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36節

  “家和,上次我已和你提過除你之外我還有三個弟子,今天舉行拜師禮時他們本應都到場,但你的大師兄和三師兄公務繁忙無法趕過來與你見麵,你的二師兄遊曆名山大川居無定所,我也無法告知他讓他趕過來,若是以後有機會再介紹你們認識吧!”

  王家和並沒有因為幾位師兄沒有參加他的拜師禮而心生芥蒂,若不是自家老師提及此事他根本就不會想到這一茬,“是!弟子曉得了!”

  莊夫子囑咐過後立即提到了當下最重要的事情,“以往除了四書五經外你可還讀過其他什麽書?”

  “說來慚愧!弟子隻讀過四書五經和《說文解字》,來兗州府的路上也隻翻看過《大周律法》和《大周史記》這兩本書,其他的就沒有看了!”

  莊夫子先前或多或少的已經猜到了王家和的情況,如今聽了王家和的答話也沒感到奇怪,“你去年才進學,一年之內熟讀四書五經已是不易,沒有空閑讀其他的書也是情有可原!至於《大周律法》和《大周史記》這兩本書看了對你也有好處,你繼續看著便是!”

  王家和作揖拜謝,“是!弟子謹遵老師教誨!”

  莊夫子拿出一張寫了書名的紙張遞給王家和,這張紙上所寫的書是莊夫子結合曆年來的府試和院試精心挑選出來的,原本要看的書遠遠不止這些,但考慮到時間緊迫也隻能把最重要的三本書先挑了出來。

  莊夫子打算在為王家和講解過這些書後就找曆年的試題讓王家和破題,近期他也會整理一些有關府試和院試的相關知識點,平日裏講解書本知識的時候就把這些知識點也授予王家和知曉,不管如何先應付完府試和院試後再談其他。

  莊夫子這樣的教學方式若是被其他夫子知道了必定會覺得他太過功利,但既然已經收了王家和這個弟子他就要為王家和考慮,若是時間充裕當然可以慢慢教導,可如今迫於形勢也隻能劍走偏鋒了,再說他當初勸說王家和來兗州府的時候就說了能讓他進前三十名,若是無法兌現這個諾言豈不是枉為人師?

  “你進學太晚又一直沒有夫子教導,比起那些從小就去私塾開蒙的學子你所落下的學問太多了!但府試在即,如今根本沒有時間再去細看其他的書,隻能等府試和院試結束後才能為你細細講解了,這張紙上所寫的三本書籍都能在學子閣裏找到,這三本書是我為你接下來的府試和院試而挑選出的書,離府試開考的日子隻剩兩個月了,你定要在這期間把這三本書熟記於心,切莫耽擱!”

  聽老師所言怎麽感覺有點像考前突擊啊?不過有個老師就是方便,想來這三本書應該是曆年府試和院試涉及到的中心知識點吧!總感覺有一種大學裏期末考試老師劃重點的感覺。

  王家和一臉嚴肅鄭重應道,“多謝老師為我費心!弟子必定會努力看書,不會耽擱時間!”

  莊夫子看王家和繃緊了麵容又擔心他壓力太大,“你若是累了也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有時候放鬆一下自己反而會有益於讀書,你還不是府學正式的學子所以你不用每天去聽課,但學問上若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隨時來找我,你要謹記讀書以過目成誦為能最是不濟事,以後每日於下午申時你就到我那裏,由我單獨為你講解,你也不必太過擔心!隻要你把這三本書熟記再加上每日有我的教導,接下來的府試和院試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的!”

  王家和作揖拜謝,“是,弟子記下了!有勞老師為弟子費心了!”

  莊夫子交待過後便離開了,王家和看了看紙張上的書名,走進藏書閣後將名帖遞給監管員看了一下又把書名報給一旁的小童,不一會兒就拿到了所要的書,時間緊迫王家和也沒耽擱直接拿書回房埋頭苦讀了。

  

  第88章 走狗屎運的鄉巴佬

  

  這天府學的假期已經結束,嚴學誠早上因為陪著沈默去了一趟族學,所以當他到府學的時候時辰已經不早了,府學的上課時間是從上午巳時開始到下午未時結束,共有四節課中間在午時的時候留有給學子用飯休息的時間。

  嚴學誠一到東側育賢坊的學堂就見平日裏總是專注於書本的同窗三五成群的紮堆在說著些什麽,他心中正感到奇怪,就見平日裏與他交好的嚴浩走了過來,嚴浩字定鈞是嚴氏旁支的孩子,從小也是在嚴氏族學裏進學,往日裏與嚴學誠相處的也比較好。

  嚴浩見嚴學誠這麽晚才來府學不由得調侃道,“族兄平日裏來的都挺早的,今日怎麽這個時辰才到?不會是昨晚上和哪個紅顏知己聊的太晚以至於今早起不來吧!”

