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15節

  風吹著紙灰在天上廢物,好像漫天飛舞的黑蝶,氣憤堅持不下,人們不讓開,楚離也走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警車和消防車開來,高壓水槍打開,直接就撲滅了燃燒著的燒紙。

  警車門打開,警察廳廳長從車子中走了出來。

  麵對憤慨的人們,走到了拘留所門口。

  “大家靜一靜,我來說兩句。”廳長的話瞬間讓所有人安靜了下來。

  “楚離作為優秀的刑偵法醫,一直是我市用於打擊犯罪的一把利刃,作為本事的市民,我想問你們,當變態色魔出現的時候,是誰用縝密的勘察,從蛛絲馬跡中尋找到的線索,從而成功地抓到了這個變態色魔?

  當你們蒙冤的時候,是誰秉持著正義之心,為你們伸冤的,我作為一個從警多年的警察,我佩服一個女人在麵對犯罪時候的嫉惡如仇,更佩服她勇敢堅強的心。

  我不是要為她開脫,而是希望大家能夠理智一些,理性的去看待這件事情,當你蒙冤的時候,有楚離給你們伸冤,而楚離被人誣陷了,誰來為她以證清白?”

  廳長說的義憤填膺,他相信楚離的為人,跟相信他看人的眼光。

  “不公平,你們這是官官相護,你怎麽就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一個男人大聲地吼著。

  “什麽叫官官相護?你的家人犯罪了,就要受到法律的製裁,而你們又有什麽證據證明楚離真的殺人了,在事情沒有明朗之前,我們都要持懷疑態度,去挖掘真相,給清白的人沉冤,讓犯罪的人伏法,此事疑點重重,為了以示公正,所有的調查進程全程公開。”廳長看著圍觀的人大聲的說著。

  楚離沒有想到廳長會親自過來,她聽的出來,他話語中的信任。

  記者就好像嗜血的狼匹,聞風而動,很快的就感到了拘留所門口,平日中極為蕭條的地方,突然門庭若市,熱鬧非凡。

  “廳長,聽您的話,您很確定楚離不是凶手?”

  “廳長,您說這樣的話,會不會有些武斷。”記者們將話筒齊刷刷的舉到廳長身邊。

  “三年前,就在我們決定返聘楚離回來的時候,她就給我開了一個條件,說,要她回來也行,但是她希望我們警方能夠查出當年殺害薑夫人的凶手,試問,那個犯人會根本沒有人懷疑薑夫人去世有異常的情況下要求調查的?

  還有若不是這次的視頻爆出,誰又會提起當年的事情,這是當年楚離在我這裏本案的資料,昨天我聽到這個消息,就從上海特意給過來,百姓們,在守護我們的人被人誣陷的時候,這次就讓我們所有人來,保護她吧。”

  “不公平,就是不公平。”拉橫幅的人大聲地喊著。

  “今天,我用我這一身警服發誓,要是楚離真的是凶手,我這個廳長就辭官。”廳長霸氣的說完轉身走到了楚離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

  “這三年你辛苦了,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下,我等你。”廳長說完轉身離開了。

  楚離怎麽都無法想象,廳長居然會過來,更嗎,誒呦下個電腦他會為她用官職做擔保。

  薑昊善拿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

  “謝謝。”廳長剛剛坐進車子中,聽到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看到是薑昊善感謝的不禁微微一笑。

  “不謝,我隻希望以後你不要讓我失去一個這麽好的手下。”

  薑昊善看到廳長的回複,不禁勾唇一笑。

  圍觀的人漸漸散去了,拉橫幅的因為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警方隻是警告一下就讓她們離開了。

  楚離看都沒看薑昊善,跟著高煜離開了。

  薑昊善看到楚離離開的背影,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

  高煜開這車,透過後視鏡看著坐在後座的楚離。

  “阿離,你知道為什麽廳長會過來嗎?”高煜忽然開口問著楚離。

  “你請過來的?”楚離傾身上前,看著高煜。

  “我剛從國外回來好嗎?都不知道廳長是什麽人,是薑昊善。”

  楚離聽到這個名字,又坐回了位子,陷入了沉思,是他又怎麽樣?

