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38節

嚴學誠聞言眯了眯眼,王家和故意提及賞心樓之事,看來是曉得當初的試探之意了,他明知那是試探還跟著自己進了賞心樓,那後麵他一係列的表現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此子心機頗深!這樣看來得好好考慮能不能再讓瑜年與他來往了。

王家和的這些話確實是在提醒嚴學誠賞心樓之事,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心思,不過是互有算計罷了,誰也不欠誰!

不過想到當初沈默在船上的時候確實提及要幫他在兗州府進學一事,王家和心中微微一動,沈默的性子耿直沒有什麽心計,可以說沈默有一顆難得的赤子之心,當初他確實帶著幾分真心與沈默相交,以後也不想失去這個朋友。

如今已然惹惱了嚴學誠,這嚴學誠是沈默的表哥,兩人關係一向親密,若是嚴學誠阻止沈默與自己來往,一個是相處多年的表哥,一個隻是相識不過一個月的普通朋友,沈默會如何選擇王家和用腳趾頭都能猜到!若是此刻不解釋清楚恐怕以後也無法與沈默來往了!

王家和沉思了片刻對嚴學誠提議道,“嚴大哥,這裏人多口雜,不如我們找個清靜的地方說說話?”

第92章 山人自有妙計

王家和一行三人在府學裏隨意的找了個僻靜的地方,王家和靠在假山旁歪著頭看向嚴學誠問道,“嚴大哥,瑜年這兩天可還好?”

嚴學誠想到每天都是精神抖擻榮光煥發的表弟臉上不由得就染上三分笑意,“哪能不好呢?今早還和我扯了好一通話!也提及到你的事情!”

王家和輕歎了口氣,“瑜年的心意我也知曉,當初在船上的時候他確實提及要拜托你幫我去象山書院進學的事情,瑜年將我視為至交對我一片赤誠,我也十分珍惜他這個朋友!也十分感激他的好意!先前之所以沒有對你們提及拜師一事,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還請嚴大哥仔細聽我道來!”

嚴學誠並不相信王家和的這些話,一心覺得這是對方的狡辯之言,於是他似笑非笑的看著王家和譏諷的說道,“拜師還有苦衷?這我倒是想不通了!你說說看到底有什麽樣的隱情,我願聞其詳!”

“嚴大哥,當初在賞心樓的時候瑜年也提到我被人誣陷縣試作弊一事,但後麵還發生了一些事情,不知瑜年可有對您說過?”

嚴學誠這兩天隻聽沈默一直叨叨著各種小道消息,關於王家和的事情沈默隻時不時的提醒他不要忘了說情一事,除此之外倒是沒有再說其他,於是嚴學誠做出洗耳恭聽的模樣,“還有其他的事情?這倒是未曾聽聞!”

“當初縣尊大人查明真相後就懲戒了誣告我的那兩個考生,各打了他們二十個板子並且剝奪了他們以後的科考機會,誰知他們還不死心,第二天其中一個考生帶著另一個考生的父母鬧上門來逼迫我讓我去縣尊大人那裏說情。”

嚴學誠不明白王家和為什麽牽扯出這些事情,隻覺得對方在與自己繞彎子,他有些不耐煩的說道,“竟有如此厚顏之人?不過這些事情與你所說的隱情又有什麽關係?”

王家和耐心解釋道,“我先是被誣告後又被逼迫,好不容易解決了這些麻煩事正準備回鄉,突然就被一個老者攔住,他自稱是兗州府學的夫子勸我和他一塊來兗州府闖蕩,後來還自稱教出一狀元一探花說要收我為徒,若是嚴大哥你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你會怎麽想?”

