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7節

  她:“我要回家了。”

  金澤瞬間站了起來:“回家?怎麽那麽快?你不是才來沒幾天嗎?怎麽就要回家了?”他有點急切地說,“我給你買了滿屋子的東西,你都還沒用完,怎麽就要走了?”

  他說了那麽一長串的話,語速那麽快,足可見他內心的不平靜。許澄夜全程安靜地看他,金澤說完了,沉默許久,又坐到了床邊。

  過了好一會。

  “我幫你收拾東西。”他這樣說著,又起來往門邊走,路過她身邊的時候,許澄夜想拉住他的手,可還沒等她拉住,他人已經走遠了。

  他的肩膀擦過她的肩膀,她稍稍側過身,目光落在他身上,嘴巴張開,先說話的卻是金澤。

  他轉過身,快步走回來,拉起她的手有點哀求的語氣跟她說:“不走行嗎?你別走不行嗎?我舍不得你走。”

  許澄夜說不清自己當時是什麽心情,反正就是,你平時覺得這個男人可靠又給人安全感,除了兩個人共同話題不多審美有些差異之外,他幾乎可以說是完美的。他年紀比你大幾歲,很有成就,對什麽好像運籌帷幄,但是他和你在一起,有時候好像又跟你的弟弟一樣。

  這會兒,金澤看著許澄夜的表情,真的讓人憐愛,他本來就長得好,這樣的模樣就愈發讓人無法拒絕。

  換以前,許澄夜對他沒感覺,肯定不會動容,他再怎麽都沒用,可是現在……到底是不一樣了。

  “我爸打電話說要去看我演出,我說自己提前回來了,這兩天就到家,如果不回去的話,會穿幫。”她說出了自己的苦衷,即便兩人還隔著一段距離,她也能感受到他失落的氣息。

  “那我能去找你嗎?”金澤蹙眉頭,睫毛顫了顫,雪白的肌膚透著溫暖的光,“你爸不喜歡我,我偷偷去,你腿還沒好,不要出門,我們就在你家後麵或者隨便哪裏,我能去嗎?”

  我能去嗎?

  最後這句話,可真是要了人的命。

  許澄夜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特別吃這一套。

  “你能。”

  她聽見自己這樣回答。

  有一天她會後悔自己今天做的決定嗎?不知道。

  反正現在她這麽說了,真要後悔,那就等以後再去後悔吧。

第25章

  金澤現在是亂事纏身,但依然堅持親自送許澄夜回家。

  為了避免被許家人碰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特地讓周岩租了一輛出租車送過來,換上了不怎麽體麵的衣服,坐在駕駛座扮司機。

  許澄夜什麽東西都沒帶走,隻帶了自己的背包。她坐在副駕駛,隔著防盜欄杆望了一眼駕駛座的人,他穿著件做舊的夾克,裏麵是白領襯衫,還戲地貼了假胡子在臉上。驅車離開的時候,他嘴角還勾著微笑的弧度,根本不像陷進了嚴重事故糾紛的人。

  他們兩家的距離不遠,隻隔了一條街,按照他現在的車速,十分鍾內可以到達。

  當車子緩緩停在許家門口的時候,金澤的表情終於有了點變化。

  他轉過頭來看許澄夜,她驚訝的發現他有點胡子竟然也不難看。

  大約天生麗質的人就是如此,適合很多種造型,哪怕是套個麻袋在身上也英俊不凡。

  “小姐,你到站了,是手機支付還是現金支付?”

  金澤懨懨地繼續假扮他的出租車司機,還作勢要給她打票據,許澄夜的手放在背包帶子那,猶豫一下,拿出了手機。

  “把你的電話存上。”她這樣說道。

  金澤眼睛一亮,瞬間高興起來,狹長富有魅力的眸子裏盡是笑意,有點得瑟地拿過她的手機快速輸入自己的私人號碼,再給自己的手機打了一下,隨後才交還給許澄夜。

  她瞄了一眼,他存進去的號碼果然不是她在名片上找到的那個,那他好幾次都不接電話的事情,她就不追究了。不過,這存的是什麽見鬼的名字?未來老公?梁靜茹給他的勇氣?

  “你還記得上次我問你要電話的時候,你說過什麽嗎?”

  金澤心情不錯,問話時語調裏都帶著輕鬆的笑意,儒雅俊逸的臉上是回憶的神情。

  許澄夜發現,他笑得時候會有好看的酒窩,這個男人即便性格或其他方麵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單說這張臉,真正是無可挑剔,堪稱上帝的傑作。

  關於他的問題,許澄夜當然記得,但她隻是轉開頭說:“不記得,我有說過什麽嗎?”

