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

第35節

  “校友?!”易瑋然沒有料到這一層關係,當場就驚訝的微微瞪大了眼睛。

  “嗯,我跟他都是同一個藝術學院的學生,隻不過我是服裝設計係,他是攝影係。”柯亦衡難得露出一副知無不言的模樣,“他進行畢業攝影創作的時候,因為之前找好的模特搭檔出車禍受傷了,沒辦法參與他的拍攝,結果他就直接跑到我們院係來找我,叫我做他畢業攝影創作的模特。”

  說到這裏,柯亦衡不由得歎了一口氣,才繼續接道:“我一開始自然不同意,結果他每天都跑到我們院係來堵我,我被他纏怕了,就答應了這件事。後來他跟我一起合作的畢業攝影創作拿了他們院係裏麵的最高分,不知怎的,就這樣跟他成為了朋友。”

  意外聽到柯亦衡說起了這些過往,這讓易瑋然從中認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柯亦衡實際上是個外冷內熱的男人。

  因為不管是夏書裕還是他易瑋然,都是對柯亦衡進行了一番死纏爛打才能得以成功靠近他,所以這就可以說明,柯亦衡這個男人其實受不住別人的死纏爛打,隻要毫不放棄的糾纏不舍,這個男人終究還是會給機會妥協。

  想到這些,易瑋然還是壓抑不住自己的感情,覺得自己所看上的男人果然還是很可愛的。

  柯亦衡看出易瑋然的情緒緩和了一些,就接著認真的開口說了起來:“那我也要問你,昨晚在你宿舍門口跟你抱在一起的那個男人跟你到底是什麽關係?”

  易瑋然看到柯亦衡非常認真嚴肅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很快就禁不住無力的失笑了一聲:“他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童年玩伴,是個比鋼筋還直的超級直男。如果他有一點會被掰彎的跡象,或許我就不可能這樣子糾纏你了,我會選擇去努力掰彎他,因為他是這個世界上最關心我的人。”

  柯亦衡聽了易瑋然所說的話,沉默著想了一下,才出聲回應道:“難道就是你經常掛在嘴邊的那個阿德?”

  “沒錯,就是他。”易瑋然點頭應道,“你明明見過他好幾次了。”

  “我見過的人有那麽多,誰能一個個都記得住?”柯亦衡理所當然的哼了一聲,“那麽,你知道你那個童年玩伴的聯係方式麽?”

  “怎麽?”易瑋然立即有些警惕的看著柯亦衡,生怕柯亦衡又會像昨晚那樣去挑釁唐納德。

  看出易瑋然的態度所表露出來的想法,柯亦衡沒好氣的回道:“我隻是想要聯係他,把你所在的這家醫院告訴他而已。因為我過一會還有事情要去處理,沒時間繼續陪著你了,還是說,需要我給你請個看護?”

  “不用這麽麻煩,也不用這麽客氣,我現在就已經沒事了,可以出院了!”易瑋然經由柯亦衡這麽一說,才想起自己這是在醫院的病房裏,便有些著急的想要趕緊下床,“還有,這次看病花了多少錢?我回頭再還給你!”

  然而易瑋然的一雙腳還沒有著地,他整個身體就被柯亦衡給按倒在了病床上。

  “醫生叫你留院休養兩天,聽見沒有?”柯亦衡的語氣又變回了那種充滿不耐煩的冷酷,並且還一字一頓的警告著接道,“然後給我記著,你別跟我談錢,我在你身上花錢,那是我樂意做的事情。”

  說完這些話以後,柯亦衡也不等一臉傻愣住的易瑋然做出反應,很快就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然後當著易瑋然的麵直接對手機那端的人說道:“小濤你趕緊給我過來華院這邊,八零六號病房,有個人需要你照看一下。”

  等易瑋然回神過來的時候,柯亦衡已經掛斷了這通電話。

  “我已經找了一個人過來陪你,你給我乖乖的留在這裏休息。”柯亦衡轉而對易瑋然交代起來,隨後還不忘抬起自己的手腕看了一下戴著的手表,才繼續說了下去,“等我處理好事情……差不多下午的時候,我會過來這邊,要是發現你人不在的話,後果自負。”

  看著柯亦衡一本正經的說完這些話,易瑋然隱忍了一下才憋不住有些激動的追問道:“為什麽要這樣子對我?你都對我說出無法回應我感情的話了,又為什麽還要這樣子來動搖我,讓我不禁還是對你抱有期待?”

