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6節

  為首的代表直接冷聲說道:“不用麻煩了!我們不是來喝茶的。”

  金澤笑笑,眼眸微凝,右手不自覺地摩挲著左手襯衣袖口的黑寶石袖扣,這是許澄夜送他的第一份禮物,似乎碰到一下,心裏就越發無所畏懼。

  “是麽。既然你們不喝,那就不要麻煩了,留點好茶給更有價值的人喝也不錯。”

  金澤說這話時,已經毫不遮掩他的厭煩了,按道理他是罪責方,不說低頭道歉,總該有點內疚的吧?可大家在他臉上完全看不到這種情緒,他們十分費解。

  金澤很快就給他們解釋了自己為什麽這麽坦然和平靜。

  “世嘉那個樓盤的負責人,我已經將他辭退並且報警了,他在工程中吃回扣,謊報項目資金,陰奉陽違,我和你們都是受害者。今天我們坐在一起,是討論如何將彼此的損失降低到最小化,諸位的想法最好是和我一樣的。”金澤說話體麵又優雅,白皙的手端起水杯抿了一口,當真是風平浪靜,不把外麵的任何風波放在眼裏,而且絲毫不認為自己有錯。

  其實從他這邊來看,他給的投資是正數,沒少一分錢,是底下的人錯了,他已經報警和辭退,現在他肯和業主見麵,一起把損失降到最低,已經是非常大的讓步了,但不論是他的話還是他的人,都得不到業主的認可。

  “你說的這是什麽話?別想推卸責任,你們這些房地產商,你說你不知道他偷工減料誰信啊?你們打的都是虛假廣告,騙我們這些老百姓攢了一輩子的錢,不要想著三言兩語打發我們!”為首的代表憤怒地斥責金澤,口水隔得老遠都快噴到金澤臉上了。

  金澤抽出紙巾,慢條斯理地擦拭著並沒有真正噴到臉上的口水,這個舉動越發讓對方覺得難堪,不免更加生氣了。

  “我告訴你,姓金的,不要以為自己有錢就了不起,我們買的不是廉價樓盤,要的不是那種質量,你現在是過錯方,如果你不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複,我明白告訴你,記者就在樓下,能請的我們都請來了,你可以試試後果會怎麽樣。”

  金澤聞言,稍稍側頭,周岩走到窗戶處朝下看了看,皺著眉走回來,彎下腰在他耳邊說:“樓下有很多人。”

  金澤依舊麵帶笑容,好像一點都不受威脅,他雙手合十撐住下巴,問他們:“那你們覺得,什麽才算是滿意的答複呢?”

  為首的人見話說到了關鍵,拍著桌子急切道:“你給我們把房款都退回來,然後再賠償我們每人一百萬精神損失費,這件事就算了了。當然,小王的爸爸電梯急墜還在住院,他的賠償要另算。”

  世嘉是高檔樓盤,地段也好,一套房子下來怎麽也得近千萬,退了房款還要再賠償一百萬,今天來的還不是全部的業主,N棟樓,N他要房,事情解決完,恐怕都不是幾千萬的事。

  金澤聽完那人的話就笑了,笑得出了聲,笑容英俊,笑聲悅耳,然後他就說:“退房款,然後一人一百萬?”他挑了挑眉,“我給你們一人一千萬怎麽樣?”

  一直關注他回答的業主們麵上一喜,想不到還有意外收獲,可隨即便看見金澤滿臉嘲諷地直接起身摔門走人,頓時明白自己是被玩了。

  媽的。

  真是想罵人。

  這樣想著,業主們就開始大鬧,金澤先走了,留下的人卻得處理騷亂。

  其實,金澤也沒有多輕鬆,他是走了,並且要離開公司,走出大門的時候,周岩跟在後麵,保安也衝上去,不斷地推開湧上來的媒體記者,話筒都快戳到金澤臉上了,金澤始終冷著臉,一個字都不說。

  後麵這個畫麵就是許澄夜在電視上看到的轉播,至於之前在會議室裏發生的一切,除了業主和金澤本人,沒人知道。

  許澄夜看看手邊的手機,拿起來又重播了昨天那個電話,這一次電話響了很久,還是沒接通,她又打了一次,是正在通話中,應該是有別人打進來。

  車子上,金澤看著不斷打進電話的手機,直接關了機。

  他靠在車椅背上,手裏緊握著手機,不知在想些什麽。

  司機遲疑許久還是問:“金總,去哪?”

