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24節

  不過沒關係,他最擅長的就是解決麻煩,他能坐在這個位置,在過去隻能仰望的寫字樓裏工作,足以代表著他的確有那個能力。

  重新拿起鋼筆,在指間轉了轉,金澤低下頭繼續看文件,持續不到半分鍾門外便響起敲門聲,他微微皺眉,思索這大概是老天爺也不想讓他看文件了,索性合上推到了一邊。

  “進來。”

  說完這兩個字,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進來的是周岩,他手裏拿著一個牛皮紙袋,上麵用紅色筆寫著什麽,字體較亂,看不太清,金澤也懶得費眼睛,等周岩走到辦公桌邊就隨口問道:“什麽事?”

  周岩稍有猶豫,從牛皮紙袋裏麵取出一張紙放到了桌上,按住朝金澤推過去,輕聲道:“兩件事,這是第一件。”

  金澤微垂眼眸,看了一眼紙張上的題目,這一看,本來就不太好的心情越發爛了。

  “傳票?”金澤眉頭緊蹙,捏起來那張紙前前後後看了一遍,問周岩,“我不是已經簽了賠償計劃書了嗎?怎麽還鬧到法院去了?”

  周岩為難道:“那些人嫌我們肯給的賠錢金太少,不肯接受,所以鬧到法院去了,這件事媒體一直在報道,滿城風雨的,法院那邊已經受理了,還在官微上說會隨時通報進度,請大眾監督。”

  金澤撩了撩眼睛似笑非笑道:“哦,眾人合心打土豪是麽?”

  周岩嘴角抽了一下。

  金澤將傳票往邊上一放,眼不見為淨道:“你應該把這東西拿給律師,拿給我有什麽用?”

  周岩撓撓頭,應下來收起傳票,動作慢吞吞,看起來有點懵逼。

  金澤等了一段時間他沒開口,便斜睨著他問:“你不是說兩件事?還有呢?”

  周岩反應過來,趕忙說:“是這樣的,我今天接到一個電話,挺意外的人。”

  金澤:“誰?”

  周岩吐出一個名字:“蘇明娜。”

  這個名字這段時間在金澤這出現的次數可不少,他也還算熟悉。他一邊從抽屜裏取出香煙,由周岩那邊給火點燃,一邊吐了口煙圈,不甚在意道:“是麽,她會打來,倒也不意外,她說什麽了?”

  周岩如實道:“她說想跟您見麵,當麵坦白一些您很想知道的事,要我安排個時間。”

  蘇明娜不是個好女人,從她對許澄夜做得那些事上看就知道了。可以為了自己利益傷害別人的女人,狠毒又自私,完全不是金澤的菜,他真的是和對方說幾句話都嫌多餘,更別提見麵了。

  “你去見一下就行了,我不去。”金澤彈了彈煙灰,翻開筆記本電腦,叼著煙懶洋洋地翻著網頁。

  周岩歎息道:“金總,我是這樣跟她說的,但她說一定要您親自去才肯說,她還說,如果您不和她見麵,她也保不齊自己會做出什麽事情來。”

  這是在威脅他嗎?

  這倒有點意思了。

  金澤微微挑眉,取下煙彈了彈煙灰,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揚,周岩知道老板這是感興趣了,於是接著說道:“她約的地方是美華酒店,您今天日程表上五點後沒工作,要過去麽?”

  見麵說事需要安排在酒店嗎?

  酒店這個地方,說合適也合適,說不合適就特別不合適,曖昧又奇怪。

  “換個地方,餐廳,隨便安排一家安靜點的。”

  金澤說著話,熄了煙站起來準備離開,周岩追了幾步說:“可是金總,蘇明娜說她這幾天這個時間都會在美華酒店等您,別的地方她不去,因為怕被人看見,給彼此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是怕被人看見,還是怕別人看不見?

  金澤轉過身看著周岩,看了一會才說:“你不覺得有點兒奇怪嗎”

  周岩笑了笑說:“金總,我是這樣想的,就算她想做什麽,吃虧的也不是我們,您隻要不應,就不會有任何問題。而且相對來說,酒店的確比餐廳更隱蔽一點,美華不算好,應該碰不到您的朋友或者熟人。”

