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非格調行為指南

第11節

  他最近總有這樣的預感。

  所以就算在開會,也不耽誤他接電話。

  金澤素來就不拘小節,他沒有那些知名CEO們嚴謹以及懂得多,什麽管理理念,什麽禦下方式,什麽開會的禮儀,在他這裏什麽都不是,電話這東西,他從來都是想接就接。

  下屬早就習慣了他這樣,看見老板接了電話,便暫時停止了講解PPT。

  隻是,讓人沒料到的是,老板接起電話之前略顯期待的表情,會在接完電話之後跌入穀底。

  和金澤共事多年,這些高層們從來沒見過他這副表情。

  這已經不僅僅是麵無表情了。

  金澤雖然是個異類,又有點土豪,可並不太難相處,他從來沒有露出過這麽冷漠、緊張又可怕的表情。

  幾乎是一瞬間的,在他掛斷電話之後,人就已經離開了會議室,滿屋子的高層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曉得發生了什麽事。

  杜曼青望著周岩,周岩琢磨了一下說:“既然老板有事,那我們就先自己商量一下吧。”

  別人也沒意見。

  周岩是最了解老板的人,老板那樣漂浮不定的性子,他們可沒那能耐去窺探。

  金澤已經三十歲了,他高中沒讀完就輟學出來打工,養活家裏的弟弟和父母。他一直都想幹一番大事業,知道自己肯定會吃很多苦,所以盡管後路艱難,卻從未畏懼與停止。

  他發過傳單、在工地幹過苦力、給人洗過車、做過保安,後來又去做業務員,再到接觸房地產行業,從來沒有什麽可以打倒他,那些想要打倒他的人和事最終都成為了他走向成功的動力。

  他以為,他有了今天的成就,已經不會再因為什麽事心潮難平了,現在卻發現,未來的事,始終不是現在的人可以料到的。

  江城人民醫院是著名的大醫院,許多患者千裏迢迢從外地趕來這裏就診,所以想當然的,他開車趕到的時候,醫院裏有多少人擠在他麵前。

  每個人來醫院,都不是來散步閑逛的,他們都有自己的苦衷和難言之隱,所以要讓別人讓路給他,也不是擠過去那麽簡單的。

  眼見著電梯門就要關上了,心急著想要見到許澄夜,金澤幹脆直接從西裝裏側口袋取出了錢包,LV的老花設計,彰顯男士風度,修長白皙的手指從裏麵取出來的百元大鈔更加引人注目。

  很好,本來還在被人嫌棄的人成功成為了眾人焦點,金澤直接一揚手把手裏一疊鈔票全都揮了出去,本來還在擁擠的人們全都去撿鈔票了,已經擠進電梯的也跑了出來,金澤趁機走了進去,獨自合上電梯門,從到達醫院到順利電梯,總時長不超過五分鍾。

  錢這個東西,在很多時候,都會給你意想不到的收獲。

  孫老師這個時候,正要去給許澄夜取片子。

  距離她打電話給金澤,不過二十分鍾的時間,金澤要從CBD趕過來,至少也得半個小時的時間,所以她沒打算現在就走。

  許澄夜明白她的意圖,開口叫住了打算離開病房的孫老師,低聲說道:“孫老師,您可以回去了,不用替我麻煩。”

  孫老師站在門口說:“沒事的,我隻是去給你取個片子,確認一下到底有沒有事,你別擔心,不麻煩的。”

  她說完話又要走,許澄夜再次開口,語氣執著又嚴肅:“孫老師,片子我可以等金澤來了幫我取,您還有事要忙,就先回舞團吧。”

  孫老師驚訝地看著她,似乎不理解她為什麽不希望自己幫她取片子。她還要說什麽,還沒打開的病房門就被人從外麵推開了,幸好孫老師躲得快,不然非得被門砸到不可。

  “呀!”

  孫老師後怕的驚呼一聲,抬眼朝門口望去時,就瞧見了因為趕路和心急而有些狼狽和的金澤。

  除了剛受傷時掉過一滴眼淚,現在,許澄夜已經對於不斷傳來的痛免疫了。她好像毫無所覺一樣,臉上波瀾不驚,不管結果如何,都照單全收。

  可是,當她看見站在門口西裝紐扣著,手裏握著錢包,短促的金澤時,當她看見金澤眼底的擔憂和瞧見她之後的心疼時,說不清為什麽,她忽然就心頭一酸,眼淚又掉了下來。

第17章

  這個時候,似乎不需要閑雜人等來打攪了。

  老師看看金澤,又看看許澄夜,搖了搖頭,選擇離開。

  她一走,偌大的病房裏就隻剩下了金澤和許澄夜,許澄夜躺在床上無聲地掉眼淚,她自己一開始感覺不到,等有了感覺就不停地抬手想把眼淚擦幹淨,可不管她怎麽努力,淚水好像永遠流不盡一樣,不斷地幹擾著她,讓她沒辦法轉換回無懈可擊的狀態。

  而金澤呢?

