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45節

  “你們可別把這小子灌醉了!酒喝多了傷身,何況他的年紀還小,可禁不住你們這樣的灌法!再說你們可不要忽略了第一名和第二名啊!他們的才學難道就不值得你們敬他們一杯酒嗎?”

  眾人聽了學政的話連忙轉戰第一名和第二名考生,既然學政大人都發話了,他們哪敢再為難王家和啊!隻不過表麵上不為難心裏麵卻對王家和更加羨慕嫉妒了,第一名和第二名考生雖然不太甘心學政拿他們兩人當擋箭牌,但學政的最後一句話也有變相誇讚的意思,再說他們也不敢在學政麵前露出不滿之意,不管心裏如何想,麵上都是一副笑意盈盈翩翩公子的樣子接受眾人的禁酒了。

  王家和心裏雖然吐槽若不是學政突然心血來潮對他說什麽勉勵之語也不會招致這番禍事,但最終也是學政替他解圍讓他逃過一劫,所以他趁眾人向第一名和第二名考生敬酒之際,站起身來對著學政躬身遙遙一拜以示感謝,而王家和的這番做派讓學政眼中再次露出了滿意之色。

  

  106.第106章

  

  這邊王家和在參加簪花宴,那邊官府邸報已然通過驛站傳了出去,兗州府隸下的所有縣城都會收到此次院試得中的三百多名秀才的姓名並且在秀才的姓名後麵附有籍貫住址。

  當宜山縣縣尊阮明遠拿到這份邸報的時候,一眼就瞧見了王家和三個大字,他原以為是其他縣城的同名同姓之人,但看到名字後麵寫著宜山縣清河鎮王家村這些字時,他不由得擦了擦眼睛又重新看了幾遍,那副樣子恨不得將邸報看出一朵花來,等看了幾次的結果都一樣時他不禁又喜又愁。

  喜得是宜山縣已經有好些年沒有出現過廩生了,以往就算有闖入前百進了府學讀書的學子也隻是在十名開外,此次王家和這個農戶出生的鄉下小子竟然不聲不響的就能力壓眾多學子獲得第三名,這實在是讓他驚喜不已!

  愁的是他前段時間剛對鄭夫子說過王家和絕對不會闖入院試前百,結果現在就被打臉了,想到鄭夫子以前總說自己是個烏鴉嘴,他不禁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烏鴉嘴呢?不然的話怎麽他說什麽什麽就成真呢?這下鄭夫子看好的弟子估計也不會來縣學讀書了,煮熟的鴨子飛走了,還不知道鄭夫子該怎麽嘮叨他呢!

  阮明遠壓根兒就沒想過王家和會放棄去府學進學反而會來縣學進學,這不是明擺著的嗎?除非王家和腦抽或是出什麽意外摔傻了才會幹出這種虧本的事來,有了府學那個明珠在前,他怎麽可能還看得上小小的縣學?哎!這下該怎麽和鄭夫子說這事哦!

  這邊阮明遠剛在想著鄭夫子,那邊被他念叨的鄭夫子就找上了門來,果然有些人是不禁想的,還未見到鄭夫子的人影便先聽到了他的嚷嚷聲。

  “縣尊,州府的院試已經結束好些日子了,按理說這幾天院試的邸報就能到了,你可要幫我留意我那弟子得了多少名,若真是孫山之位或者靠後的名次你可得提前告知我,這樣我也能提前想好說辭等他來縣學的時候我也好安慰安慰他!”

  鄭夫子等說完了話後隻見阮明遠正襟危坐一臉笑意的看著他,看得他一頭腦的霧水,他不明所以的問道,“你怎麽了?怎麽這副表情?”

  阮明遠在聽到鄭夫子的說話聲時就眼疾手快的將邸報藏了起來,如今聽到鄭夫子所言他隻能一臉微笑不發一言,這讓他怎麽說?難道說,邸報今日就到了,你看好的弟子不負所望考了第三,妥妥的要進府學讀書,你也不用浪費心力去想什麽安慰之詞了,順便也不用費心費力的教導弟子了,因為本來已經快到手的弟子飛向別人的懷抱了!

