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9節

  金澤下意識就回了許藏鈞一句:“我說我要上牆了嗎?我在地上好好的,我求你扶我了?自作主張還要罵別人爛泥,你這不是有病嗎?”

  金澤說完,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一邊往門口跑一邊回頭看看,許澄夜站在父親身邊,因為距離太遠,已經看不清她的表情了,但他可以感覺到,她沒看他。

  突然金澤就高興不起來了。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嘴上痛快了就是痛快了,氣死別人不能氣死自己,但許澄夜現在肯定在想,如果她真的和他在一起,父親和他之間就必須二選一了吧,是不是糾結死了,更不願意和他繼續來往了?

  “我吃錯了藥了吧,跟未來嶽父強嘴,我才是真有病。”

  翻牆跑出許家之後,在小區裏麵慢慢走路時,金澤忍不住罵了一句。

  他甩了甩胳膊,有點抽筋,有點冷,風一陣一陣地吹過來,他仰頭看看天上,黑漆漆的連個月亮都沒有,說不好明天得下雨。

  隨便找了路邊的台階坐下來,也顧不上身上的西裝多少錢了,金澤拿出手機就給許澄夜發短信,編輯了半天,一大長串的話最後全都刪除了,隻留下三個字——對不起。

  許澄夜在家裏,耳邊充斥著父親的指責和教育,手裏拿著手機,看著上麵金澤的短信,為什麽父親那麽長篇大論的教導她聽不進去,金澤僅僅是三個字的道歉,甚至都不是言語上說出來的,她卻那麽受用呢。

  愛情果然是讓人衝昏頭腦的東西。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許澄夜,你要還是我的女兒,以後就不準再跟金澤來往,否則我就跟你斷絕關係!我和那小子,你挑一個吧!”

  許藏鈞憤怒到極點,許太太攔都攔不住,許澄夜歎了口氣,心裏幾百種想法,到了嘴邊隻是敷衍似的說:“爸,我知道了,你也消消氣,別生氣了。”

  她隻說知道了,可沒確準說不會再理金澤,許藏鈞抓著這個小心機不放,搞得最後許澄夜不得不說:“好,我知道了,我不會再見他,您可以去休息了嗎?”

  父親身子不算好,再氣下去身體會很麻煩,許澄夜隻能先如此回答。

  她承諾的時候可沒想到,隻是過了幾天,她就再次見到了金澤,違背了自己對父親的承諾。

  這天是舞團巡演結束回到舞團的日子。

  許澄夜也休息了一個星期,想來再試試腿腳好點沒,進了訓練館,就看見很多人熱熱鬧鬧地在聊天。

  這一幕真是久違了,有一個多月沒瞧見,竟有些陌生。

  因為她動靜小,大家一開始還沒發現,正在繼續聊八卦,這八卦恰好和金澤有關係。

  “你們聽說了嗎?前幾天有人聽見林團長給澤蒼那邊打電話,說是給我們的投資款一直沒付下來,隻讓我們去他們的樓盤挑個訓練館場地敷衍著,林團長在擔心他們那邊要賴賬呢。”

  這人說完,蘇明娜就笑著說了句:“這段時間我們在演出,你們大概沒聽說,澤蒼那邊的樓盤出了問題,偷工減料,所有的房子賣出去都沒法住,要全部回收還要賠償業主,那麽貴的房子,一套就得多少錢,全都退回加賠償的話,就算是澤蒼,大概也沒那麽多周轉資金。”

  畢夏懵懵懂懂道:“所以,他們是想拖著給我們的投資暫時不給,先處理那個樓盤的事?”

  楚洛帶著幾個男舞者走過來,輕笑道:“大約是這樣的心思吧,一個企業正常資金流動就那麽些,澤蒼的還算是多的,他們大頭的錢都壓在項目上,現在要先處理麻煩,就得押後給我們的投資了,那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蘇明娜附和道:“對啊,要我說,沒錢就別裝樣子要投資文化產業,現在搞得都交不上來款,多丟臉啊。”

  她話音才落下,周圍的人還來不及和她一起取笑金澤和澤蒼,就聽見一個久違的冷清聲音。

  “蘇小姐聽上去很了解澤蒼似的。”許澄夜慢慢走到她們中間,雙臂環胸歪著腦袋散漫道,“平時一定沒少做功課吧?下次再見到金澤來舞團,倒是該給你個機會去和他本人談一談,他一定很想聽聽你的意見,好讓他的公司別那麽‘丟臉’。”

  蘇明娜聽見這句話就愣住了,瞬間回過身,因為心虛,瞧見許澄夜時,情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

  略頓,她尷尬說道:“原來是澄夜,你好了啊?”