  聽到易瑋然這樣猶如咄咄逼人般的追問,微微皺起眉頭的柯亦衡沉默了好一會才低沉的開口回道:“我隻是不想看到你這種虛弱的樣子。”

  “這種答案算是怎麽回事?!”易瑋然覺得自己真是要被柯亦衡給搞懵了,整張臉的表情顯得有些扭曲起來,“你難道連什麽叫做喜歡都不懂嗎?!”

  “或許是這樣沒錯。”神色糾結起來的柯亦衡並沒有否認這一點。

  看到這樣子的柯亦衡,麵露無法置信神色的易瑋然突然反應過來,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很有可能是個心理有問題的人。

  作者有話要說:  ————閑聊時刻————

  柯亦衡:我總算知道那個阿德到底是誰了。

  易瑋然:嗯???

  柯亦衡:原來最大的情敵是他。

  易瑋然:……

第58章

  在柯亦衡交代好了一些注意事項以後, 他就果斷的先離開了易瑋然所在的病房裏,被這樣丟下的易瑋然覺得繼續胡思亂想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便隻好打開了病房裏的電視,久違的看起了電視來打發時間。

  然後差不多過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一位看上去才二十歲剛出頭的年輕小夥子就提著一大堆東西走進了這個病房。

  “你好,請問你是易先生對嗎?”這位年輕的小夥子一進門就趕緊先開口說了起來,“我叫周世濤, 是柯少讓我過來陪你的。”

  說完這些話的以後,看到坐在病床上的易瑋然點頭回應了他的話,這個周世濤就連忙把自己帶過來的東西都放在了病床邊上的床頭櫃那裏, 接道:“剛才柯少特地發信息給我說易先生還沒有吃早餐,叫我記得給你帶早餐,我也不知道你想吃什麽,就把自己所能想到的都給買過來了。”

  易瑋然看向床頭櫃那邊, 發現這個周世濤的確買了一大堆東西——一大堆好幾種口味的早餐糕點餅幹,白米粥和黑米粥都有, 還有好幾種口味的早餐牛奶,更甚至連豆漿油條都買了。

  “易先生,你想吃什麽盡管拿,要是都不符合口味的話, 你跟我說,我再去替你買。”周世濤一副盡心盡力的模樣對易瑋然這般說道,倒也讓人不禁受到他這種充滿活力的樣子所影響,覺得精神都為之一振起來了。

  “不用這麽客氣, 我向來不挑食,而且你這買的也太多了。”易瑋然不禁無奈的失笑了一下,“你可要幫忙一起吃掉,不然浪費糧食是可恥的。”

  沒料到易瑋然會這麽說,周世濤愣了一下才忍不住笑了起來:“易先生果然是個與眾不同的人,也難怪柯少會對你這麽上心了。”

  “叫我小易就行,我也叫你小濤,行麽?”易瑋然覺得這個年輕的小夥子還真是活力滿滿的惹人喜歡。

  “當然可以!”周世濤馬上點頭應道,“那麽易先生,呃……小易你可以趕緊先吃早餐麽?要是把你餓著了,柯少可是會把我削一頓的。”

  聽到周世濤三句不離柯亦衡,易瑋然對此有些好奇起來了:“我能問一下你跟柯亦衡是什麽關係麽?”