  嘴硬。金澤嘴角笑意加深,傾身隔著那一道一道的防盜欄杆,細密優柔地說:“你那時候跟我說,我們不可能的,你覺得我們不是一路人,讓我早點死心算了。”

  許澄夜轉回頭擰眉望著他:“我沒有說那麽多,我隻說了一句話。”

  金澤清朗地笑:“哦,原來隻有一句話啊?但你不是不記得了嗎?怎麽還知道隻有一句話。”

  許澄夜噎住,呼吸都遲鈍了許多,憋得有點臉紅。

  金澤伸出手,隔著防盜欄杆摸了摸她的臉,她驚訝地看他,金澤放輕聲說:“真好啊,可以現在這樣和你聯絡,那時候我還真有點擔心自己追不上你了呢。”

  許澄夜觀察了他一會,有點困惑地問:“你真那麽喜歡我?”

  其實她不了解,為什麽金澤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內就仿佛很深地喜歡上了她。

  直到如今,她仍然沒有做好決定是否要接受這份愛意。

  或許有的人會覺得她優柔寡斷,但她是那種一旦開始就絕對不會止步的人,她不希望或是自己的過去,或是金澤隻是一時新鮮等原因讓他們彼此受傷。

  金澤的回答很快,幾乎毫不猶豫:“當然,我喜歡你到連錢都不想去賺了,現在公司還有一堆爛攤子等我處理,可我卻來送你回家,我以為這已經足夠體現你在我心裏的重要性了。”

  他說的十分坦然,許澄夜也難得想跟他認真交流一次。

  “可我們相差太多。”她直視前方,看見家裏的大門打開了,父親從裏麵走出來,正打算去上班,於是她加快語速道,“就算我答應你,我們在一起了,最後的結果很大可能也是壞的,與其到時候分開彼此難堪,不如就不要開始。”

  她睨向金澤,“如果明知道是錯誤的嚐試,你也一定要去試一試嗎?”

  金澤握著方向盤凝視許澄夜,一字一頓道:“許澄夜,我金澤這個人,隻要做了決定,哪怕是錯的,也會堅持到底。”語畢,他收回視線,“你父親出來了,你該下車了。”

  許澄夜特別聽話,他那麽說她就拉開車門離開了出租車。

  金澤隔著車玻璃目送她離開,他沒在許澄夜麵前表現出任何不堅定,但其實他自己心裏也沒底。他知道自己不完美的,不夠優秀,在喜好上跟許澄夜也有很多不同,他不知道未來是否真的能跟她有個好結果,真的在一起、甚至結婚了,能不能過到一塊兒去,但他現在隻是執著地想要一個開始,僅此而已。

  未來的事,就留給未來的自己去痛苦好了。

  許澄夜下車朝父親走去,一邊走一邊想,自己為什麽那麽聽金澤的話?他讓她下車她馬上就下車了,即便是對父母,她也沒那麽順從過。

  情不自禁地回頭看向來的方向,出租車已經調頭離開,她隻能看到車子後麵的尾翼。

  許藏鈞看見女兒回來就走了過來,奇怪地問她:“我剛才就看到出租車了,想著該是你回來了,怎麽在上麵呆這麽久才下來?”

  許澄夜回頭,想起金澤那時的話,她揚揚嘴角說:“在打單據,順便手機付款。”

  許藏鈞有點疑惑,但沒多說,他本來要去上班,女兒回來了幹脆就延後上班,和許澄夜一起回去了。

  金澤開著出租車走遠了一段路,見到後麵沒車子跟著,一切安全之後,便將車停到了路邊的泊車位上。

  停好後,他從口袋取出了手機,看了看剛剛用許澄夜電話撥過來的號碼,存上了“未來媳婦兒”幾個字,一邊存,他一邊又覺得這串數字有點熟悉,似乎在哪兒見過?

  金澤對數字很敏感,雖然在數學上沒什麽造詣,對數字的記憶力卻很強,這在創業裏幫了他不少忙。

  這會兒,他眯著眼回憶了一下,很快便想起前幾天在他的對外電話裏,曾經見到過這個號碼。

  他還記得自己那天晚上走的時候跟她說過,自己在家害怕的話可以打電話給他。她那麽聰明,肯定是找到了他房間裏的名片夾,然後給他打了電話。

  可惜,他當時見鬼的心煩事多,根本沒當回事,隻以為是騷擾電話,居然沒撥回去。

  金澤扼腕歎息,後悔不迭,但轉念想想,許澄夜是擔心自己的,也是想念他的,這樣的收獲換做剛開始他真是連想都不敢想。

  此時此刻,他內心的興奮就跟剛開始創業時拿到的第一個大訂單似的,激動得不得了,即便還在車子裏,依然忍不住喊了一聲“yes”,順便手舞足蹈了一下。

  因為動作過於突然和誇張,嘴巴上的假胡子都掉了下來,一點撕下來一邊看了看後視鏡裏的自己,啊,真是得意忘形到了極點。

  一個人得意到極點,就總是會出點事。

  許宅。

  許澄夜到自己房間換了身衣服,就下樓吃母親給她燉的甜品,現在時間還早,她已經吃過早飯,但母親見到她瘦了太多,堅持要她補一補。

  許藏鈞看了一眼捧著甜品的女兒說:“你是該補一補,看看都瘦成什麽樣了,怎麽出去一個多月就變化這麽大?以前你在國外,我去看你都不覺得有那麽不健康。”