  嗬嗬,若是阮明遠真說了這些話鄭夫子還不知道該怎麽鬧騰呢!阮明遠破罐子破摔的想,如今能拖得一時是一時,等拖不了的時候再說吧!

  阮明遠一臉無辜的看著鄭夫子,絲毫看不出心虛之色,“你放心!我肯定幫你注意著這件事!等有消息的時候我立刻就派人通知你!”

  鄭夫子一臉狐疑的看著阮明遠道,“我怎麽感覺你有些不對勁啊?以往我來你這兒說我那弟子的事情,你都是滿臉不耐煩的表情,怎麽今天這麽幹脆的就答應了這事?”

  阮明遠不愧是當官的,他一臉正氣,聽了鄭夫子所言心跳都沒有加快,“早些得到消息通知你,你也不會再來我這裏說你弟子的事啊!我也可以早日解脫不用成天聽你嘮叨,這有什麽不對嗎?我說你這人怎麽這麽奇怪?我這麽幹脆的答應幫你,你反倒是懷疑起我來!難道偏要我推三阻四你心裏才舒服?”

  鄭夫子聽了阮明遠的話覺得也有些道理,這才打消先前心中的疑慮,“你要是不想再讓我來煩你,你得了院試的消息後就早些來知會我,到時候我滿心精力都放在教導自家弟子身上,哪裏還會有空來這裏和你閑聊?”

  鄭夫子說完也不等阮明遠回話就拂了拂衣袖直截了當的離開了,阮明遠見莊夫子瀟灑利落的身影,再看看被他拿出來的邸報心裏一陣欲哭無淚,這次是瞞過去了,可紙終是包不住火的,此事遲早要被鄭夫子知曉,到時候自己肯定又要受到對方的荼毒!

  哎!想到這些,阮明遠就十分後悔當初所說的那些話,早知道他就不把話說的那麽滿了,還盡心盡力的和鄭夫子一條一條有理有據的分析王家和無法闖入前百的原因,如今自打嘴巴,這份苦果也隻能自己往肚子裏咽。

  其實他也納悶呢!以王家和的家世背景再加上他隻進學了兩個月,應該不會闖入前百才對,更不要說如今還力壓州府和其他縣城的眾多學子奪得第三,難道他在夜裏有神仙入夢使得他有如神助在考場中大顯神威?

  阮明遠想不通歸想不通,正事還是要辦的,他繼續查看邸報,發現第十名的沈默也是宜山縣的,不僅如此還有另外五名學子雖說不是廩生但也在百名之內,這就意味著宜山縣有七名學子會去府學進學,這讓阮明遠喜不自勝。

  兗州府隸下有兩百多個縣城,此次進前百的學子宜山縣就占了七個,這可是天下紅雨多年不曾有過的事了!想到這裏,阮明遠就連剛才所擔憂的鄭夫子之事都放在一邊了,趕忙吩咐小隸準備喜報印紙。

  得中秀才的喜報是由學子所隸屬的縣城縣尊或者師爺親自書寫的,再由縣城的衙役快馬去學子的家鄉通報喜訊,喜報也是有規定的,要求用隸書書寫,所用紅紙也有特定規格,其上端需印有一條欲飛的騰龍,下麵則是雲山霧海,喜報正中央寫有某某年高中院試第幾名的字樣。

  阮明遠寫完幾個人的喜報立馬就派了衙役帶著喜報前往高中秀才的學子家鄉處,絲毫沒有遮掩的意思,直接讓衙役們大張旗鼓的趕去目的地,至於這樣高調做事會不會被鄭夫子知曉以至於找上門來,阮明遠表示和邸報上高中秀才的人比起來其他一切的事情都是浮雲。

  王遠山正在家裏教自家的孫女識字,隱約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嗩呐聲,而且那聲音越來越大好像是衝著自家來的,正當他要出去觀望的時候,自家門口響起一陣鞭炮聲,他連忙帶著秀秀出去查看,剛打開院門,隻見四五個衙役出現在自家門口,後麵跟著許多村民,就連裏正和族老都在這裏。

  王遠山心裏正納悶呢,就見為首的一個衙役手拿一個紅紙樣的東西滿臉喜氣的說道,“這是王家和王老爺家吧!王老爺在院試中高中第三名,已經奪取秀才功名了!恭喜,恭喜啊!”

