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7節

“有勞邱師爺關心!昨天趙大哥讓人架著馬車送小弟回到王家村,小弟親情淡薄無緣與原來的家人再續親緣,在裏正的見證下已經與原來的家人斷了親,這是我的斷親文書,還要煩勞邱師爺登記一下,”說著便從懷中掏出文書交到邱師爺的手中。

邱師爺拿著文書,心中略感詫異,“這麽快就辦好了?這上麵寫的還真是長輩主動斷親,咦?看來這寫文書的人明顯傾向於你啊!不僅言明是長輩之責還寫了以後不得以贍養銀錢為由對小輩糾纏!”

“這還多虧裏正爺爺心善憐憫於我,至於贍養銀錢,是我祖父憐惜晚輩生活不易,因而主動放棄的。”

邱師爺聽了這話也沒當真,這都鬧到斷親的地步了還談什麽憐惜?估計也就是這小子的祖父最後一層遮羞布而已。

“既然如此,我這就幫你登記,順便把你重新落戶的事情給辦了。”

“多謝邱師爺幫忙!晚輩這也沒有什麽能夠答謝您的,這株靈芝是我前段時間上山打獵時碰巧遇到的,今天就借花獻佛以此聊表心意,還望邱師爺不要嫌棄!”隨即遞給了邱師爺一個木盒。

那木盒不過方寸大小,邱師爺打開一看,隻見裏麵放著一株品相中上的百年靈芝,心裏頓時感到詫異不已。

“這東西在我們這個地方可不常見!你小子運道真是不錯,你倒是舍得!”

“晚輩三番兩次打擾邱師爺已是心裏不安,邱師爺公務繁忙還要為我的事情操勞,這讓晚輩更是感激,這靈芝放著不用也隻是一個死物,若真能對邱師爺有幫助那也是這靈芝的一番造化。”

“王小友可真會說話!既然這樣我也就卻之不恭了,你稍待片刻我這就幫你把事情辦好!”隨後便前往三進的辦公之所去了。

等了約一盞茶的時間邱師爺便回來了,“這一份是你的斷親文書我已登記好了,上麵也蓋了官府的印章,另一份是你的立戶文書,還是落在王家村,你瞧瞧有什麽不妥當的?”

“邱師爺辦事哪能會有什麽不妥之處?您公務繁忙,晚輩就不再打擾了,改天等您有空還請您賞臉一起吃個飯!”

“這個好說,到時你和門房說一下,有空的話我一定去赴約!”

王家和腳步輕鬆地走出邱府,隻覺得呼吸都輕鬆了許多,終於把這些事情辦完了,雖說以後那家人可能還會上來糾纏,但是沒了親情大義的掣肘,那家人對自己來說不過跳梁小醜罷了。

王家和看著天色尚早,於是便打聽了清河鎮信譽度較好的牙行,最終選定了龔家牙行。

牙紀老張看到有人進門,立刻迎了上去,“這位客人有什麽需要?我們牙行在清河鎮可是老字號了,代客墊款收賬,買賣田地房產或者丫鬟小廝我們這都能辦理,而且我們牙行還是在官府登記過的,信譽絕對不會有問題。”

王家和靜靜地聽他說完,“這位大叔怎麽稱呼?”

“鄙人姓張,叫我張牙紀就行!”

“我想在清河鎮買一個二進的房子,張牙紀可有什麽好的介紹?”

“您可真是找對人了,從我手裏辦房的人沒有一個不滿意的!客人你請到裏間休息,我幫您查一下有什麽好的地段。”

說著老張便領著王家和走入裏間,又拿出一本冊子翻了片刻。

“客人若想買兩進一出的房子,這裏倒是有兩處比較合適的,這第一處是處於西街稍偏的地段,房主被小輩接去縣城享福,就想把原來的房子賣了,屋內的桌椅家什都不帶走,隻要稍微打掃一下就能住人,不過這價錢嘛就稍微要貴一點了,要價一百五十兩銀子。”

“一百五十兩?這麽貴?”