  許澄夜笑笑:“怎麽,你看見我好像很害怕?你為什麽要怕我呢?我受傷和你又沒關係,不是麽?”

  蘇明娜到底段數低,被她這麽一說就要語無倫次,還是楚洛上去擋在了她麵前,笑著和許澄夜打招呼:“澄夜,你看起來恢複得不錯,孫老師和林團長還有大家一直都很擔心你,你能痊愈實在太好了。”

  許澄夜意味深長地睨了楚洛一眼,她的眼神並沒讓楚洛露出任何馬腳,仿佛他隻是一個擔心女團員被欺負的紳士一樣,許澄夜收回視線,冷淡地轉身去換衣服,準備開始參加訓練。

  楚洛注視她的背影,又轉頭看看蘇明娜,蘇明娜緊張地拉住他的衣角,他安撫地投去一個眼神,後者稍稍安心了一些。

  半個小時後,孫老師到了,許澄夜也換好了衣服,兩人寒暄了一下,便準備開始訓練新劇目。這次巡演很成功,不久後他們還有另一場演出,就在本地,會在江城最大的歌劇院演出,這是每一個舞蹈團的夢想,也是他們第一次可以去那裏演出,所以非常重視。

  恰好今天,林團長找到了澤蒼總部,親自見到了金澤,要求盡快支付投資款的事,人家都和他麵對麵了,再敷衍也不是辦法,隻是,世嘉的事依然在僵持著,連警方的證詞都不能令業主滿意,他們打定主意是金澤賄賂劉錦,讓劉錦承擔所有罪名,從而保住自己的名聲,怎麽都不肯輕易放過金澤,金澤一時也沒什麽好辦法去解決,似乎隻能賠錢。

  為難了一下,金澤摘掉眼鏡對林團長說:“既然您這麽著急,那我會盡快讓下麵的人支付這筆錢。不過,我希望再到您的舞團看一下,上次發生的意外讓你們舞團最好的舞者出了那麽嚴重的問題,如果你無法保證這種事不會再發生,不能查清楚那個意外到底是為什麽,我也要考慮這筆錢是否有必要再投給你們。”

  金澤笑得自信而冷淡,“畢竟,合同裏清清楚楚地寫著,您的舞團需要保持高水平和人員穩定,不能出現任何影響舞團形象和技術水準的事件,如果因此解約,這就是林團長您的責任了,我還要向您索賠高額的違約金。”

  他聳聳肩,一副盡職商人、不近人情的模樣,“還希望林團長多多理解。我的投資也要看回報的,您的舞團不穩定,出了那麽多亂子,我的收益就不會穩定,這樣的風險,我可不願意承擔。”

  林團長不會做生意,是個領導,腦子裏歪歪繞繞怎麽可能比金澤多。

  金澤這一番言詞下來,直接讓他從有理變成了沒理,不但沒了底氣,還開始擔憂——許澄夜受傷的事他們也短暫查過,根本沒有頭緒,現在要秋後算賬,怎麽才能應付呢?

  投資的事已經簽了合同,上報了領導,如果不了了之,甚至要承擔違約金,那可就完蛋了。

  林團長一哆嗦,完全沒了剛開始時得理不饒人的樣子,周岩在一邊看著,忍不住在心裏拍手叫好,金總果然是金總,他這種把黑說成白的厲害功夫,自己還真是有的學呢。

  金澤笑吟吟地拉開手臂靠到椅背上,疊起雙腿,麵目英俊,形象斯文儒雅,風度不凡,根本看不出他剛才有多麽咄咄逼人。其實,隻要不麵對許澄夜,他總是可以保持無懈可擊的霸道總裁形象,但一遇見許澄夜這個克星,就保不準了。

