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46節

  沈默聽到才子二字險些要蹦起來,“就他也配稱為才子?”見王家和一臉好奇,沈默心中頓時湧起一陣莫名的責任感,唉!雖然平日裏這好友總是一副老成穩重的模樣,但對方畢竟還年少,識人的能力還不夠啊!

  “那人是傅家的寶貝疙瘩傅宣毓,除了會做幾首歪詩也沒什麽多大本事,成天呼朋喚友正事不做,至今一點功名也沒有,隻因他家與定國公府有姻親關係,以往都會扯著這麵大旗,所以其他人也會給他幾分麵子,但深交卻是不可能的,你看他周圍圍著的那些人,不過都是些小家族的後輩,上的了台麵的人家也不會如此恭維去捧他的臭腳。”

  沈默終於逮著機會教導王家和了,他一臉感歎的拍了拍王家和的肩膀,“家和啊!看人要擦亮眼睛啊,不能看對方人模狗樣會做幾首歪詩就覺得那人可以結交,你還小,跟著哥哥我多學學!”

  王家和默默的拍掉沈默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他當然知道那人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古代富二代,不過是裝作不知道罷了,看著沈默用一種你太天真涉世不深類似於長輩關愛晚輩的眼神看著自己,王家和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嚴學成帶著王家和進入他的小圈子,向別人介紹的時候隻說兩人是同窗關係,並未點明王家和將要成為他的妹婿,畢竟兩家隻交換了信物還未正式訂親,所以有些事並未拿到台麵上說。

  別人看在嚴學成的情麵至少表麵上對王家和是和和氣氣的,至於內心的真實想法就不得而知了,這期間王家和也隨波逐流的做了幾首詩,中規中矩並無出彩之處。

  若是其他的項目倒也罷了,隻作詩這一技能王家和始終沒有點亮,對於一個現代人來說,作詩太難了,不僅要講究押韻平仄相對,頷聯和頸聯還要對偶,詩還分為古詩、律詩、絕句,這三類還分五言和七言,句子整齊是最基本要求,不同的詩所用的詞藻和句法也不一樣,作出符合要求的詩並不算什麽,還要有靈氣有內涵有深刻的理想和寓意,王家和談到詩就頭疼。

  王家和並不願抄襲中國古代的詩詞,他沒有作詩的天賦,那些風格多變的詩詞一看就知道是不同人所寫,而且有的詩詞是到晚年根據閱曆才能寫出來的,並不是王家和所能駕馭的,古代人也不是傻子,真以為隨便抄襲一首詩詞就能受到眾星捧月般的讚美嗎?恐怕到時候不是讚美而是質疑吧!

  不過有句話叫做“讀過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胡謅”,王家和在莊夫子的□□下做一首不會出錯的詩是沒有問題的,不過也隻是挑不出錯而已,至於詩中所蘊含的深意道理神馬的那都是浮雲。

  莊夫子曾經也納悶過這弟子為何做的詩都透著一股匠氣,但經過百般教導王家和作詩仍是老樣子後,莊夫子已然放棄激發王家和作詩的靈感了,如今在眾多驚豔之作中王家和的大作激不起一丁點水花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宴會將要結束的時候嚴學成偷偷的拉著王家和說道,“我妹妹也來參加宴會了,隻不過一開始沒有和我們一同前來而已,等會兒我們一起向傅家長輩辭行,你可要好好表現!”

  王家和聽到這話心裏不禁湧起了一絲緊張之意,雖說到現在還沒有見過這個未婚妻,但據嚴學成所說,這個未婚妻性子柔順,針織廚藝,管家理財,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可謂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正是王家和心目中理想妻子的模樣,至於相貌,看嚴學成儀表堂堂的樣子,作為他的妹妹應該也醜不到哪裏去。

  王家和心裏尋思著等會兒一定要好好表現,畢竟是將要與自己共度一生的人,古代本就對女子嚴苛,作為對方的未婚夫將來的丈夫理應擔起責任,雖然王家和從未承諾過一定會闖進金鑾殿試,但他心裏明白對方嫁與自己是低嫁,他一定要闖出名堂,將來盡自己所能嗬護關愛對方,這樣才不辜負對方的心意。

  正當王家和尋思著要不要送個禮物給未婚妻時,閣樓的一間廂房裏傳來一聲尖叫,眾人紛紛朝著廂房走去。

  隻見一個長相豔麗的女子聲淚俱下的控訴著,對麵那個不斷低聲道歉滿臉焦急的人正是先前被沈默鄙視的傅宣毓,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溫婉可人的女子。

  顧婉平無意中撞見了傅宣毓和一個女子在廂房裏摟摟抱抱的樣子,頓時就感覺天塌了下來,仔細一看那女子竟是嚴家嫡女,好不容易走了一個李修容如今又出現一個嚴婧涵,這讓顧婉平實在無法忍受,傅宣毓明明說好了年後就向姨母提及迎娶自己的事情,現在又攪出這一出,到底是什麽意思?