  他從來沒想過他高高在上的女神也會有脆弱無助的時候,所以他一開始傻掉了,待在那裏茫然地注視前方。

  等反應過來之後,視線就來到了許澄夜的腳上,傷口已經包紮起來了,看不見具體傷成什麽樣子,但從包紮的大小和厚度來看,傷口不會太小。

  金澤忽然就衝了上來,坐到床邊,看著許澄夜,他今天沒戴眼鏡,其實不僅僅是今天,自從那天晚上許澄夜說了那番話之後,金澤就不再戴眼鏡了,沒有了眼鏡片的遮擋,他所有的真實情緒都可以被她盡收眼底。

  “怎麽辦。”金澤想抱抱許澄夜,可不知道從哪裏下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隻有腳受傷,他手足無措道,“孫老師說你腳受傷了,還滑到了,身上有哪裏傷到嗎?我能碰你嗎?”

  許澄夜匆匆轉開頭,不去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樣,好像這樣就能讓她冷靜一點。

  她終於慢慢止住了眼淚,眼睛有些紅腫的重新看向金澤,過了許久才說:“我隻是腳受傷,身體沒事。”

  金澤不放心道:“怎麽會沒事呢?你摔倒了啊,說不定有擦傷呢?我給你檢查一下。”說著,就想拉開被子看看她衣料底下的情況。許澄夜睜大眼睛盯著他,金澤剛拉開被子,就察覺到不妥了。

  “呃……你別誤會。”金澤趕緊給她蓋好被子,使勁壓了壓被角,然後起身遠離病床邊局促道,“我就是有點擔心,我去找大夫給你看。”說著,轉身準備出去,走了幾步又扭頭補充道,“找個女大夫!”

  許澄夜現在心情真的不怎麽樣。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就讓孫老師叫來了金澤。

  就算不想讓父母知道這件事,至少也該叫王慕周過來,他是醫生,雖然不在人民醫院,但一直負責著她回國後的複查,對她的情況最為了解,又是她的發小,沒有人比他更合適了。

  可是來的人不是王慕周,是金澤。她開口叫的是這個見了沒幾麵,曾經讓她覺得,和自己差之千裏的人。她說出口時還在問自己為什麽要叫他來,等他真的來了,她就知道為什麽了。

  他可以讓她高興起來。

  隻不過三言兩語,金澤來了又很快出去了,但他的到來讓許澄夜一直畏懼又忐忑的心情好了許多,甚至淺淺地笑了一下。

  許澄夜並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那麽無所畏懼和冷靜。

  她曾經受過什麽傷,這些人都不知道,隻有她自己知道,所以所有的擔心和恐懼,全都得她自己承擔。父母已經因為那件事為她操了太多心,恐怕知道了這次的事件之後,都不一定還能讓她繼續跳舞,為了能夠繼續留在舞台上,她絕對不能讓自己再受傷的事被父母知道。

  金澤出去之後就去找了負責許澄夜的大夫,是個男大夫,他不甚滿意,還沒來得及讓對方去幫許澄夜看看身上是否有擦傷,就被大夫拉到了科室辦公室。

  “您是許小姐的?”大夫先問了這個問題。

  金澤抿抿唇,“男朋友”三個字幾乎就要脫口而出,但轉念想想,許澄夜大約不喜歡自己這樣“乘人之危”,於是他隻能可惜地換了個曖昧的語氣說:“你覺得呢?”

  大夫愣了愣,隨後嗬嗬一笑,說:“我知道了。”

  嗯,孺子可教,金澤心想。

  “是這樣的。”大夫隨後取出一張片子給金澤看,“這是許小姐右腳的片子,她腳掌上的傷口是被銳器劃傷的,本來可能隻是紮一下,但因為許小姐的右腳有舊傷,導致她沒穩住身子摔倒,把傷口拉得更長了,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長好,暫時不能有什麽劇烈運動,”

  金澤眯了眯眼,抓住了大夫話裏的重點:“舊傷?”

  大夫如實說道:“是的,許小姐的右腳曾經有過嚴重的骨折,本身就經不起什麽大意外。這次摔倒,不僅僅是她腳掌的傷口,她的舊傷也有複發痕跡,我想……她可能不能再跳舞了。”

  金澤完全沒料到自己來了會聽到這樣的結果。

  因為時間太快,他還沒來得及思考為什麽許澄夜不讓孫老師照顧她,也不讓父母照顧她,反而叫來了自己。

  他想,原因大約就是這個了。

  金澤緘默許久,一直沒有回應,大夫還有別的患者要看,隻能催促道:“先生,您去把住院手續補辦一下吧,之前那位老師還沒辦完。”

  金澤回神,點頭應下來,拿著大夫開的單據出去辦手續。

  他從來沒住過院,也沒替誰辦過住院手續,所以過程並不順利,問了許多人,在醫院上上下下跑了許久才辦完。

  誰能想到,澤蒼集團的老板有一天會親自去醫院辦住院手續了,還站在一堆人後麵等著交住院費。

  這些事,本該由助理去辦的,但金澤卻為許澄夜做得心甘情願。

  其實,他也不想太快回到病房裏去看她。不是因為不想看她,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待在她身邊,因為他知道她現在肯定也在害怕。

  她有過舊傷,她自己很清楚,她那麽愛跳舞,生活中三分之二的時間都獻給了她熱愛的舞蹈事業,她怎麽會不擔心自己未來是否還可以跳舞呢?

