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

第55節

  聽到易瑋然的這個說法,麥維斯克倒也沒有任何不愉快,而是露出一副非常樂意的神色,笑道:“你們請我喝酒還真是我的榮幸,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用客氣,想喝什麽酒盡管點!”易瑋然咧開嘴笑道,完全就是在慷他男人之慨。

  好在柯亦衡的確是不用愁錢,哪怕他們能把這酒吧裏的酒全部喝光,他也照樣能夠付得起這個花費。

  麥維斯克的確也是看出柯亦衡是個有錢的貴公子哥,因此有了易瑋然所說的話以後,他也就沒有任何客氣的點了這個酒吧裏最名貴的酒,順便還把柯亦衡和易瑋然他們倆帶到了這家酒吧的貴賓VIP包廂裏。

  “我總算想起來了,柯亦衡,國際一線的超模!”進入了貴賓VIP包廂裏之後,麥維斯克就開心的笑著說出了這樣的話,“難怪我說很眼熟,之前柯先生參加走秀的時候,我也在現場,當時還感歎過柯先生的氣質真是獨特,現場不少人都被你吸引住了呢~”

  “還好。”柯亦衡直覺就不喜歡麥維斯克這個男人,總覺得他這是在笑裏藏刀,也就沒有什麽客氣的態度,要不是為了他的易瑋然,他才不屑搭理這個男人。

  麥維斯克其實也看出柯亦衡那種包含了不友善的態度,但他還是裝作什麽都不知道似的,轉而跟易瑋然談笑風生起來。

  因為當年在易瑋然處於比較艱難的時候,也就是開始遭到封殺的那段時間,很多模特為了不惹得一身腥,都拒絕跟易瑋然合作拍攝,就隻有麥維斯克還願意跟他合作。

  正是這樣,麥維斯克最終也受到了牽連,被迫離開了模特界,成為了生意人。

  所以有著這層緣由,易瑋然才會對麥維斯克這般熱情相待,覺得能夠在自己身處困境的時候而不嫌棄自己的人,肯定是個善良的好人。

  有些插不上話的柯亦衡看著他們倆聊著以前合作拍攝的事情,便起身表示自己要去洗手間那邊,實際上他是想要去那裏冷靜一下,以免自己吃醋太明顯而把嫉妒的樣子給暴露出來了。

  看到柯亦衡離開了這間包廂,麥維斯克就忍不住對易瑋然說道:“真是沒想到,作為玩咖的你最終還是被模特給綁住了自由之身。”

  “被他綁住自由之身,那是我心甘情願的~”易瑋然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對柯亦衡的感情,“在認識他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我能夠這樣瘋狂的愛著一個人。”

  “看得出來,你真的很愛他。”麥維斯克一臉由衷的說道,“搞得我都好羨慕你了。”

  “這有什麽好羨慕的?等你找到了自己真正愛著的那個人,你也可以像我這樣幸福的。”易瑋然嘿嘿笑著回道,“你又帥又有錢,根本不愁找不到對象。”

  “說的也是,看來我也是該找個認真起來的對象了。”麥維斯克頗為讚同的點了點頭以後,就試探性的對易瑋然說道,“對了,要不再去點一些酒?我明天就要離開這裏了,機會難得,咱們就好好喝個盡興如何?”

  “誒?!你明天就要離開了?!”易瑋然詫異的挑了挑眉,“這樣的話,那的確得好好喝一頓才行,不然都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有機會了。”

  “是啊……”麥維斯克露出一絲落寞的神色,“那就讓我去點單請你們喝吧!”

  說完這話的他作勢就要起身走出這間包廂,易瑋然見狀,就趕緊攔住了他的動作,說道:“說好了今晚由我們請客的!你就先在這裏乖乖坐著,我去點單!”

