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42節

  話剛說完便拜伏在地久久沒有起身,劉掌櫃見此很是無奈,“姑娘,不是我不肯收留你!上次你來我這裏要求賣藝的時候我就和你說過,這一行有一行的規矩,我們霽月樓的參事都是經過嚴格的考核才進來的,我也給了你機會,但你沒有通過我也不好壞了規矩啊!”

  那女子聽聞此言隻顧哭泣,弱柳扶風的身形加上梨花帶雨的表情看的周圍不少來此用飯的人心疼不已,這不,有個憐香惜玉的學子實在忍不住了,立馬走了出來為這女子打抱不平。

  “掌櫃的,她一個弱女子為了給她的爹爹看病逼不得已才出來拋頭露麵,她跪在你的麵前哭得如此傷心,你還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無動於衷嗎?”

  劉掌櫃十分頭疼,他又不是沒有給過她機會,上一次過來的時候明明都已經說好了隻要考核通過就把她留下,當時這女子也是答應的,誰知最後她技藝不到家,沒有通過考核這才讓她離開的,本以為她已經放棄進霽月樓了,但沒想到她今天突然跑了過來直接在眾人麵前跪求自己,若是真如了她的意,壞了這行的規矩,那以後是不是隻要爹娘得了病的,都能進霽月樓賣藝了?再說樓裏的參事都是經過考核的,若是此次收留了這個女子,其他的參事就沒有意見嗎?

  霽月樓走的一向是文人雅士的路子,名聲若是壞了,那霽月樓也就毀了一半,如今周圍有這麽多圍觀的人,稍微處理不好對霽月樓的名聲就是一大損害,劉掌櫃稍微沉思了一會兒想了一個折中的法子。

  “姑娘,既然你的爹爹需要看病,你也有技藝,不如你就去賞心樓看看吧!賞心樓也可以賣藝,考核也比較鬆範,想來你應該可以去那裏賣藝。”

  那女子一聽這話哭的更加傷心了,她用哀怨的眼神看著劉掌櫃道,“劉掌櫃,您是想逼我去死嗎?那賞心樓可是要簽十年的身契啊!”

  一開始打抱不平的那個書生一聽要簽十年的身契頓時怒發衝冠,“劉掌櫃,你安的什麽心?人家一個清白人家的姑娘你竟讓她去賣身?她都求到你麵前了你難道就不能通融通融給個活路?”

  劉掌櫃心道,難道我不通融她就沒有活路了?敢情這女子是看霽月樓不用簽賣身契這才想死皮賴臉的進樓賣藝的啊!還真把霽月樓當軟柿子捏了!也不看看她那份技藝能不能拿得出手!得嘞!算他倒黴!這女子不是說為了給她爹爹看病抓藥才出來賣藝的嘛!幹脆直接給她銀子打發她吧!霽月樓廟小可容不下她這尊大佛。

  “姑娘!這樣吧!你爹爹看大夫的銀錢就由我出了,你也別在外麵拋頭露麵了!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這銀子也不要你還,你還是快快拿了銀錢給你爹爹治病去吧!”

  那女子聞言更是激動,端著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倔強的說道,“劉掌櫃,你把我當成什麽人了?我不是來騙您銀子的,我隻想憑著自己的技藝掙得銀錢來為爹爹治病,難道這也錯了嗎?”

  那書生也在一旁搭腔,“劉掌櫃,你這是在侮辱這位姑娘的品性,她一片孝心如朗朗清月,你怎麽能用銀錢打發她?誌士不飲盜泉之水,憐者不受嗟來之食,你如今的做法就是在踐踏她的一片孝心!”

  劉掌櫃冤啊!他隻想早點讓這女子離開,就想著拿銀錢幫這女子的爹爹看病,什麽時候踐踏她的孝心了?他明明是出於一片好意啊!再說這女子拿了銀錢後早些為她爹爹看病,讓她爹爹早點痊愈不是更好嗎?如今這女子不願去其他地方賣藝又不要銀錢,難不成真要讓她在霽月樓賣藝?若是被東家知道了那自己這個掌櫃還要不要做了?

