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生女配翻身記

第124節

沈嬡在馬車隊伍中見到了沈嬌,她的臉色可就不好看了。帶沈嬌這個假女進宮去這麽重大的場合,無異於膈應她,間接打她的臉了。

沈家老太太隻能拉著一張老臉,出來解釋道:“嬡嬡,別生氣,是祖母讓嬌嬌跟著的。她在屋子裏養了這麽久的病,都沒出去過,人都要悶壞了。這次進宮,我也想帶她去熱鬧熱鬧,也算你幫了她了,畢竟她……”剩下的話,老太太沒有說完,但意思很明顯了,她是說沈嬌時日無多了,還是遷就一下她吧。

沈嬡說不上心裏是何滋味,不是遷就與否的問題,而是她覺得沈嬌始終是老太太心中的頭一位,雖然她心裏也已經對這個老太太不抱任何期望了。

最後,沈嬡還是沒有站出來反對,還是讓沈嬌跟著他們去了皇宮。

宮內禦花園內,盛大的宴會正在舉行著,大臣在一邊,家眷在另一邊,各自分邊擇桌而坐。宴會如往昔,場麵熱鬧非凡。

全場的人的目光幾乎都被異族的歌舞所吸引了,沈嬌卻帶著一個宮女悄悄的溜走了,沈嬡注意到了,看著她離去的方向出神。

看歌舞的沈家老太太回頭,隨口對沈嬡笑著解釋道:“嬌嬌和我說,她要如廁,我便讓那個宮女帶她去了。”

沈嬡似了然的樣子,道了一句:“原來是這樣。”

見老太太的注意力又回到歌舞上了,她才叫鳶枝湊過來,耳語道:“你跟去看看。”

鳶枝點點頭跟去了。過了好半天,她才回來。

沈嬡問:“怎麽樣?”

鳶枝壓低了聲音,道:“她真的是去了茅房,一路上也沒有什麽異常的地方。”

但是她說完後,又不確定的想了想,突然又道:“要說不正常的地方,大概就是回來的路上,她不小心撞到了長公主。”

沈嬡目光一斂,問:“她們說什麽了嗎?”

鳶枝回憶了一下,道:“隔得太遠,我聽不清她們說了什麽。不過看樣子似是正常的,沈嬌和長公主道歉,長公主讓她不要在意之類的。”

鳶枝說的這樣焉語不詳,沈嬡也無法追問更多,隻能期盼真的無事了,否則在皇宮這種地方,走錯一步,就萬劫不複了。

過了一會兒,沈嬡覺得胸悶、透不過氣,便帶著鳶枝離席去透氣了,她原本隻打算就在附近轉轉的。

哪知,一對情人吵架的聲音傳來了。無意聽了這種秘聞的,大抵是有生命危險的,沈嬡便隻有帶著鳶枝往遠處避了。但也是邪門,那對情人是邊走邊吵的,走的方向還緊追在沈嬡身後。

男人幾乎沒說過話,絕大多數是女聲盛氣淩人的質問,什麽“你心裏還有我嗎”,什麽“我為你做了這麽多事”……

沈嬡最後帶著鳶枝躲在樹叢內,那對情人到了這兒後,他們似乎是覺得找到了寧靜的地方,可以專門吵架了,立馬也跟著就地停了下來。

沈嬡心內腹誹,這什麽人啊,在皇宮吵架??還連累她,這下有的躲了,也不知她們要吵到什麽時候。

她心內剛抱怨完,探頭一看,愣了,被罵得還不了口的這男的不是雲弈亭嗎??他和長公主鬧翻了嗎?她把頭往外湊,想聽得更清楚一些。

隻聽,長公主一臉不忿的問:“你為什麽喜歡她?她有什麽好的?我有哪裏比不上她的?”

沈嬡心說,這不是一個意思嗎,還用分三種說法問嗎?對這種風月之事,她好奇心也是很重的,忙凝神,聽雲弈亭是怎麽答的。

雲弈亭沒有帶他那把不離身的騷包扇子,臉上也沒有了往日的不正經,看起來很嚴肅,他眉頭微皺,似有化不開的愁緒,道:“她什麽都好。”為了不刺激長公主,他沒將那句‘我喜歡她的一切’說出來。

但是僅這一句‘她什麽都好’已足以讓高傲的長公主崩潰了,她氣的跳腳,手上還比劃著,道:“她就是一個毒婦人,她在侯府的所作所為,你難道沒聽說過嗎?欺負庶妹,坑騙養妹……你怎麽會喜歡這種人?”

偏偏沈嬡踩空了,差點叫出聲,有點驚魂未定,長公主的話她便沒有聽得很清楚,隻聽見‘婦人’、“X府”、‘所作所為’這類詞,她頓時腦補出來了一出大戲,原來雲弈亭喜歡有夫之婦啊???還是一個品行不怎麽端正的婦人?