  “阿離,你不要騙自己了,放自己一馬吧。”與其看她這樣冷漠的活的連個人氣都沒有後,他寧願她投入薑昊善的懷抱中,隻要她幸福就好。

  “我自己很好,好了,走吃飯去。”楚離催促著高煜。

  另一邊

  洛柔因為昨天醉酒還在床上睡著,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煩躁的抓起手機接了起來。

  “柔柔,不好了。”李純兒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要死啊,什麽不好了?”洛柔頭疼的要命,不禁煩躁的吼著。

  “廳長用烏紗帽給楚離擔保,她被保釋出來了。”

  “什麽?”洛柔簡直不敢相信,好好地半路竟然殺出個程咬金。

  “柔柔,你自己看看新聞吧。”李純兒說完掛斷了電話,憑什麽洛柔心情不好就和她發脾氣啊。

  洛柔拿過來平板,不用搜索,就出來關於楚離的視頻。

  看過之後,不禁有些擔心。

  這次的事情不好辦了,廳長給楚離做擔保,她也沒有想到楚離三年前就在警方備了案,她該怎麽辦?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勢必是要追查下去了,到時候她該怎麽辦……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二十七章 無家可歸流浪漢,求…

  楚離和高煜在外麵吃了飯,就開車回了家,打開門的一瞬間,她忽然想到以前薑昊善經常會在她打開門的時候衝過來擁抱她,就在那一瞬間楚離心中不禁微微的期待著,但是房間中黑漆漆的,根本就沒有人的影子。

  她苦澀的一笑,打開燈,朝著房間中走了過去,就在打開門的一瞬間,發現總是鋪的平平整整的床上被子淩亂的鋪在床上。

  她朝著床走了過去,看到了床邊的放得整齊的鞋子,他果然在這裏。

  薑昊善蓋著被子睡覺,就在楚離進門的時候,他就醒過來了,隻是懶得動,這幾天為了楚離的事情,他幾乎都沒有怎麽睡覺,在楚離跟高煜離開之後,他就直接開車過來這邊了。

  “你怎麽在這裏?”楚離依舊冷著臉看著他問著。

  “無家可歸流浪漢,求收留。”薑昊善躺在被子中,可憐兮兮的看著楚離。

  “我這裏不是收容所,你要是沒出去,就去救助站。”楚離走到衣櫃邊,拿出睡衣,就朝著浴室走去。

  就在她走到門口的時候,薑昊善猛然掀開被子,跳下來床,長腿三步兩步就追上了楚離,在身後緊緊的抱住了她。

  “還好你沒事。”薑昊善想到她傷口還沒有痊愈,就被帶去做筆錄,他很擔心她,好在從宋時暮的口中聽說,她沒有事,他才能稍微放心一些。

  “這不是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嗎?”楚離冷冷的說著,想到他將刀子刺進她心口的時候,那種絕望和痛苦就縈繞在她的身邊。

  “不,我想要你好好地。”薑昊善緊緊地抱著楚離,恨不得將她嵌進他的身體中。

  “我要去洗澡。”楚離說完從薑昊善的懷中走出來,朝著衛生間走去。

  薑昊善緊跟著就進了浴室,楚離看著他不禁有些無奈。

  “我要洗澡。”她的意思就是我要洗澡,你怎麽不出去。

  “我知道,你身上有傷,我怕你身體不好會暈倒。”薑昊善依靠在門邊看著楚離說著,滿是笑容的臉上很明顯的寫著我也是為你好的樣子。

  “出去。”簡直受不來了,薑昊善怎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痞裏痞氣的,哪裏還要半點以前的樣子。

  “大家都老夫老妻了,你有哪裏是我沒有看到過的?”薑昊善開著玩笑,卻不想楚離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漏出了一抹苦笑。

  “薑昊善你就是這麽膚淺的人嗎?看過我身體的每一處,你唯獨沒有看透我的心。”楚離說著打開浴室的們,指著門外,薑昊善發現玩笑開大了,急忙聽話的出了浴室。

  楚離打開淋浴頭,讓溫熱的水淋在身上,她有些迷茫了,她愛薑昊善,但是卻不敢和他在一起。

  有的人就像罌粟一樣,帶著致命的誘惑,但是一旦沾染,變無可自拔,她怕和薑昊善在一起,她會再一次受到傷害。

  “阿離,也許我現在說什麽你都聽不進去,以前是我眼睛瞎了,沒有看懂你,但是這一次我保證,隻要你在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薑昊善站在浴室門口,大聲地懟著裏麵的楚離說著。

