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6節

王鐵柱看到跟著進來的裏正一行人,心裏咯噔一聲,暗叫不好!村裏人都知道小五是病死而且已經埋到了墳裏,死亡文書都已經辦好了,現在一個好好的大活人回來了,該怎麽說才能把這事圓過去呢?

一旁的大兒媳馮麗華看到自家公公愣神,眼睛一轉計上心來,“小五!你怎麽到現在才回?前段時間你不聲不響的跑到山上去,我們找了好幾天也不見你的蹤影,我們都以為你已經死了。”

說著作勢擦了擦眼淚道,“怕你死後變成孤魂野鬼,我們還專門為你建了一個衣冠塚好讓你死後能有個歸宿,就這樣還累得你爺奶哭了好幾場,如今你突然回來,也不找個人提前跟我們說一下,要是把你爺奶嚇出個好歹來可怎麽辦?”

果然不出先前所料,這王家人可沒那麽容易說出事實真相,不過沒想到最先發難的是平時萬事不管的大伯嬸,不愧是童生之女說話處處都是陷阱,這話裏話外的意思全是自己沒事找死,又不孝地故意嚇唬長輩,果然是會咬人的狗不叫。

不過想想也情有可原,這馮麗華平日裏不管事那是因為不涉及自身利益,這一次如果被人知道王家迫害小輩,那麽整個王家的名聲就會有礙,自然也會影響到讀書的大伯,這對一心想要當官家太太的大伯嬸而言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王家和對著店夥計使了個眼色,其中一個店夥計上前說道,“我們剛才在門外聽到的可不是這樣說的,好像是你們自己把人遺棄的吧!”

“你是誰?應該不是我們村的人吧?”

“不管我是不是你們村的人,既然遇上了這事少不得要說一句公道話,您說呢?裏正大人?”

王雲果無視馮麗華直接向王鐵柱問道,“王鐵柱,剛才我們在門外聽到你家寶珠說把小五扔掉是怎麽一回事?當初你不是說小五是病死的嗎?”

王鐵柱聽到村長發問心裏感到一陣心虛,“裏正,那是小孩子不懂事瞎嚷嚷的,哪能當真呢!事情就是像我大兒媳說的那樣是小五自己不懂事跑了出去,後來又幾天不見人影,這大冬天的我們以為他出了什麽意外,才說是病死的!”

一旁的店夥計插嘴道,“我們看見的可不是你說的那樣!前段時間我們東家帶著我們幾個夥計去山上打獵,不想大雪封山,隻好暫時住在一個山洞裏,半夜聽到外麵有動靜擔心有什麽大型野獸,就讓我們幾個出去看看,野獸是沒瞧見一個倒是看到幾個人影,我們正奇怪呢!就看見那幾個人把什麽東西放到了樹下,等那幾個人走了我們走近一看,你猜怎麽著?”

那夥計看周圍的村民都把目光聚在自己身上,越發活靈活現的說,“那被扔掉的竟是個半大的小子,也就是現在跪在你們麵前的王家和!我們東家心善不忍他凍死就把他給救了回去,還幫他請了大夫治病,那個大夫說他常年忍饑挨餓身體虧空的厲害已經影響了壽數,不得不調養了數日,這才耽誤了這麽長時間才回來。”

那夥計說完之後又看向了一邊的王於明,“我瞧著,當初扔人的有你一個吧?好像你後來和另外一個人先走的吧!”

王於明本來就心虛,被人直接指出來頓時心裏一片慌亂,“簡直胡說八道!我們當時上山旁邊根本就沒有人在,你什麽時候看到我的?”

“老四,住口!”王鐵柱恨鐵不成鋼,趕忙嗬斥老四,但王於明話已出口為時已晚。

“哦?原來你們真的上山扔人了,還死不承認!”店夥計輕慢的神情看的王家人心裏一陣冒火。

王鐵柱看著店夥計的眼神像是要吃了他似的,“這是我們王家的家事,你不過隻是一個外人而已,還輪不到你來插手!”

“那麽我呢?”裏正走上前來直視王鐵柱,“他一個外人不能管,我身為王家村的裏正總能管一管了吧!這麽多年來,我們村裏還沒出過這種把親孫子往死路上送的事情!”

