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35節

  嚴學誠見自家表弟這副猴急的模樣手癢的又想敲人了,“你這麽心急做什麽?若是心急的話剛才吃飯的時候怎麽不提?”

  沈默用一種我為你考慮你還不懂我的苦心的哀怨神情瞧著嚴學誠說道,“我這不是怕你為難嘛!再說若是你當麵拒絕那我和家和多尷尬啊!”

  嚴學誠忍無可忍直接一記爆栗敲在了沈默的頭上,把沈默敲的是淚眼汪汪,見沈默這副可憐樣,盡管知道對方這副樣子八成是裝的,但他還是軟下了心腸,“那你怎麽這會兒又提了?”

  “這不是家和已經走了嘛!我就私下裏先和你通通氣兒,我可告訴你啊!我在船上的時候就向家和說了你在象山書院裏有熟人,而且我也勸他去象山書院進學的。”

  嚴學誠見沈默八字還沒一撇的事就敢大包大攬不禁有些恨鐵不成鋼,“你讓我說你什麽好!都已經是加過冠的人了,怎麽處事還是如此衝動?你就沒想過家和自己樂不樂意去象山書院進學?”

  “我聽他說來兗州府求學就想著要幫幫他,其他的倒是沒想太多!再說象山書院可是兗州府最有名的書院之一,家和去那裏進學確實能學到不少東西啊!”

  見沈默還是不明白自己的話中之意,嚴學誠心底透著一分無力,“有句話叫做好心辦壞事!他自己的未來當然是他自己做主,你不能打著為他好的名義就替他下決定,照你的話來說他一早就知道我在象山書院裏有熟人,若是他真想去象山書院進學剛才吃飯的時候就會提出幫忙的事,何必還要你私下裏和我說?”

  “他和你才認識不到一天怎麽可能提出讓你幫忙?再說是我自己想要你幫他的,可不是他拜托我說情的,你可不能誤會他!”

  “你這叫剃頭擔子一頭熱!你什麽時候辦事能穩妥點別這麽毛毛躁躁的?你們不是相約了聚會的時間和地點嗎?下次見到他的時候你問問他是不是真想去象山書院進學或是有其他的打算,我能幫的自然也會幫的!”

  沈默一心想著幫忙,見自家表哥答應此事立馬奉承道,“就知道表哥最好了!家和肯定會同意去象山書院的!”

  嚴學誠對自家表弟的固執早已深有體會,也不再與他多說,心道別到時候王家和真有其他計劃而拒絕自家表弟的提議後他會不會感覺自打嘴巴呢?不過若是王家和真想去象山書院進學,幫一下忙也沒什麽大不了的,不過是動動嘴皮子罷了,關鍵還要看王家和自己的本事。

  

  第86章 望眼欲穿

  

  兗州府學是學廟合一的府級官辦教育機構,將學習儒家經典的學宮和祭祀孔子的文廟兩者相結合,內設泮池、大成門、大成殿和奎星閣,外設育英門,東西兩側設有育賢坊,育賢坊旁邊設有藏書閣,東側建有給夫子居住的院子,西側則建有給學子居住的舍樓,這是典型的府學結構。

  王家和在嚴學誠那裏打聽到了想要的消息後便確定當初莊夫子所言確實沒有誆騙於他,再加上那老者所給的銘帖更進一步的增加了莊夫子身份的真實性,怕遲則生變夜長夢多,王家和也不願再多加耽擱,和嚴學誠與沈默分開後便直接前往兗州府學。

  到了府學後王家和將銘帖遞給了門房,“學生名叫王家和,是宜山縣清河鎮王家村人,前段時間莊夫子給了我他的銘帖讓我到這裏找他,有勞您幫忙通傳一聲。”

  那門房查看了銘帖確定這確實是府學莊夫子的銘帖便也不敢耽擱,“你稍等一下!我這就去通傳!”

  不一會兒那門房就回來了,身後跟著一個小童,那門房道,“這是伺候莊夫子的小童,你跟著他過去就行了!”

  王家和謝過門房後便跟著小童走進了兗州府學,穿過育英門向東走去經過育賢坊和藏書閣就到了夫子的住處,莊夫子見小童領著王家和過來便起身相迎,揮退小童後也不說話隻麵帶笑意的看著王家和。

  王家和主動作揖道,“學生王家和拜見莊夫子,前段時間因瑣事纏身就耽擱了一些時間,沒能及時登門拜訪,還望夫子見諒!”

