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39節

  楚離諷刺一笑,同情?曾經的薑昊善行事果決,什麽時候有情的存在了,如今猶豫不決隻能證明洛柔在他的心中還是有一定的分量的。

  她是一個有愛情潔癖的人,做不到純粹隻愛她一個人,那麽她寧可不要,就算很愛也可以割舍,曾經痛苦三年都熬過來,還怕未來的歲月依舊?

  “阿離,你聽我解釋。”薑昊善在門外拍著門說著,楚離與他僅隔著一道門板不曾離開。

  忽然薑昊善的手機響了起來。

  “柔柔,我這就回去,你不要做傻事。”薑昊善溫聲安撫,楚離聽到不禁苦澀一笑朝著房間走去。

  “阿離,等洛柔出院我在過來跟你解釋。”薑昊善說著就離開了。

  三天後,針對楚離被保釋出來的事情,李家人開公然表示不滿,楚離再一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李家人更是表態要和楚離抗爭到底,暗諷就算有廳長為她作保,他們家就算是傾家蕩產也要和楚離拚到底。

  漢南酒店一樓宴會廳,李家人開記者發布會,對於李純兒的事情希望討一個說法,想著用媒體的壓力來給楚離和警方施壓。

  李純兒也參加了這次的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上,她麵色蒼白,整個憔悴的不成樣子。

  楚離聽到李家人開新聞發布會,不禁冷笑,既然他們想要將事情鬧大,這樣剛剛好。

  “一刀,為什麽我看到你的笑容有種後背發涼的感覺。”宋時暮看著楚離小心地問著。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總是要說個清楚明白的,宋隊這次辛苦你了。”楚離說完起身拿著宋時暮給她拿來的東西就出了家門。

  “我跟你一起去吧。”宋時暮追了出去,不忘給楚離鎖上門,想到楚離咄咄逼人的樣子,宋時暮就覺得今天一定有一場好戲看。

  “今天我開車。”宋時暮看著楚離狗腿的說著,楚離也樂得如此。

  她拿出手機給江月打去了電話,很快的江月就接了起來。

  “江月,帶著律師團去漢南酒店會李家。”楚離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就在她到達漢南酒店的時候,江月和其他的法務部的律師十幾個律師也趕過來了。

  李純兒父親此時正說的義憤填膺,李純兒做在一邊不住地哭泣,擺出可憐兮兮的樣子,高煜陪在李純兒身邊,看著她哭的那麽難受,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楚離帶著人出現在酒店門口,引起了記者們的注意,所有的記者都見攝像機對象了楚離,李純兒在看到楚離的時候,不禁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高煜有些不知所措,心裏擔憂著楚離。

  對於楚離的到來,倒是讓李父有些意外。

  薑昊善看到電視上現場直播,不禁為楚離捏了一把冷汗,他看到洛柔正在看電視。

  “柔柔,你看電視,我去下衛生間。”薑昊善說著就離開了。

  剛剛進到衛生間中,他就急忙的給文殊打去了電話。

  “文殊,事情查的怎麽樣了?”

  “已經調查清楚了,不過……”文殊有些猶豫,要是說出來,薑昊善一定會感覺很受傷害。

  “不過什麽?”薑昊善已經猜到他要說的,但是還是著急的問著。

  “夫人說不需要我們的幫助,還說公司中的人,她很快就會還給你。”文殊沒有見過這樣要強的女人。

  薑昊善沒有想到楚離做事這樣的絕,這分明是要和他劃清界限的意思。

  他明白因為洛柔的事情,他忽略了楚離的感受,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她的反應會這麽大。

  “我知道了。”薑昊善忽然疲憊的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他煩躁的抓著頭發,為什麽他剛剛和楚離的關係緩解了一些,突然之間就又回到了圓點?