  由於擔心麥維斯克會搶著點單付錢,因此易瑋然說了這些話之後,就連忙起身跑出了這間包廂,前往吧台那邊找人點單買酒。

  看到情況完全在自己意料之內,獨自一人在這間包廂裏的麥維斯克很快就神色有些緊張的從自己的衣服口袋裏拿出了一包早已準備好的藥粉。

  然後就趁著這間包廂裏沒有第二個人的時候,手腳利落的他立刻就毫不猶豫的把那包藥粉分別倒在了易瑋然和柯亦衡剛才喝酒的杯子裏,並且還特地拿起那兩個杯子搖晃了幾下,致使那些藥粉完全溶於酒中之後,他才把那兩杯酒重新放回了原位。

  就在麥維斯克動作迅速的剛做完這些事情之後不到兩分鍾的時間裏,臉上沒什麽表情的柯亦衡就剛巧回到了這間包廂裏,他一看這裏沒了易瑋然的身影,很快就皺起眉頭詢問道:“怎麽就隻有你一個人?”

  “他說這裏的酒不夠喝,就去吧台那邊直接點單去了。”麥維斯克的臉上絲毫看不出任何破綻,“他估計一會就回來了。”

  “嗯。”柯亦衡明顯態度十分敷衍,如果可以的話,他根本不想和麥維斯克多說一句話。

  看到他重新坐到了剛才的位置上時,麥維斯克就連忙舉杯示意道:“為了感謝你能好好愛著易,我敬你一杯。”

  麵對麥維斯克這般主動想要碰杯的舉動,柯亦衡沒有多想其他就配合的拿起了自己剛才喝酒的酒杯,接著和麥維斯克碰杯一下之後,就非常豪邁的把酒杯裏的酒給一口悶了。

  這倒是出乎了麥維斯克的意料,他沒想到柯亦衡竟然可以豪飲烈性那麽強的酒,而且這就意味著,柯亦衡一下子就把被下了藥的那杯酒全給喝光了。

  就在麥維斯克震驚的途中,點單回來的易瑋然恰巧推門走了進來,然後在看到柯亦衡已經回到包廂裏以後,他就嘿嘿兩聲對柯亦衡笑道:“親愛的,對不起了,今晚要你多破費了~”

  一看易瑋然這樣子,柯亦衡就知道他肯定是點了不少酒,不過對於不缺錢的他來說,這根本不算個事。

  因此,柯亦衡沒有任何猶豫就十分幹脆的回道:“隻要你開心就行。”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易瑋然也不管這裏還有麥維斯克在場,徑直就走到柯亦衡身邊伸出雙手捧起柯亦衡的臉,非常熱情的在柯亦衡唇瓣上用力印下一吻。

  麥維斯克親眼看到他們這樣子秀恩愛,臉上也沒有什麽不對勁的神色,隻見他很快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朝著易瑋然舉杯說道:“為了懲罰你在我這個單身人士麵前猖狂秀恩愛,你得陪我把這杯酒喝完才行。”

  麵刀笑容的易瑋然見狀,也沒有任何遲疑的就伸手拿起了之前的那杯酒,也就是被麥維斯克下了藥的那杯酒。

  隻是就在易瑋然把那杯酒喝下去的時候,柯亦衡卻是突然伸手一把奪過了那杯酒,然後不等他們反應過來,他又是仰頭一口把那杯酒給悶了。

  “親愛的?!”易瑋然沒料到柯亦衡會這麽做,當場就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然而連灌兩杯酒的柯亦衡並沒有搭理易瑋然的反應,而是對著臉色有些僵硬起來的麥維斯克說道:“這杯酒,我替他受罰了。”

  實際上,柯亦衡會這麽做,隻是本能認為麥維斯克這是想要故意灌醉易瑋然,就像昨晚那樣讓易瑋然喝高了。

  對此,柯亦衡也就是占有欲作祟,想著不能再讓麥維斯克看到易瑋然的醉態,因此才會想著由自己來幫易瑋然擋酒,卻不料就這樣陰差陽錯的把兩杯被下了藥的酒全給喝了。

  “親愛的,你真是太帥了~!”易瑋然聽到柯亦衡所說的話,才明白柯亦衡的用意,一個激動又是忍不住伸手勾住柯亦衡的肩頸把他拉向自己,不管不問的就直接在柯亦衡的唇角上狠狠吧唧了一下。