“裏正,你別聽他胡說,這都是誤會!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某人找過來專門來害我們王家的呢!”說著意有所指的看了跪在地上的王家和一眼。

第16章 演戲

裏正看到王鐵柱還在狡辯,甚至想把事情推到王家和身上,頓時覺得他不可理喻。

“夠了!你家寶珠和老四的話我們都聽的一清二楚,他們可不是什麽都不懂的小孩子,還是說你把我們都當三歲稚兒來耍?”

王鐵柱麵對裏正的質問和村裏人看好戲的眼神,臊的是滿臉通紅,王家和眼看事情已經按計劃順利進行,於是暗地裏又給那夥計使了個眼色讓他加一把火。

“老爺子,雖然我不是你們王家村人,但也勉強算是你家小輩的救命恩人,當然最大的恩人是我家東家,不過親兄弟還要明算賬呢!你看是不是現在就把銀錢給還了啊?”

“銀錢?什麽銀錢?”李桂花一聽銀錢兩個字,就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叫了起來。

“咦?請大夫不要花錢啊?還有後來調養身體的藥錢,這都是一筆不小的花費,所費的人力物力就不和你算了,隻要把銀錢還了就行!一共四十兩銀子,零頭已經給你們抹去,白紙黑字還有你家小輩的手印在上麵呢!”

“四十兩?你幹脆去搶算了!那張欠條是小五那個兔崽子應下的,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哼!你家小輩欠錢,作為長輩當然要幫忙還錢!你們可是一家人怎麽會沒有關係呢?還是說你想要耍賴不願還這四十兩銀子?”

話音剛落,那夥計渾身氣勢大變,滿臉凶狠的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家的人,我家東家可是鎮上鴻升賭坊的老板,背後有著鎮長撐腰,像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想要賴賬,你是嫌你自己的日子過得□□穩了是吧!小心什麽時候缺胳膊少腿的可別怨天尤人!”

李桂花從來都是欺軟怕硬之人,哪敢再繼續撒潑耍賴,偷瞄一旁的王鐵柱,希望當家的能幫忙說句話。

王鐵柱見此上前道,“這位好漢!我們也不是想耍賴,隻是這四十兩是不是太多了?家裏實在拿不出這麽多錢!”

實際上王家還是有些家底的,這筆錢也不是拿不出來,隻是王鐵柱覺得為了小五這個小輩不值得而已。

“老爺子這話可不實誠!你要是沒錢怎麽會供你家大兒子讀這麽多年的書呢?這筆墨紙硯和書本可不是一般人家能買得起的,據說你家大兒子還去縣城考過童生試,這縣城的花銷哪次不要十兩八兩的?”

看王鐵柱被自己接了老底後尷尬不已的樣子,那夥計絲毫也沒有在意,“再說這四十兩銀子可是實打實的,就單單後來調養身體的藥價錢就不低呢!其實話說回來,要不是你家小輩身體虧空的太嚴重以致於影響了壽數,也不至於花費那麽多的銀錢!”

王鐵柱聽到這話心裏一陣心虛,李桂花看到自家老頭子的表情,也不管跪在地上的王家和,直接叫罵出來。

“小五那個討債鬼,怎麽不幹脆死在山上!花那麽貴的銀錢吃藥他受的起嗎?就算把他給賣了也不值四十兩啊!那藥又不是我吃的,憑啥子叫我拿錢啊?”

說到這裏李桂花靈機一動,不是一家人不就不用拿錢了?

“老頭子,幹脆把小五分出去單過吧!這樣不是一家人就不用替他還了!”

一旁的店夥計聞言插嘴道,“那你還得拿出至少一半的銀子出來,這分家又不是斷親,你們可還是一家人啊!”

“那就斷親!對!立刻斷親!老頭子,隻要斷了親我們就一文錢也不用拿了!”

“住口!你個老婆子胡咧咧個啥?和一個小輩斷親,你還要不要臉麵了!”

“我沒瞎說!臉麵早就沒了,今天這個事全是這個討債鬼帶來的,早知道當初就應該直接把他埋了!現在還要我為他還錢,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李桂花破罐子破摔,反正已經撕破臉了也沒什麽好在乎的了,麵子沒了總不能還要自己拿錢吧!