  “昊善哥,你不舒服嗎?這麽久沒有出來,我要去叫醫生過來嗎?”洛柔知道薑昊善一定是因為楚離才在衛生間裏遲遲不出來,不禁個過來催促。

  “我沒事,這就出來。”薑昊善收斂好心情打開門走了出來。

  “你沒事吧?”洛柔看著薑昊善擔心的問著。

  “我沒事,快回到床上躺著。”薑昊善扶著洛柔就回到了床邊躺下,他的動作讓洛柔心中一痛,要是楚離,他就抱著回來,結果換作了她,他就這樣攙扶回來。

  “昊善哥,你是擔心阿離嗎?你過去看看吧,我自己在這邊就好了。”洛柔知道怎麽讓一個男人內疚,就算她得不到他的心,得到他的人就好了,就算她不幸福,也要看到楚離痛苦。

  “柔柔,你真的可以嗎?”薑昊善看著洛柔不放心的問著。

  “沒關係,我可以的。”洛柔苦澀一笑,薑昊善雖然不放心她一個人留下,幾經權衡之下他還是決定離開。

  “柔柔,你睡一覺,我去叫護士過來陪你,我很快就回來。”

  薑昊善說完就離開了,就在他走出病房的時候,洛柔臉上揚起一個猙獰的笑容。

  “楚離,你不要得意,好戲還在後麵呢?”

  :

  喜歡的妹子收藏,評論,謝謝!麽麽噠~~~~~

  ☆、第七十二章 啞口無言裝暈倒

  楚離在眾目睽睽之下朝著主席台走了過去,記者們自動讓出一條路來讓楚離通過。

  “既然涉及到了刑事案件,這樣的場合必然是要有警方的人出麵公正的。”就在楚離的話剛剛說完的時候,宋時暮帶著幾個刑警一起進來了。

  楚離走上主席台坐下,高煜站起身將位子讓給了楚離。

  “楚離,你還敢過來,你殺了我的孩子,我要你還我孩子的命。”李純兒看到高煜對楚離貼心讓位子的樣子,心中的憤怒就全部湧了上來。

  “你有什麽證據證明你的孩子是我殺死的?”楚離轉頭冷眼看著李純兒問著,那眼眸中的溫度恨不得將李純兒凍死在那裏。

  “那天在餐廳的人都可以給我證明,餐廳的監控也清晰地記錄是你踹到了我的肚子,我摔倒在地上,才造成了我小產。”李純兒說的言辭鑿鑿,直接就拿出了那天在餐廳吃飯的人給她提供的證明。

  記者們一直很安靜的看著我們兩個人對峙。

  “這能證明什麽?有時候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我看著李純兒冷冷一笑,要不是她自己作,我做事情也不會這樣的絕。

  就讓她咋呼一下子,我心裏的火氣沒處發,她剛好倒黴。

  “楚離,我知道你是法醫,宋隊長和你還是多年的朋友,但是我們還是了解宋隊長的為人的,他一定會秉公辦事的。”這話是說給宋時暮聽的。

  “那是當然,就算我和楚離是多年的同事,但是就算她犯法我,我一定會第一個捉拿她。”宋時暮看著所有人說著。

  “好,宋隊長說的好,既然如此,今天就楚離傷害小女的事情,我們就在媒體大眾麵前做個了斷,希望違法犯罪的人,最後付出應有的代價。”你純兒父親看著楚離和宋時暮幾人說著。

  “正有此意,法律麵前人人平等,我希望最後那個觸犯了法律的人,能夠得到應有的懲罰。”楚離看著李純兒冰冷一笑說著。

  莫名的,她的笑容讓李純兒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

  身後的大屏幕中是當晚楚離踹到李純兒的視頻,還有其他就餐人員給你家人提供的供詞。

  “楚離,看到這個你還有什麽好說的?”李純兒看著楚離趾高氣昂的問著。

  “你們還有證據嗎?”楚離看著李家人鎮定自若的問著。

  “難道這個還不能夠證明你故意傷害我的罪名嗎?”李純兒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楚離問著。

  “看來你們是沒有證據了,好,既然如此,我也給大家看一段視頻。”楚離說著,江月直接走到了一遍,將他們手中的證據傳上了大屏幕,李純兒在看到楚離放得視頻和他們是同一個的時候,不禁諷刺的笑了。

  “楚離,你這樣是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你用這個視頻是來證明你踹了我的嗎?”李純兒興奮地笑著,沒有想到楚離會這樣的愚蠢。

  “大家仔細看好了。”楚離提醒的說著,就在楚離的腳伸出去之後,江月直接就將視頻的播放速度放緩,大家清晰地看到楚離的腳,根本就沒有碰到李純兒,她整個人就朝著後麵倒過去了。

  “這又能證明怎麽,我在看到了的腳踹過來的時候,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沒有站穩摔倒在地,那也是因為躲著你,醫生檢查我懷孕才一個多月,正是胎兒不穩的時候,哪經得住那樣的一摔?”李純兒說著就有掉起了眼淚,記者們紛紛表示同情。

