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5節

  許澄夜住在金澤家裏的前三天,都是在床下人的陪伴中度過的。

  第四天時,她覺得自己可以安心睡覺了,夜晚到來的時候,正打算告訴又開始鋪床疊被的金澤,就見到他接了一通電話,本來還算放鬆的神情瞬間嚴肅起來。

  電話大概通了一分鍾,他全程沒說話,除了“嗯”之類的語氣詞外沒有其他,許澄夜在國外多年,為了夢想吃過不少苦頭,也算是很會看人臉色,她坐在一邊安靜地望著金澤,他掛斷電話後就看向了她。

  “今天晚上你要自己睡了。”

  他說話,又恢複了輕鬆的語氣,還伸手在她的頭頂摸了一下,動作很輕,跟慈愛的長輩一樣,許澄夜從未被如此對待,即便是父母也沒有這樣沒弄過她的頭,她一時被摸得有點愣神。

  “我出去一下,夜裏害怕就給我打電話。”

  在她發愣的時候,金澤收回手轉身離開了,許澄夜隻來得及看見他匆匆離去的背影。

  他一定是有什麽急事,否則絕不會都沒好好跟她告別便離開。許澄夜的手慢慢抬起落在自己發頂,輕輕觸碰著他剛才摸過的地方,雖然動作類似,但給她的感覺卻完全不同。

  自己摸自己,一點特別的地方都沒有,但他摸她的頭時,她卻覺得特別安心。

  他去做什麽了?放下手,許澄夜就開始想這件事。

  她覺得自己心跳加快了,抬手捂住心口,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不是擔心。他說夜裏害怕的話可以給他打電話,但那會不會影響他處理緊要的事?雖然他接電話時她聽不清那邊具體說了什麽,但從對方急切快速的語速來看,事情不會小。

  也對啊,敢在夜裏打攪老板睡覺的事,怎麽會小呢。

  是公司出了問題嗎?

  許澄夜靠在床頭,看著自己還沒好全的那條腿,抿了抿唇,嚐試性地下床,換兩腿站立。

  腳心的疼痛已經不像一開始那麽嚴重了,可以支撐她的身體,她一瘸一拐地往前走了一段路,太久不走路她都生疏了,但好消息是,她還可以走。

  走了一陣子之後,她整個人適應了很多,也不再一瘸一拐了。

  其實金澤一直都不怎麽讓她親自下地,不知出於什麽想法。她倒是覺得自己應該積極複健,每天都走一段路,老這樣癱下去遲早會出事。

  她在屋子柔軟溫暖的地毯上來來回回的練習走路,開始還很專心,後麵又開始走神,鍾表滴答滴答地響著,時間一點點流逝,金澤一直都沒回來,當時針指在二的位置時,許澄夜終於躺在了床上,一身是汗地拿起了手機,又猛然想起,她沒有他的電話。

  真是有點蠢了,金澤自己大約也沒意識到吧,其實他們根本沒彼此的電話。他們那麽自然地相處,從未有過聯係不到對方的可能,所以想當然地以為一切就緒,每次都要像現在這樣如夢初醒,實在傻的可以。

  許澄夜琢磨了一下,又下了床,拖著好得差不多的腿去了隔壁的臥室,這裏是金澤的房間,屋子裏被褥都很完好,除了一些資料文件擺在桌上外,一切整潔。

  金澤不習慣在書房處理公務,他就是很普通的人,不講究,喜歡躺在床上看文件,有的文件太長,就直接放下,等著改天下屬簡化之後再看。

  許澄夜走到他的床邊,看了一眼床桌上的文件封麵,上麵寫著幾個字——世外桃源計劃。再看副標題,那塊地的位置很眼熟,似乎在父親的企劃書裏也看見過。

  哦,對了,是許氏集團打算拿來做環保教育基地的那塊湖地,原來金澤也在考慮這塊地?

  許澄夜坐了下來,將文件拿起,遲疑幾秒還是放下了。

  雖然很想看看,但不問自取視為偷,這些東西都是企業機密,她不能看。

  放下了文件,許澄夜便在桌上看見了一個名片夾,她拿起來打開看看,果然是金澤的。

  不自覺地勾了勾嘴角,許澄夜取出一張他的名片,指腹在名片突出來的紋理上輕輕拂過,金澤名字的筆畫一點點滑過她的指尖,就好像從她心上走過一樣。

  這上麵有金澤的電話,但大概不是私人電話,不過總歸可以試一試。

  再次拿出手機,按照名片上的電話號碼撥過去,每按一個數字,許澄夜的心都會跳得更快一點,她突然想到,這是不是就是戀愛的感覺,是不是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哪怕隻是給他打個電話,你也會情不自禁地心跳如雷。