  王遠山一臉懵圈,大腦停頓了幾秒直愣愣的盯著衙役,仿佛要在衙役的臉上看出一朵花來,裏正見王遠山還沒緩過神來趕忙說道,“家和高中秀才!你這個做祖父的該高興才是!你這是什麽反應?”

  聽了裏正的話王遠山這才接上了腦回路,回想起來剛才衙役所說的話滿臉喜色,眾人看到王遠山露出正常人的表情立馬上前恭喜祝賀,為首的衙役也在心裏鬆了一口氣,剛才他都怕眼前的這位秀才老爺的祖父因為太過高興有個什麽三長兩短,到時候自己這個報喜的不但拿不到喜錢反而會被縣尊大人遷怒責罰,那可就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得嘞!這老爺子好不容易緩過神了,喜錢什麽的他也不強求了,隻要讓他和身邊的這些辦事的兄弟們順利交差全須全尾的回去他也就心滿意足了。

  王遠山可不清楚這衙役心裏的小九九,他此時完全沉浸在自家孫子高中秀才的喜訊中,還是在裏正的提醒下趕忙接過喜報,後又拿了銀錢給這些衙役作為謝禮,衙役也沒有看喜錢給了多少,見完成了任務趕忙就回去交差了,讓王遠山連挽留的客氣話都沒來得及說出口,一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樣子,揮揮衣袖隻留下喜報就絕塵而去了,看的眾人一愣一愣的。

  王遠山也不多想其他,以為這些衙役辦事風格向來如此也就沒在此事上過於糾結,他拿著喜報趕忙將其貼至正堂中央最顯眼之處,一來可以光宗耀祖,二來可以讓來訪的客人一眼就能目睹到喜報,這是大多數農家習慣性的做法,就如同現代的家長一般都會把孩子獲得的獎狀貼至牆上的做法一樣。

  王家和高中秀才並不隻是王遠山家的喜事,而是整個王家村的幸事,雖說正主不在場但這並不影響王家村人為此事而慶祝,在裏正和族老的安排下,王家村給相鄰村落的裏正的和族老發了請帖,約定三天後全村設宴慶祝,而這個決定得到了所有村民的讚同。

  即使是平日裏總會斤斤計較愛找事的一些人都是一副有與榮焉的表情,畢竟王家村出了一個秀才,作為王家村的一份子,他們自己也能在其他村子的人麵前挺直了腰杆,同時他們也在心裏暗暗提醒自己以後定要敬著王遠山一家人,萬萬不能得罪。

  

  107.第107章

  

  王家和自簪花宴上回來後一直睡到第二天巳時方才起身,睜開眼隻覺得頭昏腦脹,果然一次性喝那麽多酒對於他現在的這個身體還是勉強了。

  當他洗完澡去除身上的疲憊,收拾好儀容後已經過了半個時辰了,肚子早已在洗澡的時候就唱起了空城計,但他並沒有立刻出去覓食,而是先去莊夫子處告罪,畢竟自家老師之前囑咐過他切勿過量飲酒,並且他也答應了此事,雖然在宴席上那種境況下他不得不喝,但沒有守住承諾確實是事實,莊夫子是個開明的老師,等看到自家弟子來請罪後不僅沒有怪罪還好言安慰了一番。

