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3節

  一個人最缺少什麽,就會忍不住朝著那樣東西靠近。

  許澄夜跟金澤是兩個極端,她高學曆,年紀輕輕就有不俗的成就,從品味和性格上來看,家世也必然不會差,這樣的女人金澤不是沒遇見過,但都沒有許澄夜那麽吸引他,她就好像一塊磁鐵,讓他這塊粗糙的金屬克製不住地靠上去。

  “老板。”周岩為難地小聲說,“您再這樣這頓飯就吃不下去了。”他苦惱道,“就算您對許小姐有想法,也不要這麽著急啊,你會把人家嚇跑的。”

  聽見周岩發聲,金澤分給了他一點視線,輕聲說道:“真的嗎?那我要收斂一些了,雖然有點難。”語畢,好像真的把周岩的話聽進去了,將目光艱難地從許澄夜身上拉回來,重新放在表情略難看的林團長身上。

  “林團長,其實很慚愧,雖然我是個男人,年紀也不小了,但初次見到活生生的偶像,還是忍不住多看兩眼,您一定要理解我。”

  他說話那麽真摯,認真的語調讓人無法拒絕,林團長比起金澤來,簡直不要太單純,他那麽說,他居然就信了八分,端起紅酒杯和他碰了碰,開著玩笑緩和氣氛。

  蘇明娜就坐在許澄夜身邊,金澤看許澄夜時的眼神她最清楚不過,她心裏止不住有些嫉妒和憤怒,從許澄夜回國加入舞團以後,她所有的位置就都被她搶走了,現在她們坐在一起,全場最有錢的男人眼裏卻隻看的見她,連個餘光都不肯施舍給自己,她到底哪裏比她差了?

  心裏窩著火,握著高腳杯的手就不免加大了力氣,許澄夜不疾不徐地瞥了一眼身邊的蘇明娜,漫不經心地放下餐巾,站起來道:“我有些不舒服,去一趟洗手間,失陪了。”

  她說話慢而穩定,明明誰都聽得出來是個借口,可就是讓人忍不住去相信。

  她一走,蘇明娜便舒服多了,周圍的空氣好像也不再稀薄得讓她難以呼吸。

  她心裏有小算盤,端起高腳杯想敬金澤一杯,搭訕一下,可惜,在她開口說話之前,金澤也站了起來,用一種顯而易見的敷衍態度說:“我突然想起有個緊急電話要打,就先讓周岩替我陪你們。”

  語畢,他匆忙離開,絲毫不管林團長是何反應,周岩幾乎淚流滿麵,但麵上一點都沒表現出來,朝林團長舉杯道:“真是對不起了林團長,我們金總實在太忙,今天晚上本來安排了跟另外一間公司的總裁吃飯,他都已經推了四次了,因為是您才再一次推遲了那個飯局,您就多多見諒吧。”

  先打一巴掌,再給一甜棗,讓林團長真是提不出什麽不滿,他一邊端起酒杯應承,一邊在心裏想,大集團的高層果然都不簡單,這總裁助理年紀輕輕的,說話便如此滴水不漏,以後合作可要多長個心眼,別被“吸血鬼”給坑了。

  外麵。

  許澄夜根本沒有不舒服,出來之後就去了酒店的休息區,坐在沙發上擺弄著手上的戒指,時不時看一眼表,似乎在等待什麽。

  她坐下沒多久,麵前就晃過一個人影,那人非常不自覺地在未經她允許的情況下坐在了她對麵,抬起手打了個響指,酒店服務小姐便馬上走了過來。

  “您好金總,需要點什麽呢?”服務小姐很熱情,她顯然對金澤非常熟悉。

  金澤的手放在唇邊,沉吟片刻對許澄夜說:“我看許小姐剛才都沒有喝什麽,我在這裏還存著一瓶好酒,跟你分享好不好?”語畢,不等許澄夜回答便要讓服務小姐把那瓶酒拿過來,但很可惜,許澄夜根本不給他這個麵子。

  她笑得疏遠而冷清,坐姿端莊又優雅:“不用麻煩了,我不喝酒。”

  金澤露出十分刻意的意外表情,推了一下眼鏡道:“那就喝茶吧。”

  他這麽說了,服務小姐就很知趣地去準備茶了,許澄夜斜眼睨著金澤,嫌棄之情溢於言表,金澤直接無視,好像真沒感覺到似的,麵不改色道:“感覺身體好點了麽?還是難受的話,我可以先開車送你回去。”