  電話嘟嘟嘟地撥出去,那邊許久都未有人接聽,許澄夜有些失望,看著變成忙音的手機,慢慢放下,無聲地歎了口氣。

  金澤現在正在開會。

  對外的手機被他放在辦公室,直接急匆匆到會議室來了。

  周岩拿著一份文件站在那緊蹙眉頭道:“金總,我連夜查了一下,世嘉那個項目是子公司的劉錦負責的,從他們報上來的購材賬目上看,材料的型號沒問題,但我親自去見了負責建築的工人,他們用的根本不是報賬的那筆材料。”

  金澤坐在椅子上,雙手合十搭著下巴,安靜地聽周岩匯報,等周岩說完話,他便放下手靠到椅背上,言簡意賅道:“所以你是告訴我,他們偷工減料了,出事故的原因的確是澤蒼犯了錯,對麽?”

  子公司也屬於總公司,下麵的負責人劉錦是直接跟總公司聯絡的人,即便是他們自己貪心僥幸出了問題,但大眾可不會管那麽多,隻會來找你最大的頭兒,集團的總裁,也就是金澤。

  低頭看看媒體印出來的雜誌和報刊,上麵自己的形象被打上了“奸商”兩個大字,金澤輕嗤一聲,十分不屑,隨後卻又皺起眉頭。

  周岩見此,和杜曼青對視了一眼,不由說道:“金總,您也不用太擔心,這種事情也不是沒辦法解決,隻要公關做好,對我們影響不會很大的。”

  周岩本意是好的,是想寬金澤的心,但可惜,適得其反了。

  金澤笑了一下,直笑得周岩心都涼了,他聲音輕緩,但擲地有聲:“周岩,你是留過學的人,比我文化高。但如果你連這種案子會對企業造成多大的影響都意識不到的話,那你還有得學呢。”

  周岩有點慌了,趕緊說:“金總,我……”

  金澤直接揮揮手打斷了他的話:“算了,這也不怪你,公司大了,人就會多,人一多,就容易出事,換做以前,我自己忙裏忙外,什麽都踏踏實實,這放在現在,的確有點異想天開。”

  周岩自責地低下頭,杜曼青也滿臉愁緒,其他的高層皆是一片沉默,似乎到了這個時候,誰也拿不出什麽好主意。

  金澤靠在椅背上將他們一個一個看過來,倏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等所有人投來目光之後他才說:“這件事我親自來解決,那些人不是想見我嗎?約在一起,我和他們見麵。”

  世嘉樓盤的樓剛入住就有各種問題,牆裂漏水都是小的,有的甚至樓梯傾斜,還有電梯出事故,老人直接從二十幾樓飆到地下一層,抬進醫院的。

  這件事解決起來說難不難,給點錢對方可能就會關上嘴巴,但難的是給多少錢,那麽大的樓盤,世嘉的房價又高,回收房屋外加賠償的話,那筆錢可不是小數目,金澤怎麽可能答應。

  夜裏三點的時候,會議結束,金澤回到辦公室,煩躁地脫掉西裝外套,手肘撐在桌上,修長的眸子眯著,眼底暗潮翻湧,緘默無聲。

  周岩敲敲門從外麵進來,抿唇看著他說:“金總,時間不早了,您還是得注意身體,早點休息。”

  金澤放下手,側頭看向門口,他這麽看了很久,忽然將桌麵上堆積如山的雜誌報紙摔了一下。

  “發生這種事,居然搞到兜不住了才告訴我,你平時都在幹什麽?”

  他到底還是責問了。周岩心裏這樣想著,為難地歎了口氣。

  “金總,我不是沒想過告訴您,可您根本沒時間理我,每天隻讓我放下文件就走了,這樣的事又影響您心情,我本來以為下麵可以解決好,誰知道鬧成這樣。”

  誰知道鬧成這樣。

  金澤看著周岩,黑白分明的眸子一點點轉開,過了一會說:“是我的錯。”他垂下視線,盯著桌上那些印有他照片和澤蒼名字的報刊雜誌道,“我最近,的確太放肆了。”

  澤蒼是金澤一手建立起來的公司,凝聚了他所有的青春和心血,他沒想過上市,也沒想過把股權分出去,招一些股東進來,他沒那麽多大學問,就想著自己的公司歸自己,不想被別人束縛,哪怕那會賺到更多的錢。走到今天,他沒想過自己還會怎麽失敗,但今天的事提醒了他,他不能鬆懈,哪怕他已經成功。

  “你回去吧。”