  許澄夜沒吭聲,隻是喝甜品,許太太朝丈夫使眼色,丈夫哼了一聲換了話題說:“對了,你吃完看看這個。”

  許澄夜瞥了一眼,父親遞過來的是一份報紙,上麵印著金澤的巨幅照片,旁邊用紅色黑體字加粗描邊地寫了倆字——奸商。

  “這不是澤蒼的那個金澤嗎?”許太太認了出來,“我昨個兒還在電視上看見了,說是澤蒼的新樓盤,在市中心的那個世嘉出了事故,工商部門去查到了好多問題,現在業主都聯合起來要退房了,估計得賠不少錢。”

  許藏鈞冷笑道:“他這麽辦事,活該要賠錢。那裏的房子一套就得上千萬,再加上給業主的賠償,這次澤蒼可要大出血了,看他哪來的資本再跟我搶那塊湖地。”

  許澄夜眨眨眼,安靜喝甜品,不打算參與這個話題,許藏鈞不滿道:“給你看了怎麽不發表一下意見?我知道你和他還有來往,趕緊斷掉,老爸給你介紹幾個好的年輕人來交往,你要是喜歡有錢的,我們許家還怕找不到嗎?”

  許澄夜漫不經心地放下甜品說:“我不喜歡有錢的。”

  許藏鈞怔了怔說:“那你喜歡那小子什麽?整天和他糾纏不清的。”

  許澄夜想了想說:“我喜歡長得好看的。”

  許藏鈞默。不得不承認,那小子長得真的好看。

  抿唇半晌,許藏鈞還是說:“長得好看的我也認識很多,反正你和他斷了來往,這種傷天害理的人我們許家不歡迎,你就算不看看他的出身,也要檢驗一下他的人品。”

  父親的每句話都是為自己好,許澄夜怎麽也得聽一下,可還是忍不住為金澤辯駁:“也許事情不是我們看見的那樣呢?也許有什麽緣故呢?很多事情我們得看到最後才能做論斷。”

  聽到女兒居然還為金澤說話,許藏鈞徹底生氣了,提高音量道:“這事兒還能有什麽緣故?我實話跟你說,我對他們那點問題清清楚楚,那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他手下那個劉錦,就是負責世嘉樓盤那個人,和他一樣是個混蛋,現在已經被警方抓起來了,金澤想棄車保帥,把責任都推到下屬身上,想少擔點責任,估計也給了那個劉錦不少錢,劉錦才沒供出他,這種卑鄙小人怎麽能娶我的女兒?”

  許澄夜從小就是個文靜的乖乖女,什麽都聽父母的話,也因此得到了好的生活條件以及學習條件,這才有了現在的成就。

  她的完美生活來自父母,自然也對父母很順從,並且很信任。父親現在說得這麽斬釘截鐵,她不可能不往心裏去,可到了心裏頭,卻還是不信金澤會做出那樣的事。

  “我有點累了,爸。”許澄夜站起來說,“您該去上班了,我也去休息一下,晚上回來我們再說。”

  她說完話就轉身上樓,許藏鈞氣得不行,指著女兒的背影說:“你這丫頭怎麽就不聽勸呢?你真是要氣死我這把老骨頭!”

  許太太見此趕緊勸說道:“好了好了,你說你生什麽氣,閨女都說了晚上再說,又不是拒絕你了,你也別逼得太緊了。”

  許藏鈞歎息道:“你不知道,金澤那小子我了解,泥溝子出來的混小子,滿腦子鬼主意,有點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麽了,怪我以前沒答應和他合作,現在處處和我作對,這種小肚雞腸的人,還坑害百姓,我怎麽能接受他?你再看看咱閨女,她從小到大沒忤逆過我的意思,現在認識了金澤就開始不聽我的話了,十幾歲的時候都沒叛逆期,現在變成這樣,還不都是因為那小子?我怎麽能不生氣?”

  許太太也覺得丈夫的話說的對,不免有些憂慮地看向二樓,此時許澄夜剛走到拐角處,父親在一樓的話她也聽得見。

  扶著欄杆,她不禁回想了一下,自己過去的確從未忤逆過父母,哪怕是因為那件事回國的時候,也不曾和父母有過這麽大的分歧,怎麽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回頭看向窗子,冬日降臨,屋子裏的窗戶關上了,抬步走到窗邊,正好可以看見一顆樹,她還記得金澤從樹上掉下去時的樣子。

  她在想,這份感情真的能給他們彼此帶來好處嗎?

  現在還沒開始,就已經讓她寧靜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波瀾,未來又會發生什麽呢?

第26章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