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8節

  “您女兒剛剛流產,本來該住院觀察的的,但是她執意出院,造成大出血,現在血庫告急,醫院破例,你們家人做準備,給病人輸血。”醫生看著楚離和白玉蘭說著。

  “好,好,抽我的血。”白玉蘭說著就跟著護士離開了,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情,楚離還真是做不到見死不救。

  她跟著護士來到了采血室,護士已經開始給白玉蘭抽血測血型了。

  “護士,我是病人姐姐,你也測一下我的。”楚離看著楚氏說著。

  白玉蘭聽到楚離的話,抬頭看著她,眼神中閃過太多的情緒,但是隨即她脾氣暴躁的吼了起來。

  “你給我滾,我不需要你在這裏假惺惺的裝好心。”

  楚離看著這樣的白玉蘭,簡直無語,這都什麽時候了,她還耍脾氣。

  準備給楚離做抽血檢測的護士看著有些為難,楚離伸出手遞給護士卻被白玉蘭一巴掌用力的打開了。

  “你這身子不幹不淨的額,萬一你的血有什麽艾滋病梅毒,不是要害我歌兒倒黴,你給我滾。”白玉蘭大聲地吼著,那樣子哪裏有名門貴婦的優雅端莊,簡直就是個市井潑婦。

  白玉蘭的話深深的刺痛了楚離,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既然如此,是我多事了。”說完楚離就轉身離開了。

  白玉蘭看著楚離離開之後,不禁鬆了一口氣一般坐了下來等著檢測的結果。

  楚離開車直接就來到了刑警隊,遠遠地就看到薑昊善的車子停在門口。

  沒有想到消失一個月的人會突然實現,她從車子中走出來,薑昊善就迎了過來。

  “你好些了嗎?”薑昊善看著楚離問著,聲音清冷而疏離,好像在禮貌性的問著陌生人。

  “好了,有什麽事嗎?”楚離抬頭看著他問著,一個月不見,她竟然很想念他。

  過去三年未見,都不曾這樣的想念,也許是因為再重逢便勾起了心中的愛戀。

  “再過三天我就要訂婚了,過來邀請你。”薑昊善看著楚離說著,他一瞬不瞬的看著楚離,隻要她開口說不要,他就可以不和洛柔訂婚。

  “恭喜啊,好,到時候我會準時過去的。”楚離說著接過了請帖,就在觸摸到請帖的那一刻,心裏咯噔一下,這次是真的要相形陌路了。

  “還有事嗎?”楚離看著薑昊善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不禁問著。

  “沒事。”薑昊善沉聲回答,心卻跌入了穀底,她真的對他們的過去毫無留戀,真是個狠心的女人,他的手緊握成拳,忍著心中的痛苦。

  “那我去上班了。”楚離說完轉身離開了,看著他的背影,薑昊善第一次感覺人生這樣的失敗,他都已經放下架子,放下所有的仇恨準備和她在一起了,但是她卻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

  薑昊善苦澀一笑,是他犯賤了。

  楚離來到法醫部,花蕊就提著工具箱衝了過來。

  “師父你可是回來了。”她要是再不回來花蕊就真的崩潰了。

  “又有什麽棘手的案子?”

  她太了解花蕊了,這一個月讓她挑大梁,也是難為她了。

  “剛剛有人報警,在西風村,發現一具骸骨,宋隊已經過去了,師父您剛剛好,還是我過去好了。”

  “沒關係,我已經痊愈了,我開車帶你過去吧。”花蕊急忙的跟上。

  “師父,你不在的這一個月,我可是沒少挨宋隊的擠兌。”花蕊趁機告狀。

  “等你專業水平上來,他就供著你了。”

  花蕊聽到,不禁吐了吐舌頭,她怎麽會不知道這個道理,隻是,想要讓宋時暮供著她,她非得像楚離一眼出類拔萃才行。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十四章 一夜溫存

  楚離和花蕊來到的時候,宋時暮他們已經拉好了警戒線,等待著他們的到來了。

  因為被埋在地下很長時間,屍體已經變成了骸骨,楚離在對骸骨進行了初步的檢查之後,居然宋時暮他們帶著骸骨回去了。

  而她和花蕊則是留下勘察現場,等她們處理完一切的時候,天已經大黑了,把花蕊送回家之後,回到家都已經十點多了。

  開車真是累人的活,我躺在沙發上,忽然整個人變得很無力,動一下都覺得好像耗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般。

