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37節

  “許醫生還是回去好好實踐吧,不然下一次手術的時候在出意外,還不知有多少病人的生命葬送在你的手中。”

  “你,楚離,你不要囂張,你哭的日子這就來了,你以為薑昊善真的愛你?要是愛你他怎麽會丟下你去找洛柔。”許芸說完就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楚離落寞的回到病房,拿著行李就往外走,就在剛剛走出病房的時候,感覺手上一輕,一抬頭就看到高煜出現在門口。

  “你怎麽在這裏?”楚離有些意外。

  “你出院,我怎麽可能不過來。”高煜溫和一笑,那笑容依舊帶著融化冰雪的溫暖。

  “送我回家吧。”楚離無力的說著,兩個人剛剛來到醫院大廳的時候,一輛急救車停在了大門口,醫生和護士推著可移動床快速的朝著急診室衝了過去,薑昊善緊緊地拉著洛柔的手,就在和楚離擦肩而過的時候,都沒有發現楚離的存在。

  楚離心中苦澀,就在那一刹那,她很想拉著薑昊善,但是她緊握拳頭控製住了。

  “阿離……”高煜看著楚離眼眸中滿是心疼。

  “我們走吧。”楚離什麽都沒有說,朝著醫院外走去,高煜無奈的歎了口氣,追著她的腳步而去。

  薑昊善在急救室外等候,沒有想到洛柔會這麽傻,做出這樣決絕的事情。

  安嫻雅不住地哭著,薑昊善看到心中自責。

  “伯母,對不起是我沒有處理好我們的關係。”

  “昊善啊,你要是不愛我們柔柔,當初就不該招惹她,這下子可好了,要是柔柔有什麽事情,你要我怎麽跟她爸爸交代啊?”安嫻雅不住地掉著眼淚,洛天浩去國外開會,根本就不知道洛柔吃藥自殺的事情。

  “對不起。”薑昊善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對不起,對不起有什麽用,要是我柔柔有什麽三長兩短,你讓我怎麽活。”安嫻雅眼淚不住地掉著,她快急死了。

  一個小時之後,急救室的門打開了,醫生從裏麵走了出來。

  “醫生,我女兒怎麽樣了?”安嫻雅急忙的衝過去拉著醫生的手問著。

  “洛太太您放心,我們已經給洛小姐洗了胃,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了。”聽了醫生的話,安嫻雅才放下了心。

  就在這個時候,護士推著洛柔出來了,薑昊善看到臉色蒼白的洛柔,心裏終是不忍心的。

  到了病房,薑昊善沒有離開,洛柔是因為她才吃藥的,他看不到洛柔平安的醒過來,他始終無法放心。

  等他想起楚離的時候,再去病房已經人去屋空。

  他急忙的給楚離打去了電話。

  “阿離,對不起,柔柔才脫離危險,抱歉了。”薑昊善不住地說著對不起的話,楚離苦澀一笑。

  “沒關係,你照顧她好了,我很忙,晚些在說。”楚離說完掛斷了電話,一臉的落寞。

  高煜看到楚離那失落的樣子,心中隱隱的泛著一絲痛苦。

  “阿離,你要表達自己的不滿,都說矯情的女人最幸福,你要讓她知道你的底線。”高煜苦口婆心的說著。

  “高煜,你知道,三年前我就不會矯情了,隨緣吧,是我的終究跑不掉。”楚離沒有想到幸福會這樣的短暫,更讓她意外的是,洛柔會選擇自殺。

  “阿離……”高煜已經不知道該怎麽勸說她了,滿眼心疼的看著她。

  “好了,我要去工作了,很久沒有工作,兩邊都需要去處理,改天在聊。”楚離說著和高煜再見,先去了公司處理了一些緊急文件,就回到法醫部加班。

  一連三天,兩個人都沒有聯係彼此,一切好像回到了三年中不曾聯絡得那段時間,楚離不禁苦笑,難道那短暫的幸福不過是一場夢。

  她清楚的很,想要和薑昊善走到一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卻沒有想到會這樣的不容易。

  洛柔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劍豪昊善就陪在床邊,不禁哽咽出聲。

  “昊善哥,對不起,我好難受,我心好痛,我做不到放下你,如果死可以解脫,就讓我死了算了。”洛柔哽咽著說著。

  “柔柔,你這是何苦?”薑昊善無奈的歎息,是他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也是他太急於和楚離在一起,而忽略了洛柔的感受。

