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9節

  “放錯了,就要有承擔錯誤的準備。”楚離說完從白玉蘭的手中抽出了手,朝著法醫部走去。

  白玉蘭看著楚離的背影,雖然她沒有答應,但是她知道,她舍不得她爸爸半生心血付之東流。

  花蕊本來有事情找楚離,卻沒有想到會聽到這樣的驚天大秘密,現來低調的楚離竟然還是大集團的千金,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花蕊回到了法醫部,看到楚離正靠在椅子上揉著頭。

  “師父,我給你按摩吧。”平時呱噪的花蕊沒有多問,她看的出楚離的心煩。

  她走到楚離身邊,輕輕的給她揉著頭,楚離閉眼享受著,忽然腦海中躥起昨晚的片段,那樣的感覺太真實了,讓她分不清是夢還是真的。

  許久之後,花蕊看到楚離睡著了,才回到座位去想事情。

  ……

  洛柔看著電腦中的匿名郵件,她都已經發出去很久了,為什麽那個人還不回來,眼看她就要和薑昊善訂婚了,她希望他趕緊回來,讓薑昊善好對楚離徹底的死心。

  但是郵件已經發出去好幾天了,她也沒有看到那個人出現,她快急死了。

  薑昊善父親早早就去世了,母親也在三年前過世,他和洛柔的訂婚宴,全都是洛天浩在操辦。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它不會因為誰而停止不動,也不會因為誰而加快腳步。

  明天就是薑昊善和洛柔訂婚的日子了,楚離本想著借工作忙沒有時間就不去了,但是卻不想她下班走出刑警隊的時候,就看到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停在刑警隊門口。

  天已經很黑了,但是她卻還等在這裏,還真是有心。

  洛柔一身大紅色短裙從車子中走了下來,看到楚離不禁微微一笑。

  “阿離,你終於下班了,我等你很久了。”

  “有事?”楚離依舊淡淡的語氣。

  “明天你可一定要過來啊,你說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在我最幸福的時刻可以和你一起分享。”楚離聽了她的話,不禁心中冷笑,和她一起分享她的幸福?她是要在她心口捅刀吧。

  “我手上有個很急的案子,我盡量過去。”楚離委婉的說著。

  “阿離,謝謝你,你一定要過來啊。”洛柔說著就拉住了楚離的手。

  想到三年前的那一幕,楚離厭惡的就甩開了她的手,而她根本就沒有用多大的力氣,洛柔卻接連倒退幾步,就跌坐在了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暗夜之下,不遠處閃著光傳來快門的聲音,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她還在算計她。

  “洛柔不要太自以為是,很多人都不是傻子。”楚離說完越過坐在地上的洛柔徑直朝著停在一邊的車子走去。

  “阿離,你一定要離開參加。”洛柔坐在地上,大聲地朝著楚離的背影喊去,換來的確實楚離一腳油門的徜徉而去。

  洛柔假裝痛苦的低垂下頭,將眼眸中的得意和嘴角的笑意掩藏在長發之後。

  ……

  新的一天開始了,這一天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一天,薑昊善和洛柔將要在這一天訂婚,而著對於楚離來說無疑是最後的解脫,不管她是不是能夠放下,從此以後都要放下了。

  就在洛柔和薑昊善好事傳遍整個市的時候,楚離也成功地上了頭條。

  “師父,師父出大事了。”楚離正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突然接到花蕊的電話。

  “什麽事?”楚離淡然問著。

  “師父你快看新聞,現在好多人都在罵你。”

  楚離已經猜到是什麽事情了,但是她不在乎,畢竟嘴長在別人臉上了。

  “師父,你回去參加洛柔的婚禮嗎?”花蕊小心翼翼的問著。

  “怎麽?你想去?”楚離饒有興致的問著,她一邊和花蕊通話,一邊用平板看著網上關於她和洛柔關係的報道。

  很多人都很驚訝警戒一把刀竟然會和富商之女是閨蜜,驚訝之餘人們更多的是憤怒,氣憤楚離自命清高,更多了誇獎洛柔重情義。

  楚離根本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在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人可以傷到她,其他人任何的傷害都不能讓她上心。