  莊夫子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王家和,上次我問你是否願意拜入我的門下,你說要回家與你祖父商量,如今你拿著我的銘帖登門找我,可是已有決定?”

  “學生不才,承蒙莊夫子錯愛!您不嫌棄學生愚笨,我又怎麽會不識好歹的拒絕呢!上次回去以後也已征得長輩的同意,此次前來兗州府找您確實是來拜師的。”

  莊夫子聽了這話滿意的摸了摸胡須,“既然你已同意拜師,那我們就於明日辰時舉行拜師禮,你意下如何?”

  王家和一揖到底,“夫子之命,學生莫敢不從!”

  莊夫子見王家和還帶著東西,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心下猜測他應該是剛到兗州府不久便問道,“看你還帶著包袱,想來你在兗州府還未找到落腳之地吧!”

  “學生今日剛到兗州府,和朋友辭別後不敢耽擱立刻就來府學拜訪,確實也如夫子所言,還未找到落腳之處。”

  聽到王家和說沒有耽擱時間立刻前來府學拜訪,莊夫子心下頓時更加滿意了,想到王家和出身農家便提議道,“這樣吧!你也別在外麵找地方住了,府學西側的學子舍樓裏應該還有不少的空房,你就先住在那裏,這樣也省得你在外麵奔波忙碌,以後若是在學問上有什麽不懂之處也能及時到我這裏詢問,希望你以後能一心向學精於學業。”

  王家和作揖拜謝,“是!多謝夫子為學生考慮,學生以後定當專心做學問不辜負夫子的期望!”

  莊夫子拿出了前些時日早就備好的文房四寶遞給了王家和,“你初次前來府學拜訪,這是我送給你的見麵禮!”

  王家和一看莊夫子拿出的文房四寶就知道這些東西價值不菲,他覺得此時還沒有行拜師禮,若是收下禮物恐怕不妥,而且要說送禮也應該是弟子給老師送禮而不是老師贈送弟子禮物,於是便婉言拒絕,“多謝夫子好意!但這些東西實屬上品,學生受之有愧!”

  莊夫子見王家和不願收下禮物便假意嗬斥道,“迂腐!東西是死物,再怎麽珍貴也是給人用的!再說長者賜不可辭!”

  王家和見莊夫子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便妥協作揖道,“是,謝夫子賜禮!”

  莊夫子見狀滿意的點點頭說道,“你先和小童去辦理入住手續以及進出府學的名帖吧!”

  隨後莊夫子叫來小童仔細的交待了一番,等王家和跟著小童離去後莊夫子一直端莊嚴肅的臉上才露出了一絲笑意,自他回兗州府後等了王家和好一段時間,本以為最多半個月他就會來這裏拜師,誰想左等右等總是不來,還以為他出了什麽意外或是被別人截糊了呢!

  今日接到門房通報說有人拿著自己的銘帖過來拜訪,莊夫子驚喜萬分,自己的銘帖隻給了王家和一人,這登門拜訪之人必定就是他等候許久的王家和了!本打算親自出門去接王家和,但若是真那樣做了豈不是顯得不夠矜持?作為一個夫子可不能綴了麵子!而且王家和竟然過了這麽長時間才到府學拜訪讓自己等的好生焦急,此時少不得要諒諒他!

  如今王家和已然同意明日行拜師禮,這弟子可算是到手了!哎!也不知道自家表弟若是知道此事後會不會到府學來找自己的麻煩呢?但一想到表弟跳腳的樣子為什麽心裏總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呢?

  遠在宜山縣的鄭夫子可不知道自家表哥截了他的胡還暗自幸災樂禍,他滿心歡喜的等待著他先前看好的縣案首登門拜訪,可是這麽長時間過去了,縣案首一點動靜也沒有,鄭夫子滿心的焦急無人傾訴隻能來找縣尊訴說一二了。

  “你說這王家和怎麽還沒來縣學拜訪呢?他不會不知道隻要是縣案首都能進縣學這件事吧?就算他不知道也應該會來拜訪我這個儒學署教官啊!雖說縣試不設鹿鳴宴但他身為縣案首肯定是要來拜訪考官的啊!怎麽一點動靜也沒有?”

