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4節

  薑昊善看到楚離莫不關心的樣子,心中頓時浮上一絲憤怒。

  “好,在哪裏,我去接你。”說完他就拿著西裝離開了。

  楚離打開水龍頭,溫熱的水順著頭頂滑落,她的思緒卻沒有在洗澡上,洛柔也回來了,看來她想要的平靜徹底的要結束了。

  她搖了搖頭,快速的洗了澡,出了浴室。

  今晚薑昊善該不回來了吧,她叫了外賣,看著天色也不早了,早早就躺下,明天早去去刑警隊處理落水屍體的事情。

  薑昊善和洛柔吃過了飯,將洛柔送回了家,就讓司機開車回去了。

  洛柔進門之後,並沒有回去休息,而是開車小心地跟在薑昊善車子的後麵。

  她一路未遂,在看到薑昊善進到楚離居住的小區的時候,不禁氣憤的踩刹車將車子停在路邊,她用力的捶打著方向盤,沒有想到當年發生那麽多事情,他還會過來找楚離。

  “楚離,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是不會讓你就這樣破壞了的。”洛柔惡狠狠地說著,一打方向盤離開了。

  楚離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聽到開門的聲音,她警惕的從床上做了起來,顧不得穿鞋子,下地拿起放在一邊的棒球棍小心的朝著門口走去。

  薑昊善打開門進到房間中,就感覺一道勁風襲來,他快速上前一步,一把就抓住了楚離揮著棒球棍的手腕,因為動作過快,楚離被他撞的倒退了好幾步,直到身子貼到了牆上才停住。

  楚離抬頭看著薑昊善,不禁鬆了一口氣,但是在看到兩人的處境的時候,不禁有些尷尬。

  “時間不早了,我去睡覺。”說完楚離就想要掙開薑昊善抓著的手,但是卻沒有掙開。

  兩個人身體貼著身體,薑昊善能夠清晰地感覺到楚離胸前的柔軟,三年的時間,他拒絕任何女人的靠近,就連洛柔也不曾拉過手,他以為自己廢了,但是卻不想不是他不行,而是沒有遇到對的人。

  麵對眼前的楚離,他竟然有了反應,薑昊善很厭惡這樣的自己,麵對仇人卻有了生理反應,他冷冷的瞪了一眼楚離,鬆開手朝著房間中走去。

  楚離感覺莫名其妙,推門進到房間去拿被子枕頭準備睡沙發。

  一打開門,就看到薑昊善正在脫衣服,骨節分明的手一粒一粒的解著扣子。

  “怎麽?難道刑警隊的警察都無法滿足你?還是你根本就無法忘記曾經我給你帶來的銷魂感覺?”薑昊善看著楚離不屑的說著。

  楚離瞪了他一眼走到衣櫃邊拿出被子和枕頭就出了房間,一道門隔開了兩個人,將兩個人阻攔在兩個世界。

  薑昊善去浴室洗了澡,回來經過客廳的時候,就看到楚離已經睡著了,看著她那張無害的臉,他不由自主的頓住腳步站在那裏看著。

  想到她做的事情,他不禁厭惡著這樣的自己,好了傷疤就忘了疼。

  半夜狂風大作,密集的雨點打在窗子上,楚離從一陣隱隱的疼痛中醒來,手臂上子彈打過的地方,因為傷到了骨頭成為了她一輩子的舊傷。

  每到陰天下雨都會異常的難受,酸痛的感覺好像羽毛撓心一般,不讓人特別疼,卻很折磨。

  她起身朝著房間走去,想著吃些藥來緩解。

  門打開,房間中黑漆漆的,她抬手打開燈,朝著床頭櫃走去。

  薑昊善被一陣明亮的燈光晃醒,迷迷糊糊的坐起身看到坐在床邊的楚離,他控製不住的撲身過去將她抱在了懷中。

  他完全當是在做夢,現實中無法實現的事情,就讓他在夢裏盡情的擁抱一下她吧。

  無法釋懷的恨另一邊便是深沉的愛,就算兩個人都不承認,但是他們卻真是的愛著對方,不然也不會離婚三年還沒有各自成家。

  緊緊一個擁抱,給了兩個孤獨的靈魂太多的慰藉,那份思念好像跨越了時間的跨度,將兩個人帶回到了所有事情沒有發生之前。

  楚離的眼睛漸漸濕潤了,淚水氤氳了她的雙眼,原來她還這樣期待這個懷抱。

  薑昊善緊緊的抱著她,楚離沒有掙紮,她告訴自己,就這一次,她真的太累了。

  盡管手臂上依舊酸痛,但是也許是摟著薑昊善,他溫熱的體溫漸漸地緩解了手臂上磨人的感覺,困意襲來,她沉沉的睡著了。

  窗外,狂風大作,大雨傾盆,三年來第一次,楚離牆上的地方沒有折磨的她整夜失眠痛苦。

  而床上的兩個人,緊緊的擁抱著彼此,不管是自我的放縱還是自以為在夢中,兩個彼此傷害卻又彼此相愛的人,在這一刻誰都不想放開彼此。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七章 送早餐

