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

第56節

  “別這麽想,你也是受害者。”安迪就怕易瑋然也跟著倒下了,“你聽話,先去好好睡一覺吧。”

  再這樣下去的話,他真是不敢想象易瑋然還會胡思亂想什麽,而且他更加不敢想象的是,要是柯亦衡真有三長兩短的話,那事情到底會變成什麽樣不可控製的境地。

  畢竟柯亦衡的家世背景擺在那裏了,那就像是個可怕的定時|炸|彈,稍有不慎,事情就有可能朝著更加複雜的方向發展,因此安迪隻想著這件事能夠趁著柯家那邊還不知情的時候,趕緊息事寧人。

  “怎麽可能睡得著?”易瑋然隨後就滿臉痛苦的回應著安迪的話,“他還沒有脫離危險期……”

  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替柯亦衡去承受這一切痛苦,也不願隻能這樣眼睜睜看著柯亦衡跟死神搏鬥,而自己卻是什麽都做不到。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寶貝們的支持,我正在努力寫第三更,請寶貝們給予我更多的動力!

  友情提示:作者非醫學專業人員,文中涉及到醫學相關的地方,都隻是劇情需要,望理解。

第93章

  有時候越怕什麽, 就會越來什麽, 就如同安迪想著柯亦衡所發生的這起意外能夠快點翻頁過去而不讓柯家發現的時候,偏偏柯家那邊很快就掌握到了這個情報消息。

  於是就在柯亦衡被送進醫院搶救過了一天一夜之後,剛好結束了參加全球經濟高峰會議的柯雲勳就這樣充滿擔心的連夜趕到了這裏。

  這是易瑋然和安迪第一次親眼見到這位曾經在電視台上出現過的大人物,特別是有在炒股的安迪對柯雲勳更加不陌生。

  因為柯雲勳不單是機關單位的高層人員,同時也是鼎鼎大名的經濟學專家, 對股市的變化有著自己的一套獨到見解, 是個有著宏觀理想的人物。

  所以安迪有特地參加過他的幾次演講,卻不曾想到這位人物原來就是柯亦衡的父親。

  而易瑋然也是在這之前想象過好幾次跟柯亦衡家人正式見麵的事情,唯獨沒有想過,跟柯亦衡的父親首次見麵會是在這樣糟糕的情況下。

  柯雲勳是帶著自己的貼身秘書助理出現在這家醫院的, 他板起臉的模樣和氣勢倒是跟柯亦衡有著幾分相似, 在向醫生那邊了解到柯亦衡現在還沒有完全脫離生命危險的情況以後,這位父親很快就繃不住的露出了深受打擊的神色。

  之後在得知易瑋然是柯亦衡出事時的唯一知情者,平時都是溫文爾雅做派的柯雲勳頓時就顧不上還有其他人在場,立刻就衝著守在重症監護病房外麵的易瑋然怒道:“是你差點直接害死了小衡!我就這麽一個兒子!要是他有個好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原本就情緒沉重的易瑋然在麵對柯雲勳這樣嚴厲的控訴時, 可怕的內疚感更是籠罩了他, 讓他痛苦得完全說不出任何話來。

  當然, 他也不是不能理解柯雲勳的感受, 畢竟柯亦衡是柯雲勳唯一的寶貝兒子,這會柯雲勳沒有直接動手痛揍他一頓都算是客氣的了,因此柯雲勳這樣子對待他,他完全覺得就是理所當然的。

  幸好在場的安迪並沒有擺出事不關己的態度, 而是替易瑋然開口說道:“柯先生,這就是一個意外事故,小易他也是受害者,他已經非常內疚難過了。”

  “我已經讓人去那個酒吧調查詢問過了,那個下藥的家夥是他的朋友不是麽?!兩人之前就已經在那酒吧裏喝過酒了!後來把小衡帶過去才會出了這樣的事情!”柯雲勳一想到自己兒子所遭遇到事情,就恨不得把那個下藥的家夥給宰了,“小衡他雖然玩歸玩,但從來不會玩瘋到去碰那些興奮|劑!都是因為認識了他,才會變成這樣!”

