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51節

  “過來看看你這邊進展的怎麽樣了?”他等很久今天出現場的報告,都不見花蕊送過來,就過來看看。

  “還差一點兒,你稍等一會兒。”楚離說完低頭工作,宋時暮和薑昊善坐在一邊聊天。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九十四章 不去麵對現實

  薑昊善好不容易的等到楚離下班,夫妻兩人出了刑警隊。

  “今天想吃什麽?我帶你過去吃?”薑昊善走進車子中,微笑著看著楚離問著。

  “吃烤肉吧。”楚離想了半天都不知道吃什麽好,白天的時候,聽到花蕊說新開的一家烤肉店不錯,就決定去吃烤肉。

  “是不是你們法醫都這樣的重口味?”薑昊善簡直不能夠想象,白天的時候,才剛剛處理了屍體,晚上就要去吃烤肉,這是又多麽強大的內心啊。

  “怎麽就重口味了,難道就因為我是法醫,我就不能吃肉了?那麽醫院停屍間工作的是不是就不能吃死去的動物了?”楚離簡直感覺好笑,沒有想到薑昊善還會有這樣的想法。

  “當然不是,我就是隨口說說,走,吃烤肉去。”夫妻兩人開車就朝著烤肉店而去,就在薑昊善剛剛停好車子的時候,一輛車子挨著他們的車子停了下來,等薑昊善看到車子中走出的人的時候,不禁防備的看著祁連玉。

  “姐,這麽巧,你和姐夫也過來吃飯?”楚歌看到楚離,不禁熱情的和她打招呼,這還是楚歌長這麽大第一次這樣熱情的稱呼她姐姐,以前隻有楚氏出現危機的時候,她才會過來求她,但是那時候明顯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嗯。”楚離淡淡的答應著,看了一眼祁連玉,就和麵色不善的薑昊善朝著烤肉店走了進去。

  祁連玉出現的也太巧了?不過見到這裏是公共場所,誰來都不是他能夠阻止的。

  到了烤肉店,房間都是開放式的,楚離和薑昊善來到了一處可以觀賞到夜景的露台,剛剛坐下,服務生就過來了。

  點了菜,就等著服務生上菜。

  祁連玉看到端著紅酒來到了兩人的桌子邊,楚歌想著離楚離遠遠的,但是祁連玉卻筆直的朝著楚離他們桌子附近的空座邊坐了下來,她雖然不喜歡,但是卻不敢表現在臉上。

  “楚法醫,我說的事情,你要考慮一下嗎?”祁連玉故意問著,薑昊善聽到兩個人還有約定,不禁不解的看著楚離,不明白祁連玉說的話是什麽意思。

  “天不藏奸,很多事情,我要是想知道,遲早會知道,就不麻煩祁先生了。”楚離不客氣的拒絕了。

  其實她很好奇,但是礙於薑昊善在場,她不方便問他,為了顧及薑昊善的心情,她決定自己查。

  “好啊,那就祝你好運,能夠盡快查到真相。”祁連玉碰了一鼻子灰,端著酒杯就有回到了作為邊坐下。

  楚歌看到祁連玉明顯對楚離的好感,不禁氣憤的扯著自己的裙擺,就在祁連玉在轉身回來的時候,臉上不禁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

  祁連玉好像沒有看到一般,楚離轉頭看著祁連玉,不明白他到底要幹什麽,一方麵告訴自己白玉蘭和路程做出的齷齪事親,一方麵又和楚歌關係曖昧?

  她真的有些看不透他,從他養著食人魚做寵物來看,他絕對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她還是少和他接觸為妙,最好不接觸。

  “阿離,他在說什麽?”薑昊善不解的看著楚離問著。

  那樣的家醜她怎麽好意思說出口,更何況事關她父親死去的真正原因,她自己也不清楚祁連玉說的是不是真的,還是不要說的好。

  “沒事,他就是有事求我。”說話的時候,服務生送上了他們點的菜。

  “我去洗手。”楚離說完起身朝著衛生間的方向走去,薑昊善太了解她了,自然知道她有事情故意隱瞞,沒有說出來,不過她不好說,他就不問,他相信她。

  楚歌看到楚離離開,也跟著起身朝著衛生間走了過去。

  楚離正在洗手,楚歌就走了進來,進來的時候,還關上了衛生間的門。

  “你到底什麽意思?”楚歌雙手環胸看著楚離語氣不善的問著。

  “什麽什麽意思?”楚離不明白的看著楚歌問著。

  “你還跟我裝,你都結婚了,為什麽你就不能和薑昊善好好地生活,整天勾三搭四的,你這樣薑昊善知道嗎?”楚歌諷刺的說著,她清楚地很,祁連玉滿眼都是楚離,這樣子下去,她就和祁連玉徹底沒有希望了。

