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43節

  普寧寺並不在兗州府內,而是在兗州府外的清靈山的半山腰處,古人一般都會認為半山腰處是靈氣聚集之地最適合清修,故而寺廟一般都建於半山腰處。

  王家和一行人搭了嚴府的車行至清靈山山腳處,幾人下車後嚴學誠吩咐車夫在山腳處等候,王家和見這山腳處有許多搭建的茶棚飯館,顯然是那些小商販見清靈山人流來往密集抓住了這個商機,看來古往今來無論什麽人,他們的智慧都不容小覷。

  從山角處至山腰的普寧寺有一條蜿蜒的青石板路,為了顯示誠心一般來普寧寺的人都會從山腳處徒步走到山腰,有些上了年紀的老人會在小輩的攙扶下邊走邊歇,直至到達普寧寺,也有些大戶人家不願女眷出來拋頭露麵,就讓小廝抬著轎子把女眷送至普寧寺的廂房,然後在寺裏小和尚的引導下去內堂朝拜。

  王家和一行四人不緊不慢的走到了普寧寺,嚴學誠和嚴浩以及沈默三人從小就在族學裏進學,族學並不僅僅教導學問也會注重身體的鍛煉,畢竟科考不僅是個腦力活同時也是個體力活,若是身體不好體力不支導致在考場中途暈倒,就算才學再怎麽淵博也是白搭,所以他們三人的體力一向很好,至於王家和就更不用說了,靈泉水的調理加上養身功法和軍體拳一日不落的練習,這麽點路對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這不,從山腳走到山腰一直臉不紅氣不喘的。

  普寧寺的大門稱為“山門”,由“天下名山僧占多,寺院多在山林之處”而得名,山門有三個門,象征“三解脫門”即空門、無相門、無作門,中間一座建成殿堂式,叫做山門殿,殿內塑兩大金剛力士像,如同兩個門衛護持寺院。

  王家和一行人進了山門,往北行去就到了第一重殿也就是天王殿,在天王殿前兩側有鍾樓和鼓樓,天王殿中間供坐北麵南的大肚彌勒佛,東西兩旁分塑四大天王像,彌勒佛背後神龕內供韋馱菩薩像。

  王家和見不少人都在叩拜,有的人甚至在嘴裏小聲的念叨著什麽,看著他們虔誠的樣子王家和心有所感,並不是覺得他們愚昧無知反而認為這些人很是淳樸,雖說他不信佛但他也沒有權利去嘲笑別人的信仰,他能做的隻有尊重。

  見沈默少有的一本正經的樣子王家和收起心中的思緒,古人對鬼神都十分敬重,他可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什麽對佛祖不敬的行為,看著嚴學誠三人虔誠的跪拜,王家和也隨著他們一起向佛祖朝拜。

  叩拜完後一行人繼續往北走去,行至大雄寶殿,這是寺廟的主殿,“大雄”是梵文筏那摩那的漢譯,是對佛祖釋跡牟尼的尊稱,指佛有大力,能伏“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天子魔”等四魔,此處供奉的釋迦牟尼佛的姿勢稱為“成道像”,結跏趺坐,左手橫放在左腳上,名為“定印”,表示禪定的意思,右手直伸下垂,名為“觸地印”,表示釋迦成道前,為了眾生而犧牲自己,這一切唯有大地能夠證明。

  大殿的東西兩側配殿是枷藍殿與祖師殿,殿內兩側還有供美音、梵音、天鼓等十八位守護神,大殿的後麵為法堂,也叫講堂,是演說佛法皈戒集會的地方,它是佛寺中僅次於大雄寶殿的主要建築。

  法堂主要設法座,堂中設高台,中置坐椅,供法師演說佛法之用,法座後掛象征釋迦說法傳道的圖像,法座前置講台,台上供小佛像,下設香案,供置香花,兩側列置聽法席位。

  王家和一行人拜完佛像後聆聽了寺內高僧的講課,然後在出門的時候王家和與沈默兩人在寺內小和尚的帶領下一人買了一雙“平步青雲”靴,據說隻要是考科舉的學子來此地後都會買這麽一雙靴子,就連當初的嚴學誠與嚴浩也買過。

  王家和本不想買,因為他覺得這雙靴子太過坑爹,這靴子竟然是大紅色!就算是黑色白色哪怕是青色也行啊!弄個這麽騷包的顏色是鬧哪樣啊?醜也就算了做工還差得要命,關鍵是價錢也高得離譜竟要五兩銀子!