聽了這話嚴學誠若有所思,若是他身處王家和的處境估計八成會把那個老者當成一個騙子,說不定還會猜測是不是那兩個誣告的考生所留的後招,打著某些不為人知的主意。

看嚴學誠皺眉深思的樣子王家和心下鬆了一口氣,隻要對方把自己的話聽進心裏他就有把握說服對方,最怕的就是自己在這裏費盡口舌對方卻隻字也聽不進去,一個人唱獨角戲最終隻會徒勞無功,幸好嚴學誠不是固執己見之人。

王家和一臉坦然,“我當時就覺得那人是個騙子,後來當那老者拿出銘帖我這才將信將疑的考慮他話中的真偽,那時我想念家人急著回家所以就先答應了那個老者回鄉見過家人後就來兗州府學找他!”

嚴學誠奇道,“既然你拿了銘帖應該就能確認莊夫子的身份了,為什麽還會有疑惑?”

王家和滿臉無奈之色,“嚴大哥,你也知道我是來自鄉下,而且我隻在我們鎮上的書院進學兩個月,以前我連銘帖長什麽樣子都不知道,怎麽能判斷銘帖的真偽?後來我回去後想著既然答應了那個老者要去兗州府學找他,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不能失信於人,再加上我私下裏想著自己又不是個什麽重要人物,隻是一個鄉下小子而已,也沒有什麽值得人來騙的,所以就來兗州府一試,也就是在來兗州府的路上碰見了瑜年。”

王家和真誠的看著嚴學誠道,“我和瑜年一見如故很快就成為了朋友,路途漫漫我們時常在一起閑聊,他問及我來兗州府有什麽打算,當時我並不能肯定當初的那個老者就是兗州府學的夫子,再者說即使確定了他的身份難保中途發生什麽意外乃至我無法拜入他的門下,這些不確定之事你讓我如何坦言?我隻能含糊說道我是來兗州府找機會進學的,而且當初我確實也想著若是無法拜師就當是來兗州府開開眼界見見世麵!”

嚴學誠覺得王家和所說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換做是他估計也會選擇暫時隱瞞,於是他軟下了口氣說道,“你這樣考慮也確實情有可原!不過若是被瑜年知道你拜師之事,讓他的一腔熱情付之流水,估計他有的和你鬧呢!”

王家和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一副苦惱之色,“瑜年古道熱腸待人赤誠,當初在船上之時我倆相交甚歡,我實在不願失去他這個朋友,還請嚴大哥在瑜年的麵前替我解釋一二,千萬不要讓他惱了我!”

嚴學誠怎麽可能答應王家和的請求?他不阻止自家表弟與王家和來往就已經夠大度的了,他還在私下裏考慮要不要給王家和添堵呢!怎麽可能會幫著王家和說話?

“以瑜年的性子,我可不能保證解釋過後他不惱你,你們上次不是約定了見麵的時間和地址嗎?到時候還是你親自去解釋吧!”

王家和要的就是這句話,隻要嚴學誠不阻止他和沈默來往,以後他以真心相待沈默,想來就不會失去這個朋友,王家和放下心中的大石,這才有心思考慮其他的事情。

“本來我就打算若是拜師成功,下次和瑜年見麵的時候就向他坦言一切的事情,隻是沒想到中間出了這麽多的變故,我還覺得納悶呢!我隻是拜個師而已,又沒有做什麽殺人犯法的事!至於有人上門找我麻煩把事情鬧的人盡皆知嗎?”

一旁聽著他們兩人說話的嚴浩插嘴道,“拜個師而已?你說的倒是輕巧!你可知莊夫子在府學裏的名氣?那可是教出一狀元一探花的名師!他所收的三個親傳弟子可都是一甲進士出身!”

王家和一臉無辜,“這個我知道,當初在賞心樓的時候也和嚴大哥談過此事!不過天底下有這麽多的名師,肯定不止莊夫子一人教出狀元和探花,程鍾銘和吳文傑也不應該對我有這麽大的怨氣吧?”