  得了功名後王家和的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改變,畢竟他在科考之前就在府學進學,而且還是自家老師專門開的小灶,比起其他新入府學進學的意氣奮發的學子,他的內心古井無波一片平靜,要說有什麽改變的話就是他要和其他學子一起聽課了。

  府學的夫子都是有真才實學的,他們各有所長,教學方式也不一樣,王家和在這期間受益匪淺,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王家和之前在書畫會上的出彩以及能力壓眾學子取得院試第三名,這使得許多夫子都十分親睞於他。

  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在課上經常提問王家和,王家和回答的不足時夫子會認真指正,回答的出彩夫子會不吝嗇的表揚,隻要不是眼瞎蠢笨的人都能看得出夫子們對王家和的喜愛,更何況一同聽課的是殺出血路的眾位學子呢!這使得整個學堂中沒有幾人願意與王家和親近的,不過王家和也不在意這些,畢竟他的目標一直都是金鑾殿試,其他的一切事情都無法影響到他,再者說,他在府學並不是孤家寡人,比如沈默、嚴學成、嚴浩。

  這天嚴學成來找王家和,通過這些時間的交往,嚴學成對王家和這個朋友已然認可,私底下他十分傾佩王家和的才學並且十分看好他的前程,再加上有莊夫子這一層關係在,所以他提出為王家和牽紅線一事也就不足為怪了,王家和初聽嚴學成提及自己的婚姻大事,而且還是為自己和對方的妹妹牽線,這讓他心裏很是驚訝。

  “嚴大哥,怎麽會有為我牽紅線的想法?更何況令妹乃是清流之家的名門貴女,我一個鄉下小子如何能配得上?”

  嚴學成見王家和沒有明言拒絕心裏越發滿意,笑言道,“實不相瞞,我十分看好家和的前程,憑著家和的才能以後必定能在科舉一途上奪得一席之位,再者說,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家和的品行性格我還是能了解一二的,我就這麽一個妹子,當然希望她嫁得如意郎君了!”

  王家和覺得現在談論婚姻大事還為時過早,於是坦言道,“嚴大哥的一番好意家和心領了,但我年紀尚小,目前我隻想一心科舉,等過幾年再論婚姻之事!”

  嚴學成不以為然,“家和你今年十三,我那妹妹今年十二,年紀相仿正好相配,我那妹妹雖說是女子不能科考,但她也是識字讀書的,到時候為你管理內院還是不成問題的,若你不想成婚也可以先定親嘛!”

  見王家和在沉思,嚴學成又道,“家和,俗話說先成家後立業,更何況你現在已非白衣秀士,以你現在的身份你是不可能再娶一個鄉下女子為妻的,畢竟若是你以後科舉有望當得一方官員,你的妻子需要和其他官員的內宅打交道,若沒有真才實學和一些手段,如何讓你後宅安定無後顧之憂?”

  王家和聽了嚴學成的話心下思索,確實如對方所說,若他真能為官那麽肯定需要一個有些手段的妻子,他也不是看不起鄉下女子,而是鄉下女子很少有識文斷字的,若是真娶了一個不識字的女子,以後的內宅交際就是一個問題,若有他人想從內宅入手給他挖坑,那肯定是防不勝防的,所以他確實需要一個識文斷字並且有些手段的妻子,而嚴學成的妹妹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嚴學成是清流之家嚴家的嫡係,這樣的家族所教導出來的女子不僅能識文斷字還能掌握內宅交際的手段,這樣一來他以後應該也能少了後顧之憂,還有一點,他對能教導出嚴學成和沈默的嚴家比較認同,這樣的家族所教導出的女子應該不會差到哪去。

  至於目前和那女子沒有感情,王家和也不在這一點上糾結,感情可以後期培養,這古代講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雖說女子的束縛並不是十分嚴格,但大戶人家的小姐還是很少露麵的,更不要說什麽私會男子一事了,所以自由戀愛就不用想了。

  當然,若真能娶得嚴學成的妹妹,他必定會好好經營這份婚姻,努力和對方培養感情,並且他此生隻會有一個枕邊人,雖說成了古代人但他在婚姻這一方麵一直堅持一夫一妻,從未想過開後宮左擁右抱之事。

  想到這裏王家和道,“多謝嚴大哥抬愛,若真能娶得令妹,我必定會努力科考不讓令妹受苦,不過我還需要取得祖父和老師的同意,要等一段時間才能給你答複,還請嚴大哥見諒!”

