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

第59節

  “……你根本沒有說過這種話,你隻說我像個小瘦猴一樣。”唐納德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害我回到家以後就這樣加入了健身房的部隊之中。”

  聽到這裏,易瑋然這才明白那個時候的唐納德為什麽會突然就喜歡到健身房那裏去了。

  而安迪圍觀了他們的對話以後,忍不住就發出了一聲感歎:“你們的感情還真好。”

  “哪裏感情好了?”唐納德和鍾毅瞬間就異口同聲反問了這麽一句。

  “嗯,兩人真是默契十足。”故意做出攤手動作的易瑋然還不忘添油加醋般的補充說道。

  對此,唐納德和鍾毅兩人都隻好露出一副無語的神色,以免又會讓易瑋然和安迪借題發揮。

  就這樣,在跟鍾毅說好要一起順便搭乘柯家安排過來的私人專機回帝都那邊以後,易瑋然、唐納德和安迪很快都各自回到了自己下榻入住的酒店那邊,在處理了退房的手續以後,就直接帶著行李趕到了鍾毅指定的機場那邊進行匯合。

  於是在晚上八點多的時候,易瑋然他們就順利在機場那邊登上了柯家安排過來的私人專機,而且手臂上還插著輸液管的柯亦衡也在一群醫護人員的簇擁之下順利登上了這架私人專機。

  不過一直注意著柯亦衡情況的易瑋然過了沒多久就看出柯亦衡的心情似乎不太好,顯然是對自己的父親這種強勢的安排感到非常不滿。

  而鍾毅臉上寫滿了十分無奈的神色也正是說明了這一點,看來趁著他們去酒店退房拿行李等待在機場的時間裏,睡醒過來的柯亦衡八成已經衝著他發過脾氣了。

  要不然充斥在他們兩人之間的氣氛也不會顯得這麽尷尬。

  “你該不會跟鍾毅大哥吵架了?”等這架私人專機成功起飛進入了平穩的航行狀態以後,易瑋然就此解開了座位上的安全帶,然後特地走到柯亦衡那邊而這般低聲開口詢問道。

  “才沒有。”撇撇嘴角的柯亦衡幾乎是出聲秒回,而他這種模樣恰恰印證了易瑋然的猜測並沒有錯。

  “大家都是為了你的身體狀況著想,你就別耍小孩子脾氣了。”眼神之中寫滿了溫柔的易瑋然在說著這話的時候,還做出就像是在哄孩子一樣的摸頭動作,搞得正在鬧著脾氣的柯亦衡更有孩子氣的感覺了。

  “我才沒有耍小孩子脾氣。”柯亦衡再次撇了撇嘴角,神色裏麵倒是包含了幾分委屈。

  “行,你沒有耍小孩子脾氣,你是在耍大孩子脾氣。”易瑋然繼續耐心的哄著鬧別扭的柯亦衡。

  聽到易瑋然這話,柯亦衡禁不住就挑起了眉頭:“你該不會真把我當成孩子來看待?”

  “哪有,這是你的錯覺。”易瑋然為了不讓柯亦衡接下去就像是在找茬似的繼續開口說話,便故意湊近過去親吻了一下他,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

  被這樣親吻了的柯亦衡嚐到了甜味以後,很快就疑惑起來:“你剛才是不是吃糖了?”

  “沒想到這樣都被你知道了~我其實在登機之前無聊吃了個棒棒糖補充甜份。”易瑋然很大方的點頭承認,“怎麽,你也想要吃?”

  “嗯。”柯亦衡先是點頭表達了自己也想要吃棒棒糖的想法,隨後才想起自己的身體正處在特殊時期,便不由得一臉無辜的轉頭看向了特地從帝都那邊跟著私人專機飛過來的主治醫生,然後在看到那位就坐在自己身邊不遠處的主治醫生對他搖搖頭,示意他不能吃棒棒糖以後,他整個臉色就此沉下來了。

  “真是遺憾……不過等你身體好了以後,你想吃什麽都行。”易瑋然安慰性的又是在柯亦衡唇上印下一吻,“好了,你還是先乖乖睡覺吧,睡醒一覺就回到帝都了。”

  “嗯。”應了這麽一聲的柯亦衡倒也配合,在主動湊近過去回吻了一下易瑋然之後,他就乖乖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守在柯亦衡身邊的易瑋然過了沒多久就發現柯亦衡真的睡過去了,由此可見,他的身體果然仍舊處在比較虛弱的狀態,否則也不會一下子就這般疲憊的睡沉了。

  因為確定柯亦衡已經睡著了,易瑋然不想打擾到他,便重新坐回到了之前的位置。所以坐在不遠處的鍾毅見狀,就特地走到了距離最近的座位那裏坐下來,然後小聲開口對易瑋然說道:“小易同誌,真是要麻煩你多勸導一下柯少了。”

  “我盡力而為。”易瑋然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跟伯父的關係果然很緊張?”