  “不是,師父,我相信你不是報紙上寫的樣子,既然她邀請你,你就過去,偏不讓她好受。”花蕊是力挺楚離,她就是不喜歡洛柔,一看就是心機婊。

  “就算去也要帶著個比那個薑昊善還帥的大帥哥去,嗯,我看宋隊長就不錯,整個人英武不凡,一身正氣。”花蕊喋喋不休的說著。

  楚離一陣輕笑,這小丫頭真是會操心。

  “我沒空去。”楚離直接打斷了花蕊接下去義憤填膺的話。

  “師父,你真的讓她得意下去?”花蕊卻不樂意了,沒事誣陷她師父,還說是好閨蜜呢,這樣的閨蜜絕對是毒藥。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楚離和花蕊說了句,就掛斷了電話。

  她將最後一口麵包放進口中,才過去開門。

  就在門打開的一刹那,整個人都愣住了。

  “阿離,我回來了。”

  :

  喜歡的收藏推薦!

  ☆、第十六章槍殺真相

  門外男子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看著楚離,讓楚離有一刹那的失神,但是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你怎麽回來了?”楚離意外的問著,眼眸中滿是久別重逢的喜悅,她急忙的讓開路,讓高煜進到房間裏。“阿離,你還好嗎?”高煜走到沙發邊坐下,環顧四周,這裏和當年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一個酒櫃,他怎麽會不明白它的用處,差不多一個月前,他受到一份匿名的郵件,本來他改在那時候就回來的,但是公司突然出了問題需要他解決,等他處理好一切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明天就是薑昊善和洛柔訂婚的日子。

  他訂了機票就飛了回來,對於過去總是有人會舍不得放下,而他這一次,會陪著楚離一起麵對。

  “我很好。”楚離淡然說著,臉上揚起一個苦澀的笑容,她可以在任何人麵前假裝堅強,唯獨不會在他麵前。

  “阿離,你會去參加他的訂婚禮嗎?”高煜是這個世界上最不想看到她受到傷害的人,但是想要楚離能放下過去,以後好好生活,他們每一個人都要勇敢的去麵對。

  “我手上有工作……”

  “那根本不是借口。”高煜心疼的看著楚離,就在她選擇逃避的時候,他更加確定她無法忘記薑昊善。

  “割去腐肉總是痛苦的,但是要是連揮刀的勇氣都沒有就隻能夠讓傷口不斷地擴大,阿離,你對自己的折磨,終究是要有個期限的,難道你要永遠瑟縮在角落舔舐傷口嗎?你放自己一馬吧。”高煜近乎哀求的說著。

  楚離抬頭看著他,在溫柔的眼眸深處盛滿了對她的溫柔和深情。

  而那份深情讓她莫名的想要回避,但是想到他的話,她還是點了點頭,高煜說的很對。

  “好,明天我會過去,和過去做一個了斷。”楚離眼神中滿是堅定地說著。

  ……

  明天薑昊善就要結婚了,但是卻絲毫沒有一絲一毫幸福快樂的感覺,就在這個時候,文殊忽然衝進了他的辦公室中。

  “老大,有新發現。”薑昊善冷冷的瞪了一眼衝進來的文殊,那淩厲的眼神讓文殊不禁打了個哆嗦。

  “有話快說。”薑昊善看著一身風塵之氣的文殊,不禁有些不耐煩的說著。

  文殊兩手杵在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看著薑昊善的眼神卻及其的認真。

  “你真的雇凶殺人了?”

  薑昊善手中的筆突然頓住,瞬間在潔白的紙上落下一個黑點。

  文殊看到他的動作,認真的看著他點了點頭,隨即從公司包中拿出了他查到關於當年的那場槍擊案的報告。

  薑昊善在看到報道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當年真的有人以他的名義去槍殺楚離,而幸好當時高煜和宋時暮出現,宋時暮一槍打在了凶手的手上,但是就在同時凶手也開槍了,卻打在了楚離的胳膊上。