  “我勾搭誰了?是他喜歡我,我有辦法嗎?對了,要說勾搭,你回去問問你的親媽,她當年做了什麽事,還有,你要問問你的爸爸到底是誰?你們母女這麽多年在我們楚家也沒少享福,不過好日子終究有到頭的一天,回去告訴你媽,我再給她交十萬的住院費,算是我對你們最後的仁慈,以後我們再無關係,你也不是我楚家的女兒。”

  楚離想到白玉蘭做的事情,就一肚子的火氣,當初她爸爸對白玉蘭很好,結果去沒有想到,她竟然背著他做了那麽多可惡的事情。

  “你瘋了吧?你說什麽呢?”楚歌聽到楚離的話,簡直不敢相信,抬手就朝著楚離揮了過來。

  楚離沒有給她打到她的機會,抬手就抓住了楚歌的手,要是可以,她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頓初出氣,但是她還是控製住了。

  “我說什麽,回去問你媽媽最清楚了,還有,這都是祁連玉告訴我的。”楚離說完推開楚歌就離開了。

  留下愣在那裏的楚歌,一個人回味著她話中的意思。

  也許是不敢相信,也許是不相信楚離的話,她追了出去,想要跟楚離問清楚,但是楚離已經走遠了,而這個時候祁連玉從男衛生間中走了出來。

  楚歌看到祁連玉很想問他,但是又怕壞了她好不容易和祁連玉建立起來的關係。

  “怎麽了,我看你臉色很不好?”祁連玉關心的看著楚歌問著。

  楚歌仰頭看著祁連玉,一時間有些看不透他,要是楚離說的是真的,那麽祁連玉從一開始接近她就是有目的的,但是見到楚離很有可能是騙她的,她心裏就好過了很多。

  “沒事。”楚歌淡淡一笑,心中滿是隱隱的擔憂,她不斷地祈禱希望這一切都是楚離再騙她。

  她好不容易遇到了祁連玉這樣優秀的男人,希望他不是壞人,不然命運對她就真的太不公平了。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九十五章 楚歌知道真相

  楚離和薑昊善吃著飯,看到楚歌和祁連玉一起回來,楚歌一副小迷妹樣看著祁連玉的樣子,讓楚離清楚,她的提醒算是白費了。

  不過既然如此,這就是她楚歌自己的選擇了,她不管怎麽樣,做了她二十多年的姐姐,在決裂之前的最後一刻2好心提醒她,她不相信,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飯後,楚歌氣勢洶洶的趕去醫院。她要問清楚自己的身世。

  ?????她不信自己的媽媽會做出那樣的事情。更不相信,自己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那樣的話,她還拿什麽和楚離較量。

  ?????白玉蘭剛吃過飯,準備躺下休息,就聽到女兒楚歌的聲音。

  “你到底都瞞了我什麽?”白玉蘭剛反應過來,就聽到楚歌一陣劈頭蓋臉的叫喊。

  “我怎麽了?”白玉蘭不明所以的問道。

  “媽,你到現在都還在瞞著我?”楚歌一手把包丟到了床上,怒視著白玉蘭。

  “我瞞你什麽了,歌兒?我現在躺在病床上,你不分青紅皂白進來就質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你這是怎麽了?”白玉蘭看著楚歌生氣的樣子。

  屬於楚夫人的威儀,這個時候盡顯無疑。

  也許是楚歌的態度惹怒了白玉蘭,才讓她如此暴怒。

  楚歌被嚇壞了,她長這麽大還是第一次見到白玉蘭這個樣子。

  不禁呆愣的看著白玉蘭,放緩了語氣:“媽,我到底是不是爸爸的女兒?”楚哥走到白玉蘭床前,眼神灼灼的看著她問著。

  楚歌的話一說出來,白玉蘭猛地甩了她一巴掌。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白玉蘭沒有想到她突然會過來問自己這個問題,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慌。

  楚歌震驚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一手捂著被打的發麻的臉。

  雙眼裏彌漫著火焰,質問著白玉蘭:“我的父親到底是誰,你現在告訴我,難道你要瞞我一輩子嗎?”

  “楚歌,你今天是吃錯藥了麽?你不是你爸爸親生的?誰是?你就這樣懷疑你的媽媽嗎?”

