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

第37節

  直到他接到了電影劇組的通知, 要求他們這些工作人員全都回到南城影視城那邊集合的時候,易瑋然不希望就這樣聯係不上柯亦衡,那樣等到了拍攝現場才見到麵的話, 隻會讓他覺得非常尷尬無比。

  於是為了避免這種狀況,在坐飛機前往南城的前一天晚上,易瑋然決定進行了一個非常大膽的冒險試探,想要以此來跟柯亦衡和好如初。

  那就是他再次對柯亦衡發了一個信息, 信息內容上就隻寫了“我在昭陽湖旁邊那裏等你,今天你要是沒過來的話, 我就直接跳進湖裏淹死算了”這麽一句話。

  實際上,易瑋然也覺得自己發出去的這句話有點太誇張了,一般人都不可能會相信的,隻會覺得那隻不過是一句帶有慍怒情緒的氣話而已。

  但是他已經想不到該說什麽才好了, 那些替唐納德道歉的話,他老早就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大段發送到柯亦衡的手機裏了,還有那些他所能想到的哄人情話,他也全都一一發送給了柯亦衡的手機裏。

  毫不誇張的說, 這幾天裏,易瑋然隻要沒事幹了,他都會先打電話給柯亦衡,打不通就發信息,妥妥的就是在電話騷擾。

  隻是柯亦衡一直都沒有接他的電話,也沒有回他的信息,這著實讓他受到了一定打擊。

  當然,他也想過去藍夜豪爵同誌酒吧那邊找張智華打探柯亦衡的消息,可是他又想到自己已經答應過柯亦衡不會再主動去接近張智華,便隻好對這個計劃作罷了。

  就這樣,無計可施之下,他隻想到了用這樣笨拙的方式來試探柯亦衡。

  結果他就在開放式的昭陽公園裏的昭陽湖旁邊等待著,從晚飯過後的時間一直等到了深夜十一點多,他都還是沒能看到柯亦衡的身影。

  眼看距離今天最後的時限隻剩下十幾分鍾的時候,靠著湖邊欄杆的易瑋然在抬頭看向夜空中的月亮時,眼眸裏終究還是無法掩藏住傷心難過的情緒,忽然就覺得自己果然跟柯亦衡終究還是有緣無分,沒辦法走到一起了。

  然而就在他這麽想了以後,他很快就聽到旁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不禁循著腳步聲看過去之後,在昏暗的路燈之下,他就此看到了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柯亦衡身穿著一套黑色的休閑運動服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不遠處。

  隨即,易瑋然就注意到柯亦衡嘴角上的傷口果然還沒有恢複,便張開口想要說些什麽,卻反倒被大口喘著氣的柯亦衡搶先出聲了:“昭陽湖那麽大……!我快跑了一圈!”

  聽到柯亦衡氣息不穩的說出的這些話,易瑋然這才明白為什麽此時此刻的柯亦衡會像是經過百米賽跑衝刺一樣,敢情他這是從另外一個入口沿著昭陽湖的河邊走道一路跑了過來。

  看到柯亦衡喘氣喘得都被嗆到而咳嗽起來了,心生不舍的易瑋然連忙就主動走過去伸手輕拍了柯亦衡的背部,幫他順了順氣。

  咳了好幾聲以後,柯亦衡總算緩過氣來了,由此看來,他剛才的確是不顧一切的快速奔跑著,才會導致一向訓練有素的身體變得如此狼狽。

  擦了一把汗的柯亦衡的穩住呼吸之後,就再次開口出聲衝著易瑋然說了起來:“你這混蛋到底想做什麽傻事啊?!活著難道不好麽?!有什麽事情能比活著更加重要啊?!”

  聽到柯亦衡所說的話,易瑋然這才反應過來對方這是在對他所發的那條信息進行回應,不過更讓他感到意外震驚的是,柯亦衡居然會這麽激動,激動到一雙眼眶都發紅了。

  “柯亦衡?”易瑋然瞪大眼睛看著柯亦衡看了一會,才發覺到柯亦衡的情緒有些不對勁,便連忙安撫起來,“你冷靜點!”

