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28節

  “路叔叔啊,他去打開水了,說等你醒過來給你擦臉用,媽,這個路叔叔和你關係不一般哦?”楚歌看到白玉蘭沒事了,不禁有了開玩笑的心情。

  白玉蘭聽到他沒事,不禁整個人瞬間失去了求生的意識,但是想到楚歌,她不能讓她受到他的威脅,就算是死,她也要拿著路程一起。

  “哦,歌兒呀,他沒有跟你說什麽奇怪的話吧?”白玉蘭試探的問著。

  “沒有,不過他說他追求你很久了,你都不答應,媽,這樣專情的好男人已經不多了,你要好好珍惜啊。”楚歌挑著眉看著白玉蘭說著。

  白玉蘭聽到尷尬的笑了笑,他沒有胡說就好。

  “歌兒,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好了,你媽媽這邊我來照顧就好了。”路程推門走了進來,看著楚歌微微一笑,語氣中滿是誠懇,任誰都看不出他是那樣的無恥狡詐之圖。

  白玉蘭本想著要提醒楚歌小心路程的,但是卻被他突然打斷,隻能下次找機會在告訴楚歌。

  “好,那就麻煩路叔叔了。”楚歌說完起身就朝著病房門口走去,在經過路程身邊的時候,還對他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白玉蘭看到不禁心中焦急,楚歌就是單純,眼前的人就是豺狼虎豹,她竟然都看不出來。

  “就在楚歌離開之後,路程走過去就將病房的門給從裏麵鎖上了,他再轉過身的好時候,眼膜中的溫和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憤怒。

  他快步走到床邊,抬手就甩了白玉蘭兩個耳光。

  白玉蘭隻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腦子暈暈的,剛剛出了車禍,就承受他用足了力氣的一巴掌,頭腦中一陣暈眩傳來,她好想就這樣暈過去算了。

  “白玉蘭你要是暈過去了,我就去找人去好好伺候伺候楚歌?”男子邪魅的話在白玉蘭耳邊響起,白玉蘭瞬間睜開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路程。

  “你就是個瘋子,她可是你……”白玉蘭沒有將話說完就被路程用力的掐住了脖子。

  “剛剛你拔掉我氧氣的時候,幸好我是健康的,裝一下就好了,不過你剛剛出了車禍,我也想讓你體驗一下那種窒息的感覺。”路程說著手上加重了力氣。

  白玉蘭頓時漲紅了臉,肺好像要炸裂了一般的疼著。

  “不要殺我,你要什麽我都給你。”白玉蘭咬牙說出這話,她不能死,她怕自己死了之後,路程過去威脅楚歌。

  “好啊,我就在相信你一回,趕緊給我湊到一千萬,不然我就把楚歌賣到賭場,到時候就算你有錢也贖不出來。”路程威脅的說著。

  白玉蘭沒有想到他會瘋狂到這樣的地步,為了錢,竟然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放過。

  路程鬆開了手,白玉蘭就好像要渴死的魚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你最好乖乖聽話,不然看我怎麽玩死你們母女?”路程說著走到衛生間,拿出一個塑料盆接了些涼水就出來了。

  他又倒了些熱水,將毛巾浸濕就開始給白玉蘭擦臉和手。

  也許男人天生皮糙肉厚,根本感覺不到水溫過熱,但是那滾燙的毛巾放到白玉蘭臉上的時候,她頓時被燙的倒吸了一口氣。

  路程眼眸中閃過一絲懲罰的快感,他低頭在白玉蘭耳邊小聲的說著。

  “你就慢慢享受吧。”白玉蘭頓時感覺後背一陣冒涼風,她怎麽會招惹這樣的惡魔,就在他一次次跟她索要錢財的時候,她就該看清楚他的麵目的,但是她卻現在才看透她,如今她用楚歌威脅她,她真的不敢輕舉妄動了。

  ……

  自從那次的爆炸事件之後,薑昊善和楚離的感情急劇升溫,這天薑昊善來到楚離的辦公室,直接就坐到了她的辦公桌上。

  “薑太太怎麽這麽忙?忙到連看你帥氣老公一眼的時間都沒有。”薑昊善不禁抱怨的說著。

  楚離聽到不禁覺得好笑,最近薑昊善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矯情的很。

  “等我把手上的文件看完。”楚離淡淡的說著,眼睛根本就沒有從文件上挪開。

  薑昊善一把就扯過了她手中的文件,丟在了一邊。

  “有江月在,你就放心簽字好了,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好好陪陪你老公。”薑昊善說著走到楚離身邊,將她的椅子轉到一邊,他長腿一邁就坐到了楚離的腿上。

  “你要幹什麽?這是在公司?”楚離已經服了薑昊善,秀恩愛也是要分場合的好不好?