  與此相比的是,麥維斯克的臉色開始變得越來越難看了,就連剛才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住了。

  因為他本來想著隻要對他們倆都下藥了,那麽等藥效發揮以後,他們倆就能讓他為所欲為了。

  可是柯亦衡這般完全超乎意料的行為使麥維斯克的計劃出現了失敗的征兆,這樣光是隻有他一人喝了被下藥的酒,到時候藥效發揮了也隻有他一個人受著,而易瑋然還是處在正常的狀態的話,那麽麥維斯克注定就什麽也做不了。

  其實麥維斯克的原計劃是隻想對易瑋然一個人下藥的,而柯亦衡跟過來就已經出乎他的意料了,結果這下子根本就是完全毀了他的計劃。

  “麥維斯克?”這個時候的易瑋然也發覺到了麥維斯克的不對勁神色,便以為這是被他們秀恩愛的行為給刺激到了,連忙就賠笑著說道,“好了,我們不卿卿我我了,專心陪你喝酒總行了?臉色別這麽難看嘛~”

  看著易瑋然一臉不明情況的樂觀模樣,麥維斯克隻覺得自己果然真的很喜歡他,要不然真的不會這樣冒險做出這般瘋狂的決定。

  作者有話要說:  看到了寶貝們的留言和投雷,我現在動力滿滿的,今天也努力爭取三更看看,請寶貝們賜予我力量,讓我變身為碼字機!

第92章

  過了沒多久的時間, 忍不住皺起眉頭的柯亦衡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些異常發熱起來了。

  一開始他並沒有太多的在意, 以為是剛才喝酒太猛了,才導致酒勁一下湧上來了,直到他感覺到越來越熱之後,他才憋不住的開口說道:“這裏是不是沒開冷氣?為什麽那麽熱……?”

  正在跟麥維斯克碰杯喝酒的易瑋然聽到柯亦衡這麽說,這才注意到柯亦衡竟是滿頭大汗, 而且整張臉也是不自然的泛紅了的樣子, 頓時就被狠狠嚇了一跳:“你這是怎麽了?!哪裏不舒服麽?!”

  說完這話的易瑋然趕緊就伸手過去摸了柯亦衡的額頭,結果發現柯亦衡的額頭異常發燙,而那冒出來的汗水全是冷汗,心下就更是緊張起來了。

  “不知道……我隻是覺得好熱, 熱得我難受。”因呼吸變得急促而開始發出喘息的柯亦衡伸手撥開了易瑋然摸著自己額頭的手以後, 就更是擰緊了眉頭露出了非常痛苦的神色。

  “你是不是生病了?!”易瑋然看出柯亦衡真的是非常難受的模樣,心裏就像是被緊緊揪住了一樣。

  而神色驚愕的麥維斯克看到柯亦衡的這種狀況,其實也知道這應該是他下的藥發揮效果了,隻是他下的藥是迷|幻|催|情|藥,也就是俗稱的春|藥, 按理說並不會出現冷汗淋漓的情況才對, 頂多就是渾身發熱到想要去滾床單罷了。

  可是柯亦衡的這個反應明顯是更加痛苦難受的樣子, 並不像是僅僅受了迷|幻|催|情|藥的影響似的, 讓麥維斯克全然變得有些六神無主起來了。

  心中不禁湧起一陣不安的易瑋然看到冷汗淋漓的柯亦衡已經陷入有些意識恍惚的狀態了,當下也不敢再有任何猶豫,趕忙就站起身把柯亦衡從沙發上攙扶起來,安慰道:“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給我振作點啊!”