  這種說法無疑就是在易瑋然心口上插刀子,讓本來就在不停自責中的易瑋然更是認為這一切果然都是他的錯。

  “柯先生,您這樣的說法太狡猾了,小易他根本不想這樣的……他直到幾個小時之前才去休息了一下,要不然他一直都擔心得沒辦法休息,他擔心阿衡的心情跟我們都是一樣的!”安迪一看傷心欲絕的易瑋然完全說不出任何話來回應柯雲勳的話,便趕緊繼續替他說話,以免他會鑽牛角尖而把事情的責任全給攬在自己身上了。

  “狡猾的是你們!”柯雲勳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虧得智華還跟我保證說小衡的交往對象是個善良的孩子,結果就是這樣善良到差點讓小衡搭上一條命麽?!”

  聽到柯雲勳這麽說,易瑋然的臉色瞬間就變得更加蒼白了。

  要不是剛好有醫生過來提醒警告他們不要在重症監護病房外麵大聲喧嘩吵鬧的話,指不定柯雲勳還會說出更多刺傷易瑋然的話來。

  “小易,你別往心裏去。”安迪也就隻能這樣小聲安慰易瑋然了,他也明白柯雲勳這樣的反應是情理之中,易瑋然要想跟柯亦衡繼續順利交往的話,那就得老老實實受著這些才行,否則要是跟柯雲勳起了衝突,那以後肯定會有麻煩的。

  易瑋然何嚐不知道這些,他也明白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跟柯雲勳有任何爭執,於是不管柯雲勳對他的態度有多麽惡劣和不滿,他都知道自己得乖乖忍受著才行。

  帶著這樣的想法和決心,易瑋然才會一聲不吭的任由柯雲勳說著自己,把所有傷心難過和委屈糾結全都藏在自己的心中。

  直到他從相關的醫生那邊得知,作為家屬的柯雲勳堅決要求轉院,要把柯亦衡轉移到帝都那邊最好的醫院時,他這才按耐不住的來到了休息室那邊,跑到了正在跟醫院的負責人商量討論這件事情的柯雲勳麵前。

  “伯父!現在不能讓柯亦衡就這樣轉院!”心急如焚的易瑋然也顧不上禮貌什麽的,一走到柯雲勳麵前就非常著急的說了起來,“他的情況還沒有穩定,怎麽可以冒這樣的險?!”

  “我現在不想看到你這人!快給我把人趕出去!”柯雲勳不耐煩的就對自己的貼身秘書助理如此說道。

  那位貼身秘書助理一看就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再加上他那壯實的身材,明顯是個練家子。這也就讓人不難聯想到,這個男人不單是柯雲勳的貼身秘書助理,同時也是貼身保鏢。

  他在聽到柯雲勳所說的話以後,就沒有任何猶豫的走到易瑋然身邊,然後伸手一把用力抓住了易瑋然的手臂,二話不說就直接把人往門外拖去。

  本來易瑋然就從身高而言是不會輸給那位貼身秘書助理的,奈何他身材不如那位貼身秘書助理壯實,再加上嚴重睡眠不足的狀況也讓他整個身體發虛,根本就使不出太大的力氣。

  於是在那位貼身秘書助理這般強硬的行為之下,易瑋然很快就被拖到了這個休息室的門邊上。

  不過易瑋然並沒有就這樣妥協,他在被拖到門邊上的時候,立刻就用盡全身力氣而緊緊抓住了休息室的門框,恨不得整個身體徹底黏在上麵才算數。

  “伯父!您要怎麽罵我打我都行!但是請求您不要冒險讓柯亦衡轉院!他的情況還沒有穩定,至少也要等他恢複意識了以後再說!”易瑋然一邊抵抗著那位貼身秘書助理的驅趕行動,一邊出聲對柯雲勳叫喊著,絲毫不在意自己這般出醜的樣子早已被從這個休息室門外走廊經過的人們給看了個徹底。

