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3節

  其實金澤要是敢側頭看看她無奈的表情,也不至於因為這個笑胡思亂想,她那分明是“話都說得那麽明顯了,還來問不是太傻了嗎”的表情,藝術家嘛,說話就喜歡旁敲側擊、彎彎繞繞,可惜啊,金澤是個粗人,他現在,也不太敢去看她的表情。

  他們後來又去買了一些護膚和化妝品,金澤全程服務周到外加支付費用,隻是不像一開始那麽話多。

  許澄夜觀察了他一下,知道他也許心情不好了,卻不知道因為什麽。

  等他們終於到了金澤那混搭裝修風格的家裏時,裏麵的布置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杜曼青和周岩真是非常負責,知道要住進來那樣一個女人,便把一切都安排得很有品味,尤其是許澄夜在二樓的房間,緊挨著金澤的房間,裏麵不管是床品還是飾品,都特別典雅素淨。

  金澤看了一圈,問她:“喜歡麽?”

  許澄夜:“還不錯。”

  “那住這間?”他接著問,順手打開旁邊房間的門,裏麵東西很多,但都擺放得井井有條,筆記本電腦放在懶人桌上,桌子邊還放著一個透明的玻璃杯,“這是我的房間,如果你不喜歡住得離我太近,可以住裏麵那間。”他指著走廊盡頭的房間,那邊采光不太好,有點暗,許澄夜看了一眼便直接從輪椅山站了起來,單腿蹦蹦跳跳坐到了床邊。

  隨著她落座,床邊陷入一個柔軟的凹,她的頭發和衣服因為動作也飄動了一下,那麽輕盈,仿佛沒有重量,卻壓得金澤心上喘不過氣來。

  “我就住在這。”她拍了拍床邊道,“幫我把東西拿進來吧,謝謝。”

  “客氣。”

  金澤不想就這麽走掉,他走出幾步時還扭頭看著坐在床邊的許澄夜,直到距離太遠看不見才收回視線。

  下樓梯的時候,他經過一個窗戶,窗扇關閉著,外麵的景色盡收眼底,夕陽的餘暉灑在天際邊,顏色很美。

  他忽然覺得自己不必想那麽多,不管最後的結果他們是否在一起,隻要他盡了所有的努力,即便是徒然他也不後悔。

  最後看了一眼慢慢落下的太陽,金澤快步下樓,今天這個日子,她住進了他的家,他會永遠記住。

  許澄夜的東西,金澤不肯假人之手,家裏的保安和傭人都得靠邊站。

  看著老板穿著高檔西裝把那些東西一點點運送上樓,然後特別規整地安排到它們該在的地方,傭人心裏是崩潰的。

  金澤不是個愛擺架子的人,但他平時也是個十指不沾陽的主兒。大約就是那種,創業時什麽都得自己做,特別累特別辛苦,等有錢了就和當初想的那樣,“等我以後發達了,我連修指甲都不要自己來”——就這麽活。

  所以傭人們被請來之後,基本上就沒見過主人自己動手做什麽事,現在看他做這些事情那麽有經驗,特別幹脆利落,還挺意外的。

  “你們都看著我做什麽?”金澤提著幾個放著許澄夜護膚品的袋子進來的時候,看到傭人們麵麵相覷地站在那,有點不耐煩道,“回去吧,這幾天不用你們過來,需要你們來上班的時候我會通知你們。”

  聽他話這麽說,傭人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被解雇了?有脆弱的都緊張地眼眶發紅了,在這個城市想找到在金家這麽高薪又輕鬆的工作可不容易,他們都不想丟工作。

  瞧見這些人的表情,金澤稍稍側頭,挑眉加了一句:“薪水照發,現在可以走了嗎?”

  這句話好像是解了他們的穴道一樣,一說完眾人便一哄而散。

  很快,偌大的別墅裏就隻剩下他和許澄夜。

  重新來到二樓許澄夜房間的門口,金澤提著大包小包靠在門邊,安靜地望著裏麵那幅畫麵。

  許澄夜半坐在床上,正在挑選她要放在屋子裏的東西。

  她很認真,雖然腳上傷口還包紮著,有些笨拙,但一點都不影響她此刻的美。

  大約是察覺到了門口的視線,許澄夜慢慢仰起頭看了過來,對上了金澤的視線。

  金澤在那一刻開口對她說:“餓了嗎?我做飯給你吃吧。”

  他當時靠在門口的模樣有些懶散和不修邊幅,黑色的碎發貼在額邊,黑色的西裝外套敞開著,露出裏麵同樣是黑色的襯衫。襯衫領口沒係紐扣,隔得挺遠她也能看見衣料下若隱若現的胸膛。這樣一個似乎經曆坎坷的男人,皮膚竟然好得出奇,不僅僅是臉上,連身上也那麽好,真是意外的收獲。

  他說要做飯給她吃時那個笑容,說實話不怎麽正經,有點調戲的感覺,配上他不甚嚴謹的穿衣,這種感覺就愈演愈烈了。

  許澄夜和他就這麽四目相對了幾秒,慢慢開口說:“金總做的飯,能吃嗎?”

