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

第58節

  這時,柯雲勳的那位貼身秘書助理剛巧也來到了這裏,他在看到易瑋然的身影以後,很快就直接走到了易瑋然跟前,用一臉非常抱歉的神色說道:“小易同誌,真是對不住了,上次那樣打你一拳可不是我的本意,當時為了達到效果,我下手就忍不住有點重了。”

  聽到對方這個說法,易瑋然一臉發愣的還不知道要說什麽才好的時候,一旁的唐納德卻是禁不住開口了:“鍾毅大哥!你幹嘛欺負然然啊?!”

  “嗯?”聽到唐納德這話,那位貼身秘書助理這才轉頭看向了一旁的唐納德,在仔細打量了一下唐納德以後,他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你該不會是小納德?!”

  “鍾毅大哥,我一眼就認出你了,而且你可以把‘小’字去掉了。”唐納德先是沒好氣的哼了這麽一句,然後才繼續接道,“我可真是沒想到你居然成為了柯亦衡他爸的貼身保鏢。”

  “我跟在柯部長身邊已經好幾年了,不過真沒想到能在這裏見到你,記得上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小孩子,沒想到現在都長得比我還要高大了。”名為鍾毅的貼身秘書助理很快就感歎了這麽一番,“對了,小納德怎麽會在這裏?老大知道你在這裏麽?”

  唐納德很清楚鍾毅口中的老大指的是他的堂哥唐川烽,便老實的點頭應道:“我哥他知道我到這邊來了,不過他沒有告訴我你也在這裏。”

  “老大他有時候就會這樣馬虎一下的,習慣了就好。”鍾毅對此倒也沒有任何意外。

  “鍾毅大哥,我剛才可是聽到了,你動手打了然然對麽?”唐納德沒忘記這一茬,“你一個前特種部隊出身的戰士居然對普通平民動手?”

  “這……這就是個誤會……”鍾毅連忙無奈的賠笑道,“跟了一個任性的上司也是很為難的。”

  看到他們這樣對話了以後,易瑋然很快就按耐不住的出聲對唐納德詢問起來:“阿德,你認識他?”

  “嗯,我沒想到世界會這麽小,居然會遇到我哥公司裏的精英高管。”老實出聲回答的唐納德禁不住歎了一口氣,“他叫鍾毅,從特種部隊退役下來的專業安保人員,專門負責保護那些重要的官員,隻是我沒想到他現在保護的對象居然就是柯亦衡的父親。”

  聽了唐納德所說的話,易瑋然也不禁覺得這個世界有時候果然真的很小。

  “既然小易同誌剛好跟小納德認識的話,那麽小納德就趕緊幫我說說情,叫他別記仇,大不了我讓他揍回一拳。”鍾毅連忙擺出套交情的態度,想要以唐納德這層關係來息事寧人。

  不過鍾毅這話剛說完,易瑋然就非常果斷幹脆的應道:“別這麽說,事情過去了就算了,我也沒打算要追究什麽的。”

  “小易同誌果然是個好孩子。”鍾毅對於易瑋然的這個反應倒是沒有多大的意外,很快他就擺出低姿態接道,“其實,我想說的是,這事咱們私下和解了就行,至於柯少那邊……呃,能麻煩你不要告訴他麽?”

  易瑋然:“……”

  “是這樣的,柯少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可不能太過情緒激動,否則指不定還會有什麽意外情況出現……你能明白的對麽?”鍾毅說到底就是顧慮著柯亦衡的存在,當然,也不是他真的懼怕柯亦衡,他其實也是為了自己的頂頭上司柯雲勳罷了。

  畢竟要是柯氏父子又鬧矛盾的話,他這位貼身秘書助理還得順便兼職熱心的心理導師,說白了就是要加班開導自己的頂頭上司,免得那位麵對自己兒子就玻璃心的頂頭上司會鑽牛角尖。

  因此為了避免自己會被增加工作量,鍾毅隻好先從易瑋然這邊下手,免得到了柯亦衡那邊,情況就不好控製了。

  “鍾毅大哥,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唐納德也不等易瑋然開口出聲,就徑直介入了他們的對話。

  “什麽話?”鍾毅不解的看了唐納德一眼。

  隨後,唐納德就非常嚴肅認真的解答了鍾毅的疑惑:“不作死就不會死。”

  被這句話一陣見血的鍾毅當場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隻覺得唐納德這般護犢子的模樣真跟唐川烽有著幾分相似,不愧是堂兄弟來著。

  好在易瑋然隨即就表示自己並不會跟柯亦衡提起這種事情,這才讓鍾毅有種逃過一劫的感覺。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偷懶的貓這位寶貝辛苦寫的長評~然後這次兩更連發,今天三更又順利完成了,真的快腎虛了……

  急需寶貝們的留言來充電!