  不僅如此穿靴子還有個講究,隻能在當天穿,等離開普寧寺之前是要將靴子脫下還給寺廟的,也就是說他花了五兩銀子隻是租了這靴子半天的時間,而且還不知道這靴子已經被多少學子重複使用過了,哦!上帝!求求你饒了他吧!對於王家和來說穿別人穿過的靴子就相當於讓他去上吊。

  但是盡管王家和死都不樂意但是沈默一直在勸說他,還以為他的銀錢不夠沈默自告奮勇的要幫他出銀子,王家和內心十分無力,銀子是另一碼事關鍵是他嫌棄這靴子髒啊!

  一旁引他們過來的小和尚見王家和抗拒的樣子念了一聲佛後勸說道,“施主,以往來寺裏的學子都會穿這平步青雲靴,許多學子榜上有名後都會回來還願,可見這平步青雲靴還是有必要穿一穿的,您不辭辛苦來寺裏拜佛若是缺少了這最後一步豈不是會功虧一簣?”

  說的好像他不穿這靴子就一定考不上一樣!這和尚也太能吹了吧!隻說考上來還願的學子怎麽不提那些穿了靴子也沒考上的人?若是隻要穿了這靴子就能榜上有名那還要書院和夫子幹嘛?學子也不用十年寒窗苦讀了,直接穿著這裏的靴子嗖的一下就成了狀元,你以為這是開掛呢!

  王家和剛在想這麽拙劣的謊話鬼才會信,不成想一旁的沈默就著急道,“家和,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再說這小師傅不是也說了以往有不少學子穿了平步青雲靴就考上了?你也穿一下吧!”

  還沒等王家和回話沈默就連帶著王家和的那一份一起付了十兩銀子,王家和見狀一臉黑線,看著那小和尚收錢時的利落樣子,王家和覺得就算他現在想要回銀錢估計那小和尚也不會同意!那小和尚拿著銀錢行禮後雷厲風行的轉身就走,那瀟灑的背影看的王家和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王家和看著手中的這雙靴子一臉的欲哭無淚,一旁的沈默已經迅速的換了平步青雲靴,見王家和拿著靴子還在那裏發愣立馬就催促他換靴子,王家和見沈默一臉焦急,知道對方是為了自己著想,再加上又是對方替他付了銀錢他也不能辜負沈默的這份心意,於是王家和便深吸了一口氣忍住心裏的嫌棄將靴子換下了,尼瑪!希望以前穿這靴子的人沒有腳氣之類的毛病,不然若是被傳染上了腳氣自己可有的受了!

  最後王家和與沈默一人穿了一雙騷包的大紅色靴子在寺廟參觀,可能是因為明天就是府試開考之日,王家和看到有不少與他們一樣穿著大紅色平步青雲靴的學子在寺廟中走動,看到那些學子不少人都是一副吃了健氣丸的樣子王家和心裏很是微妙,難道這靴子真的有某些神奇的效果?隻不過因為自己來自異時空所以無法接軌這種神奇的力量?

  王家和腦洞大開,思緒已經拐到論異時空靈魂與本土無形之力的對接成因上了。

  

  102.第102章

  

  王家和見沈默還要去聆聽所謂高僧的講課洗滌一下心靈,他立刻就擺手拒絕表明他對此事敬謝不敏,剛才在法堂聽那高僧講課的時候他的雙眼就已經轉成了蚊香眼想要去和周公約會了,現在還讓他再受一次折磨,哦!饒了他吧!

