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49節

  不聽話的狗晉元帝也不願意再要,索性借助楊繼宗的文章推波助瀾,趁機清除異己收歸世家權力,至於楊繼宗此人,若不是他一朝得誌竟敢收受賄賂弄出人命官司,晉元帝保他一二也是無妨。

  除了世家之外最有權勢的就是國公府了,而今的四大國公府中,鎮國公因為當年中計而傷了根基隻能養傷在家,後輩子孫文不成武不就,成日裏靠著祖輩蒙蔭吃喝玩樂,已呈後繼無人之勢。

  輔國公家隻有一個病弱的兒子,出生起就在吃藥還不知道什麽時候就一命嗚呼,除此之外其餘的都是女兒,雖說靠著聯姻拉近了與世家的聯係,但長此以往必是衰敗之勢。

  護國公府倒是四世同堂,但是護國公早就閑賦在家多年不問世事,嫡長子雖然早就成家,但他隻管經商不願入仕,庶子不管是否有讀書的天賦,在嫡子為尊的國公府中絲毫沒有出頭之日。

  定國公府隻有李承景身居高位,李固言明麵上隻能是官場失意雲遊在外的學子,這其中潛藏著不為人知的隱情,當年定國公府遭遇橫禍,風雨飄搖之際旁係落進下石意圖取代嫡支,李承景不得已遠離汴京告別家人踏上了殺伐之路,當時鎮國公設陷阱想置他於死地,雖然他最後反將一軍但仍然傷了身體。

  後來隨著李承景的名聲越來越大,晉元帝得知邊關百姓隻知定國公而不知皇帝,覺得他功高蓋主從而起了猜忌之心,李承景自傷根基讓宮中太醫查看得了一個子嗣艱難的判定,後又主動移交兵符一心留在汴京這才打消晉元帝的殺心。

  李固言有賢相之才,然而晉元帝好不容易打壓了一個李承景怎麽可能再捧起一個李固言,但他又舍不得李氏兄弟的才能手段,於是將禁衛軍統領一職交與李承景,讓李固言掌大周的紫衣暗衛,為他清查官員處置絆腳石。

  李家世代忠君,李承景與李固言從小就被灌輸忠君之道,眼看晉元帝如此行事,即使猜到了裏麵的用心,兩人也絲毫生不起不忠之意,作為定國公府唯一的女娃,李修容生來就是肆意飛揚的性子,即使在傅家寄人籬下的時候她也從未吃過虧。

  兩年前李修容剛回汴京,不久她的大哥就私下裏和她說晉元帝有意納她為妃,半個月後她就在驚詩會上傷了出言不遜的輔國公家的小姐,後來凡事上來找茬出言無理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吃過她的鞭子,過了不久她的名聲就傳遍了汴京,這樣一來,愛惜羽毛的晉元帝怎麽可能納一個德行有虧的女子為妃。

  然而讓晉元帝眼睜睜的看著李修容嫁與世家弟子是絕不可能的,於是才有了指婚一說,隻有把李修容的婚姻權利捏在自己的手中,他才能安心重用李家兄弟,後來李承景提出將李修容指給寒門子弟,晉元帝權衡過後便也同意了。

  李承景不能有子嗣,李固言明麵上隻是一個官場失意出外遊曆的學子,李修容嫁與寒門成為外嫁女就不算李家的人,這樣一來定國公府後繼無人名存實亡,達到了削權的目的。

  如今的朝堂幾乎可以說是晉元帝的一言堂,盡管世家仍然掌控著一部分的勢力,不過也隻是苟延殘喘罷了,晉元帝雖然打壓世家,但也並不是不任用世家之人,隻不過所用之人都要在他的掌控範圍之內,一旦他覺得超出他的預料,便會被他毫不猶豫的放棄。

  而在這場動蕩之中,王家和是少有的清明之人,他冷眼旁觀,看著楊繼宗上書時的誌得意滿和被貶時的麵如死灰,看著晉元帝玩弄權術和朝堂官員的爭鬥不休,看著那些原來位高權重的官員轉瞬之間就被抄家滅族,他越發深刻的感受到政治的殘酷與無情,也越發的小心翼翼謹言慎行,不輕易行將踏錯一步。

  這天王家和回到家中就見家裏的人都喜氣洋洋的樣子,王家和心裏納悶,就見薛長富笑嗬嗬的送一個背著藥箱的大夫出來。

  “管家,家裏有誰生病了嗎?”但是如果有誰生病的話,為什麽他笑的如此開心呢?