  因為有了易瑋然這樣子不屈不撓的強烈幹擾,所以柯雲勳自然也沒辦法跟醫院的負責人繼續商量討論下去,便隻好先結束了這次的交流,放那位醫院的負責人先離開了這個休息室。

  等那位醫院的負責人先行離開之後,臉上寫滿不爽的柯雲勳就示意他的那位貼身秘書助理把易瑋然給拖進來。

  那位貼身秘書助理馬上就非常配合的動手又把易瑋然給重新拖到了柯雲勳的麵前,並且還特地把這個休息室的房門給重新緊緊關上了。

  身處在這樣的空間裏,易瑋然一下子就更是明顯的感受到了來自柯雲勳身上的壓迫感,顯然,柯亦衡那種冷酷的氣息實際上是來自父親的遺傳。

  可是柯雲勳就隻是那樣冷眼看著他,並沒有開口對他多說一句,就直接用眼神示意了自己的貼身秘書助理。

  接著不等易瑋然反應過來,那位貼身秘書助理就毫不猶豫的一個拳頭擊中了他的腹部,使他當場就一個踉蹌沒能站穩而摔倒在了地上。

  感受到來自腹部的劇痛時,吃痛皺眉的易瑋然忍不住就先伸手捂住自己剛才被打的地方,繼而臉色整個都發白了。

  “本來我不想用動手的方式。”柯雲勳看到易瑋然痛得都開始冒冷汗了,這才毫不客氣的冷冷開口,“隻怪你太不識相,不讓你吃點苦頭,你還真當我們柯家是好惹的?”

  說完這些話的柯雲勳也不等滿臉痛苦的易瑋然出聲回應自己,就徑直說了下去:“要不是有智華在做擔保,我根本不可能會同意小衡跟你這種家夥交往。作為攝影師還敢亂玩模特,結果玩出事了就跑到帝都來,你這種人就是社會上的渣滓,以為換個地方就沒人知道你曾經的所作所為了?”

  聽到柯雲勳所說的話,易瑋然便知道,對方已經特地去查過他的底細了。

  “你要去禍害其他人,我根本沒所謂,也沒興趣。但你禍害到我兒子身上,我就沒有那麽好說話了。”柯雲勳說著這番話的時候,不難從他眼裏看出他的決心,這也說明,他平時不是對自己的兒子不聞不問,他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來關心著自己的兒子罷了。

  “伯父……”咬緊牙關的易瑋然忍著腹部那裏傳來的疼痛而努力從地板上爬起身,“過去的我的確是個渣滓……但我認識柯亦衡以後……我就不再像以前那樣亂玩……我是真心愛著他的,伯父您不能因為我的過去……就把我現在的感情給否定了……!”

  麵對易瑋然那雙藍眸裏所透露出來的堅定,麵不改色的柯雲勳頓了一下才出聲回道:“你們根本不適合,小衡他從小到大所處的世界跟你所處的世界是不一樣的,他隻是暫時被你給迷惑了而已,等他回到自己原本所看到的世界,他就會喜歡上跟他門當戶對的人,而不是像你這樣連房租都付不起的人!”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又非常努力的完成了三更,希望寶貝們多多留言鼓勵我,讓我繼續努力為明天蓄力碼字!

  愛你們!

第94章

  柯雲勳如此聲色俱厲的直接對易瑋然說出這樣的話, 毫無疑問的給易瑋然造成了更大的心理刺激。

  但是這也讓易瑋然一個心急沒能忍住, 就此不再隱忍的直視著柯雲勳而開口說了起來:“伯父!兩人合不合適,隻有我們當事人才能知道,旁人根本無權指摘!”

  沒想到易瑋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還竟敢這麽嗆聲,柯雲勳的臉色很快就微微變了。

  “最近這段時間裏,我一直都陪在柯亦衡的身邊……我知道他雖然一直都養尊處優, 但他所看到的世界太過狹隘了, 這難道不是伯父你們給他帶來的影響所造成的結果麽?!”仍舊伸手捂著自己腹部的易瑋然此時此刻完全就是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隻想把憋在心裏的話給說出來。

  “他很難去相信別人,我好不容易才打開了他的心防,這其中我做出了多少努力, 伯父您怎麽可以張嘴一說就把我們經曆過考驗的感情給抹殺了?!”易瑋然事到如今也不想顧慮對方的身份了, 不然柯雲勳要是再讓柯亦衡陷入精神異常的境地,他一定會後悔自己在這個時候沒能好好把自己想說的話給說出來,“這次發生意外,我也是非常難過痛苦,我恨不得躺在病房裏的人是我!”