  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窗子照射進房間中的時候,薑昊善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想要抬手去擋住刺眼的陽光,但是卻感覺被什麽壓住了。

  他轉過頭一看,就看到楚離正窩在他的懷中安靜的睡著,長長的睫毛在她的臉上投下一片陰影,一瞬間,讓薑昊善感覺好像回到了三年前他們那段幸福的時光。

  每一天早上醒來看到懷中人兒的睡顏,即使工作再累,他也覺得很幸福,但是……

  楚離動了動,好像要醒過來的樣子,薑昊善急忙的躺下,閉上眼睛裝睡,楚離抬手想要伸懶腰,但是卻摸到了一個光裸的上身,手心中傳來溫熱的體溫還伴隨著強勁而規律的心跳聲。

  她猛然睜開眼睛,在看到薑昊善那小麥色的胸膛的時候,頓時大腦一瞬間的當機,這是怎麽回事?

  她小心地下床嗎,想要裝作什麽都沒有發生一般的離開,就在她的腳剛剛沾地的時候,身後就傳來了薑昊善低沉而充滿磁性的嗓音。

  “你怎麽在這裏?”楚離身子一僵,但是隨即恢複了冷靜,轉頭看著薑昊善。

  “這裏是我家,我為什麽不能在這裏?”說完她朝著衣櫃走去,拿著衣服就去了浴室,看看時間已經七點半了,她竟然起晚了,快速的洗了澡,頭發都顧不得吹,就拿著公司包離開了家。

  薑昊善看著她雖然著急,但是依舊有條不紊的樣子,什麽都沒有說,看著她比三年前還要消瘦的身形,他不禁眸色深沉,早上起晚了就不吃早飯了?

  有的人就是這樣,明明自己做不到,但是卻還要挑別人的毛病。

  他起身換了身衣服,跟著出了門,買了早餐直接開車去了刑警隊,既然要讓她重新愛上他,那麽該做的還是要做的。

  刑警隊畢竟不是什麽人都能夠進去的地方,薑昊善拿著早餐站在門口不知道怎麽送進去的時候,剛好花蕊走了過來。

  花蕊在看到薑昊善的時候,不禁驚得合不攏嘴,天哪,這不是頂級鑽石王老五嗎?怎麽會在他們這邊?難道有刑事案件?

  人的職業病真的是一件要命的事兒,薑昊善一轉頭就看到了花蕊,晨光之中,柔和的陽光給薑昊善打上了一層聖潔的光芒,讓花癡病晚期的花蕊看的簡直移不開眼睛。

  薑昊善一眼就認出了花蕊是楚離的徒弟,不禁勾唇一笑,走到花蕊跟前。

  “能麻煩你件事情嗎?”在花蕊的眼中,薑昊善簡直就是上帝最完美的產物,她眼神迷離的看著他,薑昊善不禁一陣煩躁,這楚離身邊的都是些什麽人?

  一個半夜總是騷擾她的宋時暮,這又來了一個隻會犯花癡的徒弟。

  “可以,可以,您有什麽事情直接說就好了。”花蕊忽然意識到自己表現得太不矜持了,急忙的收斂心神恢複到正常的樣子看著薑昊善說著。

  “能不能幫我把早餐給楚離帶進去?”薑昊善說著將早餐遞到了花蕊的跟前。

  花蕊看到眼前的三大包簡直不敢相信,確定這是送給她師父一個人的?

  “沒問題。”花蕊接過早餐,薑昊善直接開車走人了。

  “好帥啊。”花蕊目送薑昊善車子都看不到影子了,要不是宋時暮放他回神,估計就隻要在這風吹日曬成望夫石了。

  花蕊回過神來尖叫著提著三個大袋子衝進了法醫部。

  “師父,師父出大事了。”

  楚離正在給腐屍做屍檢,聽到花蕊的叫聲,以為是又有案子了,剛好腐屍的檢查做完了,她脫下手套,丟盡了一邊的垃圾桶中,走到水池邊洗了手,才走出去看著花蕊,示意她說出了什麽事。

  “師父,薑昊善過來給您送早餐了。”花蕊說著指了指放在一邊桌子上的三大包吃的。

  楚離撇頭看了一眼,神色依舊淡然,走到一邊從公事包中拿出來的時候買的三明治慢慢的吃了起來。

  “師父,您怎麽這麽屌,薑昊善誒,一個鑽戒就好幾千萬的大總裁,您怎麽都不夾一眼,真是視錢財如糞土。”花蕊已經不知道該怎麽形容楚離了,就是佩服五體投地,要是換成別人估計早就尖叫炫耀了,但是她這樣也太淡定了吧。