  “咦?柯少沒跟你說?!”周世濤很是驚訝的模樣,“其實我就是在柯少家裏打雜的傭人,因為我爸一直受雇傭負責打理著柯家上上下下的瑣碎事情,也就是大家所說的類似管家一樣的職務,所以我從小幾乎就是在柯少家裏長大的,我爸說將來他老了,就由我來繼承他的這個職位。”

  聽了周世濤所說的話,易瑋然更加確定了,柯亦衡的家庭果然非同一般。

  因為就算是一般的有錢人家裏也不可能會有像是管家一樣的存在,更別說這管家還搞出了子承父業的戲碼,所以光是這一點就足以看出,柯亦衡的家裏果真不是普通的富貴家庭。

  “那麽請問易先生,呃,小易你什麽時候跟柯少結婚?”周世濤忽然就充滿期待的對易瑋然這般詢問起來,“你長得可真好看,難怪可以收服柯少那顆心啊!”

  “誒?!”易瑋然立即露出了十分驚訝的神色,然後明白過來周世濤所說的話是什麽意思以後,他就趕緊連連搖頭接道,“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我跟他根本就不是這麽一回事!”

  看到易瑋然這樣極力否認的態度,很快就輪到周世濤露出了非常吃驚的表情:“這怎麽可能?柯少雖然經常在外麵沾花惹草,但他從來沒有這樣子親力親為把人送到這家醫院,還特地叫我過來照顧耶!你都受到這麽不一般的對待了,肯定就是柯少的心上人了吧?!”

  “很遺憾,真不是這麽一回事。”易瑋然說起這話的時候,也是難掩一臉的難過,“我的確很愛他,可是他就在昨天還非常肯定的對我說,他沒辦法回應我的感情……所以小濤你真的不要誤會了,他會特地送我到醫院,隻是他剛好遇上了我生病的時候而已。”

  易瑋然這些話讓周世濤很快就禁不住大大的歎了一口氣:“柯少果然還是老樣子啊……我以為易先生,呃,我以為小易你已經成功改變他了。”

  “能告訴我,他心防這麽重是怎麽回事嗎?”易瑋然突然想到這個周世濤從小在柯亦衡的家裏長大,那麽就一定會知道柯亦衡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原因。

  盡管他也明白,這樣子去探究別人的隱私是非常不道德的事情,但事到如今,為了能夠更加有效的突破柯亦衡的心防,易瑋然覺得自己隻能做這樣不道德的事情了。

  周世濤還是認為易瑋然能夠讓柯亦衡這麽費心,顯然在柯亦衡心中的地位是不一般的,因此想到易瑋然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為柯家的人,他也就沒有什麽太大的戒心,很直接的就回答了易瑋然的問題。

  “因為柯少的父母一直長期感情不和,而且柯少小時候被他母親虐待過。”周世濤說起這事的時候,眼裏還是無法掩飾住深深的心疼,“當時的他被自己的母親當成了出氣筒。”

  易瑋然聽到這事,立即露出了不敢置信的震驚神色。

  就算他已經從唐納德那邊聽說了柯亦衡小時候被虐待過的事實,但他也著實沒想過,虐待柯亦衡的人竟然會是柯亦衡的親生母親!

  “這是怎麽回事?!”易瑋然一下子無法想象這其中到底都發生了什麽事情,才會致使一個母親去虐待自己的孩子。

  “這個我也不清楚,我隻聽我爸說,柯少的父母長期分居,對外是貌合神離,然後柯少小時候在國外跟他母親一起生活,就是那段時間遭到了虐待。”周世濤老實的回道,“等他父親發現這個事實的時候,柯少已經變成得了自閉症的孩子,後來他父親就把他接回國一起生活了。”

  說了這些話以後,周世濤再次歎了一口氣:“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柯少變得不再輕易相信別人,就連他的父母,他都覺得全是背叛者。前兩天,柯少還跟他父親吵架了,起因就是他的母親貌似又在國外勾搭上了其他男人,然後柯少吵著要他父親跟他母親離婚,可是柯少的父親並沒有答應,結果父子倆就又鬧矛盾了……”

  周世濤說到這裏的時候,才一個不小心驚覺自己太多嘴了,居然說了這麽多不該說的話,於是他連忙就對易瑋然擺出了雙手合十的動作,懇求般的接道:“易先生……呃,小易,這些事情你聽過就算,千萬不要在柯少麵前提起啊!否則真的會惹怒他的!”