  說到這裏的時候, 情緒激動的易瑋然控製不住的紅了眼眶, 看上去就像是要哭出來了一樣。

  麵對易瑋然這樣的反應, 陰沉著一張臉色的柯雲勳沉默了一會, 就想張開口說些什麽,結果他還沒有發出聲音,他們所在的這個休息室的房門就被人用力給推開了。

  緊接著一臉著急的安迪就此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不好了!阿衡的情況突然惡化了,現在醫生們正在搶救!”

  聽到安迪十分急切的說完這句話, 易瑋然立即就不顧一切的快步衝出了這個休息室,然後直接朝著柯亦衡所在的重症監護病房那邊跑了過去,接著就透過玻璃隔離牆看到那病房裏的確有好幾個醫生正在圍著柯亦衡所在的病床邊上忙活著。

  因為所站著的地方剛好可以看到監測心跳脈搏的儀器,所以易瑋然不一會就發現上麵顯示的數值起伏很大,這就意味著,柯亦衡的心律已經失常了。

  更甚至偶爾還可以看到那儀器會顯示出趨近於零的數值,心髒就像是被緊緊揪住的易瑋然生怕柯亦衡的心跳脈搏就這樣停止了,嚇得都快要六神無主。

  隨後,跟著快步趕過來的柯雲勳在同樣看到病房裏的搶救畫麵以後,差點就沒能站穩的倒下了。

  此時此刻站在病房外麵的他們除了隻能在心裏祈禱著柯亦衡能夠熬過這一劫以外,什麽都做不了,也做不到。

  “他不會有事的……不會的……絕對不會有事的……”易瑋然快要無法承受這種可怕的壓力似的,禁不住開始低聲喃喃自語起來,讓人一看就覺得他這是在對自己進行洗腦催眠一樣。

  “小易……你冷靜一點。”站在旁邊的安迪看到易瑋然幾乎是麵如死灰的樣子,連忙就伸手輕輕拍了易瑋然肩膀安慰起來,“我也認為阿衡不會有事的,他的身體素質一向很好的。”

  “嗯,安迪哥你說的沒錯……”易瑋然重重點頭回應了安迪的話,“他的身體一向很好,一定不會有事的!”

  “對,別忘了,他可是個練家子,身體要比普通人健康得多。”安迪這話完全不是信口開河,他成為柯亦衡的經紀人也有好幾年了,這期間幾乎就沒有看過柯亦衡生病的時候,有時候有點感冒的症狀了,柯亦衡就會跑到健身房去揮灑汗水,然後那感冒病毒就像是被驅逐掉,完全沒影了。

  這時,他們很快就注意到臉色非常糟糕的柯雲勳因受到了太大的打擊而站不住腳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隨後跟在他身邊的貼身秘書助理連忙就拿出了一瓶藥,然後趕緊快步去倒了一杯水給他,讓他服用了那瓶藥罐裏的藥片。

  看來早已年過百半的柯雲勳也不像表麵上那樣中氣十足,身體也已經出現了衰弱的情況。

  就這樣,經過了將近兩個小時的如此痛苦煎熬的時間,柯亦衡的情況才總算是再度穩定了下來,從而再一次跟死神擦肩而過。

  柯雲勳親眼見到了自己兒子仍舊還處在這般危險的情況中,這才暫時打消了要盡快把柯亦衡進行轉院的計劃安排,免得中途真的出了什麽意外,那可就是不可逆轉的悲劇。

  為了避免易瑋然又再次和柯雲勳發生爭執,這樣的話,對彼此的印象都非常不利,於是安迪好說歹說才總算把易瑋然說服,讓他先回去酒店那邊好好休息一下再說。

  易瑋然也覺得這樣下去根本沒有任何好處,再加上安迪也保證了這邊有他盯著,一旦有什麽情況的話,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