  平日裏招惹小丫頭也就罷了,那些小丫頭都是上不得台麵的東西,等她當上傅宣毓的妻子,自然有的是手段整治,可如今招惹的是嚴家嫡女,顧婉平很有自知之明,嚴家嫡女和自己相比,傅家肯定會聘娶嚴婧涵,而不是商戶出身的自己。

  若不是想著傅宣毓正妻的位置,顧婉平怎麽可能按耐住性子對傅宣毓溫柔小意,如今眼看到嘴的鴨子要飛了,她怎麽可能輕易善罷甘休!索性就把事情鬧大,大不了一拍兩散!

  看著越來越多的人被吸引過來,傅宣毓和嚴婧涵的心中越發著急,尤其是當看到嚴學成過來的時候,嚴婧涵的臉色頓時煞白一片,顧婉平瞧著嚴婧涵的麵色,眼角瞥見嚴學成的身影,說話的聲音越發的洪亮。

  王家和原本以為又是一出渣男勾搭女子的好戲,不曾想卻在那所謂的平妹妹口中聽到了嚴家嫡女四個字,頓時心下一跳,他皺著眉頭問身旁的沈默,“今天嚴家還有其他的女孩過來嗎?”

  沈默是知道王家和與嚴婧涵交換信物準備訂親之事的,聽王家和如此詢問他隻能保持沉默,王家和見沈默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態以及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嚴學成氣的要殺人的表情,哪裏還有什麽不明白的,原先的緊張之意以及對未來妻子的憧憬之情頓時消失無蹤,他的腦袋裏隻有三個字。

  綠!帽!子!

  

  109.第109章

  

  趙老三跑船已經有六年多了,今年的冬天特別冷,再過一段時間等水麵結冰就無法跑船了,他打算這段時間做完後就好好的陪陪家人。

  就在趙老三尋思著給兩個月沒有見麵的家人帶些吃食衣服的時候,隻聽一道清朗的聲音問道,“船家,你這船什麽時候能走?”

  趙老三一看原來是剛剛上船的一個書生,趙老三對讀書人還是很敬佩的,他自己沒有讀過書,所以當看到眼前這個長相周正的讀書人時內心自發地有些好感。

  “馬上就能走了,還差五個人,一會等人數夠了就可以出發了。”

  正在這時從遠處匆匆忙忙的趕過來一夥人,正好是五個人,他們做行商打扮,盡管乘船的價錢比較昂貴但也沒和船家討價還價,十分慷慨的付了船資後就上船了。

  先前問話的書生正是準備回家的王家和,因沈默還要在嚴家多呆一段時間所以這次他並未與沈默同行,至於之前與嚴家嫡女嚴婧涵的婚事自然是告吹了。

  經過賞梅宴會上的鬧劇,嚴婧涵與傅宣毓的事情在上層家族中已經是人盡皆知,當初在場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嚴家丟不起這麽大的臉麵,所以嚴婧涵也隻能嫁與傅宣毓。

  為了嚴家的顏麵,嚴家不僅絕口不提之前與王家和的訂親承諾,還宣稱嚴婧涵與傅宣毓早已是未婚夫妻的關係,嚴傅兩家私底下已經為這兩個孩子結了親,等到來年春天兩人就要大婚,這樣一來,他們兩人在宴會上私下裏摟摟抱抱的行為也隻是情到深處的自然表現,兩人又是未婚夫妻的關係,自然不能說是私情。

  嚴學成滿臉抱歉的帶著嚴家的誠意來與王家和商議解除訂婚的事情,並且要求不能向外人提及先前交換信物之事,聽到這個要求王家和頭一次冷下了臉,嚴學成說是商量實際上卻是直接來通知他嚴家的決定的,他要回了當初祖父寄來的玉佩,並且將嚴家的信物以及嚴學成所帶來的禮物全數退了回去。