  “昊善哥,你去找阿離吧,我沒事了。”洛柔善解人意的說著,不過是以退為進。

  “柔柔啊,你怎麽這個時候了還這麽善良,為別人著想,你要是不在了,你要媽媽可怎麽活。”安嫻雅從外麵進來看到洛柔醒了,不禁哽咽著說著。

  “昊善啊,柔柔死過一次了,你不要在刺激她了好嗎?既然你們之前要訂婚了,你們還是有感情的,你可憐可憐我的柔柔好不好?”安嫻雅哀求著薑昊善。

  一時間薑昊善為難了,一麵是陪了他三年的洛柔,一麵是心愛的楚離,他該如何抉擇?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六十八章 李純兒流產

  “媽媽,你不要為難昊善哥了,我知道你心裏還有阿離,你去找阿離好了,我沒關係的,以後我再也不會犯傻了,祝你們幸福。”洛柔說著眼淚不住地掉了下來,那可憐楚楚的樣子,更是讓薑昊善說決絕的話。

  “昊善啊,你不要在傷害我柔柔了好嗎?就算我求你了好嗎?我就這麽一個女兒,難道你真的要讓我們白發人送黑發人才開心是嗎?”安嫻雅看著薑昊善氣憤的質問著。

  “伯母,我……”一時間薑昊善真的為難了,縱使他縱橫商場無往不利,但是麵對兩個女人,他真的犯了難。

  “媽,你要是在逼著昊善哥,我就死在你麵前?”洛柔說著拔下了手上的輸液器,激動地把針頭放在了脖頸大動脈處。

  “柔柔,你不要犯傻啊,爸爸媽媽就你一個女兒,你不要丟下媽媽啊?”安嫻雅看到洛柔激動地情緒,將你的安撫,她不住的推搡著薑昊善,讓他說話。

  薑昊善看到情緒激動地洛柔心中痛苦,他不過是想著和楚離在一起,怎麽就這麽費勁。

  “昊善哥,我知道你愛的人是阿離,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為難的,昊善哥,我愛你。”洛柔說著就將手中的輸液的針就要朝著大動脈上刺去。

  “薑昊善,難道你真的要看到我女兒沒了命才安心嗎?我女兒那麽愛你,難道你就看不到是嗎?為了你她連命都不要了,薑昊善,你好狠毒的心思。”安嫻雅氣憤的拉著薑昊善的大聲地吼著,哪裏還有貴婦的樣子。

  就在洛柔手中的針頭刺激皮膚的時候,血珠頓時豎著白皙的脖頸往下流。

  “柔柔,不要做傻事,我不會在丟下你了。”薑昊善無奈的開口,他始終無法做到狠心絕情。

  門口的許芸在聽到薑昊善的話的時候,嘴角不禁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洛柔,果然夠手段。”說著她轉身離開了,她來辦公室,將門鎖好,拿出一部新的手機給雜誌社撥打了電話。

  “我要爆料。”

  ……

  隔天早上,滿世界都是薑昊善向洛柔深情表白的新聞,劈天蓋地的就在整個S市傳開了。

  楚離看著報紙,心中苦澀,看著手指上的戒指,不禁覺得那樣的可笑。

  薑昊善在看到報紙的時候,看到洛柔正在睡著,起身就去衛生間給楚離打去了電話。

  “阿離,你不要相信報紙,我愛的人始終是你,你要相信我,昨天情況真的很緊急。”

  “薑昊善,我們分開了三年,中間相隔了太多的東西,我們回不去了,如果這是你的選擇,我尊重你,隻希望以後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楚離說完就掛斷了電話,直接就關了機。

  花蕊看到報紙,一進到法醫部就看到楚離失神的看著窗外,平時一向呱噪的花蕊這一刻沉默了。

  本以為她會得到幸福,但是卻不想一切都是曇花一現的燦爛。

  “師父,你沒事吧?”花蕊擔心的看著楚離。

  “沒事,開工吧。”楚離看著花蕊勉強扯出一抹笑容,起身朝著解剖室走了過去,隻有工作能夠讓她忘記現實的痛苦。

  等他們忙完的時候,天已經大黑了。

  楚離剛剛走出刑警隊的大門,就看到高煜的車子停在門口。

  夢馨兒看到楚離出來了,急忙得跑了過來。

  “阿離,這明顯就是洛柔那賤人使的苦肉計。”夢馨兒氣呼呼的說著,大有要衝過去揍洛柔的架勢。

  “馨兒,沒用的,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就算著一招是洛柔的苦肉計,但是卻還是最好用的計謀,她就篤定了薑昊善還是顧念著她陪伴他三年的感情的。

  “好了,有功夫生氣,不如陪我喝一杯來的實在。”楚離說著直接就坐進了高煜的車子中,今晚注定會醉,她的車就扔在刑警隊好了。

  三個人坐在餐廳中,看著滿桌子的菜,楚離突然沒有了胃口,隻是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酒。