“嘿!天底下確實不止莊夫子這一個名師,但我們府學裏能同時教出三個一甲進士並且其中兩個還是狀元和探花的夫子可就隻有莊夫子一人!你說誰不想拜入這樣的名師門下?阻人前程如殺人父母,他們兩人費盡心機都不能拜入莊夫子門下,如今卻被你占了先機,你說他們能不來找你的麻煩?”

說到這裏嚴浩一臉八卦的表情,“哎!他們到底怎麽找你麻煩了?我和族兄剛到膳堂就見他們兩人出來,我瞧著他們很是誌得意滿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啊?”

王家和的思緒還停留在先前嚴浩所說的那一大串阻人前程的理論上,此時聽到嚴浩的詢問便漫不經心的回道,“也沒什麽!不過是約定了在十天後的書畫交友會上和他們一較高下而已!”

嚴浩見王家和如此輕描淡寫的樣子不禁驚呼出聲,“什麽?你要和他們比試書畫?還是在交友會上比試?”

王家和被嚴浩如此大的反應嚇了一跳,一臉無辜的問道,“怎麽?有什麽問題嗎?”

見王家和還搞不清楚狀況嚴浩不禁有些為他著急,“有什麽問題?問題大了去了!你怎麽能和他們約定在書畫會上比試呢?”

聽嚴浩這麽說王家和心道,難道這書畫會上除了比試書畫以外還有什麽其他的講究?不然的話嚴浩也不會對此事有這麽大的反應啊!想到這裏王家和心裏有些後悔,早知道就多打聽打聽情況再應付程鍾銘和吳文傑了,現在木已成舟就算知道前麵是坑也不得不往裏麵跳了,如今隻能多探聽一些書畫會的情況來早做準備了。

王家和一臉嚴肅的問道,“書畫會上除了比試書畫以外還有什麽別的事嗎?”

嚴浩聽王家和這麽問立馬用一種看奇葩的眼神看著王家和,“就單單比試書畫難道還不夠讓你為難的嗎?我問你,你們約定了是你隻和程鍾銘與吳文傑兩人比試?還是有其他人一起與你比試?”

王家和老老實實的回答,“程鍾銘說他還會找幾個交好的朋友一起來,這個有什麽影響嗎?”

嚴浩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哎!你什麽都不了解就草率的答應與他們比試,我都不知道該說你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呢?還是書生意氣不知天高地厚呢?”

王家和見嚴浩比自己這個當事人都著急心下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額!當時他在那麽多的學子麵前行激將之法,又拿老師的名聲暗地裏威脅我,若是我不答應他們的提議,豈不是會讓其他人覺得我膽小怕事不配為老師的弟子?這樣也會有損老師的名聲,豈不是正中他們的下懷?”

嚴浩瞥了王家和一眼反問道,“難道你現在就沒有正中他們的下懷嗎?不過若真如你所說,那程鍾銘還真是狡詐!你不答應就是你心虛畏縮自知不敵而不敢去,你若答應就在眾多夫子和學子麵前將你狠狠踩在腳下,他這招是陽謀,讓你明知是陷阱還不得不跳進他所設的圈套裏!”

王家和弱弱的說道,“你怎麽就如此肯定我必輸無疑呢?說不定我運氣好呢!”

嚴浩覺得王家和心存僥幸沒有把比試放在心上頓時疾言道,“你真是天真!你可知程鍾銘那夥人的底細?他們可是在府學裏呆了將近有四個年頭了,而且據我所知程鍾銘很是擅長書法,尤其擅長楷書,他們那夥人中還有一個叫左峻的,在以往的書畫會上曾畫出一副上品的丹青,想來程鍾銘之所以說要約其他人一起比試應該就是想讓這個左峻同去,看來程鍾銘是想在書法和畫技這兩個方麵都把你打壓的抬不起頭來啊!這明顯是斷你後路想把你趕盡殺絕!”