  薛長富見王家和回來了,立刻欣喜的說道,“老爺,你回來啦!夫人懷孕了……”

  接下來的話王家和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心裏,他的腦袋裏不斷的被刷著屏,媳婦懷孕了!懷孕了!他就要當爹了!王家和如置夢中腳底下好似踩著一坨棉花走路都有些發飄,以至於當他走進臥房的時候幾乎是同手同腳的,這讓欣喜忐忑的李修容頓時笑出了聲來。

  王家和聽到李修容的笑聲這才回過神來,見自家妻子笑盈盈的站在屋裏看著他,屋內的丫鬟也具都低頭忍笑,王家和心中既尷尬又無奈,這次可是徹底丟人丟到家了。

  他三兩步上前攬住李修容,小心翼翼的扶著她坐了下來,“修容,你可要小心身子!如今你是雙身子的人了!大夫可有什麽交代的話?”

  李修容見自家夫君的樣子,原本心中因為小生命到來的無措與忐忑頓時消失的一幹二淨,“夫君不必如此緊張,我的身子向來康健,大夫說我懷孕一個多月,懷相很好!”

  王家和聽到一個多月,想到在現代的時候好像聽別人說懷孕的頭三個月必須要小心謹慎,如此一來他非但沒有放心反而越加忐忑,“不行,我得問問那個大夫還有什麽要注意的!修容你好好歇著,我馬上就回來!”

  話音剛落人已追著那老大夫出去了,李修容見王家和焦急的身影咽下了嘴邊的話,她本來想說自己身邊有麽麽,有什麽注意事項問她們就行了,但看著平日裏穩重的夫君如此不淡定的樣子,她的心裏卻升起了興趣,再說夫君的種種行為無不昭示著對她與腹中骨肉的愛重,這讓她心中甜蜜非常。

  要說當初李修容嫁與王家和時心有不願,那麽現在她最慶幸的就是能得晉元帝賜婚與夫君共結連理,剛成親的那段時間李修容因為李承景勸說之言,把火爆彪悍的脾氣很是壓抑了一段時間,但曾差點糟她鞭子招呼的王家和卻是知道她真實性格的。

  王家和不知其中內情,也不會自戀的認為李修容被他的王八之氣吸引,最終思來想去覺得是不是對方因為不能違抗聖旨而嫁與自己的事受了什麽刺激,以至於精神分裂形成了第二個人格,他越想越覺得李修容受了刺激,之後的日子他便想方設法的開導她。

  一有空就和李修容說說話,一有機會就買些小禮物送給她,更是叫來了大夫半個月把一次脈,李修容見王家和對她溫柔體貼,身邊又沒有什麽通房丫鬟並且從來不去煙花之地,平日裏對她這個妻子十分敬重守禮,讓她覺得兩人一輩子生活在一起也不錯,雖然他們之間並沒有話本中所寫的愛情,但他們兩人相互扶持到老或許是沒什麽問題的。

  李修容自嫁給王家和,她之前使用的長鞭便壓了箱底,如今她決心與王家和相扶到老自然也不會再用鞭子招呼人了,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了半年,一個小丫鬟想飛上枝頭變鳳凰,打扮的妖妖嬈嬈的想要爬上王家和的床,李修容得知後直接拿出了半年未用的鞭子招呼了那個小丫頭一頓。

  王家和見狀心道,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他卻喜歡這份維護自己的狠勁,也是因為那一頓鞭打使得府中那些有姿色的丫鬟因為女主人許久未懷孕而蠢蠢欲動的心收了回去,後來王家和一旦被邀請前去煙花之地便立即拒絕,讓外界傳言他家有老虎懼內的傳言。