王鐵柱尋思著今天過後估計村裏人都會知道王家遺棄小五的事情,也不知道對大兒子的前程有啥不好的影響,心裏對這個壞了自家名聲的孫子感到十分厭惡,更是不願拿這一筆銀錢。

“既然如此,那就斷了吧!麻煩裏正幫忙寫一份斷親文書。”

王家和一臉受打擊的表情哭嚎著,“爺!奶!求求你們別和我斷親啊!我們是一家人,要是沒有你們我一個人還欠著這麽多的銀子可怎麽活啊?求求你們幫幫我吧!以後我肯定賺大錢孝順你們!”

“小五,不是我們狠心,家裏確實拿不出那麽多錢,這樣吧!看你一個人生活也不容易,這麽多年的贍養銀子我們就不要了,就當我們祖孫一場的緣分吧!”

眼角瞥見老三夫婦倆還想說些什麽,王鐵柱直接拍板,“今天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了,任何人都不準說情,誰再多說一句就替小五還那四十兩銀子,也不要再認我這個長輩了!”

王於興夫婦一聽要還這麽多銀子,還要和親爹斷絕關係便立馬不敢再多說什麽了。

王家和聽到王鐵柱說不要生養銀子的話差點演不下去了,媽蛋!這老貨臉皮真厚!忽視心裏的吐槽,王家和使勁擠出眼淚,裝作生無可戀的樣子。

“老爺子,你可得想清楚了,這一但斷親可真就是老死不相往來了,輕易斷不得啊!”

“裏正,這些我都知道,你隻管寫文書就行,其他的就別再多管了!”

王鐵柱對裏正多管閑事十分不滿,覺得壞老王家名聲的也有裏正的手筆,尋思著以後等大兒子當上官老爺以後,一定要讓王家村換一個裏正。

王雲果不知王鐵柱的小心思,隻覺得這一家子人情太過冷漠,大人沒一個出來說情的,小輩更是和王家和招呼都沒打過一個,看來當初遺棄的事情,這一家子估計或多或少都知道點。

這樣想來,斷親或許對王家和來說更好一些,隻是不知身無分文又欠那麽大筆債務的半大小子以後該如何生活,微微歎了口氣,大不了以後自己多幫襯著點,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孩子往死路上走吧!

第17章 落幕

王雲果借了大房的筆墨寫下了斷親文書,一式兩份,王鐵柱夫婦和王於興夫婦雙雙按下了手印,至此這一場斷親風波終究是落下了帷幕。

出了王家大門,王家和手裏拿著斷親文書麵上一片痛苦和茫然,王雲果見狀十分不忍,“家和啊!你先跟我回去今晚就在我家睡吧!”

一旁的店夥計趕忙說道,“裏正,我們沒有要到銀錢已是不好對東家交代,如果今天也把人留在王家村恐怕東家會更加生氣,請不要讓我們為難!”

“那你們打算如何?難道真要把孩子逼死不成?”

“裏正,請您放心,我們隻是讓這小子去見見我們東家商量一下還錢的事情,不會傷害他的性命,而且既然當初我們東家救了他,又給他花大價錢買藥調理身體,現在我們又怎麽會逼死他呢?”

裏正一聽也是這個理,“家和,那你就先和他們回去,等過兩天我就去鴻升賭坊找你,順便把你斷親的事在官府登記一下也要重新辦個戶籍,原來的那一個已經不能用了。”

“多謝裏正爺爺費心,家和感激不盡!怕恩人等的急,家和這就先走了,告辭!”

辭別裏正後立馬出了王家村,王家和心裏的大石至此終究是落了地,想著明天就去邱師爺那裏把剩下的事情辦好以防中途生變,到時候裏正那裏就說是鴻升賭坊的東家幫的忙。

登上村外的馬車,一陣疾奔,等到清河鎮時已快過酉時,王家和去鴻升賭坊拜謝趙振天後又受其相邀,留宿在了他家的客房。

看著下人領著王家和離開後,周伯一臉欲言又止,趙振天見狀樂了,“周伯,怎麽這麽一副表情?有什麽事不好開口嗎?”

“東家,原先我不該對東家的決策有質疑,但我實在好奇,這個王家和到底有什麽能夠讓您如此看重的?”