  很多人看著楚離的眼神都帶著一種審視的味道。

  “我想問李小姐一個問題,你之前知道自己懷孕這件事情嗎?”楚離看著李純兒認真的問著,眼底一片深沉,讓人看不透她的情緒。

  “我也是去了醫院才知道的,要是我知道自己有孩子了,我一定躲著你走。”李純兒那話中的意思就是楚離誰沾邊誰倒黴。

  “哦,既然李小姐是在到了醫院才知道自己懷孕的,那麽我希望你給我解釋一下這件事情?”楚離說著朝江月投去一個眼神,江月直接哢哢兩下就見大屏幕上出現一份她購買墮胎藥的證明。

  李純兒沒有想到楚離會找到這個,她給了那個人那麽多封口費,結果沒有想到還是被他抖落出來了。

  記者們在看到到屏幕上的證據之後,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能證明什麽?”李純兒神色異常,但是卻依舊在那裏硬撐。

  “你說這能證明什麽?”楚離好笑的看著李純兒,這個時候了,她還在這說謊。

  李父看到之後,不禁轉頭不敢相信的看著李純兒。

  “既然李小姐還不承認,那麽你在看看這個。”楚離說著江月就將醫生的診斷報告拿了出來。

  上麵明顯有被改動的痕跡,後麵還配有醫生承認被李純兒收買做假供的供詞。

  “李小姐,一次是意外,兩次還是巧合嗎?”就算李純兒還要狡辯,但是記者們卻相信了楚離的話。

  “楚離,這都是你偽造的。”李純兒惱羞成怒的指著楚離吼著。

  “偽造的?李小姐這是在懷疑公職人員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有意偏袒我嗎?”楚離看著李純兒,不禁覺得好笑。

  “對,就是這樣,你們都是一夥兒的,我不和你們說了。”李純兒說著就要離開。

  “李小姐留步,你以為事情到此就結束了?”楚離的聲音好似從地獄中傳出來的一般,讓李純兒整個人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你還有什麽事情?”李純兒不耐煩的吼著。

  江月直接將一份開房證明和一個男人的供詞放倒了大屏幕上,李純兒看到不禁驚恐的睜大了眼睛。

  供詞中,證明李純兒和該男子開房的時候,還是處女,也就是說她說懷上高煜的孩子根本就是謊言。高煜看到大屏幕上的證據,想來溫和的他冷眼看向了李純兒。

  “你們李家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法庭上見。”高煜諷刺的看著李純兒和李父,眼神中滿是憤怒的神采。

  李純兒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故,急的滿頭是汗,忽然想到自己剛剛流產不久,不禁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整個會場都亂套了,李家人急忙的帶著李純兒去了醫院。

  薑昊善趕到的時候,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結束了,江月朝他比了個OK的手勢,而楚離卻好像沒有看到他一般,從他身邊走過。

  薑昊善很想拉住楚離,但是他卻不能,這裏記者太多了,要是被電視機前的洛柔看到,她受到刺激,在作出什麽過激的事情。

  楚離苦澀一笑,他終究顧慮太多,既然如此,她替他做抉擇。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七十三章 昊善哥,這一次你該…

  李純兒故意傷害的事情算是過去了,李純兒因為誣陷罪名,被判拘留十五天,但事考慮到她還在小月子期間,就判她保釋在家了。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情揮不盡 惹魔上身:億萬總裁要定你 惹火前妻,乖乖躺好 據為己有(高幹) 閃婚剩女 複仇少爺囚寵奴 糾纏 豪門戀:首席的契約寵兒 市長夫人(政要夫人) 我的極品總裁 總裁女人你好狠 夜色豪門:總裁,別太壞 一寵成癮:萌妻養嬌嬌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奉孕成婚,醫生請別靠近我 盛世婚寵:嬌妻,餘生多指教 軍門霸愛:嬌妻休想逃 惡魔軍官,放我走 錯惹古板總裁 總裁尚未婚 臥底軍婚 老公,滾遠點 老婆,跟我回家 霸情總裁宅女妻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奪情總裁:豪門老公不及格 總裁天價囚愛小嬌妻 男神1001式蜜愛:老婆,乖 軍少的異能教官妻 啞巴小新娘:總裁的逃妻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