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22節

  金澤笑了,笑得有點傷自尊,他慢慢收回手臂,不再抱著她,大約是覺得自己沒什麽資格。

  他端坐在沙發上,安靜了一會,問她:“你覺得我這樣是在騙你嗎?”

  許澄夜側過頭,困惑地看他:“難道不是嗎?”

  金澤嘴角的笑意加深,可那讓他看起來更傷感了,他沙啞說道:“許澄夜,你要是這樣覺得,那,有機會的話,為了不讓我擔心難過,請你也騙騙我吧。”

  許澄夜聽完他的話就傻在了那裏。

  她睜大眼睛看著他近在咫尺的臉龐,他的五官還是那樣精致完美,眼神依舊熟悉深情,可她突然就察覺到,他開始覺得累了。

  也許是他的深情裏透著無奈,也許是他的完美裏透著遺憾,反正,他開始覺得追逐她的腳步和高度很累了。

  許澄夜慌了,她忘記了自己是來興師問罪的,下意識抓住了他放在膝蓋上的手,金澤驚訝了一下,抬眼再看她,這一刻許澄夜不想管什麽理智什麽結果,隻想靠近他一點,她也是現在才發現自己竟然那麽擔心他不再追逐自己,不再好像怎麽趕都趕不走一樣站在自己背後。

  她直接撲進了金澤的懷裏,緊緊地抱著他精瘦的腰身,臉龐埋在他的頸窩,他的身體那麽溫暖,蘊藏著無可匹敵的力量,仿佛可以戰勝一切。

  “那個……”金澤有點遲鈍,這一刻發生的事太過美好,讓他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好半晌才遲疑說道,“許澄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你這樣會讓我誤會的。如果你隻是因為心裏難過,需要一個人抱抱你,無論這個人是誰的話,請你一定要明確說明,我當然很樂意,但我不希望會錯意。”

  他那麽小心翼翼,反倒讓許澄夜輕鬆了許多。

  她賴在他身上,好像小時候在父母身上撒嬌一樣,加大了摟著他的力道,一字一頓道:“你沒會錯意。”

  金澤以為自己聽錯了,不可置信道:“你說什麽?”

  許澄夜抬起臉,換做摟著他的脖子,水盈盈的眸子凝視著他說:“我說你沒會錯意,金澤,我想清楚了,我接受你的追求。”

  金澤懵了,他都做好被罵的準備了,事情居然往好的方向發展了?

  看著心心念念的人那麽專注地凝視自己,甚至能從她的眼睛裏看到自己好像傻麅子一樣的倒影,金澤都沒心思維護形象了,緊緊握住她的手,急切求證道:“我沒聽錯吧,你是說我沒會錯意,你就是那個意思?”

  或許大部分場合都是這樣吧,當你緊張時,如果有人比你更緊張,那你就不會那麽緊張了。

  許澄夜現在就是這種感受。

  望著金澤迫切的神情,許澄夜不厭其煩地重複了第三遍。

  “是,我就是那個意思,你沒會錯意。”

  你沒會錯意。

  沒有會錯意!!

  她話音落下的下一秒,金澤就將她抱了起來,他直接從沙發上站起,繞過茶幾走出去,在寬敞的地方抱著她轉圈圈,好像她小時候很多次做的公主夢一樣,王子抱著你在美麗的國度裏不停地轉圈,一切都那麽美好。許澄夜是頂級的芭蕾舞演員,有數不清的優秀男舞伴曾抱著她轉過圈,可從來沒有一個“舞伴”讓她覺得這樣契合,這樣“幸福”。

  是啊,這大概就是幸福的感覺吧,你明明被轉得頭暈眼花,甚至多看不清落地窗外繁華錯落的高樓大廈了,但你還是不願意停下來。你明明是想來找這個騙子理論的,最後卻成了他的女朋友。你真傻,也真明智。

  許澄夜閉上眼,摟緊了懷裏的男人,恐怕除了生死,別的力量都不太能把她從他身上拉下來。

  辦公室外麵。

  秘書們排排坐著,屋子裏忽然傳來女孩的驚呼聲和男人的笑聲,她們覺得自己好像是古代皇宮裏的宮女,皇上和皇後在裏麵嬉鬧甜蜜,她們在外麵既不能走又不能議論,還要裝作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簡直不要太辛苦。

  周岩抱著一堆文件過來,正想上去敲門,女秘書就站起來小聲說:“周特助,你最好一會再進去。”

  周岩停下問道:“怎麽了?是許小姐還沒走嗎?”