  鍾毅一看易瑋然還不太了解情況的模樣,便更是伸長脖子湊近過去跟他悄聲的交頭接耳:“他們的關係就沒有緩和過,尤其是柯少宣布暫退娛樂圈以後,他的母親一直在聯係柯部長說想要見見柯少。但柯少說什麽都不願意,柯部長夾在中間很為難,因為這事,他們父子倆已經吵過好多次了。”

  聽了鍾毅所說的這番話,易瑋然就知道柯亦衡果然沒有忽悠他,也就是說一直在阻礙著他們父子倆感情的因素,歸根結底就是柯亦衡的母親。

  “你有機會就好好勸勸柯少,都是一家人何必把關係搞得那麽僵。”鍾毅重重歎了一口氣,從他這模樣就可以看出他對柯亦衡小時候所遭遇到的事情也是有所了解的,“的確,我也認為柯部長和夫人作為父母的確很失職,但事實已經如此了,時間也不可能倒流,這樣執拗下去,柯少非但不能對過去發生的事情感到釋懷,隻會讓自己更加痛苦而已。”

  “你說的沒錯。”禁不住歎了一口氣的易瑋然對鍾毅的這番話感到頗為讚同,“隻是他的心理陰影還是很嚴重,再給他一些時間吧。”

  “他還真是讓人感到心疼。”這是鍾毅的肺腑之言,至少他覺得不是每個人都能在遭受到那些可怕的暴力事件以後,還能活成這副姿態。

  “我也這麽認為。”易瑋然別提有多麽心疼柯亦衡了,他甚至不止一次想象過,要是他能夠在小時候就遇見柯亦衡的話,說不定他就能夠解救那個時候深感無助和絕望的柯亦衡了。

  作者有話要說:  ————閑聊時刻————

  易瑋然:如果有時光機的話,我最想去的就是你小時候的那個年代。

  柯亦衡:為什麽?

  易瑋然:因為這樣的話,我就能去保護你了,不讓你被虐待。

  柯亦衡:那不行。

  易瑋然:啊?為啥?

  柯亦衡:這樣的話,我有可能就沒辦法在正值壯年的時候遇見你,並且愛上你了。

  易瑋然:你怎麽可以說出這麽可愛的話來?

  柯亦衡:我隻是根據蝴蝶效應的理論才會這麽說而已。

  易瑋然:……別隨便破壞氣氛。

第99章

  事情就如同易瑋然所說的那樣, 在柯亦衡睡醒一覺以後, 他們就順利的抵達了帝都的機場。

  然後在柯家的一係列安排之下,除了唐納德和安迪決定先回去自己的住處以外,包括易瑋然在內的其他人全部都被接到了柯家豪宅那邊。

  接著易瑋然又在這個豪宅裏麵見到了熱情開朗的柯雲伊,她一看到柯亦衡是在輸液中的狀態而走進門的,當場就露出滿臉心痛的表情而迎了上來, 然後忍不住情緒激動的伸出雙手擁抱住了柯亦衡之後, 很快就流下了難過的淚水。

  “可憐的孩子……怎麽會搞成這副模樣?”柯雲伊顯然是被柯亦衡這種虛弱的樣子給嚇到了,就連說話的語氣都禁不住顫抖起來,“太可怕了……”

  “姑,你冷靜點, 能不能先讓我進去再說?”被易瑋然攙扶著的柯亦衡隨即就出聲這般提醒了她, 這才讓她得以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在柯雲伊一邊擦著眼淚,一邊伸手指示之下,那些隨行過來的醫護人員很快就把柯亦衡療養身體所需的一些醫療器材都放置在了這個豪宅裏,然後在交代了柯家的人一些注意事項之後,那些醫護人員也就沒有耽擱的就此先行離開了。

  而鍾毅在跟柯雲伊打過招呼以後, 也沒有繼續待在這裏, 而是忙著去找柯雲勳, 繼續完成自己的本分職責工作。

  沒了其他人以後, 柯雲伊就急忙招呼著柯亦衡和易瑋然他們先到餐廳那邊,要他們先去吃頓早飯再說。

  結果柯亦衡跟易瑋然兩人剛在餐廳那邊坐下來,就看到一位女傭急急忙忙的跑到了他們所在的餐廳這邊,然後臉色十分糟糕的叫了起來:“不好了!老太爺他……他……!”

