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8節

  呆在家裏胡思亂想不是許澄夜要的生活。

  回到家休整幾天之後,她就去舞團了。

  現在主要人物都還在巡演,要一周後才能回來,她就想自己先回去補一補這陣子缺的練習。正好那裏現在安靜,省去了那些無關緊要的“關心”。

  她到達訓練館的時候,訓練室裏也的確是冷冷清清,一個人都沒有。這樣全部人都去演出了,隻剩下她一個人的事,已經好多年沒發生了,現在再經曆,竟然會有點懷念。

  放下背包,先沒去換衣服,許澄夜開了空調,就走到了那天自己受傷的位置。

  這個角落靠近窗戶,時隔一個月,地板上已經看不到任何可疑痕跡了,連當初的血跡都清理得幹幹淨淨,要不是她還記得當時的痛,幾乎都要忘了自己在這裏受過傷。

  站起身,走到窗邊朝外看,外麵臨近一座正在施工的大廈,如果飛一個釘子進來,倒也不是說不過去。可是,飛進來的釘子為什麽不紮到蘇明娜,偏偏紮到了她呢?

  就像金澤說的那樣,這件事蘇明娜脫不了幹係。

  活動了一下腳,站成五位,許澄夜沒再考慮那些,暫時讓那人得意一會好了,等她回來之後,所有的一切她都會討回來的,她不會再做那個遇事遷就逃避的軟包子了。

  把煩惱拋開,許澄夜去換衣間換了衣服,等屋子裏開始暖和一點,便開始練習基本功。

  但奇怪的是,每當她想轉圈的時候,沒轉幾個步子就覺得腳踝疼得厲害,那種鑽心的疼讓她很不安,她停下動作,蹲著按了按,外麵看不出什麽痕跡,挺健康的,但裏麵怎麽樣就不得而知了。

  也許隻是上次的傷還沒恢複,她還需要再長一點的休息。

  這樣安慰著自己,許澄夜匆匆離開了訓練室。

  澤蒼。

  金澤在辦公室裏,周岩帶著文件進來,放到他桌上,發現老板正在皺眉。

  一個項目出了問題,下麵幾個正在建設和投標的項目都要被審查,甚至於,他最看重的那塊湖地投標成功的希望也越發渺茫了。

  “金總,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一下。”周岩有些遲疑地說。

  金澤頭也不抬:“說。”

  周岩低聲說:“江城舞團那邊,一周後就會結束巡演回來了,之前簽了合同要投資的事,林團長那邊在催了。”

  對了。那邊還有一筆錢要投進去,那也不是小數目。

  金澤抬起頭說:“催就批下去,這點小事兒也要來問我?”

  周岩為難道:“可是金總,世嘉的問題,我想會需要很多錢,我們現在的周轉資金如果再動用到別的地方,怕到時候就不夠了。”

  金澤直接靠到椅子上說:“我有那麽窮嗎?”

  周岩無奈道:“您當然沒那麽窮,但我們的錢現在都套在項目裏,世嘉的事鬧得那麽大,幾千萬都不可能解決,我們……”

  “那你覺得呢?我應該怎麽做?”

  周岩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金澤打斷了,聽著老板的疑問,周岩盡職盡責道:“我覺得為今之計,我們可以先推後給江城舞團的投資,等世嘉的事解決了再說。至於林團長那邊,我們可以先給他們換場地嘛,我們有那麽多樓盤,隨便他挑一個好了。”

  金澤轉了轉鋼筆,稍加思索恩準道:“你這次聰明了,繼續保持。”

  周岩笑道:“都是金總教得好,那我先出去了。”

  金澤微微頷首,周岩轉身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他正推門出去,就聽見老板在裏麵又說了一句:“不過周岩,你先別那麽篤定我們要賠錢給那些人,就算要賠,我也不會給太多,這件事不是我們的錯,我不會就這麽吃啞巴虧。”

  果然還是金總的風格,日常消費大方極了,追女孩也大方,但要想從他這裏坑點錢走,就門都沒有,一毛錢也拿不到。

  周岩回首,笑了一下,對老板點點頭,金澤瞥了他一眼,莫名有點頭疼。

  啊,是不是太裝逼了,其實也沒想到什麽好辦法,搞不好最後還是要賠錢,下屬這麽信任的眼神看著自己,金澤還真有點尷尬了,早知道就不說這句話了。

  “你出去做事吧。”他揮揮手,周岩關門離開,屋子裏就剩下他自己。

  視線轉轉,看見辦公桌邊的一堆雜誌,有寫他的,有寫舞團的,想想舞團還有一周就要回來,許澄夜的事也得拉上日程解決一下了。

  最重要的還是她的腿,她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傷不能再跳舞,至少是暫時不能,他得想個辦法讓她不要回舞團去。