  楚離想堵上耳朵,但是還是控製不住地去聽。

  一瞬間,她迷茫了,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

  “阿離,你真的忍心我們的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爸爸嗎?”薑昊善最後使出了殺手鐧。

  楚離以為自己聽錯了,一下子就關上了水龍頭,聽他說話。

  薑昊善聽到水聲停止了,不禁接著說著。

  “你那樣對我,就沒有想過要對我負責任嗎?”

  楚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麽時候的事情?她怎麽不記得,難道那天晚上他真的在這裏,那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夢?

  薑昊善還在門口喊著,恨不得讓全市人民都聽到他的話一般,絲毫沒有要住嘴的意思。

  楚離穿好睡衣帶開門就出去了,薑昊善還要說什麽,在看到她出來的時候,就閉上了嘴。

  咕嚕……

  一陣不和諧的聲音傳來,薑昊善尷尬的一笑,看著楚離。

  “我還沒吃晚飯。”

  “我吃了。”楚離說著就越過他朝著房間中走了過去。

  薑昊善看她絲毫沒有要給他做飯的樣子,緊跟著楚離就進了房間。

  “出去,這是我家,要住,睡沙發。”楚離不客氣的說著,她這幾天在拘留所,都沒有睡好,現在好累,隻想好好睡一覺。

  “ok,給住的地方就行,但是現在我……”隨著他的話,他的肚子在一次抗議著。

  楚離無奈的歎了口氣,起身去了廚房。

  薑昊善看著她的背影,不禁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古人雲,烈女怕纏郎,楚離開始還趕他離開,現在都不說了,有希望。

  廚房裏,楚離從冰箱拿了兩個雞蛋和培根,在灶台前忙碌著,而薑昊善依靠在門邊看著廚房中忙碌的身影,他很後悔,後悔和她錯過的這麽多年,曾經擁有的時候,他不懂得珍惜,幸好老天再次給他機會。

  這三年他沒有歡笑喜悲,有的隻是午夜來臨的寂寞孤獨。

  如今隻是看著楚離持手湯羹的背影,他就覺得那樣的滿足幸福。

  “好了,吃吧。”五分鍾不到,楚離就做好了,將培根煎蛋放在了桌子上。

  “謝謝。”薑昊善說完就坐下開始吃飯。

  “吃完放到盥洗台就好了。”楚離說完就轉身回了房間。

  她鑽進被子中,因為薑昊善睡過,到處都是薑昊善的氣息,莫名的她覺得安心,很快的就睡著了。

  薑昊善吃過了飯,就悄悄的來到了楚離的房間門口,他小心的打開門進到了房間中。

  看到楚離已經睡著了,他小心地走到床邊躺下,剛剛躺好,楚離一翻身,嚇了他一跳,好在她沒有醒。

  最近實在是太累了,薑昊善想要去摟著楚離,但是卻怕被她發現,規規矩矩的躺在一邊。

  清冷的月光透過輕薄的窗簾照射進來,剛剛還各劇一邊的兩人,不知道什麽時候,緊緊的擁抱著彼此。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惹魔上身:億萬總裁要定你 惹火前妻,乖乖躺好 據為己有(高幹) 閃婚剩女 複仇少爺囚寵奴 糾纏 豪門戀:首席的契約寵兒 市長夫人(政要夫人) 我的極品總裁 總裁女人你好狠 夜色豪門:總裁,別太壞 一寵成癮:萌妻養嬌嬌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奉孕成婚,醫生請別靠近我 盛世婚寵:嬌妻,餘生多指教 軍門霸愛:嬌妻休想逃 惡魔軍官,放我走 錯惹古板總裁 總裁尚未婚 臥底軍婚 老公,滾遠點 老婆,跟我回家 霸情總裁宅女妻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奪情總裁:豪門老公不及格 總裁天價囚愛小嬌妻 男神1001式蜜愛:老婆,乖 軍少的異能教官妻 啞巴小新娘:總裁的逃妻 軍少老公悄悄愛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