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2節

第18章

  許澄夜正式開始住院了。

  金澤也直接把辦公室搬到了醫院的病房,每天早上八點鍾準時到病房上班,晚上六點鍾下班離開,夜裏八點鍾再過來加個班,帶點宵夜給許澄夜,雖然每次她都不怎麽吃。

  醫院的大夫得到了金澤的警告,誰也不準把許澄夜的真是病情告訴她,盡管大夫滿口答應,但金澤還是不放心,所以這麽日日夜夜地在這裏看著,守著,搞得不僅僅是醫護人員,連許澄夜都有點無奈了。

  她在醫院治療了近一個月,跟父母交代的借口是跟舞團一起去港城演出,父母不疑有他,除了每天例行電話關懷外,並不過多詢問。

  這一天,許澄夜感覺傷口好了很多,雖然依舊不被允許下地行走,但她還是嚐試著動一動,她很擔心自己就算傷口真的沒事,躺在床上時間這麽長也要發黴。

  金澤這會兒還沒來,他今天來晚了,因為大夫說許澄夜的治療情況還不錯,可以配合一些營養品來盡快恢複健康,當然還能不能跳舞這件事就另算了。

  金澤今天開車去醫院的路上,就拐到了街邊的藥店,走進去找大夫說的營養品。

  藥店的服務員瞧見來客人,便熱情地上前招待,看客人一身高檔西裝,對待起來便非常認真,金澤被詢問需要什麽,沉吟片刻,修長的丹鳳眼眨了一下說:“腳受傷的人吃什麽營養品比較好?”

  服務員立刻帶著金澤到了一排櫃台前,笑著說:“這些都是非常好的,先生看您需要哪一種?要我推薦的話,這款不錯,效果好,價格也適中。”

  金澤將櫃台上擺放的營養品快速看了一遍,又看看服務員推薦的,價格對他來說實在太便宜了,再看看別的,金澤直接道:“最貴的是哪個?”

  服務員愣住。

  幾分鍾後,金澤提著藥店裏最貴的營養品走了出來,扔到車子後座上,驅車前往醫院。

  他提著大包小包進入病房的時候,正巧碰上許澄夜試圖雙腳走路,她左腳是健康的,隻是右腳受傷,平時是單腳走路,金澤扶著她,今天她想嚐試一下自己走,腳剛落地,還沒使勁站住,就走進病房的人橫抱了起來。

  “你做什麽。”

  盡管朝夕相處了近一個月,許澄夜還是不習慣金澤時不時的身體接觸。

  其實,金澤一直都很安分,除了在她嚐試下地走路的時候。

  就如此刻,他每次都會二話不說把她抱起來,禁止她雙腳挨地。

  “抱你,看不出來嗎?”

  金澤麵不改色地說話,許澄夜為了不掉下來隻能環住他的脖頸,她目不轉睛地盯著他,金澤將她放到床上,對上她的視線一字字道:“別老是這麽盯著我,你最近很喜歡盯著我看,這樣會讓我誤以為你喜歡上我了。”

  許澄夜抿了抿唇,收回視線望向窗外,這一看,就能看到金澤的傑作。

  金先生覺得外麵晚秋的畫麵實在不適合養病的人看,會消磨人的意誌,所以讓人在外麵布置了非常生機盎然的草木植物,是真是假許澄夜不知道,她這一個月以來的活動範圍都限製在醫院以內,外麵的空氣是什麽樣她都快忘記了。

  幾個盒子放到了自己身邊,許澄夜望過去,看見了金澤買的保養品。

  “最好的,我買給你的,謝我。”

  金澤坐到椅子上,挨個數過來那些保養品,順便報出價錢,鳳眸彎彎,笑吟:“你欠我又多了一點,這可怎麽辦,再這樣下去,你可能得以身相許了。”

  許澄夜直接抬抬下巴說:“門在那裏。”

  四個字,簡簡單單,這是趕人呢。花著他的錢,還攤著他的人,許小姐不但沒覺得吃人嘴短拿人手軟,還和之前一樣特別自信坦然,怎麽說呢……

  金澤直接環胸一笑,嘖了一聲道:“你這小暴脾氣,真是絕了,怪不得我喜歡。”

  許澄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跟他說:“我要出院。”

  金澤怔了怔,抬手給她拉了拉披在肩上的外套,這可都是他給新買的,因為她騙父母是去演出,又受了傷沒辦法拿衣服,所以他隻能去給她買新衣服。金澤小時候就有個和別的男孩子不一樣的愛好,那就是喜歡給小人兒穿衣打扮,別人家小姑娘玩剩下的娃娃他都搶過來,給換衣服,還給梳小辮子,這愛好被別人嘲笑了不少回,長大以後就一直沒有過了,最近給許澄夜買衣服這事兒,倒是讓他過了一把小時候沒有過的癮。

  “你還沒好呢,出院怎麽行。”金澤隨口說了一句,其實心裏想的是,一旦她出院,他們又要恢複成以前那樣幾天見不到一麵的狀態,他已經習慣了每天都見到她、照顧她,現在讓他和她分開,他真是有點接受無能。