  阮明遠這段時間都成了鄭夫子的專業垃圾桶和心靈慰問師了,有事沒事的聽鄭夫子念叨個百八十回的縣案首,如今又聽他在這裏嘮叨阮明遠整個人都感覺頭大。

  “我當初就說了讓你直接把縣案首收歸門下,你偏要裝什麽矜持說要等縣案首自己來找你,若是你當初聽了我的話不就什麽事也沒了?如今看你等的這樣心焦,我都替你感到為難!”

  鄭夫子也有些後悔,“我哪能想到會等這麽長的時間!本以為那王家和縣試過後必定會登門拜訪,沒想到他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不會真被你個烏鴉嘴說中了,有人半路截我的糊吧!”

  阮明遠見鄭夫子把事情怪到他的身上頓時就不樂意了,“你這叫什麽話?明明是你自己的錯還說我是烏鴉嘴!不是說那縣案首是個鄉下孩子嗎?而且他隻進學兩個月,想來應該是不知道隻要在縣試中得了頭名就能進縣學這件事,估計還在家裏為接下來的府試和院試而努力呢!等院試過後應該就能來縣學拜訪了,往年不是也有考生直到考完院試以後才來拜訪縣試的考官嗎?”

  鄭夫子雖然同意阮明遠的話,但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你說的有些道理!可我這心裏總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

  阮明遠覺得鄭夫子純粹是沒事閑的慌,他暗暗翻了個白眼漫不經心的說道,“有什麽不踏實的?縣案首不來縣學還能去哪?難不成跑到兗州府去進學?”

  聽了此話鄭夫子頓時急得跳腳,“你這個烏鴉嘴!可別再說了!若是縣案首在院試中進了前百名,可不就是要去兗州府學進學嘛!”

  阮明遠無言的看著鄭夫子,想著是不是對方上了年紀腦子就有些不夠用了,王家和就算再有天賦也不可能無師自通博覽群書吧!在院試中不排在末位就是他的幸運了,怎麽可能還會闖入百名去兗州府學進學?鄭夫子完全是在杞人憂天嘛!

  “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你也不看看兗州府有多少有名的書院?不說其他就單單說白鷺、象山和南溪這三大書院,那裏麵所教出的學子哪個不是博覽群書學識淵博之人?縣案首一個鄉下的小子隻進學兩個月又沒有夫子教導,就能在兗州府的院試中闖入前百名?你是不是太過高看他了!”

  鄭夫子很是不滿阮明遠如此貶低自己看好的弟子,他覷了阮明遠一眼問道,“照你這樣說,那他為什麽能在縣試中奪得第一?”

  “宜山縣畢竟是縣城,參加縣試的考生哪能比得上在兗州府進學的學子?這次的考卷又多是考書本上的東西,並不需考生發揮多少自己的見解,院試可就不一樣了,兗州府隸下的縣城就有兩百多個,通過層層考核每個縣城所選出的考生就有一百多個,院試所考的內容也要涉及以往的曆史和當下的時事,你認為毫無背景家世隻進學兩個月的鄉下小子能在這麽多優秀的考生中闖入前百嗎?”

  鄭夫子見阮明遠越說越過分心裏越發忿忿不平,麵紅耳赤的辯駁道,“你能別一口一個鄉下小子嗎?他可是我看中的弟子!他記憶力好天賦又高,缺的隻是眼界和一個夫子,說不定以後你都比不上他!”

  阮明遠也不想再和鄭夫子爭執隻能無奈妥協道,“行行行!他是璞玉,你就是雕琢師,經過你的教導後縣案首必定會金榜題名、揚名大周,這總行了吧?”

  鄭夫子見阮明遠服軟這才消停下來,“哼!算你有眼光!”

  王家和可不知道遠在宜山縣的鄭夫子正盼著他這塊璞玉呢!他在小童的帶領下辦了入住和出入府學的證明,辭謝過小童後便去舍樓找尋他入住的房間。

  從剛才和小童的談話中可知來府學讀書的人大多是兗州府本地的學子,他們一般都住在家裏很少有人入住舍樓,還有一部分的外地學子在府學求學,其中家境富裕的會在兗州府租房住,隻有家境不太寬裕的才會住在舍樓,所以舍樓裏有不少的空房,王家和入住的是舍樓第三層的一個房間。

  由於是放假時間,所以留在舍樓的考生少之又少,王家和上樓的時候倒是感覺有的房間裏隱約傳來讀書的聲音,想來即使是放假期間某些學子也要爭分奪秒的刻苦讀書,想起沈默說過府學裏的讀書氛圍很濃,如今總算是見識到了!