  對柯亦衡說了這些話以後, 易瑋然也顧不上跟麥維斯克打招呼,應該說,此時此刻的易瑋然已經看不到除了柯亦衡以外的人了,一心隻想趕緊把柯亦衡送到最近的醫院才行。

  於是在麥維斯克做賊心虛而不敢跟著前往的情況下,易瑋然就這樣把他一人留在了酒吧這邊,整個人都非常急切的帶著柯亦衡叫了出租車,然後趕往了距離最近的醫院那邊。

  坐上了出租車以後,易瑋然就震驚的發現仍舊滿臉通紅的柯亦衡竟是徹底昏死過去了,這讓他完全失去了冷靜,直接就對著出租車司機咆哮著催促起來:“趕緊開快點啊!要是人出事了該怎麽辦?!”

  那位出租車司機也清楚的看到坐在後座上的柯亦衡似乎處在了情況很不妙的狀態,本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原則,那位出租車司機也不敢有任何耽擱,為此連闖好幾個紅燈,總算是以最快的速度把人送到了醫院那裏。

  接下來一連串的緊急情況在易瑋然的腦海裏已經不是很清晰了,當時他受到了太大的打擊,隻想著絕對不能讓柯亦衡出事,除此之外,他什麽也不敢去想去猜測。

  於是等他緩過神來的時候,柯亦衡老早已經被醫生推進了急救室。

  “怎麽會這樣……”守在急救室門外的易瑋然忍不住一臉心碎的自言自語著,他完全搞不懂好好的人怎麽突然就變成了這副樣子,再說他也不是第一天跟柯亦衡相處了,他很清楚柯亦衡除了每天都還在按時服用那些精神相關藥物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急病,因此這種情況完全就是無法預防的意外。

  要說是喝酒導致的話,也不太可能,柯亦衡實際上並沒有喝太多酒,而且真要說的話,柯亦衡的酒量可是比他還要好,他都沒有喝出事來,柯亦衡就更加不可能了。

  一想到這裏,易瑋然反而更加沒有頭緒了,一丁點都想不出來柯亦衡會突然這樣子到底是怎麽回事。

  帶著這樣的糾結疑惑,易瑋然足足等待了一個多小時,急救室的大門才總算被打開了。

  而負責給柯亦衡進行搶救的醫生在看到易瑋然以後,就用帶著濃重口音的通用外語說了起來:“你是病患的家屬麽?”

  “對,沒錯!”易瑋然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應道,“我是他的未婚夫!”

  之所以沒有說自己是男朋友,而是未婚夫,是因為易瑋然想著把他們的關係說得更加親密一些的話,醫生或許就不會有更多的隱瞞,而是會老實把柯亦衡的情況全部都告訴他。

  顯然,易瑋然的這個小聰明是對的。

  在這個注重個人關係的國度裏,這位醫生聽到易瑋然是病患的未婚夫以後,也就沒有過多猶豫,老老實實的就把柯亦衡的情況給說出來了:“病患是急性藥物中毒。”

  “急性藥物中毒?!”易瑋然一臉驚恐的看著這位醫生,完全沒料到會是這樣的原因。

  “對,就是急性藥物中毒。”這位醫生肯定的點頭回道,“要是來遲一步的話,或許真的救不回來了。剛才急救的過程中,他的血壓和心律都過高,差點沒能挺過來。”

  “怎麽會這樣?!”臉色蒼白起來的易瑋然聽到這位醫生說出柯亦衡差點就活不了的話語,雙腿都被嚇得快要發軟了。

  看到易瑋然露出一副恐懼後怕的模樣,這位醫生也沒有任何留情,直接就擺出一副非常嚴肅認真的表情,說道:“我也不知道你們年輕人是怎麽回事,我剛才給病患做了一個身體檢查,發現他最近都有在服用鎮|定|劑那一類的精神|藥物,然後他今天居然還敢大量攝入致使神經興奮的催|情|藥,再加上酒精的催發,簡直無異於自殺。”

  “催|情|劑?!”易瑋然不敢置信的叫了起來,“不,我們並沒有……”

  說到這裏的時候,聲音突然戛然而止的他很快就在腦海裏閃過了麥維斯克的身影,顯然,如果柯亦衡真的攝入了那樣的藥物,那就隻能是剛才和他們一起喝酒的時候所攝入的,而他並沒有對柯亦衡下那樣的藥,剩下的也就隻有麥維斯克了。