  “既然你都不主動,我自然要主動一些。”薑昊善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抬手環上了楚離的脖子,低頭就吻了上去。

  這樣的姿勢實在是太怪異,楚離有些適應不了,他們兩個人是不是換了個?

  薑昊善為了不壓疼楚離的腿,兩腳踩在地上支撐著自己,沒辦法人家大長腿就是任性。

  楚離絲毫感覺不到壓力,就在她走神的時候,薑昊善輕輕地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她刺痛的看著薑昊善,不知道他那根神經有搭錯了。

  “接吻的時候認真一些,是對我最大的尊重。”楚離聽了不禁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兒。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人用力的踢開了。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五十二章 楚總,要不要考慮包…

  薑昊善好事被打斷,頓時臉色不善的朝著門口邊看去,就看到楚歌怒氣衝衝的走了進來。

  楚歌沒有想到薑昊善也在,頓時有些驚訝的愣在了那裏,但是想到醫院站的白玉蘭,她心中的怒火就好像燎原的野火,瞬間就燃燒起來。

  “楚離,你不是死了嗎?怎麽會突然回來,就是因為你這個掃把星回來了,我媽都住進醫院了?”楚歌說著就哭了起來,就在她知道白玉蘭出車禍的時候,她感覺天都塌了,要是沒有白玉蘭,她真的不敢想象以後的生活會是什麽樣子的。

  “你倒是很希望我死了呢?不過讓你失望了,天理昭昭報應不爽,你要是以後還想有錢花,最好不要過來招惹我。”楚離看著她威脅的說著。

  薑昊善安靜的坐在一邊,他就喜歡看她霸氣的樣子,隻要這股霸氣不是衝著他的就好。

  “你什麽意思?你說我媽住院是報應是嗎?”楚歌氣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江月走了進來,看著楚離抱歉的說著。

  “對不起,楚總,剛剛我下去送文件,沒注意楚小姐會過來。”

  “沒關係,你去忙。”楚離無所謂的說著,楚歌根本就是個胸大無腦的,隻是白玉蘭住院了,什麽時候的事情?

  “楚離你不想想爸爸去世之後是誰照顧你,要是沒有我媽?你沒準早就餓死了。”楚歌看著楚離大聲地吼著。

  “我怎麽會忘記你們是怎麽對我的?你們吃肉,我連湯都喝不上,要不是你們,我怎麽會從家裏搬出去,早早的就打工養活自己?”楚離看著楚歌諷刺的說著,她從來不抱怨自己的命運,但是卻覺得很可笑,她們母女搶走了本該屬於她的一切,現在還過來讓她感恩戴德的去感謝她們。

  “楚歌,你救救媽媽吧,她車禍撞的很嚴重,我真的沒有錢了,你不能見死不救啊,我們是親人啊。”楚歌哭號出聲,就在她離開醫院不久的時候就接到了路程的電話,說他沒有多少錢了,公司要倒閉,現在連白玉蘭後續的醫藥費都拿不出來了,希望她想想辦法。

  “現在跟我說是親人了?每一次用到我的時候我是你姐姐了,用不到我的時候,我就是你們的絆腳石?楚歌,人活的不要太現實?”楚離冷冷的看著楚歌諷刺著。

  楚歌看到她說了半天楚離都沒有要拿錢的意思,頓時氣憤的一跺腳,就離開了。

  “她不是在說謊。”薑昊善總結的說著。

  “我知道,等下我過去醫院看看。”就算楚離嘴上說的再狠,心還是軟的。

  “我帶你過去。”薑昊善說完就起身朝著楚離走了過來。

  “你要幹什麽?”楚離防備的看著他問著。

  “剛剛挺好的情緒被打斷,我們繼續。”薑昊善說著噘著嘴朝著楚離親了過來。

  楚離看到他抬手抓起了辦公桌上的文件夾,就擋在了他的嘴唇上。

  “你怎麽這麽討厭?真是沒有情調。”薑昊善抱怨的說著,氣呼呼的走到沙發邊坐下,一臉的哀怨,俊臉上寫滿了,你得罪了我的字樣。

  楚離看著這樣的薑昊善不禁好笑,這還是初見時候冷漠如冰的男人嗎?在她麵前賴皮無恥,在別人麵前拒人於千裏之外。

  “你這樣不會精神錯亂嗎?”楚離好奇的問著,這人絕對精神分裂患者?