  王家和初來府學,與那些學子不熟,他又沒有結交的心思便也未曾上門打擾,一個人不聲不響的找到了自己的房間。

  大致整理了一下包袱,王家和便打算出門采買第二天拜師所需要的東西,先前在船上閑聊的時候和沈默也談到過拜師的過程,其中就有一項是弟子向老師贈送六禮束修,這六禮包括:芹菜,寓意為勤奮好學,業精於勤;蓮子心苦,寓意為苦心教育;紅豆,寓意為紅運高照;棗子,寓意為早早高中;桂圓,寓意為功得圓滿;幹瘦肉條以表達弟子心意。

  王家和拿著新鮮出爐的名帖去門房處登記,這名帖就好似現代的學生證,隻有手持名帖的府學學子才能出入府學,其他人若是沒有特殊情況則是不能隨意出入府學的。

  王家和買完六禮後便找了個地方吃了飯,回去後又大致的逛了一下府學以熟悉將來的求學之地,傍晚的時候白天領他去□□明的小童又找了過來,看王家和大致安頓好後便把第二天拜師的流程說了一下,等確定王家和記住流程後就回去向莊夫子複命去了。

  

  第87章 終成師徒

  

  第二天一早王家和起床梳洗裝扮,穿上正式的學子服,衣衫整理的一絲不苟,看全身上下沒有什麽不妥之處,便帶上六禮走到了莊夫子所住的廂房門外。

  到了門外隱約聽見裏麵傳來一陣說話聲,王家和又稍稍的整理了衣衫後便在門外對著裏麵彎腰作揖道,“學生王家和,特來拜見夫子。”

  莊夫子聞言立馬停下了與好友的交談,微微揚聲說道,“家和過來了?趕緊進來吧!”

  王家和進門後就向莊夫子行禮,等行完禮起身後這才瞧見莊夫子身著正式的夫子服端坐上首,旁邊有一身著執事服的老者坐在一旁,想來剛才在門外聽到的說話聲就是莊夫子和這位老者在閑聊了。

  莊夫子見王家和麵露疑惑便主動介紹說,“家和,這是你周師叔,今天的拜師禮就由你周師叔承讚禮之責。”

  王家和聞言趕忙行禮作揖道,“學生王家和,拜見周師叔!”

  “不必多禮!”周彥峰抬手示意王家和起身後對著莊夫子說道,“這就是你打算收歸門下的四弟子?看著倒是個周正知禮的孩子!你眼光甚高,近幾年來府學裏有那麽多的學子想要拜你為師,你都堅決不收,如今要把這個孩子收歸門下,看來他肯定是天賦過人嘍!”

  莊夫子一臉你想多了的表情漫不經心的回道,“隻是看著合我眼緣就收下罷了!哪來的什麽天賦過人之說?再說府學裏的那些孩子心思太多,雖說有的確實既有天賦又有才華但我隻怕他們今後的心思不用在學問上,所以就幹脆拒絕了,省得以後有麻煩!”

  “那些孩子大多都是本地的學子,受家族和長輩的影響心思自然會多些!這也不足為怪!不過你拒絕收他們為徒也確實是省了不少的麻煩!但我可不信你剛才所言,想來你所說的合眼緣應該是這孩子的天賦合你的眼緣吧!”

  莊夫子聽了此話一臉責怪的看著周夫子,“你哪來那麽多的歪理?這孩子身家清白又肯努力讀書,性子又比較合我的心意,我與他又有緣分,不收他為徒豈不可惜?”

  周夫子可不信莊夫子的這一套說辭,“你就裝吧!認識了這麽些年你是什麽樣的性子我還不知道?你前麵所收的三個弟子哪個不是天賦出眾上進努力的孩子?若是他沒有什麽過人之處哪能入得了你的眼?”

  莊夫子見周夫子非要探個究竟心下有些不耐,“我確實是看他能沉浸下來安心做學問這才把他收歸門下的,信不信由你!再說我今天請你來可是有正事要辦的!你如今和我在這裏爭論這些幹什麽?”