  他沒有開燈,任憑黑暗籠罩著她,要是可以,她希望黑暗可以將她所有的痛苦都吸走。

  臉上一片濕意,在她從薑昊善手中接過那本燙金的喜帖時,她的心都好像死了一般。

  他要訂婚了,緊接著就是結婚,她該高興地,從此以後,他們就真的再無關係,過去種種,就要隨風而去了。

  “我改高興地。”楚離哽咽著說著,但是心好痛。

  黑暗中,一雙眼睛看著她躺在沙發上不住抽噎的身子,心疼著,薑昊善緊緊的握著拳頭,不明白她為什麽要那麽倔強,明明隻要她們都放下,就可以在一起的,但是薑昊善也明白,他們誰都不能瀟灑的說放下。

  楚離起身走到酒櫃邊,打開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下。

  她雖然不會喝酒,但是家裏卻特意打造了一個酒櫃,為的就是在那個痛苦的夜晚,一醉解千愁。

  “薑昊善,我愛你,但是卻隻能到此為止了。”楚離隔著黑暗的客廳,目無焦距的說著,淚水決堤,心碎成一片一片。

  每一個堅強的女人都會有一個懦弱的曾經,而她所有的堅強在麵對薑昊善的時候,全部坍塌崩潰。

  薑昊善聽到她那一聲近乎悲鳴的愛語,心也痛著,現實總是殘酷的,他們不管是曾經還是現在都那麽相愛,卻因為那段無法磨滅的過去而生生的劃出了一段銀河係的距離。

  “楚離,我也愛你。”隔著黑暗,薑昊善低聲傾訴愛語,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過如此,近在咫尺,卻被現實阻隔在天涯。

  楚離接連喝了兩杯,腦子暈暈的,但是理智卻是無比清晰的。

  她頓在地上,不住地哭泣著,人總是繃著終究是要憋壞的,而她即使看似冷漠堅強,卻隻是將自己的痛苦脆弱掩藏。

  “薑昊善,祝你幸福,希望我們再也不見。”不見就不會觸及心底的傷口。

  楚離說完拿起酒瓶對著瓶嘴就咕咚咕咚的喝著,平時喝著味甘回甜的紅酒,此時變得異常的苦澀。

  薑昊善一直看著她,如果他的出現讓她痛苦了,那麽他可以選擇再也不見。

  他起身朝著門口走著,就在他剛剛走出去兩步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陣中午摔在地上的聲音,酒瓶子在地上骨碌幾圈撞到東西才停住。

  他急忙的打開燈,就看到楚離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薑昊善走過去,抱起她就回了房間。

  “為什麽你變得那麽理智。”薑昊善看著楚離說著。

  忽然睡著的人猛然睜開了眼睛,在看到薑昊善的時候,一下子撲進了他的懷中。

  “讓我抱一下,就一下。”楚離已經神誌不清了,隱約間好像看到了薑昊善,她的心好痛,讓她抱一抱,緩解一下那份磨人的心痛吧。

  熟悉的氣息縈繞在鼻息間,楚離仰頭看著薑昊善微微輕笑。

  就在薑昊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抬頭吻了上去,這一吻,帶著久別的思念,兩個分開的靈魂在這一刻產生了共鳴,他們彼此需要著。