第97章

  在易瑋然跟鍾毅談妥了之後沒多久, 在重症監護病房裏忙活的那些醫生總算從裏麵走了出來。

  其中走出來的主治醫生看到易瑋然和鍾毅都在場, 也沒有任何猶豫,就公事公辦的直接對他們說道:“病患現在的情況已經成功控製住了,雖然沒了生命危險,但還是需要小心觀察才行,一旦身體還有什麽異常的感覺, 一定要及時治療。”

  說完這話的醫生也不等易瑋然他們作出回應, 就繼續一本正經的交代起來:“而且這幾天一直給他注射的藥物也不能停,那是中和稀釋他體內的藥物毒素所必須的藥物,至少要一個星期的時間,讓他體內的藥物毒素殘留全部排出去了, 才能停止注射。”

  “醫生, 那我現在可以進去看他了麽?!”這是易瑋然現在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當然可以,但是注意不要讓病患的情緒太過激動……”醫生這話音還未落,神色急切的易瑋然就已經按耐不住的快步衝進了柯亦衡所在的重症監護病房那裏。

  看到易瑋然如此迫不及待衝進病房裏的背影,唐納德立刻就很識相的往重症監護病房的門口那裏一站,以自己高大壯實的身材作為阻礙, 然後先幫忙把病房的房門給關上, 接著才很直接的出聲提醒了一旁的鍾毅和安迪:“這個時候, 我們這些不相關的人還是先別進去煞風景了。”

  “你說的沒錯, 這個時候我們就別進去了。”安迪對此表示深感讚同,再說他也是對成為電燈泡的事情絲毫沒有任何興趣。

  而鍾毅同樣也是不打算就這樣進去,他很快就把那位主治醫生帶到了一旁,顯然是在商量關於轉院的事情。

  畢竟身處在這個異國他鄉, 有些事情處理起來還是不太方便,因此鍾毅不忘柯雲勳的交代,那就是在柯亦衡的情況穩定下來了以後,就立刻著手準備轉院的事情,隻要把柯亦衡帶回到帝都那邊,光是以柯雲勳的人脈就能請到很多相關的醫學專家。

  就在他們守在這間重症監護病房外麵的時候,快步衝進去的易瑋然早已來到了柯亦衡躺著的病床邊上。

  這個時候的柯亦衡因為剛才又被醫生注射了一些藥物,再加上為了檢查身體還被折騰了好一會,所以正閉著眼睛處在有些意識模糊的狀態。

  易瑋然見狀,以為柯亦衡又睡著了,便連忙改為輕手輕腳的模樣而走到了床頭那邊,接著看清楚柯亦衡的臉色還是很糟糕,並且兩隻手臂上都還插著輸液管以後,他不由得就深感心疼而小心翼翼的伸手撫摸了柯亦衡的臉頰。

  感覺到指尖在自己臉上的輕輕摩挲,臉色蒼白的柯亦衡很快就慢慢睜開了眼睛,隨後在發現易瑋然一臉心疼難過的樣子映入眼簾以後,他的一雙眼眸就不禁驚訝的瞪大起來:“……易瑋然……?”

  “嗯。”易瑋然嗓子有些幹澀的應了一聲,“你現在感覺怎麽樣?”

  “還好。”嗓音有些沙啞的柯亦衡微微勾起嘴角,試圖想要裝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就是眼睛暫時還很模糊……看不清楚你的樣子,來……靠近一點讓我看清楚。”

  看到柯亦衡不顧手臂上的輸液管,徑直就抬起手臂想要拉住他的動作,易瑋然就趕緊伸手抓住了柯亦衡抬起來的那隻手,順便把那隻手按回到床上的同時,趕緊就彎腰俯身低頭的湊到了柯亦衡麵前。

  如願看清楚易瑋然的樣子以後,柯亦衡很快就輕聲笑了一下:“還是一副傻樣。”

  “你才傻樣。”易瑋然先是本能的頂嘴了這麽一句,然後才憋不住的更加湊近過去像是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下柯亦衡的唇角,“我真的都要被你嚇死了……”

  “抱歉……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我身體其實一向很好的。”聽到柯亦衡一臉無辜的說出這種話,易瑋然就知道他還不清楚事情的真相,當場就覺得更是心疼起來了。

  “該說抱歉的人是我。”滿臉寫著難過的易瑋然忍不住伸手捧著柯亦衡的臉,然後就像對待什麽珍寶似的在他臉上印下一個個細細的輕吻,直到柯亦衡疑惑的微微皺起眉頭時,易瑋然才接著開口說道,“你是被麥維斯克給下藥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麽用意,現在也找不到他人……”

  “原來是這樣。”柯亦衡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的身體突然出什麽毛病了,“不管他是什麽用意……我都覺得他的目標是你,不過出了這樣的事,他以後恐怕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麵前了。”