“你別看著價高,那屋子地處繁華的西街,說是偏了點也是相對而言,而且占的地方可不小,再加上宅基地稅費過戶費這些零散的費用,一百五十兩已是很便宜了!”

王家和默默的在心裏算了一下,一百五十兩差不多就是三萬塊,在這小小的清河鎮裏一個二進的房子竟然這麽貴!

在這鎮上,一般的長工一個月可以掙到五百到八百文錢,好一點的一個月會有一兩銀子的工錢,這樣算來一般的人至少要節衣縮食的工作十二年才能在鎮上買得起房子。

怪不得以前聽同學八卦說蘇東坡在開封買不起房,為了給他兒子娶媳婦不得不借了朋友範景仁的房子去操辦婚禮,貌似同病相憐的還有歐陽修,據說他辛苦一生都買不起房,原來古代房價這麽高!

“張牙紀,這一個太貴了!清河鎮這個小地方這麽貴的房子可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你給我介紹一下另一個吧!”

“這另一處房子地處東街,靠近鎮裏唯一的書院,要不是房主的兒子生病急需用錢,也不會把這麽好地段的房子給賣了,若買了這一處,還需客人花些時間稍微修整一下,桌椅家什也要自己置辦,雖然麻煩一些但是以後可以租借一部分房間給來書院讀書的人,這樣也是一筆不小的進項。”

“照您這麽說,價錢應該也不低吧?”

“這價錢嘛比第一處還是低一點的,要價一百二十兩。”

王家和一臉黑線,媽蛋!這簡直是搶錢,也不知道這張牙紀在這中間抽了多少傭金!

第19章 置辦家產

“張牙紀,您這兩處房子價錢可都不低,我也是誠心想買,你就不能便宜點?”

“如果您真的決定買下,便宜些也不是不行,隻是您決定買哪一處呢?”

“這幾百兩的買賣,總得讓我看一下房子吧?不然我這心裏也是不穩當啊!”

“這是當然!要不現在我們就去看看?到了地兒,您就知道我張牙紀說的都是實話,絕對沒有騙您!”

等到兩人看完房後已經過了大半個時辰,“怎麽樣?您還感覺滿意嗎?這兩處房真是值這個價,我可沒有一點吹噓的!”

王家和看了這兩處房後確實十分心動,那第一處占地麵積大不說,就單單房子的用料和屋內的家什都是好物。

第二處雖沒有第一處看著豪華,但是占地麵積也不小,更何況又靠近鎮裏的書院,來讀書的人家裏都是有些家底子的,若真的買下那處房再租出去,這確實是一筆長久的進項。

王家和尋思著現在除了打獵這個名頭,自己可是沒有一項賺錢的路子,但以後也不能老是用打獵這個借口吧!

“雖說房子確實不錯,但是這個價確實高了,一般人可真是買不起啊!”

“客人說的哪裏話,一般人買不起不代表您買不起不是?”

張牙紀邊說邊瞄了瞄王家和身上所穿的衣服,一臉我已經看出你很有錢,你就別再哭窮的表情。

王家和順著張牙紀的眼神看了看自己所穿的衣服,這才意識到哪裏出了問題,剛才還在納悶呢!怎麽介紹的這兩處房子都是地段好價錢高的,估計這兩處應該是這牙紀手裏最好的房子了,原來是早上趙大哥吩咐下人所準備的衣服惹的禍。

王家和在心裏歎了口氣,“這兩處房子確實不錯,我打算都買下來,”

看著張牙紀聽到這話臉上讓人閃瞎眼的笑容,心裏更是鬱悶,“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這一行我也明白,這中間的抽成傭金可不少,我也不是說不給你一點賺頭,但是我也不是傻子,若真要把我當成冤大頭的話我還不如放棄這兩處房子,找其他牙行看看!”

張牙紀陪著笑臉說道,“看您這話說的,我老張頭可是清河鎮這一地界有名的實誠人,做生意絕對童叟無欺,這樣吧!既然客人這麽照顧我的生意,我也得回報您一二,你看兩處房子一共收您二百六十兩如何?”