  嚴學誠聽了這話也不惱隻做無奈狀,“要真如你所言是個紅顏知己倒也罷了!可惜啊!我是被我家那個冒失的表弟拖住了腳步!”

  嚴浩與嚴學誠交好自然也是認識沈默的,事實上真要較起真來,他與沈默的關係可比與嚴學誠的關係更為親密,畢竟嚴學誠是嚴氏嫡支,平日裏與這族兄相處嚴浩還是要注意著言行舉止的,而沈默就不同了,沒有嫡支旁支的隔閡加上沈默赤誠的性子,嚴浩與他更為親密也是理所當然。

  “哦?瑜年回來了?什麽時候的事?”

  “前天剛從宜山縣回來!還在路上結交了個朋友說是什麽宜山縣的縣案首,我那表弟對那人是讚不絕口,還托我給那人去象山書院說情讓那人能夠在象山書院進學。”

  嚴浩感歎道,“看來瑜年還是一如既往的熱心腸啊!不過你可得好好替他把把關,別讓人打著朋友的名義利用了他!”

  嚴學誠想到沈默的性子就覺得有些頭疼,無奈的說道,“他那樣子哪叫什麽熱心腸啊!純粹是沒腦子!都已經是有了表字的人了做事還這麽隨心,分明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估計被人賣了還要感激別人呢!不過他這次結交的朋友品性還行,應該不是那種貪圖財色見利忘義的小人。”

  嚴浩聞言挑眉道,“哦?看來你已經試探過他的那個朋友了?我就說嘛!有你這個表哥在一旁看著還怕他會吃虧?你也別再強求瑜年了!小時候就是一副毫無心機沒心沒肺的樣子,長大了你還指望他能改了秉性?再說他的這份赤子之心很是難能可貴,若是改了那也不是瑜年了!”

  嚴學誠滿心都是對自家表弟的擔憂,“哎!我也不想強求他,但我又能管得了他多長時間呢?不說他成婚生子後我就不便再管著他了,就單單他以後的前程就夠讓人擔憂的了!雖說憑他的悟性科舉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一旦走上了官場這條路,以他如今這副毫無城府的性子就是送去給人當踏板石的!與其等他以後撞的頭破血流還不如現在就幫他緊緊皮長長心眼,也不至於將來出了事再後悔莫及!”

  嚴浩見嚴學誠愁眉不展心下感到好笑,“我說你這是把瑜年當兒子養了吧!瑜年雖然沒什麽心機但他的直覺向來很準,以前他也不是沒遇到過不懷好意之人,你看瑜年可有與他們結交?就算有的人在剛開始的時候蒙騙了他,但日子久了他也斷了與他們的來往,日久見人心這話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提起這話嚴學誠更是無奈,話裏都透著三分無力之感,“哎!以前的那些人哪次不是我在一旁提醒的他?為了不打擊他每次還要拐著彎的和他說,我都感覺我確實是在養兒子了!”

  嚴浩幸災樂禍的說道,“你這話可別被瑜年聽到,不然看他怎麽想法子找你麻煩!”

  嚴學誠見嚴浩約莫想要看他的笑話便似笑非笑的輕輕瞥了嚴浩一眼,“這話也隻有你我知道,若是被瑜年知曉那肯定也是你說漏了嘴,到時候瑜年怎麽對我,我就怎麽對你!”

  嚴浩本想下次見到沈默後就和他好好說說嚴學誠的養兒理論,如今聽了這話隻能打消先前的想法,若真讓沈默惱了嚴學誠,就憑嚴學誠往日裏笑麵虎的樣子,算計自己都不用費神的,自己可不是他那親親表弟,是享受不到沈默的那份待遇的。

  “這是不是就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早知道就不和你討論你家瑜年的事了!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如今我總算是親身體會到這句話個中的道理了!”

  嚴學誠剛要調侃嚴浩,隻聽學堂裏的一個同窗大聲嚷道,“不過是一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鄉下小子!走了狗屎運才被莊夫子看重收為弟子,我就不信他的學識能比得上我!”