  對於柯亦衡而言,他在得知這個事實之後,第一個念頭是這樣的——總算把一個煩人的蒼蠅給永絕後患了。

  “你別說得那麽輕鬆,你可是差點連命都沒了……”易瑋然一看到柯亦衡絲毫沒有要責怪他的意思,心裏就止不住感到更加內疚起來,“是我吵著要出去玩才會招惹到麥維斯克……你打我罵我都行,我知道這是我造成的後果。”

  看著一臉糾結的易瑋然說出這樣的話,躺在病床上的柯亦衡一個沒忍住就直接抬起頭部,用自己的額頭去碰撞了一下易瑋然近在咫尺的額頭,然後看到易瑋然有些吃痛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以後,他才故意哼著說道:“明明就是那個欠揍的家夥所犯的錯誤……你憑什麽把這個錯誤攬到自己身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子搶著承認錯誤就像是在偏袒他一樣?是故意想讓我吃醋麽?”

  “誒?”摸著自己額頭的易瑋然完全沒料到柯亦衡會這麽說,整個人當場就愣住了。

  “難道不是麽?你這樣把錯誤都歸結到自己身上,隻會讓我覺得你們倆有著不一般的關係。”柯亦衡故作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

  “才不是!我跟他才沒有不一般的關係!”易瑋然很快就直起腰身的用力搖頭著,隨即還咬牙切齒般的說了起來,“我現在恨不得能夠痛扁那個該死的家夥一頓,隻可惜他跑得太快了,沒能逮到他!”

  “那就對了,犯錯的隻有那個該死的家夥,跟你沒有關係。”柯亦衡緊接著就附和了這麽一句,“不許再說是你的錯之類的話,不然我真的會吃醋的。”

  看到柯亦衡說得那麽認真,易瑋然頓時就禁不住露出一副被他給打敗了的樣子,然後輕聲失笑起來:“真是拿你沒轍了,你怎麽能這麽可愛?”

  “那就趕緊吻我一下。”柯亦衡沒有錯失這個機會,立馬理直氣壯的索吻。

  “遵命,我的王子殿下。”易瑋然說了這麽一句之後,就再次彎腰俯身低頭下去吻上了柯亦衡的唇瓣。

  因為擔心這樣的親吻行為會讓柯亦衡的情緒激動起來,所以比較謹慎的易瑋然並沒有深入這個吻,而是淺嚐即止。

  柯亦衡對此當然是感到不滿足了,於是他很快又開口說道:“再吻我一次。”

  “不行了。”易瑋然這次卻沒有乖乖聽話的吻上去,而是直接拒絕了柯亦衡的要求,“醫生說你現在必須要保持情緒平靜才行,我這樣子吻你隻會煽動你的情緒,讓你亢奮起來。”

  聽到易瑋然這樣的說法,柯亦衡頓了一下才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問道:“那醫生有說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麽?”

  “沒說。”易瑋然老實的答道,“而且你爸特地過來看你了,還安排了讓你轉院的事情。”

  “我爸?”柯亦衡意外的挑挑眉,卻因看不清楚對方的模樣而本能的半眯起了眼睛,“他那個大忙人怎麽可能有時間過來這裏?”

  “他的確是個大忙人,來看過你之後,今天一大早又急匆匆趕飛機去了。”易瑋然聳了聳肩膀,“不過他有把自己的貼身助理留下來處理你轉院的事情。”

  柯亦衡聞言,先是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過了一會才露出沒事人一樣的無所謂神色:“他就是這樣的,該說他能特地過來看我就已經不錯了麽?工作才是他最重要的存在,家人都是排在第二順位以後的。”

  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一說起自己的父親還是會散發出憂鬱的氣息,為了不讓他的情緒起伏太大,易瑋然便隻好趕緊轉移話題:“剛剛你說你眼睛看不清楚是怎麽回事?現在還是看不清楚麽?”

  “嗯,還是看不清楚……”柯亦衡果真就被易瑋然給轉移了注意力,“我清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視力很模糊,剛才那些醫生在給我做檢查的時候,我特地問過了……他們說是因為當時我的腦神經受到太大的刺激而不小心影響到了視覺神經,不過醫生也說了這是暫時性的,會康複痊愈的。”

  “能夠恢複就好。”易瑋然著實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這段時間可能會比較麻煩你了……”柯亦衡不禁苦笑了一聲,“現在我的眼睛隻能感覺到光源和看到人大概的輪廓,不靠近到麵前的距離,我真的看不見你的模樣。”

  “這叫什麽麻煩?照顧你是我心甘情願的事情。”易瑋然一邊回應著柯亦衡所說的話,一邊再次伸手摸了摸柯亦衡的臉頰,“在你看不清楚的這段時間裏,我就是你的眼睛,我會寸步不離的陪著你。”