  許澄夜似乎並不在意這些。

  她一字一頓,說得不容置喙:“我要出院。”

  金澤又嘖了一聲,雙手放在膝上看著她,兩人四目相對,最後先示弱的,還是金澤。

  “行,你厲害。”金澤認輸,站起來說,“但我們先得約法三章,你暫時不能回舞團,要完全好利索了,大夫跟我說你能回去了,你才可以去。”

  許澄夜不說話,但沒拒絕,金澤知道這是答應了,他又看了她好一會,才不甘心地走人,留下一句:“我去給你辦出院手續。”

  許澄夜看著金澤離開的背影,手裏還握著一些電視劇和電影碟片,這些都是金澤給她買的,怕她在這裏無聊,電視節目也沒什麽好看的,所以就買了許多碟來,還有一些書。

  看看這些電視劇名字,鄉村愛情八部全套都有,馬向陽下鄉記,還有各種歐美大片兒,爆米花快節奏,看得是特效,沒什麽好劇情,也隻能打發時間,他自己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金澤走之後沒多久,就有護士進了病房,笑著表示金澤讓她來幫忙收拾一下行李。許澄夜沒拒絕,她現在不方便,的確需要別人幫助。

  金澤回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收拾妥當了,周岩站在他身後,見到擺在門口的行李便上去拿了起來,笑著說:“金總,我先把這東西拿下去放車上了。”

  金澤頭也不回地“嗯”了一聲,等周岩走之後就關上了門,站在門口說:“現在說吧,你去哪。”

  許澄夜還沒好全,所以不能回家,也不能回舞團,她又要出院,能去哪裏了?

  金澤想的最好的結果是,她去住酒店,那樣他還是能每天死皮賴臉地去照顧她。可是許澄夜,好像不是這麽想的。

  她單腳從床邊站起來,盯著金澤說:“我去你家。”

  金澤一聽就愣住了,深邃的眸子微微睜大,抬手掏了掏耳朵說:“你說什麽?”

  許澄夜蹦蹦跳跳地到他身邊,仰頭看著他說:“我去你家,聽見了嗎?”這次,她提高了音量。

  金澤完全被幸福衝昏了頭腦。

  怎麽一下子就直接從醫院搬到他家了?老天爺終於睜開眼了嗎?

  金澤有些消化不掉,內心的激動又不能當著人家的麵表現出來,於是他就憋得有點手抖,許澄夜低頭看了一眼,問他:“你抖什麽?”

  金澤一慌,趕緊轉開臉避開她的注視,掩飾性道:“沒什麽,我南方人,就是有點冷而已。”

  說完話,趕緊把轉身去外麵拉進來一輛嶄新的輪椅展示給她,好像要努力扳回一籌不讓自己像個毛頭小子似的,故意說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想坐輪椅,要不還是我抱你下樓吧?反正……”

  他的話還沒說完,許澄夜就幹脆利落地坐到了輪椅上,坐下之後還特別平靜地整理著衣服。

  金澤懨懨地閉上嘴,推著她離開病房,走的時候,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個他和她相處了一個月的地方,明明那麽小,一點都不奢華,完全不符合他的審美,但他就是覺得,特別石袖扣。

  “給我的?”金澤驚訝地看著她。

  許澄夜麵不改色道:“本來想送給我父親,所以一直帶在身上。這些日子麻煩你了,想了想,也算適合你,所以……”她抬眼凝視他,“送給你。”

  金澤這陣子一直照顧許澄夜,為了她不知道耽誤了多少事,但他一點怨言都沒有,雖然嘴上說著她欠他的越來越多了,可他從未想過要什麽報酬。

  他不會拒絕她的禮物。

  即便這本來不是給他準備的。

  金澤緊緊地握住手心的袖扣,決定了,回去就插香供起來。

  作者的話:捧心,我的總裁萌死了

第19章

  金澤非常非常興奮,非常非常高興。

  這裏用了四個非常,可以很形象地體現出金老板現在洶湧浮動的心情。

  許澄夜之於金澤,一直都高高在上難以觸碰,好像不管他怎麽努力,都隻能縮短和她之間很小的距離。令他完全沒料到的是,在醫院這一個月的“護工”生涯,居然可以讓女神住到他家裏。

  開車從醫院回家的時候,金澤讓周岩先行了一步,自己則親自駕車,在路上以購置一些日用品為由,拖慢了回去的速度。

  其實他家裏並不亂,傭人每天都會打掃的幹幹淨淨,可男人單獨住的地方,總歸不會那麽完善,現在有女孩進去住了,自然要整理和布置一下,周岩先行一步就是回去幹這個的。

  因為本身也是男人,周岩也不太精通這些,過去的時候還特地叫上了澤蒼的副總杜曼青一起。

  杜曼青稀裏糊塗地被他拉進了金澤的家,站在門口迷茫道:“你說什麽?金總要帶女人回家住?”