  女秘書點頭說:“不但沒走,而且……”她話還沒說完,金澤爽歪歪的歡呼聲又從辦公室裏傳出來了,女秘書頭疼地笑了一下,周岩全都明白了。

  他歎息一聲,卻又笑了,把文件放到秘書的桌上說:“那就等許小姐走了,你打電話告訴我吧。我想那個時候,老板會很有心情處理這些事。”

  女秘書看看文件的標題,是世嘉的糟心事,老板一直不怎麽想過問,就那麽拖著,但就像周岩說的,他呆會應該會有心情處理了……

第32章

  王慕周有想過,自己早晚有一天會見到許澄夜喜歡的那個人。

  在他的構想中,那該是個英俊斯文,非常有才華的人。可站在他眼前的人,在外形上的確是足夠英俊了,卻不怎麽斯文,更體現不出什麽才華和內涵。

  他的衣著打扮都是名牌,即便是微小的領夾和袖扣也說得上牌子,皮鞋更是纖塵不染,大約不是每天換一雙新的,就是有專人每天仔細打理。

  伸出胳膊,他在看表,王慕周垂眸睨了一眼,江詩丹頓,表帶正好配他身上的深灰色外套,眼光還不錯。

  “我是金澤,很高興認識你。”

  他站在那,朝王慕周伸出手,大約是男人之間的默契,彼此知道自己是對方的敵人,所以對望的視線都不那麽友善。

  “你好。”王慕周站起來,隔著桌子和金澤握手,輕聲斯文道,“我是王慕周,澄夜的朋友。”

  金澤笑了一下,和許澄夜一起坐下道:“我知道,來的時候她和我提過,她回國後是你一直負責她的腳傷,之前也是你告訴她她不能再跳舞了。”

  他這麽坦然說出“她不能再跳舞了”這幾個字,讓王慕周想起上次許澄夜問自己的話,她自己也覺得這個男人和她價值觀不一樣吧,可她還是喜歡了,真讓他為難。

  慢慢吐了口氣,王慕周說:“也不是肯定就不能跳了,上次我太魯莽,後來找幾個同事研究了一下,如果治療得當,調養好,也許還是可以的。”

  這些話金澤在車上已經跟許澄夜說過了,但他說的話許澄夜好像不再信了,他也不委屈,畢竟自己是真的隱瞞過她。他唯一有點難過的是,許澄夜不願意讓王慕周知道他們的關係,因為王慕周和她從小一起長大,跟她爸媽的關係很好,許藏鈞不喜歡他,如果王慕周知道後把這件事告訴他,搞不好他們剛在一起就要分手了。

  所以,金澤雖然難過、憋屈,但還是忍了。

  不能說就不能說,最起碼自己知道自己是就行了,沒什麽了不起的。

  啊,好吧,雖然是這樣安慰自己,可心裏麵還是不好受。

  尤其是當王慕周問出這樣的問題時:“金先生是澄夜的?”

  金澤緘默不語,麵上客氣的笑容也蕩然無存,立在那顯得有些不友善,許澄夜笑了一下,替他回答道:“他是我的朋友,很好的朋友。”

  很好的朋友,隻是這樣而已,就差了一個“男”字,讓人歡欣全無。

  不過也不能太著急了,現在已經成功許多,要繼續努力,不能急躁,免得前功盡棄。

  金澤自己勸自己,勸完了就擠出點微笑來說:“是,我是她的好朋友。我們現在可以說正事兒了嗎?慈恩醫院雖然是私立醫院,但我記得也很忙的,沒錯吧?”

  他皮下肉不笑,拿話擠兌人,這就讓他顯得不懂禮數外加很自我,不討人喜歡,王慕周對他的印象,就算不是因為情敵的身份,也不會太好。

  後者敷衍地笑笑,坐下取出許澄夜的片子,開始跟他們說治療方案,許澄夜聽著聽著就打斷了。

  “時間太長了。”她皺眉說,“我等不了那麽久,我要重新上台跳舞。”

  金澤坐在一邊,側目看著她,嘴唇開合正要說什麽,王慕周就搶先一步說話了:“澄夜,你不能這麽任性,雖然跳舞對你很重要,但也要身體允許才可以吧?如果你這次不聽我的,搞得以徹底不能跳舞不就得不償失了嗎?”

  金澤眼神迥異地凝視王慕周,後者居然還很不自覺地想握住許澄夜放在桌上的手,金澤立刻出聲製止:“王大夫,請問你安慰別的病人時也會摸他們的手嗎?”

  這樣直接的言語讓王慕周有些難堪,他尷尬地收回手摩挲著鼠標,沒有解釋,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許澄夜有些煩躁地轉開頭,男人之間的小較量她現在無心考慮,她滿心想的都是自己該怎麽重新回到舞台上。

  許久,她長舒一口氣,再次望向王慕周,一字字道:“那,你告訴我一個時間,最快的,可以讓我回到舞台上的時間。”

  王慕周有些為難,抿唇思索半晌才回答:“澄夜,我不想騙你,我不敢保證能不能做到,時間上,我隻能說,至少要一個月。”

  一個月,三十天,卡珊德拉徹底和她道別了。

  許澄夜握緊了拳,眼眶有些發紅,她心裏明知道是誰害了自己,還得讓她繼續去舞台上出演她想要出演的芭蕾舞劇,她隻能在下麵養傷,憑什麽?