  以他目前的身份與嚴家做對無疑是蚍蜉撼樹,就算他對外言明他與嚴家嫡女有婚約,外人多會笑他癩□□想吃天鵝肉不自量力,他又何必自取其辱去尋不痛快,但他再怎麽廉價也是有自尊心和骨氣的,嚴家如此行事簡直就是把他的臉踩在了泥裏。

  當初若不是嚴學成主動牽紅線,他也不會去“膽大包天的宵想嚴家嫡女”,如今主動毀約的也是嚴家,還進一步要求他不要把事情嚷嚷出去,生怕他敗壞了嚴家的名聲,這樣行事,好像是王家和不要臉主動貼上去一樣,這讓他差點當場就和嚴學成翻臉。

  嚴學成也很無奈,他確實是從內心深處希望王家和成為他的妹婿,但無奈他看走了眼,沒成想嚴婧涵平日裏的溫順大氣都是裝出來的,如今為了維護嚴家的顏麵隻能徹底否決先前的約定,但看王家和將他帶過來的東西係數退還就能知道對方並未輕易原諒嚴家退婚的行徑,早知道當初他就不操這份心了,真是好心辦壞事。

  嚴學成的左右為難王家和不是不知道,但嚴家既然已經將他的尊嚴徹底踩在腳下,他也不願再好聲好氣的對著嚴家人,此時他可沒有那份當知心人勸說嚴學成的心思,難道被打了左臉後還要將右臉伸過去給對方打嗎?他還沒那麽賤!

  自那次事情過後王家和隻一心科考,其他的什麽也不管,遇見嚴學成的時候隻做點頭之交,退婚一事確實怪不到嚴學成身上,但他作為嚴家的嫡係,在退婚一事上確實徹徹底底的站在了王家和的對立麵,這使得兩人的關係再也回不到從前。

  沈默倒是想勸和一二,但規勸幾次過後見王家和對嚴學成依然是那種淡淡的態度,他也不再多勸,畢竟不論是誰遇到這種事情心中都會有個疙瘩。

  王家和最為生氣的是嚴家的態度,對嚴學成的行事也理解,畢竟對方要維護家族的利益,但理解歸理解,怨不怨又是另外一碼事了。

  王家和歸心似箭,到了府學放假之際,他與老師辭行後立馬就收拾包袱趕至碼頭,一方麵是急著回家,另一方麵是因為天氣越發寒冷,若再耽擱一段時間等水麵結了冰就無法坐船回去,到時候又是一番折騰,索性他就一個人,隨時隨地可以出發,方便的很。

  王家和見船家準備出發便回到了廂房,回去的途中瞥了一眼最後上船的一夥人,總覺得那幾人有些怪異,但具體有什麽不對之處又說不上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來,最終王家和隻當自己太過疑神疑鬼。

  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十來天的水路,王家和每天都會讀書讀到深夜,此次回家莊夫子給他布置了課業任務,加上他自己所借閱的書,每天都要堅持讀書練字,真正做到了手不釋卷。

  這天夜裏剛讀完《地理誌》,眼見已至深夜,王家和放下書揉揉酸澀的眼睛準備歇息,忽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王家和偷偷出門走到甲板上,寒冬深夜四處漆黑一片,船上隻他一人,冷風拂麵鼻尖隱約嗅到一陣血腥氣息。

  王家和的神經頓時繃緊後背一陣發麻,越往甲板右邊的船艙走血腥味越濃,此時他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右邊的船艙住著的正是船上掌舵的船員,這麽濃的血腥氣息,八成是出事了。

  王家和悄悄的貼著船艙,隻聽裏麵傳來一陣說話聲。

  “賬冊已經到手,等會兒將船鑿開,破壞鉚後水流自會帶著船飄走,到時候便可徹底毀屍滅跡,我們也好回去向大人交差!”

  “一個小小的四品刺史就想拿著賬冊去給王爺添堵,真是膽大包天!就算他所派的親信扮作船員又能如何?還不是丟了性命?恐怕此時他自己也是命在旦夕吧!真是不自量力!”