  盡管他也搞不懂麥維斯克為什麽要對柯亦衡下藥,但他可以確定的是,麥維斯克的確有這樣的機會去下藥——他可沒有忘記,自己當時去點單付錢買酒的時候,柯亦衡也同樣不在那間包廂裏。

  他認為麥維斯克一定就是趁著那個時候對柯亦衡喝的酒下藥的。

  這位醫生看到易瑋然很快就露出了十分懊悔的神色,也沒有繼續過多的嗬責他,而是語重心長的提醒道:“病患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期,必須得住院觀察治療才行。”

  聽到這位醫生所說的話,臉色不能更加糟糕的易瑋然簡直心痛到差點就當場流下了後悔的淚水。

  早知道會這樣,他是絕對不可能會帶柯亦衡去喝酒的。

  然而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後悔藥,就算易瑋然把腸子都悔青了,也無法改變柯亦衡被送進了重症監護病房裏的事實。

  隻能站在重症監護病房外麵,透過玻璃隔離牆看著柯亦衡了無生氣的躺在一堆醫療器材之中,氣不過的易瑋然還為此怒氣衝衝的特地跑回酒吧那邊,想要找麥維斯克好好算賬。

  結果麥維斯克早就不知所蹤,直到後來的後來,易瑋然也沒有再見過他,就像是從人間蒸發掉了一樣。

  由此被折騰了一整晚的易瑋然在接到文嘉打過來的電話時,情緒差點就崩潰了,不過他還是很努力的保持冷靜,把柯亦衡無法參與這次外景拍攝的情況告訴了他。

  得知了這個情況的文嘉先是耐心安慰了易瑋然,隨後就謹慎的聯係了他們瑞莎的負責人。

  瑞莎的負責人知道了這事以後,就去聯係了風奇娛樂的相關負責人,而風奇娛樂那邊的安迪過了沒多久也聯絡了易瑋然,作為柯亦衡的經紀人,在知道柯亦衡出了這樣的意外之後,他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這個國度。

  安迪為了安撫易瑋然的情緒,還為此特地告訴了易瑋然,在知道柯亦衡發生這種意外事故以後,不單是風奇娛樂的高層,就連瑞莎那邊的高層都緊急召開了應對會議。

  好在雙方的態度都比較理智客觀,在後續的商談之中也算是順利,這才沒有致使更加混亂的情況出現。

  不過就算如此,越發清晰的感覺到因柯亦衡遭受到這種意外而不停擴散影響,導致很多人都要為這事來回奔波折騰,易瑋然更是止不住感到非常內疚。

  尤其在柯亦衡還沒有恢複意識的情況下,他的心態更是完全崩了。

  作為知道柯亦衡和易瑋然在交往的知情人之一,安迪看到守在重症監護病房外麵的易瑋然兩眼發紅的布滿血絲,也是心疼得不知道該怎麽安慰才好了。

  “這次拍攝是不是徹底搞砸了……?”或許是看出安迪很為難的樣子,快要超過二十四個小時沒睡覺的易瑋然忽然就啞著嗓子開口問了這麽一句。

  “你別擔心這些了。”深深歎了一口氣的安迪伸手拍了拍易瑋然的肩膀,“公司那邊會處理這事,再怎麽說阿衡也是公司的頭牌,公司不會置之不理的。”

  “都是我的錯……”一向樂觀開朗的易瑋然何曾露出過這樣徹底充滿絕望的神態,“如果不是我的話,他就不會遭遇到這種事情了……”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教主有毒 男友的心思你別猜[娛樂圈] 泰山香燭店 影帝總想秀恩愛 星際最強馴獸師[重生] 超級煉製大師 打賭 總有情敵想要攻略我2 刁民何其多 催稿不成反被撩 星際農家樂 全帝國都知道我很萌 仰天大笑招魂去 如何跟金主們說分手 浮生香水店
  作者:第五熙  所寫的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