  王家和瞧著眼前的鬧劇心下好笑,果然是奇葩處處有今年特別多啊!反正他是無法理解這女子和這書生的腦回路的!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書生氣節?文人操守?這劉掌櫃遇上這兩個人也算他倒黴,估計哭的心都有了。

  王家和見周圍的人都在關注著此事的後續,想到自己還有書要看於是便小聲的招呼嚴學誠與沈默兩人一起離開,嚴學誠也不想再呆在這裏看戲便點頭同意了,沈默雖說還想看熱鬧但見表哥和家和都要離開他也不想一個人呆在這裏。

  至於對那女子是否有憐惜之情,沈默表示被自家表哥耳提麵命了這麽些年,就算他再爛好心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再說他又不是傻子,這女子明顯是故意趁著人多來逼迫劉掌櫃讓他同意她在樓裏賣藝的,也隻有那個愣頭青書生才會意氣用事出言相幫,沒看周圍這麽多人即使同情那女子也沒有冒然出言嗎?還沒弄清事實就冒然打抱不平,這不叫書生意氣而是衝動無腦。

  王家和三人想要離去,無奈有時候你不想惹麻煩,麻煩也會找上門的,原本周圍這麽多人都在靜靜觀看事情的發展動向,王家和三人一起走動就顯得比較顯眼了,這不,那書生見王家和三人的打扮,覺得他們和自己一樣應該都是讀書人,讀書人也就是誌同道合之人啊!

  於是那書生隨意的拉住了王家和三人中的一人說道,“這位學子,看你氣宇軒昂儀表不凡,你肯定也讚同我的說法吧!你來評評理!這劉掌櫃如此過分的欺負一個弱女子,你說他還配做人嗎?”

  被拉住的沈默一臉懵圈,關他什麽事啊?他隻是走個路而已,至於把他扯進這件事嘛?還要他評理?他隻是想看熱鬧而不是被別人看笑話啊!

  

  100.第100章

  

  沈默被拉住了衣袖無法離開,此時他真心覺得老天也不是一直眷顧他的,一直以來他闖禍都有自家表哥替他擔著,就算是上次倒黴催的被縣尊抽中考校,他也因為如廁而陰差陽錯的逃過一劫,如今他隻是想離開霽月樓而已招誰惹誰了?

  嗯?如廁?就在這一瞬間沈默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脈,電閃雷鳴間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上次是老天爺眷顧他讓他如廁逃過一劫,這一次雖然老天爺打了個盹沒有看顧他,但他可以自救啊!此刻,沈默無師自通的點亮了尿遁的技能。

  隻見沈默默默的把臉憋紅,對著眼前滿含期待看著他的書生說道,“這位學子,雖然我很想為你們評理,但無奈我剛才吃飯的時候多喝了些酒水,如今急著要去更衣,還請閣下鬆開我的衣袖,讓我前去辦了緊要之事再談其他!”

  那書生聽了沈默的話也不好再拉著他,於是放開了沈默的衣袖順勢就拉住了沈默身旁的王家和,“這位學子,你的朋友有急事無法在這裏逗留,不如就由你替他說說公道話吧!”

  王家和一臉無語的看著眼前這個一臉正氣的書生,你不能因為無法留住沈默就把我扯進這件事啊!在場這麽多的人肯定有和你誌同道合的憤青,你幹嘛死盯著我不放啊!

  王家和默默的尋思著如今沈默已經用了尿遁這一招,難道我要用屎遁?這好像有點惡心啊!但形勢逼人也顧不了那麽多了!王家和也不管這招惡不惡心,不管黑貓還是白貓,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招數雖然惡心,但隻要能擺脫麻煩就行!

  王家和捂住了腹部一臉歉意的說道,“這位學子,看來小生也要辜負你的期待了,我腹中感覺有些疼痛怕是剛才飯菜用的多了些,如今也急著要去更衣,還請你見諒!”

  一旁的嚴學誠見勢頭不對默默的退到了人群裏,完全詮釋了什麽叫死道友不死貧道,那書生並沒有注意到嚴學誠的舉動,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王家和的身上,此時聽王家和說也要去更衣頓時心生疑惑。

  “你也要去更衣,怎麽會這麽巧?你和你的朋友都要去更衣?”

  這有什麽巧的?想當年在高中的時候老子經常呼朋喚友組團上廁所,真是少見多怪!王家和心裏默默的吐槽,臉上卻擺著一副我也沒想到會這麽巧的神情。

  “哎!無巧不成書啊!我和朋友一起去更衣這也算是我們兩的交情好啊!”

  沈默在一旁不停的點頭附和道,“對對對!我們兩交情好,一起更衣有什麽奇怪的嗎?”

  那書生聽了沈默的話後頓時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深深的看了看王家和與沈默兩人,看的他們心裏直發毛後背都感到了一絲涼意,正當王家和想要出聲詢問之時隻聽這書生說道,“難不成你們倆有龍陽之好?”