  事情多,又麻煩,戀愛這件事,好像跟繁雜畫上了等號,但這種繁雜,他甘之如飴。

  晚上。

  忙完了一天的事,金總終於可以離開公司了。

  最近公司樓下加大了安保,媒體記者不怎麽來了,清靜不少。

  隻是,到停車場拿車的時候,金澤就瞧見自己的車上被潑了油漆,還被人用刷子寫上了“還錢”之類的字眼。

  金澤沒做過害人的事。

  也沒欠過別人錢。

  一個高檔樓盤,從策劃到實施,該給的錢他都給下去了,下麵的人犯了錯,為什麽這些人就隻知道來找他?

  心疼地看著愛車變成這副樣子,金澤不斷深呼吸,告訴自己要冷靜,可是……根本冷靜不了!

  “媽的。”

  忍不住飆了句髒話,金澤拿出手機給周岩打電話,周岩這會兒正在吃飯,接起電話一邊咀嚼一邊說:“喂,金總?您有事嗎?”

  “我有什麽事?”金澤笑得危險極了,“停車場的保安是幹什麽吃的?我的車被潑油漆了你知道嗎?你是不是在吃飯啊周岩?好吃嗎?多吃點?”

  周岩直接噴飯了,被老板陰陽怪氣的語氣驚得結結巴巴道:“金、金總,我馬上到,馬上到!”

  金澤掛了電話,看了一眼自己的車,決定以後還是用司,自己開車來來回回的,雖然方便做私事,但沒人看著真是不放心。

  就這麽走?還是不甘心。金澤離開兩步又回到車子邊,蹲下來試著用手去擦了擦油漆,這一擦不要緊,大約是潑的時間不長,油漆還不夠幹,一摸全抹到手上了,紅色的漆染了白皙的手指,好像流血了一樣。

  “真過分啊。”

  金澤嘖了一聲,抽出手帕擦手,怎麽都擦不掉,最後隻能作罷,幹脆眼不見為淨,打車走了。

  周岩千辛萬苦趕過來的時候,就看見昂貴的勞斯萊斯徹底沒了樣子,眼睛頓時變成狀態,開始計算這次修複得花多少錢。

  這會兒差不多晚上八點。

  許澄夜吃完飯就上了樓,擔心父親再拉著自己說金澤的事。

  這幾天,但凡有時間,父親總要給她進行洗腦,好像她不跟著他一起高呼金澤王八蛋就不行。

  屋子裏空調的溫度很高,有點悶,焦灼著空氣令人不適。許澄夜打算打開窗戶透透氣,忽然就聽見了奇怪的聲音,正好是從窗戶那邊傳過來的。

  她奇怪地走過去,拉開簾子,瞬間嚇了一跳,窗戶外麵正在表演蜘蛛俠的不就是金澤嗎?

  許澄夜立刻拉開窗戶,小心翼翼地朝旁邊看了一眼,見沒人發現之後壓低聲音道:“你瘋了嗎?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知不知道這樣多危險?上次的教訓還不夠嗎?還要爬樹!”

  難得聽見她這麽激動地說話啊,這是因為擔心自己吧,他上次摔倒她可沒這麽大反應,他這陣子的付出果然沒白費。

  金澤扯開襯衫領口的紐扣,不顧外麵冷冰冰的空氣吹拂著他單薄的衣衫,興奮地說:“你別怕,我這次有經驗了,肯定不會再掉下去。而且我從小就是爬樹高手,這點高度不算什麽。”語畢,還靠在樹幹上,一手搭在她的窗邊,笑得禍國殃民道,“想我了嗎?這麽長時間沒看見我,是不是老夢見我?”

  許澄夜從來不說髒話。

  可現在卻忍不住想說他不要臉。

  這樣莫名其妙的相處模式就是戀愛麽?這樣忍俊不禁又不忍直視的心情就是戀愛嗎?

