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解憂雜貨店

第19節

  電話中傳來榮美子用力吸了一口氣的聲音。

  「你不是隻在店裏幫忙而已嗎?你不是說,之前店裏隻有老板一個人在張羅?還說休息一、兩天都不會有問題嗎?還說因為隨時可以休息,所以決定在這家店上班嗎?」

  榮美子說得沒錯,她記憶力很好,也很精明,無法用三言兩語敷衍她。克郎沉默不語。

  「你不回來會很傷腦筋,」榮美子尖聲說道,「爸爸身體不好,媽媽照顧奶奶也累壞了,而且,你從小是奶奶帶大的,應該回來參加葬禮。」

  克郎歎了一口氣,「好,我會想辦法。」

  「盡可能早一點回來,最好是今天晚上。」

  「不可能啦。」

  「那明天早上,最晚在中午之前要回來。」

  「我考慮看看。」

  「要認真考慮,因為之前你都為所欲為。」

  妳甚麽態度啊──克郎想要抱怨,但妹妹已經掛了電話。

  掛上電話後,他坐在高腳椅上,呆然地看著牆上的畫。畫中是衝繩的沙灘。老板喜歡衝繩,所以,這家小酒吧內放了很多令人聯想到衝繩的小物品。

  克郎的視線移向酒吧角落,那裏放了一張藤椅和一把木吉他,都是克郎專用的。當客人點歌時,他就會坐在藤椅上邊彈邊唱。雖然也有客人隨著他的吉他演奏唱歌,但大部份都是克郎自彈自唱。第一次聽他唱歌的客人都會驚訝,說他的歌喉聽起來像專業歌手,甚至不時有人建議他去當歌手。

  不行啦,不行啦。雖然他嘴上謙虛地回答,但每次都在心裏嘀咕:「我早就在找機會當歌手了。」他也是為了這個目的,才決定從大學輟學。

  他從中學開始對音樂產生了興趣。中學二年級時,他去同學家玩,看到同學家有一把吉他。同學說,那把吉他是他哥哥的,也教了他怎麽彈。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碰吉他,一開始,他的手指不靈活,但練習幾次後,可以彈簡單樂曲的一小節。當時的喜悅難以用言語形容,他全身感受到上音樂課吹直笛時難以體會到的快樂。

  幾天後,他鼓起勇氣向父母要求,他想要一把吉他。父親經營一家鮮魚店,過著和音樂完全無緣的生活。他瞪著眼睛大發雷霆,叫他不要去交那種壞朋友。父親的認知中,彈吉他的年輕人都是不良份子。

  我一定會用功讀書,一定會考進本地最好的高中,如果考不進,就把吉他丟掉,以後再也不彈了──他一個勁地拜托,說出了他所有能夠想到的承諾。

  在此之前,克郎從來沒有要求過任何東西,所以,父母也嚇了一跳。母親的態度先軟化了,最後,父親也不再堅持,但他們並沒有帶他去樂器行,而是去當鋪,隻願意幫他買流當的吉他。

  「搞不好不久之後就要丟掉,沒必要買那麽貴的。」父親板著臉說。

  即使是流當品,克郎也欣喜若狂。那天晚上睡覺時,他把新買的中古木吉他放在枕邊。

  他參考去舊書店買的教材,幾乎每天都在練吉他。因為和父母之間有約定,所以,他很認真讀書,成績進步出色。因為這個緣故,即使假日克郎在二樓的房間彈吉他,父母也從來不罵他。之後,他順利考進了第一誌願的高中。

  高中有輕音樂社,他立刻申請加入,和輕音樂社的另外兩個朋友組了樂團,去很多地方演奏。起初隻是彈其它樂團的曲子,後來開始彈自創曲,幾乎都是克郎寫的曲子,主唱也是他,另外兩名成員對他的作曲讚不絕口。

  升上三年級後,那個樂團形同自然解散。原因很簡單,當然是因為要考大學了。雖然他們相互約定,考上大學後再重新組團,最後這件事也不了了之。因為其中一個人沒有考上大學,但那個人在一年後考上了大學,也沒有人提出重新組團的事。