  金澤再次開口,讓周岩離開,周岩站在門口停頓一會,終究是轉身走了。

  辦公室的門關上,金澤望著落地窗外夜色下的江城,即便是CBD這樣的地方,淩晨三點鍾也是漆黑一片。他安靜地看了許久,在快要四點的時候才收拾了東西,打算去辦公室的隔間睡一會,早上起來直接處理公事。

  餘光瞥見桌上的手機時,他順手撈了起來,無意識地解鎖看了一眼,上麵有一個未接電話。

  這是對外的手機,如今正值緊張時期,怕是會有媒體或者搗亂的人打電話,金澤隻看了一眼便刪除關機,沒當回事。

  家裏。

  許澄夜躺在床上,屋子裏一片黑暗,手機放在邊上,沒人回過電話。

  她側過身,專注地看著手機,每當手機暗下來,她便戳一下讓它保持明亮,就這麽重複著,一次又一次。

第23章

  金澤一夜沒有回來。

  第二天也沒出現。

  許澄夜一個人在家,因為一夜沒睡,淩晨才有睡意,所以直到十點多才起來。

  起來之後,家裏還是一片安靜,一點人氣都沒有。

  許澄夜下了床,自己走路,一點點,小心翼翼,害怕再受傷。

  她去洗漱了一下,換了衣服,穿著黑色的真絲襯衫和牛仔褲,踩著拖鞋一點點朝樓梯口走。

  走平路她現在還能行,但下樓梯她還有點擔心。金澤在家時,都是他先把輪椅搬下去,然後再把她抱下去,現在他不在家了,她什麽都得靠自己。

  一點點扶著欄杆往下走,雖然慢了點,但很幸運,她成功下樓了。

  肚子有點餓。

  許澄夜打算自己做點吃的。

  金澤一夜沒出現,應該是事情比較嚴重,估計白天也回不來,她得自己照顧自己。

  來到廚房,打開冰箱門,看著裏麵被自己整理整齊的蔬菜食物,許澄夜有些犯難。

  她的廚藝真的不怎麽好,金澤家的燃氣灶她也不熟悉用,看著冰箱裏全部生的食物,她抿抿唇,取出雞蛋和西紅柿,關上了冰箱門。

  許澄夜做的西紅柿炒雞蛋,隻能說還算能吃。她會用電磁爐,是在國外時跟人學的,平時自己炒個菜吃,解解饞。唐人街的東西味道還行,但距離她住的地方不算近,異國他鄉的,她不愛和人交際,也沒什麽朋友,出門很少,比起過去吃東西,她更喜歡自己煮,即便不好吃。

  燃氣灶該怎麽用?

  許澄夜站在流理台前猶豫著轉動開關,火苗始終不出現。

  金澤是怎麽做的來著?

  好像有個總閥門吧,打開之後天然氣才會接通。

  許澄夜回憶著,開始尋找總閥門的位置,找了有四五分鍾,在一塊板子後麵找到了。

  稍稍打開一點,許澄夜回到流理台邊,再次轉動燃氣灶的開關,火苗倏地竄起來,嚇了她一跳。

  還好,總歸是有火了,也沒傷到自己。許澄夜自我安慰了一下,從櫃子裏找了個鍋放到燃氣灶上,然後倒油,油熱了放進攪拌好的雞蛋,雞蛋炒一會放入切好的西紅柿,撒點鹽和雞精,看起來差不多熟了的時候,關火出鍋。

  一切都還算順利。

  炒出來的東西,嚐一嚐,味道也還行。

  許澄夜放下筷子,轉身去洗鍋,因為沒係圍裙,去洗鍋的時候弄身上了一些水漬,水珠透過襯衫單薄的意料貼在她身上,怪涼的。

  秋天快要結束了,眼看著就要迎來冬天,不知道她什麽時候才可以回去跳舞?

  端著盤子吃東西時,許澄夜就在想這個。

  她打開了電視機,頻道依然是藝術台,節目播放的是歌曲,不是芭蕾,她百無聊賴地換了幾個台,沒有一個想看的。

  就在她打算關電視的時候,無意間的一瞥,就看見了金澤。

  半個小時之前。

  金澤在澤蒼總部會議室見到了匯聚在一起的世嘉事故家屬們。

  西裝革履的男人戴著平光眼鏡,安然地坐在會議室的最主要位置上,走進來的每個人看著他的眼神都不友善,可他始終麵帶笑容,仿佛運籌帷幄。

  一副典型的斯文敗類模樣。

  眾人落座,周岩站到金澤身後,金澤慢慢推了一下眼鏡,堪稱親切道:“來,給幾位沏點好茶,來者是客,不要怠慢了。”

  他說話的語氣是不錯的,可詞匯組織起來就是惹人討厭,還有那種高高在上的傲慢感,將人們心底的不悅提高了不少。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