王家和並不擔心和別人比試書畫,他如今最關心的就是書畫會上是不是還有其他才能的比試,於是王家和鄭重的向嚴浩詢問,“嚴同窗,我來府學的日子還不足三天,也沒看過以往書畫會的場景,嚴同窗能和我仔細的說說嗎?”

嚴浩也沒藏著掖著,直接了當的為王家和介紹書畫會的情況,“以往若是學子沒有約定比試而隻是單純切磋交流的話,隻要帶著各自的作品或者當場寫字作畫相互品鑒即可,但若是雙方約定比試那就不會如此簡單了,不但會邀請府學裏的夫子到場,其他學子也會前去觀看,比試分為品鑒和創作,先是品評由夫子共同選出的字畫,然後由學子親自寫字作畫讓夫子評鑒,評鑒過後還要給在場的學子觀看以確保公正,因為是當場寫字作畫無法作假所以輸贏的評定主要是看學子所出作品的水平,這也更能看出一個學子的真實才學。”

王家和聽到這裏明白除了寫字作畫以外並沒有什麽其他才能的比試頓時心下一鬆,也有閑情逸致在這裏感歎道,“原來如此,看來程鍾銘提出比試書畫也是早有預謀的,他確實是想把我踩入泥裏啊!”

嚴浩看王家和還是一副悠閑愜意的樣子心裏急的冒泡,“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在這裏感歎?你就一點也不著急嗎?”

王家和微微一笑挑眉戲言道,“說不定我運氣好!程鍾銘他們當天吃壞了肚子不能去呢!”

嚴浩聞言一臉無語,感情自己說了這麽多都白說了!怎麽有一種釣魚的不急背胡婁的急的感覺呢?嚴學誠見王家和一臉笑意沒有絲毫憂慮的樣子笑道,“看來家和胸中自有溝壑啊!想來你已有了應對之策,我說的對與不對?”

王家和但笑不語隻端著一副高人風範,嚴浩見狀氣惱道,“好啊!虧我還費了這麽多的口舌在這裏提醒你為你著急!原來你是心有成算啊!還說什麽運氣之類的話!敢情你是耍著我玩呢!”

王家和覺得自己確實有些不厚道趕忙作揖道歉,“嚴同窗,剛才是我的不是!還請你大人有大量原諒一二!不過你確實不用擔心十天後的書畫比試,我雖不敢放言必定能贏程鍾銘他們,但我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立於不敗之地!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嚴浩見王家和一臉自信不由的調侃道,“看來王同窗還要邁個關子啊!既然你這麽說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與王家和分開後嚴學誠和嚴浩兩人就回到了學堂繼續聽課,在府學聽完課後嚴學誠剛回到家就見自家表弟找了過來。

沈默手拿書本一進門就說,“表哥,我可等到你了,我有一些問題要請教於你。”

嚴學誠想到今天王家和的事情覺得應該事先和沈默通通氣,以免將來沈默知道此事後太過衝動闖出什麽禍來。

“瑜年,先不忙著說那些!我有一件事情要告知於你,你可知道今天我在府學碰著誰了?”

沈默白了自家表哥一眼,“我又沒去府學怎麽可能知道?不過無非就是你的那些同窗好友唄!”

嚴學誠見沈默不以為意的樣子壞笑道,“我碰見的這個人你也熟悉,你和他在船上相處了好一段時間,我們前天剛和他在賞心樓吃過飯。”

沈默瞪圓了雙眼,“你是說家和?這怎麽可能?府學不是不讓其他人進出的嗎?”

看到自家表弟這副驚詫不已的模樣嚴學誠心裏感覺很爽,“隻要他不是其他人不就行了?他昨天剛拜了莊夫子為師,如今已是府學裏的學子了!”

“莊夫子?就是表哥你曾提到過的想拜其為師的莊夫子?他們是怎麽遇到的?莊夫子又緣何收家和為徒?”

嚴學誠吊起沈默的好奇心後很不負責的兩手一攤,把事情扯到王家和的身上,“這我就不知道了!你不是和家和約定了聚會的時間和地點嗎?下次見麵的時候你親自問問不就行了!”