  王家和堅決拒絕和沈默一起去講堂聽課,他覺得自己的心靈純潔無瑕幹淨的已經可以當鏡子用了,根本不用再多此一舉去洗洗了,嚴學誠見狀就讓王家和自行參觀普寧寺,而他自己則和嚴浩陪著沈默一起去聽課,他們可不像王家和那樣神佛不信鬼神不忌,每次隻要來到普寧寺他們都要去聆聽高僧講課的,分開的時候雙方約定於半個時辰後在齋堂見麵。

  王家和點頭同意後立馬腳底生風匆匆離去,深怕沈默又不依不饒的纏上來,他沿著普寧寺的中軸線拾級而上欣賞著這片自然風光,看到北邊有個亭台,地處偏僻無人逗留,正好他也有些累了便想去休息一會兒。

  亭台三麵有半人高的樹木和灌木叢環繞,清風佛麵聽著普寧寺裏麵的陣陣鍾聲,心裏麵好似真的流過一股清泉洗淨了內心的塵埃,頭腦也仿佛清明了許多,王家和不禁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心道除了腳上的這雙靴子略微坑爹外這普寧寺一行還是比較值得的。

  王家和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並沒有注意到周圍的情況,休息了片刻後就準備離開,誰知卻從身後傳來了一個男子和一個女子的說話聲,由於樹木和灌木叢的遮擋那兩人並沒有發現王家和,王家和心下有些猶豫,這兩人挑了這麽偏僻之處說話明顯是不想讓別人看見的,若是他此時走出去難免會顯得尷尬,不如等這兩人說完話後離開自己再走人,想到這裏王家和不由得壓低了身形盡量把自己隱藏於樹叢之後。

  就在王家和隱藏身形之際,那男子擺著一張苦情臉深情款款的看著那女子道,“表妹,你還在生我的氣嗎?那知秋已經懷了我的孩子,若是我不給她一個名分她和孩子哪會有活路啊!”

  那女子麵無表情的看著這男子說道,“你把我約到這裏來就是想和我說這件事嗎?若沒有其他的緊要之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那男子見那女子轉身要走急忙拉住了她的衣袖,“表妹!你一定要信我!我心悅的人一直都是你!在我心裏其他的人都沒有你重要!”

  那女子聞言似笑非笑的瞅了這男子一眼,甩了甩衣袖掙開這男子的手說道,“你說你心悅於我?這話要是被平姐姐聽到了可就要傷她的心了!你前幾天在詩會上不是還讚歎過她的才學,覺得她的才情堪比狀元!我至今還記得那天她看你的眼神,她的一片心可都落你身上了!”

  那男子立馬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表妹!你也知道平妹妹是我姨母唯一的女兒,我娘又與我姨母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所以我娘就讓我平日裏多照看著些平妹妹,我這才與她交好的!再說就算她真的心悅於我,但我的心裏隻有你一個!我絕不會理會她的感情的!”

  那女子並沒有理會這男子的表白,反而拉開了與這男子的距離將他從上至下仔細的打量了一遍問道,“你不是也說了舅媽讓你看顧平姐姐嗎?若是她讓你娶平姐姐為妻你會如何?舅媽一向對我沒有好臉色,一直覺得我沒有爹娘是個不祥之人,她可是一心盼著表哥與平姐姐成全好事的呀!”

  那男子聽了此話覺得表妹是在擔心以後他會拋棄她而去娶平妹妹,心裏頓時就有些得意,任憑哪個女子隻要見了他都會被他的才情氣度所折服,這不,表妹不就是吃平妹妹的醋了嗎?哎!一個人若是太完美也是會讓人煩惱的!

  平妹妹也是一個美人,若她不是商戶出身,家世背景超過表妹,他肯定二話不說就會娶了她,何至於如今好聲好氣的與表妹解釋這麽多!表妹什麽都好就是太過冷淡強勢了些,若是有平妹妹一半的貞靜賢淑那他也就心滿意足了。

  哎!如今自己還要低聲下氣的哄著表妹,若不是礙於她的家世他才懶的費這些功夫呢!哼!等他把表妹娶到了手,定要好好教教她什麽叫做三從四德,到時候再把平妹妹抬為平妻,成全平妹妹的一片癡心!

  想到以後可以左擁右抱這男子頓時心花怒放,含情脈脈的對著他的表妹說道,“你放心!我的正妻之位永遠都是你的!祖母一向寵著你,她肯定會同意我們兩個人的婚事,家裏做主的一向都是祖母,到時候就算我娘反對也沒用!”