“二百一十兩,我兩處都要了!”

“哎呦!客人您這是要我的命啊!這個價我都虧本了啊!您好歹再加點啊!”

“最多再加二十兩,不同意的話就算了!”

“看客人您誠心想買,我老張頭就算吃虧也得賣啊!那就二百三十兩成交,您看我們現在就去過戶?”

“我還要再買幾個人,既然已經在你這買房了,順便也把人給買了。”

張牙紀聽了這話臉上的皺褶更深了,“您是想要買什麽樣的?這不同的人價錢也不一樣。”

王家和疑惑道,“還分價錢高低?你這是什麽說法?”

“若是買年紀小的,因為不能幹重活又沒什麽手藝,自然是便宜一些,若是年紀稍大,又要有手藝的,自然價錢也就貴了。”

“你先帶我去看看人吧!我要的人可不少,既然你說價錢有高有低,我親自去看看總行吧!”

“這當然沒問題!您請跟我來!”

隨即張牙紀便把王家和領到後麵的院子裏,讓一個牙婆帶人上來,這些人雖然不是白胖細嫩,但看著都十分幹淨整潔。

“客人您看,這是我們牙行最好的一批人了,那些次等的估計您也看不上,我就不讓人帶過來礙您的眼了!”

王家和一臉黑線,看來這牙紀真還把自己當有錢人了,不過想想一分錢一分貨先看看再說。

通過半個時辰的技術考核,最終王家和留下了兩個丫頭兩個小廝,那兩個丫頭一個擅長做飯另一個擅長針線,要價各十五兩,那兩個小廝,一個隻會幹粗活要價八兩,另一個粗通文墨要價二十兩。

王家和尋思著貌似中國古代一個什麽都不會的小丫鬟都要四兩銀子,折合人民幣約兩千塊,對比著這裏的物價,這個價錢貌似也比較合理,但是該講價的也要講,自己現在可是坐吃山空花一分就少一分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講價,最終以五十兩的價錢成交,等說完價錢以後王家和才感覺這裏的人命真不值錢,就單說以銀錢來估算一個人的價值就足夠諷刺了,但整個社會風氣如此自己也是無能為力。

張牙紀看到王家和這麽大手筆,想著那賣不出去的兩個人,咬咬牙道,“客人,其實我這裏還有一個比較好的下人,他曾在大戶人家做過管事,眼界與本事可都是不簡單的,您把他帶回去肯定能幫您不少忙!”

“若真有你說的這麽好,怎麽至今也沒人買他?這清河鎮的有錢人可不少!”

“這個人他還有一個小女兒,身體不太好需要常年吃藥,我也不忍心他們父女分離,所以要是您想買的話也要把他的小女兒帶走。”

張牙紀也為難啊,本來這麽好的買賣誰不願意啊,偏偏那人以死相逼,非要和他女兒一起發賣,自己又怕雞飛蛋打隻能妥協,以前也不是沒人想買,但一聽還要帶回一個病歪歪的女孩就覺得晦氣頓時也不樂意了,這兩人就一直積在自己手裏沒賣出去。

王家和想著自己確實缺個管事,本來看這邊沒有合適的,打算以後再找,若這個人真有本事買下他也不是不行,於是道,“一起買兩個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這價錢是不是能便宜一些?”

“兩個人一共四十兩,您看如何?”

“這都快抵得上先前四個下人的價錢了,你莫不是在開玩笑?”

“客人,這我真沒有誆您,當初買人的時候就花了這麽多,我可一點都沒賺頭!”

張牙紀也很鬱悶,當初那大戶人家落魄發賣下人,自己看這管事本事不小,就花了大價錢買了他,哪會想到最後成了燙手山芋呢!

“行了!你也別擺著一張苦臉了,這兩人我買下了,不過若是這人沒有真本事,到時可別怪我找你麻煩,我們現在就把房契和幾個人的身契辦了吧!”