  王家和聽了這話頓時就想一巴掌糊過去,媽蛋!一起去如廁就是有龍陽之好了?此人腦子不是進了水而是被漿糊糊住了吧!這要是傳了出去,自己和沈默的名聲可就敗壞了,不久之後府試和院試就會開考,要是這龍陽一說傳到了夫子和考官的耳中,那自己和沈默還考個屁啊!不管這書生是有意誣陷還是無心之過,王家和決定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

  王家和放下捂住腹部的手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以前去寺廟拜佛的時候遇見了一個老和尚,他和我說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見萬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見皆化為牛屎,這話雖然有些俗氣但這也是有些道理的,如今閣下有這般齷蹉的心思,看來你是以己度人了!”

  王家和含沙射影的暗示是這書生自己有龍陽之好,所以才會覺得別人也有龍陽之好,指責書生心思齷蹉不是正人君子。

  那書生顯然也聽明白了王家和話中之意,也不知是羞的還是氣的,麵目通紅雙眼怒視道,“我隻是問問而已,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隻是想找個人說句公道話,你又何必不依不饒的?”

  王家和一臉疑惑,“咄咄逼人?不依不饒?我也隻是說說而已啊?什麽時候咄咄逼人不依不饒了?難道我連說話的自由都沒有嗎?你這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都不懂,真是枉為讀書人!”

  比做戲,王家和慣會裝模作樣,比無辜,王家和全身上下連根頭發絲都散發著無辜的感覺,比口才,王家和一張嘴能把人說死,比武力,嗯!讀書人向來動口不動手,無論怎麽比,那書生對上王家和都是完敗。

  嚴學誠在那書生說出龍陽之言的時候就想出聲維護自家表弟,但見王家和搶先一步與那書生理論,又見那書生抵不住王家和的一擊之力,他便收回了邁出去的腳步駐足觀看靜待事情的發展,此時見那書生被王家和說的理屈詞窮在那裏默不作聲,嚴學誠也不想再在這裏浪費時間,招呼了王家和與沈默一起離開。

  就在三人離開之際,這場麻煩事的導火線,那個白衣女子猛地撲到了王家和的腳下,王家和條件反射的就是一踢,頓時把那女子踹了個跟頭,那女子倒在地上嚶嚶哭泣,一副身受重傷起不來的樣子。

  那書生趕忙跑到白衣女子身邊扶著她,轉頭就對王家和疾言質問,“她和你無怨無仇,你怎麽能對一個弱女子下如此重的狠手?”

  王家和真心委屈!他哪知道那女子會突然撲過來啊!任誰突然冷不丁的被一個東西撲上來都會條件反射的做出些什麽動作啊!隻不過他錯就錯在反應過度用腳踢人而已,早知道他應該避讓開來而不是用腳解決,哎!悔不當初啊!

  不過剛才踢人的時候他已經察覺到有些不對勁,最後也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道,而且踢的也是白衣女子的肩膀,按理說這女子不應該是現在這副起不來身的樣子啊!王家和感覺有些壞事,不會是遇到古代版的碰瓷了吧!

  眾目睽睽之下王家和隻能憋屈的道歉,畢竟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他確實踢了人,再加上世人大多同情弱者,所以他隻能妥協。

  王家和作揖道歉,“這位姑娘,剛才我沒有想到你會突然撲過來,驚嚇中傷到了你,雖是無心之失但我確實有錯,在此向你道歉了!”

  那女子梨花帶雨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怯怯的瞧了王家和一眼,看的王家和渾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還不由得打了個哆嗦,那女子仍靠在那書生的懷中嬌嬌弱弱的道,“小女子隻想請求公子為我說句公道話,幫我向劉掌櫃求求情讓我能夠留在這裏。”

  王家和一臉無奈,真要讓他說公道話的話他肯定不會為這女子說話而是替劉掌櫃鳴不平了,難道他看起來是個傻子嗎?這麽明顯的套路都看不出來?莫非這女子覺得隻要是書生都是衝動無腦之人?

  王家和沒有理會這女子的話直接對劉掌櫃說道,“掌櫃的,麻煩您找個人幫我去請一個大夫過來,畢竟是我不小心傷了這位姑娘我也不能置之不理,請大夫的銀錢就由我出,拜托您了!”

