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

第11節

  “先生你好,能聊聊嗎?”李純兒作風大膽開放,看上了就會毫不猶豫的去追求。

  “抱歉,我沒空。”高煜直接的拒絕了李純兒的邀請,李純兒有一些尷尬。

  “你坐一下,我讓服務生給你倒一杯溫水。”高煜低頭看著楚離貼心的說著,他剛剛拉著她的手有些涼。

  李純兒看到高煜對她和楚離的態度截然不同,不禁心中氣憤,見到高煜離開了,不禁坐到了高煜坐過的椅子和楚離聊起了天。

  “我很早就聽說你了,聽柔柔說,你是薑昊善的前妻,你今天過來這裏幹什麽?柔柔善良邀請你,但是作為閨蜜,我不允許你這樣的女人來破壞她得來不易的幸福。”李純兒說著就將手中的紅酒朝著她的身上潑了過去,完事兒她放下酒杯就走開了。

  她朝著不遠處的洛柔做了個OK的手勢,洛柔掩飾不住的興奮,她衣服髒了,也該滾蛋了。

  楚離躲閃不及,剛好紅酒全部潑在了披肩上,紅酒順著狐狸毛流到她的禮服上。

  她急忙起身,打開皮包拿出紙巾擦著身上的紅酒漬,她脫下披肩,想著趕緊去衛生間處理一下。

  就在她走到拐角處的時候,忽然一陣陰影罩來,拉著她就朝著一邊的儲物間走去……

  :

  喜歡的收藏推薦評論~~~麽麽噠~~~~

  ☆、第十九章 訂婚宴(二)

  薑昊善拉著楚離就來到了儲物間,一進到房間中,他一動力一甩,楚離就不受控製的朝著牆壁撞了過去,她急忙的伸手扶住牆壁,顧不得揉被摔得疼痛的胳膊,一轉頭就對上了薑昊善那憤怒的好像要吃人的眼神,剛剛的薑昊善就好像一頭發瘋的野獸,抓著她的手勁兒好大。

  “你要幹什麽?”楚離不敢相信的看著他,明明和別人訂婚的人了,竟然還在這邊和她糾纏。

  “幹什麽?我說要殺了你,你信嗎?”薑昊善的語氣好像三九天的風刀,帶著嗖嗖的涼意,讓楚離心頭一顫,這是哪根線搭錯了,讓他這麽生氣?

  他快速的棲身上前,伸出雙臂將楚離禁錮在他和牆壁之間,楚離看著他突然地靠近,不禁心跳加速,現在的薑昊善實在是太危險了。

  他整個人都透著凜冽的肅殺之氣,她看他不像是在開玩笑,楚離不由得膽戰心驚。

  “楚離,你告訴我,你明明愛我卻不能夠和我在一起的理由嗎?”薑昊善咬牙切齒的問著。

  楚離抬頭看著薑昊善,不禁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你是這麽斷定我還愛你的?”就算愛又怎麽樣?他們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是因為這個嗎?”薑昊善說著將手機打開,舉著給楚離看,手機中,她手中握著帶血的刀子,而薑昊善的媽媽就滿身鮮血的躺在地上。

  楚離驚訝的看著他,不明白他怎麽會有這段視頻?

  “這就是你拒絕我的理由吧,殺死了我媽?心裏有鬼?”薑昊善忽然傷感的說著,這就是洛柔那天晚上讓人發給薑昊善的視頻。

  薑昊善在看到視頻之後,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不是,不是的。”楚離急忙的解釋,但是薑昊善根本就不想聽。

  “你不要說了,證據就在眼前,你還要說什麽?”他氣憤的將手機丟在地上,煩躁的抓著頭發,他最愛的女人就是殺害他媽媽的凶手,多麽的諷刺,多麽的可笑。

  這一刻,薑昊善徹底的崩潰了,眼淚順著他的臉頰滑落,心痛的無法呼吸。

  “真的不是我。”楚離想要解釋,薑昊善抬起猩紅的眸子惡狠狠地看著她。

  他快步走了過去,手用力的抓著她的肩膀,艱難的說著。

  “我多想不是你,但是我錯了,我這輩子最大的錯就是愛上你。”薑昊善忽然感覺自己很可笑,那天他還去媽媽的墓地告訴她,他放不下她,就在那一天,他決定重新追求楚離,但是卻被楚離無情的拒絕,原來這才是症結的所在。

  楚離知道她說什麽,他都不會相信她了,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滑落,薑昊善看著她的淚水,不禁覺得諷刺。