  嚴學成聽到這話心裏已經明白王家和同意了此事,既然王家和本人同意,那麽此事差不多應該就能成了,正事說完嚴學成就打算告辭,他還未同他的母親說過此事,不過他前幾天已經微微透露過口風,此次回去隻要把這事定下即可,想來母親也不會反對。

  嚴學成回去後便把此事告知了嚴家主母,也就是沈默的姑姑沈清荷,沈清荷見自家這眼光甚高的長子對那王家和讚不絕口,還要把她名下唯一的女娃嫁給對方,心中對長子口中的王家和十分好奇。

  “很少聽你如此誇讚一個人,那王家和真有你說的那麽好?你就如此看好他的前程?”

  嚴學成微微笑道,“娘,那王家和拜了府學莊夫子為師,加上他的天賦和努力,他在科舉一途上一定會有所作為,再加上莊夫子隱形的人脈,他以後的成就必定不小,在他未成功之際將妹妹許配於他也不失一份好姻緣。”

  沈清荷有她自己的顧慮,“可依你之言,那王家和是個農家子,我嚴府嫡女怎能嫁出去受苦?雖說婧涵不是從我肚子裏出來的,但她確實是記在我的名下,又在我膝下養了這麽些年,就這樣把她嫁給一個農家子弟,我實在是不忍!”

  嚴學成很是不以為然,在他看來,王家和注定有一個錦繡前程,也就不存在受苦一說,就算目前對方隻是一個秀才,家境貧寒了些,婧涵嫁過去受苦也是暫時的,若不趁對方未發跡之時抓住此次時機,以後恐怕就沒有這種機會了。

  “娘,你難道還怕我會害了妹妹不成?你放心,就算王家和目前隻是農家子,但這也是暫時的,你若是擔心妹妹嫁過去受苦,等她出嫁之時你多給她添些嫁妝不就成了。”

  沈清荷想想自家這兒子的性子和辦事風格,看來那王家和確實有過人之處,於是最終點頭同意了,接下來就是要和自家老爺商量此事了。

  沈清荷母子兩人在房裏專心討論,卻不曾注意到有一個身影久久的停留在門外,將他們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嚴婧涵平複了心情,將剛才因為心緒激動而用指甲劃傷的左手藏在了衣袖中,麵上端著一片柔和之氣,悄悄的後退了幾步後又加重腳步走進了沈清荷的房內。

  “娘,婧涵前兩日看到一道胭脂涼糕的做法,今日在小廚房內嚐試了一下,味道還不錯,特來讓娘品鑒一下。”

  沈清荷並無疑心,笑著應承著嚴婧涵,“婧涵有心了,正好你大哥也在這裏,可便宜他了,我們婧涵才貌雙全,溫和大氣,轉眼間都成大姑娘了,也不知道會便宜哪家小子。”

  嚴婧涵低下頭掩蓋眼中的憤恨之色,語氣溫和並帶了一絲嬌羞道,“娘,您說什麽呢!竟然這樣打趣我!婧涵不理你了!”

  話音剛落嚴婧涵就帶著隨身丫鬟離去了,沈清荷不疑有他,以為自家女兒太過害羞,笑著對嚴學成說道,“你這妹妹啊!什麽都好,就是太過溫順了些,你說的那個王家和性子可好?若是真把婧涵嫁過去,你確定她能過的舒心?”