  金澤不想回去正是因為這個。

  他不知道他該不該把大夫的話原封不動地複述給她。

  等辦完手續,再次回到病房裏的時候,金澤就看見許澄夜躺在床上沒有表情地望著窗戶的方向。晚秋的江城一天比一天寒冷,窗外高高的樹木一點點落下葉子,灰蒙蒙的霧霾天讓外麵一片死氣沉沉,毫無朝氣。

  金澤直接走過去拉上了窗簾,屋子裏瞬間黑了不少,許澄夜望向他,他麵不改色地走到門邊按下燈的開關,環顧病房一周後說:“轉院吧,這裏環境太差,我給你定慈恩醫院的VIP病房,環境比這兒好,大夫也不比這裏差。”

  慈恩醫院是知名的私立醫院,環境和大夫資曆的確都不差,收費當然也不會便宜,但許澄夜不能去,因為王慕周就在那裏上班。

  搖頭,許澄夜道:“我不去。”

  金澤坐到病床邊的椅子上,盯著她為難道:“那裏的條件更好,為什麽不去呢?要不我讓人訂機票,我們去北京醫院看。”

  許澄夜慢慢笑了,凝著金澤說:“你為什麽突然那麽緊張?”

  金澤遲疑了一下:“有嗎?”

  許澄夜:“你滿臉上都寫著‘我該怎麽瞞過她’這幾個字。”她說話的語氣那麽平靜,甚至帶著笑意,但握著被子的手不自覺緊了許多,“大夫給你看我的片子了吧?他是不是說,我不能跳舞了。”

  她用的是陳述句,說明她已經猜到了。

  她原以為,金澤會用沉默回答她。

  但意外的是,金澤直接站起來,有點生氣的說:“你胡思亂想什麽呢?不就是腳上劃傷了嗎?長好了不就完了?頂多就是留個疤的事,反正在腳底板上誰能看見?什麽能不能跳舞的,你們藝術家是不是都這麽多戲?”

  許澄夜直接被說蒙了,金澤這麽晚才回來,一進來就一副一言難盡的樣子,還要給她轉院,其實她在心裏也已經給自己判死刑了,但現在他這麽信誓旦旦地發言一通,許澄夜忽然就遲疑了。

  良久,她才艱難地問了一句:“我真的……沒什麽事兒?”

  金澤毫不猶豫地笑了一下,俊逸的五官,迷人的笑容,眼底流露著安撫與誠懇,這樣的他讓人很難不去相信,許澄夜這樣涼薄的人,也忍不住心情波動了。

  “你看見這是什麽了嗎?”金澤重新坐下來,又拿出了自己的錢包,厚厚的一疊現鈔,還有一些卡,仔細看看,沒有信用卡,全都是儲蓄卡,看得許澄夜頗有些目瞪口呆。

  “這是錢。”她訥訥地回答,不明其意。

  金澤勾唇一笑道:“是了,這是錢,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有什麽事情是錢辦不到的嗎?”他將一疊現金擺在許澄夜的被子上,還拿出手機給她拍了張照片,然後遞給許澄夜看,等她盯著看時就說,“許小姐這麽有錢,那點小傷口算什麽?用最好的藥,請最好的醫生,說不定連個疤痕都留不下來。至於你擔心的那個問題——你的舊傷早就好了,不會有事。”

  她既然叫他來,就算準了他會知道她舊傷的事,金澤自己都很稀奇,為什麽許澄夜願意讓他知道這個大多數都不知道的秘密。不過她既然肯定讓他知道,他自然榮幸之至。

  她不會有事,這就是他的答案,不管她問一千遍還是一萬遍,他都是同一個答案。

  看著她慢慢輕鬆起來的神情,金澤越發堅定了自己的想法。至於大夫說的話,他不也隻是說“可能”麽?連大夫都沒百分百判死刑的事,老子一定有辦法把它扳回來。

  這樣想著,金澤靠到椅背上,解開襯衫領口的紐扣,放鬆地笑了一下。

  許澄夜餘光瞥見他的模樣,修長的眉,不羈的眼,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特別抓人的魅力。

  也許……

  許多故事,就是從——你開始感覺到你為對方著迷,而變得莫名又美妙的。

非格調行為指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敗家小媳婦兒
  作者:總攻大人  所寫的非格調行為指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非格調行為指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