  “嗯。”柯亦衡一臉感動,覺得能夠擁有這樣的愛人,真的是最幸運的事情。

  “不過害你給瑞莎的拍攝工作泡湯了,這一點我真的是非常過意不去,明明你是那樣認真的為我創造了機會。”易瑋然隨即就說起了關於工作的事情,對於這一點,說不遺憾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他很喜歡一開始給柯亦衡拍得那幾組情侶模式的照片,一想到這幾組照片都會因為更換首席模特和攝影師而被棄用,他就覺得好遺憾好可惜。

  “你這個小傻瓜。”柯亦衡這句話包含了十分明顯的寵溺,“隻要我們都還好好的,這種合作的機會肯定還會有的。”

  看到柯亦衡露出如此自信的神色,情緒受到感染的易瑋然不一會也就振作起來了:“你說的沒錯,我們還有很多機會!”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繼續努力加更,看在我這麽勤奮的份上,寶貝們也請不要吝嗇動一下自己的手指給我留個言鼓勵一下我哈,愛你們!

第98章

  清醒過來的柯亦衡在跟易瑋然親密的膩歪了差不多快一個小時之後, 因為注射到體內的藥物發揮效用了, 所以他慢慢的就平靜的睡著了過去。

  確定柯亦衡完全睡著了以後,易瑋然這才重新走出這個重症監護病房,然後就發現唐納德、安迪和鍾毅都還乖乖的守在了門外。

  “情況怎麽樣?”唐納德一看到易瑋然出來了,就率先關心的出聲詢問起來。

  “看他精神狀態還好,除了身體看上去明顯還很虛弱以外, 倒也沒有多大的問題。”易瑋然先是老實的回答了唐納德的問題, 然後再看向鍾毅接道,“是不是真的已經決定好要轉院了?”

  麵對易瑋然如此關切的詢問,鍾毅也沒有隱瞞著:“嗯,一切手續都辦好了, 今天晚上就會把柯少進行轉移。”

  聽到這個預料之中的回答, 易瑋然很快就神情鎮定的開口:“我要陪在他的身邊,而且我希望能把阿德和安迪哥也一起順便帶回到帝都那邊,省得他們還要去特地預訂機票才能回國。”

  沒想到易瑋然一下子就提出了這麽些個要求,鍾毅剛想出聲說些什麽的時候,卻又聽到易瑋然低沉的補充了一句:“我挨得那一拳真的很痛啊……”

  這言下之意很明顯, 要是鍾毅不配合按照他的要求來做的話, 他就把鍾毅動手打了他一拳的事實透露給柯亦衡知道。

  鍾毅這般識相的人自然不可能會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於是在明白了易瑋然的這種暗示以後, 他就隻好點頭答應了易瑋然的要求:“行了,真是敗給你們這些年輕人了。”

  “鍾毅大哥。”唐納德一聽鍾毅所說的話,就忍不住吐槽起來,“雖然你已經四十歲了, 但是也不要那麽輕易就認老,那樣很容易會跟我們有代溝的。”

  “我並沒有四十歲,我明明才三十九歲!”鍾毅頓時就忍無可忍般的回駁了這麽一句。

  實際上因為鍾毅一直注重鍛煉身體,再加上他一直有著非常自律的生活作息,所以他的外表模樣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奔四的男人,反倒像是剛三十出頭的男人。

  “對於我們這些年輕人而言,三十九歲和四十歲是沒有區別的。”唐納德這一毒舌起來,也是有氣死人的本事。

  看到鍾毅真的被唐納德所說的話給打擊到了,易瑋然便忍不住對唐納德說了起來:“真沒想到阿德你也有這樣氣死人不償命的時候。”

  “誰讓我以前每次回去帝都找我哥玩的時候,鍾毅大哥總是要欺負我。”唐納德其實並不是一個記仇的人,奈何他那個時候真的被鍾毅給刺激到了,後來會變成健身狂人,把自己的身體練得如此壯實也是有這個原因在。

  因為那個時候的鍾毅總是開他玩笑,說他是個小瘦猴,可憐得稍微一不注意就看不到他的存在之類的,所以他這才練就了八塊腹肌的傲人身材。

  “原來小納德一直在記恨著我說你雞雞很小的事情?”鍾毅故作一副心痛的模樣。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教主有毒 男友的心思你別猜[娛樂圈] 泰山香燭店 影帝總想秀恩愛 星際最強馴獸師[重生] 超級煉製大師 打賭 總有情敵想要攻略我2 刁民何其多 催稿不成反被撩 星際農家樂 全帝國都知道我很萌 仰天大笑招魂去 如何跟金主們說分手 浮生香水店
  作者:第五熙  所寫的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