  嚴學誠見那同窗忿忿不平神情激動的樣子奇道,“出了什麽事?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就感覺怪怪的,他們在討論什麽呢?”

  “族兄還不知道嗎?這事今早已經在府學裏傳遍了!聽說莊夫子昨日收了一個弟子,連拜師禮都舉行過了!”

  嚴學誠對此事確實一無所知,如今聽聞他想拜入其門下卻無法得入其門的莊夫子收了徒,這讓他心裏有些微妙,“哦?莊夫子收徒了?是我們府學裏的哪個學子打動了他,讓他鬆口收了徒?”

  嚴浩傾身向前端著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說道,“不是府學裏的學子!聽說是個鄉下來的小子,連兗州府本地人都不是!”

  嚴學誠皺眉深思,鄉下來的?難道那小子有什麽過人之處能得莊夫子另眼相待?要不然府學裏這麽多才學淵博的學子都入不了莊夫子的眼,怎麽他一個鄉下小子就偏偏讓莊夫子鬆口收他為徒了呢?

  嚴學誠問道,“難道他是天賦異稟之人?”

  嚴浩滿眼幸災樂禍,不以為意的說道,“他的天賦如何我倒是不知道!我隻知道那小子最近肯定要倒黴!說不定今天就有人去找他的麻煩了!”

  嚴學誠嗤笑一聲,“這話從何說起?他不是拜了莊夫子為師嗎?何來倒黴一說?”

  “你想啊!府學裏有這麽多想要拜到莊夫子門下的學子,他們費盡心機耍盡手段都沒有打動莊夫子,如今卻被一個不知名的鄉下小子截了糊,他們心裏就能服氣?”

  嚴浩偷偷的指了指右前方的一個一臉陰沉的學子,“你看那個程鍾銘,從早上得知此事後就一直坐在那裏不發一言,臉色黑的快成炭灰了!還不知道心裏麵在打什麽樣的歪主意!”

  嚴學誠見嚴浩一臉篤定的神情笑言道,“你又不是他!你怎能知道他在打歪主意?說不定他是在書本上遇到什麽難題,一直專注於學問呢!”

  嚴浩奇怪的看了嚴學誠一眼,“你這話是誇他呢?還是損他呢?估計你自己都不信你說的話吧!就他那如喪考妣的樣子能專心學問?你在說笑吧!”

  嚴學誠也覺得自己這話不靠譜,畢竟那程鍾銘是個什麽樣的性子自己也是知道一二的,氣量狹小自命不凡慣會在人身後說人是非,不過嚴浩這張嘴真是越來越損了,“唉?你是不是被瑜年帶壞了?說話能別這麽損嗎?”

  嚴浩翻了個白眼辯駁說,“切!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以前每到莊夫子講課的時候程鍾銘都是最積極的,一有空就向莊夫子請教學問,目的無非是想拜入莊夫子門下,為了能一枝獨秀哪次不是踩著其他的學子往上爬?那種迫不及待的諂媚嘴臉真讓人看的礙眼,偏偏他還自詡為衛道者,整天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打量著誰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呢!”

  “府學裏有這麽多學子想要拜入莊夫子門下,他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況且他還不是兗州府本地人,好不容易在上一次的院試中闖入前百進了府學進學,想要往上爬也是人之常情!”

  嚴浩見嚴學誠幫程鍾銘說話頓時就不樂意了,這族兄是存心的吧?怎麽總是和自己唱反調?那程鍾銘什麽時候入了這位族兄的眼了?

  “人之常情?難道他構陷同鄉也是人之常情?府學裏競爭激烈用些手段也是無可厚非,但他不應該不顧同鄉之宜去抹黑朋友的名聲!”

  嚴學誠很是不以為然,用一種你在多管閑事的口吻說道,“你說的是當初詩文會上的事吧!程衍這個受害人都已經不計較了你還提這事幹嘛?”

  嚴浩瞥了瞥嘴說,“我這不也是說說嘛!你以為我願意翻他的舊賬啊?”

  嚴浩在心裏不斷吐槽,當初程衍和程鍾銘的關係多好啊!兩人既是同鄉又是同窗,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誰能想到就因為莊夫子在課上誇了程衍一句,程鍾銘就立馬想法子在詩文會上抹黑他的名聲?隻是誇讚一句而已他就對程衍潑汙水,要是莊夫子真收程衍為徒他還不得殺了程衍啊!如今莊夫子收了個名不經傳的小子為徒,以程鍾銘的性子怎麽可能不去找麻煩?