  “我沒想你。”許澄夜否認,還在糾結他爬樹的事,“我不是給你電話了?為什麽還要冒險過來見我?還要……爬樹。”

  大家閨秀是真的搞不懂泥腿子出身總裁的思路,不過沒關係,金澤很樂意給她解釋。

  “你的腳還沒好,我不想你外出和我見麵,那很辛苦。再者,言語上說兩句,說完就忘了,一點印象都沒有,哪兒能跟見麵比?我這麽總是在你眼前晃一晃,晃到最後,就算你一開始不喜歡我,搞不好也日久生情了。”

  金澤的腿踩在樹上,雙臂撐著窗戶,他真該感謝這棵樹,長得又高又大,粗壯的樹枝又靠近窗戶,否則的話,他還真得麻煩許澄夜下樓和他見麵了。

  許澄夜忍不住笑了,抬手捂著臉,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模樣,她會害羞。

  隻是,這樣簡單的遮掩根本阻擋不了夜色下她笑容的美麗,金澤看得有點發怔,正要動手動腳,甚至翻進窗戶,就聽見樓下一聲嗬斥。

  “好啊,臭小子,居然敢爬我家的樹!!!”

  許藏鈞站在樓下,手裏拿著棒球棍,指著大樹上的金澤,憤怒地吹胡子瞪眼。

第27章

  金澤第二次從許家花園裏的大樹上摔了下來。

  當他仰麵躺在許藏鈞麵前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這次凶多吉少了。

  許藏鈞拿著棒球棍,冷笑地看著自己最不待見的這個後輩,起先隻是覺得他性格不好,執拗又有缺陷,人家沒幫你,成功了就記恨上人家,老和人家作對,這點很小氣。後來,是得知他居然糾纏自己的寶貝女兒,他的小天鵝!這簡直不能忍,就好像你辛苦養育了二十幾年的嬌弱花朵,居然要被這樣的采花大盜偷走,你怎麽忍?

  忍不了!

  許藏鈞揮舞著棒球棍就要砸到金澤身上,想讓他吃點苦頭,要不然下次還敢來,但被許太太攔住了。

  “哎呀你這是做什麽,就算生氣也不能打人啊,被外麵的人知道要怎麽說你。”許太太搶過丈夫的棒球棍,也頗為厭煩地看著趕緊爬起來的金澤說,“金先生,您偷偷跑到我家也就算了,怎麽還爬到樹上去了?就算您沒家教,也不要這樣坑害我的女兒吧。”

  許澄夜衝下樓的時候正聽見父母和金澤對話,母親的話有些過分了,她皺皺眉,快步走上前說:“是我讓他來的,你們不要那樣說他。”

  金澤本來都想好怎麽反駁了,卻意外地被人保護了,保護他的還是他朝思暮想的女神,那種感覺別提多好了,搞得他連疼都忘了,嘴角止不住地揚起來。

  “什麽?”許藏鈞詫異道,“你叫他來的???”

  許澄夜的腳有點疼,可能是因為剛才下樓太著急跑得太快了導致的,她忍了忍說:“是,是我叫他來的,我有點事跟他商量,但爸你不喜歡他,所以我讓他這樣來見我。”

  許藏鈞根本不相信:“不可能,你是我女兒,我還不了解你?你居然為了這小子這樣騙我,你從來沒對我撒過謊!”

  一想到如此,許藏鈞就越發生氣,又從妻子懷裏搶過棒球棍追著金澤打,金澤顧不上後背的疼,立馬繞著花園跑躲開許藏鈞的追逐,畢竟一個是老人一個是年輕人,許藏鈞很快就吃不消了,扶著膝蓋不斷喘息,嘴上還不饒人:“臭小子,你別以為這樣就能跑得掉,我現在就報警,你這是私闖民宅,有一起官司纏身你還不夠,還想再來一起是吧?我成全你。”

  看父親真的要拿手機報警,許澄夜趕緊阻止道:“爸,你別這樣,這件事是我不對,不會再有下次了,你非要鬧得大家都難堪嗎?”

  女兒語氣有點重了,許藏鈞麵色難看,但還是沒再繼續打電話,隻是橫眉冷對金澤。

  “你現在馬上給我滾,我就當沒見過你,再有下次,我非打斷你的腿不可!”

  這是許藏鈞最大的退步。

  可是金澤不想就這麽走,他有點不服氣地說:“我憑本事來的,憑什麽讓我走?”

  他們倆一老一少互相擠兌慣了,現在還是習慣性互懟,誰也不肯服輸,金澤說完就後悔了,自己這樣不是純粹讓許澄夜為難嗎?

  果然,看看女神失落的表情,金澤恨不得時間倒流。

  “我走,馬上走。”他趕緊改口,按了按摔疼的後背,嘶了一聲轉身離開,從他的腳步來看,這次的摔傷可能比上次還嚴重。

  盡管如此,許藏鈞還是覺得不夠滿意。

  他忍不住又說了一句:“哼!算你識相!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金澤是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主兒,你要是惹了我,那我肯定得回擊兩句,絕對不能任人欺負,尤其是對許藏鈞。

  從一開始他們倆就不對付,在許澄夜還沒回國的幾年前就是。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