  白玉蘭心中有鬼,不敢正視楚歌,她不知道這個隱藏多年的秘密是誰告訴楚歌的,但是事到如今,她就是死也不能把這個秘密說出來。

  楚歌並不相信白玉蘭的話,她知道這是白玉蘭在故意掩飾,仍不休的問道。

  “媽,你告訴我的親生父親是誰?”

  楚哥的話,一字一句的紮到了白玉蘭的心裏。

  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辦,她不想告訴自己的女兒,她的父親是一個酒鬼,是一個嗜酒成性,好色貪賭的一個人。

  因為激動,白玉蘭捂住陣陣發痛的胸口,顫抖的手指著楚歌:“我告訴你歌兒,你是我和你爸爸生下的,你是我們親生的,不要相信別人的胡言亂語。”

  楚歌依舊聽不進去白玉蘭的話,隻有問道:“媽媽你在騙我對不對,我的親生父親不是他對不對,你告訴我,我的親生父親是誰?”

  楚歌的話,一點一點的帶著白玉蘭陷進了回憶,她的親生父親是一個好賭成性的男人。

  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他當初一定不會生下楚歌,也不想遇到路程那樣的男人。

  對,就是路程,惠了他的一切,當初毀了她的以前,現在還要毀了她的以後,她絕不允許路程再次進入她的生活。

  白玉蘭的眼裏閃過一絲狠厲的神色,心中有了計謀。

  她放緩了神色,看著楚歌說道:“你是我的女兒,是我和你爸爸的心頭肉。”

  看著白玉蘭的神色,並不像是在說謊,楚歌就要相信白玉蘭說的話了,病房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楚歌和白玉蘭齊齊回頭看向門口,瞬間白玉蘭的神色驚恐起來,因為她看到了路程的臉。

  這個陰魂不散的男人,讓白玉蘭恨之若骨,卻不能把他怎麽樣。

  路程看著病房內的兩人,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玉蘭啊,身體好些了麽?”

  從路程進來,楚歌就一直悄悄打量著路程。

  這個頭發髒亂,渾身煙臭氣的男人似乎對自己的媽媽很了解,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利索整潔的大叔了。

  “我沒事,你可以走了。”白玉蘭冷眼看著路程。

  “玉蘭,不要這麽絕情嘛,畢竟……”路程說完,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歌。

  他今天本是過來找白玉蘭要錢,在門口的時候沒聽到了母女兩人的談話。

  楚歌聽到路程的話之後,仿佛瞬間明白了什麽,立刻對著白玉蘭控製不住的大叫。

  “媽,你剛才一直在騙我對不對,他就是我的父親對不對?”

  “不是這樣的,歌兒,不是這樣的。”白玉蘭還在拚命掩飾著這一切?

  奈何,路程不給他這個機會。走到楚歌麵前,雙眼含淚的看著楚歌,伸出手想要握住楚歌的手,被楚歌一把推開。

  “走開,別碰我!”路程的形象和楚歌心中所想的親生父親簡直是天壤之別,就連看著路程的眼神都是滿滿的嫌惡。

  “對,我就是你的親生父親。”路程看著楚歌的臉,一雙飽經風霜的手伸到楚歌的麵前,想要去碰卻又不敢。

  “歌兒,是爸爸不好,沒有照顧好你們母女。”路程看著白玉蘭,但是口中的話確實對著楚歌說的。

  此時白玉蘭好似置身在冰窟窿之中一般,整個忍不住的顫抖著。

  “歌兒,你聽媽媽說。”白玉蘭想要伸手拉著楚歌,被楚歌嫌惡的甩掉。

  “別碰我,我沒有他這樣的父親,也沒有你這樣的母親,別碰我。”楚歌一時接受不了這件事情,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母親竟然和這樣的男人生下了她。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情揮不盡 惹魔上身:億萬總裁要定你 惹火前妻,乖乖躺好 據為己有(高幹) 閃婚剩女 複仇少爺囚寵奴 糾纏 豪門戀:首席的契約寵兒 市長夫人(政要夫人) 我的極品總裁 總裁女人你好狠 夜色豪門:總裁,別太壞 一寵成癮:萌妻養嬌嬌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奉孕成婚,醫生請別靠近我 盛世婚寵:嬌妻,餘生多指教 軍門霸愛:嬌妻休想逃 惡魔軍官,放我走 錯惹古板總裁 總裁尚未婚 臥底軍婚 老公,滾遠點 老婆,跟我回家 霸情總裁宅女妻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奪情總裁:豪門老公不及格 總裁天價囚愛小嬌妻 男神1001式蜜愛:老婆,乖 軍少的異能教官妻 啞巴小新娘:總裁的逃妻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