  周岩的話有道理,金澤是男人,出事不出事都掌握在他手裏,幹嘛怕一個女人呢。

  一個害過許澄夜的女人,該是他去羞辱她,而不是被她這麽一點奇怪的舉動給嚇到。

  金澤整理了一下西裝外套,離開了辦公室。

  周岩將蘇明娜的房間號發到他手機上,他開車前往目的地。

  許澄夜這個時候正在吃午飯,為了減肥,她晚上吃飯會早一點,並且吃得很少。

  往常這個時間,金澤都會過來,她也習慣了對方的陪伴,可現在抬眼看看,父親拿著報紙坐在她麵前看,不苟言笑,不肯離開,也不準她私自打電話,她也沒什麽辦法。

  “我吃飽了,您慢慢吃,我上去休息。”

  許澄夜喝了一碗粥就不想吃了,站起來準備離開,許藏鈞看了她一眼,皺眉說道:“提前跟你說一下,我最近在打你的通話單,是你自己答應我不再和那小子聯係,如果再被我看到你們有通話記錄,我可就不客氣了。”他翻了翻報紙,麵不改色道,“世嘉的事已經鬧到法院了,他現實是官司纏身媒體形象極差,你也不希望我再添一腳,讓他死得更快吧?”

  這是個不軟不硬的釘子。

  許澄夜走到樓梯口,有點苦惱地歎了口氣,最後看了父親一眼,果斷收回視線上樓。

  到了自己的房間,許澄夜鎖好門,拉上窗簾,從上了鎖的抽屜裏取出一本書,翻了翻,在書的夾層裏找到一張手機卡。

  她捏在手裏看了看,想起金澤給她這張卡時的得意表情,忍不住笑了笑。

  他還真是事事都預料到了,對這件事非常擅長,知道早晚有一天父親會這麽做,所以提前準備了一張手機卡。

  走到床邊坐下,許澄夜把自己的手機卡取出來,將這張卡放進去,開完機後打開通訊錄,見到裏麵存著一號碼,備注是“未來老公”。

  怎麽說呢,挺不成熟和不要臉的行為,可卻讓人覺得非常可愛與甜蜜。

  許澄夜抬手放在臉上,臉頰熱熱的,不知是因為屋子裏的溫度還是因為心裏那份溫暖。

  她試著用這個號碼撥過去,不多會電話就接通了,那頭傳來金澤悅耳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充滿了男性獨特的魅力。

  “看來我預料的事情發生了。”金澤自負道,“我可真是神算子,以後不經商了可以去給人算命。這位小姐,我看你麵色紅潤,眼泛桃花,最近是不是交了男朋友?”

  本就不是什麽正經話,說到後麵就更不正經了,他都看不見她的模樣,怎麽知道她麵前色紅潤眼泛桃花?害得許澄夜還專門去照了照鏡子,一看裏麵,人家還真沒說錯,她現在可不是麵色紅潤眼泛桃花嗎?笑得跟什麽似的,她都快認不出自己了。

  “你在哪?”趕緊轉開話題,許澄夜隨手拿起梳妝台上的美容液,用微涼的瓶子給熱熱的臉消暑,語調輕柔道。

  金澤在開車,前方一路暢通,他又戴著藍牙耳機,所以打一會電話也沒事。

  “開車,你呢?”他回答著,餘光瞥到路邊的甜品店,忽然道,“你要不要吃蛋糕?我買了給你送過去,我看那間店外麵貼的海報挺好看,芒果千層——吃麽?”

  芒果千層,真是好吃又高熱量的東西,許澄夜想都不想便拒絕了:“不用,我吃過飯了。”她正要再說點什麽,外麵就響起敲門聲,父親嚴肅的聲音伴隨而來,許澄夜趕緊壓低聲音道,“我爸來了,先掛了,回頭再說。”

  語畢,她不等金澤回應就掛了電話,把手機藏到被窩裏,拘謹地去開了門。

  車上。

  金澤看著斷了通話的手機皺皺眉,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但左右也不會比創業更難,他這麽優秀的女婿,沒幾個老頭兒可以永遠拒絕,等他解決了手頭的麻煩,馬上就去許家提親。

  就這麽愉快地決定了。

  打定主意,金澤加快車速,前往美華酒店,和蘇明娜見麵。

  他安排的很好,十分鍾把話說完,讓蘇明娜自己去找舞團的人自首,然後永遠不要再出現在他和許澄夜麵前,如果她能做到,那他可以大發慈悲放她一馬,如果不行,他自有別的辦法讓她付出更大的代價。

  隻是,未來的事情誰都無法確定,腦子也不是就他一個人有,蘇明娜也是有的。

  許家,許澄夜應付完了父親,再次回到房間,換回自己的手機卡,剛開了機,就收到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

  她有點疑惑,解鎖看了完整信息,其實不長,就那麽幾個字,每個字單獨放著她都理解,可連在一起就讓她不太愛看了。

  短信的內容是:

  【你想知道金澤現在在做什麽嗎?到美華酒店1105房間看看吧,你會很驚喜的。】

第35章

  誰要關心那個油腔滑調的男人在哪裏,去做了什麽?