  隻是易瑋然剛這麽一出聲,他的衣領就被柯亦衡給伸手用力揪住了,隨之柯亦衡就露出了一臉痛苦的表情而咬牙說道:“你知不知道麵臨死亡是一件多麽恐怖的事情?你知道活著是一件多麽幸運的事情麽?”

  如此近在咫尺的看著柯亦衡,易瑋然完全可以十分清晰的看到柯亦衡的長睫毛在顫抖著,而且更加清楚的是,柯亦衡那雙漆黑發亮的瞳孔裏所散發出來的目光徹底充滿了絕望。

  “柯亦衡?你怎麽了?!”被揪住衣領的易瑋然仿佛感覺到了柯亦衡所散發出來的那種能夠讓人窒息的黑暗情緒,連忙就伸出雙手捧住了柯亦衡的臉,然後用手指摩挲著柯亦衡的臉頰,用心疼的語氣接道,“你到底是在害怕什麽?可以告訴我嗎?”

  看著易瑋然那雙好看的藍眸寫滿了擔心自己的意味,柯亦衡一個沒忍住就猛地更加揪緊了易瑋然的衣領,在把易瑋然拉向自己的時候,他就毫不猶豫的用力吻了上去。

  在被柯亦衡如此粗暴的吻住以後,易瑋然隻覺得自己好像要被對方給吞噬掉了一樣,完全沒有任何可以反抗的餘地。

  直到易瑋然的嘴裏嚐到了血腥味,他才反應過來柯亦衡為了吻他,竟是把自己嘴角上好不容易有些結痂的傷口給重新撕裂弄破流血了,於是意識到這一點以後,他趕忙就把柯亦衡給突然用力推開了,並沒有就這樣任其激烈的深吻下去。

  借著皎潔的月光和路邊上的燈光,緊緊皺著眉頭的柯亦衡看到了易瑋然的嘴角唇瓣上都沾染到了自己的血跡,那一抹鮮豔的紅色映襯在易瑋然天生白皙的皮膚上,竟是有一種說不出妖冶,就像是攝人心魂一般,讓柯亦衡完全移不開自己的視線。

  而易瑋然在推開柯亦衡時,也發覺到柯亦衡的神色真的很不對勁,心裏更是不由得擔心起來,總覺得自己好像打開了柯亦衡心中某個不得了的開關,仿佛就要讓柯亦衡陷入暴走了一樣。

  “你……”忍不住開口想要詢問“你為什麽要這樣子吻我?”的易瑋然剛發出一個字音,就被柯亦衡低沉的聲音給打斷了。

  “易瑋然……算是我怕你了,天下的男人有那麽多,你為什麽偏偏就要糾纏上我?”柯亦衡的一雙眼眸充滿了糾結的痛苦,看得出來,他並不想說出這些話,但他又忍不住想要說出來,“我覺得我真是要被你逼瘋了,你一句話說要跳河,我居然就從隔壁城市一路開車趕過來,還差點圍著這個昭陽湖跑了一圈……我覺得這一點都不像是我會做出來的事情!你簡直太可怕了!”

  易瑋然聽到柯亦衡所說的這些話,臉上頓時就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詫異神色,他就算已經想到自己這樣子緊追不舍的行為或許已經給柯亦衡造成了精神壓力,但他沒想到,自己的存在竟然會把柯亦衡給逼到了這種份上。

  明明就在幾天之前,他還在唐納德麵前大放厥詞要對柯亦衡進行精神調|教什麽的,事到如今,他才明白,想要改變一個人是有多麽困難。

  “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我?我的生活完全被你攪亂了,我不接你的電話,不回你的信息,你怎麽就不知道要放棄?”柯亦衡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臉上全是心痛的想哭表情,易瑋然完全可以看得出來,這才是真實的柯亦衡,沒有任何偽裝的柯亦衡,“沒有遇上你之前,我一切都挺好的,我不想談戀愛,我不需要愛情,可是你非得要闖入我的世界,讓我變得莫名其妙!”