  果然是她師父,無形之中,楚離在花蕊心中的形象更加的高大上了。

  “吃飯了嗎?”楚離忽然看著花蕊說著。

  “沒吃。”花蕊聽到她這樣問,不禁洗出往外,眼神更是不懷好意的瞄著薑昊善帶來的三大包。

  “拿去和刑警隊的兄弟吃吧。”楚離說完話,花蕊就衝了過來,拿著東西又衝了出去。

  “吃完回來善後。”停屍台上那具腐屍還沒收好,她要打報告,更何況有徒弟師父何必操勞。

  楚離打完了報告,就來到宋時暮辦公室。

  “宋隊,有新發現,碎屍和腐屍是血親,並且腐屍剛剛生產不久,但是身體中存有大量的毒鼠強,殺害女人的人很有可能就在西平工廠附近,我的落水不是意外。”楚離將檢測的結果告訴了宋時暮。

  這個答案讓宋時暮萬分驚訝。

  “不是意外?誰會對一個剛剛生產過後的女人下毒手,更是殘忍的將她的親人給肢解了呢?還敢當著那麽多人的麵加害法醫?”一大堆的問題縈繞在宋時暮的腦海中,一時間無解。

  “下午死者的DNA就會比對出來,相信到時候抓到凶手就不遠了。”楚離將兩個死者的DNA放倒了全國聯網的DNA庫中,相信很快就會就會有結果。

  “這兩起案子在本市造成的影響很大,上麵要我們盡快的找到凶手,我們壓力很大,一刀,我現在才發現沒有你我真不行。”就在宋時暮說這話的時候,薑昊善和洛柔推門走了進來,剛好聽到了宋時暮對楚離的話。

  薑昊善頓時眸色深沉,整個人周身的氣壓都降下來好幾度,而洛柔則是冷冷一笑,本來她還想要設計楚離和別的男人走的很近的景象呢,沒有想到老天都在幫助她,她什麽都不用做,就有人衝鋒陷陣。

  “真是沒有想到,警察局也成了談情說愛的地方。”薑昊善冷言諷刺的說著。

  “薑先生這裏是警察局,您有什麽事情嗎?”宋時暮想本能的將楚離護在身後看著薑昊善問著。

  薑昊善看著宋時暮的動作,臉色更加的冰冷,洛柔感受到了他情緒的變化,眼眸中快速的閃過一抹憤恨,但是隨即被她掩飾在了眼底。

  “宋警官,我們是過來提供線索的。”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八章 答應訂婚

  洛柔的站出來打圓場,不然看著薑昊善的顏色,估計是要和宋時暮打起來,洛柔的話很輕易的就吸引了宋時暮和楚離的注意。

  “我們這邊談。”宋時暮將洛柔帶到了一邊,那樣子完全忽視了薑昊善的存在,好像他就是空氣一般。

  再給洛柔做了筆錄之後,案件瞬間變得明朗起來。

  “一刀,我們去抓人。”宋時暮在看過洛柔的筆錄之後,看著楚離興奮地說著。

  楚離點了點頭,就跟著宋時暮往外走,但是就在經過薑昊善身邊的時候被他一把給拉住了手腕。

  “你們大男人去抓壞人,帶著個女人幹什麽?”薑昊善挑釁的看著宋時暮說著。

  “你不要鬧了,我要去取嫌疑人的DNA,這是我的工作。”楚離說完從薑昊善的手中掙開,跟著宋時暮離開了。

  薑昊善看著和宋時暮並肩離開的楚離,氣憤的握緊了拳頭,洛柔看著薑昊善的樣子,神色凜然,幸好她回來的早,不然恐怕他們兩個人又會舊情複燃。

  沒有出勤的警員看到薑昊善不善的臉色,走過來說著感激他們提供線索的話,將兩人送出了刑警隊。

  就在兩人出來的時候,看到楚離提著工具箱坐著宋時暮的車子離開的樣子。

  “阿離變得很不一樣了呢。”洛柔看著楚離說著。

  薑昊善恨不得將宋時暮的車子看穿,該死的,在麵對別的男人的時候語氣那樣的緩和,看他卻冷冰冰的,想到宋時暮那句,我沒有不行的話,他就抓狂的想揍人。

  洛柔將許久都沒有得到薑昊善的回應,一抬頭就看到薑昊善那氣憤的樣子,原來他對她還是有感情的,不過她不會讓他們兩個人在走到一起的。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少將寵妻日常 我們都辜負了愛 無處可逃(作者:孟子曰) 城池 難歡屢愛 小媳婦(作者:女媧) 朱三小姐 大BOSS和我的悲喜錄 花滿枝椏(原名:莫愁) 軍妝國婚 先婚厚愛,總裁情深入骨 寵婚難為 億萬前妻不二嫁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小嬌妻 肥宅太太 顧先生,求別撩! 婚後纏綿:老公是餓狼 非格調行為指南 梟寵靈師紈絝妻 豐滿不給力 獨寵嬌憨小兔 枕旁的陌生人 昧寵(高幹) 念念不忘(高幹文) 誰的等待,恰逢花開 指末的幸福 智鬥(出版書) 重生之女王糖心 無雨無晴(高幹文)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