  那女子聽了此話立馬淚眼朦朧感動不已的說道,“表哥!你的這份心意我已知曉,我也不想與你分開!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那男子見狀心裏得意非常,想著以後不僅可以左擁右抱盡享齊人之福,而且還能借著表妹夫君的身份讓表哥提攜自己,讓自己得享高官厚祿,真是兩全其美啊!看著表妹眼中將要落下的淚水他立馬上前想要把表妹摟入懷中。

  一直默默地聽著牆角的王家和此時心裏都快要吐了,早知道他剛才就應該立馬走人,管他尷尬不尷尬!尷尬總比現在這樣惡心到自己強!

  那男的明顯就是個渣男,聽他們話裏的意思這男的已經把一個叫做知秋的女子弄大了肚子,這知秋應該是個丫鬟侍女之類的人物,不然也不會這麽輕描淡寫的給個名份就了事了。

  除了知秋和這個表妹這男子貌似還有一個叫做平妹妹的紅顏知己,估計這男的八成和那平妹妹有一腿,就算現在沒有什麽實質性的關係也至少處於曖昧階段,想來以後這平妹妹也會是這男子後宮中的一員!

  更讓王家和無語的是這女子竟然還愛慕這個渣男,還說什麽不離不棄的話,是腦子不好使了還是眼瞎了?還是說這古代的女子隻要喜歡上一個人就什麽也不顧了,隻想著情情愛愛也不管這個男人是不是良人能不能托付終身?想到這裏王家和決心等回去後定要好好與自家祖父說說秀秀的終身大事的問題!

  就在王家和思緒轉到自家妹妹身上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慘叫,那聲音中的痛苦之色讓王家和這個聽牆角的人都心下膽寒,他不禁有些納悶,這慘叫聲明顯是那個渣男的聲音,剛才不是還在和那個所謂的表妹互訴衷腸嗎?怎麽這會兒叫的這麽慘?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某個不為人知的隱秘地方被人打傷了呢!

  王家和心下好奇,偷偷的移到了亭台邊借著樹木的遮擋向外看去,隻見一個身著淡黃色綢衫的女子手握一條長鞭身姿挺拔的站在那裏,那英氣勃勃的氣質與她清麗柔美的外表一點也不相符!離她一米左右的正前方處躺著一個男子,身上有著一道明顯的鞭痕,那男子應該是個麵容秀氣的少年,但可能因為身體的疼痛而扭曲了五官顯得有些滑稽。

  黃衫女子一臉睥睨之色,似乎連話音都染上的輕蔑之意,“你是個什麽玩意兒?不過一介白衣秀士,隻會仗著一副俊秀的皮囊去欺騙那些天真不知事的女子,你不會以為會做幾首歪詩就覺得自己滿腹詩書氣自華了吧!到底是什麽讓你如此自信呢?”

  那男子見表妹滿眼鄙夷之色,看自己的神情就像在看一條臭蟲一樣心裏頓時又氣又怒,他憤然說道,“表妹!你怎麽能如此對我?難道你我以往的情分都是假的嗎?你剛才不是還說對我不離不棄的嗎?”

  黃衫女子輕扯嘴角握緊手中的長鞭淩空一甩,鞭子從那男子的臉旁擦過,那男子嚇得心下亂跳臉色發青瞪大了雙眼驚懼不已的看著黃衫女子,再也不敢多發一言。

  黃衫女子見狀對於對方的識相心下感到微微滿意,“你若是再敢胡言亂語,我這鞭子恐怕就會落到你的臉上了,嘖嘖!這麽漂亮的臉若是毀了的話多可惜啊!你還要憑著這張麵皮欺騙其他女子呢!若是被我毀了你的下半輩子可怎麽辦呢?”

  黃衫女子笑靨如花的走到了那男子的身旁蹲下身來,用鞭子輕輕的敲打著那男子的臉,笑言道,“往日裏因為外祖母總是向著你使得整個傅家上下都捧著你,竟把你捧得越發的不知天高地厚了,你打著什麽主意以為我不知道?想要把我當做鋪路石讓我大哥提攜你,你也不瞧瞧你是個什麽東西!以往我不理你是不想與你計較,沒想到如今你卻得寸進尺的想要享齊人之福!不給你點教訓還真以為我會任你擺布啊!”

  那男子滿臉鐵青的問道,“那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是故意耍我的?”