  “我爸怎麽了?!”柯雲伊一聽, 立馬就從餐椅上站起身,並且反應激烈的追問起來。

  而柯亦衡和易瑋然兩人同樣也是神情緊張的不自覺就連忙跟著站起身,都把視線緊緊集中在了那位女傭身上。

  “我剛準備去喂他吃早飯……然後就發現老太爺他怎麽都叫不醒……”那位女傭已經被嚇到了,整張臉色都開始發白起來,“明明淩晨去看他的時候,他還好好的……!”

  不等那位女傭的話音落下,臉色同樣發白起來的柯雲伊趕忙就邁步離開了餐廳,朝著自己的父親柯玉驍所在的房間跑了過去。

  柯亦衡見狀,也顧不上自己還在輸液中的身體狀態,更甚至也不管自己的眼睛還處在看不清楚的狀態,趕緊就一把抓住放在自己身旁的可移動便攜式輸液架,神情急切的就跟著離開了這個餐廳。

  易瑋然自然也不可能無動於衷,而且他這個時候已經在心底湧起了不安的預感,於是在他緊隨著柯亦衡的腳步而跟過去時,很快就聽到柯亦衡的爺爺柯玉驍所在的房間裏傳來了柯雲伊悲痛欲絕的哭聲。

  對此,易瑋然不用特地走進去也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同樣的,柯亦衡也還沒有走進那個房間,就在聽到柯雲伊嚎嚎大哭的聲音以後而一個猛地頓住了腳步。

  “親愛的?!”易瑋然看到柯亦衡就像是快要站不穩了一樣,趕緊就一個伸手從背後摟住了柯亦衡的身體,生怕這個男人真的就這樣倒下了。

  被易瑋然摟住肩膀的柯亦衡很快就臉色蒼白的紅了眼眶,盡管他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迎接這一天的到來,但是在真正麵臨這一天的時候,他還是有著非常難過的感覺。

  特別是聽到柯雲伊那般撕心裂肺的哭聲,柯亦衡更是被她的哭聲給刺激得情緒都開始變得不對勁起來了。

  “怎麽會這樣……?”臉上露出了茫然神色的柯亦衡很快就禁不住發出了這樣的疑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麽……?為什麽要這樣折磨我讓我這麽難過?”

  聽出柯亦衡的語氣不對,並且看到他還以一副麵無表情的狀態而流出了眼淚,這讓易瑋然瞬間就警鈴大作起來了——有精神病曆史的柯亦衡露出這種不和諧搭調的神態和語氣,再加上這種過於冷靜的反應全都在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他的情緒已經開始陷入失控。

  “不不不,你什麽錯都沒有!拜托,不要想這些有的沒的,爺爺他這是壽終正寢了,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易瑋然連忙就出聲安慰起來,生怕柯亦衡好不容易憑借藥物治療和心理疏導而慢慢穩定下來的精神狀況又會惡化起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相信我,會好的!”

  可是就在易瑋然情真意切的說完這番話以後,受到太大打擊的柯亦衡一個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當場就把手裏抓住的可移動便攜式輸液架給狠狠用力甩到了一旁,致使那輸液架在摔倒在地上的時候,一並把裝著藥劑的輸液袋子給壓得迸裂掉,從而把裏麵的藥劑全給撒著流出來了。

  最關鍵的是,因為柯亦衡這樣大幅度的用力動作,不單把輸液管從他手臂那裏扯下來了,就連插在他手臂上的滯留針也在猛地受力作用下而滲出了血跡,也就是出現了血液回流的狀況。

  所以易瑋然看到這種情況,連忙就在情急之下把柯亦衡手臂上的滯留針給毫不猶豫的抽了出來,並且隨之用力摁住了那個傷口,不讓那裏麵的血液繼續發生回流狀況。

  “寶貝,乖一點,趕緊冷靜下來好麽?”易瑋然一手摁住柯亦衡手臂上的針眼傷口,另一隻手則是緊緊的抱住了柯亦衡。

  奈何柯亦衡現在的身體還不可以隨便吃那些精神相關的藥物,就怕會導致急性藥物中毒的後遺症會出現,因此就算是精神異常狀態發作了,他也隻能依靠自己的意誌力和旁人的幫助去控製住了。

  毫無疑問,這個時候的易瑋然就是柯亦衡的唯一支柱。

  被易瑋然用力抱住的柯亦衡整張臉都轉而寫滿了崩潰的情緒,他就像是感覺不到手臂上的疼痛一樣,隻是忍不住深深的皺緊眉頭,然後呼吸越發急促起來,直到張開口來進行呼吸,讓人感覺他就像是快要喘不過氣來似的。