  “阿離,來幹杯,看你這麽難受,我就好難受,我也得用酒來緩解一下心裏的痛苦。”夢馨兒說著和楚離碰杯,很快酒量不行的夢馨兒就倒在了沙發上。

  “阿離,我想送馨兒回家,等一下我在回來接你。”高煜說著就抱著夢馨兒離開了。

  楚離看著兩人的背影,苦澀一笑,愛情就像罌粟花,帶著致命的芳香讓人沉醉其中無法自拔,而她三年前投入一次,傷的體無完膚,依舊死心不改的在一次投入了薑昊善的懷抱,結果又一次被他無奈的放棄。

  眼淚順著楚離的臉頰滑落,李純兒和家人吃過飯剛好看到楚離坐在那裏買醉的樣子,想到洛柔訂婚宴上,她和高煜走的很近的樣子,不禁心中妒忌,這個時候剛好是補刀的時候。

  “我就說你得意不了多久吧?怎麽樣?被心愛人拋棄的你感覺好嗎?讓你破壞柔柔的感情,現在遭報應了吧?這下子你該清楚,薑昊善對你不過是玩玩,也許就是報複你三年前的不守婦道,其實他心裏愛的人還是柔柔。”李純兒是洛柔的閨蜜,對於他們的事情自然知道的清楚詳細。

  楚離聽到她的話,冷冷一笑。

  “我的事要你管?”楚離往椅子上依靠,端著酒杯輕輕搖晃,看著裏麵猩紅的酒液不斷搖曳,人家喝酒為解憂,而她確實為了麻痹心中的痛楚。

  “你不要一副盛氣淩人的樣子,三年前你是原配不錯,但是三年後,你就是第三者,破壞別人感情的小三。”李純兒越說越激動,拿起桌子上的紅酒瓶子就朝著楚離的頭上打了過去。

  楚離冷笑著看著她,一動不動,就在酒瓶就要打到頭上的時候,一把抓住了酒瓶,隻見她朝著李純兒冷豔一笑,手中端著的紅酒就朝著李純兒的頭上潑了過去。

  “啊……楚離,你個賤人,你找死。”李純兒氣的尖叫出聲,抬手就朝著楚離打了過去。

  楚離依舊穩如泰山的坐在那裏,抬腳朝著李純兒腿上踹去,她腳下一個趔趄就朝著後麵跌去。

  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過來找事兒,這不是找打嗎?

  “啊,我肚子好痛。”李純兒尖叫出聲,她潔白的裙子下麵豔紅一片,血腥味彌漫在楚離鼻子間,她竟然懷孕了,她還踹了她。

  她真的醉了,迷蒙著眼鏡努力看去,好像看到了高煜抱著李純兒離開的背影。

  而她感覺身子一輕,熟悉的味道傳來,她緊緊的抱著薑昊善,不舍得放開。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六十九章

  早上楚離醒過來的時候感覺頭疼的要命,她從房間中出來,就看到宋時暮在客廳的而沙發上蜷縮著。

  原來昨天晚上還是宋時暮送她回來的,她還以為是薑昊善呢。

  “哎,這都幾點了,你還不起來上班?”楚離看了看時間已經早上九點半了。

  宋時暮聽到楚離的說話上,猛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阿離,這次你又惹禍了。”宋時暮擔心的看著她說著。

  “你要是沒睡醒就接著睡,不要給我念咒啊。”楚離翻了個白眼兒看著宋時暮說著。

  “真的,你都不記得昨天晚上在酒店你一個佛山無影腳,就把人家給踹流產的事情?”宋時暮提醒的說著,他真是為楚離操碎心了。

  平時很有分寸的人怎麽會突然變的那麽激動。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惹魔上身:億萬總裁要定你 惹火前妻,乖乖躺好 據為己有(高幹) 閃婚剩女 複仇少爺囚寵奴 糾纏 豪門戀:首席的契約寵兒 市長夫人(政要夫人) 我的極品總裁 總裁女人你好狠 夜色豪門:總裁,別太壞 一寵成癮:萌妻養嬌嬌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奉孕成婚,醫生請別靠近我 盛世婚寵:嬌妻,餘生多指教 軍門霸愛:嬌妻休想逃 惡魔軍官,放我走 錯惹古板總裁 總裁尚未婚 臥底軍婚 老公,滾遠點 老婆,跟我回家 霸情總裁宅女妻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奪情總裁:豪門老公不及格 總裁天價囚愛小嬌妻 男神1001式蜜愛:老婆,乖 軍少的異能教官妻 啞巴小新娘:總裁的逃妻 軍少老公悄悄愛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