  夜色濃華,房間中兩具身體緊密的交纏著,楚離已經累極睡去。

  薑昊善打開床頭燈,看著睡著的楚離,分別扯下兩人的一根頭發,打了一個結。

  本來他和洛柔訂婚就是為了刺激楚離,但是現在看來,他的目的達到了,但是他卻沒有絲毫報複的快感,他忽然有些後悔這個決定了。

  ……

  早上,楚離被鬧鍾吵醒,揉了揉頭疼痛的額頭,就在看到光裸的胳膊的時候,一瞬間呆愣住了。

  昨天真的喝斷片了,不然怎麽連睡衣都沒有穿。

  她裹著被單就進了浴室,這酒不會是假的吧,怎麽全身都疼。

  她完全忘記了昨天的和事情,以為做了一場有薑昊善的春夢。

  許久之後,她從浴室中走了出來,今天還要對那具骸骨做檢測,直接就去了刑警隊。

  花蕊看到她臉色不好,急忙的出去買了醒酒湯,她太了解她的習慣了。

  楚離沒有推辭直接喝了,休息幾分鍾,就開始工作了。

  經過檢測,死者是是因為頭部遭到鈍器捶打,頭骨碎裂,上麵還有很清晰的裂痕。

  讓花蕊做DNA檢測確定死者身份之後,楚離就回到辦公室坐了會兒,聽到有人說外麵有人找她。

  她剛剛走出刑警隊,就看到白玉蘭等候在那裏。

  白玉蘭聽到腳步聲,一轉身就看到楚離從裏麵走了出來,她快步朝著楚離走了過去。

  抬手就要甩她一巴掌,但是卻被楚離給緊緊地握住了手腕。

  “你不要太過分。”楚離警告著白玉蘭。

  在醫院她不分青紅皂白打了她,她忍了,現在還要打她,她當她是軟柿子了是嗎?

  “楚離,你夠狠,歌兒是你親妹妹啊,你就這樣狠毒的毀了她?對你有什麽好處?”白玉蘭惡狠狠的看著楚離,要是可以,她真想衝過來撕碎了她,要不是她,楚歌怎麽會變成這樣。

  “你說什麽呢?”楚離根本就不明白她在說什麽。

  “說什麽,你自己看。”白玉蘭說著將一份報紙丟在了楚離的懷中,楚離接住,打開一看,上麵赫然刊登著楚氏女總裁私生活放蕩,不知道孩子親爹是誰到醫院墮胎大出血。

  楚離看著著標題,心中清楚,就是楚歌那放.蕩的性格,要不是每次都用錢擺平,這次沒來的及才被爆出來,她早就聲名狼藉了。

  “這能證明什麽?”楚離看著白玉蘭問著。

  “歌兒大出血的事情就你和我知道,現在記者知道了,鬧得人盡皆知,不是我說的,就是你說的,你就是故意想害歌兒,她繼承了公司心裏不舒服,你這是故意打擊報複。”白玉蘭說的頭頭是道。

  楚離聽後不僅冷笑,白玉蘭看著那笑容不禁汗毛直豎。

  “我要是想要,還輪的到你們母女嗎?”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十五章 洛柔的算計

  白玉蘭看到楚離的眼神,不禁瑟縮了一下,她雖然很強勢的,但是自從楚離從美國回來之後,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整個人冷冰冰的,就是一個眼神,就讓她感覺心底生寒。

  “公司可是你爸爸留下來的,你就真的不管嗎?”白玉蘭看著楚離問著,她現在清醒了,楚歌這次做的真的太過了,給楚氏帶來了很大的負麵影響,董事會那邊恐怕不好對付。

  要是董事會那幫老家夥合起火來要推翻楚歌,重新選舉總裁,那麽她們母女還怎麽風光。

  “楚歌捅出的簍子,讓她自己收拾,我很忙,回去工作了。”楚離說完轉身要走,卻被白玉蘭一把給拉住了手。

  “阿離,公司畢竟是你爸爸的心血啊,你不能這樣坐視不理,這是你爸爸留給咱們最後的念想了,你怎麽可以這樣心狠,歌兒這麽多年為了公司付出了那麽多,難道就因為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我們就要失去你爸爸苦苦打下的楚氏嗎?”白玉蘭拉著楚離說著,雖然她不是她的親生女兒,但是這麽多年她還是了解她的,吃軟不吃硬。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少將寵妻日常 我們都辜負了愛 無處可逃(作者:孟子曰) 城池 難歡屢愛 小媳婦(作者:女媧) 朱三小姐 大BOSS和我的悲喜錄 花滿枝椏(原名:莫愁) 軍妝國婚 先婚厚愛,總裁情深入骨 寵婚難為 億萬前妻不二嫁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小嬌妻 肥宅太太 顧先生,求別撩! 婚後纏綿:老公是餓狼 非格調行為指南 梟寵靈師紈絝妻 豐滿不給力 獨寵嬌憨小兔 枕旁的陌生人 昧寵(高幹) 念念不忘(高幹文) 誰的等待,恰逢花開 指末的幸福 智鬥(出版書) 重生之女王糖心 無雨無晴(高幹文)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