  周岩頭也不回道:“是啊,金總都這把年紀了,帶女孩回家住不稀奇吧?”說到這他回過頭笑看著杜曼青,“倒是他這些年一直不和女人過密交際讓我有些擔心,我還以為他是GAY呢,幸好幸好。”

  看周岩拍胸脯慶幸的樣子,杜曼青翻了個白眼道:“得了吧你,就算金總是GAY也不會看上你,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那張平平無奇的臉。”

  周岩自得其樂道:“我就喜歡平平無奇這四個字,你沒看過圓月彎刀嗎?古天樂的臉在裏麵也被說成是平平無奇。”

  杜曼青不由瞪了他一眼,這小子還得寸進尺,把自己和古天樂比,真是不要臉。

  而且說起金澤的女人緣,那是真不錯的,不是沒有開放的姑娘主動來追求他,也不乏想要少奮鬥十幾年的女孩子蹭上來討好,但她還真沒見過金澤對哪個女人特殊對待,他隻是很有禮貌的拒絕,偶爾還會給點錢意思一下,杜曼青那時候不明白,明明是不認識的女人,也沒什麽把柄在對方手裏,為什麽還願意給她們錢呢?

  那時候金澤是怎麽說的來著?哦,對了,他對杜曼青說,錢可以讓她們不用再那麽沒有自尊地生活,可以讓許多人感覺到幸福,甚至可能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軌跡。我年輕的時候沒人幫我這個忙,現在我有錢了,就希望可以幫到一些人。我希望我遇見的每一個欣賞我的人都可以安安穩穩平平靜靜,而我恰好也有能力做到,僅此而已。

  真是活菩薩,散財童子。那個時候杜曼青是這麽想的,覺得他特別傻,可除了這個念頭之外,還覺得金澤真的是……他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既不要臉,又天真,還那麽動人。

  “你想什麽呢?趕緊給我點意見啊?”

  周岩抬手在杜曼青麵前晃了晃,杜曼青倏地回神,笑著掩飾尷尬道:“那我們開始吧,你先跟我說一下金總要帶什麽類型的女孩子回家。”

  周岩思索了一下打著手勢有點誇張地說:“什麽類型?就是那種,特別高貴,特別優雅,特別有品位,特別迷人的藝術家,一個眼神能讓你忘了自己在哪兒的那種。”

  杜曼青眯了眯眼,本來還沒什麽過多想法,周岩這麽一說,她忽然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高檔日用品商店裏。

  金澤推著許澄夜在一排排貨架裏轉,許澄夜指一下什麽他就拿下來放到購物車裏,店裏的營業員專門推著購物車跟在後麵,目光時不時在兩位客人身上轉來轉去,一邊想著真是郎才女貌,一邊又想著,都沒戴戒指,是情侶呢,還是“情人”?

  許澄夜沒回頭,自然也不知道身後的人看他們是什麽眼神,她隻是特別平靜地挑選著自己今後在金澤家裏要用的東西,樣樣都有,仿佛要長時間住下似的。

  “一會再去看看化妝品。”

  許澄夜漫不經心地說著話,神色坦然又平靜,在購買完了去結賬的時候,金澤很自覺地掏出錢包付錢,許澄夜也不阻攔,好像一點都不因為花了別人不少錢而感到尷尬和不適應。

  離開了百貨商店,回到車上,金澤克製了許久,還是忍不住側頭問她:“你和我想的有點不一樣。”

  許澄夜靠在車椅背上沒有情緒地轉過頭望著他:“什麽意思。”

  金澤抿了抿薄唇,一笑:“就是……以我對你的了解,你大約不是那種願意花不相幹的男人的錢的人。”

  許澄夜聞言,勾起嘴角笑得動人又十分有氣場,金澤倉促地看了一眼,竟有些移不開視線,幸好許澄夜提醒他:“你在開車,看路,不要看我。”

  金澤趕緊回過頭看前路,還好,這條路這個時間沒什麽人,要不然指不定會怎麽樣。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身邊傳來了許澄夜冷清又悅耳的聲音,像清晨樹葉上的露水落在人的掌心,啪嗒一下,不輕不重,涼絲絲的,那麽有存在感。

  “追女孩子,總要花點錢的。”清泠的笑,帶著些微的溫度,“如果一個女孩子不願意花你的錢,那說明她不願意欠你的。當一個女人一分一毫都不想欠你的時候,你也就沒必要再嚐試著努力追逐了,一點希望都沒有。”

  話音落下,車子停在紅綠燈前,金澤目視前方,看著綠燈走動的車子,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緊了緊,黑色的襯衫領口紐扣解開著,但他依然覺得有束縛感,甚至難以呼吸。

  “那麽,我現在是有希望的那個了?”

  他說這話的語氣是連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輕微音調,好像怕驚醒誰的理智,又好像是怕自己的問題得到不願意接受的回答,幹脆不要讓對方聽見算了。

  事情好像隨了他後麵那種一了百了的想法。

  許澄夜並沒回答他,隻是微微笑了一下,笑出了聲來,聲音很好聽。

  麵對她,金澤總是有點不由自主地自卑,所以她不回話,隻是這樣笑,就會讓他覺得自己是被嘲笑了,他太自以為是了。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