  麵對柯亦衡如此情緒激動的控訴,易瑋然也是禁不住感到非常心痛:“對不起……我隻是太愛你了,我就隻是單純想要得到你而已……”

  “我覺得……”柯亦衡稍微平複了一點自己的情緒,盡量選擇了比較冷靜的語氣,“咱們就到此為止算了,我不想再跟你有過多接觸了……因為你的存在讓我開始變得很奇怪,我覺得這樣真的太糟糕了。”

  就像是早已有了這種預感似的,雖然易瑋然對柯亦衡主動提出了這一點而感到非常傷心難過,但他還是多少意料到了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

  因為說到底,柯亦衡的內心還是在拒絕著他的靠近,不想讓他更加深入去打開那個潛藏在深處的心房。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兩人走向徹底分開的地步是注定無法避免的結局。

  “是嗎……?這就是你得出來的結論……”易瑋然勉強的扯出了一絲笑意,卻是笑得比哭還要難看,“讓你這麽痛苦並不是我所想要的結果,如果真的連炮|友都做不成的話,那我也不會繼續勉強你……”

  說到這裏,易瑋然的臉上盡管還是很努力的露出了笑意,但他的眼角裏已經忍不住流下了難過的淚水,他知道,這次算是徹底玩完了。

  柯亦衡看到易瑋然臉上掛著淚水的模樣,心忽然就像是被什麽給狠狠揪緊了一樣生疼的難受,當場就本能的伸出手去輕輕抹掉了易瑋然臉上的淚痕,低沉說道:“別哭,你一哭我更加難受了。”

  這個時候的柯亦衡還未曾意識到,這將會是他這輩子所做的最後悔的決定。

  “我才沒有哭……”易瑋然繼續逼著自己擠出了笑容,“你放心……我不會再糾纏你了,不過你能答應我一個請求麽?就當做是炮|友一場的餞別禮物。”

  “你說。”臉上寫著難過和糾結的柯亦衡很快就這般回應了易瑋然。

  “我想這樣私底下親自為你拍一張照片。”易瑋然很快就提出了這樣的要求,“隻是我沒帶相機……你的手機能借我用麽?”

  “當然可以。”柯亦衡隨後就把自己的手機交給了易瑋然。

  於是在這漂亮的湖畔旁邊,以月光和路燈作為攝影的輔助燈光,易瑋然第一次在私底下為柯亦衡拍下了一張照片,而他也認為這是自己最後一次能夠這樣在私底下對柯亦衡進行拍攝了。

  拍好以後,他特地把這張照片透過柯亦衡手機上的微博而私信到了自己的微博裏,借此來保存好這張照片。

  作者有話要說:  ————閑聊時刻————

  易瑋然:感謝可愛的小天使們對我的支持,你們的留言讓我非常開心~作者也說了,最重要的就是大家看文看得開心~他沒有任何不開心,也沒有任何生氣,隻要小天使們開心,他就開心~!

  柯亦衡:最近經常冒泡眼熟的小天使消失兩天沒看見了,我為此失眠了一整晚,想著那些可愛的寶貝們是不是要拋棄我了。

  易瑋然:親愛的,麻煩給我熱情一點,你不是影帝麽?演技發揮出來啊!

  柯亦衡:……寶貝們~記得有空要給作者留言鼓勵他哦~對你們比心心~麽麽噠~

  易瑋然:這樣太奔放了,小心你的人設崩塌了。

  柯亦衡:我有種想要虐死作者的衝動,這些話為什麽他自己不來說!

  易瑋然:……作者說他喉嚨不舒服,都咳嗽好幾天了。

  柯亦衡:我更想虐死他了。

  易瑋然:作者說,你開始要被虐了。

  柯亦衡:……

  此時,遠處之外傳來作者的一聲哀嚎:寶貝們,不要拋棄我啊~!(爾康手.jpg)

第62章

  柯亦衡完全沒想到, 易瑋然說自己不會再糾纏他,竟然會是選擇直接離開。

  也就是說,那個夜晚裏,在昭陽湖畔說清楚了那些話以後,他們就此分道揚鑣了,然後易瑋然就這樣徹底消失離開了,連他們那個電影劇組的工作都辭退了, 並且還特地付了違約金。