  克郎進入東京一所大學的經濟係。雖然他原本想走音樂的路,但知道父母一定會強烈反對,所以就放棄了。他從小就知道長大以後要繼承鮮魚店的家業,父母完全沒有想到他會選擇走其它的路,他自己也覺得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大學內有很多音樂社團,他加入了其中一個,但立刻感到失望不已。社團成員整天隻想著玩,完全感受不到他們對音樂的熱情,當他對此抱怨時,立刻遭到了其它人的白眼。

  「你在裝甚麽酷啊,音樂這種東西,開心就好嘛。」

  「對啊,幹嘛這麽認真,反正又不是要去當職業歌手。」

  克郎麵對這些指摘沒有吭氣,隻是再也不去社團了。因為他覺得和這些人爭辯也沒有用,彼此的目標相差了十萬八千裏。

  之後,他也沒有再加入其它社團,因為他覺得與其和一堆無心玩音樂的人在一起讓自己備感壓力,還不如一個人練習更輕鬆。

  他從那時候開始參加歌唱比賽。這是他在高中後,第一次在觀眾麵前唱歌。起初都是在預賽中就落選了,但經過多次挑戰,擠進前幾名的次數漸漸增加,認識了一些經常參加這類歌唱比賽的人,彼此也開始熟悉。

  他們對克郎造成了強烈的刺激,簡單地說,就是他們對音樂充滿熱情,即使犧牲一切,也想要提升自己的音樂素質。

  自己也不能輸──每次聽到他們的音樂,都忍不住這麽想。

  隻要醒著的時候,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了音樂。無論吃飯或是洗澡時,腦海中都想著新樂曲。漸漸地,他覺得去學校沒有意義,所以就不再去上課,因為無法修足學分,所以連續留級多次。

  父母完全不知道獨自去東京的兒子目前的狀況,以為四年過後,兒子就會畢業回到老家。當克郎在二十一歲那年夏天打電話告訴他們,自己已經休學時,母親在電話中哭了起來。之後接過電話的父親對著電話大吼,問他到底發生了甚麽事。

  我要走音樂這條路,所以繼續讀大學並沒有意義。當他這麽告訴父親時,父親更大聲地對著電話咆哮。他覺得很吵,掛上了電話。父母當天晚上就趕到東京,父親的臉漲得通紅,母親一臉鐵青。

  他們在三坪大的房間內一直聊到天快亮了。父母對他說,既然已經休學,不如立刻回老家繼承鮮魚店,克郎沒有點頭,他不願意退讓,因為一旦這麽做,就會後悔一輩子,所以,要繼續留在東京,直到完成目標。

  父母整晚幾乎沒有闔眼,第二天一大早,就搭頭班車趕回去了。克郎在公寓的窗前目送他們的背影離開,覺得兩個人的背影都看起來很落寞,很矮小。克郎忍不住對著他們的背影合起雙手。

  他就這樣過了三年。如果沒有休學,他早就大學畢業了,但克郎仍然一無所有,仍然以參加歌唱比賽為目標,每天持續練習。他在幾次比賽中得了名次,原以為隻要持續參加比賽,就會有音樂人注意到他,但至今為止,從來沒有人來找過他。他曾經主動寄 demo 帶去唱片公司,但都石沉大海。

  隻有一次,一位經常來店裏的熟客,說要把他介紹給音樂評論家。克郎在那位評論家麵前表演了自己創作的兩首曲子。因為他想成為創作型歌手,所以特地選了兩首很有自信的作品。

  一頭白發燙鬈的音樂評論家說:「不錯啊。」

  「樂曲很清新,也唱得很好,很了不起。」

  克郎難掩興奮,內心充滿期待,以為自己終於有機會成為歌手了。

  那位居中牽線的客人代替克郎問:「有可能成為職業歌手嗎?」

  克郎渾身緊張,不敢正視評論家。

  「嗯,」評論家停頓了一下,發出了呻吟,「最好不要有這種想法。」

  克郎抬起頭問:「為甚麽?」

  「唱歌像你這麽好的人太多了,如果聲音有特色就另當別論,但你並沒有。」

  評論家說得直截了當,他無言以對。其實他早就知道了。

  「那他寫的曲子怎麽樣?我覺得很不錯。」在場的老板問。

解憂雜貨店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解憂雜貨店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日]東野圭吾  所寫的解憂雜貨店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解憂雜貨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