“看重倒談不上,這些不過舉手之勞而已!這世上都是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如今我在他微末之時幫助他,以後一旦他功成名就回報我的也就更多!”

“東家就如此看好他的前程?萬一最後一事無成呢?”

“那又如何!若真是一事無成我又不損失什麽,隻是為他和邱師爺牽個線又借了他幾個人而已,至於那五百兩對我來說還不夠半個月的利錢,就當我做善事好了!”

“東家做事自然有您的打算,我隻是看您和他相交甚歡還讓他留宿,以前您可從沒在一天之內就和人相交這麽密切的!”

“我和他交朋友有真心也有利用,你看他如此大費周章的擺脫那家人,為的隻是名聲不受影響,看他的言行舉止像是要走讀書的路子,要不然憑他的那份心機和手段應該也不用如此拐彎抹角的去斷親。”

“哦?東家就這麽肯定?就算他去考科舉也不一定能考得上啊!我們清河鎮這麽多年考上秀才的是少之又少,更不要談舉人和貢士了!”

“若我猜的不錯的話,最多在明年他就會下場考童生,到時候他究竟是不是這塊料或者到底走不走科舉這條路自會見分曉,這段時間我會一直和他保持交往給他大開方便之門,到時若是真考上了,我就為他和雲起書院的鄭夫子牽個線,若是考不上或者我猜錯了自然以後與他隻是泛泛之交。”

“雲起書院?那不是縣城裏最有名的書院嗎?那可不是清河鎮這個小地方能比的。”

“哎!這輩子我是無緣科舉了,好歹以前也是夫子的學生,當初在我危難之時夫子也幫我良多,若是能為夫子送上一個聰慧的學生,也不枉我費心一場!”

“東家,您又想起過去的事了?”

“當年要是我有那個小子的狠心與手段,也不至於落得個名聲盡毀、被人謀奪家產最終無家可歸的下場,就連唯一的親妹妹都不能保全以致於她去給人做妾,一生的幸福就這樣毀了。”

“東家,雖然我是後來您開賭坊時才跟的你,但這麽多年了,我眼看著你一步步成長,你所付出的並不少,再說現在小姐已經為鎮長生下了兩個男丁已經在那裏站穩腳跟,您也不用過於擔心自責。”

“可誰又能保證那個大房夫人或者其他妾室以後都生不出男孩呢!一旦有其他男孩出生,我那兩個侄兒就是最明顯的靶子。”

趙振天話音低落顯得有些沮喪,“一直以來妹妹都在付出努力成為我的靠山,雖然我現在有了些銀錢和人脈,但還不夠保護我那妹妹和兩個侄子萬無一失,這王家和腦袋聰慧為人圓滑,若是真走讀書的路子以後也不失為一個助力。”

趙振天沉思了片刻又問,“最近我那表弟還來借過錢嗎?”

“昨天剛借過,放的是七分利。”

“哦?這可比以前高了兩層,他也願意借?”

“怎麽不願意啊!雖說是讀書人,但吃喝嫖賭哪樣不沾呢?更何況最近好像迷上了吸食五毒散,那個東西一旦碰上可不是傾家蕩產這麽簡單的。”

“我那好四叔就沒發現什麽?”

“他又不在鎮上,隻以為他的兒子在努力讀書,估計還做著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美夢呢!”

“哼!差不多該收網了,讓人催催我那表弟還錢,還不上的話就拿家裏的房契地契來抵,不然就卸了他的兩隻胳膊!我的好四叔當初送我那麽大份禮,如今我若是不回報一二豈不是辜負了這份恩情?”

周伯看著東家臉上的狠意不由低下了頭,看來這麽多年過去了,東家對當年被自家四叔謀奪家產毀掉前程的事還是沒能忘記,估計也隻有等把那一家弄得家破人亡的時候才會有可能釋懷吧!

第18章 瑣事

第二天辰時左右,王家和到邱師爺府上拜訪,通報過後被領進了二進的會客居內,等了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就見邱師爺疾步走來,“王小友久等了,沒想到我們這麽快又見麵了!”

王家和趕忙站起身來行禮,“邱師爺打擾了!冒昧登門,失禮之處還望見諒!”

“說什麽打擾不打擾的!客套話就不要再說了,看王小友這個樣子,是你的事情解決了?”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寒門崛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月落塢啼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