  柯亦衡知道身負巨額債務的易瑋然並沒有那麽多錢,也就不難猜出這違約金八成是那個唐納德先幫他墊付的。

  本以為這樣子總算如他所願能夠擺脫易瑋然那個喜歡死纏爛打的家夥了以後,他就可以恢複到以前那種不受約束自由自在的生活狀態。

  可是就在他回到電影劇組那邊繼續拍攝之後, 才猛然發現看不到易瑋然那個不顧炎熱而充滿活力忙來忙去的身影,是一件多麽令他感到非常不自在的事情。

  更甚至,本來已經拍完了炮灰角色戲份的莫冬佑還特地抽空返回到這個電影劇組,目的就是為了當麵詢問柯亦衡關於易瑋然的事情。

  “前輩, 你真不知道瑋然是什麽情況?手機號碼都變成空號了啊!他這是從我們公司離職了?!”莫冬佑趁著柯亦衡拍完一場打戲而坐在休息室裏吹空調的時候,趕緊就跟進這個休息室而追問了起來。

  “不知道。”身上還穿著戲服的柯亦衡完全沒了平時對待莫冬佑的那種溫和寵溺的態度, 整張臉十分不耐煩的寫滿了請勿靠近的意思。

  莫冬佑雖然也是看出了柯亦衡的態度不對勁,就是很明顯的心情非常糟糕,但他終究還是神經比較粗,也就沒有放棄的說了下去:“我以為瑋然他會告訴前輩, 他突然這樣子離開是怎麽回事。因為他最喜歡的人就是前輩了,為了你,他還拒絕了我的追求,我知道自己比不上你, 才隻好放棄……”

  說到這裏,一向對柯亦衡唯命是從的莫冬佑忽然就情緒激動起來了:“前輩,你要是真的對他沒感覺的話,那就麻煩你不要再去隨便撩他行麽?!我真的很喜歡他,喜歡到隻想讓他屬於我的,隻想要讓他手中的鏡頭隻拍攝我一人!”

  “你先給我閉嘴!”柯亦衡瞬間就有些忍無可忍的怒道,而這也是他第一次對莫冬佑露出了這麽凶狠的模樣。

  莫冬佑哪裏看到過柯亦衡這種模樣,當場就被這樣子充滿壓迫感的柯亦衡給嚇懵了。

  不過柯亦衡也沒有告訴莫冬佑,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他先去撩撥易瑋然,而是易瑋然先來撩撥他的,他就是這樣凶了一句以後,便徹底陷入了沉默中,妥妥的擺出了一副不想再說話的冰冷模樣。

  對柯亦衡不敢多加得罪的莫冬佑見狀,便賭氣般的說了“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像瑋然那樣不顧一切愛著你的人了”這麽一句話以後,就趕緊快步的衝出了柯亦衡所在的這個休息室。

  看到莫冬佑總算離開了自己的視線之中,柯亦衡便緊緊皺起眉頭露出了一副非常疲憊的神情,隨後在閉上眼睛打算休息一會的時候,他的腦海裏就控製不住的浮現出易瑋然滿臉淚痕的模樣,緊接著,他就像是被嚇到了一樣而猛地睜開眼睛。

  自從易瑋然離開了以後,他已經不止一次這樣子在腦海裏浮現出易瑋然的模樣,有時候就連睡夢中都會夢到易瑋然一臉傷心難過對他哀嚎大哭的樣子,這讓他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折磨,總感覺易瑋然就像是對他下蠱了一樣,讓他總是一個不經意之間就會想到易瑋然的模樣。

  於是心裏不爽的他一個沒忍住,就像是暴怒般的伸手用力一掃,把麵前茶幾上放著的東西全給掃到了地上,其中非常精致漂亮的茶杯完全砸壞掉了,他也是一副絲毫不在乎的樣子,仿佛這一切完全都不關他的事情似的,整雙眼眸裏充滿了沒有希望的灰暗。

  而在莫冬佑這邊,他在快步衝出柯亦衡所在的休息室之後,剛好就遇到了柯亦衡的經紀人安迪。

  安迪一看莫冬佑一副深受打擊的難過樣子,連忙就叫住了他,然後關心的詢問起來:“冬佑你這是怎麽了?誰欺負你了?”