  而現在呢,就是他為這個克星討回公道的時候了。

第28章

  在江城歌劇院的演出,領導們千挑萬選之後,選中了法國的著名宮廷芭蕾舞劇《卡珊德拉》。

  怎麽說呢,劇目一報下來大家心裏就落下了大石頭,卡珊德拉啊,那是特洛伊的公主,來自於古希臘神話裏麵,是一位能夠預言真相卻不被人信任的人。她的故事被譜寫成芭蕾舞劇,在法國芭蕾舞最鼎盛的時期,連國王路易十四都曾經扮演過劇目中的阿波羅神。

  法國。

  是的,法國,可以說是芭蕾發展最鼎盛的地方,舞團裏隻有一個人曾長時間在法國學習並演出,還是在頂級的舞團裏,這個人就是許澄夜。

  包括孫老師在內,所有人都看向了人群裏安靜的女孩,她的病在外看不出任何痕跡,表現得十分健康,站姿也準確優雅,麵對眾人或羨慕或嫉妒的眼神,她始終神色淡淡,平靜異常。

  蘇明娜握了握拳,看向另一邊站著的楚洛,楚洛眼中現出思索,並未理會她的眼神,她咬了咬唇,在背後握起拳頭,隱忍不發。

  “好了,那大家就開始練習吧,來,跟我走,分散開。”

  孫老師拍了拍手,打斷了所有人的小心思,開始下一階段的訓練。

  許澄夜利落地後撤幾步和眾人拉開距離,大家按照慣例依次排開,在她回來之前,站在女團員最中央位置的一直是蘇明娜,但她一回來,蘇明娜馬上就要讓開,那種憋屈的感覺,很難用語言來形容。

  窗外的施工大樓吵吵嚷嚷,十分影響訓練,孫老師念叨了一句“看來還真是得趕緊換個場地啊”,說完,便去關窗戶了。

  畢夏站在靠窗的位置,很乖地上去幫忙,等兩人關好了窗戶回來,便正式開始訓練。

  一個早上的訓練,從基本功開始,許澄夜對基本功的掌握是團裏其他人沒辦法比的,她上街、看書甚至吃飯的時候都常常站著,腳上始終保持著標準的步伐,她的成功不僅僅是靠天賦,來得也不是那麽容易,隻是旁觀者並不會深究她曾經有多努力。

  蘇明娜的位置就在許澄夜旁邊,她常常去看她,許澄夜也感覺到她的視線。

  她其實不想在意的,可上次受傷的事一直困擾著她,讓她為此付出了不少時間,犧牲了很多演出的機會,她怎麽能真的做到不在意?

  這一在意,就會硬撐著要在蘇明娜麵前表現得更無懈可擊,比方說這個時候,僅僅是開始訓練一小會,許澄夜就覺得腳踝受不了了,一周之前她自己來的時候,是一會兒都不行,今天雖然好了點,卻好得有限。

  不能倒下。

  許澄夜在心裏這樣告訴自己,她不能讓任何人感覺到其實她根本沒好,甚至很長一段時間內沒辦法登上舞台。她已經失去了胡桃夾子的女一號,不可以再失去卡珊德拉的女一號。

  所有的疼痛被她咬著牙吞進了肚子裏,許澄夜麵上毫無異常地參與訓練,也就是這個時候,金澤到達了訓練館。

  這次是林團長自己送上門的,金澤剛好有點空,就跟著他回來看看。

  林團長滿頭是汗地走在前麵,內心算著如果金澤鬧起來,自己要損失多少,很可能團長的職位都保不住,一時有些憂慮。

  金澤隨意地瞥了一眼身邊,林團長的焦慮他盡收眼底,但並不放在心上。無關緊要的人不在他的顧忌範圍之內,他比較費心的是如何名正言順地說服許澄夜不參加訓練。

  至少是,在他確認她的傷勢痊愈之前。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當林團長打開一號訓練室的門時,他一眼就看見了許澄夜。

  她臉色蒼白,緊抿嘴角,雙臂自然上伸,用腳尖站著,這裏所有人都是這個姿勢,唯獨她最優美,也唯獨她最異常。

  金澤當時就生氣了。

  是真的生氣。

  他也不管林團長在和他說什麽,直接走上去拉住許澄夜的手腕,她愣愣地看著他,還沒反應過來他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人就已經被他抱著往門口走。

  “你……”許澄夜要說什麽,金澤就打斷了她的話。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暫時不要參加訓練?”