  去哪?

  是啊。

  去哪呢?

  金澤轉頭看向車窗外,鬧騰的事,暫時不想理會,也不想計算要賠償多少錢,他跟別人說自己是受害者,怕是別人也不會相信,隻有等警方調查清楚,或許還能給他找回一些損失。

  按了按額角,金澤有點累地說:“回家。”

  回家吧。

  不想在公司,那就回家吧,也沒什麽別的地方可去。

  一夜加一早上沒見到許澄夜,竟然好像幾年沒見她了一樣,異常思念。

  到了家,一進門,金澤便瞧見她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背對著門口。

  她的背影纖細挺拔,舞者優渥的身材讓她始終保持著優雅的儀態,聽見門口響動,許澄夜回頭望過來,兩人四目相對,許澄夜慢慢站起來,問他:“你沒事吧?”

  金澤是真的有點累。

  他站在門口,手搭在門上,鬆了鬆領帶,笑著說:“沒事啊,怎麽了?”

  他什麽也沒說,或許是不想讓她知道這有些糟糕的事吧。

  房地產這個行業,偷工減料似乎是行內潛規則,隻看你做得夠不夠精妙,會不會被人發現。

  但是,這的確是傷天害理的事,一旦被發現,無解。

  許澄夜眨了眨眼,握了拳,說:“沒,沒什麽。”

第24章

  許澄夜不是什麽聖母。

  也知道很多行業都有灰色地帶。

  但新聞上播放的,老人從電梯墜下來,現在還躺在加護病房,無數業主的房子根本沒辦法住,這些事情都擺在眼前,實在很難讓人忽視。

  她才剛剛對金澤印象好了很多很多,現在又開始遲疑了。

  而金澤呢,他是覺得這種事沒必要說出來讓她擔心,他自己會想辦法處理好,他覺得自己問心無愧,所以不做解釋,也不提這件事,這在他看來是男人的抗壓性,但在許澄夜這邊看,卻完全不是那麽回事了。

  人與人之間的誤會,往往就是從不解釋和不提起開始的。

  “你自己做的?”

  金澤到餐廳,發現了桌上還沒吃完的菜,西紅柿炒雞蛋孤孤單單地擺在那,分量還不少,做它的人吃得也不會多。

  看金澤意外的模樣,許澄夜彎彎嘴角說:“是我做的。家裏沒傭人,餓了,就炒了個菜。”

  金澤聞言,二話不說,坐下來拿起筷子,把一盤子菜都吃完了。

  吃完了,還不忘發表一下意見,滿臉幸福地吐出一個字:“香。”

  許澄夜心裏一軟,想說什麽,但金澤在她說話之前道:“我最近會比較忙,不會有時間在家一直陪你,我讓傭人回來上班,你需要什麽就跟他們說。”

  語畢,便拿出手機給周岩打電話,讓對方吩咐傭人重新開始上班,許澄夜看著,等他掛斷了電話就說:“你的電話一直開著麽?”

  金澤現在拿的是私人電話,給周岩打電話沒必要用對外的號碼,所以許澄夜問他他就直接道:“對,怎麽了?”

  許澄夜搖了搖頭,沒言語,金澤看著她,她很安靜,眼睛的,水潤極了,垂眼望著一邊時,眼神奇異得讓人覺得她很委屈。

  “怎麽了?”金澤起身走到她身邊坐下,想要攬住她的肩膀,但想起他們還沒親密到那樣的程度,隻能硬生生收了回來,他用麵對那些業主時完全不同的溫柔語氣說,“是不是想我了。”

  許澄夜心裏一慌,她不知道該怎麽表達,她沒有戀愛過,金澤在他看來也不是完美的對象,甚至說,與她的擇偶標準相差甚遠,她是否真的要和這樣的男人試著交往?