“哼!好一個王家和!我視他為至交好友還想著托你為他去象山書院說情,可他倒好!拜師一事半個字都不漏!全然瞞著我!還當不當我是朋友了?”

沈默怒氣上湧,恨不得立刻就去府學找王家和讓他解釋清楚!

第93章 老師就是用來開掛的

嚴學誠看沈默一副要出去找王家和幹架的樣子,心中又添了一份無奈,這些年為了這個表弟他都不知道在私下裏歎過多少次氣了,再這樣下去估計他至少要減壽十年,他本想讓王家和親自向瑜年解釋事情的原委,私下裏也打著看笑話的心思,但看瑜年這個樣子若是現在不說清楚還不知道要鬧出什麽事來。

“瑜年,還記得前天你托我為家和說情時我和你說過的話嗎?你不能因為出於好意就把你自己的想法加諸在他人身上,如今家和有了更好的前景,作為朋友不是應該替他高興嗎?若你就這般莽撞衝動的去質問家和,你讓別人怎麽看?難保不會有人說你打著為朋友著想的名義實際上心存妒忌而行傷害朋友之事!”

沈默一臉無辜,“可是我就是想問問他為什麽要隱瞞我拜師之事,我又不是想讓他放棄在府學進學的機會而去象山書院讀書,如今他拜了名師我當然替他高興,但我想到自己在這裏為他勞心勞肺的,他卻不聲不響的拜了師,我就感覺有些委屈!”

嚴學誠耐心的解釋道,“我當初就說你剃頭單子一頭熱你還不信!你以前可曾親自問過他願不願去象山書院?你提出幫忙的時候他可曾明言接受?再者說那時他還未到兗州府,能不能拜師還是個未知之數,你讓他如何向你坦言拜師一事?還未確定之事就事先嚷嚷的人盡皆知,那也未免顯得太過浮躁了,若是中途出了什麽變故導致他最終無法拜師,豈不是徒讓別人恥笑?”

沈默一聽自家表哥所言心中的怒火頓時就熄了一大半,但他仍憤憤不平道,“哼!就算他有苦衷我也不會輕易饒他!我好不容易這麽全心全意為一個人著想,如今他卻潑了我一頭冷水,我一定要他補償我!”

嚴學誠見沈默的情緒不再如先前那樣激動便猜到這表弟應該是把他的勸告之言聽進了心裏,他微微鬆了一口氣說,“這點你放心!先前家和已經和我說過了,下次與你見麵必親自向你道歉。”

沈默聽了這話心裏才舒服了些,心道這還差不多!如果他夠誠心我就大方的原諒他吧!畢竟確實如表哥所說,當時那個情況他也不好開口,不過如今既然他已經拜了師,那麽作為他在兗州府的第一個朋友也應該送件賀禮,該送什麽好呢?

嚴學誠可不知道自家表弟前一刻還想著去找王家和算帳,如今卻在這裏尋思送什麽樣的禮物,他見表弟被順了毛不再想鬧事便放下了心,也不願在此事上多言了。

自和嚴學誠他們分開後王家和就回房看書了,此時見已經快到申時,便提前出門來到了莊夫子的住處,此時莊夫子已然得知中午在膳堂裏發生的事情。

“家和,我聽聞你與府學的學子約定了要在十天後的書畫會上比試書畫?可有此事?”