  怪不得楚離對他一直冷冷的,他能夠體會到那種痛苦。

  他急忙的起身,丟下文件就朝著辦公室外麵跑去,文殊看著他焦急的背影,不僅走到他的辦公桌裏麵坐下。

  “這還像個人樣。”說完隨即拿起楚離看著的文件裝模走樣的看了起來。

  在看到上麵的條款數目的時候,不禁一陣頭疼,他真是不能理解這些個文件有什麽好的,有這功夫他還不如去泡個妞把個妹。

  他剛剛回來,沒良心的連口水都不給他喝,就跑了。

  陸川來到辦公室,看到一臉哀怨的文殊不禁有些驚訝。

  “老大呢?”兄弟見麵分外親切,文殊哀嚎著朝著陸川衝了過來,大有去他懷中哭一場的感覺。

  陸川伸手推著他的胸口,翻了個白眼兒一臉忍受不住的和他保持著一臂遠的距離。

  “你嫌棄我?”文殊簡直想苦死。

  “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正常一點兒,跟個娘們似的,我很忙,晚上請你喝酒。”陸川說完轉身離開了。

  文殊急忙的追了出去,怎麽都沒有人歡迎他呢,瞬間受到了一億點傷害。

  薑昊善出了公司,直接開車朝著刑警隊而去,他不住地踩著腳下的油門,他要證明,他沒有殺他,要是她因為當初誤會是他找人槍殺她的事情,而無法打開心結,他希望她看到他手中的資料。

  就在他不自覺的踩著油門,想要盡快見到楚離的時候,楚離想要去村子中在看看能不能發現別的證據,由宋時暮開車,兩人再次去了小村子,兩年車子幾乎同時停在了斑馬線後麵,但是因為方向不同,車道路線是錯開的。

  就在綠燈亮起的時候,兩輛車子擦身而過,而楚離和薑昊善根本就沒有發現對方。

  薑昊善來到了刑警隊,才知道楚離剛剛離開。

  他不禁氣憤的踢了一腳輪胎,發泄著心中的憤怒。

  不行,他要去找她,隻要她說相信他,明天的婚他就推了。

  想清楚,他坐進車子中,一踩油門揚長而去,等他趕到的時候,就看到楚離和宋時暮正在工作,他站在警戒線外焦急而耐心的等待著。

  楚離和宋時暮有了新的發現,就在楚離站起身聯係花蕊讓她和刑警隊的人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警戒線外的薑昊善。

  一瞬間驚訝之後,她就恢複了平靜,交代完工作,就和宋時暮繼續工作。

  花蕊他們來到的時候,就看到薑昊善深情遙望楚離的眼神,她更加確定他們兩個有什麽了。

  經過發掘,在之前已經發現的骸骨下麵差不多二十公分的下麵,竟然還有一具骸骨,為了防止下麵還有,刑警們再次向下挖掘,五十公分,卻沒有任何的發現。

  天漸漸地黑了下來,所有人收工陸續的走了出來。

  薑昊善看到楚離出來了,就在她剛剛走出警戒線的時候,快不走過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拽著她就上了他的車子中。

  對此,宋時暮無奈的歎了口氣,卻無力阻止。

  花蕊簡直驚掉了下巴,這是什麽情況?直接把人搶走?

  霸氣!

  楚離剛剛坐進車子中,薑昊善就將文殊那會的治療放倒了她的手中,楚離低頭看著資料,薑昊善開動車子朝著市區而去,這裏很不適合談話。

  :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少將寵妻日常 我們都辜負了愛 無處可逃(作者:孟子曰) 城池 難歡屢愛 小媳婦(作者:女媧) 朱三小姐 大BOSS和我的悲喜錄 花滿枝椏(原名:莫愁) 軍妝國婚 先婚厚愛,總裁情深入骨 寵婚難為 億萬前妻不二嫁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小嬌妻 肥宅太太 顧先生,求別撩! 婚後纏綿:老公是餓狼 非格調行為指南 梟寵靈師紈絝妻 豐滿不給力 獨寵嬌憨小兔 枕旁的陌生人 昧寵(高幹) 念念不忘(高幹文) 誰的等待,恰逢花開 指末的幸福 智鬥(出版書) 重生之女王糖心 無雨無晴(高幹文)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