  那劉掌櫃對於這個與自己同病相憐的倒黴書生很是同情,聽到王家和的請求二話沒說就讓店小二去請大夫,還囑托那店小二把這女子的情況與大夫細說,讓大夫帶足治傷的藥材。

  不一會兒店小二就領著一個大夫趕了過來,那大夫大約四五十歲,搭了脈後捋了捋胡須,不緊不慢的吊了大半天的老書袋說了一大串的專業名詞,聽的眾人一愣一愣的,那老大夫看眾人一臉茫然的神情微微一笑道,“這位姑娘隻是肩膀上受了些輕傷,敷三四天的藥後再吃些調理身體的藥就無礙了!”

  見那老大夫拿了藥王家和趕忙把診金和藥錢付了,那老大夫看沒有他的事了腿腳麻利的就離開了,王家和看著這女子還靠在那書生的懷中一副受了重傷的樣子不禁就有些無語,姑娘!您是肩膀受了傷而不是被打斷了腿!再說您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靠在一個陌生男子的懷裏,難道真的沒有覺得有不妥之處嗎?

  那女子不知王家和心中所想,她一心覺得如今是王家和傷了她,理虧的肯定是王家和,那麽此時請求王家和幫她說話對方必定不會推辭,於是她又舊事重提,“還請公子為我向劉掌櫃說說情,小女子必定會感激不盡!”

  王家和看著這女子一副你不替我說情就對不起我的表情,心裏頗為無奈,剛才還是劉掌櫃幫他請大夫,他怎麽可能這個時候就過河拆橋?再說她這副看著負心漢的表情是幾個意思?他是傷了她,但他也賠了醫藥費啊!大夫也說了受得是輕傷,你用不著這樣幽怨的看著我啊!

  王家和委婉的勸說道,“姑娘,你現在受了傷也不方便在這樓裏賣藝,不如等你痊愈了再談其他?”

  那女子聞言眼淚掉的更凶了,“公子,我等的起,我那爹爹可等不起啊!他如今臥病在床,還等著銀錢看大夫啊!”

  王家和聽了這話就知道今天之事無法善了,對方明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如今隻能破財消災了,王家和一臉自責,“哎!都怪我太過衝動傷了姑娘,這樣吧!我幫你找個大夫替你爹爹看病,銀錢都由我出了,也算是對你的補償,你看如何?”

  那女子聽了這話頓時收了眼淚,連忙起身向王家和拜伏了下去,“若是能為爹爹看病,您就是我們的大恩人啊!小女子無以為報願跟隨恩公身旁端茶倒水洗衣研磨,還請恩公不要推辭!”

  王家和連忙擺手拒絕,“不用不用!隻要不耽誤你爹爹的病情我也就心安了!等你爹爹看過病後你們父女倆就好好過日子吧!”

  笑話!這種女的誰沾誰倒黴,他這麽痛快的出銀錢不就想快點打發她嘛!不過剛才劉掌櫃提出為她爹爹出看病的銀錢,為什麽她拒絕了?等到自己說要出銀錢為她爹爹看病她反而很痛快地接受?還說什麽伺候左右報答恩公的話?臥槽!這女子不會是看自己出錢爽快就把自己當凱子了吧!老子隻是個鄉巴佬不是什麽金龜婿啊!求倒帶重來,他肯定不會說什麽替她爹出錢看病的話了!

  那女子見王家和拒絕連忙磕頭,“小女子雖然沒讀過書但也是識些字的,也知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的道理,還請公子成全了小女子的這份心吧!”

  王家和見這女子不依不饒鐵了心的要跟著自己,不由心下一歎,一本正經的問道,“你真要跟著我?絕不改變主意了?”

  那女子以為王家和被她的氣節所折服願意收留她,立馬堅定的表明決心說道,“公子,小女子心如磐石無轉移,願侍奉公子左右!”

  王家和都不知道今天歎了多少次氣了,他原本想著破財消災沒想到卻弄巧成拙惹了更大的麻煩,既然如此,那也別怪他不給別人臉麵了。

  王家和一臉為難的看著這女子,“哎!姑娘,我也想成全你的報恩之心,但是你看看你自己,麵上無肉兩腮內陷多紋且雜亂,下巴尖細顴骨突出鼻子尖小眉間有褶皺,這明顯是一副刻薄之相,再加上你印堂灰黑眉間雜亂,雙眸灰暗眼角下垂,這明顯是衰運不斷的麵相,你說我敢讓你跟在我身邊嗎?”