  王家和聽到他們要砸船頓時心下一驚,這幾天日夜兼程,走了十來天的路船上也需要補給,所以今天船是靠岸休息的,這些人殺了船員又打算鑿船拋鉚,擺明了是想害了全船人的性命,王家和第一次感覺到古代社會的殘忍,在人治的時代下生命是如此的輕賤。

  此時裏麵的一人忽然低聲嗬道,“誰人在外麵?”話音剛落那人已行至門外,看著門外空無一人頓時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同夥的其他人連忙趕至此人身邊問道,“有誰在外麵嗎?”

  那人眼中帶有疑惑道,“剛才明明感覺到這邊有動靜,可能是我聽錯了吧!”壓下心中的疑慮吩咐道,“事不宜遲,未免夜長夢多趕緊把正事辦了要緊,你二人去鑿船,鑿完後回來匯合我們立刻下船!”

  王家和剛才在那人出聲之時便眼疾手快的躲進了空間,此時聽外麵沒了動靜便偷偷的出了空間跟上了準備砸船的兩人,這一夥人明顯是要置船上所有的人於死地,他確實可以靠著空間生存下來,但他沒法眼睜睜的看著這一船的人全部喪命。

  這船上有老人也有孩子,前幾天他在甲板上散心的時候還和不少的人打過招呼談過話,說他聖母也好說他腦子進水也罷,反正他是無法自己苟且偷生而眼看著他人白白死去,王家和小心翼翼的跟著那兩人,偷偷的拿出了空間裏的軍用狙擊弩。

  在船艙等候的一夥人眼見鑿船的兩人一直沒有回來心裏越發的焦躁,領頭之人又吩咐一個人前去查看,當查看的人也是一去不複返之時,領頭人想起先前的動靜心中陡然泛起了一陣不安之意,他當機立斷帶著餘下的一人走出了船艙準備離去。

  突然在這黑夜裏響起了一道輕微的聲音,他立馬避開了身形,一支箭從他的臉頰擦了過去深深的釘在了身後甲板上,可想而知若是他沒有及時避開,此刻他的腦袋估計已經開花了。

  這領頭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接二連三的箭向他射來,他躲避不及隻能拉過僅剩的一個同伴幫他擋箭,他那同伴也在專心致誌的避開箭矢射擊,不曾想被身旁之人拉了過來,一時不察立馬被射成了篩子。

  王家和見餘下的一人有了人肉擋箭牌,即使射擊也沒太大效果便停了下來,領頭人手臂中了一箭,他忍著疼痛低聲問道,“閣下是何人?為何痛下殺手?”

  冬夜萬籟俱寂,領頭人問完話後並未聽到對方回話,隻能隱約看見不遠處站著一個人,至於容貌衣著完全看不清,他深知對方手上應該有一把武器而且殺傷力極大,若再這樣下去,自己很有可能命喪黃泉。

  “閣下是哪條道上的?你我無冤無仇何必兵戎相見?”領頭人一邊說話一邊試圖靠近對方。

  王家和見對方打算靠近自己,便知道這人是想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從而使他無法使用箭矢,說不定還想打著近身戰的注意,王家和哪肯讓對方靠近?這人的武功肯定不低,如今又要速戰速決,再加上不能讓對方看清自己的麵容,他也不浪費時間,直接又是一排箭矢射過去。

  那領頭人連忙變換身形躲了過去,見無法靠近對方,他隻能打消乘其不備偷襲的想法,加上手臂受了傷,再待下去也是徒勞,想到賬冊已經到手最重要的任務已經完成,他立馬從甲板上跳入水中逃了出去。

  王家和也無法留住那人,隻能眼看著對方逃之夭夭,他拔掉了甲板上和屍體上的箭矢,照著之前的處理辦法將屍體扔進了水裏,至於會不會被人發現王家和也覺得無所謂,反正別人又不知道是他殺的人。

  正當他準備回去的時候王家和不小心踩到了什麽,他俯身拿起腳下的東西感覺像是書本類的物件,他想到剛才那夥人所提及的帳冊,心裏頓時有了猜測。

  回到房間一看,果然是賬冊,看來應該是剛才那人躲避箭矢的時候不小心遺落的,王家和心裏有些微妙,對方費盡心思想得到賬冊,結果臨門一腳功虧一簣,不知逃走的那人回去後該怎麽向他的主子交代。