  為什麽這個世界總是眷顧壞人?

  比起王慕周,金澤雖然認識許澄夜時間少,卻在某些方法比前者更了解她。

  在她沉默壓抑的時候,金澤站起來取出手機,安然地撥了一個電話,不多時,電話接通,他對那邊說:“陳院長,打攪了,我是金澤。”

  陳院長?

  是什麽人?

  他一出聲,許澄夜和王慕周就都看向了他,王慕周以為他是在給某個醫院的院長打電話,許澄夜也這麽想,但緊接著他們就明白根本不是。

  “您大概也聽說了,我手下有個樓盤出了點問題,我最近在檢查其他樓盤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問題,歌劇院那邊雖然完工很久了,但我還是會派人過去檢修一下,勞駕您安排安排,最好一個月之內都沒演出。”金澤淡而平靜地說,“您可以對外說是重整裝修,我會讓施工隊從裏到外給您翻新一遍。”

  江城歌劇院是金澤很久之前承攬的一個項目,當時建得非常好,算是江城的地標式建築。這樣的建築幾年過去依然狀態完好,其實陳院長是完全不覺得有必要翻新檢修的。世嘉的事他也聽說了,但居民樓和項目樓是不一樣了,他不認為金澤會在歌劇院上克扣銀子。

  不過,歌劇院建起來的確也有幾年了,如果可以翻新一下,還不要錢,上麵也會很支持,他幾乎沒怎麽猶豫就說會馬上去開會商議,最遲晚上就能給他回複。

  金澤應聲,掛了電話,一邊編輯短信給周岩一邊眼都不抬道:“你可以安心養病了,舞團那邊未來一個月都不會有任何演出。”

  金澤是舞團的投資商,舞團接下來去哪裏演出他知道也不稀奇,所以他給歌劇院那邊打電話的時候,許澄夜的心裏沒有疑惑,隻有說不出來的窩心。

  她試著揚起嘴角,讓自己看起來高興一點,但還是很勉強,金澤直接坐下來捏了捏她的臉,在王慕周目瞪口呆地注視下侃侃而談道:“以後不要老是說我不了解你,我隻是沒辦法全都了解,並不代表一點都不了解。”

  這次許澄夜不用勉強自己也能笑出來了。

  她眼神明亮地看著金澤,金澤笑吟吟地看回來,倆人眉目傳情,別提多膩味了。

  王慕周看著他們相處,忽然就意識到也許他這些年以來的想法都錯了,許澄夜這樣的女孩不見得要找什麽有內涵的才子,可能偏偏就是這樣她高貴的女孩,就是要低賤粗暴的手法才能追求到,默默付出那一套,人家根本不屑。

  金澤和許澄夜走之後,王慕周還想了這件事很久,他想,還好他發現得不是那麽晚,他們還沒結婚,他還有機會,要不然他這多年的等待和付出豈不都付之東流了。

  不行,他必須采取一點行動了。

  接下來一個月,他和許澄夜還有金澤見麵的機會都很多,許澄夜那麽好,要讓金澤主動離開她很難,她本人又是執著的性格,一旦決定什麽事很難改變,那麽他隻能二選其一,從較為入手的金澤身上想辦法了。

  是了,許澄夜為什麽回國?

  還不是因為在巴黎舞團的那件事。

  那樣的事,認識她不久的金澤知道了會怎麽樣?

  會繼續堅定不移地留在她身邊,還是放棄她離開?

  王慕周私心以為會是後者,他也是男人,他覺得除非是像他這樣從小和許澄夜一起長大的人,否則很少有男人可以接受那件事。

  想到這些,他慢慢笑了一下,雖然知道這可能會傷害到自己喜歡的人,可他更不希望傷害到自己。

  人終究都是自私的。

  另一邊。

  江城舞團。

  孫老師站在前排,有些失望地跟大家說:“我很抱歉地通知大家,在歌劇院的演出要順延到一個月之後了。”

  聽到這個消息,舞團裏最耐不住的就是蘇明娜,一個月,時間太長,變數太多,她害怕自己剛放下心的事再鬧出意外。

  “孫老師,為什麽要順延啊?我們訓練的一直都很好,之前的巡演也很成功,為什麽不趁熱打鐵呢?”蘇明娜急切地詢問,楚洛站在一邊看了看她,麵露思索,好像想到了什麽別的。

  孫老師無奈解釋道:“不是我不想,是沒辦法去,劇院那邊陳院長打電話來,說未來一個月劇院要重整翻修,沒辦法演出,等翻新結束就可以了。”

  蘇明娜心裏咯噔一下,隱約猜測到了什麽,卻不敢讓自己往那邊想。

  倒是畢夏懵懵懂懂問了一句:“怎麽突然說要翻修啊?之前我們要演出的時候他們也沒提這件事啊,還和我們約了時間。”

  林團長恰好這個時候走進訓練室,回答了她這個問題。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