  他說完話身子稍稍朝前傾了一些,兩人的距離不由拉近,看著他眼底流露出來的情趣,就知道他對自己感興趣,許澄夜不鹹不淡地笑了一下,轉開頭與他再次拉開距離,用手指摩挲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忍俊不禁道:“金總實在不用那麽客氣,你現在應該在包間裏陪林團長的,我想要回去的話,可以給家裏的司機打電話。我出來之前,已經跟他們說過我在哪吃飯了。”

  聽聽,家裏的司機,已經跟“他們”說過,這個“們”字很講究,說明她家裏不僅僅一個司機。她家裏非富即貴——三言兩語就能判斷出來了。

  金澤微微垂眸,沒有言語,隻是摘掉眼鏡,從口袋裏取出折疊得非常整齊的手帕,慢慢擦拭著鏡片。

  許澄夜安靜地注視了他一會,輕聲說:“金總眼神不好麽?”

  話聽起來,不是那麽順耳,但金澤拒絕把它理解成不好的意思。

  他收起帕子,將眼鏡重新戴上,用難以抗拒的熱誠眼神望向許澄夜,說:“我的眼神很好,就算不戴眼鏡,你離我很遠很遠,我也能看清楚。”

  許澄夜笑了笑,她不笑的時候令人捉摸不定,笑起來之後又透著一種小女孩似的純真:“是嗎?那你為什麽戴眼鏡?”

  金澤跟著她一起笑了,該說他真不愧能達到今天的地位嗎?在不要臉這個方麵,他簡直爐火純青。

  對於許澄夜的問題,對於一個好像自己女神一樣的人物,金澤就那麽直接而坦白地回答說:“為什麽戴眼鏡?當然是因為這樣顯得我比較有文化。”

  許澄夜意外地看著他,沉默些許,換了個話題說:“昨天晚上金總是不是去看了舞團在會展中心的演出?”

  金澤倒是沒想到她會知道這件事,側目睨了她一會才說:“你看見我了?”

  許澄夜直接說:“看見了,我跳了這麽多年的舞,還是第一次有人提前離場,能告訴我是為什麽嗎?”

  其實她比較想知道的是,她到底哪裏跳得不好,讓花了高價錢買VIP票的他那麽忍受不了,剛開場幾分鍾就早早地離開。

  從接觸到許澄夜這三個字,到現在他們麵對麵坐著,金澤還是第一次感覺到許澄夜的心思是真正放在自己身上的,隻因為這一個問題——你為什麽提前離場。

  想來,對於舞者或者音樂會上的演奏家來說,觀眾的提前離場都是對自己水平的一種侮辱,許澄夜大概也覺得自己是覺得她跳得不好才先走的,可實際上……

  誰來幫幫忙,其實金澤隻是實在欣賞不了芭蕾舞,也懶得看天鵝湖的男一號和她一起跳舞罷了,比起這些,他寧可回家躺在床上看鄉村愛情,最近忙得要命,鄉村愛情第八部他還沒看完,他還挺掛心的,但就這麽坦白跟她說,一定會被潑水吧?

  真巧,金澤心裏剛這麽想了一下,服務小姐就端著茶過來了,一共兩杯,輕手輕腳地放在他和許澄夜麵前便離開了。金澤不著痕跡地伸出手碰了一下茶杯壁,嘖,挺燙的,這麽一杯熱茶水潑到自己臉上,就算不至於毀容,也好不了多少。

  清了清嗓子,金澤決定隱瞞一下,神色誠懇地說:“其實沒什麽,就是昨晚剛好有點別的事,我隻是去看一下許小姐的舞姿,你的獨舞結束,我自然就該走了。”

  許澄夜一直緊緊盯著他,他的情緒變化掩飾得不錯,饒是許澄夜也沒看出什麽來。

  她慢慢端起茶杯,本來想試一下溫度,但看對麵坐著的金澤忽然正色了一下,眼神警惕地落在自己的茶杯上,她也順著看了一眼,不知其意,幹脆直接將茶杯放下,站了起來。

  她站起來了,金澤也跟著站了起來,後者還沒開口說話,許澄夜便笑吟吟地說:“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金總自己慢慢坐,我先走了。”

  她說完話轉身就走,金澤追出幾步路,一直淡定的語調多了些急促:“許小姐這就要走了?”