  作者的話:女神表示,會不會有毒……

第20章

  許澄夜還真是小瞧了金澤。

  別說是簡單的家常便飯,就是讓金澤燒一桌難度不低的飯菜出來,他也不懼。

  許澄夜坐在輪椅上,輪椅停在一樓廚房的外麵,金澤在裏麵,係著圍裙,有模有樣地燒菜。

  他做飯有個特別的地方,那就是除了切菜的時候,基本隻用一隻手,另一手抄在口袋裏。

  怎麽說呢,單手抄兜做飯的男人,總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魅力。

  他看起來,越發入某人的眼了。

  許澄夜眨巴了一下眼睛,手機放在手裏,情不自禁地就拿了出來,悄無聲息地拍了一張他做飯的側影。

  “一會就能吃了,你還真別小瞧我,我雖然現在不自己下廚了,但做飯這事兒我可特別精。”

  金澤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冰箱,他家的冰箱特別有煙火氣息,裏麵亂七八糟地擺放著各種各樣的蔬菜和食品,許澄夜看得心煩意亂,等金澤拿了胡蘿卜出去之後,她就轉著輪椅來到了冰箱邊。

  “你怎麽進來了?這兒有油煙味,你去外麵等著。”

  金澤直接放下蔬菜趕人,許澄夜卻不理會,徑自拉開冰箱門,開始從她動手方便的下一層整理,先將裏麵的東西都拿出來,然後再按照分類一點點整整齊齊地放進去。

  金澤站在一邊看著,連火上的鍋都差點忘了,要不是有點不對勁的味道傳出來,怕是要等鍋熬幹了他才能反映過來。

  餘光瞥見金澤急忙轉過去處理鍋裏的菜,許澄夜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忽然覺得和這樣的男人就這麽過一輩子也不算差。

  他們也許會有這樣那樣的品味差異,可能也沒什麽共同話題,她夢寐以求的舞蹈事業不符合他的審美觀,她也不喜歡參與那些爾虞我詐的商戰,但每天晚上回到家裏,他們可以一起做點東西吃,一起說說彼此今天的見聞,那也是不錯的生活。

  金澤的廚藝真的不錯,他沒有吹牛,等許澄夜吃上他做飯時,心頭就跳了一下。

  這還是她第一次吃到男人給她做的飯。她自己也下過廚,但廚藝真的隻能算是勉強入口,那也是在巴黎時,老是吃西餐吃膩了,特別想念中餐才憋出來的。

  從小到大,她吃過傭人阿姨做的飯菜,吃過母親做的飯菜,但男人燒的菜還是第一次。

  “好吃嗎?”

  金澤坐在她對麵,專注地觀察著她臉上的表情,希望可以從其中看出一點反饋。

  許澄夜這次沒讓金澤自己去揣測,而是直白地點了一下頭:“好吃。”

  簡簡單單兩個字的評價,卻仿佛是金澤人生中聽見最好的讚美,他笑得像個孩子,鳳眸彎成月牙的模樣,黑沉沉的窗戶是他的背景,那裏沒有拉窗簾,外麵萬家燈火,他們這個的別墅裏,盡管隻有他們兩個人,卻也顯得十分熱鬧。

  “好吃你就多吃點。”金澤笑吟吟地說了一句,自己盛了一碗米飯說,“不瞞你說,我高中念了一年就輟學進城打工了,一開始是在工地幹活,後來太累了,身體受不了,又去端盤子。那間飯店在當時算好的,在廚房裏能看見不少大廚怎麽做飯,我聽說他們工資多,就偷偷去學,雖然後來沒派上什麽用場,但技多不壓身,不是麽?”

  難得聽金澤說起他過去的經曆,許澄夜抬眸凝視著他,十分專注。

  金澤感覺到她的視線,眼神柔和下來,靜默了一會繼續說:“你沒窮過,我也不知道怎麽跟你說那時候的事。你從小嬌生慣養,可能沒見過社會底層是怎麽生活。你這樣的女孩,在我年輕時候,真的就跟白天鵝一樣,我這樣的癩,隻能在雜誌和畫報上看看。”

  是啊,社會有太多的底層人,他們過得日子是許澄夜想象不到的。許澄夜隻見過金澤如今如何的揮金如土,如何的死要麵子,如何的大方土豪,但從未見過他窮的時候是什麽樣子。

  吃完了飯,刷碗收拾廚房餐廳的人也是金澤。金澤做這些事都非常熟練,由此可見,他說的那些經曆,並非弄虛作假。

  許澄夜坐在輪椅上,依舊在廚房門口看著他,忽然就覺得現在的他在她眼裏又不一樣了。

  金澤做完一切,看了看表,時間還早,便推著許澄夜到客廳看電視。

  他這陣子一直在醫院陪著她,公事大多都在病房裏處理,家也隻是晚上回來睡一覺的地方,電視就更是沒打開過,頻道還停留在播放過江城舞團表演的藝術頻道。

  好巧不巧,今晚他打開電視,藝術頻道正好還在播放舞團的演出,正是許澄夜本該出演女一號的胡桃夾子芭蕾舞劇。

  更巧的是,鏡頭切的是近景,蘇明娜扮演的女一號和楚洛扮演的男一號正排成一排,互相對視,笑得含情脈脈。

  金澤下意識看向了許澄夜,她的目光始終如水,安靜地看著屏幕,就這麽看完了整整一場的芭蕾舞表演。最後謝幕時,演員們得到了觀眾們熱烈的掌聲,主持人也在熱情地感謝他們的表演,提到的名字裏,有畢夏,有蘇明娜,有楚洛,沒有許澄夜。