  再怎麽說,莫冬佑都是柯亦衡一手提拔起來的新人模特,安迪多少還是要看在柯亦衡的麵子上對這位新人模特進行一番例行關心。

  莫冬佑看到前來對自己表示關心的人剛好是跟在柯亦衡身邊很多年的安迪,便趕緊出聲說了起來:“安迪哥,你知道瑋然他怎麽會離開劇組麽?!他是不是直接從公司離職了?!”

  聽到莫冬佑的疑問,安迪倒也沒有任何隱瞞,而是幹脆的點點頭:“小易他……算是離職了吧,他在沈總那邊有門路,他要離職那就是分分鍾的事情。”

  “那前輩為什麽會告訴我,說他不知道這事?!”莫冬佑一臉十分費解的模樣,“還有,前輩他的態度好奇怪啊!安迪哥,你這幾天最好盯緊他一些,我感覺他好像處在了一種非常危險的狀態之中。”

  莫冬佑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就讓安迪忍不住露出了愁眉苦臉的模樣。

  “他的態度何止奇怪?他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安迪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你看這幾個月,他還傳緋聞上娛樂頭條麽?特別是小易離開了以後,這都大半個月了,他從來沒有再去隨便約|炮……而且我最近有注意到他好像在吃什麽藥,我問他是什麽情況,他卻什麽都不告訴我。”

  從安迪這般唉聲歎氣的糾結模樣完全可以看出,攤上柯亦衡這樣任性而又麻煩的明星藝人,簡直讓他操碎了心。

  “聽你這麽說……”莫冬佑想了一會才出聲接道,“前輩他明明就是很在乎瑋然的樣子啊!他們到底為什麽會搞到這種地步?我以為像瑋然那樣熱情主動,而且還風趣幽默的人一定可以成功把前輩追到手的!”

  “感情的事情誰能說的清楚?而且阿衡他根本就是個戀愛白癡,他根本不懂得怎麽去愛別人。”安迪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如此關鍵的一點,“我早就說過他以前那樣到處留情,遲早會遭報應的,現在終於栽倒在小易的手裏了。”

  “安迪哥……你這話說的真狠。”莫冬佑都不禁對柯亦衡感到有些可憐同情起來了。

  “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安迪再次歎了一口氣,“而且我作為他的經紀人,完全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麽,一認識到這一點,我就對他更加火大了!這麽多年交情了,他還是寧願把什麽事情都藏在心裏,對誰都不肯說!”

  “那位攝影師……夏書裕老師呢?他不是前輩的好朋友麽?”莫冬佑隨即就認真的提了這麽一句。

  “我老早就問過夏老師了,然而他也是什麽都不知道,阿衡同樣什麽心事都沒跟他說。”安迪簡直就是已經對柯亦衡無可奈何的絕望模樣,“我真怕阿衡他會把自己給逼瘋了,所以我現在很想要聯係上小易,我覺得隻有他能夠拯救阿衡了。”

  莫冬佑看到安迪這般模樣,也明白事情看來是變得有些不可控製起來了,隨後,他有靈機一動的說道:“對了,瑋然他不是還跟前輩簽了專屬攝影師的合同麽?”

  “別提那份合同,阿衡說過了,就算小易違約的話,他也不會追究的。”安迪一說到也是很來氣,“那位大少爺簡直任性的不得了。”

  看到安迪這麽痛心煩惱的模樣,莫冬佑也是忍不住跟著他一起心煩意亂起來,過了一會,他就像是豁出去了一樣,說道:“沈總一定可以知道瑋然去哪裏了!”

  “沈總?”安迪挑了挑眉,“現在還是沈總的新婚蜜月期,誰敢隨便去打擾他啊?”

  “采取迂回戰術啊!”莫冬佑為了出謀獻策也是費盡了心思,“沈總的心肝寶貝連小天可是前輩的頭號大粉絲,你跟季許哥不也有交情麽?季許哥是連小天的經紀人,他一定有方式可以聯係到正在國外的連小天,連小天那麽崇拜前輩,他一定願意為這事去給沈總吹耳邊風啊!”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說好的複仇線呢?[重生] 帝昊的平民生活 徒弟每天都在自殺[穿書] 和情敵結婚的日子 985修仙大學 時間的囚徒 AWM[絕地求生] 你是不是想撩我[娛樂圈]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作者:第五熙  所寫的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