  看到周世濤露出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易瑋然很快就想起之前在拍攝現場,自己不小心稍微提問了柯亦衡關於小時候的事情,結果柯亦衡當場就翻臉不認人的走開了,由此可見,這些事情對於柯亦衡來說,的確是禁區。

  “放心,我不會跟他提起這些的。”易瑋然隻覺得越是深入了解柯亦衡的過去,就越是覺得柯亦衡的經曆有些恐怖。

  這樣子來看的話,柯亦衡的言行舉止會那樣充滿不可預測的莫名矛盾和反複無常,或許就是因為遭遇到這些事情所導致的後遺症。

  要不然,就以柯亦衡那樣親力親為的把他送到醫院,還特地趴在病床邊上睡了一夜陪著他的行為,無論換做是誰,都會認為對方這是對自己有意思才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吧?

  至少好感肯定是會有的才對。

  可惜柯亦衡有了這樣令人心動的行為,說出來的話卻又不是那麽一回事,這才是讓易瑋然感到痛苦的根源。

  要是柯亦衡能夠對他言行一致的表露出狠心絕情的態度,那樣他也不會這麽糾結了。

  周世濤看出易瑋然的神色好像很不對勁,趕緊就非常擔憂的詢問起來:“易先生你沒事吧?!是不是哪裏不舒服?!需要我去幫你叫醫生嗎?!”

  “沒事沒事……”易瑋然看到對方這麽擔心自己,很快也不敢在心裏多想其他,以免自己心裏難受也就算了,還拖累對方也跟著擔心起來,那樣就很不好了,“說起來,不是讓你叫我小易嘛?怎麽又叫我易先生了?”

  被易瑋然用調侃的語氣給說了以後,周世濤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一個緊張就沒能及時改口了,便隻好老實承認道:“易先生,呃,你還是讓我稱呼你為易先生吧,叫你小易什麽的,要是柯少不開心的話,我這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怎麽感覺你好像把他說得很恐怖的樣子?”要不是易瑋然跟柯亦衡相處過的話,就以周世濤這種態度,真的會誤以為柯亦衡就像是個會吃人的怪物一樣。

  “不是柯少恐怖,而是我們都習慣性哄著柯少了。”周世濤聳了聳肩,擺出一副很遺憾的模樣,“他畢竟是得過自閉症的人,他的心理主治醫師曾經說過,千萬不能讓他再受到什麽精神刺激,因此我們都是盡可能的哄著他,不讓他生氣之類的。”

  聽了周世濤的話,思維敏捷的易瑋然不禁覺得自己這樣子死纏爛打的追求著柯亦衡,似乎也是在對柯亦衡造成了一定的精神壓力。

  如果的確是他給柯亦衡造成了精神壓力,從而導致柯亦衡言行不一致,並且還反複無常的話,那或許真是他把事情想得有些簡單了。

  作者有話要說:  首先感謝Yui為咱們易瑋然填的歌詞,寫得真的好棒,把易瑋然的心理路程都給寫出來了,好棒棒哦~

  其次懇請寶貝們看一下我非常正經嚴肅的聲明——

  關於上一章有一位讀者情緒比較激動的指出了本文小攻跟自己的舅舅亂搞在一起,舅舅還把小攻當成替身的事情,我在這裏可以確定的是,我並沒有這麽寫,我自己特地翻回去看了,我還以為是我寫錯了,實際上49章那裏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對此有所懷疑的話,可以往更加前麵去看,也就是小受第一次和舅舅見麵時所發生的事情,當時被小攻撞了個正著,要是舅舅與外甥有什麽不一般的關係,就不會出現那樣的情形。

  更多具體的內容,我也在那位讀者留言的下方回複得很清楚了,感興趣的親也可以前往一看,在這裏,也是非常感謝那些回複的寶貝們,看得出來大家都是認真看文了,麽麽噠~

  然後,雖然這篇文是主受文,但我寫的並不是渣攻賤受文,(在你們眼裏可能柯亦衡已經算是渣攻了,但這一切都是有緣由的),大家都從受的角度出發,才會對攻如此不滿。要是大家從攻的角度出發呢?