  許澄夜這樣想著,披好大衣,係上圍巾,拎起背包就下了樓。

  許藏鈞正在一樓看電視,聽見高跟鞋響動就回過了頭,盯著女兒好像盯著犯人一樣。

  “這麽晚了出去幹什麽?”他不悅道。

  許澄夜淡淡道:“爸,現在還不到六點鍾,很晚嗎?”

  許藏鈞噎住,但還是虎著臉說:“你該不會是要出去見那小子吧?剛才你在上麵說話是在和他打電話?”

  許澄夜皺了皺眉,她一直覺得家裏房間隔音效果還不錯,除非有人貼著門偷聽。看看父親那副儒雅老總的形象,著實不像是做得出那種事的人,但再看看旁邊的母親那諱莫如深的笑,許澄夜就知道自己可能猜對了。

  怎麽說呢,金澤的事真是讓她越來越新奇地發現,父親還挺有趣的,沒她想象中那麽單調古板,偶爾也會做一些幼稚的事。

  “我的腳不太舒服,約了王慕周,去看看。”

  許澄夜簡短地做了一個交代,隨後便轉身離開了。

  看著她走出大門,許藏鈞馬上拿起車鑰匙打算去跟蹤,可他還沒走出門,就被去而複返的許澄夜逮了個正著。

  呃,怪尷尬的。

  許澄夜看著滿臉不自然的父親,眨了眨眼,輕輕說:“爸,你不信的話可以打電話給王慕周,就不要自己開車來跟蹤我了,那都不像你了。”

  那都不像你了。

  真是致命一擊。

  許藏鈞這下可沒辦法再跟著出去了,都被女兒那樣說了,他也是要形象的。

  不過還是不甘心啊,萬一她真的隻是隨便找個理由呢?要說這金澤可真是討厭,他的乖乖女現在不但學的叛逆不聽話,還會撒謊了,許藏鈞真是非常不爽。

  哼了一聲回到沙發上,許藏鈞果斷打電話給王慕周,王慕周那邊的回答無懈可擊,主要是因為許澄夜沒說假話,她的確約了王慕周做檢查,但這隻是個幌子,她真正的目的地是美華酒店。

  許澄夜很少自己開車,因為腳受過傷,擔心有時候反應不及時出事,但今晚要做的事還是自己開車更方便。

  黑色的轎車在冬日早早黑下來的天色裏穿行,她出來正趕上晚高峰,好幾段路堵車,車子在長龍裏慢慢蠕動,心裏無數個猜想冒出來,讓她越發焦躁不安。

  金澤在許澄夜心裏,是個幽默,浪漫,學曆不高,但深情可靠的男人。他有時候好像情場浪子,有時候又好像毛頭小子,很矛盾的兩種感覺在他身上,一點都不違和。

  她從來沒有過這個男人會做出什麽背叛自己,或者跟其他女人走得很近的想法,或許是自信,又或者是他給了她太多安全感,所以她一點都不害怕。

  今天晚上這條短信,算是開創了她這條思路的先河,她倒是不著急,也不怎麽擔心,會去,也隻是想一探究竟,看看到底是誰在搞什麽鬼。

  雖然有點遲,但車子還是停在了美華酒店門口。

  這間酒店在江城算不上最好,比較平價,停車場裏也沒什麽特別好的車,這就讓金澤的車放在這特別紮眼,她一眼就能瞧見。

  他還真在這裏。

  按照他的作風,如果是和客戶吃飯,肯定不會選這種中等酒店,那他來這裏做什麽呢?

  在車子裏坐了一會,許澄夜還是鎖車走了下來,裹緊了大衣慢慢來到酒店門口,仰頭看了看,約莫半分鍾後,抬腳走了進去。

  酒店大堂有服務小姐,瞧見相貌打扮都極佳的許澄夜走進來,立刻熱情地迎了上去,隻是還不等她開口,許澄夜便冷冷淡淡道:“不必麻煩了,我來找人。”語畢,直接朝電梯走去。

  服務小姐撓了撓頭,有點摸不著頭腦,但也隻能聳聳肩作罷。

  站在電梯裏,按下11層的按鈕,許澄夜看著自己倒映在電梯壁裏的臉,怎麽有一種到青樓來抓丈夫的既視感?真是這段時間太閑,電視劇看多了。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