中午的事情鬧的那麽大,周圍又有眾多的學子在場,比試的事情鬧的人盡皆知也是正常,想來這其中程鍾銘那夥人應該出力不少。

王家和微微笑道,“看來老師已經知道這件事了!當時弟子也是被逼無奈,不得不答應程同窗他們所提出的要求。”

莊夫子捋了捋胡須,“中午之事我已知曉,那種情況下你必定會答應比試之事,想來那兩個學子應該也料到了這個結果,你的書法水平我還是知道的,上次縣試的時候我看過你的答卷,字跡頗為工整漂亮已達入門境地,隻一年就練到此種程度已是頗為不易,若我沒有記錯的話你用的應該是楷書。”

王家和一本正經的回答,“是的,當時用的確實是楷書!楷書最是形體方正筆畫平直,弟子覺得用楷書來書寫答卷會讓答卷更加清晰工整,考官閱卷也會感到輕鬆,不會發生誤看之事,所以弟子答卷的時候用了楷書。”

莊夫子點頭道,“你這麽想確實也有你的道理,不過這隻適用於縣試和府試,等到院試的時候會有專人統一使用朱砂紅筆將考生的答卷重新眷錄一份送予評卷人審閱,此舉也是為了防止考生在試卷上留有記號或是閱卷人認出自己熟悉考生的卷子而有失公正,不過等錄取後考官還要與考生的答卷進行對讀,若是使用楷書應該能給考官留下字跡上佳的印象,想來對你也是有好處的。”

王家和如今最關心的是程鍾銘那夥人的情況,能在院試闖入前百並且已經在府學裏進學了這麽些年,他們必定是有兩三把刷子的,想到這裏王家和就尋思著向自家老師打探一二。

王家和躬身道,“老師說的是!弟子聽聞程同窗很是擅長楷書,不知老師可曾見過他的作品?”

莊夫子點頭道,“確實見過!這程鍾銘我也有些印象,以前他經常向我請教學問,也展示過他的書法,好像我這裏還有他以前留下的作品。”

這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程鍾銘這麽積極的在老師麵前展示他的才華還想給老師留下一心向學的印象,看來當初為了拜入老師的門下他費了不少心啊!這也難怪程鍾銘得知自己拜了莊夫子為師就立馬來找自己的麻煩了!

“既然老師見過程同窗的作品,那老師覺得他的書法如何?弟子能否取勝於他?”

莊夫子並不想打擊自家弟子,但也不得不說出實情,“他確實比較擅長楷書,而且他的楷書已附有幾分靈氣和風骨,將要達到登堂入室的境地,你的楷書與他相比還欠幾分火候,若想在書法上取勝於他恐怕不易!”

王家和聞言皺眉深思了片刻,看來若是比試楷書自己必然是要輸的,若是用行書與程鍾銘比試不知道能不能勝出。

“老師,若是兩人比試書法時用的不是同一種字體,那該如何評判?”

莊夫子盡心為自家弟子解釋道,“若是兩個人用了不同的字體,在場的夫子會為兩幅書法評鑒上中下三等,最終取上等數量多者為勝,若是上等數量相同,取下等少者為勝,你有此問可是想在書畫會上用另一種書法字體與他們比試?”

王家和老實坦言心中所想,“確實如老師所言!弟子想用行書來與他們一較高下,畢竟和楷書相比弟子更擅長行書。”

莊夫子原以為王家和隻會楷書,沒成想他還會另一種書法頓時驚道,“哦?你更擅長行書?你會兩種書法?”

“弟子以前對行書十分喜愛便一直堅持練習,楷書是為了科考而練的,兩者相比而言我更喜愛行書。”

莊夫子見王家和練了兩種書法心中就有些擔憂,“這麽短的時間內你竟涉獵了兩種字體?可不要博而不精得不償失了!這裏有筆墨紙硯,你就用兩種字體分別寫一幅字給我瞧瞧,我幫你看看有什麽不足之處。”

王家和聞言連忙寫了兩幅字交予莊夫子品評,莊夫子看後心中頗為訝異,“我本以為你在短短時間內就能把楷書練到入門的程度已是難得,但沒想到你的這手行書更讓我驚訝!與你的楷書相比,這幅行書作品已附有些許靈氣和風骨,勉強算是達到了登堂入室之境,看來你於行書上更有天賦!”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寒門崛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月落塢啼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