  王家和充分發揮他毒舌的功力,嘴下一點也不饒人,“姑娘,你別把我當成人傻錢多的愣頭小子!剛才劉掌櫃提出要幫你爹爹出銀錢看大夫你還大義凜然的拒絕,怎麽到我這兒就變成要伺候我了?你想以身相許也要看你夠不夠資格!你一心想著到霽月樓賣藝恐怕也是為了攀高枝吧!你見賞心樓要簽身契不願去那裏賣藝,打量著劉掌櫃好欺負就挑個人多的時候扮柔弱故意逼迫劉掌櫃,你以為你那點小心思我看不出來?”

  那女子被王家和說的無地自容,又羞又氣隻能無助的哭泣,一開始出言相幫的書生見此頓時心疼不已,“她是為了她的爹爹才迫不得已來霽月樓的,你怎麽能如此誣陷她?”

  王家和對這書生十分厭煩,“若真是為了她的爹爹怎麽不幹脆去賞心樓?是她的自由要緊還是她爹爹的命重要?她就不怕耽誤了時間延誤了她爹爹的病情?再說劉掌櫃不是也說了?給了她機會進樓,隻不過是她技不如人而已,如今她明知道她不夠資格進樓還在這裏行這等耍賴之事,居心何在?”

  見那書生又要出言辯駁王家和放了大招,“你這麽維護她不會是看上她了吧?”

  古代人一向含蓄,特別是讀書人說話更是矜持,那書生漲紅了麵皮怒視王家和,“你……你血口噴人!簡直…簡直……”

  王家和也不等那書生把話說完,一臉疑惑的問道,“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你又不是她爹,這麽維護她不是看上她難不成是想和她結拜成兄妹?我看你們剛才在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了好一會兒,想來你們也是兩情相悅的,再說你抱了這個女子就是毀了她的清白,你不負責的話恐怕這姑娘就得投河了,你忍心讓她年紀輕輕的就沒了性命嗎?若是她真的有了什麽不測,她那生病的爹爹估計也活不成了,你可就是害了兩條性命啊!枉你自稱是讀書人,這種不仁不義之事你怎麽能做得出來?”

  那書生被王家和說的一臉懵圈腦子都打了結,還真就考慮要不要負責的問題,一旁的白衣女子見再待下去估計就得和這書生牽扯不清了,立馬起身掩麵哭泣而去,那書生見狀趕忙追了出去,主要演員走了,這場大戲當然也就散場了。

  沈默此刻對王家和佩服的五體投地,都快將他奉若神明了,“家和,我從未想到你竟還有如此奇才!小生佩服啊!”

  嚴學誠不聲不響的走到王家和的身邊,聽到沈默此言深表認同,“我也沒想到家和的口才如此厲害,殺人於無形啊!不過今天的事情傳出去後估計你就要落得個不懂憐香惜玉的名頭了!”

  不懂憐香惜玉總比被那白衣女子賴上好!再說他隻有十三歲還是個祖國未來的小花朵要什麽憐香惜玉?王家和在心裏不斷吐槽,見嚴學誠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頓時就惱了,敢情你看戲還沒看夠啊!

  王家和一臉陰森,“嚴大哥看戲看的確實挺樂嗬的啊!這場戲可曾博您一笑啊?”

  嚴學誠絲毫沒有因為先前的袖手旁觀而感到愧疚,此時見王家和惱了也沒什麽道歉的意願,反而順著王家和的話說道,“此番大戲甚得我心!可惜家和沒有收留那女子,不然每天有此大戲可看我也不會無聊啊!”

  王家和露出一口大白牙笑言道,“早知道嚴大哥對那女子甚是心悅,我就勸她伺候你了,想來以你嚴家公子的名頭那女子必定更加願意跟隨於你,畢竟我隻是個沒有家世背景的鄉下小子!與您相比我可真就一文不值了啊!”

  聽到王家和說要勸那女子跟著自家表哥,沈默問道,“家和,你不是說那女子長相刻薄衰運不斷嗎?這種女子可是誰也不能沾的!不過我剛才瞧著那女子長的也不是你說的那樣啊!”

  王家和無語的看了沈默半響,直接轉身離去也不理沈默的追問,他已經不想理會沈默這個缺貨了!他先前所說的那些關於麵相的話當然是胡編亂造的,不然若那女子真長成那副模樣也不可能扮柔弱博同情啊!畢竟長得太醜的女子就算作出弱柳扶風楚楚動人的表情也不過是東施效顰讓人貽笑大方而已,哎!這年頭,無論做哪行都是需要資本的啊!