  就在嚴浩出神之際又聽嚴學誠問道,“莊夫子收的這個弟子是個什麽來頭你可知曉?”

  “這個我可不知!雖然昨日舉行拜師禮的時候被學子看見了,但你也知道,拜師禮不得被外人打擾,未受邀請的人是不能去觀看的,那些學子隻能在遠處觀望,隱約能看見拜師的情形至於裏麵說的話卻是聽不清的,所以大家隻知道莊夫子收了徒但卻不清楚他的弟子姓什名誰、來自哪裏!”

  嚴學誠覺得嚴浩有些前言不搭後語,“你剛才不是還說此人不是兗州府本地人,是個鄉下來的小子嗎?現在怎麽又說不知此人的底細了?”

  “這些話也是那些觀望拜師禮的學子傳出來的,他們聽到觀禮的夫子觀完禮後出來談論此事,說什麽沒想到他卻收了個鄉下小子為徒之類的話,那些學子也不敢上前追問,所以隻知道他來自鄉下,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嚴學誠皺眉追問,“那些學子就沒有再多打聽打聽?”

  “這倒沒有!前幾天府學放假,呆在府學裏的學子更是少之又少,再加上外地的那些學子在府學裏都是不敢行將差錯一步的,能知道拜師之事還是因為他們看見不少夫子進了大成殿觀禮這才得知的,你還指望他們主動去打聽?不過今天開課,所有學子都來府學聽課,得知此事後肯定會有人去打聽的!我想至多到下午開課之前大概就能知曉那小子的底細了!”

  嚴學誠長歎一口氣喃喃自語,“一個名不經傳的鄉下小子也能把整個府學攪得風起雲湧,也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住這份天大的福氣!”

  “隻怪莊夫子名氣太大引得大部分的學子都想做他的弟子,不過要說福氣,這小子的福氣確實挺大的!我們在莊夫子那裏都铩羽而歸偏偏就他一人成功拜入莊夫子門下,真不知道走了什麽狗屎運!不過禍福相倚,眾多學子們的心裏都憋了一口氣卯足了勁要找他的茬呢!如今隻等著弄清楚了他的底細後就動手,也不知道誰會打這個頭陣!”

  嚴學誠見嚴浩這副躍躍欲試的表情好心提醒說,“不管是誰第一個找他的麻煩都與我們無關!我們隻在一旁看戲就好!”

  嚴浩想著接下來的好戲心裏越發感到興奮,他向來是看熱鬧不嫌事大,一臉八卦的詢問,“嘖嘖!你說要是莊夫子知道這個新鮮出爐的弟子被人找了麻煩,他會不會為他這個弟子出頭?”

  嚴學誠聽嚴浩話中之意貌似還希望莊夫子參與此事頓時就覺得嚴浩有些異想天開,“應該不會!學子之間的競爭,夫子一般是不會插手的!莊夫子作為一個德高望重的名師,若是插手學子之間的事難免會讓人覺得有以大欺小之嫌,他是不會做出這種事的!不過以後會不會找機會秋後算賬就不得人知了!”

  “嘿!若真是這樣那可真有好戲看了!你想啊!府學裏的學子可都曾是院試前百名的考生,先不管他們的人品如何,單就學識而言可都是有真材實料的,一個鄉下的小子怎麽可能力壓這麽多才學淵博的學子讓他們心服口服?到時候若是出醜的話不僅丟了他自己的臉麵也把莊夫子的麵子踩在了腳底,別人隻會說莊夫子識人不清看錯了人收錯了徒,你說要是莊夫子惱羞成怒或是迫於壓力把這小子逐出師門那才好玩嘞!真要是那樣的話這會不會是曆史上為時最短的師徒?”

  見嚴浩陷入臆想之中嚴學誠很不厚道的打消了他的奢望,立馬就把他拉回了現實,“莊夫子德行高潔是不可能礙於臉麵就把剛收的弟子逐出師門的!你一個人在這裏臆想猜測有意思嗎?”

  嚴浩聽聞此言頓時就焉了無精打采的道,“我想想而已不行嗎?你敢說府學裏的學子就沒有一個和我想的一樣的?他們可都想著要把那走狗屎運的鄉下小子拖下馬呢!而且我也覺得這個不知名的小子截了府學眾多學子的胡確實該受些教訓!等別人去找茬的時候我就跟過去看看,我倒要瞧瞧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嚴學誠見狀無奈搖頭,不過他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麽樣的人物能入得了莊夫子的眼,僅僅一個普通的鄉下小子真能打動多年不收徒的莊夫子?