  王家和也不怕別人在私底下鄙視他,反正也沒人當麵說什麽,照樣我行我素,不去煙花之地,照例時不時的帶給李修容禮物,關心她的身體,兩人在這種相處模式下竟從未有過爭吵,他們之間雖無刻骨銘心的愛情但卻有一種淡淡的溫馨。

  如今王家和一想到與李修容有了孩子,八個月後就會有一個軟軟的小孩稱他為父親,他頓時就感覺身上的擔子更重了,而如此一來,他要辦的事也要更加周密細致,不能有絲毫差錯,他可不想因為自己而連累家人。

  這兩年來他暗暗積蓄著力量準備伺機而動,心中已經有了周詳的計劃,然而這份計劃卻是帶著風險的,但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高風險高利益,他辛苦科舉過五關斬六將的進入翰林院可不會甘心一直默默無聞下去的,不久之後就是晉元帝的壽辰,也正是他將自己顯露出來的良機。

  

  116.第116章

  

  晉元十八年二月初二是晉元帝四十歲生辰,此時晉元帝對朝堂掌控已至巔峰,正是誌得意滿之時,所以這個生辰宴會辦得尤為盛大。

  但此宴會是內廷宴,由皇帝和後宮嬪妃以及皇子皇孫、王公宗室在華清宮舉行宮廷家宴,外臣不得參與,王家和屬於外臣同樣無法進入此宴會,但宴會上需要祝詞和歌頌功德偉績的文章。

  王家和借此時機上書《賀大同篇》和花費兩年時間整理編撰的《晉元大典》,前者是歌頌晉元帝經天緯地之才,讚揚其地位可與天地比擬,後者是他翻閱曆代帝王事跡和晉元帝登基後十八年來的朝政議事的記載,專門將晉元帝的事跡編撰成冊。

  晉元帝見狀果然龍顏大悅,在了解到王家和自進入翰林後潛心鑽研學術,並未同其他人一樣整日裏上串下跳汲汲營營,這讓晉元帝對王家和的評價又高了一層,他覺得此子眼目清明心性沉穩,不僅吩咐宦官要在生辰宴會上唱讀《賀大同篇》,並當著內閣大臣的麵親口讚揚王家和“文采炳煥”,當即於文華殿召見王家和。

  王家和麵對晉元帝時臉上溢滿了對君主的崇拜之情,在內閣大臣麵前應對考核對答如流,並且時不時的表忠心,三句不離要報答聖上的知遇之恩,士為知己者死,晉元帝對於忠於他的臣子一向甚為優待,特別是像王家和這樣毫無背景勢力的人,富貴貧窮升遷貶降全在他的一念之間。

  其實在王家和看來,這十八年裏若不是因為老天爺賞口飯吃,一直風調雨順使得大周境內百姓富庶,再加上幾代皇帝的治理,想來根本也不會有如今的太平盛世了,原本他以為這樣的清平盛世都是晉元帝的功勞,但等他進入翰林院後才發現自己太過想當然了。

  晉元帝確實擁有帝王威儀,手段權謀駕輕就熟,剛登基的那幾年,也不知是因為羽翼未豐或是還未被權力迷花了眼,所做決定具是為江山社稷著想,政見上虛懷納諫,處事上公允端正,但近幾年來,他為了收歸權力越發的不擇手段,偏聽偏信固執己見,所做決策已有不少危害社稷之嫌。

  明明一開始是個英明果斷勵精圖治的明君之相,近幾年卻越發的偏激冒進,或許晉元帝本就是個愛玩弄權術善於偽裝之人,亦或許真的是權勢惑人將他改變的麵目全非。

  不管什麽原因,此時的王家和萬萬不能以政見時疏來引起晉元帝的注意,不然一不小心成了晉元帝手中博弈的棋子,到時候恐怕會淪落為第二個楊繼宗,所以他隻能以這種拍馬屁的方式在晉元帝的麵前露臉。