  黃衫女子立馬睜大了雙眼一臉無辜的問道,“當然是說來戲耍於你的!難不成你還真以為我會心悅於你非你不嫁啊?你還真是天真無邪啊!”

  那男子被這黃衫女子如此不留情麵的羞辱,身心都受到了折磨,立馬就想逃離此地不想再出現在表妹的麵前,於是他忍著身上的疼痛站起身來踉踉蹌蹌的逃走了。

  黃衫女子見這男子像隻喪家之犬般狼狽逃竄的身形不禁輕笑出聲,還以為這表哥有多大的膽子,沒想到被自己一實一空的兩鞭子下去就嚇得不敢說話了!如今被奚落了兩句就無地自容的逃走,這麵皮的厚度也不大夠啊!

  這黃衫女子名叫李修容,乃現任定國公的嫡親妹妹,她自幼父母雙亡再加上五年前她的祖母年老病逝,她的兩個哥哥都沒有娶親使得定國公府沒了女眷,她的外祖母就以她年紀還小需要長輩教導為由接她來兗州府的傅家居住。

  還記得她來到傅家的第一天她的外祖母就抱著她一聲聲心肝肉的亂叫,還說什麽看到她就想到了苦命的女兒,當時她雖然麵上也跟著落淚但心裏卻覺得這外祖母太過虛偽。

  不要以為她小就什麽也不懂!她娘是在她兩歲的時候就去世的,而當時已經時隔八年,再怎麽悲傷也不會像外祖母那樣哭的都快暈過去的樣子,再說八年來她可一次也沒見過外祖母來國公府看過她,甚至就連小廝婆子也沒派過一個,而今又裝成這副傷心欲絕的樣子隻會讓她感到惡心!

  這幾年大哥公務繁忙,二哥又出門遊曆去了,為了不給大哥添麻煩她這才在傅家忍受了這麽些年,外祖母打著什麽樣的心思她的心裏可是一清二楚的,若沒有外祖母的縱容和拾掇,這傅宣毓也不會敢把自己當做踏腳石!

  外祖母心裏的小算盤打的劈裏啪啦響,可架不住舅媽總在一旁從中作梗,舅媽對自己可是十分看不上眼的,覺得自己幼年喪父喪母是個克親之人,一心想著撮合傅宣毓和顧婉平兩人。

  往日裏她看著舅媽和外祖母兩人鬥法心裏就樂嗬嗬的看戲,日子太過無趣她也要找些事情打發打發時間,整個傅家你方唱罷我方登場,都快成戲園子了,不僅做主子的鬥法,就連底下的小丫鬟也是爭鋒相對手段層出不窮,李修容權當長見識了!

  至於剛才傅宣毓的表白她一個字都不會信!顧婉平心悅傅宣毓,兩人經常勾勾搭搭眉來眼去的,當別人都是瞎子看不見嗎?如今這傅宣毓竟還敢對自己有非分之想,想要享齊人之福,哼!她堂堂定國公府的嫡係大小姐難道會看上他這麽個草包?

  這傅家看來也不能多呆了,此次她傷了傅家的寶貝疙瘩,就算傅宣毓自己礙於麵子不願去告狀,但伺候他的大丫鬟紅葉可是舅媽安排在他身邊的人,那紅葉一向自詡為傅宣毓身邊的得意人,千防萬防沒想到上一次卻被知秋搶了先懷了身孕還被抬為了姨娘,那紅葉心裏必然憋著一口氣呢!

  傅宣毓身上的傷肯定瞞不過紅葉,紅葉為了能早日跟了傅宣毓,必會想方設法的去舅媽麵前邀功,這樣一來舅媽就會得知傅宣毓受傷之事,到時候必定又是一場風波!雖說最終外祖母肯定會把此事壓下,但那也是礙於自己背後的權勢以及那不為人知的小心思。

  傅家從上至下沒有一個能讓人看得上眼的,不過一介商戶,隻是加了個皇字就以為能一手遮天了,皇商也是商,沒個權勢再多的財富隻要上官一句話立馬便會煙消雲散,這傅宣毓是傅家的長子嫡孫,也就是傅家未來的繼承人,他不想著科舉正道盡想著走捷徑歪道,可見這傅家以後必定要走下坡路。

  李修容想著,看來要早些回去提醒大哥,讓他早日與這傅家斷絕來往,可不能讓傅家打著定國公府的名義在外麵作威作福!若是惹到了不該惹到的人或是卷進了什麽禍事裏連累到了定國公府那可就不好了!正好她如今也已經長大了,到時候讓大哥從宮裏求來兩個嬤嬤住在家裏,有了嬤嬤的教導看這傅家還拿什麽理由不讓自己離開!