  攻一直被受像是跟蹤狂一樣糾纏著勾引著,他禁不住誘惑跟受上床了,但他一開始也跟受說清楚了,他隻上床不談情,就這一點而言,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特別有原則的男人。

  隻是他被受的熱情給感染影響了,他動搖了,但他還不懂這份動搖是怎麽回事,所以他注定是要被虐的。

  然後受是有底線的,他現在隻是被攻如此反複無常的態度給迷惑了。

  我在那位讀者留言下麵說得更加清楚一些,在這裏就不多說了,隻希望大家能夠更加客觀的去看待我所塑造的人物,他們雖然都是曾經的花花公子,但他們實際上都還沒有真正談過戀愛,所以這是兩個非常笨拙的人在追求自己幸福的故事哦。

  最後再來一句日常表白,愛你們(づ ̄3 ̄)づ

  嗯?你們說今天的二更?看心情吧,這篇文被說三觀不正,打擊到我了,需要親親抱抱舉高高才行QAQ

第59章

  柯亦衡處理完事情而趕回到醫院這邊的時候, 剛進入易瑋然所在的VIP病房,也就是八零六號病房,就發現臉上還有疲憊之色的易瑋然正躺在病床上睡覺,而周世濤則是坐在一旁在玩手機。

  察覺到門邊上的動靜以後,周世濤不禁一抬頭就看見柯亦衡麵無表情的站在房門邊上,當場就一臉緊張的快速從病床旁邊的沙發上站起身,然後快步走到了柯亦衡的麵前。

  “柯少。”周世濤連忙小聲打招呼說道, “易先生剛入睡不到一個小時,先別吵醒他。”

  柯亦衡聞言,先是點頭一下表示自己明白了周世濤所說的話, 然後再擺擺手示意周世濤先離開這裏。

  很會察言觀色的周世濤見狀,二話不說就非常配合的趁著柯亦衡往裏麵走去的時候,而特地幫忙把這個病房的房門給帶著關上了。

  走到病床那邊的柯亦衡很快就輕手輕腳的在這張寬大的病床邊上坐了下來,發覺到自己的動作並沒有就這樣驚醒易瑋然以後, 他就明白,看來易瑋然最近真的是累壞了。

  不過想來他也是致使易瑋然如此疲憊的元凶之一, 因為這段時間裏,好幾次在劇組那裏忙完以後,他隻要興致來了就會把易瑋然帶上床,全然不管第二天是否還要上班工作, 總是想著先讓自己舒服了再說。

  再加上,他每次發信息或者是打電話給易瑋然的時候,易瑋然總是一副非常高興的模樣就以最快的速度跑來找他了,這也就讓他以為易瑋然根本就是比他還要樂衷滾床單這種事情。

  而且易瑋然從來沒有在他麵前露出過任何疲憊的模樣, 總是那樣充滿活力的勾|引著他,所以他也就被易瑋然的模樣給誘導了,從來沒想過,易瑋然完全就是在硬撐著自己的身體,一邊盡心盡力的陪著他,一邊還要進行繁忙的工作。

  就連這次好不容易有了休假,易瑋然也沒有乖乖休息,而是一路追著他回到了帝都這邊,柯亦衡真心覺得,愛他的人有那麽多,易瑋然絕對是最瘋狂也是最傻的一個。

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第五熙  所寫的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撩人不成反被X/就是要撩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