  死掉的四人加上逃走的那人正是當初最後趕至船上的人,那時王家和看這幾人就覺得有些怪異,最後卻沒有深想。

  如今他才知道當初的怪異之處是什麽,這五個人雖說做行商打扮,但行動卻是幹淨利落,特別是看船上其他人的眼光,好似在看死人一樣,思及他們打算鑿船拋鉚的行為,想來他們一開始就決定要置船上所有人於死地。

  王家和拿著手上這本賬冊心思百轉,就是這本小小的賬冊差點害了全船人的性命,即使如今船上的人獲救了,這賬冊也承載著死去的船員以及被自己殺掉的四人的性命,古代的生命果然輕賤。

  王家和揮開思緒歎了一口氣,隨即便翻開了賬冊,當看到賬冊上的私印以及其中一個人名時,他的心中大吃一驚,怎麽會是他?

  

  110.第110章

  

  轉眼之間兩年時間已過,王家和已經長成了翩翩少年的模樣,十五歲就可以束發了,在古代這個大環境裏已是個能娶妻生子頂門立戶的年紀。

  因他多年習武以及靈泉水的調養,所以他的個頭抽高的像個十七歲的少年,經過莊夫子的教導與府學裏學術氛圍的熏陶,使得他全身透著一股淡淡的書生氣息。

  王家和醉心學術一心科考,當初他考上秀才後本就決定要在兩年後下場,莊夫子知道他的打算並未覺得他火候不夠勸他不要下場,而是傾囊相授,王家和十分感激老師的教導,但他心中卻始終存有一份擔心。

  兩年前他遇到的那場禍事使得他不得不痛下殺手,那時因為船員的死亡引來了官府,官差衙役將船上所有的人都詢問了一遍,王家和稱職的扮演著一個受驚的書生角色,他並未將賬冊交給衙役,也沒有將賬冊遺留在甲板上讓他人發現。

  那本賬冊牽涉太廣,甚至涉及到了儲位之爭,在賬冊上他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名,此人正是鴻臚寺少卿也就是莊夫子的三弟子王家和的三師兄孫何。

  王家和並未將此事告知老師,一來他無法確定老師是否與此事有牽連,二來也是不想打草驚蛇,所以那本賬冊至今仍然呆在空間裏,他也從未向任何人提及此事,這樣才能保證他懷有賬冊之事不會被泄漏出去。

  當初回到王家村他受到全村上下熱情的招待,甚至在後來的宴會上迎來了邱師爺這個稀客,同時也收到了包括鎮長大人等清河鎮上層家族的禮物與拜帖,王家和為了增加家人的保障,與那些人物很是周旋了一番,但即使是最親的家人他也絲毫未提殺人與賬冊一事。

  有些時候隱瞞也是一種另類的保護,知道的越少活的才越長久,他也曾想尋求老師的幫助,但在沒有弄清老師的立場之前他是絕對不能泄漏一個字,畢竟老師的背後也是有家族的。

  王家和在四月份的時候已經參加過鄉試並且取得甲榜第五也就是亞元的好成績,與此同時沈默並未下場,反倒是嚴學成順利通過了鄉試,與王家和同被稱為舉人老爺了。

  這兩年王家和與嚴學成始終處於淡淡的君子之交,兩人之間從不提及當初的婚約一事,倒是沈默曾經小心翼翼的說起過嚴婧涵的事情。

  據說當初嚴婧涵雖然心想事成,但也被移出嫡係族譜恢複了原來庶出的身份,傅家覺得庶出的女子不配做傅宣毓的正妻便想反悔,嚴家與傅家好一通扯皮,威逼利誘之下傅家隻能妥協。

  嚴家將嚴婧涵以正妻之禮嫁與傅家後就沒有再搭理嚴婧涵,即使後來傅宣毓以平妻之禮迎娶顧婉平使得嚴婧涵回到嚴府尋求幫助,嚴家家主也隻是一句“出嫁從夫”打發了她,沈清荷更是隻冷眼旁觀坐看好戲,一句勸說之言也沒有。

  王家和聽了沈默的轉訴之言內心一片平靜,當初交換信物時的喜悅與憧憬,後來被背叛時的失落以及滿心的憤慨之情好似一場夢般虛幻,他隻輕歎一句有緣無份後便將嚴婧涵這三個字徹底從心中抹去了。