  

  第89章 讀書讀成了腦殘

  

  王家和可不知道就因為他拜在了莊夫子的門下使得整個府學都人心浮動,他拜師後也算是在府學徹底安頓了下來,於是就寫了封家書準備通過民信局把信寄回王家村去。

  大周朝送信的機構分為郵驛和民信局,郵驛是官府的通信組織專門傳遞官方的信件,普通百姓要想傳遞私人信件就要去民信局,民信局是由世家合辦的專門供平民百姓傳遞信件的民間機構,隻要交納一定數量的銀錢,百姓就能傳遞信件。

  王家和去民信局交過錢寄了信後便回了舍樓,不知是不是因為繼承了原身在讀書上的天賦還是因為用靈泉水調理身體的原因,他對書本的理解能力和記憶能力都遠比一般人高出一大截,雖說還未到過目不忘的地步但隻要多翻看幾遍書本就會形成短期記憶,過段時間再複習幾遍基本上就不會遺忘了。

  王家和在屋裏看了一會兒書後感覺腹中有些饑餓便去膳堂用飯,膳堂是專供府學的學子用飯的地方,這裏的飯菜價格低廉很多家境不太寬裕的學子都會到這裏用飯,而那些兗州府本地的學子或是家境寬裕的外地學子都會出去吃飯或者讓小廝送飯。

  王家和加了一些銀錢多買了兩份葷菜,他正是長身體的年紀,再加上最近讀書費了不少腦細胞當然要多補些油水,膳堂飯食午飯的標準配置是兩素一湯外加兩個饅頭,清湯寡水隻是能果腹而已,要想多吃些好的飯菜就得加些銀錢,但總體來說與那些酒樓飯館的飯菜相比還是很便宜的。

  王家和正啃著一個饅頭,也沒注意到旁邊的一個學子已經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了,這學子叫吳文傑,是兗州府隸下宿鬆縣連雲鎮吳家村人,他的家人省吃儉用傾盡全家之力供他去縣城進學,為了不讓他在同窗麵前低了身份,家裏連賣了三個女孩又拿出了所有的家底才在宿鬆縣買了房,讓吳文傑和他的父母住在了縣城對外說是宿鬆縣本地人,剩下的人則繼續留在吳家村掙錢供吳文傑一家生活。

  吳文傑於讀書上確實有幾分天賦,考了八年終於得了秀才之名,還在最後的院試中闖入前百進了兗州府學進學,當時家裏人得知此事後連擺了三天的宴席,村裏人都爭相前來祝賀再也沒有人談論他家賣女孩的事了,就連平日裏從未正眼看過他家的裏正和族老都主動上門拜訪,甚至有鎮上的大戶人家想把閨女嫁給他,不過他覺得以他的才學至少要找個兗州府的大家閨秀才能配得上他,所以就拒絕了,那段時間是吳文傑最風光的時候。

  吳文傑本以為憑著他的才學和天賦就算是在兗州府學也能獨占鼇頭,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府學裏最不缺的就是才學淵博和天賦出眾的學子。

  比學識,府學裏有許多在兗州府本地書院讀書的學子,他們所接受的教育遠遠不是在宿鬆縣讀書的吳文傑能比的,更何況府學裏還有許多在族學裏讀書的世家子弟;比家世,不說兗州府本地的學子,就單單拿外地學子來說,吳文傑也不是最出眾的,甚至可以說是家境貧困了。

  他家為了他的臉麵掏空了家底在宿鬆縣買了房,後來又一直供著他讀書科舉以及平時的花銷,對於一個農戶來說已是極大的負擔了,若不是看在吳文傑進了兗州府學,吳家村的族老和裏正讓村裏人都出些銀錢,早已外債累累的吳家是無法再拿出銀錢給吳文傑在兗州府花銷的。

  即便村裏人都出了銀錢也不足以支撐吳文傑在兗州府租房住,這些銀錢除了繳納修金外隻夠付府學舍樓的住宿費用,就連吃飯都隻能吃膳堂裏最便宜的飯食,為了不在其他學子麵前丟了臉麵,吳文傑一向自詡為是清流之士,麵上總裝作一副看不起世家子弟的樣子,揚言不屑與那些貪圖享樂仗著家世作威作福之人為伍。