  

  101.第101章

  

  自上次與沈默約定要經常交流學問後,每隔十天王家和都會和他在霽月樓見麵,若是遇到府學放假的時候嚴學誠與嚴浩也會一同前來,他們兩人是經曆過府試和院試的,學識也是在府學裏排的上號的,有他們不時的在一旁提點王家和與沈默,對於兩人接下來的科考也是有些助益的。

  王家和每天忙於看書破題,還沒感覺時間的流逝就已經到了府試即將開考的日子,這天一大早王家和就去向莊夫子告假,前段時間他就與沈默約定要在府試的前一天去普寧寺拜佛。

  普寧寺是兗州府最有名的寺廟,傳說裏麵的弘衍大師能測吉凶看未來,許多外地人都慕名而來想見弘衍大師一麵,不過弘衍大師常年遊曆在外行蹤飄忽不定,所以隻有有緣人才能見到他,盡管慕名而來的人大多都是铩羽而歸,但仍有不少人去普寧寺拜佛,這讓普寧寺的香火一年四季都十分鼎盛。

  王家和本不想去那什勞子普寧寺,他又不信佛去寺廟幹什麽?在現代的時候也隻有去景區遊玩他才會順便去裏麵的寺廟一觀,但也隻是看看而已,要說信仰,與其相信虛無飄渺的諸天神佛不如相信自己必會人定勝天,所以當初沈默提出去普寧寺的時候他是拒絕的,但是架不住沈默的死纏爛打,再加上嚴浩也在一旁叨叨,嚴學誠還不時的插上一些添油加醋的話,這讓王家和的腦子亂成了一團毛線,見沈默一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樣子他最終隻能無奈妥協。

  這也是因為王家和確實把沈默當成朋友這才會依著他,不然哪會如此遷就沈默?如今到了約定的日子他便與莊夫子說了此事,莊夫子想著這段時間該教導的已經教了,不僅超出了自己一開始的計劃,後來又加了其他的書讓王家和誦讀,這個弟子也沒有叫苦老老實實的就把書讀完了。

  莊夫子想著明天就是府試,不如讓這弟子放鬆一下,也不能像養個閨女似的整日的拘著他不讓他出門,再說這弟子一向聽話能沉下心來做學問,破題也漸趨老練,於是莊夫子也不阻止直接同意王家和讓他與沈默一行人去普寧寺了。

  王家和到了約定的地方見沈默已經到了,旁邊還有嚴學誠與嚴浩兩人,王家和這才想起今天是府學放假的日子,怪不得剛才去莊夫子那裏告假的時候覺得府學裏的學子沒有平時的多,他還以為是在聽課沒想到卻是府學放了假,拋開這些思緒王家和連忙跑上前去與他們一一招呼。

  沈默一見王家和就抱怨道,“我還以為你反悔不來了呢!差點要偷偷的去府學找你!”

  王家和解釋道,“我和老師告了假,所以就耽誤了一點時間,這次你還挺沉的住氣啊!隻是想去府學找我而沒有付諸行動啊!”

  沈默聞言一臉赫色,王家和見狀心中奇道怎麽這沈默今日改性子了?要是往日裏自己這麽誇他,他肯定驕傲的像隻小孔雀一樣,怎麽如今倒是謙虛了?

  不等王家和細想,一旁的嚴浩就笑道,“你真以為瑜年沒有付諸行動?他早就等的不耐煩嚷嚷著要去府學找你了,但他一個人可進不了府學,隻能在我和族兄的掩護下混進去,但族兄說你必定有事耽擱了就沒有陪著瑜年胡鬧,若不然估計他早就衝進府學找你了!”

  王家和一臉無奈,他還真以為沈默轉了性子呢!原來還有這般曲折,嚴學誠每日裏管束著沈默,也不知道他是怎麽堅持這麽久的!難道這也是一種另類的磨練心境的方法?

  沈默見嚴浩揭穿了自己麵上頓時就有些掛不住,紅了臉爭辯說,“我不是最終也耐著性子沒去嘛!時辰不早了,我們快去普寧寺吧!聽說那裏的齋飯特別好吃,中午我們就在那裏吃飯吧!”

  沈默故意轉移話題,王家和幾人也沒有再多說別的,隻順著他的話討論普寧寺的齋飯,他們幾人頗有默契的想到若是把沈默給惹毛了,估計他能生氣好些天而且還會暗地裏折騰出什麽事,到時候受累的可是他們,所以他們三人心有靈犀般的順著沈默所給的話題說了下去。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