  嚴學成無奈道,“娘!你就放心吧!那王家和真真是個謙謙君子,把婧涵嫁過去準沒錯的。”

  沈清荷這才稍微放下心中的擔憂,出於對長子的信任,她決定今晚就找自家老爺通通氣,也好早些把事情定下來,既然那王家和有莊夫子的人脈又肯努力上進,那麽結了這門親後也能給長子添一份助力,至於目前王家和隻是農家子,這倒是不用擔心,大不了就像長子所說的那樣,等婧涵出嫁之時多給些嫁妝。

  嚴婧涵回到自己的院中,嚴令貼身丫鬟收緊口風,自己一個人坐在閨房裏發呆,聽剛才娘和大哥的談話,竟然要將她許配給一個農家子,這對於她來說無疑就是一個晴天霹靂。

  這麽些年,她一直端著溫和大氣的樣子,努力討好沈清荷,為的不過就是牢牢占著嚴家嫡女的身份和以後能找一份好姻緣,如今沈清荷卻打算將她嫁給一個農戶,果然不是親生的終究不一樣,還有她那個好大哥,這麽些年她也一直敬著他,如今卻把自己往火坑裏推,往日裏自己對他的討好與關懷竟都是喂了狗的。

  至於剛才嚴學成所說的看好那個農家子的前程的一些話,嚴婧涵全然沒有放在心上,在她看來,與其去賭一個不確定的未來還不如抓緊當下,嚴學成想把她嫁給農家子估計就是想利用她,若是那農家子功成名就,嚴學成正好利用自己這層關係,若是那人一事無成,自己恐怕就成一顆廢棋了,想她堂堂嚴氏嫡女怎麽能輕易任由他人擺布乖乖的嫁給一個農戶?

  想到不久之後就是賞梅宴會以及那人曾經說過的話,嚴婧涵心裏閃過幾絲甜蜜,那人的才情與溫柔體貼無時無刻不挑動著她的心弦,與那人相比,她的好大哥幫她挑的人簡直就是一無是處,與其依來順受跳進火坑,還不如狠心一搏。

  思及此處嚴婧涵叫來了貼身丫鬟囑咐了幾句,看著丫鬟匆匆離去的背影,嚴婧涵眼裏閃過幾絲猶豫,但想起先前偷聽到的話她立馬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108.第108章

  

  王家和寫信回家告知祖父嚴學成牽紅線一事,王遠山一向不太幹預王家和的生活,聽聞是清流之家的嫡女,一心為孫子考慮的王遠山二話沒說就同意了這樁婚事,並且還把當年出外闖蕩所得的一枚玉佩寄了過來。

  莊夫子作為王家和的老師,自然也希望自家弟子能娶得賢妻,加上嚴府的口碑向來不錯,於是也同意了此事。

  王家和拿著祖父寄來的玉佩作為信物與嚴家交換了訂親信物,等到來年開春接來自家祖父和妹妹才能正式訂親,雖說還沒有正式訂親,但此事基本上已成定局,嚴學成與王家和的關係更為緊密了些,畢竟以後等王家和與嚴婧涵完婚了,嚴學成就是王家和的大舅子了。

  作為王家和未來的大舅子,嚴學成自然要提攜自家人了,每年府城中的上層人家都會在梅花盛開之際舉行賞梅宴會,由嚴家、傅家、趙家、鄭家四大家族輪流舉行宴會,今年正好是傅家主持宴會。

  這傅家乃是皇商,又與定國公府有姻親關係,還養著國公府唯一的女娃,可以說這傅家在這兗州府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很多人看在皇商的名頭與定國公府的麵子上都會捧著傅家,這也讓傅家越發得意與自傲了。

  傅家所發宴會請帖很符合皇商的名頭,所以當嚴學成拿出請帖邀請王家和一道前去的時候,王家和的注意力完全被請帖給吸引住了。

  全金打造的請帖瞬間閃瞎了王家和的眼睛,心裏十分佩服這行事粗獷豪放的傅家,皇商最多的就是錢,為了彰顯傅家的身份直截了當的用金子打造請帖,王家和表示有些無語。

  嚴學成看王家和默不作聲的樣子,以為對方不好意思與他一同前去,不由得勸道,“家和,雖說你還未與我妹妹正式訂親,但此事已成定局,所以你也不用有什麽顧慮,你同我一起去赴宴不會有什麽問題的!而且表弟也會一同前去,到時候你們正好做個伴。”