  鏡頭再轉到台下,孫老師和林團長高興地鼓著掌,明顯對表演很滿意,接下來,他們還要進行全國的巡回演出,各種劇目,女一號的人選,非蘇明娜莫屬。

  蘇明娜這一仗,贏得可真是太漂亮了。

  許澄夜很安靜,安靜得有點奇怪,金澤把電視關了,她依然還是看著前麵,麵無表情。

  金澤有點擔心。

  “那個……”他出聲,許澄夜倏地看向他,把他嚇了一跳,俊逸的眉微微一皺,突然又舒展開,笑著說,“我給你唱首歌吧。”

  許澄夜愣住,沒料到他要說的是這個,她以為,他可能是想安慰一下她,說一些稀奇古怪的話罷了。

  “你還會唱歌。”是陳述的語氣,但帶著疑問。

  金澤笑了笑,推著她去了一樓一個房間,走進去一看,謔,家庭KTV,那閃光燈,打開之後閃得許澄夜眼花繚亂。

  金澤把她安置好,打開點歌器和電視屏幕,拿起接連好的話筒,屏幕上很快出現他點的歌。

  一首很老的歌了,歌手是梅豔芳,名字是《一生愛你千百回》。

  許澄夜這樣的女孩,平時聽得是交響樂,從出生開始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不管是學習還是工作。對於國內的老歌她不甚熟悉,梅豔芳是很有名的,也因此她才多少有印象,但並沒聽過她什麽歌。

  當他開始唱這首歌的時候,她才隱約覺得,這首歌似乎在哪裏聽過,旋律熟悉,帶著懷念的味道,卻想不起那是幾幾年的事了。

  “日夜為你著迷,時刻為你掛念,思念是不留餘地。”

  金澤唱出第一句歌詞,很意外,居然沒跑調,因為聲音好聽,唱腔竟然也還不錯,有點不同尋常的味道,許澄夜的注意力慢慢被轉移,開始仔細聽起來。

  隻是,歌唱的是很好聽的,這種老歌旋律也好,就是這歌詞,聽得饒是許澄夜這樣的女孩,都忍不住漸漸開始臉紅。

  “管不了外麵風風雨雨,心中念的是你,隻想和你在一起。

  我要你看清我的決心,相信我的柔情,明白我給你的愛。

  我要天天與你相對,夜夜擁你入睡,要一生愛你千百回。”

  ……

  我要天天與你相對,夜夜擁你入睡。

  夜夜擁你入睡。

  不管是唱的人還是聽的人,到這裏,都快速地扭開了頭,不再繼續他們的對視。

  音樂結束的時候,許澄夜依然保持著有些不自然的狀態。

  金澤關閉一切器材回到許澄夜身邊,半蹲下來,盯著她的側臉說:“我英文不好,也欣賞不來交響樂,唱不出什麽高大上的歌,這首歌出來的時候我剛好二十出頭,當時在做保安,商店裏每天都在放這首歌,我天天聽著,歌詞倒背如流,每天看著櫥窗外麵人來人往的,我當時就想,等我遇見我喜歡的女人,我就要唱這首歌給她聽,她一定特別感動。”

  許澄夜恍恍然地轉回頭,靜靜注視金澤,金澤的臉像畫上那樣好看,眼睛修長又深邃,此刻黑白分明的眸子裏倒映的全是她的身影,那份凝視,給人存在感,也讓人很有壓力。

  “許澄夜。”

  他忽然連名帶姓地叫她,她今夜不似平時那麽淡定,總是時不時因為他的話發愣怔住,實在丟臉。

  金澤抬起手,曲起手指在她柔滑的臉蛋上輕輕撫過,放柔聲音說:“你不開心,我知道,我不會讓你就這麽白白受傷的。這個月你一直在養病,我不想讓那些事惹你煩心,但我一直在調查。怎麽你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那一天出事?我聽舞團的人說,蘇明娜在你之前先跳了一遍,她沒事,到了你才有事,怎麽會那麽巧呢?”

  原來他都知道。

  原來他已經在查了,隻是什麽都沒說。

  許澄夜抿了抿唇,低下頭,眼睫不斷顫抖,心裏有幾千幾百個想法,記憶倒退回在巴黎的時候,一張張麵孔嘲笑地看著她,仿佛她是個嘩眾取寵自食惡果的小醜,沒有人願意相信她是無辜的,她一個人孤零零地異國他鄉,無助和絕望席卷了她,回國——等同是在逃避。

  她忽然開始有點抵觸和害怕,像是怕金澤深究下去,會揭開她的瘡疤,又像是擔心繼續調查下去的結果會讓她不斷回憶起過去,所以她開始怯懦和退步。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