  不久之後晉元帝擢王家和為翰林院侍講學士,官從正五品加經筵官之銜,負責進宮為皇子講學,受皇帝傳喚為其誦讀奏章,晉元帝覺得王家和編錄的《晉元大典》甚合心意,於是便讓他重新編錄大周史記,王家和接了這活,對晉元帝的目的心知肚明,不就是在編錄史記時著重強調晉元帝的功績嘛!對於拍馬屁這一套路,王家和玩得十分溜。

  也不知是後宮爭鬥的原因,還是晉元帝有心控製世家出身的嬪妃的後嗣的結果,他子嗣頗豐,但多是皇女,皇子隻有四個,皇長子高孝玨由惠貴妃所出,惠貴妃莊靜姝是閣老莊敏行的嫡孫女,因皇後無所出,遵從立嫡立長的原則,高孝玨六歲之時就被立為太子,可惜的是在五年前因一場風寒病逝,年僅十九歲。

  二皇子高孝瑜由林妃所出,林妃是戶部尚書林之煥的嫡女,林之煥是進士出身,由晉元帝一手提拔深受其信任,愛屋及烏,平日裏晉元帝對高孝瑜非常喜愛,曾當眾說過“此子深肖朕躬”之言,再加上自皇長子逝去後高孝瑜就成了長子,所以他是立太子的熱門人選。

  三皇子高孝璉由平貴人所出,平貴人原來是皇後身邊的丫鬟,隻伺候晉元帝一次就一舉得男,因其身份低下,所以高孝璉自小養在皇後膝下,但並未記在皇後的名下,高孝璉在文采武藝上都十分出眾,平穩謙和禮賢下士,朝堂和宗室裏有不少人都對他抱有好感,再加上平日裏兄友弟恭甚是孝順,晉元帝對這個兒子也是十分滿意的。

  四皇子高孝琰的親娘乃是前禮部侍郎的嫡女,被晉元帝封為敬嬪,但禮部侍郎因“貪功冒進構陷同僚”而被罷黜,後來敬嬪因為“殘害皇家子嗣”被晉元帝打入冷宮,不久就於冷宮上吊自盡了,失去母親的四皇子被晉元帝指給柔妃撫養。

  柔妃膝下已有一女,一心想要再生一個兒子,再加上高孝琰並未記在柔妃名下並且當時他已有八歲,柔妃覺得他已經記事養也養不熟,所以對高孝琰一直隻是麵上情份,晉元帝對於這個第四個孩子也並沒有太大關注,甚至因為對敬嬪的厭惡故意忽視了高孝琰,宮中下人上行下效看菜下碟,紛紛怠慢四皇子,高孝琰雖然不至於忍饑挨餓,但該有的錦食華服卻是沒有的。

  皇宮內講課的地方是尚書房,王家和到這裏講課的時候隻有三個學生,其他的要不就是年齡太小還不能來此上課,要不就是已經到了開府的年紀,領了職務行走在朝堂之上,如今在這裏聽課的除了不受寵的四皇子以外還有兩個小皇孫,王家和要做的無非是為他們講述經義以及忠君之道。

  王家和隻想做個安分守己的好好先生,但當他無意中看見自己的學生大周朝的四皇子在水池中掙紮時,他還是不忍心置之不理,等他將其救上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令他蘇醒,之後這四皇子對王家和多了幾分親近,見他勤勉向學,王家和也不藏著掖著,自是盡心盡力教授於他。