  李修容正打算回去,不經意間卻隱約看到了一雙大紅色的靴子,這紅色很是顯眼,盡管有樹木的遮擋也很難讓人忽略。

  李修容雙眼微眯,“誰人在那偷聽?鬼鬼祟祟的想幹什麽?”

  聽牆角看戲的王家和聞言心裏咯噔一聲,不會吧!被發現了?不是有遮擋物嗎?這黃衫女子還能發現自己?正在王家和猶豫之際忽然聽到一陣破空聲傳來,他連忙手腳麻利的躲了開來。

  李修容見那偷聽之人鬼鬼祟祟的還不肯出來心裏頓時就惱了,拿著長鞭順勢就甩了一鞭子過去,若不是王家和躲得快,估計那鞭子八成要傷到王家和的臉上!

  李修容見這偷聽之人並不是形容猥瑣之輩,心道長得人模狗樣肯定又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她一臉冷淡的說道,“你不是還想繼續偷聽嘛?如今怎麽肯出來了?”

  臥槽!再不出來我的臉就要開花了,明天就是府試開考之日,若是臉上受了傷該怎麽科考啊!到了那時可不管你是什麽縣案首莊夫子親傳弟子啥的,一律不能進考場,等傷好了明年再考吧!

  王家和心裏也覺得自己有不到之處,雖說他一開始是因為覺得尷尬而沒有出去,但他確實聽到了別人私下裏的談話,而且後來他也確實存著看戲的心思,如今被當事人發現甩了他一鞭子,也確實是他活該!

  王家和一臉歉意作揖道歉說,“沒有經過姑娘的同意,我就私自偷聽了你和你表哥的談話,此事確實是我的不對!小生在這行禮致歉了!還請姑娘原諒一二!”

  李修容見王家和這副表現,心裏更加覺得這人太過虛偽,若不是她用鞭子逼迫他出來,他怎麽可能主動道歉!看這人文質彬彬一副書生樣子,說到底不過就是個竊聽別人私話慣愛裝模作樣的小人!

  第一印象很重要,一個人初次給別人留下什麽印象,那麽在以後的交往中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停留在這個印象中,如今王家和在李修容的心中就留下了行跡猥瑣表裏不一的印象,所以她現在怎麽看都覺得對方在口是心非惺惺作態!

  李修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兩麵三刀的小人,想到剛走一個傅宣毓又來一個偷聽賊,她的心裏頓時就有些冒火,“看你像個讀書人,還穿著這平步青雲靴,想來你是打算考取功名嘍!不過以你這樣的品性,即使得了功名當了官估計也是一方禍害!今天我就替天行道好好教訓教訓你!看你以後還敢做這鬼祟之事!”

  王家和聽了這話頓時心道不好,身手敏捷的向一旁躲了開去,隨著王家和的躲開李修容手中的鞭子也落了空,不等王家和辯解,第二道鞭子又甩了過來,王家和隻能身形狼狽的抱頭鼠竄。

  王家和一邊躲開鞭子一邊不斷的解釋,李修容哪能聽得進王家和的話?她一心覺得對方是在狡辯,王家和說的越多她越覺得這人可恥,手中的鞭子也越發的狠厲。

  王家和也不是不想製止李修容,但李修容明顯是練過鞭法的,她手裏的功夫可不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一旦王家和稍不留神那鞭子就會落到他的身上,王家和也不是打不過她,而是因為若要製住對方他自己難免要挨上幾道鞭子,若是打到身上他還能用衣服遮擋,若是打到臉上或是傷了手必定會影響明天的府試,所以他隻能束手束腳無法還手。

  李修容追著王家和甩鞭子,心道這小子看著一副文弱書生的樣子沒想到卻這樣滑溜,到現在都沒挨過一道鞭子,比她那所謂的表哥可難對付多了!