“就知道您心善,這人的本事絕對會讓您滿意,您就放心吧!”說著便眉開眼笑的陪王家和去辦理手續了。

第20章 安排

辦妥所有手續後,王家和偷偷地把契約和文書都放進了空間裏,隨即便帶著一行人直奔西街的新居。

到了地方後看著眼前這個二進的房子心裏感到越發的滿意,房子占地麵積非常大前後一共十間屋子,院子裏有一口井,對於以後的用水和吃水非常方便,地麵是用青石板鋪就而成令人看了十分舒爽。

院裏還有一顆不知名的古樹,樹下有一個石桌和兩個石凳,莫名的為這個院子添了一份愜意和優雅。

王家和感歎果然是一分錢一分貨,努力忽略掉花銀子時的心痛感,帶著人隨便挑了一間屋子走了進去。

看著眼前新買的下人個個垂手而立,顯然是對新主人和新環境的陌生而感到拘束與不安,眼角瞄到管事的女兒偷偷地看自己,對上自己的眼睛後又立馬縮了回去,整個人都藏在管事的身後。

王家和見狀微微一笑道,“你們各自把自己的名字本事和經曆都依次說一遍吧!”

年紀最大的管事首先上前說道,“回主子的話,小人名叫薛長富,以前在縣城薛家做過外院的二管事,後來薛家落魄,原主人就把我們這些下人發賣了出去,小人就是被張牙紀從縣城帶回來的。”

又把身後的女孩拉了出來道,“這是小人的女兒名叫薛琳,因年紀還小身體不大好,所以也沒什麽拿得出手的本事,不過平時端茶倒水還是沒有問題的。”

說到這裏薛長富的話音明顯讓人感覺底氣不足,大概他也明白帶著一個什麽都不會而且身體又不好的女孩來到新居會讓新主人感到厭惡,但是這是多年來自己唯一的女兒,自孩子的親娘死後唯有父女兩人相依為命,說什麽都不可能丟下她一個人。

“我看你這女兒除了有些怕生外也沒什麽大問題,怎麽聽那牙紀說的那麽嚴重呢?”

“回主子的話,小人這女兒從小就體弱受不得寒暑,一旦涼了或是熱了都會感覺不舒服,嚴重的話還要吃藥,可能因為藥吃的比較多精神也不大好,以前的買家看到我這女兒覺得帶回去若是出了什麽事,隻會平添晦氣,再者張牙紀開的價錢也不低,所以那些買家都會選擇買其他人或者去別的牙行買人。”

“你的情況我知道了,你以前做過管事我這裏也缺個管家,你就暫代管家一職,我這地方小也沒幾個人,但是要做的事情也不少,以後家裏的瑣碎雜事還要你來管理,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期望。”

想了想又道,“至於你這女兒端茶倒水倒是不必了,不過你也不必拘著她,常年悶在屋裏沒病也得悶出病來,我記得這下麵的兩個丫鬟有一個針線活不錯,就讓你女兒跟她學學,也不指望她學個什麽花樣出來,純粹打發打發時間找個人說說話也好!”

“是,主子的話小人記下了,小人一定認真做事!”

“認不認真做事不是嘴上說說就了事的,以後看你表現吧!其他人呢?是個什麽情況?”

其中一個丫鬟上前道,“回主子的話,奴婢名叫紅秀擅長針線的活計,以前沒有伺候過其他的主子!”

另一個丫鬟見狀接著說道,“奴婢名叫紅梅擅長灶上的活計,以前也沒有伺候過其他主子!”

餘下兩個小廝中長得稍微壯一點的說道,“回主子的話,小人名叫狗剩,因為大哥要娶媳婦家裏人又嫌我吃得多就把我發賣了,我沒有什麽拿得出手的本事,但是我力氣大什麽粗活重活都能做!”

另一個小廝接著說道,“小人名叫文林粗通文墨,曾給鎮上金家的少爺當過書童,後來不小心打碎了少爺最喜歡的一個花瓶,被少爺發賣給了牙行。”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寒門崛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月落塢啼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