍巾,等確定她暖和了,才回到駕駛座,掛檔發動車子離開。

  許澄夜始終看著他,被他關心的滋味很好,她忍不住濕了眼眶,努力逼回淚水,吸吸鼻子,握緊了拳頭,終於露出了笑容。

  隻是,她越是能感覺到金澤對她的重要性,越是不敢把巴黎的事告訴他,雖然什麽都不說可能會讓兩人之間存在矛盾,但她更害怕和盤托出後,他會徹底離開她。

  比起稍有的痛苦和矛盾,她更不希望的是,失去他。

第38章

  許澄夜和金澤到達甜品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鍾。

  甜品店裏已經沒什麽人,員工也正準備下班,金澤直接幾張鈔票甩過去,員工馬上沒有任何怨言地開始加班。

  人少也有好處,那就是沒人來打攪,金澤挑了個角落的位置,讓許澄夜坐在裏側,自己坐在外麵,看著她一點點摘掉圍巾,解開大衣紐扣,露出裏麵黑色的半高領毛衣,這種麵料的商議有個優點,那就是特別顯胸,金澤就坐在她對麵,她胸口軟綿綿的團子,他看得清清楚楚,本就躁動的心更難以平複了。

  “您要的芒果千層。”甜品店的姑娘很快就把千層端了上來,送到後就笑吟吟地離開了,遠遠地望著他們說八卦,無非就是說些真是良才女貌,天作之合之類的話。

  但其實,這對看似般配的人,身上有著無數的不般配。

  許澄夜安靜地吃千層,金澤就坐在她對麵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太長時間沒見她了,一看見她就很難將視線從她身上轉開,奇妙的是,被他這樣盯著看,許澄夜居然也不會覺得別扭和不自在,吃東西非常平靜,吃得也很香很優雅,搞得金澤都有點饞了。

  “很好吃麽?”他試探性地問了一句,身子稍稍前傾,靠近另一邊的她。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