  王家和可不清楚李修容心中所想,他解釋的口幹舌燥對方卻一點也聽不進去,一副不把自己打成重傷就不罷休的母老虎樣子,他覺得再說下去也是徒勞,看來隻能逃走了,他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他就不信她一個女子就算再怎麽彪悍還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追著一個男人跑!

  王家和不顧身後的鞭子,二話不說拿出了當年百米衝刺的速度使足了力氣狂奔而去,李修容見狀隻能停下腳步,她畢竟是個女子,若是被別人看到她追著一個男人跑,她的名聲可就盡毀了!

  李修容望著王家和的背影憤憤不平的甩了甩鞭子,心道這個卑鄙無恥小人最好祈禱不要再給她碰上,不然她非扒了他的一層皮以泄心頭之恨不可!

  

  103.第103章

  

  王家和也不管身後是什麽樣的情況隻發足了力氣狂奔而去,跑了一段時間後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果然沒再看見那黃衫女子的身影,心裏頓時輕籲了一口氣。

  雖說他剛才就猜到那女子不會跟著追過來,但若是那女子盛怒之下失去理智追著打過來他也沒轍,到了那時他難免就要變成被別人圍觀的猴子了!幸好那女子礙於禮數和名聲沒有追過來,這才讓他逃過了一劫,雖說逃跑顯得很不大丈夫,但是身為男人就要能屈能伸,王家和仔細想想覺得剛才他逃跑之時的英姿應該還是不錯的!

  王家和躲過那女子的追打後這才有空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衫,剛才先是躲避鞭子後是狼狽逃竄,衣衫早已淩亂不堪看起來好似剛做過什麽不為人知的事情一樣,王家和若是以剛才那副樣子走到齋堂,估計明天就會傳出某某學子光天化日之下在佛門清修之地做了某某勾當的事了,為了避免那些流言蜚語他還是好好的打理一下自己吧!

  到了齋堂,沈默三人還沒有到,王家和想了想再次走進了正殿虔心拜了次佛,他覺得他最近運氣比較衰,前段時間吃飯都能吃出個麻煩,被那白衣女子當作了凱子,如今又因為聽牆角被黃衫女子甩了好一通鞭子。

  雖然此次是他有錯在先被打也是活該,但他覺得大部分應該是他運氣不佳的緣故,不然那麽偏僻的亭台怎麽他剛去不久就遇到了那男子和黃衫女子呢?而且他明明隱藏了身形又怎麽會被發現呢?

  其實這也是因為王家和自己心中好奇而移到了樹叢邊上偷看,再加上無形中被沈默坑了一把,讓他穿了這雙大紅色的平步青雲靴,萬綠叢中一點紅,怎麽可能不會被李修容發現他的蹤跡呢!

  王家和雖不信佛但他為了去去黴運也誠心誠意的拜了佛,等他折騰完了後回了齋堂又等了近一刻鍾的時間才看到沈默三人向這邊走來,他真心覺得信仰的力量太過強大,竟然能讓沈默這個二缺靜下心來聆聽高僧的講課!對於王家和來說那些講課就是催眠曲,要是讓他聽個半個時辰他肯定會去找周公約會!

  一行四人會麵後就在齋堂用飯了,普寧寺的齋菜確實種類多樣,味道也是別具一格,想到腳上的這雙平步青雲靴王家和猜測這桌齋菜的價格估計也不會低,席間,沈默問及王家和參觀了寺廟的哪些地方,王家和隻說自己隨便走走拜了拜佛,對於先前被黃衫女子追打而狼狽逃竄一事絲毫未提!

  這是妥妥的黑曆史!他怎麽可能會讓沈默知道?他估計若是他真把事情告知沈默,對方不僅不會同情他反而會取笑他,而且以後還會經常拿出他聽牆角被打狼狽而逃之事當做笑料談,所以王家和私下裏決定必定要死死的守住這件事打死也不說!

  王家和幾人吃完飯後又在寺廟裏轉了一會兒,離開之前王家和與沈默兩人換回了自己的靴子,沈默一臉意猶未盡的樣子和王家和一臉解脫了的神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的嚴學誠與嚴浩又是一陣打趣。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