  他們明明才沒聊幾句。

  許澄夜回眸看他,歪著頭笑道:“我出來的時候就猜到你會跟著出來,坐在這等你就是為了知道你為什麽提前離場。現在知道了,我自然就該走了。”

  我自然就該走了。

  多麽熟悉的一句話,好像剛剛才從金澤自己嘴裏說出來。

  許澄夜看了一眼金澤遺憾又無奈的神色,收回視線毫不留戀地離開。金澤站在原地注視著她的背影,單手搭在腰間,精瘦有料的身材讓襯衫胸口的紐扣岌岌可危。

  周岩恰好在這時找了過來,看到老板單獨站在那,走過來慶幸說道:“金總,我可找到您了,林團長打算走了,您不過去送一下嗎?”

  他說完話,老板一點反應都沒,他跟著老板望向酒店門口,那早就沒了人影,但不難猜到,估計是提前離場的許澄夜。老板和她可是前後腳出來的,傻瓜都能猜到他是去幹什麽,周岩那麽聰明,怎麽會不知道。

  他一時感慨,不由說了一句:“許小姐已經走了嗎?真遺憾,本來想跟她要個簽名呢,可惜我太緊張,第一次這麽近距離接觸真人,說話的時候都差點休克了。”

  金澤收回視線睨了周岩一眼,眸中明顯眼白比較多,俗稱翻白眼,他很不屑地說:“嗬嗬,休克?真是沒出息。”換我,頂多就是手一直抖。

  後半句話金澤當然沒說出來,他把手抄進了口袋,裝作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

  至於許澄夜……

  維納斯,你的奧林匹斯聖山馬上就要由我來建造了,你還能逃掉幾次?

  作者的話:男主表示,就是有錢,沒有別的

第5章

  江城市人民醫院。

  許澄夜坐在醫生辦公室裏,對麵的大夫正認真地看著她複查的片子。

  他看得很專注,看得時間也很長,不難發現他對她的病很上心,等許澄夜都開始看表的時候,大夫才放下片子抬起了頭,朝她露出一個笑容。

  “情況挺好的,傷口恢複得也不錯,但你最近是不是有些累了?不要進行太高強度的訓練,你才剛康複,對傷口不好。”大夫溫和地說話,一手握住鼠標,開始給她開藥。

  許澄夜看了一眼電腦屏幕說:“慕周,家裏的藥我還沒吃完,你不用給我開了。”

  王慕周驚訝地看向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瞪得的:“還沒吃完?你沒有按照我說的方法吃嗎?”

  許澄夜單手撐著桌麵淡淡道:“味道很苦,藥片又多,一次根本吃不完,反正我現在已經好了,少吃點應該沒事。”語畢,她拎著背包站起來道,“我還得去練功,你先忙著,改天請你吃飯。”說完,轉身離開,遠遠丟來兩個字,“走了。”

  醫院這地方,她真的已經呆夠了,如果可以的話,許澄夜連定期複查都不想過來。

  王慕周追著她到辦公室門口,看著她很快消失在拐角處,書卷氣的臉上慢慢浮現出幾絲不舍和遺憾。他歎了口氣,低頭看著手裏的片子,捏緊了片子的角,慢慢回到了座位上。

  許澄夜離開醫院之後就去了舞團練功。

  父親安排的司機將她送到門口,她下來的時候,看見停車場的位置有一輛熟悉又紮眼的豪車。前幾天她才剛剛見過這輛車,那是個晚上,雖然光線不甚好,卻不難讓人記住車子上掛著的連號車牌。

  許澄夜的眼珠轉了轉,走進舞團大門,本來應該上電梯,卻直接轉彎走了樓梯,繞了好幾個圈才來到她的訓練室,蘇明娜和畢夏都在裏麵,還有三四個其他的團員,大家正邊壓腿邊聊天,並沒瞧見那輛車的男主人。

  許澄夜在心裏點點頭,走進訓練室,也沒跟人打招呼,直接去換衣間換衣服。

  蘇明娜瞥了一眼她的背影,別人正好和她說話,她倉促地回應了一下,看上去有些心虛。

  換衣間裏。

  許澄夜打開自己的衣櫃,就看見裏麵亂糟糟的,軟鞋的帶子被人扯斷,練功服也被人剪壞了,放在櫃子底下的化妝品也被倒得亂七八糟。

  江城芭蕾舞團是國內的老牌芭蕾舞團,雖然聲名顯赫,但訓練館仍然是建造了多年的老房子,在訓練室裏有攝像頭,可舞者們換衣服的換衣間是沒有的,畢竟是非常隱私的地方,就算有條件,誰又能在這地方裝攝像頭呢?