  “你有什麽臉哭?你知道刀子刺進心髒有多痛嗎?”楚離不住地搖著頭,不知道該怎麽解釋。

  “你還真是絕情,她對你那麽好,你卻這樣對她,這麽多年,你午夜夢回,我媽就沒有找你索命?”楚離看著薑昊善,他眼眸中冰冷的寒意深深的刺痛了她。

  “對,我忘了,你是做法醫的,怎麽會怕。”薑昊善不禁自嘲的一笑,對啊,他還真是被氣憤給衝昏了頭腦,他是法醫,他都忘記了。

  “你這樣的人還可以稱之為人嗎?不知道你的心口被刺進刀子會不會痛?”薑昊善說著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彈簧刀。

  楚離看著薑昊善神色淡然,即使那刀子順著她的肩膀,一路下滑來到了心口,停留在了那裏,她依舊麵不改色,哀莫大於心死,他不相信她就是她解釋半天也沒有用。

  一陣刺痛傳來,楚離痛的皺緊了眉頭,但是卻始終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她直直的看著薑昊善,就算她在這之前還對他殘存一絲感情,就在他親手將刀子刺進她心口的時候,她告訴自己該死心了。

  薑昊善看著楚離,看著她眼眸中的流光逐漸灰敗,他忽然頓住了動作。

  血珠順著彈簧刀流到薑昊善的手上,溫熱的血液讓薑昊善回過神來,楚離苦澀的一笑,看著薑昊善。

  “就算以前我欠你的,這一刀我也還清了。”楚離再也不想和他牽扯在一起,那樣子隻會讓她沉浸在無盡的痛苦之中。

  “隻不過一刀就想兩清,你是不是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薑昊善諷刺的一笑,那笑容帶著嗜血的殘忍。

  “那這樣呢?”楚離淒然一笑,抬手握住了薑昊善的手,將他拿著刀子的手用力的往她的心口刺去。

  薑昊善沒有想到她會有這樣的動作,他急忙的鬆手,但是刀子還是刺進去了一部分。”

  “你瘋了是不是?”薑昊善看著楚離,眼眸中滿是不敢置信。

  “希望以後我們再無往來。”她是瘋了,曾經被傷的體無完膚,但是她還是無法放下他,現在她隻想平靜的生活,即使再愛,也該放下。

  薑昊善看著楚離,沒有想到她這樣傷害自己,為的就是擺脫自己的糾纏。

  “你休想?”薑昊善說完氣憤的轉身離開了。

  楚離跌坐在地上,看著關上的門,眼淚不住掉下來,許久之後,看著心口的傷口,不是很深,她從皮包中拿出紙巾摁住,打開門出了儲物室,幸好今天高煜給她帶了披肩,可以擋住傷口。

  她進到衛生間中,墊了厚厚的紙,將披肩重新披上,裝作若無其事的從衛生間中走出來。

  衣服已經髒了,她隻能先離開了,本想著找到高煜就回去,沒有想到卻看到了本該在醫院中的楚歌。

  她一身低胸短裙,將她前凸後翹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她好像花蝴蝶一般的穿梭在男人們之間,楚離本想裝作沒有看到快速離開,但是卻不想還是被楚歌看到了她。

  楚歌看到楚離急忙的走了過來,拉著她就走到了一邊。

  “姐,你不能看著楚氏就這樣忘了,那些個老家夥逼著我讓位,要是我被推下去,楚氏就真的不是我們家的了,是我沒有本事守住爸爸的心血,但是姐,你自由了這麽多年,一直都是我在為公司瞻前馬後的操勞,這次的事情是我不對,姐,你幫幫我吧,公司真的到了危急存亡的地步。”

  楚離看著她剛想要說什麽,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新書發布,保證更新,歡迎入坑!

  ☆、第二十章 跳樓事件

  看到是宋時暮的電話,她急忙的接了起來,電話那邊就傳來了宋時暮無比嚴肅的聲音。

  “一刀,薑氏有員工跳樓自殺了。”

  楚歌也聽到了宋時暮的話,她緊緊地拉著楚離的手,大有你不答應她就不放手的樣子。

  “你剛剛小產,還是回去休息,等我楚離忙完了,過去找你。”楚離說著從楚歌的手中抽出了手,她不可能眼看著爸爸半生心血毀於一旦的。

  “好,我等你。”楚歌聽到她答應了,不禁興奮地說著。

  楚離直接給高煜打去了電話,兩人約好在門口見麵,就離開了宴會場,與此同時,薑昊善也收到消息,匆匆的離開了宴會場。

  洛柔看到薑昊善和楚離幾乎同時離開的,不禁氣憤的將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她好好的訂婚宴就這樣的被破壞了。