  看許澄夜不說話,金澤慢慢收起了臉上的笑,他從昨晚到現在睡了不到三個小時,醒了就開始處理那些令人焦頭爛額的事,回來的時候還被媒體圍攻,到處都是對他的汙蔑和不實報道,他雖不予理會,對外的狀態也無懈可擊,可真的是有些累了。

  “我去休息一下。”他輕聲開口,“我抱你上樓。”

  他沒追究她自己下樓的事,兩人默契地不提那些,但在他要抱她上去的時候,許澄夜拒絕了。

  “我可以自己走了。”她聲音很輕,“你去休息,不用管我,我坐一會自己上去。”

  金澤怔了怔,騰在半空的手停頓了一下,空氣凝滯了幾秒,他點頭:“好,那我走了。”

  語畢,他轉身離開,背影疲憊又蕭索,許澄夜看著看著,拳頭握得越發緊了。

  上了幾節台階,金澤忽然轉頭對她說:“電視你不要看了,看看雜誌或者碟片,電視有輻射,不要老是對著它。”

  電視現在處於關閉狀態。

  許澄夜早就看到了金澤突然想起來不想讓她看見的新聞。

  其實在他自己心裏,除了不想讓她知道這些之後擔心,也有一點害怕她誤解,和其他人一樣覺得他真的是那種會拿人生命開玩笑去偷工減料的奸商。

  許澄夜仰頭看著金澤的方向,緩緩說:“輻射麽?看碟也有輻射的,手機也有輻射,沒電子產品是完全沒有輻射的,隻要不超量,不會影響健康。”

  金澤先是皺皺眉,然後又笑了,笑容有些難看,丹鳳眼裏深邃幽怨,語調沉鬱頓挫:“你學曆高,我沒多,總之,你少看一點。”

  他說完話,便轉回頭上了樓,當他身影消失在二樓拐角處的時候,許澄夜接到了父親的電話。

  她接起電話,許藏鈞在電話那頭道:“澄澄,忙嗎?”

  許澄夜:“不忙,爸,你有什麽事嗎?”

  許藏鈞“嗯”了一聲說:“我就是想問問你,最近和那個金澤還有聯係嗎?”

  許澄夜沒言語,但沉默也是一種回答,許藏鈞歎了口氣說:“澄澄,你忙著演出的事,肯定沒關注新聞,我跟你說,那個金澤不是什麽好東西,他手下的樓盤出了問題,差點鬧出人命,工商部門已經介入調查了,這樣不顧人命唯利是圖的人,你還是不要多接觸的好。”

  不顧人命,唯利是圖,好像正是外界人現在對金澤的看法。

  出身低,有了錢就各種囂張跋扈,除了那張臉長得不錯之外,真是個滿身銅臭的市儈商人。

  可是,這樣的人,卻一直對她很好,讓她覺得可以依靠。

  許澄夜擺弄著手指,對父親的話不置一詞,許藏鈞見得不到回應,便換了個話題問她:“你那邊演出怎麽樣了?能回家了嗎?你媽前陣子說要去看你演出,你們巡演下一站是哪裏,我和你媽一起去看你,你把時間地點告訴我,我讓人訂票。”

  提起這個許澄夜就一陣心慌,如果父親真去看演出,她的謊言就被戳穿了。

  許澄夜趕緊說道:“爸,你們不用去了,我的演出結束了。”

  許藏鈞疑惑道:“結束了?不是巡演嗎?”

  她解釋說:“是巡演,後麵的主角不是我,我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所以提前回來了。”

  許藏鈞對女兒信任有加,她從小到大都很讓他省心,所以她這樣說他也沒多想,隻說:“結束了啊,那就回家吧,幾號到家?我讓司機去機場接你。”

  回家麽?

  要回去麽?

  抬眼看看二樓的位置,金澤睡著了麽?他現在應該也挺難過的吧,事情鬧得那麽大,雖說怎麽看都是他的錯,輿論和民意都一邊倒,但是……她現在離開,是否太無情。

  “澄澄?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父親在電話那一邊催促,許澄夜在這一邊猶豫,最終,她還是做了決定:“不用來接我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許藏鈞遲疑:“你自己可以麽?家裏有車幹嘛不用?”

  許澄夜倉促說道:“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可以了,這兩天就到家,有人來找我了,先這樣,我掛了。”

  說完話,她就趕緊掛斷了,父親那麽聰明,她很擔心再多說會被發現破綻。

  低頭看看自己的腿,正常行走應該差不多了,隻要不劇烈運動,應該很快就好。這是她自己的構想,她至今仍然不知道,大夫曾告訴過金澤什麽。

  把手機放在口袋,許澄夜站起來慢慢上樓,等她到達金澤房門口時,發現房門虛掩著,金澤在房間裏,坐在床邊,沒有睡覺,麵上沒有表情,眼神毫無焦距地望著地方,似在思索什麽。

  他很敏感,許澄夜一出現他就發現了,抬頭看過來,兩人對視,許澄夜開口說:“我要走了。”

  金澤明顯一怔:“走?”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