  也就是說,要知道是誰把許澄夜的東西弄成這樣,有點困難。

  不過,這場麵好像並沒苦惱到她,她麵不改色地關上櫃子,鎖好換衣間的門,從的背包裏取出了備用的軟鞋還有練功服,換上之後好像什麽都沒發生一樣走了出去。

  蘇明娜在換衣間門口傳來響動的第一時間就望了過去,但她想象中的那一幕沒有發生,許澄夜不但沒有生氣,身上的練功服也完好無損,腳上的軟鞋穿得妥妥當當,走路的姿態優雅得好像本身就是一隻完美無瑕的白天鵝。

  “澄澄姐,你什麽時候來的,我剛才都沒看見你。”

  畢夏並沒發現蘇明娜的不對勁,她從把杆上下來,身體輕盈地蹦跳到許澄夜麵前,挽著她的手臂,十分親密的樣子。

  蘇明娜在心裏哼了一聲,轉開臉望著窗外,不去關注那邊的兩個人,好像這樣就不用受她們影響。

  但很可惜,她身邊的其他團員都在跟許澄夜打招呼,盡管有的並不算熱情,但也不失了禮數。

  這樣一來,唯一沒出聲的她就太顯眼了,蘇明娜不得不回過頭來,勉強自己對許澄夜笑了笑說:“澄澄你來了。”

  她比許澄夜大一歲,不用叫她姐姐,這還算好的,否則的話,要她像畢夏那樣叫對方澄澄姐,還不得把她自己給惡心死?

  許澄夜並沒回應蘇明娜的問候,隻看了她一眼便遠離她開始練功。

  她的姿勢很優美,腿直接放在最高的把杆上,手臂一抬,輕輕地朝把杆的方向彎腰,盡管不是在舞台上,盡管隻是簡簡單單的練功而已,她卻能一直保持演出時的最佳狀態,這是所有團員羨慕和嫉妒她的地方。

  擊掌聲響起,大家的視線趕緊轉到了訓練室門口,資深舞蹈家孫老師一邊走一邊脫掉外套,望著姑娘們說:“來,集合一下,有事兒跟你們宣布。”

  姑娘們聞言都從把杆上下來了,整齊地站成一排,從許澄夜、蘇明娜開始往一側筆直地排成隊伍,最首位的,當然就是最受重視的。

  蘇明娜用餘光觀察了一下許澄夜,她一點聲色都沒有,也不知道櫃子裏的東西到底看見了沒,難不成是沒看到?不可能啊,她衣服和鞋子都換了。可如果看到了,她怎麽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正常人不是該非常生氣地找出做那事的人嗎?

  俗話說做賊心虛,一點都不假,蘇明娜心裏不坦蕩,許澄夜的任何表情和行為都會成為讓她擔心和忐忑的緣由,比如現在,她偷看許澄夜,許澄夜忽然看她,她就渾身抖了一下,差點撞到旁邊的畢夏摔倒。

  畢夏扶住她小聲問道:“娜娜姐,你沒事吧?”

  孫老師也發現了這件事,望過來說:“明娜,你怎麽了?”

  蘇明娜趕緊說:“沒事,我沒事,就是一不小心。”

  孫老師點點頭說:“你可千萬別有事,我今天要宣布的事和你還有點關係。”

  蘇明娜心裏一喜,難不成是有新的劇目可以上自己跳主角了?她全神貫注地看向孫老師,滿心的希望,然後就聽見孫老師說:“下個月,我們團在港城市歌劇院有個演出,劇目是《胡桃夾子》,這場演出非常重要,會有當地領導還有很多業內的知名人士來觀看,關係到我們明年在全國的巡演,所以領導們對女主角瑪麗的扮演者選擇非常慎重。經過商量,我們決定在澄夜和明娜中挑選。”

  孫老師的話說完,畢夏就很失望地拉住了身邊蘇明娜的手說:“明娜姐,祝賀你啊,能競爭女主角,這次我又沒戲了。”

  蘇明娜應該高興的,可她怎麽都高興不起來,大約是因為孫老師說,要在她和許澄夜之中選一個,並不是已經敲定了要選她吧。

  側臉看看許澄夜,圍在她身邊的人不知道比自己身邊多多少,由此可見,大部分人都認為這次瑪麗的人選,非許澄夜莫屬。也是,她可是剛剛演過了《天鵝湖》的女一號,風評不要太好,《胡桃夾子》的女一號雖說是在她們之間挑選,但蘇明娜自己也知道,她沒多少機會。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