  “柔柔,昊善的公司有員工跳樓,你理解一下他。”洛浩天說完急忙的走上主席台跟著前來的賓客解釋,賓客們聽到突然的變故,不禁議論紛紛。

  洛柔急忙的換了衣服追了出去,她不能讓楚離和薑昊善有相處的機會。

  高煜開車帶著楚離朝著薑氏趕了過去,半路上楚離給花蕊打去了電話,讓她帶著工具直接去薑氏,順便給她帶身衣服。

  很快他們就到了薑氏辦公大樓下麵,楚離剛剛下車,忽然感覺一陣暈眩,高煜急忙的扶住了他。

  “阿離,你沒事吧?”看著楚離蒼白的臉色,他摸著她的皮膚體溫很高,高煜不禁擔憂的問著她。

  “我沒事。”就在這個時候花蕊跑了過來,將帶來的衣服遞給了楚離,楚離接過就去找衛生間換衣服了。

  “真是水性楊花的女人,走到哪裏都不忘勾引男人。”

  剛剛下車的薑昊善將高煜對楚離的關心盡收眼底,不禁諷刺的低語著。

  楚離換好了衣服,用醫用膠布將一塊姨媽巾貼在心口,想著等工作完之後再處理傷口。

  她頭暈暈的,摸了摸額頭,估計是發燒了,她強撐著精神從衛生間中走了出來,去工作了。

  花蕊已經勘察完現場了,她仔細看過之後,沒有什麽遺漏,就去了樓頂天台,判斷一個人是自殺還是他殺,第一現場是很重要的。

  薑昊善看著楚離蒼白的臉色,不自覺地跟了上去。

  天台上,楚離認真的勘察著,順著灰塵上的腳印,她來到了天台的邊沿,趴在那裏往下看去。

  忽然一陣暈眩傳來,整個人就好像失去控製一般。

  薑昊善看到她整個人一晃,急忙的快步衝了過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拽,楚離就跌坐在了地上。

  “你他媽想死是嗎?”薑昊善冷冷的咒罵著楚離,就在剛剛那一刹那,他的心猛然停跳了一下,此時他手心滿是汗水,要是他不在這裏,他忽然有些不敢想象那樣的後果。

  楚離跌坐在地上,大腦一陣暈眩,眼睛更是模糊的沒有焦距。

  她苦澀的一笑,那笑容好像一把刀子刺進了薑昊善的心口。

  “我掉下去了,不就如你的意了。”虛弱的聲音帶著低沉的沙啞,楚離說完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看著他暈倒,薑昊善急忙的走了過去,但是想到手機中的視頻,他還是頓住腳步。

  宋時暮剛好上來,看到楚離躺在地上,急忙的跑了過來,抱著她擔心的問著。

  “一刀怎麽了?”薑昊善冷冷的看了一眼宋時暮,看著他就是很不順眼。

  “你怎麽流血了。”宋時暮低頭看到了楚離胸前白襯衣上氤氳的一抹紅色,急忙的抱著她就朝著樓下而去。

  薑昊善看著他抱著楚離離開的背影,氣憤的握緊了拳頭……

  楚離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黑了,花蕊正坐在床邊哭的兩眼通紅。

  “師父,你怎麽受傷了也不說一聲,你嚇死我了。”花蕊哽咽說著,說話間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我沒事。”她是法醫,對人體的結構很清楚,薑昊善刺到的地方根本沒有沒有傷及心脈,隻是一些皮外傷而已。

  “師父,你,你……”花蕊看著楚離結結巴巴的,好像有什麽話要說。

  “有什麽事情你就直接說好了。”楚離知道花蕊不是能裝的住事兒的人,她這樣子一定是發生什麽事兒了。

  “師父,你被停職了。”花蕊最後一咬牙說著。

  “什麽?”楚離簡直不敢相信,好好地怎麽就停職了。

  “薑昊善告你故意殺害他媽媽,所以上邊……”雖然她沒有說完,但是楚離還是明白了。

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少將寵妻日常 我們都辜負了愛 無處可逃(作者:孟子曰) 城池 難歡屢愛 小媳婦(作者:女媧) 朱三小姐 大BOSS和我的悲喜錄 花滿枝椏(原名:莫愁) 軍妝國婚 先婚厚愛,總裁情深入骨 寵婚難為 億萬前妻不二嫁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小嬌妻 肥宅太太 顧先生,求別撩! 婚後纏綿:老公是餓狼 非格調行為指南 梟寵靈師紈絝妻 豐滿不給力 獨寵嬌憨小兔 枕旁的陌生人 昧寵(高幹) 念念不忘(高幹文) 誰的等待,恰逢花開 指末的幸福 智鬥(出版書) 重生之女王糖心 無雨無晴(高幹文)
  作者:錢串子  所寫的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惡魔前夫的法醫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