  周夫子看到好友微皺的眉頭就猜到對方心裏已經有了惱意,再加上以他對好友的了解,隻要是對方不想透露的事情,任誰也是無法逼他開口的,於是便不在這個話題上多言,“行!辦正事!你的正事最要緊!我不再多嘴惹你厭煩總行了吧!反正以後的日子還長,事實如何日後自會見分曉!眼看也要到辰時了,我們這就走吧!”

  王家和跟著莊夫子穿過拱橋走過泮池行至大成門外,大成殿裏已有不少夫子在裏麵等待,他們穿著正式的夫子服端坐於兩旁,想來應該是受莊夫子所請前來觀禮的人。

  及至辰時周彥峰走至大成殿東階,麵向西唱喝道,“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得一良師亦得益友,今於晉元十三年六月二十日行兗州府隸下宜山縣清河鎮王家村學子王家和拜師之禮,尊兗州府學莊雋永為師,師攜弟子入殿!”

  莊夫子帶著王家和走進大成殿,大成殿正中懸掛著一副巨大的孔子畫像,四周是形神俱並的孔子業績圖壁畫,殿內還設有編鍾、編磬等十五種古代祭祀的樂器,王家和跟著莊夫子一起跪拜孔子畫像,三跪九叩後在周夫子的唱和聲中站起身來。

  周夫子又道,“學子向儒門先聖再行叩首之禮,一叩大周文明德牟天地,再叩先聖師道功過古今,三叩格物致知修齊治和!”

  王家和隨著周夫子的唱和再次叩拜孔子畫像,起身後又聽周夫子道,“名師之恩,誠為過於天地重於長輩,為學莫重於尊師,片言之賜皆事師也,弟子當明德惟馨尊師貴道,夫子莊雋永於上首而坐,學子王家和行叩拜之禮!”

  見莊夫子已坐於上首之位,周夫子唱和,“學子向師者行大禮,一叩拜師道尊崇立人立德,二叩拜傳學授業教化解惑,三叩拜感念師恩天地為鑒!”

  王家和行了叩拜禮後周夫子再次唱和,“學子遞拜帖、呈六禮!”

  見王家和將拜帖和六禮奉上後周夫子又將一旁放置的茶水遞給王家和,王家和用右手端茶左手捋袖,周夫子退至一旁唱和道,“弟子敬師!”

  王家和恭敬的將茶水高舉過頭頂,低頭言道,“請老師喝茶!”

  莊夫子用左手托茶碗右手持蓋碗撫茶,喝了茶後隻聽周夫子再次唱和,“授弟子牌!”

  莊夫子拿出一跟紅色的絡子,上麵綴有一個精致的玉牌,玉牌正麵刻有莊雋永和王家和六個字,背麵刻有兗州府學和如今的日期,莊夫子仔細的將弟子牌係在王家和的腰間,係完後王家和起身行禮感謝。

  “弟子跪,師訓言!”

  王家和再次跪拜,莊夫子訓誡道,“為學之道莫先於窮理,窮理之要必在於讀書,謹當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

  王家和應道,“諾!弟子謹記尊師為學之言!”

  “修身之道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恐懼、好樂、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則食而不知其味,謹當懲戒忿憤抑止□□,見善便學有過則改!”

  王家和再次應道,“諾!弟子謹記尊師修身之言!”

  “處世之道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謹當定其心應天下之變,銳氣藏於胸和氣浮於麵,才氣見於事義氣施於人。”

  王家和第三次應道,“諾!弟子謹記尊師處世之言!”

  王家和說完話便將雙手伸至額頭正前方,莊夫子取出一旁的戒尺打了王家和手心三下,以此來警告他遵守訓言。

  周夫子見訓言結束唱和道,“禮成!來賓賀!”

  兩旁的夫子起身齊道,“賀莊夫子收徒之喜!祝師徒相處得宜,承儒家經義,弘正道之名!”

  接下來每個夫子都送了禮,王家和在莊夫子的帶領下行禮感謝,這一流程主要是莊夫子帶著王家和在府學裏的夫子麵前混個臉熟,直到巳時這場拜師禮才結束。

  拜師禮結束後莊夫子帶著新鮮出爐的弟子來到了西側的藏書閣,此藏書閣取名“學子閣”,樓上通為一間,樓下分為六間,取《易經》中“天一生水,地六承之”之意,裏麵的書籍都是科考類的書,除了四書五經這些基本書籍外還有各家經義解注和曆史名人傳記等相關書籍,甚至還有曆年來的官家邸報,這些都可供學子借閱。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