  他難得用這麽認真嚴肅的語氣和她說話,許澄夜稍有慌亂,倉促地看了一眼他身後的人說:“我知道,但我已經好了,你別搞得這麽興師動眾,大家都在看著。”

  她隻是不希望別人知道她在疼,可她忘記了,金澤一個人知道,事情就已經足夠大了。

  “你好了?”他壓低聲音意味深長道,“許澄夜,別人看不出來不代表我看不出來,你看看自己的臉,都白成什麽樣子了,明明那麽疼,為什麽還要忍著訓練?跳舞對你來說就那麽重要嗎?”

  許澄夜怔在了原地。

  跳舞對她來說就那麽重要嗎?

  同樣的問題,父親和母親也問過,在她剛回國後要求進入江城舞團時。

  那時候她不斷跟父母解釋跳舞對她的重要性,一直感到無人理解她,非常孤獨,覺得夢想越來越遙不可及。雖然最後父母同意了,她也重新開始跳舞,可她還是覺得,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事業,並沒幾個人能理解。

  令人沮喪的是,在短暫的幾個月之後,會有第三個她開始在意的人問出這樣的話。

  許澄夜的神情不免有些失落,她從金澤的懷中掙脫,很快離開眾人視線。

  金澤鬆了鬆領帶,麵無表情地對林團長說:“我現在有點私事要處理,林團長可以先給你的團員打個招呼,一會回來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複。”

  語畢,金澤快步追著許澄夜走了,蘇明娜全程目睹這一幕,心裏說不清什麽感覺,恰好這個時候孫老師問林團長:“老林,怎麽回事啊?金澤讓你跟我們打什麽招呼?怎麽看起來他倒成了要賬的那個人?”

  林團長歎了口氣,把金澤在澤蒼說的話全都複述給了妻子和團員們,那些早上才因為八卦開始看不起金澤的人瞬間肅然起敬了,這人可真厲害,直接從不給錢的吝嗇鬼變成了討債的,他們不但沒辦法反駁還得受他限製,反轉不要太厲害。

  蘇明娜不甘心地握著拳,才剛安慰了一下自己金澤雖然眼裏根本看不見她,但至少他不是什麽好對象,官司纏身一堆麻煩,他喜歡許澄夜就去喜歡好了,她的對象也不差,楚洛是最有前途的男舞者,雖然不如金澤有錢,至少高學曆高品位,身世清白。

  可現在,一切都從頭開始了,金澤成了籠罩著整個舞團的烏雲,他們能不能安安穩穩地在歌劇院演出,甚至都取決於金澤是否要追究他們的合同罪責。

  舞團外麵。

  還是那片花園裏,湖麵已經因為冷而凍結了薄薄的冰,冬日的風也吹得人渾身發冷,金澤和許澄夜都衣著單薄,一出來就被吹得直皺眉頭,前者二話不說,直接把自己的風衣脫下來套在了許澄夜身上,她轉過身與他四目相對,兩人對視片刻,她的聲音伴著寒風傳了過來。

  “你今天過來大約不是來找我的,你可以去忙你的事,我的事暫時不用你管,我可以處理好。”她用詞還算和善,也沒說永遠不用金澤管,隻說是暫時,可僅僅是暫時,金澤也不能忍受。

  “我必須管你。”他穿著黑色的西裝站在冬天的風中,風吹起他的外套下擺,他毫不在意刺骨的冷風,一字一頓道,“你不能跳舞,必須繼續修養,直到我說你可以為止。”

  許澄夜忽然有了一個猜想。

  這個猜想讓她開始懷疑一切,甚至開始懷疑自己。

  她擰著眉,遲疑許久才沙啞地問他:“金澤,你是不是瞞了我什麽?你為什麽對我跳舞的事那麽激動?你不是說我的傷不會影響我跳舞嗎?你是不是在騙我?”

  金澤怎麽可能跟她說實話?

  既然他一開始選擇隱瞞,現在就不會半途而廢。

  那麽,不能說出真正原因,就隻能找個別的借口了。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