  嚴學成是真心為王家和考慮,既然王家和已經是他板上釘釘的妹婿,他自然要護著自家人,此次帶王家和前去自然是打算增長王家和的見識和眼界,等明年開春正式訂親後王家和必然要出席不少兗州府的宴會,並且也要與大戶人家的子弟交流,雖說王家和自身本事不小,但他畢竟出身農家,在嚴學成看來還是很有必要帶他去見見世麵,以便於能盡快融入上層的交流圈。

  王家和見嚴學成誤會,也不解釋什麽,畢竟他總不能說自己被一張請帖給震住了吧!與其說被請帖鎮住還不如說被傅家粗暴的行事風格給驚住了,再怎麽說這傅家是皇商又背靠著定國公府,算是兗州府有頭有臉的家族,如今的行事卻像個暴發戶似的,讓人覺得上不得台麵。

  這天正是舉行賞梅宴會的日子,王家和與嚴學成以及沈默一同來到了傅府,這傅府不愧是皇商,青鬆拂簷,玉欄繞砌,金輝獸麵,彩煥螭頭,處處透露著皇商之家應有的富貴。

  舉行宴會的地方是傅府的一處庭院,庭院裏栽種了許多品種的梅花,雖說是庭院占地麵積卻比普通百姓之家大上好幾倍,院中設有閣樓供人休息,王家和與嚴學成一起行至閣樓,撲麵而來一陣暖氣。

  王家和心下感歎,古代人的智慧果然不容小覷,盡管是寒冬臘月,在沒有空調的情況下,也能將閣樓弄的如此溫暖,自來到古代就成了窮人的王家和第一次感受到有錢人的生活。

  賞梅會明麵上是賞梅,實際上是兗州府上層家族中小輩們的交流平台,除了老牌家族的晚輩外還有依附在上層家族的小家族的後輩,這宴會不拘男女,能到這裏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男女之間有所交流但也謹守禮儀。

  在這宴會上吟詩作賦是少不了的,彈琴作畫也是免不掉的,當然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紛爭,在這種幾乎所有有身份地位的人都會來的宴會上,誰都想力壓眾人拔得頭籌。

  王家和隨著嚴學成和沈默一起觀看眾人的作品,其中有不少驚豔之作,看了一圈後,王家和真心佩服這些大戶人家的孩子,不說那些年紀大的,就單說年紀小的如七八歲的孩童,竟然也能出口成章甚至做一首像模像樣的詩了。

  就在王家和心生感歎之際,突然聽到一陣叫好聲,隻見在不遠處許多人圍著一個身穿藍色錦衣外罩白色狐裘的男子,那男子長相俊美一派翩翩公子芝蘭玉樹的樣子,可惜的是眼神中那份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情破壞了這幅養眼的外表。

  王家和仔細看著那人,心下納悶,這人怎麽這麽眼熟?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這不是那天那個在寺廟裏挨鞭子的渣男嘛!得虧他記性好,不然的話誰會記得一麵之緣的倒黴蛋呢!看看如今這人意氣風發的樣子,再對比記憶中被鞭子抽中後扭曲的麵孔,王家和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種古怪的表情。

  一旁的沈默見王家和一直盯著一個方向看,順著視線瞧過去頓時就有些無語,“你看他幹嘛?有這個空閑還不如去瞧一瞧這裏的梅花。”

  王家和聽出沈默話裏的不以為意,甚至語氣中還帶著點鄙視的感覺,奇道,“看那人的樣子也是個才子,你不是一向敬佩有學問的人嗎?怎麽如今卻是這個態度?”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