  王家和於尚書房和文華殿兩邊奔波,晉元帝時不時的召見王家和讓他誦讀奏章,有時與內閣大臣商議國事之時也會令他在一旁聆聽,三五不時的詢問他的想法。

  王家和從一開始的一無所知到後來往往會提出耳目一新的見解,這令晉元帝十分欣喜,在他看來正是由於王家和在文華殿聽得多看的多了才會有如此的長進,王家和也往往配合晉元帝的想法,有時明明都知道的事情卻故作不知,等晉元帝點出後才做恍然大悟的樣子,這讓晉元帝越發自得,更加好為人師。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王家和回到了家,每天陪著晉元帝演戲是十分累人的,稍有不慎就有欺君之嫌,這讓他幾乎一整天都繃著一根弦,不過他的辛苦也沒有白費,半年多的時間,讓晉元帝親眼見證他的成長,而且這個成長還是晉元帝“親自”教導出來的,有什麽是比親手調/教出來的人更令自己滿意的呢?如今隻需要一個契機,更進一步指日可待。

  李修容挺著大肚子在丫鬟的攙扶下走進了房,王家和見狀立刻上前扶著李修容坐了下來,“今天小家夥乖嗎?可有鬧你?”

  李修容一手撫摸肚子滿臉慈愛,“小家夥這幾日很是乖巧,倒是讓我睡了幾天安穩覺!”

  王家和怕睡覺之時壓著李修容,所以自李修容懷孕後他都是在書房睡的,每天從宮中回來他都會第一時間來到臥房看看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就算心中再累,一回家看到家人就覺得什麽壓力也沒有了。

  王家和從未在李修容麵前說過他的勞累辛苦,但李修容又豈會不知他的境況呢!伴君如伴虎,更何況還是一位生性多疑的君主,若不是那一位想的太多了,定國公府又如何會落得如今這般兩難的境地?不過也要感謝那一位的“亂點鴛鴦譜”,若非如此,她又如何覓得良緣呢!

  李修容有意逗王家和開心,想到今日所見場景便說道,“夫君,今日我散步的時候看見園中池裏的魚在水麵亂跳呢!不如你也去瞧瞧?”

  王家和聽到這話也來了興致,“這倒是奇了,魚不在水裏呆著反倒是在水麵亂跳,難不成是想長一雙翅膀飛上天不成?”

  於是夫妻兩人帶著丫鬟婆子一起去看那些心比天高想飛上天的魚,到了池邊果然見到不少魚兒在水麵跳躍,王家和饒有興致的看著,當看見水裏的魚有一部分翻白肚時頓時皺起了眉頭,李修容見自家夫君的樣子問道,“怎麽了?可有什麽不妥之處?”

  王家和搖了搖頭回道,“沒事!隻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在外麵站了這麽久想來你也累了,不如早些回去歇息?”

  吩咐丫鬟將李修容攙扶離去後王家和立馬帶著文遠出了門,果然看見有不少貓狗在街上亂跑,還有老鼠也不懼怕天敵直接在貓的眼皮底下亂竄,王家和又找到幾戶人家,給了銀錢查看了水井,接連幾家水井的水都比較渾濁,而且還在不斷的冒泡,他頓時就確定了心中的猜想。

  這些跡象都是地震前兆,恐怕這繁華似錦的汴京城不久就會迎來百年不遇的大地震。

  

  117.第117章

  

  王家和拿出空間裏的指南針,見指針並沒有抖動心下稍安,這樣看來這次的地震應該還有幾天的準備時間,這一夜他的書房一直燈火通明。

  第二天一早他就進宮麵見晉元帝,晉元帝正在和內閣大臣商議國事,聽聞王家和有急事要麵見於他便立馬將他召了進來。

  王家和一臉焦急跪伏在地,“微臣叩見聖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昨日微臣發現家中所養的魚不斷在水麵跳動,因以前翻閱過書籍看過有關的現象便留了心,後來和下人查看了一番發現種種跡象都十分符合微臣以前所看到的記載,故而特來稟報!”

  說著便把花費一夜時間整理的奏章呈了上去,晉元帝接過宦官手裏的奏章翻看,久久不言,目光如炬的看著跪伏在地的王家和,“你可知道若你所說之事沒有發生,你會有什麽樣的下場?”

  王家和再次叩頭回道,“聖上,微臣所言句句屬實!若是聖上還有疑慮可稍等片刻,微臣之前所看的書就在宮內,聖上一看便知,種種跡象都與地龍翻身十分相像!”