  就他這副清高的性子還真找到了幾個與他誌同道合的人,他們抱成團整日裏說些批判譏諷之言,但他們從不敢在真正的世家子弟麵前大放厥詞,最多也隻是在私下裏傳傳小道消息說兩三句閑言碎語,而那些世家子弟也從不與他們一般見識,覺得太過與他們計較會落了世家的氣度,所以隻當他們是跳梁小醜任他們在那裏蹦躂。

  說來也巧,吳文傑因囊中羞澀無法與朋友出去聚會,所以在放假期間就假借要用功讀書的名頭留在了舍樓,但自從他考上秀才進了府學後他的心思就從未花在讀書上,所以也不可能一整天的呆在屋裏用功看書。

  昨日約了幾個一同留在舍樓的學子,以探討學問尋找靈感為由在府學裏閑逛,不想卻看見許多夫子往大成殿走去,平日裏若是沒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夫子應該不會去大成殿,他們心生疑惑便悄悄跟了去,沒成想竟是府學的莊夫子在舉行收徒之禮!

  這莊夫子的名氣誰不知道?那可是教出一狀元一探花的名師,府學裏至少有一大半的學子都想拜入他的門下,吳文傑曾經也幻想過莊夫子欣賞他的才學和天賦將他收歸門下,從此那些看不起他的世家子弟都來巴結他的場景,甚至還宵想過在莊夫子的教導下他考上了狀元尚了公主,從此一步登天成為人上人。

  可惜的是無論他怎麽製造機會在莊夫子麵前表現他的才學,莊夫子都無動於衷,但看到不少的世家子弟在莊夫子那裏也铩羽而歸,他又覺得有些快意!你們這些世家子弟不是看不起人嗎?還不是同樣無法拜入莊夫子門下!還以為有多大的能耐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如今莊夫子竟然不聲不響的收了徒,聽那些觀禮的夫子出來討論說新收的弟子是個鄉下小子,這更讓吳文傑覺得無法接受,憑什麽同樣是來自鄉下,那小子就能讓莊夫子另眼相看?自己使盡渾身解數都無法打動莊夫子憑什麽他一個不知名的小子就能拜師成功?老天不公!夫子不公!

  吳文傑一行人不敢當麵詢問夫子,隻能在一旁偷偷的觀看,直到拜師禮結束眼看莊夫子帶著新收的弟子離去才願打道回府,一路上幾人都在討論莊夫子收徒一事,可惜的是除了知道那個弟子來自鄉下以外其他的什麽也不了解,隻能悻悻地回房了。

  第二天一早吳文傑和昨天在場的幾個人就把這個消息傳了出去,府學裏有那麽多的學子想拜入莊夫子門下都被拒絕了,如今卻讓一個名不經傳的鄉巴佬拜師成功,他們知道此事後就能甘心?到時候肯定會想方設法查出那小子的底細,自己再去打聽打聽不就清楚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吳文傑本打算吃完飯後就去打聽一下有什麽消息傳出,不曾想竟看到了昨日拜師的那個鄉下小子,不由得大聲嚷道,“你不就是昨天那個走了狗屎運的鄉下小子嗎?”

  王家和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一口饅頭直接噎了下去,堵的他直翻白眼,連忙灌了好幾口湯水這才好過些,吳文傑看見王家和一連串的動作,心中對他更加鄙夷不已。

  “果然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吃個飯還能被噎著,好像八百年沒吃過飯似的!一點禮儀都不懂!粗俗不堪的樣子真是有辱斯文!”

  王家和聽了這話手抖了一下,好險沒把手中端著的湯水對著吳文傑的臉上潑過去,尼瑪!這哪裏來的瘋狗?兗州府學不是號稱兗州府最有名的書院嗎?怎麽什麽玩意兒都能進來?隻是吃個飯而已他招誰惹誰了?明明是這人突然出聲嚇到自己,不道歉也就罷了!還敢這麽出言不遜奚落自己!這是哪家的主人沒看好自家的狗讓它跑出來亂叫啊!

  王家和毫不客氣的說道,“在下王家和,不知閣下是哪位?難道你不知道在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應該先自報家門嗎?看來你也不怎麽懂禮嘛!”

  吳文傑輕蔑的瞅著王家和,“哼!我乃兗州府學吳文傑!我再怎麽不懂禮也不會像你那樣粗俗不堪!”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