  楚離看過住時候一份文件,起身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完事兒了?”薑昊善等的都不耐煩了。

  “走吧。”兩人一起出了公司,就朝著醫院而去。

  問過白玉蘭的病房之後,兩個人就趁著電梯上了樓。

  就在來到白玉蘭病房門口的時候,忽然聽到房間中有男人說話的聲音。

  “蘭兒,你最好不要和我耍花招了,不然哪天我心情不好可沒你好果子吃。”路程的聲音透過房門傳了出來。

  就在聽到他說話的一瞬間,楚離竟然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哪裏聽到過他的聲音一般。

  楚離敲了敲門,進到了病房中,她要看看到底是什麽人,和白玉蘭在說話。

  就在她看到路程的時候,這張臉她可以很確定的說,她根本就沒有見過。

  “薑總和楚總一起過來了?”路程急忙的過來和兩人打招呼,白玉蘭子在聽到路程的話之後,就轉頭看了過去,果然楚離和薑昊善出現在病房裏。

  白玉蘭頓時整個人都警惕起來,生怕路程說些什麽話。

  “你認識我們?”薑昊善看著路程冷冷的問著,眼神中滿是探究,眼前的男人眼神躲閃一看就是做了什麽心虛的事情。

  “我在報紙雜誌上經常看到你們?”男子解釋著,額頭上滿是汗水,薑昊善看到他總感覺有些眼熟,但是一時間卻想不起在哪裏看到過。

  “怎麽了?”楚離走到白玉蘭和身邊問著。

  “沒事,就是開車走神撞了。”白玉蘭解釋的說著。

  “沒事就好,讓你女兒最好不要去公司鬧,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氣。”楚離說完就離開了病房,薑昊善在臨走的時候給路程拍了一張相片。

  “這個男人我很眼熟?”薑昊善看著楚離思索著說著。

  “他的聲音我也覺得耳熟,好像在什麽時候聽到過。”楚離走著眉頭仔細的回想著。

  “不要糾結了,我讓文殊去查一下,到時候就有結果了。”薑昊善說著將相片發給了文殊,文殊在看到相片的時候,就認出了男人。

  “這個小白臉你是怎麽認識的?”文殊給薑昊善直接打過來的電話問起。

  “怎麽了,有屁快放?”薑昊善不耐煩的聲音傳來,文殊不禁吐了吐舌頭。

  “這家夥在賭場上是出名了的臭手,這麽多年可是沒少輸錢,聽人說他根本就是個不務正業的混混,被一了有錢人的老婆給包養著才能這麽揮霍,不知道頭上這麽綠的男人出自哪個大戶人家。”文殊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還有這樣的好事兒?楚總,你要不要考慮包養我?”薑昊善懶得再聽文殊說路程的事情,直接就掛斷了電話開始調戲楚離。

  楚離聽到了文殊的話,心中疑惑,看來她要去楚歌那套套話,這個男人和白玉蘭看起來關係就不簡單,一個想法在她的心底躥起,要是包養那個男人的人就是白玉蘭,她一定不會放過她。

  薑昊善看到楚離根本就沒聽到的說話,直接將她推到了牆邊,堵住了她的嘴。

  許久之後,才放開,楚離感覺肺都快被榨幹了,就在她要憋死的時候,薑昊善好像算準備時間一般放開了她。

  “這就是在我麵前走神的後果。”

  :

  喜歡的妹子收藏推薦評價,萬分感謝~麽麽噠~~~

  ☆、第五十三章 洛柔的憤恨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惹魔上身:億萬總裁要定你 惹火前妻,乖乖躺好 據為己有(高幹) 閃婚剩女 複仇少爺囚寵奴 糾纏 豪門戀:首席的契約寵兒 市長夫人(政要夫人) 我的極品總裁 總裁女人你好狠 夜色豪門:總裁,別太壞 一寵成癮:萌妻養嬌嬌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奉孕成婚,醫生請別靠近我 盛世婚寵:嬌妻,餘生多指教 軍門霸愛:嬌妻休想逃 惡魔軍官,放我走 錯惹古板總裁 總裁尚未婚 臥底軍婚 老公,滾遠點 老婆,跟我回家 霸情總裁宅女妻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奪情總裁:豪門老公不及格 總裁天價囚愛小嬌妻 男神1001式蜜愛:老婆,乖 軍少的異能教官妻 啞巴小新娘:總裁的逃妻 軍少老公悄悄愛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