  一旁的四位內閣大臣聽到“地龍翻身”四字頓時心下一驚,想要詢問卻又不敢打斷晉元帝的問話,隻能將疑慮壓在心底。

  晉元帝一邊吩咐宦官將王家和所寫的奏章交給四位內閣大臣翻看,一邊說道,“你直接將所看書籍名稱告知劉進忠讓他去取就行!”

  王家和說了四五本書,等查閱了那幾本書又一一對照後晉元帝已是信了一半,“你對地龍翻身這事有幾分把握?”

  王家和其實有九成把握,要不然也不會把事情捅到晉元帝麵前了,但他不敢把話說滿,“微臣約莫有七八分的把握。”

  晉元帝猶豫不決詢問其他幾人的意見,內閣大臣之一的史輔城說道,“微臣以為,王侍講是在危言聳聽,隻憑著魚兒貓狗之類的牲畜就斷言京城有地動實在是太過兒戲了,難道就因他的無稽之言而興師動眾?”

  史輔城早就看王家和不順眼了,此人當初不僅搶了家族晚輩的探花之位,還靠著溜須拍馬被聖上重用,此等小人早就欠收拾了!在史輔城看來,王家和一無是處,除了阿諛奉承外什麽都不會,平日裏靠著聖上的隆恩還敢在他麵前對時事指手畫腳,真是不知所謂!氣得他差點沒喊出“清君側”了,如今王家和恃寵而驕竟敢說出地動之言,等著抓他小辮子的史輔城可不會輕易錯過這次良機。

  史輔城想著定要解決了這廝,絕不能讓這小人再蹦噠,“聖上,王侍講居心不良,竟讓聖上下令讓汴京百姓到城外居住,若是真的如此行事定會引起百姓恐慌,京城必亂!其心可誅!還請聖上嚴懲!”

  王家和見晉元帝態度不明,心想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人生就是一場豪賭,若是輸了大不了帶著家人遠走高飛,“啟稟聖上,微臣一片忠心日月可鑒,這種種跡象與書上所記載的事跡都一一符合,若是真的發生地動,京城百姓不知有多少人要骨肉分離陰陽相隔,如今能救他們的隻有聖上了!微臣敢用項上人頭擔保,微臣所言句句屬實,請聖上明察!”

  晉元帝眼中明明滅滅,一邊擔心王家和所言屬實,一邊又擔心若是沒有發生地動到時候會引起百姓恐慌,他看著另外三位大臣問道,“王侍講所言,你們以為如何?”

  張懷瑾回道,“還請聖上派人查看王侍講所說之言是否屬實,若真的發生地動,此時有了準備,傷亡必會減至最小,並且王侍講所說之事有理有據,書上記載確有其事,此事甚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董仲行難得沒有與張懷瑾唱反調,“微臣附議!”剩下的一個同樣附議,見三人都同意,晉元帝立刻便派人去查看是否有王家和所說的種種跡象了。

  史輔城不甘心道,“讓城中所有百姓居於外處實在太過興師動眾,即使有地動也不知是何時,總不能讓他們一直有家不住吧!時間一久難免會有怨言,既然王侍講能斷言有地動之災,那麽應該也能知曉什麽時候發生地動吧!”

  王家和心裏誹謗,這老頭真不是個東西!他又不是地震測試儀,他哪知道具體在什麽時候,不過既然提起這事的是他自己,若不說出個子午寅卯出來,估計這老頭又要搬弄是非,到時候晉元帝一不高興把自己給突突了,他上哪喊冤去!

  “啟稟聖上,微臣觀書上所寫,這種跡象後少則七天多則十天半個月就會出現地動,為穩妥起見還請聖上讓百姓在外麵居住二十天,若二十天後仍然未發生地動,臣甘願受罰!”