  王家和收拾行囊與老師辭別後就向汴京趕去,汴京是大周的國都,會試在汴京禮部所設的貢院舉行,大周朝所有的舉人都要共會此處比試科藝。

  會試重經義輕詩賦,這一點對於王家和而言是十分有利的,他作詩平平,會試人才濟濟,若是詩賦所占比例過重那麽對他來說無疑是百害而無一利,不過他的運氣向來不錯,隻要作的詩挑不出錯,即使帶有匠氣也無傷大雅,經義文章寫得出色才是科舉的重中之重。

  會試的主考官有四人被稱為總載,擔當此職的人是進士出身的大學士、尚書以下副都禦史以上的官員,由皇帝和禮部尚書共同商議派允,另有同考官八人多由翰林充當,會試分三場舉行,三日一場,第一場在初九日,第二場在十二日,第三場在十五日,亦先一日入場,後一日出場,三場所試項目為:四書文、五言八韻詩、五經文以及策問。

  會試地點比較聞名的就是傳說中的“單間”,這裏的單間可不是現代賓館的單間,而是所謂的“號舍”,每舍有長四尺的兩塊木板,號舍兩邊牆體有磚托槽,上下兩道,白天考試時,兩塊木板分置上下托槽上,搭出一副簡易桌、凳;晚上則將上層的板拆下,與下層平拚成一張簡易床鋪,由於空間太小,考生晚上須屈膝而臥,民間戲稱之為“鴿籠子”。

  一想到接連幾天都要在如此簡陋狹小的空間裏吃喝休息,王家和的內心就有點方,他唯一慶幸的是考試時間是在八月份,那時的天氣已經將要轉涼,若是在夏天考試,想想蚊子飛舞的場景,嗬嗬!場麵實在是太美!

  王家和站在汴京城外仰望這座巍峨古城,夕陽的餘暉散落在這城牆之上,給這灰色的磚瓦上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黃色,無形中透著一股溫暖的氣息,但觀其高度足有百丈之高,透露著威嚴之色,其勢成九仞之功,其形睥天下之勢。

  街道上來往的人有文人士子、販夫走卒、異國遊客,王家和看著形形□□的人,記憶中的現代大都市已經模糊不清,越漸清晰的是縈繞心頭的王家村,那裏有牽掛他的家人,是繁華熱鬧的兗州府,那裏有教導他的老師和交好的同窗,時至今日原來他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融入了大周朝,他已成為大周朝芸芸眾生中的一員。

  同行的兗州府學的同窗提議先去看一看考點,王家和跟隨他們一起來到了“貢院街”,此處是為了防止考場內外的串聯作弊,在貢院外麵建有兩道高牆,兩牆之間留有一丈多寬間距,形成一圈環繞貢院的通道,圍牆的四角又建有四座兩丈多高的崗樓,並且在外麵也留有一圈空地,嚴禁百姓靠近和搭建,所以形成了貢院街。

  此時會試還未開考,所以他們一行人隻能遠遠的瞻仰一下貢院的風采,王家和心生歎息,就是這個地方多少文人士子極盡全力的拚搏才能有資格進入其中,也有無數考生隻能止步於此徒留遺憾,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或許正是因為這種精神支持著無數學子前赴後繼的走上科舉之路,也因此產生了無數的有學之士。

  王家和一行人在汴京一起租下了小院,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王家和可沒有當初在客棧包房的魄氣,再說他們一起租個院子看書也能更為便利,客棧的環境太過噪雜,也更容易多生事端,在會試之前需要的正是一個安逸舒適的環境。

  會試開考的當天王家和一行人來到了貢院門前,所有的考生按照籍貫劃分後井然有序的進入考場,說起這個還有個故事,以前士子進入考場時,為爭先入場擁擠不堪,曾經有人在入場時被擠下考場大門內右側水池中淹死,直到前內閣大學士陳世平在擔任主考官時,這一狀況才有改變。

  他通過製定詳細的規章製度,明定入場規則,並將各縣士子何時何門點名先期布告,使士子按部就班入場,改變了入場混亂狀況,因此留下“三度親臨棘闈中,雷厲風行革弊政”的佳話。

  每個士子都會帶一個考籃,這個考籃裏麵裝了一些幹糧和考試用具如筆、墨、紙、硯等,但考生帶的幹糧必須切開,以防考生作弊,就在王家和被搜身的時候,旁邊的隊伍裏出現一個疑似夾帶的考生,士兵要將那人帶入隔間單獨檢查但那考生不願,因此產生了爭吵製造了紛爭,這使得後麵的考生更加緊張了。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