  因此易瑋然思前想後了一番,才答應先回酒店那邊,防止自己的存在又會刺激到柯雲勳的情緒。

  猶如行屍走肉一般回到了酒店那邊的易瑋然剛渾身無力的倒在床上,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機上有很多來自唐納德的呼叫,顯然,唐納德已經通過他的人脈得知這件事情了。

  為了不讓唐納德太過擔心,身心疲憊的易瑋然倒也沒有無視這些未接電話,而是果斷的給唐納德回了電話。

  或許唐納德一直都在守著自己的手機,才會易瑋然這邊剛回撥電話,他那邊很快就接通了:“然然!你沒事麽?!”

  聽到手機裏傳來了唐納德充滿擔憂的聲音,原本一直保持著冷靜的易瑋然很快就有些繃不住自己的神經,導致語氣有些哽咽起來的回道:“沒事……”

  唐納德一聽易瑋然的嗓音,就知道這肯定不是沒事的狀態,趕忙就出聲接道:“然然,你在哪裏?我現在就去找你!”

  “誒?”易瑋然沒料到唐納德會這麽說,先是驚愕了一下,接著才提醒起來,“別開玩笑了,阿德你不用擔心我,別這樣子隨便折騰。”

  “別說這些了,我人都已經到你所在的城市裏了,隻是我還不知道你入住的酒店在哪裏。”唐納德很快就這般語出驚人的回道,“我怕你一個人的話,會鑽牛角尖胡思亂想。”

  “你果然都知道了……?”易瑋然真是服了唐納德這麽愛操心的性子。

  “隻知道個大概,我表哥特地告訴我的,說柯亦衡送醫院急救了,他讓我代替他過來了解情況。”唐納德並沒有隱瞞這一點,“他說這件事不能公開,也不想讓更多人知道,才會讓我過來,順便還可以照顧到你。”

  “居然連沈總都驚動到了……”易瑋然覺得這次真是闖禍闖大了,“怎麽能讓你們這麽費心……”

  “自己人就別說兩家話了,柯亦衡是我表哥手中最重要的搖錢樹之一,而你是我最重要的兄弟,我的確是最適合出麵的人。”唐納德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柯家那邊八成已經為難你了吧?我表哥說了,柯家已經知道這事了。”

  “還好,伯父他並沒有怎麽為難我。”易瑋然也不想去說柯雲勳的不是。

  畢竟出於一位父親的立場,看到自己唯一的寶貝兒子躺在重症監護病房裏,的確是不可能保持冷靜和理智的,因此易瑋然完全可以理解柯雲勳的那些舉動,要是柯雲勳對此擺出一副冷漠的態度,那反倒才會讓他感覺到可怕。

  “你不用瞞著我了,我表哥說了,柯家一直都非常寵愛縱容著柯亦衡,出了這樣事情,柯家是不可能冷靜的。”唐納德再次歎氣著說道,“好了,你快點告訴我你在哪裏,我現在就去找你。”

  在唐納德這樣的堅持下,易瑋然隻得乖乖先把自己入住的這家酒店告訴了唐納德。

  因此在一個多小時以後,唐納德果真就趕到這裏而按響了他這房間的門鈴。

  臉上寫滿詫異的易瑋然親眼看到唐納德帶著隨身背包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以後,顧不上先關上房門,就十分激動的先伸出雙手擁抱住了唐納德,並且還忍不住的把臉埋在唐納德的肩膀上,由此流下了情緒崩潰掉的淚水。

  感覺到易瑋然的情緒果然已經處在了十分危險的狀態,唐納德就趕緊把房門關上,然後才一邊伸手順著易瑋然的背部,一邊出聲安慰起來:“然然,這根本不是你的錯,這就是一個意外!”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說好的複仇線呢?[重生] 帝昊的平民生活 徒弟每天都在自殺[穿書] 和情敵結婚的日子 985修仙大學 時間的囚徒 AWM[絕地求生] 你是不是想撩我[娛樂圈]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作者:第五熙  所寫的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