  “深呼吸……慢慢來,深呼吸,不要緊張。”易瑋然也是察覺到了柯亦衡如此異常的呼吸頻率,趕緊就出聲提醒柯亦衡。

  在易瑋然耐著性子的引導和安慰之下,柯亦衡的情緒總算沒有繼續暴走,隻是伴隨著柯雲伊絲毫沒有減緩消失的悲痛哭聲,柯亦衡過了沒多久也忍不住哽咽著發出哭聲,聽得易瑋然都要心碎了。

  好在這讓易瑋然有些慶幸起來,隻要柯亦衡能夠這樣把不好的情緒發泄出來,而不是選擇埋藏在心裏,那樣對他的精神狀態肯定是比較有好處的。

  就怕柯亦衡悲傷到極致都發泄不出來,那樣就會讓他的精神狀況處在一種非常危險的狀態,搞不好隨時會整個人徹底崩潰掉,然後造成神經錯亂的結果,那就真的為時已晚。

  “哭吧……把所有難過都哭出來……”易瑋然忍不住低沉的在柯亦衡耳邊這般說著,他隻希望柯亦衡隻要這樣子發泄了心中的難過以後,能夠讓精神狀態緩和一些。

  聽到易瑋然這麽說,柯亦衡果然更加壓抑不住自己的哭聲了,這個時候他根本不想去顧及什麽形象,他隻想把自己心中的痛苦給哭出來。

  看到自己心愛的人哭得那麽傷心,易瑋然過了不一會也禁不住跟著流出了眼淚,如果可以的話,他多麽想要分擔柯亦衡心中的悲痛,這樣的話,或許柯亦衡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傷心難過了……

  這個早上,柯家注定無法平靜,而且在接下來的幾天裏,這個家一直都籠罩著沉重的悲傷。

  柯雲勳在得知自己的父親已經去世的消息時,那已經是當天晚上的時候,當時他並不在帝都,而是在另外一個城市裏。

  而柯雲勳的其他兄弟姐妹都還在世界各地,一時半會也趕不回帝都這邊,於是在柯玉驍去世的第一個晚上,是柯亦衡和柯雲伊姑侄倆為其守靈了一夜。

  其中的易瑋然幾乎是片刻不離的跟在柯亦衡身邊,他也就順便也一起陪著柯亦衡給柯玉驍守靈了一整個晚上。

  親眼看著柯亦衡在這一天之內更是虛弱了許多,那張臉簡直就是蒼白如紙的狀態,更別說這一整天的他就處在了不吃不喝的狀態,這讓易瑋然擔心得都變得憔悴起來了。

  實際上也不是柯亦衡使性子不吃不喝什麽的,相反,他很努力的配合想要吃一些東西入肚,好讓自己恢複一些體力。

  可是他好不容易吃進去的東西,很快就給全部吐出來了,簡直被折騰得夠嗆。

  於是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柯亦衡隻得繼續接受藥物注射,並且還要進行營養注射,這就造成了他是在插著輸液管的情況下為他的爺爺守靈的結果,那畫麵倒真的讓路人看了都心生不舍了。

  在柯玉驍去世的第二天早上,柯雲勳這才連夜趕回到了帝都這邊,然後在他馬不停蹄的趕到殯儀館那邊看到了自己父親的靈堂時,原本看上去非常虛弱的柯亦衡也不知道是突然哪裏來的力量,很快就忍無可忍的快步衝到自己父親麵前。

  接著柯亦衡就當著在場人員的麵,毫不客氣的就露出了非常不滿的神色,繼而咬牙切齒般的開口說道:“爺爺他最寶貝的兒子就是你了!你憑什麽現在才回來啊?!”

  站在一旁包括易瑋然在內的其他人一看這情況,就知道這父子倆又要起衝突了,而這也是大家最不想要看到的畫麵。

  然而麵對自己兒子如此不留餘地的質問,柯雲勳隻能露出非常難過的神色,卻是沒有出聲回應柯亦衡所說的話。

  “你為什麽總是在關鍵時刻就不出現啊?!”柯亦衡看到柯雲勳沒有出聲,很快就非常痛苦糾結的補充了這麽一句。

  聽到柯亦衡這話,柯雲勳很快就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因為他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實際上一直都對他當年沒能及時出現救他的事實而感到耿耿於懷,所以在聽到柯亦衡說出這種話的時候,他才明白,原來柯亦衡心中的那份絕望根本從來就沒有消失過。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說好的複仇線呢?[重生] 帝昊的平民生活 徒弟每天都在自殺[穿書] 和情敵結婚的日子 985修仙大學 時間的囚徒 AWM[絕地求生] 你是不是想撩我[娛樂圈]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作者:第五熙  所寫的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