沈嬡拍拍胸口,看來自己之前真的是想多了,雲弈亭居然真正喜歡的是這樣的……

那頭的雲弈亭聽了長公主的話,臉上卻沒有一絲意外的神色,他也不為長公主話裏的‘她’辯解,他隻道:“這些我當然都聽過,事實上,我可能是這世上為數不多真正了解她的人了。奇怪的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歡她哪點。”

他說的並不算情話,但是卻讓長公主無可奈何的流淚了。感情中,最怕的就是這種毫無緣由的喜歡了,這讓她改都不知從何改起。

躲在草叢中、偷聽了半天的沈嬡從兩人的對話中,隻聽得出雲弈亭應是極喜歡這個人了,但對其他的仍是一頭霧水的。

眼見著外頭的兩個人談到最後了,長公主先離開的,她走後,雲弈亭居然轉過身,頭正對著沈嬡藏身的草叢。

偷聽別人對話並不是光彩的事,沈嬡盡力把身子往裏藏,生怕雲弈亭發現她一直都在這兒的。幸好,雲弈亭隻是往這邊看了幾眼,之後便若無其事的走開了。

沈嬡帶著鳶枝往宴會那兒回,在路上,對剛才見到的那一幕,仍是無法釋懷,沈嬡心中想著雲弈亭到底喜歡的是誰呢?

沈嬡這樣疑惑著,眼前就出現了剛才那幕戲的主人公之一長公主,她站在一座木橋上麵,直愣愣的看著橋下,失魂落魄的樣子讓人絲毫不會懷疑下一刻她不會跳進河裏。

下一刻,她真的就往下跳了進去。她沒有帶宮女,沈嬡往周圍看了一圈,許是宴會的緣故,這裏此時也沒有路過的人。

沈嬡並非聖母,她隻是想到,若是長公主為了雲弈亭殉情了,他心裏肯定會愧疚一生的,那他還怎麽過好這一生?他是個好人,他還幫了她這麽多,結局不該如此的。

知道鳶枝不會水,估量了一下自己的水性尚可,沈嬡便讓鳶枝叫人去了,她自己脫下束縛的厚厚冬衣,跳下去救人了。水深是足以淹死人了,沈嬡連忙遊到掙紮的長公主那兒,她摟住長公主就往岸邊拖去。

哪曉得,一直處於溺水狀態的長公主突然拽住了沈嬡,死命的把她往水下拉去。沈嬡不妨她這樣拉自己,一時被她扯下來了,落了下乘。沈嬡也不是傻傻等死的,兩個女人便在水裏拉扯了半天,許是長公主有所準備了,沈嬡並不是她的對手,嗆了幾口水,意識也模糊了起來,身子往下沉。

長公主心中一喜,顧忌到救的人快來了,她連忙遊上了岸,悄無聲息的就走了。

來的第一個是雲弈亭,他本就沒有走遠,見到急急忙忙求救的鳶枝,便跟著來了。一見河裏,都沒冒泡了,他心裏咯噔一下,縱身就跳了進去。

等他把沈嬡從河中撈出來的時候,她基本沒氣了,連嘴對嘴呼氣的救助措施都沒用了。雲弈亭心內大急,臉都嚇白了。腦子裏一線光閃過,他把貼心中放著的一個小玉瓶拿出來,從中倒出了一顆白色的香丸,粗暴的喂入她的嘴中。

喂給她後,雲弈亭把兩指搭在她的手腕上,探了探脈,才算鬆了口氣。雖然沈嬡還沒醒,但她的命算是保住了。

這時,不知是誰通風報信的,宴會那邊的人也過來了,沈錚、沈父、沈老太太,甚至都驚動了皇後,一大群人來到這了。一見雲弈亭濕身抱著同樣濕身的沈嬡,除沈錚外的眾人的眼神便有點微妙了。

沈錚走上前,脫下自己的衣服,披到沈嬡身上,便從雲弈亭懷裏搶過了沈嬡。他問皇後道:“附近可有空著的大殿供她休憩?”

皇後溫婉的笑,道:“當然有。”她隨後指派了一個宮女,想讓她帶著沈錚去,卻被姍姍來遲的長公主攔住了。

修整後的她此時哪有半點剛剛落水的樣子,她笑的得體,開口便帶著皇家公主的範,說的第一句話卻是:“宣太醫。”

她轉頭征求皇後的意見,道:“沈大小姐落水昏迷不醒了,馬虎不得,不宣太醫看看,豈不是讓人詬病天家視重臣家眷如草芥?”

她這樣說,沈家老太太關心沈嬡,也站出來彎腰,請求道:“勞煩公主替沈嬡召個太醫看看吧。”

重生女配翻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生女配翻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念妝 我是奸妃我怕誰 重返1999 [快穿]重生的女人 學神每天等被撩[重生] 重生之宰輔在上 嫡女歸來:逆天小毒後 重生之鐵骨凰後 重生之禍國妖後 畫堂春深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女主總在打臉時出現 重生之丫鬟皇妃 嬌冠京華 重生遇上穿越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錦衣衛 重生麻麻向前衝 春暖香濃
  作者:蘇析  所寫的重生女配翻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生女配翻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