  晉元帝見王家和信誓旦旦,原來對此事信的五分頓時變成了七八分,若真的沒有發生地動王家和就是欺君之罪,想來他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的,下了決心後晉元帝也不再猶豫,同幾位大臣商議後續事宜。

  第二天晉元帝下旨,以金龍入夢祈福為名,令百姓全部去城外的空地生活,並調動士兵看顧,為了不引起恐慌,地動之事隻有當初在場的幾人知曉,晉元帝嚴令不可泄露出去,任誰也不敢在這節骨眼撩虎須,所以這一旨意一出,立馬遭到朝上文武百官的反對。

  首先發難的就是幾個禦史,均認為這個旨意太過荒唐,會造成民眾怨言,但晉元帝獨斷乾綱,隻要他所做決策容不得別人反對,再加上內閣的附議,使得這個旨意還是安安穩穩的傳達下去了。

  不少大臣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盡管之後的二十天他們自己也要去城外居住,但他們卻不敢不做,若是以前,他們還敢耍滑頭,對上麵的命令糊弄,但現在這個時期誰也不敢陽奉陰違,畢竟在晉元帝掌控力如此緊密的情況下,稍有不慎就會丟了腦袋,誰也不會嫌命長啊!

  王家和回家後叮囑下人收拾好細軟,帶著李修容立即住進了臨時搭建的帳篷,在帳篷外麵圍了一圈士兵,這些士兵一方麵是為了防止意外發生,前來保護王家和,另一方麵是為了監視看守他,防止他見情況不對想要逃跑。

  李修容見到這種情況心中充滿了疑慮,“夫君,到底發生什麽事了?”

  王家和本不想讓她煩神這些事,但若不解釋清楚估計她會胡思亂想,以前那老大夫說過懷孕之人最忌心思過重,所以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了李修容。

  李修容說道,“不論結果如何,我都會陪在夫君的身邊!如今我也不知該盼著真有地動,還是盼著不會發生地動才好!”

  王家和攬著李修容,“地動可不是你想盼就來,不想它來臨就不會發生的,該來的遲早還會來,如若地動當真來臨,如今百姓都居住在城外,想來也不會造成太大傷亡,隻要人還在損失點錢財也沒什麽不好,若是沒有地動,我自有脫身之計,你可不要太過憂思擔心!”

  李修容和王家和做了這麽長時間的夫妻,自然知道他不會無的放矢,便也放下心中的憂慮,隻想著若是最後夫君被問責,真到了沒有轉機的時候,大不了就動用暗衛,帶著大哥二哥還有祖父妹妹一起遠走高飛,不得不說,這兩人不愧是夫妻,都想著一有不妥就溜之大吉。

  過了十來天還是沒有什麽動靜,隻是天氣越發的炎熱,致使被強製在城外生活的百姓越發的怨聲載道,朝堂上的官員也三五不時的勸說晉元帝讓百姓進城,王家和每天都被召至文華殿,史輔城每次都會說王家和“包藏禍心,欺君罔上”,幾乎就沒指著王家和鼻子罵了,連帶當初帶頭同意王家和所言的張懷瑾也被穿了幾次小鞋,晉元帝見這麽長時間還沒有動靜內心也有些動搖,看王家和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善。

  這天王家和依舊頂著晉元帝的壓力聽著史輔城的指責,一開始他還會辯駁但後來聽得多了他也就當耳旁風了,說來說去無非就是什麽“小人之行,危言聳聽”之類的話,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能換個新花樣!就在王家和默默在心裏吐槽的時候腳下的土地突然劇烈的震動了起來,王家和第一反應就是終於不用再聽那老頭天天說他壞話還不能罵回去了,風水輪流轉啊!

  晉元十八年八月十六,汴京地動,然於半個月前晉元帝金龍入夢,上天指示委以重任令其拯救黎民百姓,晉元帝麵對朝堂的反對,力壓眾議將京城百姓盡數牽出,致使地動發生之時百姓得以逃過這場災難,自此後晉元帝盡得民心,真龍天子之名傳於大周各地,威嚴盡顯令萬民臣服。

  晉元十八年十月十日李修容產下一女,取名王琇瑩,出自《衛風·淇奧》中的“有匪君子,充耳琇瑩”,有光明秀亮之意。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